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第二十章 『月下的卒業者』

第一卷 上 第二十章 『月下的卒業者』

Answer

Only answer

Answer me

Only answer me

配點(女主角)



夜幕下。在停泊在山腳下的船上,聚集著人群。

在成為巨大都市的八艦上,人們三五成群地站在艦首,或是聯結艦船的粗長繩索上。

大家都眺望著南方,位于那邊的三河的方位。

不管哪一個人,都親眼目睹了三河巨大的變化。在嘈雜中人們彼此相告,

「光芒……,消失了……」

如字面意思所述,山地另一側的從大地直貫天際的光芒,消失了。

遙遠的,越過高山傳來的如同鼓動般的聲音,現在也沒有了。

「……發生了什么?」

不知道是誰生出的疑問,一個個地傳播開來,但卻得不到回答。

在這疑問和疑念的騷動中,正純和一名自動人形走在一起。

P-01s。在拉著她的手的正純背后,P-01s頭上套著正純的上衣。她在上衣的下擺在背后搖著的同時,

「正純大人,您不冷嗎?」

「沒事啦。」

這么說著的正純,正走在通往表層部商店街的道路上。擦肩而過的人們,大家都在走向面對三河方面的艦首側。但是,正純為了遠離那個方向加快了腳步。

……這下麻煩了啊。

正純想著。完全就不知道該做什么啊。

今天一整天,自己知道了許多事情。

“悔恨之道”的事情也好,大罪武裝的事情也好,P-01s的正體也好。

現在,自己牽著手的自動人形,準確說來,并不是自動人形。

是名叫赫萊森的,以松平·元信女兒的靈魂為基礎而制造的,有著自動人形身體的人類。

但是,正純這么想。

……被交給世界各地的大罪武裝,是利用了她的感情而制造的東西……,嗎。

為了制造以人類的原罪為主題的大規模破壞武裝,就把她的感情作為部件使用了吧。雖然不知道為什么要這么做,但知道的就只有,

世界動起來了。

現在,一直保持緘默的三河的當主,元信公,之前在通神中這么說了。獲得了大罪武裝就擁有了左右末世的力量。

這么說來,現在,被自己牽著手走著的少女,左右著世界的命運。

還有現在,自己不知道該怎么處理這名少女。盡管在聽了元信的通神之后,自己反射性地把上衣套在她的頭上,把她拉到了隱蔽的地方。

……赫萊森,嗎。

元信公的子嗣,以及,

……父親他們說過的,葵殺掉的人。

也不知道做了些什么。就算是問P-01s,她也沒有記憶。

所以,正純在一無所知的情況下,去找輕食店的女店主談談,在這么考慮著。但是,

「正純大人。」

「誒?」

正純聽到有人呼喚,停下了腳步。這里是差不多進入目的地商店街的位置。因為是企業區劃所以人也很少的地方。

回頭一看,被披著的上衣和前發遮住臉的P-01s就在眼前。

「——P-01s,其實并不是P-01s吧。」

轉過來的視線前方,她正,看著自己。

一臉可以說是呆然的面無表情,P-01s直直地,只是將正純的眼睛應在了她自己的眼中,

「不知道。」

那是,

「P-01s,被說成是赫萊森。但是……」

說了出來。

「既然這樣,作為赫萊森,P-01s應該怎么做呢。」



聽了她的話,正純啞然失聲。

該怎么回答才好。

她的一生,肯定就被圣聯和極東左右了。雖然不知道那會變成什么樣,光憑三河的嫡女和大罪武裝這樣的身份就有充分理由剝奪一生的自由了。

但是,正純這么想。她,應該期望著這樣的未來吧。

正純所知道的P-01s,是雖然老是站在柜臺前,但也會去打掃店外和墓地的自動人形。雖然自己也在和店主她們一起尋找她的身世,但結果上來說P-01s選擇了和平的日常,自己這些人也是如此期望的。

