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第一卷 第五章

元治元年八月——

意圖攻人御所而被幕府擊退的長州藩士在京都放火之事,已經過了一個月。

在變得涼爽的早晨,早飯后藤堂被近藤叫了過去。藤堂在“禁門之變”時由于額頭受傷而被任命留守,而現在,那傷也已經痊愈了。

在近藤的房間,土方和山南也在等他。藤堂在三人面前坐下,坐在中央的近藤開始說話,談話的內容是將與藤堂同是北辰一刀流同門的伊東大藏迎接到這里來。

“那就讓伊東先生加入新選組……”

近藤回想起伊東的面容,然后說道。

“嗯,伊東先生既是一位技藝了得的劍客,也是一位辯舌過人的論客,平助和山南也都這么認為吧?”

近藤向山南征求認同,坐在右側的山南點了點頭。

“嗯,不過伊東先生是屬于水戶流的尊王派,與我們新選組究竟能否合得來,還未可知……”

“擔心什么,只要心懷道義相談,他定會助我們一臂之力。”

近藤毫不懷疑地強調道,又將目光放在平助身上。

“平助,你和伊東先生是同門,就拜托你從中牽線搭橋了,我也遲早會去江戶拜訪的。”

“明白了。”

看到藤堂答應下來,近藤露出了充滿期待的笑容,并沒有注意到身旁的山南在不安的皺眉。只有土方窺探到了山南那時的表情。

這天,千鶴跟隨齋藤率領的三番組,進行著日間巡邏。這是“禁門之變”的大火之后,千鶴第一次隨同進行巡察。京都和大阪都在清剿殘黨,新選組也加入了這次行動。聽說,長州因進攻御所而被朝廷視為敵人,其江戶藩邸也被沒收了。剛一進入八月,接到受敕命的幕府便發出了征討長州的命令。世間又開始變得動蕩起來。

因火災而無家可歸,只靠一件單薄的衣服在路邊度日的人們,與家人生離死別的人們,每當看到他們所露出的表情,千鶴的心就會隱隱作痛。

用燒毀了的房屋的殘柱與木料建起來的看板上,可以看到貼著幾張關于親人朋友的尋人啟事。雖然已經過了很多天,但是到處還都籠罩著燒焦的味道。

(真的,什么都被燒掉了……)

千鶴環視著這荒蕪的街道,聽說,從北邊的一條到南邊的七條都被燒光了。

祗園會看到的山鉾好像大部分也都被燒掉了。

(明明是那么漂亮的……)

就像是幻夢一般,千鶴這樣想著。由于土方的關照,意料之外的和原田他們一起去觀賞祗園會,那美麗的場景,一瞬間掠過自己的腦海。夢幻也好,榮華也好,也許越美麗的事物就越容易消散。更何況是在這戰爭年代,那就只會是曇花一現吧。

千鶴突然將目光停在了人群聚集的尋人扎所處。

“那個……齋藤先生!”

“怎么了?”

“我能去向那邊的人打聽下嗎?或許他們會知道我父親的下落。”

千鶴指著扎所說道。

“不能耽擱太久。”

“是!”

千鶴立即點頭,然后跑了過去。

但是,不管問誰,也沒有人知道類似于綱道的人物。在人們看來,千鶴也許就像是因火災而和父親分離的孩子。與齋藤匯合后,千鶴的步伐自然比之前更為沉重。

“……”

在回屯所的路上,齋藤看了一眼垂首不語的千鶴。

“沒事吧,雪村?”

“啊,沒事。”

正在愣神的千鶴抬起頭來。

“身體不舒服的話就趕緊說。”

“哎……?”

“如果你逞強累倒了的話,會很麻煩……”

面對這樣不親切的說法,千鶴一時語塞,不過立即就意識到了這是齋藤關心人的方式。對現在的自己而言,這比什么都令自己高興。

“非常感謝。”

繼續走在荒蕪的街道上,千鶴露出了微笑。

數日后,千鶴正在中庭的井邊洗衣服。

“啊,找到了,千鶴!”

