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第一卷 第二章

又平靜的度過了幾天。

雖然山南負傷的事情沒有任何人再提起過,但千鶴知道,近藤等人確是非常擔心他的。可能再也無法揮舞刀刃——正因為那個事實是那么的殘酷,所以才不能輕易地掛在嘴邊吧。

在走廊下聽到了兩個人的腳步聲,而那天,大家也都在大廳吃飯,也和往常一樣,正好是永倉和藤堂正在激烈的搶奪對方下酒菜的時候。

拉門靜靜的被打開了。

(啊,土方先生……!)

千鶴不由自主地放下筷子。土方還沒有換下旅途裝就默默地走了進來。但是,在他身后出現了山南的身影,大伙頓時驚呆了。

雖然用淺綠色的羽織遮擋著,但是他左手吊著的白色膠布,真是讓人看著都心疼。最重要的是,他的臉色非常的不好。

“我們回來了。”

聽到了山南的話,齋藤放下筷子端坐著看著他們。’

“總長,副長,你們辛苦了。”

雖然齋藤是正視著他們打著招呼的,但沖田卻只是瞄了土方他們一眼。

“啊,歡迎回來。”

并沒有停下吃飯的動作。而坐在上座的近藤。

“辛苦你們了。手臂的傷勢怎么樣了?”

“正如你所見到的。我真是太失敗了。”

山南用一如既往平穩的口吻回答著,然后可能是注意到了大家的視線,露出了笑容。

“沒事的啦。沒有你們看到的這么嚴重啦,請各位放

心。”

“山南先生,要用餐嗎?”

“不用了”,山南對著藤堂說道。

“因為稍微有些累,所以我想回房間休息一下。”

沒有和任何人打招呼便走出了大廳。

大廳被沉重的氣氛給包圍著。

“——話說,土方先生。事實上,山南先生的傷勢到底嚴不嚴重?”

等待著山南的腳步聲消失在走廊中之后,沖田開口說話了。雖然外表上看上去沒什么感覺,但其實是非常擔心的吧。

“……現在,還不能下定論。”

向著近藤身邊走去并準備坐下的土方,突然注意到了千鶴。

“……你在干什么?”

“什么……?”

千鶴突然顫抖了一下。

“是誰允許你‘走出房間,在大廳里用餐的’。”

焦急地藤堂趕緊將視線投向近藤。

“哎呀,土方。其實是我——”

“不對,是我——”

井上拍著胸脯,探出身來。

“都說了是我了。”

“是我。”

永倉和原田幾乎同時說出了這句話,藤堂像是豁出去了似的。

“是我邀請她的!是我讓她來和大家一起用餐的。”

像是在自暴自棄似的大叫著。

“都擅作主張……”

土方用力瞪了藤堂一眼,嘴里小聲嘟嚷著露出了一副不愉快的表情。

“有什么關系啦,不就是吃個飯嘛!千鶴已經向我保證不會逃跑的,所以在這個半個月中,她就真的沒有逃跑過。”

“才半個月而已。”

面對藤堂的頂嘴,土方的話語有些冷淡。

“既然這么擔心的話,那就由土方先生你自己來寸步不離的監視她不就好了嘛。”

沖田一邊微笑著,一邊若無其事地喝著味增湯。

(怎么辦呀。因為我的緣故把氣氛搞到這么緊張——)

千鶴此時仿佛如坐針氈。近藤咳嗽了一聲。

“土方,怎么樣。你就允許她在這里用餐吧。”

于是,土方抬起頭。

“近藤先生。你如果一直這么好說話的話,以后,要統領起整個隊伍可是會很困難的。”

“嗯……”

近藤一副“真是敵不過土方”的表情,不停地用手抓著頭。

“……啊,那個,我還是回自己的房間用餐吧——”

就在千鶴端起自己飯菜的時候。

“僅限于吃飯。”

“嗯……?”

千鶴驚訝的抬起頭,土方像是在躲避千鶴的視線似的,趕緊走到自己的位子彎著腰坐了下來。

“……請把我的飯菜拿來。”

“啊啊,我馬上,去準備。”

井上,為了把土方的飯菜給端來,麻利地向廚房走去。

(土方先生……)

千鶴把自己飯菜放回原處,然后朝著一臉嚴肅的土方恭敬地鞠了一躬。

“太好了,千鶴!”