但是,從現在起,這全部都被剝奪了。

「你是……」

正純想要說些什么,忽然,這么想到。

……自己,又是怎么樣的。

去襲名本多·正純這一存在,希望著,行動著,但化為了不可能。

但是,眼前的她,明明自己并不期望,卻被強加上一個對于世界來說的重大任務。

對于期望得到世界性任務的自己來說,她不就是值得艷羨的存在嗎。

……明明是這樣。

「你是——」

赫萊森·阿利亞達斯特。是松平·元信的嫡女,大罪武裝的基礎,被改造成自動人形的少女。

但是,這些東西應該怎么說呢。該怎么說,才能夠準確地說明她呢。

正純所知道的她,單單就只是輕食店的自動人形。

所以正純開了口,迷茫地,但是,要說些什么。

……你是——。

忽然,就在這一瞬間。不經意間,城鎮的另一側喧鬧了起來。

這里是企業區劃,晚上并沒有人。所以,發出聲音的是,

「!?」

正純放眼望向四方城鎮。從隔了一段距離的居住區劃響起來的嘈雜,匯聚成了幾個聲響升上了天空。

就像是被這聲音吸引著一樣,正純抬頭望天。

上空,有一道巨大的影子在從正上方逼近的夜空中。

「那是——」

是航空艦的艦影。是從三河出發的警護隊的先行艦。



確認到漂浮在夜空中的艦影的正純耳中,響起了新的聲音。

是武藏的艦外放送。通過擴音器傳出的自動人形的聲音,向著天空宣告。

『武藏艦橋向先行艦。判斷貴艦的航行無視了預定。另外,船舶間的上下交通必須離開超過600碼這一點應該作為義務受到遵守。——以上。』

但是,就算有自動人形的要求,警護隊的先行艦也沒有停止接近。

取而代之的是,對方回話了。那其中混雜著微弱的噪音,

『三河發武藏先行警護艦向武藏。——現在,本艦正按照當地圣聯代表的非常時期特別任務航行中。若有意見請與當地圣聯代表K.P.A.Italia派遣團接洽。』

警護艦放慢著速度,到達了這邊的上空中。

它的側面,從甲板上垂下了幾根繩索。

繩索上,船的邊緣上,有幾道人影。是武裝了的極東制服打扮。

……難道說……!?

