第一卷

后記

第一卷 后記

書是一種很恐怖的東西,會把容易變心的作者用不變的記錄方式流傳后代。

絕不動搖、不允許妥協的證人,抨擊未來的變節漢(歪曲節義的男人)那口氣,是如何的尖酸呢。2002年發行的小說版《Phantom》第一卷的原作者后記,現在每次讀到那里我都被折磨著。

我可以堂堂正正自豪地說我是18禁美少女游戲的作者,對此體裁誓以忠誠。可能由于對那個業界的歸屬意識,作品作為一般書籍在日向書店出售,2002年的虛淵玄對此憤憤不平。那個畢生以興盛色情游戲行業為志向,對踏出這個領域以別的頭銜成名的謬倫憤慨的我。

如果他看到了2011年的虛淵玄會怎么想呢?踏遍漫畫原作、小說、動畫腳本和沒有節操的異業種,比其它公司率先開始著手寫18禁游戲的小說化,而且還得以作為一般書籍銷售,會被認為是多么卑劣的背叛者呢?

但是,2002年的我啊,希望你想起來,色情業界才是我的靈魂故國。狂熱信奉這面旗幟的你,1992的你又是怎么想的呢?對,就連虛淵玄也還不是。用已經記不起來了的奇妙的筆名忙著新人獎投稿,是個抱著以輕小說作家為目標,大學講義被扔在一邊,用word processor打著字的青澀小子。如果他知道在10年后,自己背棄了文藝,向色情文學投身的話,有可能會因為厭世上吊了吧。

啊啊,虛淵玄2002啊,我知道你為什么憎惡一般書籍和小說化書籍。因為你覺得自己的自信之作不能面世,而拯救了失意的你,令你的出道處女作搞得榮冠的是色情游戲業。秋葉原的萌市場文化就像新的飼主,而你還是像棄狗一樣思慕于舊飼主不是嗎?然后你得到了色情游戲作者的地位,就像反過手掌般的接近了輕小說作家,因此更如蛇蝎般憎惡了。

但是呢,不久后你也知道了。所謂的“業界”就像身上流的血的顏色一樣,又好比為宗教獻身的教義,都不會永遠不變的。就是你的心不改變,業界的狀態也是會改變的。你心中的“萌”,在5年后、10年后便不是“萌”了。拒絕變節、忠義不變的你,在不久后便會退下去了吧。每一刻都在變化的“業界”狀態,而你被留下,將會迷惘地繼續活下去吧。

在那種時候,就要翻開書架里并排的圣典。在《槍夢》單行本第四卷收錄的《FIGHT21 0UTSIDER》里,有可以引導你臺詞。Garrey的力量在下一個10年也能一直繼續支持著你吧。

我的立足之處在哪里?那里的大地是被怎么區分的,屬于哪里的領土?——這并不是無聊的提問。

我的腳下僅有我的影子。行走、坐下的話形狀會隨之改變。太陽傾斜的話長度也會改變。這個家伙在別人的眼里是怎樣的,以怎樣的方式被表達,都不值得留心。千變萬化的所有輪廓,都是虛淵玄的影子。歸根到底只是“本人”欠缺厚度的二次元輪廓線而已。

于是,到現在也不確定自己是色情游戲作家還是小說家還是動畫腳本家的虛淵玄2011。在這里為你獻上《金之瞳與鐵之劍 第一卷》。

這對我個人來說是屬于一個段落的作品。前作原創小說《鋼鐵之翼》原本,是作為一部12話的動畫腳本所寫的(后來成了自己的收藏品),《金之瞳與鐵之劍 第一卷》是這個前作改編的小說,另外一本原作小說《白發的傳道士》沒有在書店流通,只能在Amazon購買。從一開始就作為小說寫的,在店面流通的書,對我來說這次的作品才是第一本。

對虛淵玄2002來說這或許是令他噴飯的作品——說起來,你不是曾經說過太田克史先生是“把奈須蘑菇從游戲業界拉攏過來的可惡家伙”而把他稱為眼前的敵人?——這樣的他隨他去吧,如果是更久遠以前的自己,會不會能寫出更受歡迎的書呢?

所以此書想獻給1992年的,那個作家夢想很青澀的年輕人。要是知道了是誰為我畫插畫的話,他大概會太過驚訝而心臟停止吧。那個時候的他非常天真純樸。

喂,小鬼,筆名要讓人留下記憶才可以哦。連自己也想不起來的詞語很明顯是不行的,快點改了吧。還有你在拼命書寫的那個,把龍的骸骨當武器的黑精靈打倒五柱邪神,同時把被分成五份一一供奉的姐姐的遺體找回來的故事……在第一次的新人獎雖然連審查也沒有通過,但是這種橋段還是可以保存的。人生真的是,不知道會怎樣摔著跤走下去呢。

2011年3月虛淵玄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