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第一卷 第六章

山南更加用力地勒住千鶴的脖頸。千鶴拼命地保持著清醒,從喉嚨里擠出幾個字。

“山南總長……”

“!?”

山南突然間恢復了意識,立刻放開了千鶴。千鶴立刻坐在了地上大口喘氣。勒出的指痕處感到灼燒般的疼痛。再抬頭的時候,自己那模糊不清的視野中,在燈籠的映照下,出現了白發山南的身姿。

山南用剛才扼住千鶴的右手抓著自己的臉。能看出他在拼命地忍受著痛苦。從那指縫之間可以窺見他的眼睛,眼中發狂的氣息已經消失,又恢復了之前的理性。

“……看來……失敗了啊……我的賭運似乎比我想象的還要差呀……”

擠出這樣一句自嘲的話語,千鶴搖晃著站了起來,從下方窺視著站立著的山南的表情。

“山南總長,您沒事吧?”

“……你現在可沒有功夫擔心別人吧?……趁現在……快把我殺了!”

“……哎?殺……了你!?”

聽著這些斷斷續續的話語,氣息慌亂的千鶴心頭一緊。山南處在意識模糊的狀態下還在拼命地將話語說完。

“藥失敗了……我的意識已經在消失……這樣下去,我會把你……給殺了……”

“不……我怎么可能做那種事情呢……”

千鶴用力地搖頭,這時,山南突然大聲地吼了起來。

“快動手!!”

那瞪大的眼睛中理性在逐漸消失。千鶴不由地靠在了墻壁上。

“山南總長……!?”

山南看向千鶴腰間的小太刀。

“雖然這藥的效果存在,但只要心臟停止,我還是死得了的……”

抬起頭盯著千鶴的面龐。山南的眼神就像是在說

“——不殺我的話你會死的”。

自從在新撰組的屯所開始生活,千鶴屢次目睹過人的生與死。

有因治療不成功而死去的隊士。但是,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可能會殺死誰。更何況是對新撰組的,像山南這樣的人下手,千鶴是做不到的。

千鶴用右手握住刀柄,打算將小太刀藏起來。就在這時。

“……!?”

山南抓住了千鶴的右手,用力要將小太刀拔出來。千鶴雖然拼力抵抗,但刀還是被拔出刀鞘。

“山南先生,不要!”

“……殺……了……我……!”

“……!!”

口中不斷重復說著“殺了我”,山南將刀尖指向自己的胸膛。千鶴雙手握住刀柄,死死拽住。但力量不濟,眼看刀尖就要刺進山南的胸膛了。

“來人啊,快來人啊!!”

不管這里是前川邸,也不管現在是半夜,千鶴不顧一切地喊了起來。恐懼與不想讓山南死的心情交織在一起,令千鶴喊出聲來。

“快來人……!”

“……殺……了……我……!”

“不要……!山南先生……!”

小太刀繼續伸向山南,刀尖刺入衣服之中。

“——!!”

就在要刺人山南胸膛的瞬間,小太刀被打落到地板上。

“……!?”

抬頭一看,是土方沖進了房間,將山南手中的刀打落在地。

(土方先生……!)

千鶴的眼中映出了接著沖進房間的沖田和齋藤。他們瞬間判斷了狀況,壓制住了暴走的山南。這之后永倉和原田也跑了進來。

“太好……了……”

千鶴小聲自言自語道。拉緊的神經弦總算松開了,全身上下安心感襲來,千鶴便失去了意識——

土方扶住了倒下的千鶴。看到她的臉色蒼白,就讓她睡在了這里。

這時,被沖田和齋藤架著的山南在劇烈地抖動。

“嗚嗷嗷嗷嗷……!”

