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MISSING

壹 MISSING

第一卷 MISSING 壹 MISSING

*** 原田 實沙緒

「慘了!睡過頭了,要遲到了!」

我跳起來。

「奇怪……?」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我穿著的制服裙子。我沒換衣服就睡著了嗎?

這樣衣服會皺掉啦,制服上衣也沒換下來。

我慌忙要撫平衣服……「好痛!」

我發現手不能動。兩手腕似乎背在背后,交迭綁在一起。這是麻繩咬進手腕的觸感……

「這里是哪里?」

陌生的房間。約八個榻榻米大的昏暗和室。墻壁有一面是紙窗,關得密不通風。其余是白墻,有掛著山水畫掛軸的壁龕,最里面的墻壁有一扇單開的純白紙拉門。

我就坐在全新的榻榻米上。

另外還有一張小茶幾,擺著插了山茶花的小花瓶,以及類似熏香臺的陶器。茶幾后頭鋪著和紙,上面擺著我的書包和鞋子。

感覺不冷。

明明正值嚴冬,也沒看到空調或暖爐,卻像開了空調一樣暖。

……好甜的香味。

怱然有股類似香水或精油的甜甜香味飄過來。

「我是不是、還在作夢啊……」

我——原田實沙緒,十六歲,高一生,呃,印象中正要上學,等著搭平常那班公交車,站在站牌看手機簡訊……

「對了,手機。」

手機吊飾從上衣口袋冒出來。但是手不能動,我試著掙脫。

這里……會是哪里……?我是不是因為貧血之類的在站牌昏倒,被抬進附近的人家了?

不對,這樣手哪會被繩子綁住。

如果是昏倒的話,應該會讓我躺在被窩里吧?居然把我扔在榻榻米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綁架…………「啊啊——」我大叫一聲,渾身發抖。

我一定是被想要吃掉我的妖怪抓走了!

我生來就是這種命運。

人稱百年誕生一次的「仙果」,是妖怪最上等的食餌。等我滿十六歲,吃了我的肉就能夠長生不老,娶我為妻就能夠為一族帶來繁榮。

無論如何都想最先得到的人類,這就是我,仙果。

所以自從我十六歲生日后,就一直遭到妖怪覬覦。要不是發誓娶我當新娘的匡保護我,我早就成為妖怪的腹中物了。

匡送給我的護身符項鏈的觸感確實在我胸前。

沒想到護身符竟然無效……

這條項鏈是匡的撥風羽。匡擁有黑色翅膀。匡也同樣不是人類,而是妖怪——天狗。

要是不想死,就成為妖怪?匡的新娘……起初我非常抗拒。盡管匡是我的兒時玩伴,是我十年前初戀的對象。

初戀的鄰家哥哥搬到遠方時,答應有一天要來接我,虧我一直在等他……我感覺遭到背叛,心想反正他只是為了一族的繁榮才想得到我……

匡遵守約定了。

匡為了娶我,去年秋天在我生日那天來迎接我了。他一直喜歡我。

聽說其實匡本來的立場是不能得到我的,但他克服萬難,一心一意實現了約定。

然而我卻三心二意,做盡蠢事,還對匡說了過分的話。盡管如此,匡依然一往情深。最后我喜歡上了這樣的匡。

我不再迷惘,我要嫁給愛我的匡。

「——你醒來啦,仙果大人。」

不知何時紙窗對面出現人影,那是男人有些沙啞的甜蜜低沉聲音。

我有所防備。

這個人是妖怪——凡是稱我為仙果的人都是妖怪,想吃掉我。

對不起,匡,我好像太大意,被其他妖怪抓走了……

匡一定會生氣。他不會說「我擔心你」……而是擔心我擔心得大發雷霆。

救我,之后我會接受各種懲罰,所以來救我,匡!