『現在開始,本艦應當地圣聯代表的要請,前往確保大罪武裝。提請武藏側的協力。』

隨著警護艦的艦外放送,無數道人影從船上降下。

首先是利用繩索一口氣下降,在途中放開手躍入半空中的第一波。接著從甲板和側舷翻身而下的第二波。再加上通過投下登陸艇降落的第三波。降下部隊,合計不下百人。

雖然接下來的,已經無法從城鎮的另一側看到了,

「——!」

來了。

『在村山上一致感知到大罪武裝擁有的共通流體震動模式!與得自K.P.A.Italia本部的數據九成相符,——肉眼確認!』

頭頂上傳來的喊叫聲。從站在街道上的自己和P-01s頭頂上通過的登陸艇上,全副武裝的學生們跳了下來。

數量為十六人。降落下來的每一個人,背上都只有一瞬間表示出了鳥居型的紋章,減緩了降落速度。

被圍在一個半徑大約十米的包圍圈中的正純,

「————」

吸了口氣,用力一拉握著的手。

要跑起來。

就連正純自己都不知道從這里逃離的意義。只是,

……不對。

不明白究竟什么“不對”。也不明白這句話本身對不對。但是,

「正純大人。」

被自己拉著的手,并沒有動。

在從天而降的確保部隊的氣息下,因為上衣和頭發的緣故看不到表情的她這么問道。

「正純大人也是,……我究竟是誰,該怎么做,都沒辦法回答嗎。」



P-01s,赫萊森,這么想著。

……啊啊。

想著。

按照之前的放送所述,自己有大部分的感情都消失了。

……還有自己,不知道現在該做什么。

既沒有記憶,知識也淺薄。

……所以——。

可以的話,如果自己的正體,是可以理解的話就好了。

比如說,在輕食店工作的自動人形之類的。雖然并不完美,但卻可以理解。

但是,現實卻不一樣。

是三河這一國家的君主的女兒,也是名為大罪武裝的大規模破壞武裝。

這樣的存在,該怎么做呢。

如果自己有感情的話,應該會有拒絕或是肯定這樣的反應吧。

但是,就連那個感情,自己也沒有。

所以說她思考了,并把這個,說了出來。

「P-01s,赫萊森……」

說道。

「說不定,對自己做什么都沒有用。」



聽了如此宣告的話,正純反射性地張開了嘴。

現在是說這種話的時候嗎,打算這么說。

但是,就在周圍響起了確保部隊的著地聲同時,響起了男性的聲音。

「——作為政治家來說行差踏錯了哪,正純。」

聲音來自于正面,從街道的遠處一步步走來。那身著長衣的身影是,

「——父親。」

說話的時候,確保部隊行動了起來。

武裝的聲音,和堅硬的靴子的聲音。沉重地移動著的人群,在一瞬之間就警戒著四周插入了她和自己之間。

但是父親沒有停下腳步,開了口。

「正純,協助得不錯。」

聽了他的話,數名隔開了自己和她的確保部隊成員慌忙回過了頭。IZUMO制,白色的缽金型的頭部防具深深低下。

「非常感謝您的協助。」

這么說著,碰到了自己的手。抓住了她的手,把自己的手指。

放了開來。

「啊。」

在自己發出這一聲的時候,自動人形放開的手在半空中,但是,

「…………」

后退了。

之后剩下來的,就只有還把手伸出來的自己了,

「嗚……」

讓自己的手,緩緩后退的視線前方,有著直直站著的自動人形的身影。

這時,和確保部隊打好招呼的父親,繞到了自己的背后。

「……道個別吧,下次還有機會見面的話,身份就不一樣了吧。趁著現在先打個招呼怎么樣。這可是為了將來考慮。」

聽了這些話,正純一瞬間咬緊了牙關。

……將來!?

自己并沒有襲名的未來,相對地她也是,

……你說她能擁有將來!?

正純這么想著,正打算就這么反駁。

就在這時候。

「就是說,——這才是,我所應該有的姿態吧。」

她,開了口。

「我不明白。就算知道了自己的正體也不明白該做什么,就連放任感情來行動也做不到。既然這樣,——就接受被別人說明的身份,只要聽從歷史所希望的就好。這就是,我的,毫無疑問的,不會給任何人添麻煩的,最佳的判斷。」

吸了口氣,

「接受赫萊森·阿利亞達斯特這個名字,并按照所應有的一切來行動。」



與其說是她說出來的話,不如說是她講出了自己的名字這一點,讓包括確保部隊在內的眾人都看著她。

但是她還是直直站著,只是張開了在披著的上衣和頭發下露出來的嘴唇。

「赫萊森理解了,不知道自己是誰的赫萊森,被賦予了該怎么做的狀態。按照之前說宣告的,如果赫萊森是三河君主的女兒的話——」

在正純眼前,她抬起了頭。

上衣從頭發上落到肩頭,露出了她的臉。

白皙的肌膚,好像定住不會動的眼睛,沒有表情的臉。還是原來的臉啊。

自動人形沒有感情。

盡管有靈魂,但有感情又是另一回事。雖然通過知識和經驗可以獲得擬似的感情,但她就連那么一點的經驗都沒有。

但是無表情的嘴唇張開,說出了話。

「作為知識是知道的。——治國的人,在有重大事件的時候,會付出生命承擔責任,讓人民得以生存。」

對于這句話,正純開了口。她在赫萊森面前低著頭,

「那種事情——」

才沒有,但是沒有說出來。

現在是戰國之世。包括引退和除籍這些做法在內,責任者“自害”這一點并不少見。也有真的自害的人存在,像是元信公的嫡子信康公那樣,被強制自害的人也有。

……到底,該怎么樣,說些什么,才能夠安慰她呢?

