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第十五章 『閉鎖室內的朋友們』

第一卷 上 第十五章 『閉鎖室內的朋友們』

笨蛋死了都治不好

輪回轉生都戰勝不了的話

這就是某對矛盾的一方面吧

配點(人性)



「那么,如此這般我們到圖書室啰。」

聽到淺間的這么一句話,教導院內,走在走廊上的三個人影點了點頭。

其中一道人影,扛著艦內整備用的一米半長的直政,一臉厭煩的表情,

「淺間親,對于沒有靈視的我們來說,就算有也就只能看見大家伙啊。」

在她的身邊,手上握著的從士用長槍上貼著除靈護符的阿黛爾也是,帶著嘆息,

「是耶……。如果有喇叭聲之類的好懂的標志就好了……」

喇叭聲,聽到了這個單詞慌慌張張左右搖著頭的人是鈴。她的鞋底碰著地面發出一點聲音,退后了一步,

「呀、那個,會有點、困、困擾、的,聲音……,呀。」

「沒關系的,這里附近沒有的啦。‘木葉’也沒有看見奇怪的動態。」

淺間指著綠色的瞳孔這么一說,阿黛爾和鈴放松了肩膀。哈,就在兩人松了口氣的時候,

「不過啊,就在那邊附近。」

這是,淺間忽然舉起弓向著走廊射擊。一秒鐘過后。

「好了。」

淺間這么一點頭,雖然直政淡定地默不作聲,但阿黛爾慌了,鈴嚇得發抖,

「什、什么啊!到底是!」

「啊啊,不用這么擔心啦,嗯嗯。——不離開我的話不會有事的喲?」

「完全沒辦法讓人家放心啦—!」

阿黛爾的叫聲在走廊中回響。

啦—,這個聲音在走廊中響起,變成了回聲。聽到這個聲音的直政,

「出太大聲的話,它們就會被吸引過來的啦。就算在白天很老實到了晚上也會行動的啦。」

「小、小直,……你很、了、了解,呢?」

「這個啊是因為我常去淺間親那邊玩啦。阿黛爾你如果也是從士的話鉆進機動鎧不就沒問題了嗎。

——你啊,從老爸那邊繼承過來的機動鎧,到現在還沒有穿過?你老是穿著訓練用的山寨貨,都沒見過真家伙耶。」

「不是啦,雖然最近我才好不容易穿上了身—。不過因為那是舊式的非常地重,感覺還不太適合向大家披露耶。」

好想看哦,直政興致盎然地點點頭,又再次看著大家說,

「……不過啊,和下午一樣,沒了喜美我們都很緊張了哪。」

對于這句話,三人一邊發出哈哈哈的干澀笑聲一邊回答,

「嘛,也要算上這一方面,才是今晚的‘尋找幽靈’啊。淺間親好像就從剛才開始磅磅磅地射擊來緩解壓力,對吧。」

「嗯—唔,怎么說呢。小家伙也都沒什么手感來著。」

嘛就算這樣,淺間這么說,

「明天早上,約了大家一起去加油吧。之后目送他去,等到他回來之前都是告白。」

「回來之后怎么辦?」

不知道耶?淺間轉過了身。她的視線朝著圖書室的拉門說,

「嘛,之后就聊聊他至今為止的那些糗事吧。我啊,很想仔細聽聽鈴入學時的時候的故事呢。」

這么說著,單手執弓的淺間把身體轉向了圖書室的拉門。在這一瞬間,鈴,

「啊、等、等一下,如、如果真的有,怎、怎么、辦、啊?幽靈、你、你們瞧,圖書室之類的、是這種傳言,常、常出現的地方,呢。圖書室的話,老師說過的——」

