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第一卷 第一章

文久三年十二月末——

每踩在這條冰凍的夜路上一步,因為長期旅行而已經破舊不堪的草鞋總會發出咯吱咯吱的摩擦聲。反正被白色短布襪包裹著的腳早已經失去了知覺。

感覺從剛才開始就緊追不舍的流浪武士距離我越來越近,雪村千鶴下定決心,穿進了一條小路。沿著路旁延伸著的板壁奔跑著,路旁掛著的幾個燈籠,散發著微弱的光芒。多虧了這些燈籠,自己才有幸的選擇了一條非常好走的道路。總之,現在能做的就是一口氣穿過這條道路。

左手之所以會舉著小太刀,并不是為了穿過這里才這樣做的。而是我在拼命的奔跑中,無意識的做出了這個保護自己的動作。

“給我站住,小子!”

其中一個流浪武士在我身后叫喊著。可能就是最初向我挑釁的那個男人。千鶴朝著前方架著的木材的對面跑去——迅速地跳進了天水桶所制造出的陰影中,并隱藏了起來。

(要是被發現的話,肯定會被殺掉—一!)

我屏住呼吸并讓身體鎮靜下來,雙手緊緊地握著小太刀的刀柄。

“這小子逃得還真是快。”

“肯定還沒有逃遠。給我搜!”

拔出刀的流浪武士慢慢地朝我這里靠近著。雖然冰冷的汗珠沿著頭發滴了下來,但千鶴卻并沒有去把汗珠擦去,而是拼命地隱藏著自己的氣息。

“啊呀呀呀呀!”

突然,附近響起了男人的慘叫聲。

“啊哈哈哈哈哈哈!”

(什,什么……!?)

一陣高亢的笑聲仿佛是蓋過了剛才的慘叫聲,千鶴在黑暗中睜大眼睛。

“喂,怎么了!?”

“畜生,你居然敢對我們出手!”

混雜著流浪武士們的叫聲,傳來了刀劍相互碰撞的聲音。千鶴雙手抓著天水桶的箍,戰戰兢兢地朝著發生混亂的方向窺視著。

在被斬殺的流浪武士附近留下的另外兩個流浪武士現在對峙著的是,兩個披著淺綠色羽織的男人。

(那,那是……!?)

第二個也倒下了。看著斬殺了那個流浪武士的男人,身上沾滿鮮血的羽織,千鶴頓時驚呆了。

他有著一頭在夜里都能看的十分清晰的白色頭發,還有他的眼睛散發著宛如鮮血般的血紅色光芒。而且那個男人的同伴也是如此。

(夜叉,鬼……怪,怪物……?)

他們和千鶴所知道的任何東西都不同。他們一邊瘋狂地笑著,一邊用刀對著那個摔倒在路上的流浪武士身上來回刺了好幾次。那種殘忍的程度讓千鶴的身體頓時動彈不得。

被剩下的最后那個流浪武士揮舞著大刀向著另一個白頭發的男人砍去,重重地砍在了那個男人的身上。鮮血頓時像噴泉一樣飛濺出來。但是,被砍的那個男人……

“呵,呵呵呵……”

一邊大笑著一邊朝著那個流浪武士靠近著。一般情況下,應該連站都站不起來了,但在此時此刻,那個男人看上去像是完全沒有感覺到絲毫的痛苦。

“可惡,為什么殺不死呀!”

“啊哈哈哈哈哈哈!”

一邊瘋狂的大笑著,一邊將那個流浪武士給斬殺了。就在那個流浪武士臨死前發出痛苦叫聲,也就是千鶴不經意間捂住耳朵的時候。

(!?)

那血紅色的可怕眼神捕捉到了她的身影。

“啊……啊……!”

雖然想逃跑,但卻因為過度的恐懼而動彈不得。頭帶下血紅色的眼睛直直地盯著自己,并朝著這里逼近。舔去刀上的血漿,一邊大笑著一邊把刀架在肩上——

(不行了!)