在一旁的藤堂“啪”的拍了一下千鶴的肩膀。

“從今以后,大家都能夠在一起吃飯啦。”

“嗯。”

看著此刻的情景,永倉和原田偷偷地相互對視了一下,并露出了微笑。

紙糊座燈的燈火搖曳著,放在墻壁一邊的衣櫥紋理被照耀的清晰可見。

在去大阪的期間,到底是誰這么細心,把燈油都盛滿的呢。燈芯燃燒著發出了吱吱吱的聲音。

山南坐在自己房間的書桌前,注視著包著白色繃帶的左手。剛想要動彈自己的手指,頓時感到一陣劇痛。

“可……惡。”

這樣看來,恐怕連拔刀都會很困難了吧。如果不能夠使用刀的話,那就沒有做新撰組總長的價值了——

眉頭緊鎖,像是腦中浮現的東西漸漸遠去似的,山南拿起燈罩,吹滅了燈火。

即便是到了第二天,也沒有看見山南出現在大家吃飯的地方。

千鶴似乎已經察覺到山南的身體狀況不太好,但此時的氣氛讓她很難說出口。大家也一定都非常擔心他吧。土方仍然保持著沉默。

好不容易見到了山南的身影,但那已經是幾天后的事情了。

從洗手間回來,千鶴正一個人走在走廊上的時候。在吃飯的時候聽到了干部們的談話,現在之所以會沒有人監視自己,是因為大家都去“巡察”了。

隊士們,用來的練刀的壬生寺方向,傳來了一陣陣揮刀時的叫聲。

此時,在千鶴房間的盡頭——走廊的拐角處,看見了山南吊著左臂的半邊身體。

他并沒有察覺到千鶴,他站在竹子的陰影下,專心致志地聽著隊士們練刀時的叫喊聲。

(山南先生……)

看著山南凄涼的表情,千鶴感到非常的心痛,然后快步地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

深夜。

睡得迷迷糊糊的千鶴感覺到中庭內有人的氣息,于是站起身來。

嗖,嗖的聲音。

從拉門的縫隙中窺視著外面的情景,在月光下,看見了某人揮刀的背影。

是山南。

總感覺缺乏一些平衡感,可能是因為他只用右手揮刀的緣故吧。可能是焦躁才讓他變成這樣的吧。

(話說回來,山南今晚也沒有出來吃飯……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是那么的和善……現在感覺他好像整個人都變了。)

白天的時候也是,總感覺自己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千鶴悄悄地關上了拉門。

“早上好。”

窺視了一下廚房,看見了沖田和齋藤的背影。

“早上好,千鶴。”

切著菜發出咚咚聲音的沖田,回過頭來微笑著。而齋藤此時正在攪拌著鍋里滾燙的料理。

“沖田先生和齋藤先生,你們還要準備飯菜的嗎?”

干部們居然要親自下廚,這讓千鶴感到有些意外。

“不僅僅是我們。其實大家都是輪流準備飯菜的。”

就在拿著味增的齋藤說話的時候。

“喲!千鶴。”

藤堂出現了。

“山南先生,今天也是在自己的房間里吃飯呀。”

他貌似已經去過了山南先生的房間。

“雖說是吃過了,但他每天,貌似連筷子都沒有動過。”

“是這樣嗎?”

看著把下酒菜放在盤子里的沖田,千鶴這樣說道。

“要是不好好吃東西的話,傷可是好不起來的。”

藤堂偷看著沖田,迅速拿起還殘留在砧板上的下酒菜,然后放進了口中。

“請問……”

千鶴剛想要說話的時候,

“我只允許過你在大廳里用餐,但我可不記得允許過

你進入廚房。”

背后傳來了說話聲。

(土,土方先生!)

“早,早上好。那個,我只是想來幫幫忙而已……”

“這些就不用你操心了。

看著轉身準備離去的土方,千鶴斷然的說道。

“請問……山南先生的飲食,可以讓我來負責嗎?”

“你來負責?”