正純雖然絞盡腦汁,但還是不知道,沉默著。

在這沉默的時候也是,數名裝備了懸掛裝置的女性隊員從空中的登陸艇上滑了下來。

降下的女性隊員,進行了作業和確認的手續,施了一禮握住了赫萊森的手。

要被帶走了。

就在這時,忽然一道聲音傳來。那是從艦尾,商店街方向傳來的,

「赫萊森!」

是少年的聲音。向著聲音的主人,至今為止一直沉默著的正純回頭叫了回去。

「葵……!?」



正純看到了,從商店街方向跑來的數道身影。

作為影子跑來的眾人,站在他們先頭的人是,

「……赫萊森!」

是跌跌撞撞奔跑著的少年,葵·托利。

跑得不能說快。但是,他像在前方希求著什么似的揮舞著手,身體在往前傾。因為凌亂的頭發和低著頭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是只有聲音,

「等一下!」

來了。

穿過夾在商店街和企業區劃之間的直道的話,馬上就能到自己這邊了。直道的照明從正面照亮了他們,正純注意到了。他們眾人,都是自己的同級生這一點。

葵、武爾基亞加、涅申原還有野挽都在。

看著他們,正純發現自己瞪大了眼睛。

今天,自己知道了許多事實。還有,

……你早就,注意到了嗎!?

P-01s就是赫萊森這個事實,通過之前的放送讓武藏的全體乘員都知道了。

……但是,那個稱呼為什么現在這么快就開始用了?

就好像是,他從很久之前起,就知道了她是赫萊森一樣的稱呼方法。

……為什么?