不能承受住體內的藥物作用,山南一邊狂撓自己的胸膛,一邊向前倒了下去。

“山南先生。”

沖田一邊支撐著他,一邊問道。但并沒有得到回應。倒在沖田懷里的山南已經失去了意識。

“副長。”

齋藤松開了山南,向土方說道。然后土方利落地作出部署。

“新八,你去前川邸的門前,原田,你去八木邸,監視隊士的動靜,不要讓任何人靠近這個房間。”

永倉和原田點了點頭,立即離開了房間。

“齋藤在中庭待命,由你來警戒和牽制伊東一派。”

“遵命。”

齋藤迅速回答道,從房間出去了。

“總司,你的話……”

沖田抱著山南坐在地板上,察覺到了土方想說的話。

“我明白啦,萬一的時候,我會幫山南解脫的。”

沖田盯著時而露出痛苦表情的山南。

“有信心的話我就不會阻止你……失敗的話我會殺了你——”

幾個月前對山南說的玩笑話也許會成為真的,沖田想著。

山南臉上的表情變化斷斷續續,大概會就這樣逐漸昏睡過去吧。

“……啊啊,反正今晚就是危險期吧,是活,是死,還是崩潰……”

土方低頭凝望著山南的面容,咬著牙說道。

聽到了一些聲音。

“土方副長,山南總長怎么樣了?”

“還不清楚。”

(那是……原田和土方……?)

躺在被褥中的千鶴睜開雙眼,這時,什么都想起來

了。

“山南先生!”

猛地坐起身來,卻發現微暗的房間里擺著自己熟悉的書桌,自己白天采的花也好好地插在花瓶里。

(這里是……)

千鶴注意到這是自己的房間。這時,拉門被打開,土方出現在眼前。

“你來說明一下當時的情況吧。”

俯視下來的目光很嚴厲,千鶴點點頭,慌張地收拾好被褥。

深夜,月亮高懸天空。千鶴與土方相對而坐,月光穿過拉門照亮了兩人的側臉。

“——然后,我就跟在后面。”

千鶴在說明事情經過,土方抱著胳膊一直盯著她。等到聽完之后。

“找尋綱道先生你或許能派上用場,不過就算沒有你,也只是稍多一些不便而已。”

用不帶情感的冷淡語氣說道。確實,尋人的話由調查人來做就足夠了。只是自己恰巧是女兒,所以可能比別人多知道一些事情而已。

千鶴為避開土方的視線而低下了頭。

(一樣的。與剛到屯所的那天一樣……)

也許會被殺掉。而且可能就是在此時此地被殺——

那天也確實是這么想的。這次千鶴做好了被土方斬殺的覺悟,握緊了拳頭。

“一旦你有不安分的舉動,立刻就會沒命……好好記著吧。”

“哎?那個……我、不會被殺嗎……?”千鶴怯怯地問。

“暫時還不會殺你,不過,你隨時死掉都無足輕重的。”

土方給出了無所謂般的回答,向拉門外面望去。

“啊……是。”

千鶴稍微松了口氣。然后隨著土方的視線,看著外面皎潔的月亮。明明是發生了這樣事情的夜晚,春季的月亮卻是這么美麗。

“那個,山南先生喝下的藥,我父親有參與制作,是真的嗎?”

對著土方的側臉這樣問道,他又帶著嚴厲的目光轉向

千鶴。

“是聽山南總長說的吧?”

千鶴點點頭。

“本來這個藥是父親接受幕府命令進行改良的。試藥的就是‘新撰組’的人……這藥可以讓人變強,但同時會使精神崩潰……”

土方露出復雜的表情停頓了片刻。

“唉。”

覺得麻煩般地嘆了口氣。

“……既然都聽他說了,那也沒辦法。確實,綱道先生是負責開發那藥的人,但在完成之前,他卻失蹤了。”

“……”

千鶴從土方口中聽到同樣的回答,表情變得陰郁。

(那樣溫柔的父親,居然會參與這種可怕的藥物扯上關系……)

“服藥的人都在前川邸,只要不碰血還算老實,一旦暴走就不可收拾。”

“……’,

千鶴想起了那夜在京都遭遇的那幾個隊士。面對已經不能反抗的流浪武士,仍繼續用刀砍,原來是因為嗜血的緣故——

“這是只有我們干部才知道的‘新撰組’的秘密。”

