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MISSING

叁 PHANTOM

第一卷 MISSING 叁 PHANTOM

*** 鳥水 匡

我從高空眺望鬼之鄉里。

感覺不到居民聲息的蕭條村落、快腐朽的建筑物,外圍廣闊的入冬荒原。

「所謂諸行無常、生生流轉啊。」

以過去的繁榮與強大為榮,做最后掙扎的一族。

實沙緒被他們施了法術當作人質,這樣下去我也沒辦法出手。就算我去救實沙緒,實沙緒既不會發覺我就是天狗,也無法對話。

幸好我當初以防萬一帶了這個來,從懷里掏出那卷記錄鬼的卷軸。

我查閱只有鬼會使用的幻術。

「《幻術之中,的確存在著殺了施術者就永遠無法解開的術式。》……是嗎?」

既然這樣要怎么做才好?我繼續看后續。

「《要施展這類法術,需要裝置。其中一種作法是只要脫離裝置,術式就會永久完成,這是在力量處于不利的情況所使用的常套手段。》這表示實沙緒繼續待在鬼的鄉里還比較有可能破解法術嗎?」

意思是我不能隨便帶實沙緒離開這里?

雖然很不甘心,不過,看來那個混賬的話不是虛張聲勢或威脅。

我不可能跟這些鬼和解,也不能佯裝和解。因為如果實沙緒不知道和解是假的話,會傷到她的心。

「可惡,把臣子全部叫來,立刻將這座鄉里夷為平地還比較輕松。」

我一面苦笑一面逐次拉開卷軸。

「就沒有其他破解方法嗎?」

我找,毫無遺漏地找。

「哦,就是這個。《中術者應自行發覺障眼法,打破法術的原因,主動逃出鬼的結界外。》」

答案出乎意外,我當場虛脫。

「這是要我乖乖等就對了,讓實沙緒一個人辛苦。」

既然這樣,不如寫著「就算被當成怪物也無所謂,只要我現在不管三七二十一馬上得到實沙緒的身體。幻術就會立刻解除,實沙緒也會重新愛上我,最后得到遠比鬼更強大的力量,萬萬歲。」還比較好。

「——最好是辦得到啦!」

我不想傷害實沙緒的心情,我們兩個是多么地看重跨越最后一條線的儀式。

別人勸我,要是跟仙果做了,不曉得會發生什么事。到時候或許會無法挽回。

「怎么辦才好,動作再不快,實沙緒就要被那個軟派混賬強行侵犯了。」

現在實沙緒正等著我去救她。

我焦躁起來,握著卷軸不停地拍打掌心。祖先當初要是留下更具體一點的紀錄就好了。

不過,就是因為多少留下了紀錄,現在才讀得到不曾見過的祖先好幾百年前的見聞。

「讀得到……就算沒見過也讀得到……對喔!」

是信。

不現身地把信交給實沙緒,告訴她現在置身的真實狀況就好了。總之至少得讓她知道我已經來到身邊,不然她想必很不安吧。

我掏了掏懷里和袖子,幸好有懷紙和矢立——矢立是裝沾了墨的筆的竹筒。

我收好卷軸,拔筆攤開懷紙。

◆◆◆

*** 原田 實沙緒

黑冢跟反駁的我打哈哈,最后留下一句「那么今晚見」就離開了。留下我一個人待在他們安排的「廂房」里面。

甜甜的香氣飄來。

這問房間里面也有熏香臺,古文課是不是提到過「空熏物」?室內用的優雅熏香。

平安貴族是不是就生活在這種香味之中呢……賞花、賞月、傾聽小鳥啁啾。

花,滿視野的花。

我呆呆望著窗外的花……今晚、今晚……我就要被那個黑冢…………不要,我絕對不要,死掉還比較好,明明我都還不許匡跨越最后一條線,匡也不同意這么做的說!

迎風搖曳的紅山茶花掉下一朵。

匡現在在做什么?

當然是在擔心我吧。

我不想成為匡的麻煩,我討厭匡受傷。要是我被侵犯了,匡絕對會為了沒救到我而感到后悔、痛苦。

「……至少逃出這里吧,趁我還沒被碰到以前。」

就算被怪鳥吃掉也無所謂、就算倒在深山里面也無所謂,可是,只有身體私密處是保留給匡的。我要跟匡結合,別的男人休想碰我。

我下定決心了,我拿起書包——冷不防天花板發出喀嗒一聲。

怪鳥?