就像是在拒絕這回答一樣,附近,警備著的人們慌忙跑向了葵他們。初動,這樣的氛圍在周圍蔓延,隊長級的人就像是要攔路似的張開雙臂。

「站住!不許靠近!!」

瞬間。葵背后的涅申原提高了聲音。

「武藏總長,兼學生會長只是來向三河的眷屬打個招呼而已!!」

總長和學生會長的兼任。雖說不頂用又無能,但權限是存在的。因此,跑過去的隊員們疑惑了,放緩了制止他們的腳步。

就像是在回應著他們一般,先走一步的烏爾基亞加和野挽插入了人群。

「把道路空出來……」

二人靠著奔跑的勢頭推開左右的警備,造出了一條道。

葵跑到這里,就只剩十米了。

接著當他把手伸向這邊的時候。

葵等四人,被從天而降的身影一齊擊倒了。



那是,K.P.A.Italia的隊員們。

是頭頂上方,到達武藏警護艦的登陸艇使用的地方的人們。

身上穿著的輕裝鎧,還有頭部防具深處看到的臉,每一個人都是二三十歲。他們和自己的體格也不一樣,手腳的動作也不一樣。

就連人高馬大,擁有和魔神族匹敵的肌肉力量的烏爾基亞加,也被四個人壓住了關節動彈不得。唯一能夠行動的是野挽,他迅速掙脫了綁縛,

「——!」

左右臂上表示出了鳥居型的紋章,向K.P.A.Italia的隊長級人物施展高速的打擊。

響起了兩聲清脆的聲音。

但是,隊長級的男人一動不動。過了一會兒他歪了歪頭,

「……這打擊好輕啊!」

隨著這一句話,他向野挽反擊了一拳。那是從腹部的正面,向上刺的勾拳。

呼,野挽發出了這么一聲,身體彎成了く字形。接著他的頭又被從上方揍了一下,隊長級把野挽瘦削的身體打倒在地。

他指示附近的隊員控制住野挽,

「還好來了。——按照圣聯的指示,希望你們把現場權限移交給我們。還有——」

「要把赫萊森帶走嗎!?」

對于托利的吶喊,壓住他的隊員之中,有一個人動了。

是抓住托利右臂的隊員。他把托利的右臂彎到背后,傾軋著,壓制著。

是要讓他肩膀脫臼。動作毫不猶豫。一氣呵成。

托利為了抵抗住改變了姿勢,想要抬起腰部,

「——!」

但被另外兩個人一瞬之間壓倒在地。

手臂一下子伸長了,關節被扭曲,從托利的口中,

「……喀!」

傳出了相是喘息,又像是話語的聲音。

緊接著。

「判斷這是毫無意義的。」

赫萊森的聲音,令所有的動作都停止了。



正純她,默不作聲地,看著站在正面的赫萊森。

沒有表情的臉和眼睛。還是老樣子的她,卻把抱著的書向自己這邊遞了出來。

書是,展現指導者和政治家言行等的。

自己接過這本書后,她這么說道。

「就是說,按照那本書上面寫的做的話,就可以了吧。從過去的模式中學習。」

「————」

「坦率說來,推測作為指導者,如果能快速確保赫萊森的話就不會發生騷動了。因為這樣的騷動,把事情拖延下去不是百害而無一利嗎?」

「那么,為什么會發生這種騷動?你和這男的認識?」

隊長問赫萊森。

相對地,她直直盯著對方,

「赫萊森被確保了的話,就沒有任何關系了。——除此之外還有什么事嗎。」

吸了口氣。

「判斷赫萊森被確保了的話今后就不會發生這樣的騷動了。快一點吧。只要這樣就充分了。還是說,——拖延確保赫萊森而傷害武藏的乘員是你們所希望的事呢。實話實說,這并不是最佳的判斷。」

正純感覺到,她說的話中的幾句,和自己手中的書中內容的同一感。

……她現在,正在實行「寫在書上的最佳的判斷」。

作為君主應該做些什么。正純很清楚,她在努力地使用著從過去得到的知識。

就像這樣,整理了過去而說出來的聲音響起,過了一會兒K.P.A.Italia的隊長,

「——Tes。」

回應道。就在這時。

正純聽到了,嗚嗚的,低沉的震動著的別的聲音。那是被壓在地面上的托利發出來的,可以說成是呻吟聲的。

「赫萊森……!」

抵抗著奮力抬起來的頭,被隊員們慌忙再次壓下去了。

但是,

「聽好了赫萊森,我啊——」

這時,在葵剛說到這里的時候。在正純的視野一角,K.P.A.Italia的隊長咋了一下舌舉起了右手。他捻起手指,正要打響指。如果打響了的話,

……要糟!

就在正純這么想的瞬間。就像是在催促她似的,父親的低語傳到了耳中。

「你知道了嗎?」

提出的問題,變成了接下來的話。

「赫萊森·阿利亞達斯特被元信公的馬車軋到的原因,是因為她和一名少年吵架了。從爭吵中逃走的她被軋到,但是少年想要救她卻救不到。——明白了嗎?那名少年,是誰啊。」

明白了。

現在的話就明白了。

那名少年,現在來到了這里,但是,還沒有傳達出自己的心意。

接著正純注意到了。下午的事情。他,在自己和坐在馬車上的父親對話的時候,為了搭救被窮追猛打的自己而飛撲過來。

不知道那有什么意義。但是,現在也是一樣的。葵還是想要救某人,明明是這樣,

「————」

正純搖搖頭。

不行啊。

這么下去不行啊。正純重復了一遍想著。現在,狀況的意義太不一樣了。

現在,葵繼續說下去肩膀被拉脫臼的話,在他負傷的同時,也出現了一個問題。那可以說是,對于圣聯的決定,極東側反抗的證據就像是傷口一樣地留了下來。

草率的行動,僅僅一條就會威脅到整個國家。所以,現在的葵也是,

「我要把你……!」

他一說出話隊長就打響了響指。就在這一瞬間,正純飛撲了出來。

判斷是瞬間的。

在極東側的警備和K.P.A.Italia的警備之間,正純跑入了像是峽谷一樣打開的空間,

「閉嘴白癡!」

K.P.A.Italia的隊長注意到了自己,比他發出指示更快地,正純行動了。極東側和圣聯側很近,圣聯側除了隊長以外的所有人都各自制壓著別人也是不幸中的萬幸。

向著正要說出話來的葵的頭部,正純的踢擊命中了。

正純也不知道為什么會有這個判斷。但是,他的做法的話,

……現在誰都救不了!

