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第十七章 『路上的篡奪者』

第一卷 上 第十七章 『路上的篡奪者』

非人之姿而為人者

為人之姿而非人者

兩者的邂逅該怎么說

配點(戰場)



夜空中,在漂浮著雙月的空中停泊著一艘船。

是印有極東,武藏Ariadust教導院紋章的航空艦,是向西方航行的先行艦。只有在艦首設置了一門大炮的艦船,在左右舷設置著停止信號的術式照明,靜靜地停在空中。

位于艦尾側的艦橋中,點亮了燈。

在艦橋中央的作業臺上鋪開了一張航線圖,包括船長在內的數人在交談著。

其中,有一名少女。向著把頭發在腦后扎起的少女,船長說,

「二代大人,——我們該怎么辦?是向前一直到堺市,還是回去啊。從圣聯發來的通神來看,三河現在正處于緊急事態啊。

不但地脈爐開始暴走了,向著想要查明其原因的圣聯,自動人形們也開始反抗了。」

原來如此,二代雙手抱胸點了點頭。

現在自己這些人該做什么,二代雖然想要做出判斷,但因為和圣聯有關又不能輕易行動。真想找個政治性知識優秀,并有判斷力的人啊,這時就想到,

……要是正純在的話……

此乃不可能的事啊,二代想到了過去的級友。既然她在武藏擔任副會長,還是在靠著一如既往的知識和判斷力努力著是也吧,這么想著。

但是,現在,她不在。

既然這樣,二代開口了。她的心中雖然在擔心父親和鹿角,但沒有將它表現在臉上。

「重要的事,吾等如何行動對于極東才是最佳的,如此是也。然而在下在這方面比較薄弱。由誰想說些什么嗎?」

二代這么一問,船長看向了大家。接著,他的視線停在了警衛隊副隊長身上。

「作為總隊長的輔佐,您有什么意見嗎?」

被這么問到,體格強壯的副隊長點了點頭。

「地脈爐的暴走這件事如果是按照三河的意圖發生的話,三河消失的話,三河就會被圣聯奪走極東代表的地位了。」

「這也就是說……」

「Jud.,三河從極東消失被置于圣聯支配之下,總有一天連武藏也會被支配,極東有實質上會名存實亡的可能性……」

他探詢似的視線和語言,讓大家面面相覷。將進入視野的所有人的表情看在眼中,二代明白了大家都在考慮同樣一件事。所以她就像是在確認似的,

「……在現在的情勢下,圣聯實行對極東和武藏的支配的有利點是?」

「有很多。」

副隊長先留下了這樣的前置。

「可以解決重奏領域和非重奏領域中極東和各國人們分居的問題。其他還有,金融,以及通過完全支配令極東的人們農奴化。

另外,還有武藏的貿易能力和其技術力的奪取等等……,根據支配等級的不同,對于我們最糟糕的狀況就是對于對方最完美的狀況。」

這么說來,二代說。

「那么現在,吾等就是介于武藏和圣聯之間的存在吧。——是三河的人,因此不會和武藏互通款曲,也擁有作為意見的后盾的武力。」

「那么。」

艦長說。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通神長,

「去探探圣聯的口風,就說有情況的話請差遣我們。就算是圣聯,如果武藏上發生了什么,也不會干出讓別國的人攻進去的蠢事吧。」

「——Jud。」

這么說著,通神長面向了通神器。接著艦長說,

「那么本艦待機,等待圣聯的回答。但是,二代大人,如果情況有變,我認為事態可能會需要我們違背本心……」

Jud.,二代點點頭,露出了笑容。露出了自己都覺得勉強的笑容。不僅這樣,

「所謂忠義,——這個行為本身就有著意義是也。」

聽了二代的話,艦長過了一會兒點了點頭。其他的人們,航海士,還有警護隊的副隊長也點頭或行禮回應。

……太好了。