「你放心,我不打算吃你,真的。」

紙窗靜靜地拉開,一個披掛著和服的人進來了。長發,美得像……女人,約二十歲左右的男子。

逆光……我覺得那個人面無表情,聲音雖然和藹,卻覺得冰冷。

「就算你想逃也是白費工夫,這里跟人類居住的世界隔得很遠。」

「…………!」

這里是哪里?你是什么妖怪?什么「你放心」嘛!這些話同時要脫口而出,卻哽在喉嚨,發不出聲音。

那個人背著手關上紙窗后,與我面對面正座。

「愿不愿意聽我彈一首曲子?之所以請你來……一方面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因為我的知音很少,常常因此覺得懊惱。」

那個人將身旁的琴拉近自己,文雅地彈奏起來。

我第一次聽到現場演奏的琴聲。

我本來以為那是很老舊難懂的樂器或音樂,沒想到卻愁悶感傷,旋律意外地激昂……好像外國愛情電影的配樂。

他修長白皙的手指在弦上來回拂動,夢幻……優美………

「——感謝你的聆聽,要不要喝茶?」

那個人出聲跟我說話,我才發現自己聽得入神了。我對自己的粗心大意是既懊惱又羞愧。

「幸好我們似乎合得來。我本來還擔心要是你是一個粗鄙、低俗的女孩該怎么辦呢。」

他推開琴,湊近我。總覺得他面無表情,好像很可怕。

「濃茶和薄茶,你想要哪一種?」

「紅……紅茶?」

「我是指茶湯,茶道。」

「……我沒喝過。」

誰跟你說這個。萬一那是毒藥的話我可承受不起,就免了。但他無視搖頭的我。

「是嗎,那么我就教你吧。這樣我也不會無聊了,你應該很值得栽培才對。感覺很聰明,反應似乎也很靈光,也有好奇心。」

他湊近我,近得膝蓋就快碰在一起了。

「不過過剩的好奇心會毀滅自己喔!除了我給的以外,你最好不要想知道、想得到其他的。」

我和他對上眼。泛青的灰色眼珠,好像會被吸進去一樣,無法移開視線,身體不能動!感覺像是麻痹了……我的心臟劇烈跳動。

這家伙不妙!匡……匡,救我,匡!

「別害怕。從現在起,我會成為你的『全部』……聞起來好香啊,仙果大人。」

男人把手放在我肩上,我真的有危險……!

「只要你乖乖的,就能夠過得比在任何地方都幸福。來,一切包在我身上。」

他湊近嘴唇。

「咿……!」

我一想逃,肩膀就被牢牢抓住了。甜甜的香氣變得更強烈,距離近得感受得到男人的體 溫……吐息拂著我的耳朵。

不行,要被他推倒了!

不……不要!匡——!

◆◆◆

*** 鳥水 匡

和實沙緒「約會」隔天的星期一早上,東京?目黑區內的高中。

萬里無云的晴冬,凍結的寒光在地面灑下枝頭空空的林影。今天早上是今年冬天最低溫。

我聽著第一堂課開始的鐘聲,打開了一年E班的教室。學生安靜下來各自就坐。

我——這個班的副導師,教數學的鳥水匡——把點名簿和數學I的課本放在講桌上,環視教室。

值日生喊口令,學生敷衍了事地敬禮。

……空了一個位子。

無人的座位……我的背脊起了一陣寒意。那是不該空著的位子。

「三十六號的原田實沙緒同學遲到了嗎?」

我攤開點名簿,問跟空位的主人?實沙緒比較要好的女同學。因為我沒有手機,所以要是實沙緒上學途中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應該會傳簡訊給朋友,不著痕跡地轉達給我知道才對。