土方回過頭。沖田等人也稍微有些驚訝地看著千鶴。

“是的。我在父親身邊的時候,經常會照顧一些病人……”

“算了吧。你那樣做的話,反而會讓山南變得更加固執。”

“……”

回想起了昨天夜里山南的身影,千鶴低下頭。此時,沖田說話了。

“交給她來負責,不是很好嘛?反正,山南這幾天也沒怎么吃東西。”

“是啊!再這樣下去,山南先生可是會支撐不住的呀。”

藤堂也在一邊聲援著。

“知道了,知道了。隨你們便吧。”

土方用一副感到非常麻煩的口吻說著話,然后便離開了那里。

“土方先生,難道不擔心山南先生嗎?”

千鶴不由得眉頭緊鎖,齋藤搖了搖頭。

“正好相反。”

“什么?”

“應該說,他是比任何人都要擔心山南的。明明自己在身邊,卻還是讓山南負傷……他是不可能不后悔的。”

“……”

(這樣啊……的確是這樣。土方先生一定是無法原諒自己……)

我就做好自己能做的事情吧,千鶴是這么想的。重新打起精神抬起頭。

“能讓我看看有什么蔬菜嗎?”

他向齋藤等人詢問著。

“打擾了”,大聲叫著,千鶴打開了山南房間的拉門。

“我把您的飯菜端來了。”

山南正面朝著桌子。房間的左手邊放著一個能夠拉出許多抽屜的櫥柜,桌子左手邊的架子上放著許多書以及一些瓷壺。對于博學的山南先生來說,這個房間的確是很有他的風格,千鶴把手中端著的飯菜輕輕地放在了榻榻米上。

“謝謝你了。”

回過頭來的山南。

“真是少見呀。雪村君居然會把飯菜端來。”

一邊平靜的笑著一邊看著飯菜。

“……!”

就在一瞬間山南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但千鶴卻沒有察覺道。

“味增湯里的材料,我都已經切的很細很細了。所以,不需要使用筷子,請直接喝下去吧。”

千鶴一邊指著橫放在那里的嬌小飯團,一邊說明著。我在父親的診所接受過做傷員專用料理的指導,一邊回想著一邊做出了這些東西。

“這是,在同情我嗎?”

“什么……?”

沒有領會那句話的意思,千鶴看著山南的臉。他眼鏡深處流露出的不知是憤怒還是固執,千鶴頓時驚呆了。

“現在的我無法使用左手,這是在吃飯時為了不讓我把飯菜撒了一地而做的對吧?”

“不,我沒有那個意思……”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不必你操心了“

“……”

對于突如其來的激烈措辭,千鶴頓時無言以對。

“是誰讓你來的?土方君?還是藤堂君?”

山南直接了當地詢問著。

“……不是的,是我拜托他們讓我來的。”

“是你自己?”

“是的。因為聽說山南先生你不怎么進食,所以我就考慮著,如果能幫上點什么忙就好了……”

“原來如此……雖然聽上去是為了我——”

山南背對著千鶴,嘆了一口氣。

“但其實你是為了為自己尋找一個棲身之所才這么做的,不是嗎?”

“!!”

感覺心中所想的事情被說中了,千鶴頓時心跳加速。

“你只是想在這個新撰組中,讓大家看到你的存在意義不是嗎?”

(怎么會這樣……但是……我)

“可能……的確是這樣。”

用微弱的聲音,千鶴承認了。就算不利用山南,也想為大家做些什么的心情的確是有的。那樣的想法,可能現在已經傷害到了山南的心。

“做了一些自作聰明的事情……真是對不起。”

面對道著歉的千鶴,山南沒有做出回答。

“……但是,至少也請你吃一點東西吧……大家,真的都非常擔心山南先生的。”

“……”

“……那我告辭了。”

千鶴鞠了一躬,低著頭走出了房間。

朝著關上的拉門,山南嘆了一口氣。

(是不是說得有些過分了。)

打開碗的蓋子,頓時傳來了一陣味增的香味。被切的很細的青菜和蘿卜仿佛在碗中舞動著。

“……自己剛才真是太孩子氣了。”

一邊說著自己,一邊把蓋子放回原處。

在大廳里,干部們已經開始吃早飯了。

正準備把永倉碗里的小魚塞進嘴里的藤堂,看著始終沒有動筷的千鶴。

“千鶴,打起精神來啦!晚上,我會把飯菜送去的。”

他這樣鼓勵著她。

“……嗯。謝謝。”

“沒錯,雪村君。山南現在搞不好已經把飯菜都吃光了。”

哇哈哈哈,近藤大笑著。

“近藤先生。”

土方立即瞪了他一眼,近藤慌慌張張地縮起了頭部聳了聳肩。

(啊啊,就連近藤先生都在為我擔心呀……)

就在千鶴垂頭喪氣的時候。拉門打開了。

(山,山南先生……!?)