至少,沒有說錯話,這個事實讓二代安心了下來。

就在這時。

通神長把監聽到的通神內容,向著這邊叫了出來。

「——三征西班牙的先鋒進入了三河!正在與武神一同趕向新名古屋城!!」

吸了口氣。

「根據對方的預測,……距地脈爐確定暴走還有十五分鐘!」



夜晚的城鎮,被光芒與黑暗點綴。

黑暗,有夜晚的黑暗,和大地的裂縫及建筑物的住宅的陰影,以上兩種。

另外光芒有三種。其一是幾間住宅中發出的照明。另一個是從承載著道路和水路、住宅的地殼蠢動著破裂開來的裂縫底部發出的地脈的光芒。最后的一個是,

「——!」

在地表區域連續射擊的光芒。

光蛋的連射,當然會有聲音。

那是,炮聲與槍擊聲的重合。

將這個聲音覆蓋掉的回響,是從大地內側傳來的鼓動的聲音。

隨著好像震動起所有一切的一定周期的鼓動聲,在地表上橫行的龜裂就像是在尋求著呼吸的同樣行動般蔓延,地底中傳來的光芒慢慢增強。

黑暗與光芒裝飾了城鎮,其中還有響聲響起。就像是把推向高峰的鼓動聲撕裂的是,

『這里是a1,開始先行!!』

吶喊著在街道中加速的武神,是比城鎮中的屋頂還要高半個身子的紅白色裝甲服的樣子。它的背上裝備著十字型四枚羽翼,右腋下舉著一把大炮尺寸的長槍。

武神隊的隊長,a1看著前方。視界前方,位于那里的是,一直線的街道,和對面的,位于建筑物深處的四角形巨大的新名古屋城。

前進。

紅白色的機體因為原來是航空用的,因此沒有腳。但是,取而代之的是武神從腳尖發出由重力素子形成的假想足部在街道上奔跑。

街道是最短距離的路線。但是也是被敵人盯著的街道。

然而,戰士團的突擊隊在a1的背后和a2一同開始前進了。

先行一步,將敵人掃蕩是自己的任務。

『——!』

a1將在翼中蓄積到極限的空氣,向著背后噴出。

被由此而出現的大氣的爆發推著,a1向前一直線地沖去。他一邊連續炮擊,擊破著被自動瞄準的敵人,一邊飛散著白色的紙片向前沖去。為了開拓出完成作戰的路線。

超低空地在街道上沖鋒著。



a1他,維持著初速先行突破了數百米的距離。

到這里為止都是同伴的支援也達得到的地方,但同時也是陸上部隊可以前進的范圍吧。背后的a2,作為陸上部隊的護衛應該馬上就會出發了。

所以說,從這里往前,就只能靠在來自上空的a3的支援,和自己的力量了。

前進。

a1從在視界中層層疊疊的情報中確認了路線。名古屋是遺跡的城鎮。各地的道路和街道、町名,使用的都是被作為遺跡發現的眾神時代的建筑。

距新名古屋城約三公里。現在a1在新名古屋城的大約正西方,79號國道上。

放下北面的甚目寺町、南面的大治町向東前行的話,前進二公里左右就能到達在新名古屋城西面流淌的新川和莊內川。

渡過兩河的橋向東南前進,對岸的道路是向東的。在那上面前進一公里的話,就能到達新名古城的側面。

向那邊前去的自己的任務,就和誘餌差不多。擁有比人類更加優異的速度和防御力,以及火力,守株待兔地等敵人出來,再把對方擊破。

敵人的武器大致上是知道的。

……是被壓縮了的鐵塊。

自動人形有重力控制能力。她們使用這項能力將鐵屑捏起來,射擊出來。

做法就和小孩子扔泥巴團很像。不過彈丸不是泥巴而是把刀具和釘子、合頁等捏成一團的家伙,射擊出來的速度也和亞音速相近。

當然,自動人形側也是負擔很高的作業。已經被擊破的數十體自動人形,

『————』

不,現在,她們在屋頂上擺好架勢,就算是被自己這邊的自動射擊機構打穿了也一樣。大家,都在從肩膀或者手臂中噴出陽炎和煙塵。

由于命中位置的不同,也有的自動人形從腕部或是胸部冒出青煙,倒在了住宅的墻下。

……為什么?

為什么,自動人形不怕自我毀滅,在戰斗著?