然而,女同學發出「咦?」的一聲,露出困惑的表情。

「原田同學沒跟你說什么嗎?」

就算我再問她一次,她也只是疑惑地盯著我看。

「鳥水老師,三十六號是我——」

坐在實沙緒位子后面的男同學懶洋洋地輕輕舉手發言。他的座號應該是三十七號才對。

「原田是誰啊?老師搞錯班級了吧?」

「那個位子空著。」

我走近主人不在的實沙緒座位。

「老師,沒有空位喔!」

「所有人都到齊了。」

「天氣明明冷得半死,我們還是一大早來上數學課欸!」

整間教室傳出竊竊失笑。

「鳥水,你要振作啊,別睡昏頭了。」

「昨晚該不會是跟女人做太多了吧?」

聽到男同學的調侃,「討厭——j發出嬌聲的女同學看向我的左手無名指。我若無其事地藏住戒指。

換作是平常的話要我炫耀也無所謂,但我現在沒那個心情。我有不祥的預感,背在冒冷汗。

學生的情況不對勁。眼神及表情雖然沒變,但氣氛不一樣,顯得冷颼颼。

這個班的點名簿確實有實沙緒的名字。

「好難得喔,鳥水老師竟然動搖了。」

「不過老師果然無論何時都一樣帥,應該說現在很可愛?」

「嗯、嗯,原來老師也會有這種有機可乘的表情。」

女同學嘻嘻哈哈、交頭接耳,聽得我有些不愉快。我焦躁起來。

三十七號同學探頭看了站在空位旁的我手里的點名簿。

「你看,三十六號果然是我吧?」那個男同學指著實沙緒的名字正下方。然后擔心地看著我,并沒有取笑的意思。

他看不見實沙緒的名字。

我集中精神,尋找實沙緒的氣息。或許是我大意了。要是我更小心的話——到處都……沒有。

實沙緒不在。

這附近,她靠自己的雙腳和一般大眾交通工具,在一個小時內可能移動得到的范圍內完全沒有她的氣息。

……唔,被擺了一道!

昨天感覺到的怔忡不安、過于安靜的雜妖……果然有人從妖怪世界出現在這里,小心避過我的耳目。

雜妖會恐懼得屏息躲藏的大妖怪——那毫無疑問就是我的敵人。目前妖怪一族無不互相敵對,遇到不愿意競爭的對手,頂多是締結休戰協議,關系并不友好。

以往就已經爭權奪和長達數千年,如今更是正值爭奪實沙緒——仙果的時期。

我忍住想要咂舌的念頭,一回到講臺,就瞪了學生。眼睛稍微使力。

然后默默出了教室。

從背后——教室里面傳來學生的聲音。

「鳥水怎么這么慢啊。」

「我聽到辦公室的老師說他好像感冒發燒了喔?」

「真的假的?太好了,自習!」

「咳!早知道就不要在這么冷的天還來上第一堂課了。」

這是暗示。

有人對學生下了實沙緒不存在的暗示,所以我也下了暗示,這是為了離開學校尋找實沙緒。

我繞去數學科教職員室和學務處一趟,也對幾名老師下了暗示。

『一年級的數學老師鳥水匡打電話來,說他好像感冒和發燒了,想要去看醫生,所以今天請假。』

被我瞪過的所有人類都會相信子虛烏有的「事實」,變成我并沒有出現在今天的教職員朝會和一年E班的第一堂課。

能夠辦到這種事的,只有非人的異類、視情況利用人類生存的異類而已。

我們稱那為「妖」。

要不然,從未在人類學校受過教育、二十歲的我不可能當得了高中老師。

我來到校舍后面,確認周圍沒有人看到以后,就張開翅膀。

為了混進人類社會,平常總是藏在體內的黑翅膀。我一振翅迎風,體內就充滿爽快感。翅膀是我身為妖怪——天狗的證明、我的榮耀。

我飛上高空,一看向腳下東京擁擠的街道,不安就更加強烈,腹底彷佛在灼燒。

實沙緒無論何時都是妖怪眼中的獵物……我明明應該要盡全力保護她才行的。枉費我不光是住在她家隔壁,還特地當了高中老師,以便在白天也能保護她的。

「可惡!為什么我沒發覺!」

實沙緒……現在應該拚命呼喚著我吧。

在哪里?中了誰的計?

戴著戒指的左手握拳,我咬緊臼齒,奮力振翅翱翔。

我消除振翅聲,在自家所在的住宅區降落。然后收起翅膀以免別人看到,按了原田家的門鈐。

幸好從對講機傳來實沙緒母親「哪位」的聲音。

「我是匡,抱歉打擾了。」

『啊,你是隔壁的……請你等一下喔。我現在就去開門。』

對實沙緒母親來說,我是住在原田家隔壁的「兒時玩伴小匡」。

實沙緒讀幼兒園時,我是她要好的玩伴哥哥,十年前因為家庭因素留下房子搬走,四個月前因為工作回來與實沙緒重逢。彼此兩小無猜的初戀進而開花結果——也就是她女兒的男朋友,這就是實沙緒母親對我的理解。

玄關門打開,實沙緒母親探頭出來。她一確認是我,就解開門煉幫我開門。

「小匡,怎么了嗎?」

「實沙緒在家嗎?」

我知道她不在,但我想知道她母親曉不曉得這件事,他父親應該去上班了才對。

「實……?對不起,你指誰?」

「實沙緒,是你女兒。」

只見實沙緒母親露出了難以書喻的哀傷表情。

「……我們家就我們夫妻兩個人而已喔?我是很希望有小孩啦。」

果然……!

