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MISSING

序 TWILIGHT

第一卷 MISSING 序 TWILIGHT

*** 鳥水 匡

一月中旬,晴朗的星期天黃昏?東京?神宮外苑。

日落的隆冬,天空從橙色轉為淺紫。葉子掉光、有如掃帚倒豎的成排銀杏以及對面的神宮森林,都逐漸轉變為黑影。空氣愈來愈寒冷。

我們兩人走在一起。

「冷起來了呢,還好匡買了大衣給我。」

原田實沙緒用力握緊我的手,開心地笑了。那是剛剛在涉谷的購物中心新買的毛茸茸大衣。因為高樓風很強,我看實沙緒好像很冷的樣子,就買下來送給她了。

依照實沙緒的意愿,我們掌心相貼、十指交扣——實沙緒悄悄地用指尖觸探我戴在左手無名指的戒指,那是之前實沙緒送我的簡單戒指。

「匡,今天謝謝你。這是我們第一次好好約會呢!」

「畢竟就算我們兩個待在家里,也只是聽住在一起的那些家伙吵吵鬧鬧而已。」

「不過,匡的家很舒服,我也喜歡在家約會喔!」

「那我以后再也不帶你出來了。」

實沙緒當場繃著臉,拉了拉我的雙排扣風衣下襬,勾住我的手臂。

「討厭,鳥水匡就愛欺負人,你今天讓我這么開心,就再也無法回頭啰!我想要盡情約會,每星期一次,每星期都要!」

再也無法回頭……這句話在我們的關系反復提及數次,自認走向幸福、忐忑不安。

實沙緒那么說并不是在耍任性,她只是覺得傷感。這我好歹知道,所以我摟住實沙緒吻她。就算在人前也無所謂,我要向大家炫耀我們的關系,要大家知道實沙緒是我的女人。

水潤的雙唇,讓人心痛的吻。比起喜悅……盡管喜悅,卻也悲傷。明明非喜悅不可的。

所以我總是暴力地需索她,進犯到底線前。因為,我們還不容許跨越男女最后一條線。

「我喜歡你,匡。」實沙緒喘著氣這么呢喃——是啊,我絕對不會拱手讓人。

我不會把這個女人讓給任何人。從我九歲還是十歲那時起,這十年來,我一直愛戀這個女孩。

我把長吻后喘不過氣、虛脫無力的實沙緒按向我的胸膛,我確切感受到她屬于我。溫暖、柔軟、水嫩、散發甜美香氣的十六歲少女,簡直就像天生結出的夢幻果實。

「每個星期一次或許沒辦法,不過偶爾這樣是不錯。」

「咦——!至少一個月一次嘛?」

實沙緒抬頭看我,忽然浮現快哭出來的眼神,咬住嘴唇。

總覺得不知道何時會崩潰。

十多天前的正月假期,我們回到我在天狗之鄉的老家宣布訂婚了,目前一切都十分和平……然而不安卻沒有完全抹消——就算我的勝利在同伴間得到了祝福。

「……已經天黑了呢。就快到門禁時間了,該回去了。今天約會去了好多地方呢,在上野美術館看『歐洲珠寶史展』、在新宿吃飯以及看現場搞笑表演、在涉谷和原宿買東西。」

實沙緒喃喃回味今天的行程,吐了一小口氣。她以為這只是約會。

看那些鑲滿寶石的頭冠及首飾看得眼睛閃閃發亮,被藝人的相聲逗得捧腹大笑,對著店面陳列的新衣服興奮尖叫。

幸福洋溢的實沙緒,可愛得教人受不了。

上野公園、新宿御苑、神宮森林——在看過許多實沙緒應該會喜歡的東西以后,我佯稱要休息而走過這些地方。

她似乎以為這是為了在比較沒人看到的地方摟抱親吻。不,實際上我也不是不想這么做。

不過這是我的工作——巡視地盤。

東京——人類社會的中樞,權力、藝術、感情等七情六欲熙熙攘攘的這座城市,刻意保留了幾片綠地。從過去人稱江戶的時期以來就作為封魔地鎮的森林,是自然之力集中的場所。

聚集在那里的是不會危害人類的小妖怪,以人類來說就像是當作用餐或休憩的設施一樣,在林蔭處集合。

因為有這個的關系,不光是小妖怪,就連人形的高等妖怪都能離開原本棲息的深山鄉里在都會活動。要是沒有半點樹木的話,就無法呼吸。

高等妖怪巧妙地利用人類社會的構造或利益而生存,甚至會為此操縱人心,介入政治及經濟。人類都渾然不覺,還以為是自己的意志或偶然在推動社會。

妖怪與人類不為人知的交流……持續了數千百年以上,現代人類對妖怪的感應比過去更加遲鈍。自從人類選擇文明、舍棄黑夜以后,就急速變得遲鈍了。

我也是妖怪——天狗,且位居天狗一族的當家。

巡視都心的綠地是否遭到破壞、妖怪的勢力關系是否發生異變,是離開故鄉到人類社會出差的妖怪的工作之一。雖然,這平常都是我的臣子們輪流負責。

不過,昨天臣子們啰唆地要求「偶爾也請換當家大人做」,還逼我帶實沙緒一起去。因為放假的時候,我們總是兩個人在家望著庭院的樹木悠閑度日,他們大概是好意要我順便帶實沙緒上街取悅她。明知道或許有危險,還要帶實沙緒到妖怪聚集的場所似乎不妥,但要是 我這么說的話,只會被他們加倍奚落而已。