隨著走廊上傳來的腳步聲,聽到了藤堂的聲音。

回頭望去,藤堂一身遠行的打扮,千鶴放下洗衣盆站了起來。

“告訴我你江戶的家在哪吧。”

“可以是可以,不過為什么?”

看著藤堂手里拿著的苔草斗笠,千鶴問道。

“為了招募隊士,我要去江戶。”

“到江戶招募隊士?”

“最近我們的表現得到了認同,新選組的護衛地域范圍擴大了!”

聽著藤堂有些自豪地語氣,千鶴臉上也露出了喜色。

“是這樣,好厲害!”

“順便我也盡量替你打聽綱道先生下落,你就等著吧!”

“嗯。謝謝。”

千鶴向藤堂借了只筆,在紙上認真地寫上了診療所所在的街名以及標志。

“那就拜托你了。”

藤堂接過疊好的紙和筆,將紙仔細的揣在懷里。

“那我走了哦!”

“路上小心!”

千鶴微笑著給輕裝出行的藤堂送行。

也許父親和自己走岔了,已經回到了江戶的家——帶著這樣的期待,千鶴繼續開始洗衣服。

不知不覺之中山茶花樹已經結下紅色的花蕾了。

在回廊觀賞著這些的山南,走到了中庭里。緊實的花蕾比花的顏色更濃,簡直像血一般鮮紅。

一邊從拂過臉頰的輕風感受著秋天,山南想起了前往江戶的近藤和永倉。

將左手伸向山茶花的花蕾,可是,指尖在接觸到花蕾之前就開始劇烈疼痛,山南立即放下了左臂。

“……”

用右手按住隱隱作痛的手腕,他好像看透了某種正在迫近的事物似地,凝望著虛空。

這時,近藤到達了江戶,正在拜訪由藤堂引見的伊東先生。

與近藤他們對坐的伊東是個膚色自皙的男人,言行舉止溫文爾雅,但其聰明卻從話語中展現了出來。

“——如今異敵的威脅逐漸迫近,我認為我們應當聯起手來,共同保衛國家。”

“完全同感!!”

近藤感動得使勁點頭。刀法自不必說,而且還是這么博學的男人。一想到能將他作為參謀迎接到新選組,心情就雀躍不已。

“為了誠的攘夷,一起戰斗,直到耗盡生命吧。”

“伊東先生!”

在藤堂以及伊東的門生的注視下,兩個人用力的握手。

夜深之后,山南離開了八木邸屯所的自己的房間,進入了前面緊鄰著的前川邸。

這里雖然和八木邸一樣是新選組借來的宅邸,但因某種原因而不讓無關人員進入,所以一般隊士都沒有進去過。

書架上塞滿了各種書籍,地板上也堆積了很多研究資料。從角落里的蒸餾器中,能聽到蒸餾出來的水滴滴下的滴答滴答的聲音。

山南坐在書桌前,從剛才就開始熱心的拿著單口瓶調和藥物。

(這樣就行了……)

拿起白色瓷皿旁邊的玻璃容器,將制作好的藥物倒了進去。

這時,聽到了一個內斂的聲音。

“山南總長,還沒睡么?”

“沖田嗎?進來吧。”

山南平穩地回答道。這個房間的存在只有一部分干部才知道。

沖田靜靜地推開拉門走了進來,習慣性地坐在了山南的后邊。

“真熱心啊,但是為了研究弄垮身體可就賠了夫人又折兵啦……”

“身體的話早就跨了。”

山南的嘴角露出自虐般的微笑,把剛剛調好的藥物裝到玻璃小瓶里。

“理論上這樣就應該能抑制副作用。”

將小瓶拿在手里,回頭看過來。沖田交替看著藥和山南。

“有自信地話我就不會阻止你……要是失敗了,我會殺了你的。”