實沙緒母親也被下了暗示。

「抱歉失禮了。」

我推開她,進入屋內。假如是在家時被擄走的話,或許會有犯人……不對,犯妖的線索。

「等一下,小匡!」

我無視實沙緒母親,上了二樓要打開實沙緒房間的門。門沒鎖。

床、書桌、衣櫥,就我放眼所見,沒有一絲凌亂。沒看到制服和書包。玄關好像也沒看到學生鞋。

這么說,是在上學途中被擄走的了?

「你到底是怎么了?那里是儲藏室。只有好生的書跟他搜集的研究用民具而已。」

實沙緒父親是民俗學研究者。所謂的民具是指從前生活使用的古老工具、或是正月門松一類的節慶擺飾。其中,實沙緒父親似乎是研究人為何會相信妖怪及妖怪棲息的世界——異界存在。

會不會就是因此才生出了實沙緒這樣特別的孩子。

對妖怪來說,無不找紅了眼想搶到手,百年一次特別的——

「……這看起來像是從某個村莊的祠廟帶回來的注連繩或惠比壽像嗎?」

那是相當強力的暗示,犯妖應該是相當厲害的術者,這讓我不寒而栗。

「那邊還有狐仙像喔,這邊這是山里的獵人穿的防寒毛皮。對不起喔,到處都是灰塵。」

那是狗的布娃娃,而這是昨天我買的大衣不是嗎!

「既然你有興趣,麻煩你在好生在家時再來吧。好生一定會很高興的,要是我們有兒子的話,好生想必會帶著他參與研究旅行吧。」

……,我在原田好生氏心目中可是奪走他女兒的男人,沒有任何辯解的余地就淪為眼中釘……

總之情況相當不妙。我感覺到胸口因焦急與憤怒而劇痛,太陽穴的脈搏變快。

我利用暗示要實沙緒母親忘記我來過,就沖出原田家。我直奔比鄰并排的我家。

我的宅院是利用人類社會時的臨時住家,之所以位在實沙緒家隔壁,是祖父為了讓我保護她、接近她而安排的。

沒錯,實沙緒對我們妖怪來說是特別的,她是最貴重的人類。

所有的妖怪都想要實沙緒的身體,所以我明明非看好她不可的。我咬得臼齒喀哩作響。

在我的宅院里,有七個服侍我的臣子。

玄關鎖著,我從西裝口袋掏出鑰匙。

「沒有人在嗎?太郎?相模?」

就算我邊進玄關邊呼喚,家里始終靜悄悄的。

真難得,居然所有人都出門了。真是的,偏偏遇到這種緊急情況。算了,我一個人也有辦法擺平。而且現在趕時間,用思念波呼喚也太麻煩了。

我從家里深處的書庫搬出關于妖怪的資料,這是累積了數百年的卷軸及冊籍,發黑的和紙留著鮮明的墨跡。

我跪坐在起居室的榻榻米上,從里面取出一捆卷軸,找尋需要的項目。

「找到了,就是這個。」

我從昨晚就心神不寧,假使對方是瞞過我的耳目行動的話,就只有可能是這妖怪。這卷軸就紀錄了我們天狗和這家伙過去的戰斗。

我在桌上攤開卷軸,重新仔細閱讀內容。

「《他們不僅具備武力,更擅長法術,他們運用隱形——消除身形及氣息行動之術與幻術——蠱惑操縱人心之術的實力,古今中外無其他妖怪可及。》是嗎?看來除了這家伙之外,就不可能有其他妖怪瞞得過我的眼睛。」

那妖怪名為——

「……鬼。半種半妖,自稱山棲一族。」

他們與其說是純粹的妖怪,更接近神一點,因此妖力很強。天狗小時候都聽過父母講述從前的鬼有多強大的傳說。

但是,鬼一族應該早就不和人類來往,選擇了靜靜毀滅一途,這點不單是我或天狗一族,幾乎所有的妖怪都這么認為才對。

這五、六十年,那一族邁向少子高齡化,數量銳減。剩下的鬼都隱居在居住地?鬼之鄉里,不再出入人類社會。

而且祖父也說過,這三十年已經看不到半個鬼了。

「那些家伙雖然過去應該很強,但據說現在瀕臨滅絕。應該是想把實沙緒弄到手,好做最后掙扎吧。」

不用說,我當然要和那些鬼戰斗。要是不救實沙緒的話,不知道她會有多害怕。

就算那些家伙再強,如今我已經透過親吻及擁抱得到實沙緒的能量,實力遠超過一般妖怪。

而且,他們一族整體的妖力也減弱到瀕臨滅亡的程度。

我不可能打不過他們,不對,是非打倒不可。

一決定要跟鬼戰斗救出實沙緒,我的憤怒變得比焦急更加強烈。有種就讓實沙緒受到任何一點小傷看看啊,我絕對不會放過那些家伙!