我倒抽一口氣,一樣小小的白色東西掉在手邊。

「……紙?」

折成掌心大小的和紙透出毛筆字跡。

「剛寫好……的嗎?」

我驚訝地往上看,天花板的板子稍微歪掉。我趕緊打開那張紙,的確是匡龍飛鳳舞的字。

《給實沙緒

我就在你身旁。

之所以沒辦法立刻救你,是因為你中的幻術。

因為那個該死的慘白鬼的關系,你只會把我看成怪鳥,也聽不到我講話。》

「不會吧,真的假的!那原來是匡……一開始聽到的聲音也是真的。」

我既高興、又慚愧,眼淚弄得我看不清楚字了。

我居然分辨不出怪物跟匡,我怎么可以這樣對待重要的人……

「對不起,匡……我好過分,對不起。」

從天花板上面傳來喀嗒喀嗒的聲音。

「你在嗎?匡?」

沒有回應。然而,又掉了一封信下來。

《要是我打倒該死的鬼,或是帶著中了法術的你離開這座鄉里的話,法術將永遠無法解除。

而且你的家人和朋友也被灌輸了你不存在的錯覺,若法術不解開,同樣無法恢復。》

原來……我也被動了手腳,想不起大家。朋友——名字我當然記得,麻奈、加奈……可是,就是想不起來長相,聲音也是。

不過,既然爸爸、媽媽還有朋友都不擔心的話,我有點放心……不行、不行,這樣豈不是正中黑冢下懷嗎!

接著再掉了一封信下來,我繼續看下去。

《你似乎必須靠自己找出法術所使用的裝置,將那個裝置破壞掉才行。你無論如何都要靠自己的力量重獲自由,懷著不屈的意志行動。

我相信你。匡》

「那……該怎么做才好?」

我朝天花板呼喚。

「…………實沙緒……」

一個聲音悄悄地響應。

「匡……?」

不是我幻聽對吧?