再加上,地脈爐都要暴走了。

……為什么——

這么想著,a1還在前進著。她不僅頻繁更新將視界和握著長槍的右手聯動的自動射擊機構的瞄準光標,

為了不妨礙通過翅膀和腿部聯動達成的高速奔跑,同時也將射擊的位置順序隨著身體的行動而改變。

有敵人在,越是深入數量就越多。

所以,a1就這樣子地,劃過空氣,翻卷著裝甲服開槍射擊。

射擊,旋轉,把加速作為回避向前沖著。

偶爾,a1會認為瞄準趕不上,或是夠不到。

忽然,從天而降的一擊就能夠化解危機。是身處遙遠天空中的a3。制空用裝備的長射程射擊能用于對地戰,是因為對方和自己這邊共有了瞄準情報。

自己這邊也是,從上空中a3的視覺情報中大致得出敵人的位置才射擊的。

前進,a1所能做的就只是,一邊進行著支援與射擊,選擇向前。

『——!』

a1的視野中,看到了高架道路。

a1利用向前加速避過了從左右建筑物中到來的炮擊,并回以槍擊。

長槍是三征西班牙的國營企業“清純大市”的短筒式。是遵守圣譜記述中的記述制約的前端裝填式。

為了縮短裝填的時間而將槍身切短到了極限,用舊派圣術展開十字型的假想槍身代替槍身是它的特征。

裝填彈藥是彈夾內的三十二發鐵彈。利用射擊用的大型圣術契約書和自動裝彈機構可以在一秒鐘內連射六發。

連射著。

被用完的圣術契約書排紙出來飛散開來,命中了七發。自己這邊的裝甲服的肩部中彈。命中了的鐵塊深深地挖開了三征西班牙自豪的十字裝甲,但是,

……沒有攻擊到里面。

另外,雖然還有幾個部分被貫穿,就用速度和集中力克服吧。

接著a1一邊射擊著,一邊讓翅膀開始第二次的拍打。

緊接著,聽覺素子發來了警告音。視界的左右也有警告表示。

ADVERTENCIA(警告)!

這是什么意思很明確。在a1背后,躲在左右住宅中的自動人形現出了身影。

她們想要從背后放冷槍吧。

但是太天真了。有a3在上空。從上空看到的情報能夠幾乎實時地送到這邊來。背后有敵人的情報也是,只要能夠得到自動射擊機構就能捕捉到,

在這個場合,雖然沒有通過視覺的確定,但如果是追尾彈的話就沒有問題。

不會有問題。

揮向背后的握著槍的右手,放任機械扣下了扳機。

響起了三次直接射中的聲音。警告消失了。也看得到視界一角符的紙片飛散。

就在這時,通神來了。

『a1!——敵人來了!帶角的!』

早就和敵人開始戰斗了。能無視這個被稱為「敵人」的是,

……難道說——!?