在突然閉上眼睛的千鶴耳邊,傳來了一陣血肉被刺穿的聲音。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的千鶴抬起頭來,想要襲擊自己的那個男人的左胸部,刺出了一把刀的刀尖。從背后直直地刺穿了心臟。在刀被拔出的同時,那個白頭發的男人也頓時喪命,立即應聲倒地。

“啊一一啊,真是可惜……”’

于是,就在那個時候,在路旁出現了一個年輕人的身影。身材纖細,隨便扎著的頭發蓬蓬松松地散開著。

“我本想一個人來解決的呢。齋藤君,你每次在這個時候,干活都會格外的麻利呀。”

他一邊說著,一邊朝著千鶴微笑著。

那個叫作齋藤君的年輕人,揮舞了一下從白發男人身上拔出的刀,然后將刀收入了刀鞘。

雖然刀上的血漿被甩在了路邊的圍欄上,但現在已經沒什么好怕的了。因為周圍已經是成為了一片血海了。

“我只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情………

圍著白色圍巾的齋藤與另外一個身材纖細的年輕人,果然還是盯著那個披著淺綠色羽織韻男人看著,千鶴此時總算是察覺到其中的含義了。

(難道說,這件羽織——!?)

就在那時,漸漸的云開霧散了。臉上照耀著青白色的月光,周圍頓時變得閃閃發光起來。剛才只顧著拼命逃跑卻完全沒有注意到,原來下雪了。剛才原以為是冰冷的汗珠,其實可能就是這冰冷的白雪,千鶴是這么想的。

下一個瞬間,比白雪更為冰冷的光芒,悄無聲息地刺了過來。

“啊……”

是一把刀。是另一個,穿著同樣羽織的男人。一定是這個男人把剩下的那個瘋狂的男人給斬殺了吧。

“聽好了,你可別逃跑。如果你敢逃的話,我就砍了你。”

“……!”

一陣吹散自雪的微風通過了這條小路。

紋絲不動的站著的男人,那漆黑色的頭發在空中飄舞。

透過月光看起來就宛如是隨風飄揚的櫻花花瓣,仿佛讓我看見了美麗生命凋零的瞬間。

用強烈的視線看著千鶴的那個男人就宛如——綻放的櫻花似的。

在這壓倒性的恐怖中,時間仿佛也已經停止了。

一動不動的注視著這里的銳利,且冰冷的雙眸,和像是粘在自己身上的冰冷刀身——到底是哪樣東西會奪取我的性命呢,千鶴在一瞬間產生了混亂。

雪花飄舞著。但他仍然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

就在自己不知所措的時候,千鶴頓時點了點頭。

“副長,尸體該怎么處理呢?”

“只要脫下他們的羽織就行了。剩下的交給監察人員處理。”

男人回答著齋藤的話。這兩個人,已經無視了千鶴。

“話說,這個孩子該如何處理?”

纖細身材的年輕人看了看千鶴問道,于是那個男人再一次將視線轉向了千鶴。

(……要,要被殺掉了……)

千鶴哆嗦著用顫抖的雙手拼命地握緊小太刀。然而,過了沒多久。

“把她帶回屯所。”

男人冷淡地說出了這句話。

“什么?難道不用殺掉她嗎?剛才,她可是全看到了喲?”

“那家伙的處置,等回去之后在決定。”

得救了,就在自己安心的同時,緊張著的神經也一下子放松了開來。千鶴頓時失去了意識,就這樣向著前方倒了下來——。

“——真是個倒霉的家伙。”

此時的千鶴已經無法聽到男人冷淡的話語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睜開眼睛的時候,千鶴察覺到自己已經蓋著被子橫躺著了。

“……!”

雙手向后被綁著,嘴里被塞著東西。身上蓋著一層薄薄的被子,與其說是橫躺著還不如說是翻倒在地上來的更為恰當。

(……這里是?)

扭過身子,拉門的對面看上去非常的明亮。千鶴瞇起眼睛,環視著整個房間。

(早上……?對了,我昨天晚上……)

這個房間絕對說不上寬敞,在這里只有一張樸實的書桌,就連一些日常用的家具都找不到。在榻榻米的上面只蓋著一張被子。千鶴終于想起了昨天夜里被流浪武士追趕的事情,然后把視線轉移到腰間。

(沒有……我的小太刀……!)

“……”

枕邊,地板上,快速的用眼睛掃了一遍,但始終都沒有找到。那是雪村家代代相傳的東西,是父親給自己的重要東西。

(怎么辦呀……我的小太刀不見了!)

我拼命地扭動著身體想要站起來,突然,嗖的一聲拉門打開了。

“你醒了嗎?”