「匡!你出來,匡!」

「你安靜。鬼會發現。」

是匡,是匡的聲音沒錯。我當場癱坐下來了,然后仰望天花板。

「剛剛真是對不起,居然說你是妖怪,還不小心被綁架。」

「真是的。之后我要好好處罰你,皮繃緊一點。」

這豪無疑問是匡沒錯。這種不會對我說「我很擔心你」或「你沒事吧」的地方。而且,匡的「處罰」通常是長得喘不過氣的吻。

「看來,只要你不露面的話就能夠對話呢!」

「是啊,似乎是這樣。」

匡既像不知所措又像松一口氣的聲音,夾雜著吐息落下。

只要不看著怪鳥,就聽得見匡講話。不對,就算看著怪鳥,只要相信那就是匡的話,或許就能聽得見他講話。

眼淚涌上來。

「我好害怕,你快救我。」

「別強人所難,現在不行。我不是寫了我不能馬上救你出去嗎?你要靠自己解開法術。」

「我想見你……拜托,讓我看看你。」

「不行,一看到怪鳥的樣子,你就會聽不見我說話。如果是半夜,黑暗中的話,應該就可以在你身邊好好講話了吧。」

「那就這么辦吧,拜托你。」

我拚命拜托匡。雖然我并不期待匡會說「我也一樣想見你啊」,不過聽到他回了一句「好」,我真的好高興。胸口發燙、揪痛,真的快要掉眼淚了。

「聽好,實沙緒,這個幻術八成是由兩個裝置組成的。一個是我砸壞的香爐,那會冒出甜膩的煙。」

「嗯,你是指最初那間邊抓起熏香臺拋向庭院扔掉了。

「另一個是音樂,你有頭緒嗎?」

「對方曾千彈琴給我聽。」

「就是那個,找出來破壞掉。」

「知道了,我會努力找的。」

「那我半夜會過來,你就先忍耐一陣子,別忘了我就藏身在你身邊。」

天花板上喀嗒喀嗒喀嗒的小小聲響逐漸遠去。

得救了……眼淚撲簌簌地涌出來。匡就在我身邊.既然這樣,就沒什么好怕了,我得破解法術逃出這種地方才行。要是一直哭哭啼啼的話,會讓黑冢稱心如意。

——《我相信你》——

加油,我要回到匡身邊,快。

我把信小心翼翼地收進書包,不能被黑冢發現,得藏好才行。

為了防范別人擅自打開書包,我決定隨時放在手邊。

要是可以上鎖就好了,偏偏不管是這間房間或整棟廂房都沒有裝鎖。我沒有抗拒黑冢侵入的手段,就在我心想能不能至少做個門檔,從緣廊邊緣張望花園時——

有個人影從花里面站了起來,黑影拖在色彩繽紛的花園上。

我心驚了一下。黑發的背影……振袖及漂亮的腰帶,是椿。

妖怪都長得很美。椿也有著令人印象深刻的長睫毛和大眼睛,就算說她是時裝雜志的模特兒,我也一點都不會覺得奇怪。

不對,「她擁有電影女星般的氣息,目光會情不自禁被她吸引過去」。

剛才黑冢和椿相遇時的情景浮上腦海。

就連突然被綁架到這種地方來、被怪鳥追趕、應該怕得自顧不暇的我,都對椿的反應留下深刻印象。

面對毫不理睬、連招呼也不打的黑冢,椿看著他的眼神。

眨也不眨地瞪得好大,好像快哭出來的眼睛,就連同性的我都為之心驚……好像隨時會崩潰,緊繃到了極限,太過愁悶的表情。

(這女孩……一定喜歡黑冢。已經這么明白地表現在臉上了,黑冢還不明白嗎?)這時候,我的腦海一瞬間閃過這個想法。

黑冢居然無視她,真過分…………不過事情不是這樣。當時黑冢的手太過使力,就連被他摟住的我,都感覺得到他咬緊牙關。

黑冢并不是想無視椿而擺出這種不理人的表情,我感覺到這兩個人有隱情。

椿從花園朝我投以微笑。

「我來玩了,因為我們是朋友嘛。」

……請問,這種事是什么時候決定的?

「我想玩捉迷藏。」

「唔。」我當場語塞。玩捉迷藏?又不是小學生。

椿沒發現我有點抗拒,笑咪咪地走過來。她在緣廊邊緣坐下。

「自從長大以后,就沒有這樣兩個人一起玩了。因為黑冢不肯陪我玩了嘛。」

「……黑冢先生他?玩?」

「黑冢是我的兒時玩伴,他是我唯一一個朋友喔,只小我半年的男孩子。」

黑冢是不是說過,鬼一族已經沒有小孩子?我好像也聽誰提過,黑冢和椿是一族里面最年輕的一輩。

「以前我們總是在一起,就我們兩個。明明最喜歡了……但他再也不肯跟我玩了。因為使命——侍奉紅葉大人很重要……這也沒辦法。」

玩……二十歲左右的男生不可能會捉迷藏或摘花,太不可能了。

我不小心差點要同情起黑冢。

椿轉頭看杵著不動的我,冷不防浮現自認無所不知的表情,毫不諱言地說了:

「只要沒有比我們更小的小孩,我就會永遠被大家當成小孩子。就像玩娃娃一樣,由不得我長大成人喔。這也沒辦法,這是為了大家的樂趣嘛。」

椿旁若無人地輕輕笑出聲,漆黑的眼睛發亮了。

「仙果大人,你覺得我幾歲?我比你大四歲喔。你以為我高興做這種事情嗎?」

我說不出任何話了。應該說,我有點吃驚。沒想到她跟匡的年紀差不多。

「我就告訴你好了,這件事你一定想知道。我說仙果大人,請你坐下嘛。說來話長喔。」

椿不由分說地拉著我的手,要我坐下。

「我其實是黑冢的未婚妻。這是從黑冢出生時就已經決定好的事。我一直以來都是這么認定的。

可是,后來情況迫使黑冢不得不服侍紅葉大人了。因為,已經沒有其他適合的男子。」

「紅葉大人……是那位當家?」

剛剛鄉人好像曾經提到那個名字。

「對,他成為紅葉大人的仆人了。」

椿緊緊握住袖子,眼眶濕潤。聽她講這種事,就連我都覺得皮膚一陣刺痛。

妖怪的組織或許不管到哪都是這樣。匡的臣子也都是這樣,不知道該說是公私分明,還是把個人心情擺后面。

「使命成為黑冢生活的一切,開始無視我,不管在哪里遇到,都當作我不存在一樣。黑冢向紅葉大人奉獻一切達成使命,很偉大對吧?」

「啊,所以黑冢先生剛剛才會無視椿小姐。」

「這也沒辦法。明明近在身邊,卻遙不可及。」

我好像可以理解椿快要撕裂的內心。

換作是我站在相同立場的話,我也絕對會嫉妒。或許會忍受不住。就算知道那是工作。

「我說仙果大人,黑冢會抱你吧。」

紅著眼睛瞪我的椿是徹底的女人,徹底得教人心驚。

「啊……唔。」

「畢竟是使命嘛,黑冢對你一點感覺也沒有,也一點都不心動。可是、可是,真的有這種事嗎?男人抱著女人的時候!」

突如其來。

椿壓倒我,跨坐我身上。

「你這食物!我會輸給區區的食物嗎?我得不到寵幸,區區食物卻可以讓那個人的手疼愛嗎?」

椿伸出細瘦的手掐住我的脖子,加諸全身的體重 —不能呼吸,好痛苦。喉嚨、喉嚨要……我掙扎起來。但手只是一再抓空,根本抓不到椿。

救我,匡,救救……我……

「像你這種東西,吃你的肉就夠了!你只是一團肉罷了!你是食物、食物!」

好痛苦、不能呼吸…………!眼前模糊起來。

「我要跟黑冢兩個人吃掉你,一起永遠活下去。」

「啪!」的清脆一響。黑冢的背影掠過我的視野……打了椿一巴掌……?

「黑冢!」

我聽到椿近似慘叫的聲音……但是我失去了意識。

「仙果大人,你振作點。」

被人輕輕搖醒,我終于回過神來。

黑冢湊近臉看著倒下的我,我剛剛好像昏過去了。緣廊……現在還是白天,時間沒過多

「……請……問……」

「一族的人一時疏忽,對你失禮了。」

「……黑冢先生,請不要責怪椿小姐。畢竟換作是我,搞不好也會做出同樣的事。」

黑冢依然嚴肅面無表情。

「我知道,仙果大人。承蒙你體諒,我不勝感激。那個人……很可悲。除此之外不知道該怎么形容才好。」

黑冢轉過臉去。我爬起來,不自覺逼近黑冢。剛剛黑冢見到椿時的反應,那是……我認為這個人其實忘不了椿,

「你根本就喜歡椿,不是嗎?并不像你說的那樣吧?」

黑冢沉默地轉過上半身。他的視線前方是躺在室內的椿。

「……看來瞞不住仙果大人呢。請你看仔細了,這就是我們的秘密。」

只見黑冢走到椿旁邊跪下來,一面按著從肩膀滑落的頭發,一面把嘴唇湊近她耳邊輕聲說

「紅葉大人,請您起來。」

只見椿慢慢地睜開惺忪的眼睛,在黑冢攙扶下爬起來。

『……黑冢。我睡多久了?』

簡直沒有表情,講話也沒有抑揚起伏。怎么好像機器人……我起雞皮疙瘩。

「大約半天,離日落還有一段時間。」

『是嗎?仙果怎么樣了?』

「在那里。我于昨日消除氣息潛入東京——也就是仙果在人類社會居住的地方,辦妥事情以后,先回到這里一趟。準備等今天紅葉大人清醒后,立刻帶仙果來見您。」

『順利成功了是嗎?』

「如您所言。」

椿落落大方地點頭,借黑冢的手站起來。只瞥了我一眼,就留下衣物摩擦聲離開了。

我呆掉了。

簡直就是另外一個人。之前那個脆弱不堪、依照感情行動、專一纖細的女孩到哪里去了?

跟在椿后面離開的黑冢很快就回來了,臉上透露出安靜……死心的表情。

「她回房間去了。那位就是紅葉大人喔,仙果大人。」

「可是椿小姐……」

「紅葉大人,用你比較容易懂的說法來形容的話,就是『另一個人格』。依附在我們一族進入妙齡的少女身上出現的『人格』,要是那個女孩死掉或老邁無法再生育時,就會出現在下一具身體。」

「咦?『人格』?意思就是椿小姐是雙重人格啰?」

「對,椿這具身體里面,同時存在著原本就有的純情專一性格,與三年多前出現的『當家紅葉大人的人格』。紅葉大人是一位非常嚴厲的當家,歷代不管附身在哪個女孩,她的嚴厲與威嚴都始終不變。」

