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MISSING

結 DAYLIGHT

第一卷 MISSING 結 DAYLIGHT

*** 鳥水 匡

那起可惡的綁架事件過了約半個月后,一月底的星期天。

那些臣子又催我跟實沙緒去巡視都內綠地,上午就被趕出家門。我穿著融入人群的西服,

實沙緒穿著輕飄飄的短裙配靴子,以及我買給她的毛茸茸大衣。

今天也是萬里無云的晴冬。巡視過程天下太平,雜妖萬頭攬動,一察覺到我就一哄而散地逃走。

因為實在很無趣,于是我就順應實沙緒的邀約,將行程變更為購物。

不知道什么緣故,世間的店家充斥著巧克力。那種甜得要命的東西,女人買了一大堆是要用來做什么?

就連實沙緒也是一副興高采烈地評比的眼神。

「過來,我想去一家店。」

我帶實沙緒離開了巧克力販賣區。

「這些全都是eternity ring吧?」

湊近臉盯著寶石店櫥窗的實沙緒聽到我告訴她「選一個你想要的」,驚訝地看著我。

「就當作訂婚戒指。既然,根據你的說法似乎不限結婚戒指,那么挑喜歡的時候送給自己的新娘應該沒問題吧?」

「話、話是這么說沒錯。」

實沙緒突然變得舉止可疑。

「還、還不用啦。等到結婚紀念日再送就好,就像我媽一樣。」

「怎樣,你不喜歡嗎?」

心意永遠不變,就算在此身毀滅后亦然—這個含意太沉重了嗎?

「不是的,我非常高興喔。可是,總覺得就是要有實績才有意義……我希望是以,謝謝你一直陪我走到這里。的感覺收到的。」

「之前,你送我戒指的時候也是婉拒了我,說只要有羽毛護身符就好。」

「思,這種事是女孩子的憧憬,男人就是要閉上嘴乖乖照女孩子的意思做!像是婚紗的樣式啦、想要在夏威夷的禮拜堂舉行婚禮啦、蜜月旅行要去歐洲啦,像這些事全部都是!」

她一臉正經,雙頰紼紅。

「嗄!你竟然喜歡那種的?我的新娘可是要穿和式純白嫁裳,更換的禮服是以金銀線刺繡的※黑打掛喔,虧我一直很期待的!」(譯注:一種女用和服外袍。)

「……原來你會替我舉行婚禮啊。我還以為做了那個以后就沒了。」

「既然都舉辦訂婚宴了,怎么可能沒有婚禮?」

總有一天……雖然還是很久以后的事——實沙緒還未成年,也不能不經過她父母同意就硬搶她走——但要是有一天,能夠順利圓滿地,在天狗家鄉展開兩人生活的話……

姑且不論在人類社會舉辦的非正式儀式,連在天狗家鄉舉行的真正婚禮,能不能請實沙緒的父母和朋友來參加都不曉得。

我不想奪走她重要的人,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實沙緒能夠得到那些人衷心的祝福。

這是將來有一天必然會碰到的問題。人與妖……不同種族的兩人要一同活下去的話。

「不過,真漂亮呢,永恒的光輝。」

實沙緒貼著櫥窗,開心地笑了。

我親吻她的臉頰。

「呀!」

趁她吃驚的時候,我奪走她的嘴唇。在正午的澀谷街頭,我可不會讓她說有人在看。

直到冬陽改變兩人的影子位置為止,我們持續擁吻。

終于放開嘴唇時,實沙緒濕潤的眼眸與濡濕的嘴唇都映著光閃耀。

這些光,就當作是代替鉆石戴在實沙緒身上。

「……后續留到回家。」

實沙緒這么央求。

「這可是你要求的,我不會手下留情喔。」

我不等實沙緒點頭,就摟住她的肩膀,邁步走向在馬路對面的地下鐵出入口。

我們停下腳步等紅路燈時,對面大樓的大型廣告屏幕閃爍播放影像,似乎是近日上映的電影宣傳。一個女人在海邊面向大海,任風吹亂頭發,張開雙手佇立。

《I miss you,想你想得我心痛……寒冷,而溫暖。》

看似廣告詞的文字流過畫面,實沙緒讀完以后喃喃自語:

「I miss you,意思明明就是沒有、失去的miss,為什么在那個慣用句就會變成『想你想得我心痛』的意思呢?」

「去翻翻參考書怎么樣?」

「你欺負人——」

實沙緒板起臉來,認真思考。綠燈了,我們邁步前進,「啊……」她喃喃這么說了。我沒問她究竟想到了什么答案。

牽著的手,交纏的手指,我戴著的戒指發光。

我后來得知,那時候實沙緒會相信那不是怪鳥而是我本人,近乎巧合。她偶然按到按鍵拍下的手機照片,不僅一片漆黑而且沒對到焦,實在看不出是什么東西的影像。

會相信那個影像就是我的左手,并相信戒指在發光,這果然是實沙緒。

臣子們探頭看過實沙緒給我看的手機畫面以后,都苦笑著說了類似「經公主這么一說是也有那個感覺」的話。老實說,我也這么想。

但就是因為實沙緒相信了,我們才能再一次對話,進而解決了這次事件。在離我們住的小區最近的車站下車時,我一邊走過月臺一邊告訴實沙緒。

「三個。」

「什么三個?」

「今天在都內擦肩而過的鬼的子孫。」

「之前就聽過有一部分鬼離開家鄉來到人類社會,那些人也是鬼嗎?」

「他們是人類。仙果生下的孩子是純粹的妖怪,除此以外,妖怪和人類之間生出來的孩子都是人類。到孫子那輩都還會有妖怪的氣息,但要是血緣再更稀薄的話,就連我也認不出來。」

「這樣啊……這既可以說是滅亡,也可以說是繁榮對吧?」

實沙緒咬住嘴唇。

「鬼的子孫從以前就遍布爾日本各地。因為沒有本性,所以很容易跟人類生下孩子。只要不拘泥純血的話,這些子孫不僅優秀而且有本事席卷人類社會,或許也可以說是最繁盛的。」

那兩個人的孩子或許會成為最后的純血的鬼;或許會以最后的鬼自居,選擇留在那座鄉里目送其他年長的同伴離世,最后一個人終老,孤獨地死去。

又或許那兩個人會把孩子送到鄉里外過活也說不定。

我不能干涉那些家伙的命運。只不過,希望無罪的孩子能夠在愛中成長。

出了票閘來到街上一看,入冬枯槁的行道樹的影子在步道上描繪出圖樣。實沙緒彷佛感到炫目般眨了眨眼睛,然后微笑了。

「那個……匡,謝謝你放過那兩個人。」

我就像要擄走實沙緒一樣,用力摟住實沙緒的肩膀。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