千鶴因為恐懼而卷縮起了身體,但意料之外的是,伴隨著寒冷的空氣一起走進房間的是一個看上去非常溫和的中年男子。透著一股軟弱之氣對著千鶴微笑著。

“真是對不起啊。居然這樣對待你……啊,總司那個家伙居然綁得這么緊。”

想必一定很疼吧,然后嘆了一口氣。

“馬上,就給你把繩子松一松,你稍等一下。”

那個男人一邊用溫柔的口吻說著話一邊利落地解開了繩子,然后把我的雙手放到前方再一次綁了起來。拿掉口中的塞口物后,千鶴提心吊膽地張開了干燥的雙唇。

“請……請問……這是哪里呀。你到底是……?”

“啊,失禮了……我叫井上源三郎。這里是新撰組的屯所。”

“新撰組……?”

不經意間發出了“啊”的一聲,我趕緊從井上身邊躲開。那沾滿鮮血的淺綠色羽織在腦中被喚醒。

(沒錯,淺綠色的羽織是新撰組的標志……殺人集團……!)

從江戶到京都的途中,千鶴已經聽說過了好幾次關于“殺人集團·新撰組”的傳聞了。

他們都披著淺綠色的羽織,無論是誰都會斬殺。他們搞的京都的城鎮人心惶惶,聽說人們都非常的厭惡他們——

“不用這么緊張。”

井上,突然笑了。

“你能跟我來一下嗎?”

“嗯?”

“今天早上干部們,雖然已經商量過了關于你的事情……”

“干部……?”

沒有完全理解具體狀況的千鶴反問道。

“啊,他們已經在大廳集合了,來了你就知道了。”

井上,為了解除千鶴的緊張感再一次微笑了起來。

“放心,沒事的。來,跟我來吧。”

千鶴的心情依然非常的不安,慌慌張張地站了起來。

中庭的樹木被重重的積雪覆蓋著。這些積雪可能是夜里形成的吧。在厚厚的云層中,射出了一道微弱的陽光。

被井上帶領著,拖著還有些搖晃的身體從走廊一路走來的千鶴,剛一進房間,當場所有男人的視線全部匯集到了她的身上,頓時讓千鶴感到有些害怕。

男人們,一共有八個人。上座有三人,他們的對面有兩個人。還有在房間的角落,有三個人依靠在墻壁上。

(這就是干部們……上座上的人看起來貌似地位很高呀……)千鶴偷偷地這么考慮著。

“早上好。昨天睡得還好嗎?”

面對著上座坐著的一個人突然說起話來。

(這個人,是昨天夜里的……)

雖然沒有穿著羽織,但我記得他那吊起的嘴角,極具特征的微笑方式以及說話的口吻。他就是昨天晚上在場的男人中的一個。

“你是……!”

“看來你睡得不錯啊。臉上還印著榻榻米的痕跡喲。”

“什么……!”

因為緊張,再加上被他這么一說,臉頰頓時通紅。感覺到有些難為情的千鶴,不由自主的把雙手放在了臉頰上。

“別鬧了,總司。”

在他身邊坐著的一個圍著白色圍巾的男人也很眼熟。被長長的前發遮住了將近一半的臉孔,帶著一副憂郁表情的男人,他應該是叫“齋藤君。”

“……你只是被他捉弄了而已。臉上根本就沒有痕跡。

(什么,我被他捉弄了……)

聽著齋藤的話語,千鶴放下了雙手,然后看著那個叫作總司的男人。根據井上之前所說的話來推測,用繩子綁住千鶴的應該就是這個男人吧。

“太過分了,阿一。明明不拆穿我也可以的。”

那個叫作總司的男人若無其事的說道。

“你們這群家伙,別再給我說廢話了”

坐在上座左邊的男人嚴厲地說著話。

(就是昨天晚上,被稱為副長的人。)

千鶴一瞬間,回想起了在那個月光下的情景。

“話說……她就是目擊者?”