「椿小姐對這件事……」

「不知情。紅葉大人知道這件事,為了不給椿知道,似乎刻意混淆夢與現實填補記憶。只有紅葉大人沉睡時,椿的心才會醒過來做椿自己。」

這……我混亂起來。

「等一下,這么說,就表示椿小姐其實跟你講得到話,總是形影不離啰?」

「事實上是這樣沒錯。」

「但椿小姐卻不知情……為什么不告訴她呢?」

黑冢遲疑了一會兒以后,從我身上移開視線,冷冷地說了:

「因為要是她知道的話就會死掉。紅葉大人會拋棄那副身體,用自殺的方式。」

「怎么會……?」

他目不轉睛地看著椿房間的方向,原本以為難以捉摸的黑冢的感情……其實在內心為了椿而劇烈翻騰。

他是喜歡……她的,黑冢其實也喜歡椿。

我一確定這點……就不好意思直視黑冢了。

「除了椿以外,沒有其他身體可以讓紅葉大人轉移。『當家紅葉大人』只能附身在年輕女孩,我們一族沒有比椿更年輕的女孩。我們要是失去當家也會很困擾,因為當家是一族的靠山、統率的中心。」

「就算是這樣——」

我語塞了。

就算是這樣……也不想讓椿死掉對吧……

接下來空白半晌。黑冢低著頭,咬得嘴唇發白。小鳥在遠處啁啾……最后他似乎下定決心,盯著我看。

「我……怎么可能會想失去她、失去椿呢?」

他的表情忽然柔和起來。黑冢的眼睛深處多了溫暖寧靜的光芒。第一次展露人該有的表情——我的胸口痛起來。

彷佛脫掉了沉重的鏜甲一樣,他以坦誠的表情告訴我:

「我并不是因為變成紅葉大人的仆人,而舍棄了椿的喔。是因為椿變成紅葉大人,所以我志愿當仆人。」

黑冢聳起肩膀。披著的和服差點滑落,他就像抱住自己的單手一樣按住和服,然后自嘲地偏著頭低聲說了:

「我之所以扮演紅葉大人的仆人,是我的任性。會抱仙果大人,也全都是為了讓背負著紅葉大人這個陰影的椿活命……不對,說得太夸張了。是為了一族。忘了剛才的話吧。」

黑冢像是要隱藏苦笑一樣,轉身背對我。

「那么,等太陽下山、天色變暗以后我再來。至少我們要好好享受喔,仙果大人。不要為彼此的境遇感到悲哀。」

黑冢靜靜地離開,就剩我一個人。

為什么……那兩個人明明是相愛的……

一族的規矩居然比個人的心情還優先,妖怪全都這么封建。天狗也同樣擁有悲哀的規矩,但是我選擇了匡,為此已經有心理準備要弄臟自己的手。

可是,我不希望連跟我沒有直接關系的人都增加悲傷。我不能就這么讓黑冢抱我,那樣會逼得椿走投無路。因為這種緣故就破壞別人的戀情,這種事我辦不到。

我得逃出這里,靠我自己的力量。

*** 黑冢

我向仙果揭曉了紅葉大人的秘密,因為我認為就算瞞著仙果,總有一天會曝光。既然,椿已經見到了仙果,只要紅葉大人一時興起下令會見仙果的話就破功了。

既然這樣,為了避免仙果對椿說不該說的話,最好也讓仙果了解情況比較保險。

不過,這件事非向長老報告不可,還有椿采取的行動也是。

我一離開安排給仙果的廂房以后,就直接前往長老所在的里間。沒有墻壁的渡廊上也散落了一地的紅山茶花,多得想要走路不踩到都很難。

山茶花叢的影子落在地板上,徐徐搖曳。

「——情況就是這樣,長老大人。」

在里間,聽了面對面跪坐的我的報告,長老蹙眉,她難過地嘆氣。

「椿居然做了那種事……早知道應該更嚴格地阻止她才對。」

「不,這并不是無法知道真相的椿的錯,是我應該小心不讓兩人見面。」

「那樣椿該有多痛苦?為什么偏偏是椿呢……偏偏是她把身體借給紅葉大人。」

「『說這種話也無濟于事』,一再反復這么告訴我的人就是長老您喔!」

長老垂下眼簾,反復嘆氣。我并不是想責怪長老,因此盡可能開朗地說了:

「至少比紅葉大人不出現要好了,不是嗎?四年前,前當家?椿的母親突然生病過世時,因為鄉里除了椿以外就沒有其他未婚女性,大家本來還怕紅葉大人或許再也不會出現了呢!」

「我、女兒、孫女——母女連續三代都相繼成為紅葉大人,這是前所未聞的事。」

「以前紅葉大人不會特別挑選哪一家移轉身體,對吧?我聽說紅葉大人都是選擇身體強健、能夠生很多孩子的女孩。」

「偏偏我和女兒花了十多年都只生了一個女兒。」

「相傳紅葉大人每生一子,鄉里就會誕生十子……當時想必非常熱鬧吧。」

我裝出笑容,沒想到長老忽然浮現出認真的眼神凝視著我。

「黑冢……你,想不想一圓心愿?」

「嘎?」

「我是在問你想不想抱椿?其實你根本不想抱什么仙果,不是嗎?至少一次也好……這是逼你抱仙果的賠罪。」

長老怎么會說這種傻話?因為太過憐憫椿,長老苦惱到這種地步。我強烈否定。

「不成,要是我抱了椿,紅葉大人一定會知道。唯獨這點萬萬使不得。就算瞞過紅葉大人,只要抱過椿一次,寂寞的椿會再想要第二、第三次……她會更痛苦。」

擁有兩個人格就已經對椿的身體負擔很大,而且原本的心不堪一擊,就算身體沒事,萬一因為太痛苦導致原本的心崩潰的話,椿就會完全變成紅葉大人。

紅葉大人不是椿,絕對不一樣。

「我也曾經是紅葉大人,至少知道怎么做紅葉大人就不會清醒。」

「但,萬一被紅葉大人知道的話,就無法挽回了!紅葉大人會殺了椿,永遠消失。」

長老不會讓步。

「椿也不會醒來,渾然不覺,不會留下任何記憶。雖然也無法談情說愛,不過只要你不介意——」

「不。要是我抱了她,我內心阻攔情意的提防將會潰決吧。恕我拒絕。椿一定也不愿意像這樣不是兩廂情愿卻被迫交合……只不過至少……」

我遲疑了,我確實有個小小的心愿。

「至少怎樣,黑冢,你直說不用客氣。」

「既然有方法保證椿和紅葉大人有一個小時的時間絕對不會醒來,那么請讓我喊她椿。我想在她身旁呼喊她,就算她聽不見、不記得也無所謂,這只是我的自我滿足。

我從三年前就沒喊過她椿。要不就是稱呼她紅葉大人,要不是就當做她不在無視她。至少讓我喊她椿,握她的手……我不能再有更進一步的奢望。」

「黑冢……唔!」

長老捂住眼角,忍不住哽咽。

「抱歉,真的很抱歉。我害黑冢你背負了多大的痛苦啊……」

「不,這是我自己下的決心,請長老不要痛心。」

「……抱歉。」

我自己也是心痛欲裂。這是我的自我滿足,更是長老的自我滿足。我在陪長老實行她本人無意識的自我滿足行為。

如果長老這樣就能得到安慰的話,又何妨呢?

長老啜泣片刻以后,發出濃濃的鼻音說了:

「我明白了。黑冢,今晚……等天黑以后到椿的寢室去。」

「那么相對地,等心愿實現以后,趁心意還沒動搖以前,今晚我一定會和仙果交合的。」

長老看也不看我,應該是因為我表現得實在太無動于衷了。那么要是邊哭邊講就好了嗎?愁云慘霧明明只會讓長老更難受。

要是哭出來就能解脫的話,我早就哭了。

這點椿也一樣,椿已經哭到眼淚干涸,堅強到會采取行動殺仙果了。

椿已經不相信我了吧。甚至一個人采取行動……椿在哭著責備我以前,在今天行動了。

還藕斷絲連地愛椿的人,或許只有我。

就算這樣也無所謂。

『黑冢,你在哪兒?』

從緊閉的拉門對面傳來紅葉大人的呼喚聲。

我向長老默默行禮,站了起來。我平復情緒,平靜地回應:

「是,我現在就過去,紅葉大人。」

*** 原田 實沙緒

黑冢離開以后,我把安排給我的整棟「廂房」徹底找過一遍。看看是不是就像匡告訴我的,擺著我中的幻術裝置的琴。

不過,結果不出所料,這棟「廂房」沒有那張琴。黑冢不可能那么輕易露出馬腳。

「果然是在黑冢的房間之類的地方吧。」

我拚命找。甚至穿過渡廊,想要進去其他建筑物看看。

可是所有出入口都上了鎖,紙窗打不開。就連要戳破窗紙偷看里面都不行。那些紙窗好像橡膠或塑料墊一樣。

雖然,我用折斷的樹枝戳了不知道多少遍,但就是戳不破,最后樹枝啪嘰一聲碎掉,反彈弄傷我的腳。

就算痛也要忍耐,現在沒空管這種傷。

我沿著廣大的宅院建筑物,漫無目的地徘徊。

結果不小心走到了相當里面的地方,已經不是一句散步迷路就能夠解釋的了,就在我心想

「要是被黑冢發現就慘了吧」時——

——聽到了說話聲,從身旁的窗邊傳來。

慘了!我拔腿要逃。

「我會讓仙果乖乖就范的,今晚一定。」

是黑冢。

討厭,什么乖乖就范,他要對我做什么?還是聽他講完比較好,到時候以便逃走。

我豎起耳朵。

『你就只有那張嘴說得好聽。』

椿的聲音——不對,這個口氣好像紅葉,個性非常刻薄、嚴厲。

『我討厭這樣。你口口聲聲說愛我,真正愛的卻是這具身體,椿的身體。你心里一定把我當成椿吧?』

「不,絕對沒有這回事。」

嗚哇,好像爭風吃醋。就算變成紅葉,椿還是一樣喜歡黑冢。黑冢搞不好其實沒有那么悲哀不是嗎?

我沒勁了。

偷聽情侶吵架,并不是什么有家教的行為吧?而且要是被發現了會很尷尬。

不,這個情況或許不是尷尬就算了,畢竟紅葉大人感覺很兇。

或許還是逃走比較好,我猶豫起來。可是又心想或許可以聽到什么線索,于是繼續留下來了。

『你該做的,就是得到仙果的力量,毫無保留地灌輸給我。就是因為我認為只要你抱過仙果增強你的精以后,我就能夠受孕,所以我才會命令你抱那個人類丫頭。只要我生下孩子,一族應該也就能夠再度生出小孩。』

接著紅葉冷冰冰地說了:

『黑冢,因為你把我當成椿,所以才無法滿足我,不能做得更深入劇烈,因此落得必須豢養仙果的下場。』

「鄉里整體力量衰退,連帶減弱了我的精。恕我直言,這跟我個人想法無關吧?」

奇怪?總覺得事情怪怪的?這兩個人……有一腿?應該說紅葉想要小孩……?

『既然如此就用身體證明這點,難道不是你礙事的念頭妨礙我受孕的嗎?我可不認為你的力量不足喔。』

「恕我直言,這……」

『你的妖力不遜于其他妖怪,精應該也不像你的男性外表那樣孱弱。快,帶給我前所未有的滿足看看。這么一來仙果一事,我就允許你延到明天。』

「唔……!」感覺得出黑冢倒抽一口氣。衣物摩擦聲與急促的呼吸,細微的親吻聲。

不妙,這下真的不妙……討厭,我明明就沒打算聽這個的。

『向我乞愛,快……啊呃…………』

「我愛慕著您,紅葉大人。」

『啊……嗚…………唔,我很期待抱過仙果之后的你。』

我渾身發抖,逃出那里了。要我躡手躡腳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心臟跳得好劇烈。

感覺歷歷在目……不要,我絕對不要,我不想被抱過其他女人的男人碰。

——『我很期待抱過仙果之后的你』——

太過分了,居然為了那種理由要侵犯我!

*** 鳥水 匡

實沙緒被綁架的一天進入傍晚了。

直到太陽下山以前,為了避免被鬼察覺,我飛上高空,不曾闔眼地等待機會。

——雖然約定的時間是半夜,但我實在等不及,一到黃昏就立刻前往實囚禁沙緒的建筑物。

就連鬼也認為對上我勝算不大吧,不光是對實沙緒施法術,還設置了各式各樣的陷阱。

比方說肉眼看不到的線,限天狗踩到會射毒箭,就是這類的東西。幸好我沒帶臣子來。

我突破顯而易見的陷阱,抵達建筑物。但實沙緒不在。

她似乎照我的吩咐,試圖前往宅院主屋尋找裝置的琴以破解她中的幻術。因為身為仙果的實沙緒會散發只有妖怪聞得到的獨特甜香,所以我馬上就掌握到她的行蹤。

現在已經很靠近實沙緒,于是我要找一個可以出聲叫住她又不會讓她突然看到我——在她眼中應該只是只怪鳥——的地方藏身。我把翅膀收進體內,這么一來就算進入狹窄的縫隙也不會卡住,接著鉆進決定好要躲藏的緣廊底下——