沖田笑著說道。

“……"

不知山南是不是將這話作為玩笑,將小藥瓶對著燈籠。

透過光亮來看,那顏色是如同血一般的鮮紅,其晃動的樣子具有一種神秘的誘惑力。

元治元年,十月——

在冬季即將到來的時候,近藤和土方接到伊東到達這里的消息,并在新撰組的屯所迎接他。伊東在江戶時名字叫“大藏”,在上京之際將名字改成“甲子太郎”了。

永倉和原田、齋藤和沖田在中庭的暗處窺視著玄關的情況,只有山南站在走廊里。

“那位就是伊東先生。”

永倉輕輕揚起下顎。這時帶著數名弟子的伊東甲子太郎正在接受近藤的熱烈歡迎。

“我聽說伊東先生是尊王攘夷派的,沒想到他會愿意加入新撰組。”

“和長州那幫家伙志同道合嗎?這種人能跟我們和睦相處嗎?”

齋藤與原田說完這話,永倉像想起來什么似地向走廊望去。

“說起來,山南總長與伊東先生認識吧。”

“嗯,伊東先生是位學識淵博,能言善辯的人……”

山南冷淡地回答道,然后向走廊的深處走去。

這樣的冷淡語氣使大家都愣了一下。

“山南總長,最近越來越冷淡了啊……”

永倉說道,永田也邊嘆氣邊點頭。

“啊,近來也不怎么說話。不過,他本來就不是一個愛扯閑話的人。”

伊東他們進入到屯所內。

“……”

沖田的目光一直跟隨著他們。

這天夜里,近藤為上洛的伊東舉辦了歡迎晚宴。雖然是只有土方和山南同席的小宴會,坐在上席的近藤的心情卻特別好。

“真是愉快,愉快,隊士的增加令人高興啊!而且還是人才就更喜上加喜!”

“嘛~,瞧您說的,呵呵呵。”

與近藤并排坐著的伊東發出不自然的笑聲。土方背對門口、面對著伊東的弟子們坐著,伊東向土方側眼看過去。

然后,伊東將目光移向土方左側的山南。

“新撰組的隊規很嚴格吧?還望多多指教。”

“哪里,豈敢談我來指教伊東先生……”

山南心情不太好似地苦笑道。因為山南在學習天然理心流之前修行過小野派一刀流,所以與同為一刀流的伊東先生之前就認識。

“哎呀,這么謙虛可不像山南啊。”

山南將視線移開了,不過伊東繼續保持著笑容,這次拿起德利小酒壺向土方搭話。

“來一杯如何?”

“不用了。”

不飲酒的土方伸手表示拒絕。

“聽聞土方副長在隊中人望頗高,行動力也很強,今后也請多指教。”

“……嗯。”

土方并沒有抬起眼睛,就這樣回答道。

“失禮了。”

拉門被推開,千鶴進來收空瓶。快速地將小缽和德利酒壺放到托盤里,然后出去了。伊東的眼神隨之盯在了千鶴的身上進行觀察,微醉的近藤給伊東一倒酒,伊東就又滿面笑容的一飲而盡。

千鶴將收來的酒瓶運到井邊,用盆里的清水浸泡,今晚酒肴的準備以及燙酒的工作幾乎都是自己一個人做的,非常的忙碌。

(不過,隊士人數的增加真令人高興……)

這時。

“喂,你。”

背后突然傳來了聲音,

“請、請問有什么事嗎?”

回頭看過去,伊東站在那里。

“你是——”

伊東略微歪了歪頭,目不轉睛地看著千鶴。

“隊士?……看樣子不是吧?”

“……”

千鶴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本能地后退幾步之后便動彈不得。不過,當向伊東的背后看過去時,她吃了一驚。

“!! ” .