「沒關系的啦。從去年的失態吸取了教訓,我啊,接受了消滅妖物的訓練,再說了之前你不是也看見了嗎?托利君啊,今年有好好地參加進巡回班里面。

不會有像去年那樣的全身裹著金色緊身衣的梗出現的。也就是說——」

淺間笑著看著鈴。她就像是要把心情傳遞給鈴似的,嘴角含笑地說,

「什么都不會發生的可能性很高,就算發生了什么我行動的話也是能夠處理的。從結果上來說,不管發生了什么都是能夠應付的。所以說啦,你就放一百個心吧。」

這么說著,她再次把身體轉向了上面設有神棚的圖書室入口。

她先向著拉門上面的神棚合掌施禮,拍了兩下手。

「那么,」

淺間笑著,拉開了拉門。

就只見在圖書室的中央,有兩個白色的固體用兩只腳,直直地站著。



在淺間正面,大約十米遠處直直站立的兩個固體,好像是用白色的,布一樣的東西做出來的。

兩個固體的表面,都印著最近在武藏放映的高人氣美少女角色“魔法少女創可貼”的圖畫。這是淺間知道的角色。根據淺間的知識,創可貼是,

……誒誒,馬上就會把敵人的頭皮剝下來。也最喜歡活祭品了。誒誒,到此淺間的知識就結束了。

但是這兩個物體,大小還有所區別。一個比較細,另一個很寬。要說大小的話,

……一個大約有抱枕大,另一個大約是床單大……

兩個東西的下邊,都伸出了包著白色緊身衣的腳。

兩個物體面對面扭動著,發出粗重的喘息聲。但是,

「…………」

他們轉向了這邊。

在里面應該有眼睛的位置附近,有兩個黑色的點張開了。因為忽然張開,在魔法少女圖畫的臉頰附近穿了兩個洞,但以淺間的價值觀無法理解。

淺間什么都不知道,因而一動不動,對方卻有了變化。

其中一方,細的那一個。要說是哪邊的話就是里面比較緊的的那一方的,鼻子附近。

「……嗯。」

從內側有什么紅色的東西染了開來。以猛烈的勢頭,白色隨著小幅的震動變成了紅色。旁邊的床單看在眼里,好像是發出了男性的聲音小聲關切地問,

「沒事嗎!?沒事嗎!?」

「嗯,沒事,沒事啦可尼炭,只是稍微排除點鐵質……」

淺間無視了。

……嗯,什么都沒聽到,聽不到,聽不到——。

這時,正面,白色和染上一半的紅色望著這邊。

接著這兩個東西渾身振動著沖了過來。他們喊著的臺詞是。

「嶄新的,價值觀……!」

也不管他們的喊聲,淺間果斷射擊了。



南側的前側棟方向響起了只會在爆炸時才聽得到的響聲。

后側棟這邊,在一年級教室很多的右舷側的走廊上行走著的一行人,忽然停下了腳步。

「托利,你裝了什么機關?和金錢有關系嗎?還是說,你小子不要命了?」

「喂喂四郎,別老是懷疑我啦。我啊,什么機關都沒裝啦。」

「是這樣的嗎?真的嗎?絕對的嗎?要賭一把嗎?」

「啊啊!?搞什么啊你!你,又——在懷疑我啊!?」

托利把不知道從哪里拿出來的教科書往地上一摔,用那只手指著四郎次郎,

「怎、么、老、是、我、啊!!你白癡啊!?真是的,你怎么老喜歡一上來就懷疑別人啊!?