右手端著飯菜的山南,靜靜地走了進來。千鶴,還期待著能和近藤所說的那樣,山南會把飯菜都吃光呢,但一看之下貌似連動都沒有動過。

“……”

千鶴顯露出了沮喪的眼神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山南則拿起了一個飯團,朝著嘴里送去。

“啊。”

跟著藤堂也張大了嘴。

“……山南,先生。”

激動的千鶴臉頰通紅。山南吃下那個飯團之后。

“吃飯,還是大家一起吃會比較開心……”

他微笑著說道。近藤也急忙用力點了點頭。

“那是當然的啦!”

“是啊!的確是這樣對吧,千鶴。”

并沒有察覺到自己的米飯大部分已經進入了永倉的飯碗,藤堂高興地笑了。

“是的。那么,我也要開始吃了。”

看到千鶴終于拿起了筷子,干部們也繼續吃了起來。

此時的土方清楚地看見,山南和千鶴相互微笑了一下。

(……到底,是使用了什么辦法呢?)

如此頑固的山南先生,心中的心結居然被解開了。

土方此時感到這個叫作千鶴的小姑娘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到了五月末的時候,干活完全感覺不到累,反而感覺非常的舒服。

在中庭的井邊,千鶴洗著早飯后的飯碗。因為被允許照顧山南的飲食起居,所以現在能夠自由出入任何地方,雖然最近身邊仍然有人監視著,但漸漸地一些洗衣服洗碗之類的活都會交給她來做。

被洗干凈的餐具,齋藤會用抹布逐個擦干。沖田看上去有些懶散,一直靠在走廊旁的柱子上休息。

“啊……”

從剛才開始,面對每遞過一個茶碗都會張開嘴巴的千鶴。

“你有什么話要和我說嗎?”

擦干茶碗的齋藤這樣詢問道。

“啊……是的。我想去尋找我的父親……請問要等到什么時候才能外出呀?”

來到新撰組以后,這句話已經藏在心里好幾個月了。先不說大冷天,最近日落的時間漸漸變晚,要度過這段漫長而無聊時間真是非常的痛苦。

“最近傷員比較多,所以抽不出人手來保護你。”

“這樣啊……”

無精打采的千鶴將手浸入了洗碗的木桶中。

“我們出去巡察的時候,你倒是可以和我們同行。”

沖田在背后說出了這句出人意料的話。千鶴頓時非常的驚訝。

“真的嗎?那么,能讓我同行嗎?”

千鶴懇求著。

“但是,巡察的時候可是要拼上性命的喲?搞不好,還會出現死傷者。最低限度,你至少要能夠保護自己的安全才行。”

千鶴面對沖田像是在刁難自己的話語,立刻說起話來。

“別,別看我這樣,防身術什么的還是會一點的……而且我還去過道場練過刀術……”

雖然這么說,但聽到可能會死人,自己真的有些害怕。人和人相互砍殺,自己不想看到有死人出現。千鶴瞬間失去了剛才的氣勢,低下頭來。

齋藤看著那樣的千鶴。

“那么,就讓我來試試吧。”

這樣說著,面無表情地解開了掛在身上的布條,將插在腰間的刀拔出并對準了千鶴。

“什么……!?”

沖田對著驚訝的千鶴微笑著。

帶刀的千鶴與齋藤相對著。齋藤右邊腰間上還插著一把刀。在武士的世界中,左撇子可是相當少見的。

“不用客氣。盡量放馬過來吧。”

“但,但是……”

不使用竹刀而是使用真刀,這讓千鶴有些猶豫。

父親綱道把千鶴送去了家附近的道場修煉劍道。而千鶴也認真地學習了好幾年,曾經還被父親夸獎過,說她資質非常的不錯。但是,也僅此而已。因為她從沒有用真刀和別人較量過。

(而且我……的刀是……)

“你腰間上的小太刀,難道只是裝飾品嗎?”