在墻壁旁伸開雙腿的年輕人,抬頭著千鶴。他看起來比齋藤還要年輕。

“既矮小,又瘦小……這家伙明顯還是個小孩嘛。”

“你可沒有資格說她小孩,平助。”

“的確。從世人的眼光來看,無論是你還是她都應該屬于相同的存在吧。”

在那個叫作平助的年輕人旁邊,還坐著兩個人——其中一個身材健碩魁梧,長長的頭發被隨意的扎在背后。另一個男人帶著綠色的頭巾,還帶著相同顏色的勾玉項鏈——在一邊嘲笑著平助。

“吵死了啦,你們兩個大叔給我閉嘴!”

他這樣回著話。

雖然副長等人都整齊的穿著正裝,但只有這三個人穿的非常的隨便。手臂壯碩的肌肉顯露無遺,就連胸肌也露了出來。雖然房間中只有一個小小的火盆,但完全感覺不到一絲寒意。

“你說什么,你這個小鬼!”

“我可不記得允許過你叫我大叔。這樣叫新八也就算了,我就免了啦。”

“啊,左之你這家伙……居然敢這樣說我!”

中間的年輕人叫平助,右邊的是新八,左邊的那個好像叫左之。三人無視周圍的視線,開始大吵大鬧起來。盡管如此卻完全高興不起來。千鶴感覺到了他們對自己的強烈敵意,低下頭來。此刻真是如坐針氈,如果可以的話真想趕緊逃出去。

就在那時,坐在上座中央的男人咳嗽著說道。

“快給我安靜一點,你們三個。”

這個男人雖然有些粗魯但看上去非常的正直。頭發扎在身后,還佩戴著一條形狀漂亮的頭帶。他的低沉的聲音擁有強大的威懾力,在一旁吵鬧著的三人立即停了下來。

千鶴抬起頭來,上座右邊的那個男人微笑著看著自己。眼鏡里的雙眸讓人感覺到了理性,完全感覺不到敵意。

“都是一些口無遮攔的家伙,真是對不起了。請你不要感到害怕。”

用沉穩,優雅的措辭說著話。千鶴察覺到他的嘴邊還殘留著微笑,頓時松了一口氣。

“那么,局長……”

他用眼神催促著,于是剛才的那個男人又咳嗽起來。

“我是新撰組局長近藤勇。”

他就這樣自報了姓名。而千鶴擺放好被捆綁著的雙手,靜靜的正坐在榻榻米上。

“這位山南君是總長,旁邊的歲三……不對,土方歲三君擔任的是副長……然后這里的是一番組的……”

近藤勇開始逐個介紹在場的干部們。

“不對啊,近藤先生。你為什么要告訴她這么多事情呢?”

土方歲三一臉不愉快地看著近藤。

“……嗯?難道,這樣不行嗎?”

近藤趕緊閉上了自己的嘴。

“對于之后要開始審問的對象,沒必要向她做自我介紹吧?”

“話說,在不該認真的地方如此認真,的確是非常符合近藤先生的風格呀。”

帶著頭帶的勇倉新八,還有隨意的扎著頭發的原田左之助兩人相互看著對方笑了起來。近藤趕緊重振精神。

“那么,我們就進入正題吧。能再給我詳細講述一次昨晚發生的事情吧。…

于是齋藤一開始報告。

“昨天晚上,在京都市中巡邏的時候,隊士們與流浪武士遭遇。在經過了交戰之后,雖然隊士們將那些流浪武士給斬殺了,但也就在那時,被她目擊到了他們‘失敗’的情景。”

“我,我,什么都沒有看到!”

感覺到了新撰組干部們的視線,千鶴用力地搖著頭。

“真的嗎?”

藤堂平助用質疑的眼神看著他。

“真的沒看見。”

“這樣啊……既然這樣那就再好不過了。”

“哎呀?”

一直沉默著聽著他們談話的永倉,突然抬起頭。

“根據總司的話來分析,你好像還幫助過隊士們,對吧……”

沖田總司吊起嘴角笑了起來。千鶴趕緊搖頭否認。

“不,不是這樣的!我當時,正在逃離流浪武士的追趕……接著新撰組的人就來了……所以,我其實是被他們給救了。”

“那么,也就是說隊士們斬殺流浪武士的場面,你是看得一清二楚咯?”

“……!”

(這下糟了!)

千鶴突然察覺到了,但是已經為時已晚。原田不由得苦笑起來。

“你,還真是一個誠實的家伙。不過這并不是一件壞事……”

聽著這句話,沖田說道。

“我說吧,我們還是殺了她吧。殺了她滅口,難道不是最好的解決方法嗎?”