說到這里,土方再次望向月亮。剛才在澄澈的夜空發亮的明月,逐漸被云霧遮蓋。

“被委托進行藥物管理的山南將藥物進行改良,如果能得到保持理性將手臂治好的結果的話……”

千鶴下意識地去摸曾被山南勒住的脖頸,強烈的指尖的感觸,現在仍清晰地殘留著。

“你或許只見過他終日頹廢的樣子,但山南總長原本是個文武雙全的人才。”

“嗯……”

月亮被云層完全遮蓋了。土方的語氣減弱了。

“在新撰組成立之前,他就像我大哥一樣。”

土方對自己用這樣的說話語氣,令千鶴很驚訝。

“我們需要山南總長……不能失去他。”

千鶴現在看到的土方,就像是為了不被打擊壓垮而拼命堅持著一樣,表情因苦惱而扭曲。難以想象這就是那個新撰組的魔鬼副長——從來沒見過這樣軟弱、令人擔心的土方。感受到土方這么的痛苦,千鶴很是心疼。

“……沒問題的。”

不由得說出口了。

“……?”

“山南先生一定會沒事的。”

直率地盯著土方。“……嗯”,土方這樣回答道,他看著千鶴的眼神也變得溫和。

“現在只好賭一賭,他的精神會戰勝藥物……”

小睡了一會之后,千鶴到廚房燒水泡茶,然后端到了大廳里。

除了負責照料山南的沖田以外,以近藤為首的干部們都圍坐在這里。

感受到的氣氛還是很緊張,千鶴給每個人上茶,在土方面前也放了一杯。

黎明前的談話結束之后,土方離開了千鶴的房間。這之后千鶴雖然少許躺了一會,但恐怕土方根本沒睡覺。

這時,總司和井上拉門進來。大家都抬起頭來。

“山南總長好象已經渡過危險期了。”

略帶疲態的沖田這樣說道,大家相互對視了一眼,頓時都松了口氣。

“現在還睡著……很安靜。”

井上說道,接著永倉問道。

“那山南總長成功了嗎?”

“確切的結果要等他醒來之后才知道,看起來和昨天沒什么變化。”

“……”

土方表情沒有變化,繼續保持沉默。千鶴瞄見了土方這樣的表情。在山南醒來之前,其精神敗給了藥物嗎、或者說失敗發狂了嗎……賭博的結果是不會出來的。土方也與自己一樣不安啊,千鶴這樣想到。

這時,拉門被推開了。

“早上好。”

面帶笑容的伊東進來了。

“呃…”

永倉和原田下意識地別過臉。

“啊,大家的臉色不太好啊……是因為昨晚的騷動嗎?”

伊東微笑著環視在場的干部們,然后尖銳地問道。

“啊……不……那個……”

慌張不安的近藤將視線投向干部們,那視線落在了永倉的身上。永倉嚇了一跳,立即用手肘戳旁邊的原田。

“你去敷衍一下,左之。”

“我?”

原田咳嗽了一聲,開口說道“其實——”。沖田苦笑著制止了他。

“這種事就交給能說會道的吧……”

沖田向齋藤看過去。齋藤毫不慌亂地點點頭。

齋藤起身走到伊東身前,緩緩地開口說道。

“……就如伊東參謀所想,昨晚屯所內的確出了事,但是情況至今仍不樂觀…·一”

“嘛……那還真是麻煩了啊。”

伊東掩著嘴回應道。

“所以我們也不想讓參謀擔心,待我們妥善處理,今晚再正式向您講述。”

齋藤彬彬有禮地鞠了一躬,伊東意味深長地瞇起雙眼,再次環視屋內。

“我明白了,那么我就由衷地期待今晚的邀請。”

令人意外的是,伊東并沒有針對“事件”追問下去,笑著走出了大廳。

千鶴他們一齊地舒了一口氣。等到伊東走遠了之后,沖田開口說道。

“好象放了我們一馬似的……搞不好是喜歡一君的應對方式?”