“沒,沒有那回事。但是,要是被刀刺中了,齋藤先生你可是會喪命的。”

在走廊的陰涼處下看著此刻情景的沖田,突然大聲笑了起來。

“啊哈哈哈哈!面對阿一,你居然還擔心‘可能會殺掉他’,我真是無話可說了。你真是太棒了。”

啪啪啪的拍著自己的腿大笑起來。千鶴頓時滿臉通紅。

“有,有什么好笑的。搞不好可是會受傷的……而且,會對人們造成傷害的刀,我是不會輕易拔出來的。”

“但是,如果知道了你的能力,我們就能夠積極地帶你出去了。”

“嗯?”

千鶴的視線從沖田身上回到了齋藤身上,一動不動的注視著他。

(難道說,齋藤先生是為了我……?)

“如果你實在不想用刀的話,那就用刀背吧。”

“……”

這樣的話,千鶴下定決心拔出了小太刀,立即把刀背朝上。

“請多指教!”

齋藤好像輕輕地點了點頭。但是手并沒有放在刀柄上,只是靜靜地站著。此時千鶴行動了起來。

“呀啊啊啊啊啊!”

但是,連同拔刀一起朝著齋藤砍去的小太刀,發出了一聲清脆的聲音,頓時被彈開了。與此同時,千鶴的喉嚨上已經架著一把冰冷的刀了。

“啊……”

(怎么會這樣……在一瞬間……?)

凝視著千鶴的齋藤,總算是慢慢地放下了刀。這之間靜與動的過程,千鶴還完全沒有理解。

“……剛,剛才,到底發生了什么……?”

“吃驚了吧?阿一的拔刀術,可是達人級的喲。”

從走廊上跳人中庭的沖田,撿起了小太刀。千鶴此時才察覺到自己的右手空無一物,再一次驚呆了。

“如果剛才阿一是認真的話,現在,你可能已經沒命了喲。”

“……”

那把刀,可能已經殺掉過好幾個人了吧。千鶴頓時打了個寒戰。就像沖田所說的,齋藤要是認真起來的話,自己的確已經沒命了吧。對于此時產生的恐懼心,將小太刀插入刀鞘的手指此時還略微有些顫抖。

“以你的師傅為榮吧。在你的刀中感覺不到一絲的猶豫。”

“什么?”

齋藤也收起了刀。

“至少,你擁有著就算帶你出去也不會感覺到不便的身手。”

他丟下這樣一句話后轉過身去,像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似的拿起了洗完的餐具。

是這樣呀,原來他們是在測試我呀,千鶴的心總算是返回到了現實中。

聽到齋藤這句話的沖田,微微地吊起嘴角說道。

“居然被阿一認可了。這,這可真是不得了的事情喲。”

沖田一邊喧鬧著,一邊緊跟著朝著廚房走去的齋藤。

“為了讓你能夠和我們一起去巡察,我們會去和副組長說的。”

聽到了從齋藤身后傳來的話語,愣在那里的千鶴心里非常的高興。

“真,真是謝謝你們了!”

但是,沖田園過頭來。

“如果你想要逃跑,或者妨礙我們巡察的話——我會殺了你喲。”

“……是的!”

(雖然是附帶條件的……但,我還是非常開心。)

終于露出笑容的千鶴,朝著他們兩人深深地鞠了一躬。

幾天后,千鶴被叫到了土方的房間中,沖田和藤堂也坐在那里。千鶴面朝土方,露出一副緊張的表情坐著。

“我允許你外出。”

“——真是太感謝你了!”

千鶴的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你就和巡察市中的隊士同行吧。必須遵從組長的命令。”

“是!”

“總司,平助。今天的巡察輪到你們兩個對吧?”

土方確認了一下身邊的兩人。

“我們八番組是晚上巡察,要同行的話還是跟著一番組會比較好吧?”

八番組組長藤堂看著沖田。

“要是被流浪武士纏上就立刻舍棄她,可以嗎?”

“當然不可以啦”

訓斥著亂說話的一番隊隊長,然后土方一臉認真地看著千鶴。

“長州的那些家伙最近的行蹤有些可疑。本來的話,是不應該在這個時候讓你外出的……”

過激的尊王攘夷派的流浪武士們,與為了維護京都治安想要取締他們的新撰組,屬于明確的敵對關系。以尊襄派為中心,長州的那幫家伙在去年的八月十八日發動了一次政變,雖然因此他們被驅逐出了京都,但最近,我們查到又有大量的長州人潛伏在京都中,處于高度警戒狀態的現在,京都要比以前來得更為危險”。土方這樣向千鶴說明道。

“那么,為什么?”

