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MISSING

陸 ETERNITY

第一卷 MISSING 陸 ETERNITY

*** 原田 實沙緒

「實沙緒,你這次很努力。」

匡抱著我,喃喃這么說了。

「因為有匡在啊。」

「虧我本來還想你是不是正暗自啜泣哩,竟敢害我擔心。」

「……對不起。」

「就……算了。」

奇怪?不像平常那樣說「我要懲罰你」或「給我小心了」嗎?真難得。

就在我感到納悶的時候,一塊紅漬在我的胸前擴散開來。

「咦?」

從匡的脖子涌出來的血——鮮紅的血漬轉眼間擴散到我的襯衫。

「等一下,匡!」

我一大叫,匡就往下掉了。

「匡大人!」

「糟了,當家大人,請您振作點!」

「不行,昏過去了。」

大家同時飛近我們,扶著匡。

「真像是匡大人的作風。伯耆、三郎,公主交給你們。」

「是,哥哥。」

依照相模先生的指示,換伯耆和力氣大的三郎接手帶我,其他五個人讓匡躺在空中。

從左右抱著我的三郎和伯耆小聲說話:

「因為匡大人很強所以看不出來,沒想到受了那么重的傷……匡大人。」

「匡大人是以公主的安全為第一優先,完全不顧自己。」

「……匡,為什么我沒發覺呢?」

「請不要責怪自己,公主。匡大人總是以其他人為優先喔,表現得不著痕跡,我們無法立刻發覺。」

是啊,匡他……很為別人著想,既專一,又溫柔。

雖然很不和氣,但其實很溫柔的。

太溫柔了……

匡的出血情況嚴重到抱著他的大家會因為血而手滑。不光是脖子,胸口和手也在滴血。

相模先生、豐前先生、前鬼先生在空中扶著匡,太郎和次郎用布捆住匡的身體止血。

昏厥的匡臉色蒼白,就連我都覺得整個身體痛起來了。

「匡!匡!伯耆,讓我到匡身邊!」

我眼里只有匡。

伯耆帶我到匡身邊,我拚命伸長手。

「匡,把手給我。」

「是公主喔,匡大人。」

太郎這么呼喚匡,同時抓住沒有意識的匡的手,讓那只手伸向我。我緊緊握住那只手。手好冰,血淋淋、滑溜溜的。

手冰得教我害怕,脈搏弱得可怕。

「我想我摸著匡會比較好,拜托你們,就這樣帶我們回去。」

「包在我們身上。」

前鬼先生一答復,大家就都點頭了。一行人滑過晴朗的天空,突然俯沖進森林里面,一穿過漆黑的隧道——

我們就置身在都心正中央,官廳街大樓附近的廣闊綠地了。

一行人從那里再度飛上天空,飛進匡位于大田區住宅區的宅院。時間應該正好是接近中午的時候。

要匡躺下替他療完傷以后,相模先生等七個臣子面向在匡枕邊始終握著匡的手的我,一起跪坐下來。相模先生他們進家里面以后就把黑翅膀收進體內,但他們都還沒有替自己療傷。

「公主,之后就麻煩您了。」

聽到相模先生這句話,所有人一齊向我磕頭。我回答「是」的聲音,沙啞得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匡的手愈來愈冰冷。

所有人離開房間,就剩我和匡兩個人。

「匡!」

我保持單手相握,把自己的嘴唇按在匡的嘴唇上。只有我擁有的能量可以救匡。之前也好幾次像這樣跟戰斗受傷的匡接吻……但嘴唇從來沒有這么冰冷過。

就算閉上眼睛,我的視野依然是鮮紅一片。血的殘像——匡的血的顏色,喚醒了我被封印的記憶。兒時的記憶,與匡的相遇。

——十一年前,讀幼兒園的我跟住在我家隔壁、大我四歲的男孩子,匡相遇了。

那時候的我沒有朋友,在幼兒園總是被欺負。

原因是「我看得到妖怪」。

我生來就看得見不是人類的東西。我看得見的「妖怪」,其他人都看不見。

每當我說「有妖怪」,別人就會取笑我,瞧不起我,說我是傷腦筋的孩子。

當時是冬天,五歲那年的冬天。

我在公園被欺負,要逃回家。不管是公園、路上,甚至是家門前都有好多「妖怪」,想要附在我身上。

好可怕、好可怕喔。

媽媽,救我。但是媽媽看不見「妖怪」。

誰來救救我!