雖然不認為自己的判斷是最佳的,但是至少,葵和極東得救了。

所以說踢了過去。

「!」

踢中了。正純雖然不擅長格斗,但還是知道該怎么踢人。

葵晃了晃頭,過了一會兒。

「————」

他的身體失去了力量。

暈過去了。話已經說不出來了。就像是要顯示這一點一樣,壓著他的數名機動鎧,全身上下微微放松了力道。

接著沉默再次襲來。

但是,再次降臨的沉默,馬上就被打破了。

破壞這無聲的是嘈雜聲。是艦首側傳來的重疊的聲音。

接下來的是光芒和,搖動和,大氣的活動,有誰說,

「喂。」

像是在倒吸著氣說,

「三河那——」



「活動停止了呢。」

這樣的少女的聲音,在被切斷的城鎮中響起。

被切割得支離破碎的城鎮中哪里都沒有光芒,有的就只有漂浮在頭上的雙月的光芒,和反射月光的東西的光。

在城鎮中,有兩個反射月光的東西。

其一是,支撐著站住一動不動的年輕人的少女的雙手義肢,另外一個是和他們二人相對而立的男人舉起的槍。

少女支撐著年輕人的背,向著對面的男人說。

「是哪方的勝利呢?忠勝大人。」

「當然是老子的勝利咯,立花·誾。」

忠勝用有點沙啞的聲音如此回答。他的周圍發出了像是有水滴落的聲音,站正了姿勢,

「地脈爐沒有被破壞。老子又還能動。」

他用下巴比劃著的西北側,城鎮被破壞,新名古屋城也被破壞了。但是,這些破壞僅僅只限于城鎮的下方,以及新名古屋城的上方。

新名古屋城從表面到內部有數層隔壁都受到了切削,但最深處平安無事。地脈爐并未遭到破壞。做出這種狀況的最大的理由是,

「用蜻蜓切割斷了大罪武裝的攻擊嗎。這到底是,何等高超的武藝……」

「也不是什么難事啊。攻擊被鹿角吸收了我再直接砍下去。話說那家伙,可是老子做的發動試驗啊?雖然老子沒辦法把它消除掉,但看準時機的話還是能把它割斷的。」

接著,

「從結果上來說,原本能把地脈爐轟飛的一擊沒有砍中,所以是老子的勝利。——現在就是崩壞前的短暫沉寂,但這里馬上就要消失了。小姑娘你快把那家伙帶走吧。」

「那么請忠勝大人您們也快些避難……」

「你啊,能同時把那小伙子和老子一起搬走嗎?」

這么說著的忠勝腳下,已經積了一灘紅黑色的液體。

他的腿,還有腳也,都被深深剜開了,不停地冒出帶著體溫的熱氣。這是在把大罪武裝「悲嘆的怠惰」的切削上下割斷的時候,在腿部附近掃過一瞬間的結果。

「……非常抱歉。」

向著低下頭的誾,忠勝笑了。他笑著,一邊往地上淌血,

「嘛,這也是工作嘛。還有因為老子干得不錯,三河就要消失了。只是這樣而已。」

「……為什么,要這么執著于通過地脈暴走造成的三河的消滅呢?元信公他。」

「剛才殿下不是說了嗎?是因為‘創世計劃’那玩意兒。通過以大罪武裝為首的數套教材而解答的‘創世的試驗問題’。如果以此能對別人更加有利的話——」

吸了口氣,