(在長州藩活動如此頻繁的時候帶我出去,不就等于帶著一個包袱嘛……)

千鶴感到有些吃驚。

“因為打聽到有人在京都的道路上看見了類似綱道先生的人。

“父親?”

頓時千鶴注視著土方。

“要是在錯失機會的話,要尋找到綱道先生恐怕就很難了,而且…一已經讓你忍耐了快半年了”

(啊……原來他也是在為我著想的呀)

千鶴,每天都想要去尋找父親的急切心情,土方居然會理解,真是感到有些意外。但是,現在真的是非常地高興。

“那個……真是謝謝你了。”

“真是太好了。千鶴。”

伴隨著藤堂的笑容,千鶴也……

“嗯!”

用力地點了點頭。

由沖田總司擔任組長的一番組,和往常一樣巡視著四條街。除了沖田之外,一番組大約還有四個隊士。雖說今天的任務是來巡察長州眾的動向,但這廣闊的京都大道對于千鶴來說,實在是太刺激了。

“哇啊,真熱鬧!”

因為在這半年間,一直待在屯所的八木邸中,可能是一步都沒有離開過那里的緣故,路邊各種各樣的小店讓千鶴感到非常的新奇,視線不由自主地朝向那些店看去。

“千鶴,你太興奮了。你可別忘了,要和我們一起巡察的喲。”

話雖然說得非常的柔和,但沖田的眼睛卻沒有絲毫的松懈,仔細地注視著四周。看來他非常在意,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這附近徘徊著的流浪武士。

“是,了解。”

不由自主地點了點頭的千鶴,打起精神,開始在附近詢問有沒有認識綱道的人。

“對不起。我在找一個人……”

“身高大約是這樣的,是個光頭。年齡是……”

但是,所有人都搖頭說不認識,都說沒見過那樣的男子。就在千鶴嘆氣的時候,在大道的對面,看見了一個和綱道差不多年齡的男人走了過去。千鶴不由自主地叫出聲來。

“啊呀。那個人的話,前不久,我在那里的枡屋看見過。”

這個看起來很熱心的男人,貌似看見過一個很像綱道的男人。

“是真的嗎?真是太感謝你了。枡屋……在……”

“你看,就是那個養麥屋的斜對面。就是那個魚販子的后面。”

男人所指的那個店要沿著四道街一路下去,看起來像是一間賣柴火的店。雖然在小店前面站著一個挑著扁擔正在賣魚的商人,但在屋檐下的休息處還是能夠看到招牌的。千鶴向著那個男人鞠躬道謝后,朝著枡屋跑去。

那個時候,沖田正招呼著四散開來的隊士們過來集合。然而,他看見了千鶴突然跑開的身影,

“等一下,千鶴……!?”

這樣說著,回過頭來。

“你們這群家伙!有種再說一遍。”

此時耳邊傳來了隊士們的怒吼聲。頓時一看,在四條小橋邊,好幾個隊士和流浪武士開始了交戰。

“別叫了,壬生狼。要是怕新撰組我們就不會在大街上走動了!”

所謂壬生狼,是來源于新撰組的前身“壬生浪士組”的名號。由于當時資金缺乏十分貧窮,所以隊士們很少會提及那時候的事情。

“啊一啊,居然在這個時候。”

他輕輕地嘆了一口氣,一邊擔心著千鶴一邊朝著隊士們的方向跑去。

背對著這邊,用手擦著臉上的汗水通過了魚販的攤位,氣喘吁吁地進入了枡屋。

“對不起。我想稍微問一下——”

正當坐在結帳臺前類似于老板的男人與千鶴說話的時候。類似于店內客人的好幾個流浪武士中的一個,突然表情突變。

“這,這家伙!是剛才,和新撰組在一起的家伙。”

就這樣,突然地拔出了刀。

“笨蛋!別沖動!!”

還沒等身邊的男人制止他,流浪武士已經踏著房間的地板朝著于鶴襲來。

“啊啊!?”