“我也希望如此……”

面對沖田和齋藤的對話,永倉和原田露出詫異的表情。因此,土方擺著一副苦臉焦燥地說道。

“干部都在場,唯有山南總長不在,伊東肯定一眼就能察覺出,那個人出了什么事情。”

原來如此,千鶴明白了。伊東是故意什么都不說就走了吧。

“……現在該怎么辦,土方?”

近藤望向土方,土方并沒有說話。千鶴站了起來,準備離開大廳,心里想著“山南什么時候會醒過來呢”。

土方避開伊東一派和一般隊士的注意,與近藤和沖田三個人一起前往前川邸。進到最里面房間的三個人,看到了坐在桌前的山南的背影。山南正在調制藥物。

“山南,不躺著沒關系嗎?”

近藤驚訝地問道,然后山南回過頭來。他手里拿著調制器具點了點頭。雖然臉色不太好,但那個笑容還是山南以往的笑容。

“好象還稍微有些無力,這也是藥的副作用吧……喝了那藥,白天活動起來會變得比較困難。”

“那就是說……”

沖田出聲說道。

“我已經不再是人了。”

繼續面帶著微笑,山南回答道。近藤擒住淚水。

“但是,你能活著真是太好了!這就足夠了……!’’

“那么,手治好了嗎?”

沖田問道。山南抬起左臂,將手舉向書桌前的隔扇,五指握緊后又松開。

“……似乎治好了呢,至少沒有不便之處。”

不過,沖田又問道。

“但是白天不能行動吧?現在的狀況,能參與隊務嗎?”

“就當我死了便好。”

“……!”

聽到如此意外的話,土方倒吸了一口冷氣。

“往后我將作為藥物的成功例,來管理‘新撰組’”

“你是認真的嗎?”

土方盯著山南。

“是啊,我們奉幕府之命隱匿藥物的存在……只要把我當做已死處理,藥物的存在就能一如既往隱瞞下去。如果藥物的副作用能消除的話,沒理由不使用它吧。”

“山南君……”

近藤欲言又止。

土方也怏怏不樂地沉默著。以山南的性格,估計在醒來取回自我的時候就已經這樣決定了吧。

“……只好這樣了嗎?”

沉悶的沉默之后,近藤難過地點了點頭。而沖田卻說出看似冷淡的話。

“也罷,這也是山南總長自己選擇的路。至少要懷著責任感走下去啊。”

聽到這話,山南微笑了一下。這時,一直沉默的土方開口了。

“……轉移屯所之事,就不能當做玩笑了啊。”

“嗯?”

近藤抬起頭。

“要向伊東派隱瞞山南總長的事,就需要一個寬敞的屯所,現在這里太擁擠了。”

土方瞇起眼睛,就像在遠望新撰組今后的道路一樣。

元治二年三月——

黃昏時分,千鶴在寬闊的院內奔跑著。

即將西沉的夕陽,正照耀著盛開的櫻花,在地上映出長長的影子。

在山南的事情發生的半個月后,新撰組將屯所轉移到了西本愿寺。和這個原本支持長州的寺廟進行了怎樣的交涉,千鶴不知道。不過,不難想象,為了隱藏服藥了的山南,土方他們一定拼命進行了努力。

給伊東派和一般隊士的說法是,“山南因違反隊規而切腹自殺了”。聽說這是山南自己的提案,千鶴很是驚訝。

當然,山南還好好的活著。就在這個寬闊到讓千鶴迷路的西本愿寺里。

轉過了拐角,走到寺院的后部。看到了坐在建筑物陰影里的山南。他在這種時候,基本都在這里,將身體置于這微暗的環境里。

“山南先生,飯菜準備好了……”

“嗯,是你啊,謝謝。”

大概是聽腳步聲來判斷的吧。山南淡淡地笑著站了起來,向千鶴這邊走來,山南走出陰影,陽光也隨之灑在他身上。

“……!”

千鶴忽然看到了山南的黑發變白,不過一瞬過后,又已經恢復成了黑發。

“怎么了?”