「如果有必要的話,和小姑娘你一戰也成。」

「您說笑了。我是——」

「立花·誾。……立花·宗茂的師父立花·道雪的嫡女吧。也有因為武藝高超而繼承道雪的圣譜記述。」

聽了忠勝的話,誾半閉著眼。但是,她的視線還是牢牢盯著忠勝,

「父親最終,還是把宗茂大人作為我的夫君迎入了家門,繼承了立花的姓氏。……這就是結論。」

「這可不是你弱的理由啊。」



「非常遺憾。」

誾說。

「上頭禁止我們交戰。」

誾如此宣告。她用義肢的手指,按下了追加了幾項裝備的制服的側腹上,操作器的紋章。隨著輕輕的排氣聲,制服的各部分變化為了感壓硬化式,

「戰斗的話,宗茂大人的分就足夠了。——因為是喜歡打打鬧鬧的小孩子。」

「吶。」

忠勝搭話。他張望了一下四周,

「跑到這里來,是你自作主張?」

「不,我又不是小孩子,有好好取得許可的。——雖然是在回音到來之前來的就是了。」

誾這么說著的同時,用右邊的義肢一只手,把宗茂扛到了肩膀上。嗯,隨著她發出這樣的喘息聲,宗茂的加重靠著制服的感壓硬化機能支撐住了。

就在此之后。忽然忠勝動了。

他架著蜻蜓切一動不動。但是,他的視線確實動了,捕捉到了誾和宗茂,

「————」

不過忠勝的動作到此為止了。

那是因為在右肩上扛著宗茂的誾和忠勝之間,出現了一門炮。

看起來像是十字架的大炮,正飄浮在空中,

「我的義肢上有二奏空間。這是從那里面取出的‘十字炮火’……」

誾說道。

「上頭并不同意交戰。如果忠勝大人您尋求一戰的話,請允許我以這個為后盾撤退。」

「Jud。」

這么說著,忠勝后退了。隨著他的行動,在半空中收起大炮的誾說。

「在這里,——忠勝大人您們中途退學了呢。」

「就不能說是贏了就逃嗎?」

「就算忠勝大人現在中途退學,還有世襲的規矩在呢。我想,宗茂大人會與第二代的忠勝大人有一戰的機會的。」

「……可真夠討厭輸的啊。」

「您要看看鏡子嗎?我正好帶了化妝鏡。」

這么說完,誾后退了一步。

退后了,但她的視線并沒有從忠勝身上移開。

把這些小動作看在眼里,忠勝微微笑了。

「走吧。勝負就放到下一次去吧。——我雖然挺想和你老子干一場的,遺憾啊。」

「家父他老人家也常這么說。……出云通神的動畫的主角原型的寶座被奪走了的怨恨什么的。」

「啊啊,《割斷世界本多利亞》啊。不管是什么東西都馬上去割開來的新人類割開了城池割開了武神割開了大陸看到男的還要替人家割禮那個啊。那貨啊,真的給人添麻煩啊。我在城里和小孩子擦肩而過的時候他們都嚇得喊著‘要被變成大人啦!’奪路而逃。」

「但是我父親他啊,被當作他的勁敵的遲鈍高領俠才更給人添麻煩呢。小孩子見到他老人家的時候就‘去上野啊上野!’地連呼割禮神的圣地耶。」

(譯注:上野被稱為割禮的圣地,是因為那里有專治包莖的上野醫院OTZ……)