視覺右側的警告表示出現了。有敵機名隨著表示一同傳來。

『——鹿角嗎!!』



一體的自動人形,與一體的武神,在從眾神年代起就由環境神群保護著的名古屋的街道上激突著。

二人的構圖是,先行后退的鹿角,以及武神加速追擊的情況。

然而,雖說自動人形的運動能力很高,卻還不是武神的敵手。

武神全力以赴的話,到達目標地點的新名古屋城應該一分鐘都用不了吧。

但是現在,上空中流體的亂流如風暴般翻卷,武神無法正常飛行。就像是預料到了這一點一樣,自動人形以地面戰挑戰武神,抑制住他的速度。

抑制的手段,雖然包括了在街道兩側布陣的伙伴們的支援,基本上還是鹿角的戰斗行動。

鹿角使用兩種武器。

其一是,裝在腦子里的戰斗技能。

另一個是,重力控制,以及使用重力控制制定的戰術和制作的武器類的種種。現在她也在一邊奔跑著,

「——!」

鹿角一邊向后奔跑著一邊叫喊道,

「——劍往雙手!」

跳躍奔跑著叫喊著,將左右手向下揮。

同時。重力控制令地面隆起。

接著制作而成的,是以路面為原料打造的,全長不下七米的一對大劍。

雙劍一瞬間就如同追趕著鹿角雙臂的動作般漂浮了起來。

但是,敵對的武神行動了。

紅白色的武神不放慢速度,舉起了長槍。

緊接著射擊。

可以稱得上是炮擊的一槍,是在雙劍的中央上方,向著鹿角胸部飛去的一槍。

射擊聲響了起來,契約書的碎片在大氣中飛散。

沿著以直線飛行的子彈,但是,

「——盾往視線!」

回應著鹿角的下巴上下的運動,她與武神之間的地面突然彈起。

是盾。

但是,路面的構造劑是以沙礫為基礎的,對于抗打擊很弱。

飄在空中厚約十公分的盾墻,被鐵制的子彈擊碎而穿過。

貫通彈近在眼前。

不通用。既然這樣應對就簡單了。鹿角將抬起來的視線一口氣向下,

「追加發注!」

一口氣連續豎起了七面盾,飛向了鹿角與武神之間。

鐵彈與飄在半空中的七面盾激突著。接著撞上去,擊碎,突破,貫通。破碎掉,毀壞掉,消去掉,一穿而過,但是——,

「判斷會被擋住!」

隨著叫喊聲,鹿角將連續的盾牌擋住的炮彈拋在身后。她的雙臂如同振翅一般向下揮,半空中的雙劍從半毀的盾群左右向著武神砸下。

劍在揮舞下去的期間厚度減半了。就像是被壓路機壓過一般從根部到尖端地減半了。

是使用重力控制的壓縮。用這么做來增加硬度。

接著斬擊下去。

相對的武神舉起了長槍,把它接到了背后的接口上。空下來的雙手上握著的是,插在腰間的兩把短劍。他奔跑著反手揮出了雙劍,這些動作將相互之間還漂浮著的盾群完全粉碎了。

打穿。

染成黑色的沙礫的碎片在空中飛散,揮起的兩把短劍與鹿角的雙劍激突了。

火花四濺。

『——!』



響起了二聲金屬音,鹿角的雙劍確實地減緩了武神的行動。

鹿角與武神四劍相交著奔跑著。

雙方鍔迫著的武器間火花四濺,照亮了夜空。

緊接著,武神壓低身體。

『提線娃娃還要舞刀弄槍啊!』

在武神的背后,發生了大氣的爆發。是四枚翼的加速機動。

來了。

過了一會兒,不是手臂力量,而是帶起了全身的力量,武神將鹿角的雙劍向外側彈起,將她向前大幅撞飛。

『……!』

武神就這樣拉開架勢,用像是擒抱般的姿勢向前,向著飄在空中的鹿角撲去。

相對著的鹿角,將空中的雙劍舉過頭頂似的拉著。

但是太慢了。為了揮起雙劍動作幅度必須很大,從那邊揮下來很花時間。在鹿角拉起長劍的時候,武神的短劍分別撥開了左右的劍。

這時響起了清脆的聲音。