“啊,沒,沒什么……”

山南感到奇怪,詢問道,千鶴慌張地搖搖頭。

(錯覺……?可是……)

不由得回想起那天晚上山南的身姿。寄宿著瘋狂的紅色雙眸,勒著千鶴的脖頸時,那一頭蓬亂的白發——

“……”

跟隨著返回房間的山南,千鶴也邁出步伐。

(那天,因血而狂的山南先生,就在身旁——)

暖風吹落花瓣,千鶴隱藏起不安的心情,在櫻花吹雪中漫步。

慶應元年閏五月——

京都各地的街巷逐漸恢復了往日生氣。跟隨八番組進行日間巡察的千鶴,跟在五名隊士的后面,與藤堂一同走在隊伍的最后。

在新撰組移駐西本愿寺后不久,藤堂便結束了隊士募集的任務,從江戶回來了。不過一直都沒找到能好好聊天的機會。

“好久沒和平助君一起巡邏了呢。”

“是啊,我不在期間,你沒受新八和左之欺負吧?”

藤堂發出明朗的笑聲。由于這令人懷念的氣氛,千鶴的表情也顯得很放松。

“沒有,巡邏的時候也很照顧我。雖然依然沒有父親的下落。”

“也沒有回到江戶啊。”

藤堂說道,微笑著用力拍了下千鶴的后背。

“沒關系,打起精神來吧!說不定哪天就偶遇上了呢……”

藤堂想鼓勵自己的心情令自己很高興,千鶴點了點頭。不過,再看向藤堂的時候,他正茫然般地眺望著街道,剛才的笑容已經消失不見了。

“平助君?怎么了?”

“感覺才沒多久,城貌和人就大變樣了呢……”

藤堂看著前方,口中嘟囔道。

“哎?平助君……?”

“……不,沒什么。”

藤堂露出略顯寂寞的微笑打算掩飾過去。然后表情突然又變得明朗起來。

“喂,總司!”

在混雜的街道前方,看到了沿不同路線進行巡察的沖田與一番隊的隊士。藤堂揮著手向沖田走去,千鶴仍帶著疑問,跟在藤堂后面。

“你那邊怎樣?”

“沒有什么異常。”

沖田回答道,微笑著對給自己鞠躬的千鶴行注目禮。

“不過,將軍上京的時候會變得很忙吧。”

“上京……將軍大人要來京都嗎?”

“對,所以近藤局長也很有干勁……”

聽到沖田回答,千鶴下意識地笑了一下,近藤的那種形象浮現在眼前。不過。

“近藤局長自然是這樣了……”

藤堂不怎么起勁地回應道,然后便不說話了。

“……?”

今天的藤堂怎么了?千鶴感到有些奇怪。

“咳咳……咳咳……”

沖田突然開始咳嗽起來。

“沖田……?你沒事吧?”

雖然沖田笑著回答“不要緊的”。但咳嗽聲卻一直繼續著。

千鶴正想給沖田拍拍背部。突然沖田抬起頭來,以銳利的目光向狹窄的小巷看過去。“怎么了”,千鶴和藤堂帶著這樣的疑問也向那邊看過去。

就在這時。

“喂,小姑娘,拒絕是什么意思?”

“為了老百姓,天天議論攘夷之事的我們這些武士,自己主動來斟上一杯酒,才是理所當然吧?”

沖田的視線前兩個流浪武士正在怒聲說話。明明還是白天卻好像已經喝醉了。他們抓住一個路過的女子,刁難地讓這名女子陪酒。女子不愿意,其中一個人抓著她的手臂。

“住手,快放手!”

女子掙扎道。

“……!”

千鶴與藤堂立刻就向小巷走過去,不過,另一個淺藍色的身影跑到了他倆前面。

“真是的,攘夷一詞從你們嘴里吐出來,就顯得可憐。”

千鶴他們走進小巷時,沖田已經擋在流浪武士與女子之間。

“什么!?”

流浪武士們怒形于色。不過,他們立即注意到了面前這個男人的身份。

“淺綠色的羽織……!?”

“是新撰組嗎!?”

“既然知道了,那就好辦,你們想怎么解決?”