“怎么能這樣……!”

就在臉色發青的千鶴無言以對的時候。

“不要亂說。怎么能夠平白無故的殺害天皇的子民。”

就這樣,近藤用嚴厲的口吻訓斥著沖田。沖田頓時擺出一副嚴肅的表情。

“請不要這么認真嘛。剛才,只是開個玩笑罷了。”

他這樣解釋道。

“……請你開一點像玩笑的玩笑。”

齋藤開口說話之后,大家頓時陷入了沉默。

(昨晚的事情,果然是不能被看見的事情啊……)

雖然千鶴想把兩手放在榻榻米上,但由于被綁著所以不能夠自由的行動。

“我,絕對,不會對別人說的!”

拼命的保證著的千鶴,看了一眼自己的小手然后叩拜在榻榻米上做出了央求的動作。

“夠了。給我帶下去。”

土方嘆著氣看著她。

接到了副組長的命令,頃刻間齋藤站了起來。千鶴俯視著他。

“拜托你了。請聽我說!”

雖然千鶴繼續央求著,但齋藤卻抓住了她的領口,把她拉了起來。

“……求你了!我,真的什么都沒有……!啊!”

千鶴的手被緊緊地抓住,然后開始被拉回了一路走來的走廊。

“啊……!”

被扔在了冰冷的榻榻米上并受到了沖擊。千鶴勉強地抬起頭看著齋藤。

在被拉開的拉門對面,他站在走廊上俯視著千鶴。在逆光下,他的臉是那么的暗淡,看起來非常的冰冷。

“為了你自己著想,還是先做好最壞的打算……萬事都要未雨綢繆,有備無患才行。”

“……!”

并沒有理睬喘著氣的千鶴,齋藤緊緊地關上了拉門。千鶴,在房間中等待著拉門處的影子漸漸遠去,然后慢慢地站起身來。褲裙有些礙事,稍微花了一點時間。雖說從江戶出來的時候就一直是這樣的,但男裝穿起來果然還是很不舒服呀。

(我可沒工夫在這里浪費時間……)

為什么事情會變成這樣呢,千鶴坐在這個空曠房間的榻榻米上咬著嘴唇。

昨天晚上,被流浪武士纏上的時候,要是能夠趕緊逃脫那該多好呀。

(嗯。早就聽說京都的晚上非常的危險,其實昨天晚上就不應該出來走動才是。老老實實的待在旅館里等到早上再趕路那該多好呀……)

千鶴,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像是在回應著她的嘆氣聲似的,拉門的對面顯得格外的明亮。可能是躲在厚厚云層中的太陽公公終于現身了吧。

想要立即沖進京都大街的沖動,使千鶴顯得有些焦躁。

“什么,不給予任何處分?”

永倉驚訝地大聲說道。原田也是。

“這樣真的行嗎?土方先生。那家伙,都看見了吧?隊士們失敗的……”

皺著眉頭。等齋藤回來之后,他們在房間中討論著該如何處置千鶴。

大家的視線都交集在了土方的身上,而土方也再一次開口說話了。

“我們,昨天晚上,只是肅清了違背武士道精神的隊士。而那個家伙,也只是碰巧在現場而已……”

“——你想說的,就只有這些嗎?”

山南敬助一邊橫視著土方,一邊平靜地問道。

“實際上,那個小鬼的理解,也就只有這么點程度吧。”

“那么,既然土方都這么說了……”

沒有任何處分這個結果果然還是有些讓人意外的吧,近藤說話的結尾詞有些含糊不清。

“其實,你原本就是這么打算的吧?不然的話,你是絕不會活著把她帶回來的。”

面對山南意味深長的笑容,土方發出了“哼”的一聲。

山南擺出了一副嚴肅的表情。

“話雖如此,但也必須保守那個秘密才行。所以,不能就這樣讓她無罪釋放……”

他這樣補充道。

“知道了。我還有一些事情必須要去確認一下。”