實沙緒,你等著。不對,我不想讓你等,早一秒都好,我要盡快趕去。

為了換衣服,我走向自己的房間。

黑小袖配黑袴,黑蒙面,腰間佩刀,張開黑色雙翼。這就是天狗的戰斗裝束。日常壓抑的力量一旦解放充滿全身,視野就變了一個顏色。

火紅的眼眸——赫眼睜開了。

天狗的視力平常就已經遠超過人類,一旦變成赫眼時,無論是視野或動態視力,這世上都再也沒有任何生物能及:不僅是人眼無法捕捉的迅速動作看似靜止,也能察知人類需要用高性能望遠鏡才看得到的遠方。原本就過人的聽力也更上一層。

這就是天狗。

鬼之鄉里位在與人類社會隔絕的異界。

相較之下,天狗的家鄉只是位在深山而已,接觸得到人類的村落。位于異界的鬼之鄉里雖然可以說是極其遙遠,但只要循某條路前往,離人類居住的地方也可以說是近在咫尺。那條路是埋沒在影子中的黑暗密道,人眼看不見。感覺就像穿越伸手不見五指的洞窟。

「實沙緒!」

我一拍動翅膀,庭院就刮起旋風。入冬的枯枝沙沙作響。

我朝寒冷澄澈的天空扶搖直上。

離這里最近的密道出入口,就是都心※官廳街附近的廣闊綠地,目標就是那里。(譯注:政府機關集中的區域。)

◆◆◆

*** 原田 實沙緒

——眼看男子湊近嘴唇,我鼓足勇氣賞了他一記頭錘。

好痛……

暈眩的他按著跟我相撞的額頭,大大嘆了一口氣。

「算了,沒關系,你應該很快就會改變心意的。」

「誰、誰會改變心意啊!」

「就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時候呢。到時候就算你爬著求饒,我或許會裝作不知道喔?」

這個人怎么這么有自信……唉,或許妖怪都是這副德性。有太多跡象顯示這點。

「誰要求你!我不知道你是哪來的妖怪,但你不可能贏得過匡的。」

男子冷冰冰地看著我。

「仙果大人,既然你不知道,我就告訴你吧。我們名為山棲一族,人們過去稱我們為『鬼』。」

「…………鬼?」

他沒長角,皮膚既不紅也不藍,也不是穿虎紋短褲,而且長相也不恐怖。鬼不都長得兇神惡煞嗎?

雖然這個男的面無表情,不過總之非常美。覆蓋背部的秀發、白皙的皮膚、秀氣的眉毛和修長的睫毛、挺拔的鼻梁、性感的嘴唇和下巴線條,以及灰色的眼眸。

胸前敞開的和服便裝外面傭懶地披著華麗和服的模樣,美得教人毛骨悚然。

不,匡也非常美。

不輸給這個人……不對,匡比這個人美太多了。

不光是五官俊俏、個子很高、腳像模特兒一樣長之類的外表而已。

雖然匡在學校當老師時的深色西裝和約會服都很好看,不過在家里的裝扮——長羽織雅致的背影散發的性感,或是被匡目光流轉盯著看時心臟快停止的感覺……

不過,匡擁有比那些更迷人的部分,我也說不上來那到底是什么,心里又氣又急。

看我不小心一個人發呆想事情,男子冷冰冰地盯著我。彷佛是冰做成的一樣,灰中帶青,非常非常冰冷的眼神。

「你好像很納悶。你以往遇到的妖怪,是不是長得和人類不一樣?」

「……不是。」

既然他是妖怪,長得美也是當然的。像匡他們天狗一族、還有其他族也是,妖怪全都長得非常美。

要是長得不美的話,人類會對妖怪敞開心房嗎?那是妖怪跟人類社會交流時用來吸引人心的容貌——匡以前好像講過類似的話。

男子重新面向我,忽然淺淺地微笑。原本單調的面無表情彷佛頓時有了顏色,不妙,太漂亮了。

男子取下茶幾上類似熏香臺的陶器的蓋子,從袖子里面捻了一撮粉末撒進陶器里面。

室內彌漫的甜甜香氣更濃了。這個香味是什么來著……我想不起來名稱,有點辛辣的東方香氣。

這股香氣圍繞我,濃得好像深吸一口就會嗆到一樣。等到甜膩的香氣充分繚繞以后,他終于回答我的疑問:

「沒錯,我們也算是妖怪。」

「也算是妖怪?『也算』的意思是?」

「『非人類的高等種族。的意思。但跟天狗或妖狐又不一樣。不如說類似種吧,在人類看來。」

神……?

我想我不小心露出了很想知道的表情,只見男子把陶罐放回原位后——

「要不要再聽一首?」拉近琴這么問我。

「不、不用了。」

「聽我講話應該很無聊吧?聽我彈琴還比較好。」

「…………咦……不會。」

他從我身上移開視線,看著花瓶里的山茶花。明明就面無表情,卻從臉的角度或些微動作散發出性感的味道。

對了,就像能面。例如匡的家擺設的※小面,隨觀看角度不同,能夠感受到應該不存在的表情。(譯注—小面是指能劇的年輕女子面具。)

「你真是壞孩子。明知道起了『想知道』的念頭的話,事情或許變得很可怕還這樣。之后才哭著說『要是當初不知道就好了』,這可不美喔。」

看我無法回話——

「不美的是我,我明明只是想吸引你的注意而已。」

他以撩人的動作輕輕撥了披在后頸的頭發。

「我只是希望你對我解除心防……而已喔。說來丟臉,我并不習慣擄獲女性的芳心。」

……我倒覺得你相當駕輕就熟……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不以為然地盯著他看的關系,他稍微嘆口氣。

「我希望你務必過得盡興。」

「……反正妖怪的想法只有一個。你想吃掉我,變得長生不老對吧?」

男子輕輕地搖搖頭,長發從肩膀滑落。

「那是最終手段。我們是所謂的瀕臨絕種,愈來愈生不出子嗣,于是不得不近親生子,就更難懷胎了。現在僅存十幾名,近二十年沒誕生半個孩子。」

他盯著我看,我的胸口發出怦的一聲。多么哀傷的眼神——不對,一瞬間透露出的,是快要死心的虛無。

我一瞬間掉以輕心,就被他推倒了。糟了!

我想要大叫,卻被搗住嘴。雙手被綁在背后的我拚命掙扎,但敵不過男子壓住我的力道。好重,好痛苦,身體焦急得發燙。

「首先就用你的力量懷胎生子。」

懷、懷胎生子……果、果然是想娶我為妻!不要、我絕對不要、我要當匡的新娘!

我拚命亂動踢開他,但他就是不肯放開我。他的嘴唇快要碰到后頸。

「呵呵,雖然我也不討厭精神強韌的女孩,不過你能不能最好乖乖就范呢?你放心,我不會吃你的肉的。我會好好珍惜你,這是為了彼此的幸福著想。」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要知道我也不是樂于強行奪走你的力量的。既然都要做,雙方都開心比較好吧?我會讓你很舒服的。」

絕——對不要!

我使出全力踢開他,好不容易從他身體底下鉆出來。我像條毛毛蟲一樣在楊榻米上爬行逃竄,嘴擺脫他的手。

「我已經決定好要嫁的對象了!別碰我!」

「是天狗嗎?」

「沒錯!」

「你看過他們的本性——原形嗎?」

「黑翅膀對吧?還有鮮紅的眼睛。很美啊、非常美。」

「……很美,是嗎?」

他撥開凌亂的頭發,理了理和服下襬以后,又淺笑了。

「黑翅膀加上紅眼睛,天狗的本性是鳥喔,有著猛禽類外形的黑鳥。人形不過是假象。」

他的講話方式好像把人當傻瓜。

令人火大的這家伙跟甜甜的香氣弄得我快不舒服起來。照理說一直聞著同一個味道,嗅覺應該會變得遲鈍才對,但這個香味卻久久不散。

「仙果大人,話說我還沒自我介紹呢。我們今后要相處很長一段時間,不管你要恨我、怨我都無所謂,不過至少能不能記住并稱呼我的名字呢?雖然你應該很快就不會再抵抗才是,而且沒有我就痛苦不堪。」