沖田淡淡一笑,說著,握緊了腰間的刀。這個恐嚇起效了。

“可惡,換個地方再喝……!”

其中一個人快速地轉身向后走,消失在小巷深處。藤堂逼近另外一個流浪武士。

“你要怎么辦?”

流浪武士看著沖田和藤堂,以及后面的隊士們,明顯自己打不過。

“……你給我記住!!”

甩下這句話,便快速地跑掉了。

兩個人都跑掉了,被留在這里的女子整理好稍顯凌亂的領邊,然后站到沖田的面前。

千鶴看著這個女子,不知為何自己總有一種違和感,女子注視沖田片刻,然后優雅地低下頭說道。

“萬分感謝,我叫南云薰。”

沖田沒有回答,忽然一把拉過千鶴。

“啊……!沖、沖田!?”

“好啦,并排站一起。”

將吃驚著的千鶴與這名叫薰的女孩并排站立。

“果然……很像呢。”

沖田交替看著千鶴和薰,進行對比。

“…...’,

(像……?)

千鶴再次看向薰。確實和自己很像。也許可以說是一模一樣。所以才感覺比較奇怪吧,千鶴總算注意到了。

另一方面,薰好像并沒在意被說與千鶴長得相像。只是微笑的看著千鶴。沖田用銳利的眼神觀察著薰的反應。

這之中,藤堂沒去深想,來回看著兩個人,然后對沖田說。

“是嗎?我可一點都不覺得很像啊。”

“不,是很像……如果她換上女裝,肯定會一模一樣。”

一直被旁邊的薰注視著,千鶴覺得自己需要說點什么。

“那、那個……”

開始向薰搭話。但是在這個瞬間,薰轉頭看向沖田。

“雖然想更好的答謝你,不過現在有事在身……恕我失禮。”

又優雅地行了一個禮。

“這份恩情我一定會報答的……新撰組的沖田總司先生。”

臉上浮現艷麗的微笑,翻起和服的下擺,消失在了熱鬧的街道之中。千鶴用眼神一直目送著,旁邊的藤堂起哄道。

“喂喂,她不會是對總司你有意思了吧?”

被藤堂的手肘戳著側腹,沖田“哼”地笑了一下。

“你要真是這么想的話,恐怕一輩子都比不過左之他們了……”

“什、什么意思啊?!”

沖田嘲諷般地笑了一下,然后向前走去。藤堂追在后面。千鶴也正打算跟上去,突然看見地上一小塊水洼,向里瞧了一眼,水中倒影出自己的模樣。凝望了一會,便與另外一張臉重疊在了一起。

“薰小姐嗎……?”

這時,藤堂回頭催促道。

“要回去了哦!”

“啊,來了!”

千鶴應道,慌忙跟了上去。

剛從從沖田那里聽說將軍上洛的這日傍晚,近藤在大廳召集隊士們。

自從移駐西本愿寺,北集會所就被作為新撰組的大本營而被分成了若干個房間,不過這個大廳很大程度上保留了集會所的風格。房間里并列著的粗壯支柱所支撐的天花板的高度,強調著房屋的寬敞。

御簾的鑲邊格外鮮艷,近藤和土方坐于其前。其他的隊士與二人相對而坐。千鶴還一如往常坐在邊上等候。近藤用洪亮的聲音開始講話。

“第十四代將軍,德川家茂公上京一事,我想大家應該也聽說了。”

看到隊士們在點頭,近藤繼續說道。

“隨同將軍上京,直到進入二條城,新撰組已經接受請求,全力擔當護衛任務!”

一聽到這個消息,一般隊士們之間開始騷動起來。“將軍大人的?”“由新撰組來!?”,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出興奮的表情,相互交流著什么。

(好厲害……!)

千鶴此時也因為新撰組會接受這個任務而感到驚訝驚訝,同時也非常高興。

“看過池田屋和禁門之變后,上頭也不得不承認我們的表現了。”

土方說道,沖田點頭認同。

“護衛中,我們的刀上關乎著國家的命運,是這樣吧?”