黑夜之中一陣寒芒閃過。

“!! ”

伊東以適當的動作避開了。

千鶴看到了手握著刀的沖田,然后視線轉向那朵貼在刀刃上的花,發現那是現在正在盛開著的,山茶花。

“……難得的酒宴,全是男人的話,缺少鮮花氣質啊。”

沖田將刀尖遞向伊東,伊東用他那皙白的手指拿起山茶花。

“嘛,多美的鮮花啊……”

互相之間確認對方的實力,視線產生強烈的碰撞。

異樣的緊張氣氛不斷升級,千鶴的脊背感覺到一股寒氣,下意識地蜷縮自己的身體。過了一會,伊東像什么都沒發生過似地再次看向千鶴,剛打算要說些什么。

“伊東先生,近藤局長在等你,快點回去如何?”

從暗處傳來了土方的聲音,伊東慢慢轉過身去。

“……嗯,是啊。”

雖這么回答,之后卻又瞥了千鶴一眼。然后面帶微笑,以優雅的步伐穿過中庭,回房去了。

“……總司,做得有些過火了。”

“只是個余興節目而已。”

沖田盯著伊東的背影,竊竊的笑了笑,離開了這里。

“……真是的。”

土方輕輕地嘆了口氣,然后向千鶴走過去。

“從平助那里傳來的口信。”

被沖田和伊東之間的交鋒弄得表情僵硬的千鶴,一下子回過神來。

“嗯。”

(是父親的事情……!)

但是從土方口中說出來的,是與千鶴的期待相反的話語。

“雖然去你家里拜訪了一下……但并沒有發現綱道先生回去過的跡象。”

“……是這樣啊。”

千鶴垂下她那纖弱的肩膀,土方說道。

“平助還會在江戶待上一陣。如果找到線索的話,就會再傳消息來吧。”

(土方……)

說話方式很恰當,很清楚他是在鼓勵自己。所以千鶴

也盡力露出了笑容。

“是,謝謝您。”

土方露出些微放心的表情,然后回去了。

元治二年一月——

天未亮就開始下的雪將中庭染上一層淡淡的白色。宣告新春到來的茁壯的福壽草的黃色,也馬上就要被埋進這白一色的世界里了。

在燒水的期間,千鶴望著中庭,看到了剛晨練回來的井上。隊士們在稍微惡劣的天氣里也不會終止晨練。

“請喝茶。”

將剛泡好的茶遞給坐在廊下擦拭著額頭的井上。

“喔,麻煩你了,雪村。”

井上很高興地用雙手握住茶碗,飲了一口,然后吐出一縷霧氣。

“一直以來謝謝你啊。”

“哎?”

恭敬地坐在旁邊的千鶴看著井上的側臉,不知他在說什么。

“你本是客,卻讓你做這么多雜活,其實真的幫了不少忙。”

這意外的感謝話語,使得自己心里就像剛喝過熱茶一般溫暖。在這不習慣的生活中,一直總認為自己盡是給別人添麻煩,能得到別人的贊揚真的很意外。不過這樣的夸獎,還是真讓人覺得不好意思。

“只要幫上了忙我就高興。”

井上親切地看著害羞的千鶴。

“……不過還真快啊,雪村來這里都一年多了呢。”

(是嗎,已經這么久了啊……)

千鶴盯著已經一片雪白的中庭。記得來到這里的第一個清晨也是這樣,院子里的樹也都這樣覆蓋上了一層白雪。

(不過父親的行蹤還是怎么也找不到——)

雖然發生了不少事情,現在看來就像白駒過隙。

“……雖然會有很多不便,但在找到綱道之前還請忍耐一下。”

“是。”

(就是這樣,因為有大家的鼓勵——我才一直堅持走到現在。)

千鶴微笑著沖井上點頭。

在這里的生活也一點點習慣了,有時也會得到像這樣的認可。

得繼續努力了,下次就該由我來鼓勵新撰組的大家了,千鶴暗中下定決心。

這一天,在溫暖春光照射著的近藤的房間,新撰組的干部集中在一起。包括伊東在內的大家,圍著京都的地圖坐著。

“預計隊士還會再增加,還是要找個新的屯所為好。”

近藤盯著地圖說道。永倉點頭表示贊同。

“那些擠在一起睡的人,似乎也很難受啊……”

由于募集隊士的活動,想入隊的人好像增加了很多。但是,原本一般隊士就已經是擠在一個很窄小的房間里睡覺了。

“但是,能接受我們新撰組的地方,你想到了嗎?”