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千鶴想要躲避的身體,突然失去了平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 ”

刀朝著她揮舞了下來——就在這個瞬間,流浪武士的刀被彈開了,然后刺在了結帳臺上。

“沖田先生!”

千鶴抬頭看著如疾風般從外面沖進來的淺綠色羽織。手持拔出的刀,沖田微微地笑了。

“你還真是不走運的家伙。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家伙也是,還有我也是。”

(嗯?)

還沒等沖田說完話,一番組的隊士們也都沖進了店里。坐在結帳臺旁的男人臉色驚慌,嚇得縮成了一團。

(什,什么?不走運是指什么?)

交織著怒吼聲,在驚呆了的千鶴眼前開始了一場亂斗。

天已經黑了。

在屯所的一個房間里,千鶴與沖田并排,坐在上座的山南面前。旁邊還坐著干部們,還有藥販和魚販。

“這次功勞還真是大呀。不僅沒收了被押送到枡屋的武器彈藥,居然還抓住了古高俊太郎。”

吊著左腕的山南平穩地,有些諷刺意味的說著話。

“當時的情況只能這樣做了呀。這不是很好嘛,事情干得都很順利。”

在突然改變了態度的沖田身邊,低著頭坐著的千鶴,她無地自容的卷縮著身體,現在的心情真希望自己能夠消失。

“難道順利就行了嗎?”

無視了沖田剛才的話,山南眼睛深處的雙眸閃耀著光芒。

“我們既然已經知道了枡屋的老板是長州的奸細,難道不應該放長線釣大魚嗎?”

坐在薪炭屋結帳臺上的那個男人叫作古高俊太郎,他早就已經被新撰組給盯上了。

他偽裝成商人過著普通的生活,但事實上他與長州早已經聯手,店的地下倉庫中儲存著大量的火藥以及火槍。聽到這些的時候,千鶴頓時嚇呆了。

“我不認為監視枡屋的島田和山崎有任何的過失。”

藤堂像是在嘲笑沖田似的說著話。于是假裝成藥販和魚販的男人說道。

“請不用在意我們的事情。”

“雖然我們還會繼續監視枡屋,但已經變得有些棘手了,多虧了沖田他們的行動,才能夠抓住古高。”

這樣說著話。其中一個中等身材不胖不瘦的男人叫作山崎烝,另一個男人叫作島田魁。喬裝為藥販的山崎在枡屋斜對面的蕎麥面店處,確認了千鶴他們進入枡屋的情景。

大約在三個月之前,千鶴為他們介紹過關于綱道的事情。這兩個都是新撰組中優秀的偵查人員。土方所說的“在市中看到過類似于綱道的人的消息”可能就是從他們兩個那里得來的吧。結果,在柵屋看見的人到底是不是綱道,這就沒人知道了。

“這就是結果論。”

盡管如此,山南卻絕不想認可沖田這樣的說法。永倉和島田都看著山崎。

“你們的確是值得敬佩呀。但與你們相比沖田卻……”

他們向著沖田抱怨著。

千鶴已經無法忍受大家再責備沖田了,畏畏縮縮地的張開嘴。

“……都是我不好。都是因為我聽到了關于父親的事情,就不考慮后果的沖進了店里……”

“對你的監督不善,沖田要負主要責任。”

山南毫不留情的說道,銳利的視線從千鶴這里轉移到了沖田那里。

就在那時候,土方拉開拉門走了進來。

“關于這件事,允許她外出的我也應該有責任。請不要一味地責備這些家伙。”

此時近藤也出現了,他們兩人彎下腰坐在了上座上。

“土方,古高供出些什么了嗎?”

原田詢問著。千鶴瞬間看了土方的臉一眼。聽說近藤和土方在新撰組的另一個屯所,一個叫作前川邸的地方,對古高進行了拷問。

“選一個風大的日子在京都的城鎮上放火,借此機會把天子挾持到長州去——。這就是他們的目的。”

雖然土方的話聽起來很平淡,但其實這件事是非常恐怖的。近藤沉默著點了點頭。

“在京都的城鎮放火!?長州的那些家伙,腦子里是不是少根筋呀?”