『我們再也不跟小實玩了——』

『你好奇怪——』

『只會說謊,什么有妖怪——』

球被扔進隔壁家的門里面——拚命追過去的我遇到了穿著黑和服的男孩子。

對我來說,隔壁家有點恐怖。屋子很大、靜悄悄的,也不知道住著誰。有很多很高的樹,四面都是圍墻,門總是關著。

可是那時候門碰巧開著……

撿起球的男孩子替我揍跑了附在我身上的「妖怪」

我嚇了一跳。

爸爸和媽媽都沒有辦法救我擺脫「妖怪」的說。

『……妖怪……』

看我不自覺喃喃自語,男孩子一臉「那是當然的啊」的表情響應:

『啊?有啊。』

『有吧?』

『有!』

男孩子一副「你是笨蛋嗎」的樣子繃著臉。

可是,我高興起來了。總覺得第一次遇到朋友:心情愈來愈興奮。

『我是實沙緒!哥哥,你呢?』

那個男孩子不知所措地看著我……報上姓名。

『匡。』

從那天起,我的玩伴就是匡。就算他嫌我吵、趕我走,我還是成天纏著匡。

嚷著:『小匡,跟我玩——』

我的初戀。

雖然匡待人不和氣,講話也不溫柔,但他總是陪著我。「小匡」在年幼的我心目中是除了家人以外的一切。

但是,某天匡突然要到很遠的地方去了。

『你不要走,小匡!』

『實沙緒,總有一天,我一定會來接你的。因為實沙緒是我的新娘啊!』

匡留給年幼的我的約定。

然后——

「你不是對我說了,『我來接你了,成為我的新娘』嗎?」

我一次又一次地長吻,同時對匡傾訴:

「我都還沒成為你的新娘喔?這個約定一直保留著……只是約好了而已,還沒實現。

原本的立場不允許娶我的匡,同伴很少的匡,在天狗的家鄉花了十年得到認同的匡。

匡明明為我那么地努力……明明在我十六歲生日那天,照約定來迎接我了。

「匡,你不會不甘心嗎?我還沒有把我的全部給你喔?我不要這樣,我不甘心!」

「……就算是這樣,你也別趁我睡著的時候偷襲我。」

匡稍微睜開眼睛,揚起嘴角奸笑。

「…………匡!」

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

「還不夠。」

「咦?」

「就說了還不夠,今晚別想回去了。」

匡抓住我的頭,把我摟向他激烈地索吻。嘴唇隨著一次次交纏而逐漸溫暖,交流彼此的熱。

匡將我們互握的手引導到他的左胸,我感受到心臟的鼓動。

我們活著呢!

——「匡大人還好嗎?」

我回到大家等待的客廳,只見七個人互相使眼色以后,由相模先生發問了。午后的陽光照著緣廊。

雖然大家都渾身包著繃帶,不過看起來都很有精神,已經換回平常的和服。看到他們沒有翅膀、眼睛的顏色也跟人類一樣,我松了一口氣。因為這表示戰斗結束了。

終于回來了。

明明只是短短一天半的事,感覺卻漫長無比。

「已經不要緊了,他還睜開眼睛跟我說話喔。他說傷勢已經穩定下來,要睡一下。」

「那么我端水過去,順便幫公主端午飯來。」

太郎發出啪嗒、啪嗒的腳步聲離開了。

「對了,匡說『今后不許再去鬼的鄉里。』他要我這么轉告大家。」

「不反擊嗎?」

前鬼先生往上推了推眼鏡。

「我說前鬼,我們沒有遭到追擊就已經算不錯了,不是嗎?我們盡管打贏戰斗,就結果來說卻是輸了。公主能平安無事回來就算很好了。」

豐前先生這么靜靜地接受,看著相模先生征求他的意見。

「已經死命用盡全力了,再下去真的會出人命,匡大人應該是這么判斷的吧。」

相模先生這么響應。

「既然匡大人認為這樣好,我也沒有意見。雖然,這并不表示已經原諒對方。對吧,哥哥,各位?」

伯耆也朝相模先生投以視線,次郎和三郎也是。相模先生看向我,于是所有人的視線集中到我身上。我打定主意,說出我的想法:

「聽我說,我本身并不恨那個人喔。雖然我很氣那個人害匡和大家受傷,但是這件事我也有責任。而且那個人沒有讓我受半點傷是事實,也意外地替我著想。雖然他騙了我,但我也已經知道那是那個人的一番體貼。」

「公主,你也太溫柔了一點。」

前鬼雖然噘著嘴,眼神卻沒有那么生氣。豐前先生也輕笑。

「公主,我認為公主為人著想這點,是公主和當家大人很匹配的地方喔!」

「偶爾有些事還是忘掉比較好對吧,公主。」

伯耆也和藹地微笑了。

「公主,吃飯了。各位也請用。」

太郎端著盛裝餐點的托盤過來,他把托盤放在我面前,微微一笑。

「終于可以吃飯了,肚子好餓啊。」

「我要吃一大堆好吃的東西。」

「等好久了,老實說。」

「哥哥,可以添多一點嗎?」

「啊,我也要,哥哥。」

大家鬧哄哄地站起來走向廚房。

「大家在等我一起吃飯嗎?」

我一問最后一個站起來的相模先生——

「那當然。」

——他很干脆地這么回答。總覺得不好意思起來。

「……公主。」

相模先生忽然想到什么似地問我,,

「匡大人完全沒有提到要打倒那個鬼對吧?」

「嗯。」

相模先生垂下睫毛一會兒以后,輕聲這么說了:

「匡大人應該是認為將來出生的孩子需要父母吧。不,請別放在心上,這是自言自語。」

相模先生最后說了一句「告辭」,催促太郎以后就離開了。

「公主,請慢用。要再添飯的話請告訴我一聲。」

太郎也留下這句話,就又出去了……然后折回來,從拉門后面探出頭。

「熱水已經放好了。如果您不介意換上匡大人的浴衣的話,我已經準備好了。」

對喔……我的制服也沾滿血,保護了我的匡的血。

「謝謝你,太郎。等我吃飽飯以后會去的。」

「好。」太郎浮現了一如往常的可愛笑容。

小小年紀就離開父母出外工作的三胞胎。

聽說我的爸爸媽媽都不擔心……回來的途中,相模他們告訴我,法術解除的時候,班上同學和爸爸媽媽中的暗示也跟著消失,變成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

所以,學校的老師同學應該會以為我和匡感冒休假,爸爸和媽媽則會以為我去上學才對。

幸好沒事,不用害爸爸媽媽擔心。

——『匡大人應該是認為將來出生的孩子需要父母吧』 ——

話說我從來沒聽過匡父母的事。在天狗的家鄉也沒見到面,也沒有任何人提起。大家都表現得像匡的父母從一開始就不存在一樣。

……有一天會不會告訴我呢,關于匡家人的事?我想那一定不全然都是快樂的事,但是我相信,匡愿意告訴我的一天會來臨的。

我洗完澡,費心穿上匡的大浴衣以后,悄悄地偷看匡的房間。

匡睡得很熟。

就在我要關上拉門時——

「等一下,實沙緒。」

匡叫住我,原來匡根本沒睡著。

「匡,你肚子餓了嗎?我去廚房拜托太郎弄點——」

「我有更想要的東西。」

啊啊,是是是。還不夠對吧。

我溜進房間,依偎在躺著的匡身旁親吻他。

他的手趁機伸向我的胸口——看我慌忙拉上敞開的衣襟,匡抱怨起來。

「那可是我的生存意義喔。」

「摸胸部嗎?」

「是你的一切。」

我和匡眼神交會,出乎意外認真的眼眸。

……我有一點點期待這時候匡會不會說些甜雷蜜語,沒想到匡轉開視線,亮出左手。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是我送給匡的普通便宜貨。但是匡非常珍惜這枚戒指。

「據說鑲滿一整圈金剛石——鉆石的結婚戒指又稱為eternity ring。 」

「嗯。不過不一定是結婚戒指,也常常當作孩子出生或結婚紀念日的贈禮喔。像我媽也是在結婚十周年收到我爸送的這種戒指的。」

「象征永恒的……印記嗎?明明就沒辦法活到永遠,為什么要取這種名字?」

「不是代表情意永不分離嗎?」

匡遲疑半晌以后,質問我:

「你會想要賦予我永生嗎?」

我無法回答。當我立刻就想到自己辦得到那種事,我就再也回答不了了。

匡一邊苦笑,一邊面向我。

「……要是你立刻就回答『嗯』的話,我本來打算要欺負你,說你是無情的女人的。」

是啊,留下對方一個人確實是很無情……

「我本來以為妖怪都只想自己一個人長生不老,就算周圍的同伴漸漸年老死去也不會悲傷。」

「要是沒有遇見你的話,我或許也會這樣想。不對……還有臣子、妖狐的好友、那些同伴們。」

「大家,是嗎?不光是我,而是大家就對了。」

我故意鬧別扭給匡看。匡就愛欺負人,為什么就是不肯講半句甜言蜜語呢?就算是隨口說說或半哄半騙也沒關系,真希望匡偶爾也講給我聽。

「我不是第一個就提到你嗎!是嗎,原來你那么想要我疼愛你啊。那好!」

匡猛力拉開棉被,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拉進被窩了。

「那么要從那邊舔起呢?被那個混賬碰過的地方,統統都要徹底清潔干凈才行。」

我還來不及防衛就被解開腰帶裸露肌膚.害羞得尖叫。

「等一下!你好猥褻!」

大聲叫嚷的嘴唇被堵上、被用力吸吮,耳朵被舔晈——

感受匡真的很幸福。感受他的舌頭、炙熱的呼吸、指尖、肌膚與肌膚貼合的溫暖。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