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第六章 『門對面的命運者』

第一卷 上 第六章 『門對面的命運者』

我們惴惴不安地期待著

應當怎么稱呼那份突然呢

配點(romanticist )



以一定的節奏鳴響著,宣告著學校的午休的鐘聲。宣告著武藏的中午的音色。

那個聲音,不只是在武藏上,也傳播到了使用著艦內廣播的內部。

艦內。

在墻壁邊上并列著的房間的地下居住區。幅度大約三米的道路上,一位少年在走著。

提著寫著“東”的名牌的旅行箱的少年。

「……最里面的房間嗎。明明因搬家而早退了,辦手續還真是費了不少時間吶」

通道的墻壁上寫著“奧多摩1-15橫町”“武藏Ariadust教導院學生宿舍 ”等字。

這是位于Ariadust教導院地下的集合住宅型的橫町。

街道的通路上即使是午休時間也有很多人。因為有很多從午后開始工作的人。

在回宿舍,還有出去的人們之間,東聽到了久未聽到的日常往來的聲音。

某個男生跟朋友們一起走著,一邊掰著手指數數,一邊說道,

「我想把打工的時間延長一個小時。明年工作就要轉正了,現在想先把工作服先給準備好,不過這樣市民重量權會不夠二公斤以上吶——」

如此交換著對話的背后,某個女生,把攜帶社務式的通神器靠在耳邊,

「——恩,因為有諏訪神社的契約柜臺的打工,所以回來時會帶著配給的雞蛋,——哎?

因為是家族卷,所以沒辦法單獨拿去賣錢啦。既然這樣——,恩,奧多摩1-7的縱町,來嗎?」

一邊說著一邊堆出笑容,走在旁邊的男生們則各自從腰間拔出個人武裝互相比較著,

「要說直劍的話,握柄果然還是帝國的“黑金侍”牌子的最好哦。

只是,因為要以裝備上機動殼的突擊為前提,安裝配件的話還要注意尾重吶」

互相交換著各自的意見。

話題的種類,雖然也有類似的不過大致上各自各樣的都有,偶爾還出現了認識的人們的名字。

參水與點藏出現在關系裝備上的話題里,術式的話,神道是淺間與四郎次郎。歐洲系的話則出現的是成瀨與奈特,烏爾基亞加的名字。

聽著他們的話的東所想的是,

……回來了吶。

在這個月,從二年級的春假被圣聯召喚,進行了權限的奉還與自己的力量的封印的最后工作。

圣聯方面要求著這邊的還俗,皇居也許可了。

不能與自己同時代的人見面,只能聽些不得不理解的話,跟這些比起來,

……多么五花八門吶。

這個氛圍讓自己感到舒適,是因為自己跟這個地方已經很親密了吧。

自己也去進行類似的對話的話,一定能成為他們的其中一人吧。

其他的話題,也因為待過圣聯所以了解很多。

出現在多數人們的話題里的,K.P.A.Italia的教皇總長與三征西班牙的特務來到三河的事情,東是知道的。

離開教導院的時候,被海蒂告知了這些情報。

「要出售圣聯的情報的話就交給我吧,嗎」

晚上,只能去了吧。不管怎樣已經被托利他們邀請了。

……從晚上開始尋找幽靈,嗎。



尋找幽靈。

又想出奇怪的點子了,東思考著。

托利說的是,

「總覺得末世說現在挺流行的,不知道哪里會有怪異呢就想找找看,于是乎我們的教導院,

似乎過去就有過幽靈的傳聞吶!不想找找看嗎!?」

那不是非常大眾的,無論哪都有的教導院的怪談嗎。

……因為地脈的紊亂,那種小怪異變得容易出現在表面了吧。

不過,夜晚集中在教導院,這種行為,雖然小也能引起興趣的活動啊。

確實去年也做過類似的事。因為奧多摩地下七層的長屋出現了怪物之類,所以夜晚大家以巡視的名義跑了進去。以結論來開頭的話,

……出現了嚴重的受災呢。

當時托利穿上了連臉都包裹住的黃金色緊身衣扮演幽靈,因為登場時的那不可思議的舞蹈而嚇得發抖的淺間,帶著悲鳴用弓進行了連射,拉開了受災的序幕。

……今年會怎樣呢。

然后自己所在意的是,托利所說的,把這個活動作為前夜祭的“明日的告白”。

雖然保密了要向誰告白,不過恐怕不會成為什么正經事,從大家那坐立不安的感覺來看,一定包含了什么重大的期待。

……明天,會怎樣呢。

嘛啊,會很有趣吧,一邊苦笑一邊走著的東,越過觀葉植物與居民放置的貨物,不久來到橫町的里端。

有著一個房間。掛著目的地的房間號碼的房間。

正面的是拉門很長的六疊房間。在四疊房屋占多數的學生宿舍里,六疊的獨房是很貴重的。

雖然一開始覺得這是不是跟自己的出身有關系,不過馬上轉變念頭覺得這是因為是空出來的多余房間了。

然后東把鑰匙插進了拉門的鑰匙孔里。

就在這個時刻,注意到了一件事。雖然從現在開始東要用的房間是拉門式的,

……沒有屏風,而是鋪著木板的洋風拉門?之前的使用者是歐洲人吧?