沒想到在緣廊底下聽到相當有意思的聲音。

是那個該死的鬼,跟似乎是鬼當家的女人的對話。就在我潛入的緣廊正上方的房間。

「我會讓仙果乖乖就范的,今晚一定。」

是那個混賬的聲音。他說「今晚一定」,就表示實沙緒的貞操現在還是安全的吧?要是已經不保的話,我現在就把這兩個人就地正法了。

『你就只有那張嘴說得好聽。』

疑似當家的女人回應。每當她開口說話,從她身上便散發出非同小可的氣,周圍甚至隨之振動。

不,那股氣是因為我跟那個女人的妖力互相抗衡才有辦法感覺得到……就是所謂的頻率吻合。要是跟她認真戰斗,應該會成為相當漫長的持久戰。

話說回來,總覺得這個氣氛很曖昧,簡直就是談情說愛嘛。

『我討厭這樣。你口口聲聲說愛我,真正愛的卻是這具身體,椿的身體。你心里一定把我當成椿吧?』

「不,絕對沒有這回事。」

『你該做的,就是得到仙果的力量,毫無保留地灌輸給我。就是因為我認為只要你抱過仙果增強你的精以后,我就能夠受孕,所以我才會命令你抱那個人類丫頭。只要我生下孩子,一族應該也就能夠再度生出小孩。』

原來是這么回事嗎?

就算娶了實沙緒,也不是要直接讓她懷孕生下孩子。居然大大方方地劈腿啊,這個混賬色鬼,就連同樣是男人的我都想吐。

實沙緒,我絕對會救你出去。

兩人爭吵了一段時間,最后女當家下令了:

『既然如此就用身體證明這點。』

怎么,要做嗎?

這些家伙,會不會抖出更多秘密呢?從以前人家就說,女人要讓男人透露重要的事都是在床上,就是所謂的房術。

『難道不是你礙事的念頭妨礙我受孕的嗎?我可不認為你的力量不足喔。』

「恕我直言,這……」

『你的妖力不遜于其他妖怪,精應該也不像你的男性外表那樣孱弱。快,帶給我前所未有的滿足看看。這么一來仙果一事,我就允許你延到明天。』

房間外傳來微弱的拔腿逃走聲。那一定是實沙緒,這段對話應該嚇到她了。

得去追實沙緒才行。我也真是的,居然會想偷聽,也不想想自己明明是來救實沙緒的,冒出無謂的好奇心還得了。

就在我浮現這個念頭轉身時,腳一陣劇痛。

糟了,我踩到陷阱了。腳被牢牢固定住,開始發麻。

『我很期待抱過仙果之后的你。』

女人的叫床聲傳進耳里。就為了這種理由要得到實沙緒嗎,開什么玩笑!真是爛到極點。

得靠意志擺脫區區腳麻離開這里才行,要不然聽了這種家伙的聲音,耳朵會爛掉。

——但我因此有了意想不到的發現,寶貴的當家的秘密。

女當家一到達高潮,本來持續散發的氣就突然中斷了。剩下的是睡得很熟的普通女人,妖力零。

這是怎么回事?

「紅葉大人?……歇息了嗎?」

那個混賬喘著氣低聲說道。

「跟我做的時候,一定是紅葉大人。絕對不肯把身體讓給她……但愿一次就好,不是跟紅葉大人,而是跟椿……盡管我們交合了,她卻什么也不知道,真想嘲笑自己啊。」

這個當家是雙重人格!

對了,我記得以前讀過紀錄。上面寫著;鬼的女當家沒有實體,而是「人格」依附顯現在雀屏中選的女孩身上。

這個好。不是當家人格時,原來只是個弱不禁風的小丫頭。既然這樣就不足為懼。

「……黑冢,可以進去嗎?」

這時傳來老婦人的聲音。

「是,請進。」

接著是有人進來的腳步聲,腳底緊貼地板挪步,感覺年紀不輕。

「黑冢,趁椿睡著的時候,彈這琴給她聽。從你對仙果施術成功就知道了,憑你的能力,就算是紅葉大人也會睡上一個小時不醒,」

「果然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