雖然有開玩笑的成分,不過一聽到關乎國家命運,千鶴一下子就緊張起來了,表情也繃緊了。這時,作為參謀坐在上座的伊東嘆了一口氣,小聲說道。

“上京護衛,還真是重任……要是山南先生還活著的話,真是痛失了一個難能之才啊……”

伊東并沒有懷疑山南的死。近藤一瞬動了一下眉毛,然后為了掩飾又慌張地咳嗽一聲,露出難過的表情。

“……總之,從現在開始,會變得很忙,首先不得不考慮一下隊士的編成。”

被土方救了場,近藤開始考慮人員安排。

“恩,我和土方,總司……”

“抱歉,近藤局長。”

剛說出沖田的名字,土方歲三打斷了他,

“這次能不能把總司排除在外?聽說他好象感冒了。”

“是嗎,總司,沒事吧?”

“我自己感覺沒什么問題。”

近藤問道,與其他干部同在最前列的沖田不太痛快的別過臉。

“可不是沒問題!剛才你不是還咳嗽了嗎?”

“哎呀,土方副長這是保護過度了吧?”

沖田苦笑著說,一旁的藤堂忽然舉手。

“平助君……?”

千鶴注視著藤堂,在想他怎么了。

“那個,近藤局長,其實我也有點不舒服……”

“怎么,平助也感冒嗎?難得大展身手,我還想帶所有人去迎接將軍呢!”

近藤很遺憾地說,平助小聲道歉道。

“啊……抱歉……”

“沒事,身體最重要,反正遲早還有機會……希望到時候你們倆可以好好盡力……”

面對著因為天生人好而表現出關心的近藤,沖田和藤堂露出復雜的表情并點點頭。

最后大家都離開之后,近藤和土方將沖田和藤堂留下來,開始討論兩隊護衛工作的分配,由于一番隊和八番隊的隊長不在,其隊士們就得安排到其他組里。

千鶴到廚房泡好茶,端到大廳里。給四個人分別上茶。這時土方看著千鶴,問道。

“那么,你打算怎么辦?”

‘!……我?”

千鶴不明就里地抬起頭。土方說道。

“不要發呆,我問你要不要參加護衛任務。”

“我、我也能去嗎!?”

這意料之外的話語使千鶴驚訝,手握茶杯的近藤和藹地點頭。

“當然沒問題,現在說雪村是新撰組的一員也不為過……可以的話請務必參加。”

(……這樣合適嗎?)

那可是將軍的護衛啊。連隊士都不是的自己適合參加嗎?千鶴猶豫著。

“嘛,不用擔心自身安全,敢直接盯上將軍的也沒幾個。”

“去看看不是很好嗎?”

沖田和藤堂都鼓勵道。這說明了大家都把自己當做伙伴看待,所以。

“好,如果能幫上忙的話,請讓我出一份力!”

千鶴的表情神采奕奕。

二條城,城如其名,是坐落在二條的堀川道邊的莊嚴的城堡。新撰組順利地完成了途中警備任務,在將軍家茂公入城之后開始負責城周邊的警戒任務。

千鶴作為傳令,負責傳達土方的指示。因為城很大,只是跑個來回就有很長的距離。為了方便跑動換上了草鞋,來回跑了幾個來回之后,天色就已經暗下來了。點著篝火后,被映出城堡輪廓如同幻想一般,好似浮在夜空之中。

“三番組的各位請去中庭。”

千鶴一邊跑,一邊向隊士傳話。

(那個,接下來是……)

得向城內的隊士們傳達聯絡事項。千鶴跑進了兩側被高聳的城墻所夾的狹窄道路。

“啊……”

突然,草鞋的鞋帶松開了,千鶴差點摔倒。勉強站穩之后,將鞋帶再次系好。

(現在,近藤局長他們應該在和大人物們打招呼吧?)

“……我也必須要努力做好我的工作。”

千鶴鼓勵自己,再次跑了起來。

突然間,背脊感覺一陣惡寒。

“——!!”