那時鹿角的武器自己斷裂的聲音,而且還是從中央前后一分為二。

將自己的武器左右各自斷成兩截的理由,鹿角叫了出來。

「——重新制作!」

接著左右被一分為二的長劍,通過重力控制再次被整形。

形狀的目標是短劍。數量是四把。

與此同時,鹿角一邊向著背后急速奔跑著一邊揮下雙臂將四把劍控制在重力控制之下。

之后就只要揮舞了。比長劍武器起來更加靈活的武器,現在憑藉四把這樣的數字正面與武神一決高低。

但是,迎擊的武神依然向前加速,接著雙方的武器開始了第一次的激突,

『……!』

頓了一拍之后,雙方開始了連擊,劍戟的碰撞聲與火花都連成了一片。

『噢噢噢……!』

在街道中前進的人,以及后退的人。雙方各自在接受著同伴們的支援的同時,享用著以互相的攻擊和迎擊為主食的戰場盛宴。

四把短劍不斷地削去武神的裝甲,而兩把短劍不停地劃開自動人形的衣服。

迸射的火花照亮了雙方的受害與戰果又熄滅了。

在飛散的衣物碎片中可以看到內部鹿角的身體。在像是陶器的素材制成的肌膚上,卷著許許多多像是繃帶一樣的東西。那是神道術式的,有冷卻效果的符咒。

鹿角可以在身體不發熱的同時,更加地加速。然而,

「……!」

她越戰越勇的話,武神也加快了速度。

于是看到的結果就是,全部行動與速度的密切結合。

互相踏近對方,跳躍,那些動作又與刀劍的揮動重合。

彈起的火花與拒絕的聲音,速度隨時隨地都在上升。

一躍而起。

轉動身體,挾勢而入,高高躍起。

互相,都從一瞬之前自己還在的地方,跳入了對方間的軌跡中擾動了空氣。

前進。二人從街道上的某座高架下通過,接著當兩人進入高架下陰影的時候,

『——!!』

頭頂上的高架道路被斬擊的余波劃下深深的刻痕而倒塌了。

但是,兩人從被切斷而落下的構造材料中脫身而出。

繼續奔跑著,不停下攻擊。

彈開直接攻擊,好像會被擊中的話就回避。如同在旋回,在舞蹈般的旋轉著全身,

「——!」

連擊著。但是,

『——a2向a1!已經過了七分鐘了!只剩下八分鐘了啊!』

『后面拜托你和a3了!接下來,——發出撤退命令前別和我搭話!』

哦,武神口中漏出了這樣的聲音。

前進。



武神向前沖去,撕裂暴風,把右手的短劍向鹿角刺去。

相對地鹿角把手臂向前伸出,用四把短劍迎敵。

兩把劍要將武神右手的短劍向上擊飛,另外兩把劍則要切斷武神的右臂。以從下方讓自己的雙劍彈起來要穿過武神的右臂似的行動。

緊接著。武神作出了一個判斷。在右手短劍被向上擊起之前,武神的手放開了那把短劍。

武神的短劍被擊飛了,隨著響聲一同飛到了空中。但是,右臂還完好無損。

接著武神,

『噢噢……!』

張開了空出來的右手的五指,想著從下方攻來的兩把利刃,

『……噢!』

比利刃揮動切割更早地,用自己的右手包上去抓住了。

手腕部分,下腕裝甲被刀尖刺到,兩枚刀刃嵌到了手臂中,一半刺進了鐵制的手掌中。

但是,封住了。雖然是很亂來的辦法,但毫無疑問鹿角的利刃有一半封住了。

這時武神沒有停下行動。

他握好左手的短劍,向著鹿角投去。是低投的高速快球。

這是等同于舍棄武器的行為。

但是鹿角不得不作出反應。

鹿角使用沒有被限制住的雙劍擊飛了投擲出來的一把劍。

同時。武神用從下往上揮起的左手抓住了背上的長槍。

已經展開了十字型的假想槍身了。

雙方距離很近。是必中的位置。

戳過來的長槍的前端捕捉到了鹿角的臉。

武神的視覺素子確實看到了,自動人形皺起眉的臉。