“晤……”

隨著沖田的提問,近藤陷入思考。這時土方說了一句話。

“西本愿寺。”

“!?”

面對著過于意外的話語,近藤他們露出驚訝的表情互相對視。只有伊東的態度非常平靜。

“……西本愿寺是以長州為首的,不法流浪武士的藏匿之地,根本不可能會接受我們。”

山南提出疑問。眾所周知,過去西本愿寺的僧侶們好多次藏匿長州的不法流浪武士。沖田微微笑了一下。

“難道說要強制他們接受?”

“就是這樣。”

土方這理所當然的語氣,遭到了山南焦急地反駁。

“以武力來壓制僧侶……不覺得有失身份嗎?”

“我覺得山南總長說的很對。”

永倉表示支持山南。但是,土方并不動搖。

“至今為止,一直隨意利用那寺院和和尚的是長州那幫家伙吧。”

“……有必要壓制過激的流浪武士,這點我是同意的。”

聽取了這兩個意見的近藤說。

“土方的意見固然可取,山南的想法也不無道理……”

“西本愿寺,不是很好嘛。”

這時,一直閉口不言的伊東忽然開口,用手指著地圖上的西本愿寺。

“選作屯所的條件和環境都非常適合我們以寺院為據點,這樣以來還能夠封住長州那幫家伙的行動。”

“……確實,如此長州就會失去一處藏匿之所。”

“原來如此”,齋藤君點頭道。

“……雖然那些和尚恐怕不會情愿,但是若是在西本愿寺,行動也會比較方便。”

“這倒是……”

原田和永倉各自說道,近藤“嗯”了一聲,然后陷入思考之中。

再次陷入沉默。

拉門被推開,千鶴拿著承載著九杯茶的托盤,進到房間里。自從那時以來已經過了四個月,伊東已經對千鶴沒有任何興趣了。

“但是……缺少正義的大義,終究會顯出破綻。”

山南表情嚴峻地說道。然后伊東露出笑容,含蓄地說道。

“山南總長還是考慮的如此之深啊。”

“……”

山南沒有說話。千鶴在給每位干部上茶。

“但是要推進事物的發展,強硬且大膽的策略也不可少,以防為主的心情我表示理解。”

“……以防為主?”

山南詫異地反問。伊東不客氣地看著山南,輕描淡寫地說道。

“您的左臂已經廢了吧——”

“!! ”

山南那眼鏡背后的雙眸立刻瞪大了。

“!! ”

千鶴和在場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氣。自從在大阪受傷以來,大家都閉口不提山南手臂的問題。哪怕就算大家是擔心過度,伊東用剛才的發言瞬間觸動了全場的氣氛,也太過于沒神經了。不知道他有沒有察覺到這點,伊東還繼續說道。

“就算不能作為一名劍客活下去……也無需太過在意,山南總長憑借自身的才智和遠慮,就足以為新撰組做出巨大貢獻了……”

千鶴立即感受到隊士們的殺氣,特別是土方,毫不掩飾地盯著伊東質問道。

“剛才那話什么意思,伊東先生!就像你說的,山南總長是位優秀的策士,但作為劍客也是新撰組所不可或缺的人!”

“土方……”

山南以非常無力的語氣制止了土方。

“但是,我的手臂……”

話語中頓,他有些悲觀地握住自己的左臂。

“啊,剛才我真是失言了……如果他的手臂能治好,就再好不過了……”

伊東裝模作樣地捂著嘴笑著說道。

“可惡……!!”