土方忽然站了起來。

附近可能有一座寺院,此時傳來了敲鐘的聲音。

突然抬起頭來的千鶴腦中……

“為了自己著想還是先最好最壞的打算……萬事都要未雨綢繆,有備無患才行”。

齋藤的話語突然在腦中喚醒。

雖然完全不理解現在的狀況,但那些白頭發的隊士們斬殺流浪武士的情景被自己看見了,想必那一定是絕不能被看到的東西吧。現在時間拖得越長,那種不好的預感就會變得更強烈。

(默默的在這里干等的話,肯定會被殺掉的。那些人比起我的事情,肯定是會以新撰組的利益為優先的吧。)

必須逃走,千鶴下定了決心。一直待在這種地方,不就等于在和別人說請你們殺掉我嘛。雖然沒有拿回小太刀讓自己有些顧慮,但在這個時候可沒空去考慮那些東西了。

我窺視著走廊上的情況,悄悄地走出走廊。還好沒有一個人影。我隱藏著自己的腳步聲,貼著墻壁慢慢地前進著,就在那個時候。

“啊。”

背后突然伸出的手抓住了她的衣領,千鶴輕輕地叫了一聲。

“你這個笨蛋……你以為你能夠逃掉嗎?”

是土方。

“放,快放開我!”

原來被監視著,千鶴現在才察覺到。再仔細思考一下,那是理所當然的。

“你敢逃就殺了你……昨天,我應該已經和你說過了吧?“

“就算不逃也會殺我的吧?我,是絕對不能死的!”

千鶴把被綁著的雙手放到腦后。

“對我來說,我還有必須要做的事情……!”

千鶴拼命地想要掰開土方的手。

“嗯……?”

突然衣領處的手被放開了,身體能夠自由活動了。

“既然有拼上性命的理由,那就把話說說清楚吧。”

(……土方,先生……?)

抬頭看著土方被淡淡的日光所照耀著的臉孔,千鶴戰戰兢兢地點了點頭。

“能夠聽我說話,真是太感謝了——”

端坐下之后,千鶴低下了頭。這是一個和剛才相同的房間。眼前再一次聚集著干部們的身影。

“……大約是半年前的事情了。我的父親是一名蘭方醫,在江戶開著一家不大的診所,因為工作原因所以上京了……”

就在近藤等人注視著她的時候,千鶴想起了那個夏天格外炎熱的一天。

蟬鳴聲響得已經遮蓋住了窗外搖曳的風鈴聲。

對著正在整理診所中物品的千鶴,父親開口說出了一件貌似很難開口的事情。

“千鶴……其實,啊。過段時間,我要去京都一次。不知道會去一個月,還是兩個月。”

父親站在床邊,因為是背對著所以不知道他當時的表情。

“……這樣啊……”

父親因為工作原因上京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請注意安全,父親……聽說京都那里治安很差。”

就這樣,勉強地微笑著。父親回過頭來,強忍著不舍之情,也對著自己心愛的女兒露出了笑容。

“你就放心吧。為了不讓你擔心,在京都的時候我會給你寄信的。”

聽說千鶴的母親,在千鶴很小的時候就病逝了。之后,就一直是父女兩人相依為命的生活著。可能是這個緣故,父親對千鶴關懷備至,照顧的非常細心周到。

“以后……要是遇到什么什么困難的話,你可以去找松本良順先生。他一定會幫助你的。”

“好的。不過,我~個人沒問題的。”

不知何時蟬鳴聲停了,父親背后的風鈴發出了涼爽的聲音——

“就和約定的一樣,父親每天都給我寄信。但是,有一天我們的聯絡突然中斷了……”

聽著千鶴的話,近藤嗯嗯的點著頭。

“雖然我已經等了一個月,但最后還是因為坐立不安,所以決定一個人去京都看看。但是父親的行蹤依然不明,還有那個松本先生現在也不在京都……就在我無所適從的時候受到了那群流浪武士的襲擊,事情就是這樣的。”

“這樣啊,你是為了尋找父親……千里迢迢從江戶……真是受累了呀。”

聽完那些話的近藤,眉頭緊鎖,表情和他那壯碩的體型有些不太相稱,快要流淚的感覺。

土方,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如此年幼的小女孩,之所以會喬裝成男人原來是這個理由呀……”

“嗯嗯……什么,小女孩!?”

“你……是女的?”

幾乎就在同時,近藤和永倉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千鶴無奈地點了點頭。

“……真是對不起。我的名字叫作,雪村千鶴。”

于是千鶴立即自報姓名。不是真的吧,藤堂感到十分的驚訝。

“額啊啊……這絕對是我近藤勇,一生的失策!沒想到,你居然是女孩!”