結果就兩個人一起來了。我的擔心最后是杞人憂天,巡視十分順利。

不管到哪都安靜過頭……了。

這片森林也是。明明正值黃昏——逢魔之時,卻沒有雜妖的動靜。那種雜妖通常會成群結黨地舔食人群散發的氣的渣滓,或是聚集在樹蔭下嬉戲才對。

「很安靜,對吧?」

「咦?人很多喔?」

「我是說妖怪很安靜。」

「……嗯,真的耶!」

實沙緒觀察四周后點頭同意。實沙緒天生看得到妖怪。人類應該看不見妖怪才對,但實沙緒是特別的人類。

「完全看不到妖怪。會不會是害怕匡而逃走了?」

我日前向所有妖怪聲明要娶實沙緒為妻。只要我娶實沙緒為妻——與她結合,我所率領的天狗一族就能得到繁榮,我也會成為最強的妖怪。

「但愿如此。」

「匡,你擔心太多了。」

說的也是。不可能會是比我更強的妖怪出現,導致雜妖怕得躲起來。像那樣強的家伙,不可能隱藏得住氣息……吧?我并不是想不到有哪個妖怪強大得連自己的氣息都能夠隱藏,但是那種妖怪應該已經選擇了滅亡才對。不需要害怕。

應該沒有才對。我在怕什么?……啊啊,是因為非常幸福的關系嗎!?

「回去吧。時間很晚了。」

「嗯,爸爸會擔心。」

我們朝地下鐵車站走去,就在這時——

一道黑影從森林翻滾飛過來。那是胖得像綠球藻一樣圓、呈混濁深灰綠色的雜妖。那個雜妖怕得渾身顫抖,一發現實沙緒,就有如受到吸引般朝她頭頂降落。

「呀!這個肥胖兒要做什么!」

實沙緒躲到我背后,緊抓著我。

(我要吃掉你!聞起來好香。剛剛好可怕,這樣就能夠變強,我要吃掉你!)

那家伙尖聲叫嚷以后,從血盆大口滴下了牽絲的黏稠污濁口水。

「別過來!」

實沙緒看得見這個胖嘟嘟的雜妖,但是經過附近的人類沒有半個發覺這家伙。

「喂,你這愚蠢的雜妖,給我滾!」

(嘎,天狗!這邊也有很強的妖怪,那邊的森林也有厲害的家伙。好可怕、好可怕!)

胖嘟嘟的雜妖在空中劃動短短的手腳要逃走,但被我放出的氣一擊粉碎,在黃昏的天空煙消云散。

「這邊也有很強的妖怪,那邊的森林也有……那個妖怪這么說了,對吧?」

實沙緒眼神游移地看著那家伙消失之處。

「你多心了吧?只要有你給我能量,就沒有妖怪比我更強。」

我奪走了實沙緒的吻。只是碰觸實沙緒的嘴唇或肌膚,就能夠給予妖怪能量。從嘴唇流進體內的能量,就像是清冽的甘泉一樣,滋潤了走得渾身大汗而干渴的喉嚨。

「你看,我又變得更強了。那些雜妖都怕我,安分得很。」

我摟住實沙緒的肩膀,要她別擔心。實力和我不相上下的妖怪……不可能有。感覺不到有這樣的家伙,是我多慮了。

可別因為現在幸福得難以置信,擔心終于到手的幸福破滅。就畏懼根本不存在的妖怪幻影啊!

東京?大田區,天色已經徹底變暗的下午六點——實沙緒的門禁時間。

實沙緒家就位于生活上比較寬裕的家庭所建立的住宅區里,她父親是大學副教授,而我家就在實沙緒家隔壁。

實沙緒在她家門前,再輕輕碰了一次我的嘴唇。我以為她有那個意思,一要摟住她,就被她推開。

「不行,反正你八成又想要毛手毛腳。」

只是在一起愈久就愈難分難舍而已,這點彼此都一樣吧?當然就算時間短也一樣難分難舍,但是時間愈久,幸福的余韻就愈不容易消失,也愈不想消除。

我明明是想透過行動表達我的心情,卻被她躲開了。

「等一下,喂。」

「今天真的很開心……謝謝你…………要知道我也一樣瀕臨極限喔,要是再弄得我更喜歡你的話,我就回不了家了,會不想放手。」

「那樣也無所謂。」

「現在還……不行…………對不起喔。」

至親所在的家。我不想剝奪實沙緒任何一樣重要的東西,就算我這么想……就像我想要珍惜所有讓她之所以為她的一切,我也非常想要把她關在自己心里,據為己有。

明明絕不想摧毀一切,卻又想不惜摧毀一切也要將她納為已有,為此感到痛苦。

「這樣總可以了吧,安眠的小咒語。」

「咦?」趁她倒退一步停住,我摸了她柔軟的胸部。

啪嘰!我的眼前迸出火花。

「你干嘛揍我!」

「差勁!笨蛋,氣氛都沒了!我不理你了!」

實沙緒冷淡地拋下這句話,就把玄關門重重關上了。

漆黑的天空……很安靜。車、電車、街頭播放的音樂……雖然人類制造的雜音喧囂吵雜,但人類感覺不到的聲息沉寂安靜的冬夜。

氣溫更冷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