「小孩子真殘酷啊。聽說過了嗎?差不多要放劇場版了做好覺悟啊。」

也是呢,這時誾才第一次露出笑容施了一禮。忽然她肩膀上的宗茂大幅搖了搖,

「啊。」

地面方向傳來了一聲鈍響,二人沉默了兩秒鐘左右。但是忠勝,

「……喂,剛剛,他腦袋砸到那塊石頭了耶。好像他腦袋搖搖晃晃的……」

「哪、哪有,那是因為宗茂大人身體柔軟。那個怎么說呢,剛剛那是戰斗的消費稅之類的吧。」

「啊啊,三征西班牙也開始征收消費稅了啊。以后要好好算清楚啊。還有——」

忠勝把手中的蜻蜓切投向了誾。誾用空著的義肢接住了它,皺起了眉毛,

「這是……」

「想要再戰一場的話,它因為三河消失被炸飛了可不行。——雖然比不上大罪武裝,好歹也是神格武裝啊。這種程度的都沒有的話,也談不上和那邊的小伙子對等一戰了吧。」

Tes.,這么說完,誾就像是在確認蜻蜓切的重量似的握了握。接著她后退了一步,接著退了第二步,第三步,

「——期待一場漂亮的再戰。」

話說到最后,誾的身影消失了。她加速了,一下子拉開了距離。

剩下來的是,

「那么。」

忠勝轉向了身后。

新名古屋城西側正門前。在那里,有一群人圍坐著。

是松平·元信和,自動人形們。



本多·忠勝渾身上下滴著血,向新名古屋城前踏出了一步。

每走一步,地面上就落下一顆濕濕的點。但是他還在向前走著。接著,

「喂,老師。」

他把空著的雙手之中的左手湊到了嘴邊,

「我和,這家伙也能加入你們嗎?」

「未成年人可是禁止喝酒的吧!」

話語聲和,自動人形的笑聲,讓忠勝從肩膀脫力了。他走在無聲與無光,無人的城鎮中,

「吶老師啊,我啊,中途退學了啊。」

「這你放心吧。因為井伊和榊原也是這種調調的。」

「那么一來,剩下的就只有酒井那個笨蛋了嗎。——明明是笨蛋卻老是這么好康。」

也是啊,忠勝看到元信抬頭望天。

空中掛著兩個月亮。

「很適合喝賞月酒的夜晚嗎。」

「在上國語課的話就會想吟詩一首了吧。看啊,月亮浮在杯中的酒中,就好像是,月光灑下的水面啊。——話說老師我說了句很帥氣的話呢,喂。」

但是嘛,元信組織著語句,看著忠勝這邊,

「完成創世的人,你覺得是誰?」

「我哪知道。我腦子又不好使。再說了,發教材的老師你都不知道嗎。」

「這還是無法意料的啊。老師我只是準備了教材,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光憑那些教材就沒問題了,再說了,老師我并沒有鋪下完成創世的道路啊?」

吸了口氣。

「老師我準備的,就只有盡我所能的教材。以后包括使用它們或是不使用,隨大家高興就好。重要的事,對于末世每個人都要思考些什么,老師我只不過是提點建議而已。」

「喂喂山河都要消失了還要說教啊。現在可只剩我一個人了啊?」

「老師我的金玉良言就直說給你一個人聽,別人絕對都會羨慕嫉妒恨的啊。」

這么說完,元信站了起來。

「創世,那會是怎么樣的呢?末世也是,會變成什么樣呢?就算各國開始行動了,也還有沉睡著的人,沒有注意到,沒有意識到的人也有很多。好想看到那會變成什么樣啊,雖然想看……」

元信望著忠勝這邊,露齒一笑。

「——開始的一步就是老師我和你吧。比起旁觀參加更好,比起觀察實驗更好,比起觀摩實戰更好,這么一來的話是最不會被落下的。接著聽好咯——」

元信舉起麥克風這么說,

「——現在授課開始了。」

下一瞬間,新名古屋城爆炸消滅了。



正面面對著爆發的光芒,忠勝笑了。

不,不知道是不是在笑,沒辦法從自己的感覺上得到。但是,要笑,失血之后朦朧的意識只是在這么思考著。

……真是的。

流體光的光壓和光壁的迫近,先把元信他們吞噬了。

瞬間,忠勝看到元信向著自己這邊輕輕搖了搖手。所以忠勝他,

「喂。」

說出了自己聽不見的聲音,

「酒還沒給我啊。」

就在他說完的時候。忽然,忠勝在自己的左手邊感覺到了氣息。

視線轉過去一看,只見那邊有一個女性的身影。

是認識的女性,還是以前,一起享受像是爭論似的交流的快樂的女性。

向著裝著酒的酒杯遞過來的女性的笑容,忠勝回以一個苦笑,

「你啊,還出來得太早了吧。」

這么說著,接過了酒杯。

仔細一看,酒杯中,映出了天上的月亮。

這就是殿下之前說過的啊,忠勝這么想著。賞月酒。以前和友人們推杯換盞過的。

但是現在,忠勝把那在左手上的珠子,放進了負債酒杯中的月亮上。

這就是現在,自己能做到的,

「最大限的風流……,話雖這么說,但并不是對風雅有什么理解啊。」

這么說著,把酒杯湊到唇邊。

一下子,嘗到了血的味道。這么一下,忠勝的意識清醒了過來。

「哈。」

就在他嘆氣的瞬間,視線也清楚了。

在。自己現在,正在無人的城鎮中,光的壓壁迫到了眼前。

「——!?」

就像是拿著酒杯似的舉起的左手指尖,有一顆染血的青色珠子。

忠勝注意到了這個,嘴角帶起一陣笑意,把珠子舉向天空。

二輪明月被珠子遮擋住了。

「以前啊,我這么說著傻笑著呢。——看啊,月亮已經被一刀兩斷了啊,什么的。」

說道。

「接著你就這么回答。——這是想和我在一起的求婚嗎,什么的。」

忠勝笑了。大聲笑著,接著,看著舉到月亮前的青色珠子,口中呼喚著她的名字,

「我們已經,再也不會分開了。」

下一瞬間。他的身體也好聲音也好,舉起的珠子的顏色也好,均等地被光芒吞噬了。



接著三河,以新名古屋城為中心消滅了。

消滅,伴隨著光與暗,還有莫大的大氣的消滅運動。其規模達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