之前我偷吃你便當的時候也是一上來就懷疑我搞得我好傷心啊!你啊,稍微去懷疑一下別人啦!」

「——很好,我已經很清楚了我果然沒懷疑錯。但是我這腦子有錢也改不了了啊!有意見啊!」

這時,海蒂擠到了兩人中間。海蒂看著在后邊呆呆地站著的東,說,

「你們瞧,剛剛才和我們會合的東君都跟不上了,言歸正傳吧?」

沒辦法了,四郎次郎這么說著,望著托利。他再次,

「你裝了什么機關?該不會是花了錢裝的吧!?如果錢不夠的話把你扔到教導院前面的瀑布里面去問客人要參觀費收得回來嗎!?」

「你真的喜歡錢啊。但是我真的什么機關都沒裝啊!你覺得我今天有這種時間嗎!?我大半天都在對著工口游戲的表示枠連按快進圖標啊!?」

「你對著二次元對象浪費的半天時間可是別人拼了老命也想要的時間吧。」

這時,海蒂拍了拍四郎次郎的肩膀。她湊在轉過身來的四郎次郎耳邊小聲嘀咕,

「噓,不要被他牽著跑啊四郎君。雖然看起來是那德性但是他是想把你拉進自己的節奏里耶。」

「啊啊,差點就被他拉進去了。我沒注意到啊,這下要浪費錢了。」

「喂、喂那邊的不要開作戰會議!你們咋就這么看不懂氣氛呢!」

這時,又有爆炸聲從遠處傳來。這回是從這邊的后側棟上面傳來的。哇,要有這樣子的叫聲。

四郎次郎只瞟了一眼走廊天花板,還有被震下來的灰塵,

「你小子,……真的什么都沒有做?」

「當然的好伐!我什么都沒做啦!——只是拜托別人做了!」

「拜托了誰啊!」

四郎次郎半瞇縫著眼轉過了頭。比托利還要高半個頭的他,就像是從上面覆蓋住托利似的,

「給我聽好。你拜托誰了?是能好好用金錢打發的對象嗎?沒有誠意之類的吧?這就放到最后再說。如果出了什么岔子你想怎么辦?去死嗎?」

「四郎,我啊,聽你這么一口氣說下來聽不懂耶。我該怎么辦?」

「我就只說結論吧。——把錢付了去死吧。」

「啊嘞——!?怎么向著意想不到的方向發展了?」

在他們說著的時候,對面又有爆炸聲傳來。聽到這聲音的東垂下了眉毛,

「你拜托的人夠可以的……」

「余,你的房間在下面對吧?我想多半不會被殃及的吧。」

也對啊,東聽著回響著的震動聲點點頭。

「啊,不過,波柯同學可能會生氣啊。你們都在干什么啊之類的。」

就在東這么說的時候。上面的樓層傳來的轟鳴讓整個教導院都搖了三搖,甚至還有玻璃破碎的聲音傳來。同時聽到的,還有奈特的,

「哇哈——!!」

不知道是高興還是驚訝的喊聲。聽著這一切的四郎次郎再次瞅了天花板一眼,

「……要花好多錢啊,這一下子。」

「哦哦,這倒裝句霸氣啊四郎!——啊,我也來!霸氣啊這說的就是我——!」

「好了好了好了,好歹先去看看吧?好像這狀況不太妙……」

海蒂這么一說,東后退一步。他指著還在不停震動的天花板,

「……誒?要去嗎?……會、會死的啊這樣子?」

聽了這話,商人兩只微微點點頭。但是笨蛋露出了威猛的笑容,

「那么,這里就交給我了你們快去吧!我不會讓任何人通過這里的!瞧,你們瞧這里空氣好重!超heavy的!我、我不撐著空氣的話就大條了啊這空氣……」

「吵死了。」

商人兩只一左一右地用胳膊鉤住了托利的喉嚨。

被拖著跑的托利,一邊揮舞著手腳,

「誒!!喂喂你們兩個,這不是對待人的樣子好伐!更加、更加溫柔一點像是媽媽的手一樣!

咦,喂喂喂喂小奧蓋干嘛用記號筆在我的背上寫像是飛標靶子一樣的分數啊!還有把分數寫得更高一點啊!