能行。

就算從路面上立起盾牌,在長槍下也有自己擋住鹿角雙劍的右手在。右臂雖然說不定會被立起來的盾擊碎,但在擋一下的時間里就可以完成炮擊了。

與這個預測一樣,武神與自動人形之間的地面與之前出現盾的時候同樣彈了起來。

慢了。

武神扣下了長槍的扳機。

排紙口中白色的紙片飛散。

『——打穿你!』



鹿角看到,炮彈飛來了。

但是,面對飛來的炮彈她作出來的選擇,既不是回避也不是別的什么。

她作出的是,雙重的攻擊。

首先是,使用還能用的兩把短劍,

「判斷有可能命中……!」

刺向了眼前的炮口。

她將釋放出的利刃重疊,壓縮。兩把劍變成了一把,更加堅固,

「技巧適用!」

炮彈與利刃激突了。

由于爆炸大氣出現了破裂,重合的利刃被打碎了。

炮彈還在飛行。

但是,由于沖擊的影響炮口偏離了目標。

右邊。從鹿角轉過頭的臉的旁邊,炮彈飛了過去。

雖然鹿角的黑發在夜空中披散開來,但并沒有中彈。

但是炮擊并不是一次就結束的。彈夾里還殘留著彈藥,而且武神的長槍可以在一秒鐘內射擊六發。

就在眼前,第二發馬上就要射出來了。

向著那邊,鹿角將第二重攻擊砸了過去。

這并不是由短劍發起的攻擊。鹿角所使用的,是之前在武神右臂下翻起來的路面的碎片。

接著制造出來的是一個武裝。如同被扔到半空中般沖出來的是,

『這是——!?』

在武神與鹿角之間,使用路面的構造材料制造出了一門炮。

炮口對準了武神的腹部。

在炮尾上,還準備好了炮彈。那時就在剛才,鹿角用連續的盾墻擋住的,彈到自己背后的那一發。但是,那發炮彈現在在這里就說明,

『——難道說,不是那它彈開扔掉,而是用重力控制一直藏在背后啊!』

「……Jud。因為要勤儉節約!」

靠著脆弱的盾墻攔下的炮彈,它的形狀沒有太大的變化。

裝填。炮管底關上了,鹿角揮下了右手。

下一瞬間。從炮尾向著炮口,出現了如同波紋般的動搖。

是加速。

鹿角讓利用重力控制帶來的加速高速地連續發生,令炮彈數次跳起射出。

相對的武神,

『——!!』

比扣下扳機還要快,

「請沿著我的視線貫穿吧!!」

直接命中。



武神明白,自己的腹部挨了重重的一下。

沖擊在全身震動著,哪里都使不上勁。

長槍離開了手指,膝蓋彎了下來。告知腹部裝甲的破壞,和骨骼系統的嚴重傷害的警告在視覺素子中表示了出來。

但是,武神吶喊著,

喊出的話是,

『射擊……!!』

和聲音同時。有個東西從武神的背后出現。

那是后繼的另一機,被稱為a2的機體。

a2從雙膝跪地的武神背后,站了起來架起了長槍。



a2行動了。

……這樣就決勝負了!

他之前,雖然在同突擊部隊一同進軍,但他把他們拋了下來現行出發了。

這是有理由的。自己說要去支援的時候,a1阻止了他。但是那個時候,a1確實是這么說的。

……后面拜托你和a3了,這么說。

拜托我們一起護衛是什么意思。

但是,在戰場上沒空去說這句話的意思。

因此,a2憑自己的判斷作出了行動,就結果上來說,a1沒有回頭,向著自己這邊叫喊要求炮火支援。

于是a2就在,a1所期望的位置,采取了希望的行動。

身體是半蹲著的半身朝前的姿勢。架在腰際的長槍,正確地捕捉到了鹿角。

在他的背后地面部隊也跟上來了。全員七十一人,使用了身體強化用的舊派圣術正在后續趕來。雖然拉開了距離,但因為有a1的前進,到這里為止的敵人幾乎都被一掃而光了。

既然這樣問題是,

……從這里往前了!