土方的怒氣無處發泄,面容扭曲地說著。山南對于新撰組來說是不可或缺的存在,自己是把真實想法說了出來,但卻被伊東反利用,反而傷害了作為劍士的山南,土方無法原諒這樣的自己。千鶴給每個人上完茶之后,就那樣一動不動地坐在那里。

這時候,近藤用力咳嗽了一聲。

“啊——,大家抒發了諸多意見……就暫且先定位西本愿寺吧。”

伊東高興地露出微笑。最先提案西本愿寺的土方卻極不愉快的沉默著。

“……”

提出反對意見而被無視了的山南靜靜地站起來。千鶴慌張地拿起托盤向干部們行了個禮,跟在山南的后面走了出去。

“山南總長!”

望著山南總長那無精打采的背影,千鶴出聲叫道,山南停下了腳步。

“……隨著優秀參謀的加入,總長終于要被免職了啊。”

無論是回頭看過來的眼神,還是那說話的語氣,都沒有力道。

(山南……總長……)

千鶴沒能在說出更多的話語,只能看著離開的山南的背影。

這天的傍晚,千鶴將晚飯用的蔬菜運進玄關時,偶然遇到了正要外出的伊東和他的弟子們。

千鶴抱著蔬菜筐向他低頭致意,伊東也面露微笑優雅地頷首。那態度就好像白天的事情沒發生過一樣,千鶴懷著復雜的心情,快速地向廚房走去。

今天的炊事當班是永倉和原田。兩個人在大鍋里燒水,背對著坐在廚房鄰間的土方和沖田,以及齋藤,五個人就這樣進行談話。

土方不知怎的在寫一些東西,沖田大概在給他幫忙吧,將紙捆并列然后計數。齋藤在房間的角落里,專心地對刀進行保養。

原田接過千鶴從筐里遞過來的蔥,然后嘆了口氣。

“……山南總長也夠可憐的啊,最近隊士也在回避著他。”

“回避?”

千鶴不由得鸚鵡學舌地問道,永倉點頭說道。

“因為他對誰都是那種態度……隊士們都怕他,不敢接近他。”

“是這樣啊”,千鶴這樣想到。確實,那么陰暗的樣子會讓人退避三舍啊。

“以前不是這樣的啊。待人親切,又懂關照,穩重和諧,至少表面上是。”

原田一邊遞過清理好的蔥,一邊說道。永倉將蔥放在砧板上。.

“是啊,那么溫柔的待人態度,現在卻變著這個樣子了。”

聽著這話的千鶴說著“……那個”,然后看著身邊的原田。

原田稍稍蜷起自己那結實的臂膀。

“話說伊東那家伙,真是讓人火大……”

說出了不滿的話。

“嗯,該說裝腔作勢呢,還是瞧不起人呢……”

永倉將蔥切成兩段。然后,一直沉默的沖田開口說道。

“我也不喜歡那種人……不過他確實是個用刀的高手。”

“真是讓人不爽……”

土方在旁邊厭惡地說道,這時沖田提議。

“那土方副長你去退貨吧,說新撰組不需要這種人。”

“近藤局長不可能會允許吧?他現在對伊東可是欽佩的不得了。”

聽到這話,沖田撅起嘴。

“真是沒用啊!蠻干硬來不就是你這惡鬼副長的工作嗎?”

“那總司,你來做副長好了。然后把伊東派的家伙都從這里趕出去。”

“啊哈哈,我才不要呢,麻煩死了。”

明朗的笑聲,最后還是變成“哈啊”的嘆氣聲。

千鶴看著一直在角落不說話的齋藤,問道。

“齋藤先生也不喜歡和伊東先生相處嗎?”