因為武藏內部基本上都是極東樣式,拉門都是配屏風,想要洋式的話,一般都是自己換門。

不過,現在,眼前的是鋪著木板的拉門,這種折中的房間。

……真是奇怪的改造吶。嘛啊,自己改造房間的人也挺多的。

同級的,比如說奈特跟成瀨兩人,所擁有的洋式房屋就是改造過的。

東曾經因課題印刷的發放而拜托過參水去過那兩人的居室。

構成是被樹脂材料覆蓋的四疊地板上一半是櫥柜,一半是放著鍋爐的桌子跟工作臺的工作場。

其中裝飾著布娃娃與花邊綢帶等裝飾品,雖然墻壁邊的床是兩人共用的,不過自己果然不想問那代表著什么意思。

雖說如此,洋式房間因為地板沒有高低差,所以很容易改造,這也是大家的共通意見。

……如果是自己的話會怎么做呢。

一邊響著,東轉動了鑰匙,打開了拉門。

有著房間,因為是在艦內所以沒有窗。

六疊房間的中央有著寬一疊的通路,從左右壁開始放置的床與大桌子是可以調節高度的能拉出來的上下兩段型家具。

所以在構造上是屬于四人房,不過為了住起來舒適一點,一般是作為三人房使用,拉出來的其中一部分讓整個房間的人自由使用。

不過東所進入的房間,左手側的兩個拉床被拆掉了。

代替的是木桌,更進一步的還有,

「……哎?」

因疑問而把視線送往前方。桌子前,有著一位少女。



……哎?

東一時驚呆了。

亞麻色的長發的少女,坐在大張的椅子上,面向桌子。

正在工作中。用筆正在桌子上的筆記本里寫著文字。

是因為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筆記本里嗎,她完全沒有注意到這邊。

……那個。

迷惑的視線射向了房間,木壁上,除了日歷沒有張貼其他任何東西。

相反的,墻角邊被設定的很矮的床上鋪著很大的被褥。還有拉在成為桌面的大架子下面的,用細繩制成的衣架。

衣架上掛著襯衫與裙子,還看到了顏色像是內衣的衣服。

就在東確認到此的時候。

她冷不防望向這邊。停下了寫字的筆,現在就是在稍微休息的時刻。輕輕轉頭喘息的視線,停在了這邊。

藍色的眼睛,就在看到這邊的一瞬間。東縮起了身子,

「啊! 不,不好意思! 似乎搞錯了房間……!」

往后退著,慌慌張張回到走廊。途中,雖然旅行箱撞到拉門發出聲音,

「不好意思!」

說著用手關上了拉門。不過,在那跟前,東確實看到了。被關上的拉門的那邊,

亞麻色長發的少女睜大著眼睛看著這邊。

而且,東看到了另一個事實。那是,

……那個大椅子。

是輪椅。

「————」

事到如今,東理解了被猛地關上的拉門的意義了。為什么是洋式的拉門呢。那是因為,

……以乘著輪椅的狀態,扇門很不方便。

不過,拉門只能從旁拉開。從里外都可以用相同的操作打開,這樣輪椅就不會撞到門。如此說來,

……這里,是那個人專用的房間。

東抬起臉,看向拉門上方的名牌套。寫著居住著的名字的名牌套上,

塞著一張寫著手寫出來的名字的紙。上面寫的是,

「伊蓮兒?波柯……」

嘟噥著,點著頭,東看向手中的入居參考手冊。被指定的房間號碼沒有搞錯。

既然如此,向她說自己搞錯房間就不是正確的解釋了,

……這事,要跟誰商量呢。

東嘆了口氣后往回走,首先是管理房間的橫町的值班房。



陽光于從中午變為下午的天空中射下。

三河北部山的地表上,朝著以植樹排列成“各務原”“松平家”字樣的山谷,武藏下降了。

武藏如陷入般進入的武藏專用陸港的西南方向,把山整地出來的平地連著平地廣闊地鋪開著,

那里是提供他國的航空船降落的平地型一般用陸港。

然后,武藏所進入的陸港的南邊,一般用陸港的東邊,在那里,是在周圍坐落著郊外集落與田園的廣大都市。

是三河。武藏的所有者,對于圣聯是極東的代表,對于歐洲來說則是與吞并了烏斯曼的織田家組成正式同盟的,松平家的土地。

然后,于收納了自己的場所沉下去的武藏,八艦同時鳴響了警笛。

那是宣告武藏停泊的響聲。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