對著郁悶地注視著千鶴的近藤,沖田笑了。

“怎么看她都是個女孩子吧。”

“就算你這么說……有什么證據可以證明嗎?”

“那么,不如把衣服全脫了吧?”

永倉和原田相互交談著。

“不行!我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近藤滿臉通紅的叫喊起來。在他旁邊的山南用平靜的

口吻說起話來。

“你剛才說你的父親是江戶的蘭方醫對吧……難道

說,那個人,就是雪村綱道先生嗎?”

“嗯,你認識我父親嗎!?雪村綱道的確是我父

親。”

千鶴驚訝地說道,房間里的氣氛頓時變得緊張起來。

“你居然是綱道先生的女兒?”

近藤說話的聲音突然改變了。突然間眼神也尖銳的讓人感到有些害怕。

“你,到底知道多少事情?”

“什么知道多少……?”

“別裝傻了。當然是綱道的事情啦!”

面對如此尖銳的視線,千鶴一頭霧水的詢問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難道,父親遇到了什么不測?”

于是,至今為止一直沉默著的齋藤開口說話了。

“大約在一個月以前,綱道先生所住的房子因為失火而崩塌,從那以后,就行蹤不明了。”

“是有人故意放火,雖然之后我們也仔細搜查過現場,但卻沒有發現尸體……只是,根據現場情況推測,他很有可能被卷入了某個事件。”

山南這樣說道。

(事件!?怎么會這樣……!)

綱道一直是協助幕府辦事的,所以放火燒屋子的人可能是反幕府人員所為,事情就是這樣的。

對于意料之外的結果,千鶴不由自主的將手壓在胸口上。

“父親……”

看著小聲嘟囔著,表情非常不安的千鶴,土方給了她了一小段思考的時間。

“既然是那個蘭方醫的女兒,那就不能輕易殺掉了吧。”

他自言自語的大聲說著話,之后對著千鶴說道。

“綱道的行蹤,我們正在追查中……既然你說你已經忘記了昨晚發生的事情,那么在找到你父親為止的這段時間,你的安全由我們來保護。…

“什么…!”

因為保護這個詞的語調聽起來實在是非常的別扭,所以千鶴感到非常的驚訝。然后,近藤也用力地點了點頭。

“不用擔心。你的父親,我們一定會幫你找到的!”

“真是,真是太謝謝了!”

那有力的話語,甚至讓自己已經忘記了還被囚禁著的事實,千鶴低下頭說出了感謝的話。

“沒有被殺掉真是太好了呢……雖然只是暫時性的。”

沖田緊跟著說道,他此時像是忘記了自己的立場似的,潑著千鶴的冷水。

“是,是的……”

“啊,哎呀,既然是女孩子的話,必須熱誠地款待才行呀。”

對著態度突然軟化的永倉。

“新八大哥,你對女孩子還真是心軟啊……但是,你的態度轉變實在是太快了。”

藤堂用手肘刺了刺新八。這不是很好嘛,原田笑著說道。

“這下屯所可要變得熱鬧起來了吧,不僅僅是新八,其他人也會興奮起來的吧。”

可能是已經習慣了這三人一唱一和的模式,山南此時也非常自然的改變了話題。

“總不能把她當作一個隊士來對待吧,看來還有必要來考慮一下她的待遇問題呀。”

土方,皺著眉頭,像是感到非常麻煩似的說著話。

“把她派給某人做侍童不就行了嗎?比如近藤或者山南……”

“這樣可不好喲,土方。在這個時候,首先提出這個意見的人應該負起責任喲。”

“對吧?近藤先生”。沖田尋求著近藤的同意。

“嗯嗯,待在土方的身邊那我也就安心了!”

“那就這么辦吧,土方君。”

山南微笑起來。

“她就拜托給你了喲。”

大家異口同聲地說道。

“……你們這群家伙……”

看著咬牙切齒的土方,千鶴不由得感到有些害怕。

(……我,到底會被怎么樣呀?)

總之,在找到父親之前是不會被殺掉的所以不用擔心,但是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這一事實也不會改變。

為了找到父親,我絕對不能把看到的東西給忘記。

(話說回來……為什么新撰組要尋找父親呢?)