到沖入為止的限制時間只剩七分鐘了。現在位置是距離新名古屋城大約一公里半,沒空站住不動了。所以,

『a3!——支援!』

聽覺素子中,傳來了從自己背后趕來的陸上部隊的腳步聲。

斥候先行了一步,整個小隊組成了橢圓狀的并列縱隊,高速靠近著。

a2他,扣下了扳機。雖然有自動射擊機構的補助,但他還是感覺到了自己的動作。

扣下。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

a2的聽覺素子中,聽到了說話聲。那是男性的聲音,

「三征西班牙制重武神‘猛鷲’嗎。還有,那邊還有陸上部隊,啊。鹿角,不要動唷?——聯結吧。」

下一瞬間,a2猛鷲看到了。

鹿角的背后,在那里,站著一名手握一桿長槍的男人這一點。

那名男人,就像是發現了自己在看著他似的,把槍向右一揮。

這個動作,劃開了空氣。

然而,出現了兩件怪事。

第一件是,在男人揮動的槍的槍尖周圍,出現了一個表示出幾個文字的細型表示枠。

另一件是,

……手指。

動不了了。扣在長炮扳機上面的手指,不管怎么扣都扣不下扳機。

不僅如此。

背后。到現在為止一直在接近的突擊部隊的腳步聲停住了。

怎么回事啊。為什么,手指也好,腳步聲也好都不動了。

就在他考慮這個疑問的瞬間。

又一次,聲音響了起來。

「——聯結吧,蜻蜓切。」

揮下槍的男人如此宣告。

緊接著。a2的眼睛,忽然就看到自己的右臂和右腳被割裂了。



『——!?』

在鹿角的視野中,已經雙膝跪地無法行動的a1背后,另一機a2倒了下來。

無法理解自己被做了什么而倒下的a2,他的右肘和右膝都被割裂了。而且還是,從正面一刀兩斷的閃電般的一擊。

架起長槍的手臂沒了力氣,維持半蹲姿勢的膝蓋也支撐不住了。

三征西班牙制重武神特有的將鋼絲纏繞成圓筒狀的人工肌腱的一半以上都被切斷了,就只有纏繞肌腱的驅動器發出的笛子一樣的聲音。

鋼絲的潤滑油如同血液一般分成二股噴涌而出,在地面上形成了一個粘稠的血泊。

倒下了。從外部音聲素子中發出的聲音是,

『這是……』

判斷他不明白發生了什么,鹿角的人工頭腦如此思考。

蜻蜓切。

本多·忠勝持有并在圣譜記述中顯示出來的武器。因為它能將停在槍尖上的蜻蜓輕易地一刀兩斷而得名,而忠勝持有的蜻蜓切有著同樣的能力。

「將承載在槍尖上的名稱,切斷。」

天下萬物,與存在同時獲得了名稱。就算是不定名也好,就算是虛無也好,那就是名字,顯示出持有名字的物品的本體的存在。

蜻蜓切,通過將名稱切斷,割斷了本體。

因為是斬斷名字,當斬擊的名字不是直接表示本體的情況,以及多人數化的情況下,效果就會減弱。

武神不是身體而是兩條肢體被割斷,就是因為斬擊的不是乘坐者的名字而是武神的名稱,作為武神的個體名無法確定的緣故吧。

……但是——。

鹿角望向了a2的后方。

道路上,在那里,倒著許多人影。

是跑向這邊的陸上部隊的七十一人。

他們中的每一個人,一側的膝蓋都被切斷了。

沒有一人例外。

一樣的。每個人都抱著膝蓋,想要站起來卻站不起來在掙扎著,翻滾著,也全都一模一樣的。

這是,一口氣割斷陸上部隊這一名稱的結果。

背后傳來了忠勝的聲音。

「——嘛,也就這樣了。到阻止極限時間還剩六分鐘,要在足夠悠閑的狀況下結束了啊。」



鹿角,在充滿了鼓動與光芒的夜晚中,嘆除了排熱的一口氣。

她也不回頭看忠勝,

「來得可真夠慢的呢。給我這邊添了大麻煩。」

「來遲了抱歉啊。——因為殿下剛剛才結束了最后的準備進入了中央嘛。

接下來我想就由我來保護殿下吧。因為說不定還會有小蟲子來嘛。你怎么樣?——如果想撿了同伴們的靈魂逃到圈外的話,這就是最后的機會了喲。」

聽了忠勝的話,鹿角正了正姿勢,轉向了忠勝。

手持蜻蜓切的忠勝就在眼前。向著一臉樂天表情的忠盛,鹿角鞠了一躬,

「忠勝大人,……我們是寄身于三河之身,自會以三河之主元信大人的意向為基準而行動。而元信大人——」

「說了要保護城池啊。嘛,干得不賴啊。對了順便問一句,你啊,會聽我和殿下的誰的話?你明明是跟著我們家的,好像也不怎么聽我的話啊。」

「如果聽從忠勝大人命令的話自動人形的身體就會磨損的。

不收拾房間,不洗衣服,老是買回來多余的武具啊書啊沒有晚上吃的預定的肉啊之類的還老是撿些狗啊貓啊回來嘴上說‘很可憐的吧!?