片刻之后,齋藤面無表情的回答道。

“只有積聚抱持各種理想的人,組織才會不斷壯大……但是一味發展多樣化,也可能造成內部瓦解。”

“……”

新撰組從內部瓦解……雖不愿去這么考慮,如果因為伊東導致這種情況發生就真的麻煩了。千鶴注意到自己停下了手上的活,慌忙地又開始切剩下的蔬菜。

夜色已濃,月亮將拉門外面照得格外明亮。千鶴睡不著,就在被窩里考慮問題。腦海里所浮現的,果然還是山南的事情。

(……如果能將手臂的傷治好的話。)

只要能治好手臂的話,山南一定會恢復到以前那樣的。要怎么做呢?這么考慮著的千鶴的腦中,回想起沖田曾經說過的話。

——不管是藥還是其他,都只能試試了。山南總長也會同意吧。

(用那時提到的藥的話……)

也許就能治好山南的手臂,干鶴這樣想著。

(但是……)、

還是不要去考慮多余的事了,千鶴蓋上被子試著人眠。可是,還是很在意。

(……藥的話,在屯所的什么地方放著吧。)

怎么說自己也是蘭方醫的女兒,看到藥品的話也許會明白些什么。可能能幫上山南先生一些忙。

千鶴從被窩里爬出來,夜里的冷氣使得身體打顫,快速換上衣服,將頭發扎起來。別上小太刀,推開了拉門。

(雖然知道是藥……但要從哪里調查起呢?)

寒冷的夜間空氣從領口鉆進去。千鶴環視外面寂靜的黑暗環境,才注意到自己根本不知該從哪查起。

就在這時候,中庭有人影在動。

“!?”

千鶴立即躲在房間里,然后窺視外面的情況。

看到橫穿過中庭、將柵門打開的那個背影,千鶴吃了一驚。

(山南總長……?)

這樣的深夜里要去哪里呢?千鶴急忙穿上木屐,跟在山南的后面。

山南進入了前川邸的后門里面。

千鶴沒有進入過前川邸,因為土方他們沒有給自己進入的許可,所以連房間布局都不清楚。為了不跟丟山南,隱藏著氣息小跑著跟上去。

在最里邊的房間處山南的身影消失了。

拉門少許打開著。千鶴感覺很奇怪,向這個點著燈籠的房間里窺視。看到山南背對自己站著。千鶴猶豫著要不要出聲打招呼。

“沒想到竟然會被你發現……還真是出乎我預料。”

一直背對著自己的山南這樣說道,千鶴很是吃驚。

“!?”

被跟蹤的事,看來早就知道了。

“雪村君。”

山南回過頭來,微笑的看著身體縮成一團的千鶴。

“山、山南總長……?”

“進來吧。”,

山南的語氣很平穩,感受不到在八木邸時的那種陰郁。千鶴走進房間。與此同時,被眼前堆積如山的書物和各種器具給震驚了。

(這到底是……)

千鶴注意到山南的右手里有什么東西在閃光。

“……”

“你很想知道這是什么嗎?”

“這是什么?”

山南所展示的,是個裝滿紅色液體的玻璃小瓶。

“這是你父親綱道奉幕府密旨制作的藥。”

“父親奉幕府之命……?”

千鶴沒想到這里會提到父親的名字,很驚訝地盯著小瓶。

“據說原本是從西洋流入的,作為一種能讓人產生激變的秘藥……”

“……激變嗎?”

千鶴戰戰兢兢地問道。

“是的,簡單說來,就是能增幅身體肌肉的力量和自我治愈能力吧。”

“……”

有很不好的預感。胸口深處愈感混亂。不過,山南繼續微笑著。

“但是同時,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致命的缺陷,其過于強力的藥效會使人精神失常。喝下這藥的人會變成什么樣……那種身姿,你也曾目睹過吧。”

“……!?”

(那天晚上——!)