千鶴感到很不可思議。

京都的夜晚真是無比的寒冷。剛要將手放在火盆上。

“土方先生,我進來了。”

沖田從走廊過來并說著話。

“嗯。”

沖田和齋藤一起被叫到了土方自己的房間。

“你怎么看。”

等他們兩人彎下腰坐下后土方這樣詢問道,沖田回答著。

“什么怎么看,你是指那個孩子嗎?看起來是個很誠實的家伙。”

“我不是要你說這些”,土方不耐煩的說道。

“知道綱道事情的只有我們幾個干部,所以不能胡亂的亂找。就在那時候這個女孩就出現了——”

談話繼續著。

“副長,難道你打算讓她幫我們一起尋找綱道嗎?”

齋藤這樣詢問道。

“這是必然的。但是,現在還不行。因為那家伙的存在對新撰組來說,到底是吉是兇還不知道,也不能保證她

不會泄露‘新撰組’的秘密……聽好了,給我時刻關注那

家伙的一舉一動。”

“…………”

齋藤看著土方銳利的視線,默默地點了點頭,然后站起身來走出了房間。

聽著土方的話感到有些麻煩的沖田,也只能站起身來跟著齋藤走了出去。

土方此時已經沒有去注意那兩人的舉動,好像在考慮著什么似的,注視著火盆中燃燒著的木炭。

幾天后,迎來了文久四年的新年。

千鶴待在被分配到的房間里,過著無所事事的日子。

書桌上裝飾著南天竹——井上考慮到千鶴不能外出一定非常的無聊,所以從庭院中弄來了這些南天竹——抬起頭,她站了起來。

(終于到傍晚了……)

微微地拉開一點拉門,一陣寒氣頓時竄了進來。

“好冷……!”

忽然身體冷的有些顫抖起來,然后把手放在了插在腰間的小太刀上。

“……”

千鶴此時,想起了拿回小太刀時的情景。就是干部們在房間里討論該如何處置自己的,那一天。

“你的安全,由我們新撰組來保護。”

土方作為干部們的代表這樣說道。

“但是,也不能把一個女孩子留在屯所里。所以,你必須繼續穿著男裝……雖然有點麻煩,但請你能耐。”

“……是。”

千鶴乖乖地點了點頭,山南對著她繼續說道。

“因為你的存在是不能被別人知道的,所以除了我們干部之外,關于你的事情我們是不會和隊士們說的。”

“那么,我……”

“你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一個人待在房間里就可以了。”

看著有些不耐煩的土方。

“哎呀,奇怪了。”

沖田此時的口吻變得有些滑稽。

“這孩子,難道不是某人的侍童嗎?”

“……你這家伙給我閉嘴。”

土方對著沖田瞪了一眼之后,就在井上要帶著千鶴走出房間的時候。

“等一下。”

接著,把小太刀遞給了她。

“這是……!”

千鶴看了一眼,趕緊把它接了過來。

“這是很重要的東西吧。身為男人,不管發生什么都必須佩戴在身上。”

因為要繼續穿著男裝,所以在說話方式上也要顯得非常的巧妙才行。

“真是太謝謝你了!”

對于土方的細心感到非常的開心,千鶴把雪村家代代相傳的小太刀抱在懷里。

“雖然已經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但居然叫我‘什么都不用做’這對我來說可能是從未有過的……”

呼得一聲,千鶴一邊嘆著氣一邊走出房間來到了走廊。

“話說回來,已經七天了…一難道說,我會像這樣一直被幽閉起來?”

“這就要看你自己心里是怎么想了吧。”

“嗯!?”

被嚇了一跳,千鶴急忙轉過頭來。沖田一邊微笑著一邊看著千鶴。

“為,為什么.為什么沖田會在這里!?”

“哎呀,難道你一直沒有察覺到嗎?這個時間段,輪到我來監視你。”

(這樣說來,我一直被監視著……)

千鶴回想起來了,每次在拉門的縫隙中窺視外面情況的時候,總會看見沖田或者齋藤的身影。

“啊,那么……難道說,剛才我的自言自語全部都……?”

“嗯?”

看到沖田露出了愉快的笑容,千鶴頓時滿臉通紅。

(怎么辦呀!被聽見了!這,絕對被他聽見了)

“總司。你的廢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