千鶴立即屏住呼吸,停了下來。

“這種感覺是……”

睜大眼睛看向微暗之中,從記憶里尋找。對,這與第一次來到京都的夜里,被那些嗜血的男人們襲擊的時候的感覺是一樣的。是被寄宿著瘋狂的眼睛盯住,被刀尖指著的那種獨特感覺——

(……殺氣!)

千鶴將小太刀握在手里,小心翼翼地轉過身,抬頭向城墻上看去,握著刀柄的手不斷地微抖。

剛剛升空的月亮的微光映出三個人影,左側一個人,右側有兩個人。立在城墻上的人影俯視著自己。

“!?你們是……!?”

千鶴向后退了一步,不由得問道。

與此同時,她發現自己見過左邊這兩個男人。

一個是在池田屋時與沖田打斗,在禁門之變時于前往天王山的途中與土方對峙的男人。他旁邊的另一個男人,稱呼他為風間。

“被發現了啊……看來也不是太遲鈍嘛……”

被稱作風間的男子的話語就像是暗號一般,三人一起從城墻上跳下來,站在了千鶴面前。

右邊的那個男子自己沒有見過,長發束在一起,手中拿著瘆人的手槍。

千鶴警惕地盯著三個人,手用力地握著小太刀。

“為什么會在這里,怎么進來的……!?”

然后,拿手槍的男人臉上浮現出無畏的笑容,說道。

“啊?對我們‘鬼之一族’來說,人類筑起的障礙沒有任何意義……”

站在風間旁邊的男子開口了。

“我們來這里的目的,就是為了找你。雪村千鶴。”

“鬼……!?在捉弄我嗎?而且,為什么會知道我的名字?”

鬼之一族這種不現實的話語與自己的名字被一同提及,千鶴變得混亂,不明就里地喊道。結果風間臉上浮現出蔑視般的笑容。

“竟然不知道‘鬼’?你是認真的嗎?明明身為我們的同胞卻說不知道。”

“……同胞!?”

被說成是鬼的同胞,千鶴變得更混亂了。這時,風間旁邊的男子低聲說出了讓千鶴更為動搖的話語。

“你的傷口愈合速度異于常人吧?”

“! ?”

千鶴立即看向風間。

“那、那是……”

那日——在去天王山的途中,被風間的刀割傷的傷口,在瞬間就奇跡般地自動愈合,當時千鶴想辦法隱藏這一點,但不知為何卻被風間有深意地注視著。

雖然不知道原因,千鶴從出生的時候開始,受傷的話都能在瞬間自動治愈。父親綱道說過:

“這是上天賦予的能力,因為會嚇到別人,所以不要說出去。”

被這樣告知,自己也一直遵守著這個指示。

所以,那個時候自己也用手捂住了傷口,因為平時形成了習慣,心里想著不能被別人發現。

“……’,

風間用銳利的眼神盯著支支吾吾的千鶴。這時,第三個男子將槍指向千鶴。

“要不然,現在在這里證明一下更快吧?”

“! ?”

千鶴嚇得倒吸一口冷氣。不過,風間用手阻止。

“……住手,不知火。不管你承不承認,我們的行動都不會改變。”

被稱作不知火的男子放下槍,千鶴感覺到風間在盯著自己的小太刀。

“……不用多言,代表鬼的姓氏,東之鬼的小太刀……這些就足以證明。”

(姓?……雪村這姓怎么了……?還有這小太刀……?)

完全不明白對方在說什么,無法理解風間話語中的意思,沒法把這些信息聯系在一起。

千鶴流下了冷汗。

突然間,壓倒般的氣息靠近過來,千鶴本能的抬起頭,這時風間已經來到自己面前。

“……我先說,要帶你走,根本不需要經過你的同意。女鬼是很珍貴的,和我們走吧——”

風間伸出手。

“——!?”

風間的衣袖被月光照亮,顏色潔白。但是自己的對面確是一片黑暗,一旦被抓住的話,就會被帶走的——

千鶴恐懼得連求助的聲音都發不出,又往后退了一步——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