蓬亂的白發、高聲狂笑著殺戮流浪武士的隊士們……身穿新撰組服裝的他們被瘋狂所支配,千鶴也曾被他們用那發亮的鮮紅眼眸注視過。

“……”

重新回想起那種恐怖,千鶴下意識地抱住自己的身體。

“看來確實目睹過啊。”

山南看到顫抖的千鶴,眼睛瞇成一條縫,露出了滿意般的笑容。

“那么,那些人是因為藥……?”

千鶴終于問出這么一句。

“被試藥后的他們喪失了理性,淪為了嗜血的怪物。”

“那種藥物,為什么要……”

“在戰場上每當見血就會發狂的話,就算有多么強韌的肉體也沒有意義。”

千鶴盯著山南。

“綱道先生在‘新撰組’這個試驗場,進行過這種藥的改良。”

“怎么會……!父親怎么會做過這種使人發瘋的研究……!?”

就算是幕府的命令,父親居然與這種事情扯上關系,不愿意去相信。但是卻也沒辦法否定,千鶴極度的動搖,雙肩如窒息般的抖動著。

“但遺憾的是,他忽然失蹤,藥的研究就被迫中斷了……我對他留下的資料進行改良后,就得到了這種藥。”

山南一邊柔和著微笑一邊搖著小瓶,純紅的液體在千鶴的眼前搖動。

“將那個原液盡可能的進行了稀釋。”

“那么,使用這個就沒關系了嗎?這個藥的話,就不會發狂了是嗎?”

對于這個問題,山南露出少許的難色。

“實話說,現在還不知道……因為還沒有人試驗過。”

眼睛向下看去。

“服下去,我的手臂也許就能好,只要這藥調和成功的話。”

“只是……也許……太危險了!就算不依靠這種東西,山南先生也——”.

山南并沒有聽完千鶴的話,就大聲喊道。

“不依靠這種東西,我的手就好不了!我已經是一無是處的人了!連一般隊士們都在背后這么說。”

“不是的,大家都是很喜歡溫柔的山南先生的。”

千鶴拼命地喊道,如果不去阻止的話,事情會變得非常嚴重的。

“所以請不要說自己一無是處這種話……!”

“——作為一個劍客的自己已死,若要我淪為行尸走肉的話。”

那柔和的微笑,逐漸變得冰冷。

“不如讓我帶著一個人的尊嚴死去吧。”

說著便打開了瓶蓋,山南將藥一飲而盡。

“! ! ! ”

眼鏡背后的雙眼睜得很大,右手里的小瓶掉在了地板上,砰地一聲摔得粉碎。

“嗚……”

從蹲在地上的山南的嘴角,流出一縷朱紅色液體。

“山南總長!?”

千鶴的心臟劇烈跳動,山南用左手使勁抓在胸前,發出了可怕的呻吟聲。

千鶴不由得靠近過來,山南伸出發抖的右手制止說“別過來”。

(……山南……總長……)

不知該如何是好,但是千鶴還是向前踏出一步。山南轉過身,用手臂以巨大的力氣打中千鶴的腰部。千鶴連同小太刀一起被打飛,背部撞在了墻壁上。

“……咳……”

肺部受到壓迫而咳嗽不止,身體劇烈疼痛。千鶴努力抬起了頭,卻看到山南的手向自己的脖頸伸了過來。山南的手指像是捕獲獵物般地用力勒住千鶴的脖子。

“!?”

千鶴驚愕地睜大眼睛,其眼中映出的是山南的白發。從蓬亂的前發中間,露出蘊含瘋狂而發亮的眼睛。

“!!”

一樣的,千鶴想到。那個夜里在京都遭遇的、不是人類的某種東西——渴望血液、失去理性,發出令人不快的笑聲的同時熱衷于殺戮的怪物。但是,現在眼前的是千鶴認識的山南。

“……”

俯視著因恐懼而無法動彈的千鶴的山南,嘴角流露出僵硬的笑容。

“咕嗚……!”

沒法呼吸了。

(山南……總長……!)

千鶴拼命地想喊出山南的名字。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