從今天起這孩子就是我們家的一員了!’之類的廢柴人類度爆發。」

「可是真的很可憐的啊!你是鬼啊!?」

「是啦是啦Jud.Jud。——剛才那個,是忠勝大人您常常對我說的回答,學得像嗎?」

「這女人……」

忠勝的話,讓鹿角歪歪頭。她一邊把七零八落凌亂的衣服,就算只剩下擺了也整理好,

「不過,因為我并沒有地脈爐暴走之后被轟的一下的經驗所以無法明確說明,但如果現在跑到元信公身邊的話——」

「那就是不要命了吧。」

「這是完全無法理解的思考。忠勝大人,人類嗎您是?該不會其實是自動人形吧?」

吵死了,忠勝罵了一句,重新把蜻蜓切扛到了肩膀上。

配合著他掃視附近的動作,鹿角也在確認這周圍情況。

周圍全域。現在,鼓動聲變強了。現在正好是地面的隆起也達到了極限值,地表部出現了比隆起更多的裂縫的時候。

在鼓動聲和各地建筑物崩塌聲的背景聲中,忠勝望著周圍的光芒。

「三河也在我沒注意到的時候變成了個挺明亮的城鎮了嘛。」

「Jud.,——我也是在今晚首次體會到的。我判斷仔細聽聽這鼓動聲的話就有催眠系效果的感覺。」

「你啊再圓滑點就好了。話說,……最后你是要留下來了?不去外面了?」

Jud.,鹿角這么回答著點點頭,他嘆了口氣轉過身。

跟在向著新名古屋城方向緩緩走去的忠勝背后,鹿角一邊整理著他凌亂的衣服,

「可以的話就一次也好,我想換一身衣服就是了。」

「就因為你穿著這一身裝模作樣的洋服的緣故嘛。」

「這身衣服是名為侍女服的,作為自動人形的民族服裝的主流衣物。雖然我想要一套戰斗用的服裝,但圣聯讓我們無法卸下來這身衣服。

這么說著,鹿角前進了一步,與忠勝并排而行。

「————」

忽然,她動了。



忠勝,聽到了腳步聲。

那是與自己并排的鹿角,突然向左走的腳步聲。

……?

忠勝還以為鹿角是看到衣服什么地方弄亂了,轉向了她。

鹿角轉向了左邊,轉向了 西北方向。

不動了。

仔細一看,鹿角舉起了左手。水平地,向著西方。

「鹿角?」

怎么回事,這么說著,忠勝靠近了鹿角。

忽然,鹿角動了。她舉起了右手,是制止忠勝再靠近的動作。

但是,

「喂……?」

忠勝避開了面無表情的鹿角的右手,從她的背后轉到了她的左邊。

接著,他從舉起的左手外側,看著鹿角。

忽然,在鹿角的胸口,開了一個洞。



鹿角的胸口,在侍女服,和侍女服下的陶器制的皮膚上開了個指尖大的洞。

接著為了確認鹿角情況而看著她的忠勝,理解了另一個事實。在鹿角舉起來的左手的手掌中央,也穿了一個小黑孔。

再加上,鹿角微微動了動脖子,轉向了自己。接著,

「是敵人。」

說到這里她的話語止住了。

緊接著。從鹿角的胸部直到腹部,就像是挨了巨大的爪子的一擊一般粉碎了。

還要加上,

「——!」

鹿角的正面,三河的土地,一片長大的范圍被削落了無數片。



削落的力量,成群結隊地襲擊了三河。

范圍長達三公里,寬百米。這多重切削的數量持續了數秒鐘。效果上來說,地殼、地表、市街、水路、大氣、夜空,還有它們所包含的所有事物,花了數秒鐘都被平等地削裂了。

就像是雕刻一般地切削,深深地切入捻斷。

讓人感覺很清脆的切削的短音,和四分五裂的切割聲響徹了整個切削范圍。

切削的痕跡,隨著被切削物體的不同而千差萬別。

地殼和地表上從大地上刻下了深達數米的痕跡,而住宅則是在各自的柱子或是墻壁上出現了像是劃出它們的對角線一樣的如同爪痕般的切削痕跡。

整個城鎮,都是了受到刻劃痕跡的斬擊的狀態。

大氣也是同樣的。隨著如同裂帛般的一聲,空中數米范圍內有白線貫穿,下一瞬間著白線就破裂開來。

「——!!」

發出了爆鳴聲。

大氣的破裂聲如同鼓掌聲一般掩埋了全場,刮起來的風聲就如同歡呼聲般回響。

切削痕跡,席卷了所有事物,削下來的碎片被風卷起飛到了空中。

削下來的城鎮的零件,由于和大氣的沖突遭到了更重的破壞,就像是撞到了波浪上一般,它們被碾碎割爆,接著被風搓揉著吹散。

然而并沒有就此結束。

彈開來的空氣,在各自被帶起扭曲的同時也將填補各自的真空當作義務。

真空周圍的空氣,就像是被拉扯得粉身碎骨般延伸,灌入。

但是這也只是一瞬間。隨著這些行動空氣溫度下降,裹挾著如同霧似的冰的細微晶體,在下一瞬間向著四面八方爆發了。

響起了轟鳴聲。

切削的空間,因為冷氣的緣故而被染成了白色。

白色的染跡化為風向四周擴散消失了,在三河西部形成一片薄霧。

其腳下。在彌漫著薄霧的城鎮中,有著身影。

風還在嘶鳴著的,大氣的震動中有兩道人影。

是抱著變得像是殘骸一般的鹿角的忠勝,和與他對峙的年輕人的身影。



忠勝為了避開空間的切削而退向莊內川方向。他右手握著蜻蜓切,左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