「你在說什么,匡馬上就會來救我了。」

「這就難說了!」

男子再度湊近我,嘴角浮現的笑意變得更明顯。

「我名為黑冢。」

視線直接對上我。就算我想逃避他的灰色眼眸,下巴卻被他抓住。我咬住嘴唇,反過來瞪他。

「我希望你用你可愛的聲音稱呼我『黑冢』。」

甜甜的香氣忽然更強了。應該咬得發痛的嘴唇不聽使喚地松開,話語脫口而出。

「…………黑……冢……?」

「對,是黑冢喔。」

「……黑冢、先生。」

黑冢吐了一口氣,溫柔地抱住我,我感覺到肌膚的暖意。

「這樣就好,乖孩子……」

不寒而栗的我倒退,但背碰到墻壁——不要,救我,匡!

「匡——!」

我發出分不清是慘叫還是尖叫的聲音呼喚匡。

響亮的振翅聲落下,一道黑影降落在紙窗外。

「匡!」

紙窗被奮力踢破的聲響傳來,刺眼的光直射墻邊。

『實沙緒!』

我聽到匡的聲音。匡!匡!

『讓你久等了,實沙緒。』

是匡,得救了………

『別碰實沙緒!』

「來了嗎?」

黑冢一把將我摟進胸前,轉身面向原本的方向。我根本沒有余裕逃開。

「看啊,這就是你殷殷盼望的家伙嗎?」

好刺眼。

眼前背對著白光的是……漆黑的鳥。

既像老鷹、又像梟的龐然大鳥,體型大概接近兩公尺。炯炯發光的鮮紅眼睛、油亮的尖銳鳥喙、烏黑銳利的爪子踩著翻過來的桌子和破掉的紙窗……有三只、裹著黑色鱗片的腳有三只……不會吧……

鳥張開了黑鳥喙,有著粗糙黑舌頭的鮮紅嘴巴裂開到兩只眼睛后面。

「呀啊啊啊啊啊啊!」

我發出了連我自己都嚇到的尖叫。

『實沙緒!』

不知從何處傳來匡的聲音。

「救我,匡!你在哪里?有怪物、鳥的怪物!」

『我在這里。』

鳥撲向我。被啄到會死掉的,不要,怪物!

「不要過來!怪物,別過來!匡!匡,你在哪里!」

『實……沙…………』

匡的聲音愈來愈遠,彷佛幻聽般拖著回音,逐漸遠去。

「匡——!」

嘰嘰、嘰嘰嘰嘰、嘎啊啊啊啊!

尖銳刺耳的嗚叫聲;—我的叫喊和匡的聲音都被怪鳥難聽的叫聲掩蓋掉了。

就在我的襯衫領子差點被怪鳥叼住前,黑冢拔出懷劍趕跑怪鳥,挺身掩護我。

「滾,怪鳥。居然發出以假亂真的聲音,一副好像要來救人的樣子。反正八成是想來吃掉仙果的吧。」

「嘎啊!」怪鳥高聲咆哮,奮力甩頭。黑冢被鳥喙彈開。黑爪劃過黑冢的胸口,披著的和服當場裂開。

「仙果大人,快逃!這里由我擋著。」

怪鳥要用爪子和鳥喙攻擊黑冢。

我只會尖叫。

叫我逃是要怎么逃?救我、救救我!匡!

怪鳥的紅眼睛和我對上,怪鳥把目標轉向我,朝這邊逼近。

「呀啊!別過來——!」

我奮力踢了一腳,怪鳥當場倒退。

這不是幻覺,這只怪物是真的存在。我揮舞雙手抵抗。

雙手……我忽然發現,綁住我手腕的繩子不知何時被割斷了。

總之我拳打腳踢。

拚命抵抗。

我喘不過氣,感覺愈來愈不舒服,但要是束手就擒就完了。

我不要!我不想死!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一陣亂打的關系,怪鳥的動作一瞬間遲疑。黑冢趁機跳起來,鉆過怪鳥腳下。他把鞋子塞給我,推我的肩膀。

「從那邊那扇拉門到內院去,動作快!」

我點頭,幾乎整個人快撞上去地打開拉門,往日本庭園中架得像橋的走廊跑去。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