指著自己圍著頭巾的腦袋,永倉感到非常驚訝。

“這么說來,他們單單只是要挾持天子嗎?明明已經有尊王了,他們還真是一點都不知道尊敬呀。”

“……不管怎么說,絕對不能放過他們。”

藤堂和齋藤也顯得有些不愉快起來。土方,朝著近藤的側臉。

“因為古高被我們逮住了,他們現在應該很焦急了吧。所以今夜一定會召開緊急會議,商量一下今后的對策。”

露出了一副嚴肅的表情說道。

“嗯,的確是該這樣。那么長州那幫家伙之后可能會在什么地方會合呢?”

近藤詢問著偵查人員,島田立即回答道。

“從至今為止的動向來看,我想應該是四國屋,或者是池田屋。”

“很好。把這個消息報告給會津藩和所司代。土方,趕緊召集所有隊士。”

收到局長命令,干部們一起行動了起來。

準備好的隊士們都穿上了羽織,戴上了頭巾,英姿颯爽地排著隊。

羽織袖子的袖口在夜里顯得格外的潔白清爽,考慮到他們之后的工作,千鶴頓時感到有些難過。

“能夠活動的隊士,就只有這些嗎……”

土方看著眼前的人數,眉頭微微地皺了起來。加上干部也只有三十幾人。

“真是對不起。要是沒有受傷的話我也……”

目送著他們的山南,在千鶴的身邊懊悔的道著歉。

“沒事,守護大本營的任務可是非山南君莫屬了。”

近藤立即顯現出了對山南的信賴。

此時,離隊伍稍遠一些的陰影中,原田和齋藤悄悄地交談著。

“這個時候,要是能用那些家伙就好了。”

千鶴聽見了原田的話語,心想到底是什么呢,帶著疑惑將視線看著那兩個人。

“看來那些家伙暫時不能夠投入實戰了。只要一接觸到血,他們就會不同從我們的命令,然后變得瘋狂不已。”

(發狂是指……?……!?)

聽到了齋藤的話的同時,千鶴腦中回想起了半年前的情景。

眼冒紅光的白發隊士襲擊了流浪武士們,并將他們斬殺。然后用刀對著已經死亡的流浪武士們瘋狂地亂刺,最后還發出了高亢的笑聲——

(沒錯。那種行為除了瘋狂沒有其他詞語可以形容……!)

千鶴直到現在還感覺那種笑聲在耳邊回蕩似的,趕緊用雙手捂住了耳朵。

(這些是不能聽的事情……那是,和我無關的事情。)

“會津藩和所司代,還沒有行動嗎?”

聽到土方焦急的聲音,千鶴總算是回過神來。還好,沒有人注意到自己,頓時松了一口。

“好像還沒有任何的報告。”

聽著井上的回答,土方有些不耐煩了。

“沒有確切的證據,便不肯前來助陣嗎……近藤先生,我們出發吧。”

他這樣催促著局長。

“但是,還不知道他們的會合地點到底是四國屋還是池田屋呀。”

山南對著交叉著雙腕的近藤說道。

“他們雖然頻繁地使用著池田屋,現在古高已經被抓,所以很難想象他們還會使用同一個地點。我覺得他們的會合地點是四國屋,這樣推測應該比較妥當吧。”

“但是,也不能完全排除池田屋的可能性。”

土方聽著近藤和山南的意見,

“……那么把隊伍一分為二。我去四國屋。池田屋由近藤去。”

他說著自己的意見。

“那么,我帶十個人前去。”

“十個人!?……那么,請帶上總司,新八以及平助。”

“我知道了。但是,如果他們會合的地點是我們這邊的話,到時候就拜托了。”

面對帶著少數人行動的近藤,土方用力地點了點頭。

在屯所空曠的大廳里,千鶴和山南兩人,度過了一段忐忑不安的時光。

墻壁上掛著,用鮮紅色字體寫著“誠”字的旗幟,被蠟燭照耀的十分鮮明光亮。

想起了沖出屯所大門的隊士們——想起了殿后的土方的身影,千鶴膝蓋上的雙手相互緊握了好幾次。

“留守期間的事物,全部交由山南先生全權負責”。

說完這樣一句話就跑出去的他,現在是不是已經到達四國屋了呢。看到土方對山南那無比信任的堅定眼神,讓千鶴自己也變的有些緊張起來。

想要更換已經燒短了的蠟燭,就在山南站起身來靠近燭臺的時候。

“總長。”

偵察員山崎——此時穿著的已經不是白天藥販的衣服,全身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