——喂不對啊這個場合額頭寫的不應該是100分是委員長吧!!啊,是總長吧!!」

在聲音漸漸遠去的時候,被一個人丟下來的東,

「那個……,余該……」

「東,應該還有腦子正常的人在,總之就先去這笨蛋沒去過的地方繞一圈之后集合,退到中庭去避一避。不會出錢的拜托你義務勞動一下。」

這么說的四郎次郎的聲音,混著嘆息聲又繼續響起。真是的,留下了這么一個前置,

「——秋后算賬最重的是自家人,這算什么事啊。」



在淡淡的光芒中,有一個男人站立著。

那個用手臂抱著資料的人,是酒井。

喘著氣的他所站著的地方,是被燈光所照亮的走廊,那里是,

「榊原……」

同僚宅邸的內部。

在他的背后,追趕而來的女傭型自動人形,

「Jud.,那里就是,老爺的書齋。」

拉開的拉門的另一側,有著被稱為書齋的空間。

是個大約三坪大小的和室。里面裝著紙窗,大概為了能看到庭園,有一半左右是開著的。

在前方,左右擺放著收納書籍的書架。右側兩個,左側一個。左邊沒有放書架的地方有個壁櫥,里面被裝著紙張和筆筒的相紙塞滿了。

在房間中央,有一張書案。

書案靠著一邊,擺著一個坐墊。

坐在坐墊上的話,就能夠一邊看著被燈籠照亮的庭園風景,一邊進行作業。這樣的書齋。

但是,那里并沒有主人。取而代之的是,

「二境紋……」

從書案一直延伸到地面上,畫著一個巨大的紅黑色圖案。朝著窗戶的方向,微微碰到隔扇的地方,墻壁的石灰上面寫著一行文字。寫下來的文字,用酒井的話來說就是,

「‘你做了什么’……」

雖然有文字,但是榊原不在。

……消失到哪兒去了。

酒井注意到這一點,是從自動人形那邊收到資料的時候。

自動人形是這么說的,在進行作業前收到了過一會兒將放在桌上的資料拿過來的命令之后將其完成。

這就表明了,這并不是榊原作業之后的指示。

再加上,之前放在桌上的資料,現在雖然就在手頭,但是,

「是白紙啊……」

榊原并不想把一沓白紙交給酒井。但是,他說讓自動人形把這個帶過來,是要在作業完成之后。關于這一點,酒井背后的自動人形說,

「——因為老爺不在,我判斷他已經完成了作業。關于房間的掃除,我正準備著手處理——」

榊原哪里都不在。

在書案上,有一張放在黑布上的和紙,和一方只加了水的硯臺。

就好像是,剛要磨墨的時候,離開了坐席似的。

酒井踏入了房間一步,確認起了榊原的痕跡。

很快地,他就注意到了奇妙的一點。水滴,濺到了硯臺上面。

……這是——

磨墨的時候水滴濺上去的嗎?不,榊原是那種對于文章很羅嗦的類型,使用文具的方法也很斤斤計較。他應該不會把東西用亂的。

既然這樣,踏進第二步的酒井察看起了那個。

放在書案上面的黑布,以及用鎮紙壓住的和紙。在那張和紙上,有一點褶皺。

那是沾上了水,之后又變干的痕跡。

拉出這些痕跡的筆跡,寫下了某些東西。

有兩個。

其中一個是,

「二境紋……」

另一個,是文字。是酒井也認得出來的文字。那是,

「——追啊。」

酒井呢喃著的文字,到此為止了。

所以,如法炮制地,酒井審視起了懷中抱著的紙張。

什么都沒有寫的,一沓白紙。

但是,在最上層的紙上,有一些細細的褶皺。那是水的筆跡。

那是榊原在往現在鎮紙壓著的紙上面寫字之前記下來的,留在堆起來的紙張上面的文字吧。

寫在上面的是,

「‘創世計劃’……!?」

被認為是之前寫下來的文字和,印的意義和,接下來的話,酒井把它們排起來低喃著。

「創世計劃,公主,追啊——」

追蹤公主這一點可以理解。但是,

……創世計劃是,……P.A.ODA的末世對策吧?為什么要對那個——

不明白。眼前的東西,榊原意識到自己馬上就會消失,急匆匆記下來的水的筆跡的內容,還有他消失這一點本身,什么都不知道,

……這怎么回事!?

神隱的怪異,酒井從各處都聽說過。但是,同僚在短短的時間內遭遇到了神隱,情況就不一樣了。就算事實就在眼前,酒井還是覺得不敢相信。

啊啊,酒井想著。現在的自己,正在希望著榊原從背后靠過來,說這是開玩笑。

「不過,……井伊消失的時候,你也在這么想著嗎?」

在酒井如此問出之后,留下水的筆跡的紙,干掉了,上面的褶皺也消失了。

都消失了。

這個事實,讓酒井感覺到再待下去也沒有意義,就在他想要退后一步的時候。

聽到了響聲。從正面,開著的窗戶的遠方傳來。

低沉的,可以知道是什么東西爆炸的,如同遠方驚雷般的回響。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