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第四章 『部外的王』

第一卷 上 第四章 『部外的王』

考慮接下來要怎么辦

卻毫無頭緒

配點(魄力)



教室前,有兩個身影。

木造的走廊,站在三年梅組的名牌與把護符往上掀開的門前的,是一名中年的男子與一名少年。

男人穿著白色的緊身衣褲,掛著金飾品與肩部大大膨脹起來的上衣,還戴著王冠。

右腕的腕章上有著圣聯的紋章與“教務主任兼武藏王”的文字。

他旁邊的少年,男生制服包裹著他那瘦小的身體,左手提著旅行包。

少年,往上看了眼旁邊的男人,之后看向眼前的門與,在上面的護符,

「總覺得,說了馬上就開,還真遲呢。義直教導主任。」

「哼,一群沒有教養的庶民吶,東宮君」

義直看向少年。然后他向戴著“東”的名牌的少年說道,

「真是讓麻呂不敢置信吶。不管怎樣,身為東宮的你進入的年級居然是接著去年的這個年級。校長也真是死腦筋」

「不,這也是規則,另外余已經不是東宮——」

不不,義直說著。

「因為圣聯的指示而封印了力量,雖然失去了政治方面全部的位階,不過身為帝的兒子這一事實確實千真萬確的哦?

對從圣聯的六護式法蘭西派遣過來的武藏的王,身為名人的麻呂來說,對于東君的歸來可是萬分期待的吶」

哈啊地點著頭的東的身邊,自稱武藏的王的義直說了。

「不過武藏的人民真是冷淡。明明說了東君歸來了,居然沒有除了麻呂以外的人出來迎接」

「不,圣聯說了歸來不能造成騷動,所以昨夜才乘臨時班車過來,直到剛才為止還在檢疫,退一步來說余也比較喜歡安靜……」

「東君為人很溫柔吶。這么關心民眾」

義直挽起了手,很滿足似地呼出一口氣。

自己本來就不是武藏的人。是圣譜聯盟這樣的以歐洲為中心的和平維持團體的人。

過去雖然當過六護式法蘭西的鄉下領主,為了在當地讓自己的能力獲取認同,包含著各方面的交易,以選拔的方式被派遣了過來。

……可不知肩負起了重要的任務。不管怎么說現在——。

一六四八年的現在,世界上并沒有成立國際性的機關。因為圣譜的歷史記述沒有那樣子記載過。

不過,重奏神州崩壞時,各國有必要攜手。

為此而成立的,就是歐洲從過去就開始存在的利用宗教會議的圣譜聯盟。

在圣譜記述里宗教回憶與公會議開展的時候,以此為機會集合圣譜系教譜的各國代表,

進行意見交換與調整,除此之外的時候也不會斷絕聯絡,由各國的支部完成業務。附帶有田間的,疑似的國際機關。

因為派遣教員的教育委員會所屬于圣聯支部,

……一般來說也被稱為教員聯盟。

武藏從極東支部被派遣教員,義直則作為武藏的監督者從圣聯中央被派遣過來。

一百六十年前的重奏統合爭亂終了的時候,極東作為從軍事制壓里逃脫的代價,被從圣聯派遣過來的王進行行政與航行的監督。

武藏王持有對學生的總長聯合與學生會的決議權,因為也持有武藏的航行決定權,

假如沒有義直的決定,武藏的行政與航行大部分都無法運轉。

故義直把自己視為“維持和平的指針”。

「盡管如此這個年級的家伙們都是一群邪門歪道……!」

「哎? 突然怎么了教導主任」

啊,不,義直把禁不住說出來的話咽了回去。

……作為從圣聯派遣過來的王的麻呂,說起這里的家伙……。

在自己的記憶里,并沒有感覺自己受到過一絲敬意。記憶力的武藏總長托利?葵,那個少年稱自己為“麻呂”。

……明明可以把麻呂叫做麻呂的只有麻呂——!

這是極東的圣聯支部的錯吧,這么想著。

因為圣聯沒有定期的全體會議,所以各國的支部機關有著容易獨自化這樣的缺點。

極東的支部存在于出云里,由極東最大企業的出云產業座里的教導部所管轄,武藏的教員都是出云派遣過來的,

……眼睜睜看著非常不得了的狀況發生……!

現在也是。明明東回來了,卻連教室都進不去,就那樣關著門,稍微等下—,因為擔當班主任的參水這樣說了,已經等了五分鐘以上。

然后是現在,從里面聽到的小聲私語,

「老,老師,請不要太用力。啊,……你看,穴太大,藏不住了……」

「啊,不行哦海蒂,你看,這個,越過大腿的地方,說了不能用手碰了」

「不過老師,支撐物,——啊,討厭,衛生紙的縫隙里粘粘的的漏下來了……」

「你們這群家伙在神圣的教室里做什么——!!」

以猛烈的氣勢被打開的門的另一邊。

在打開的空間里,帶著一副笑臉的全裸舉著兩手站在那里。



「——!!」

義直反射性地關上門。

旁邊的東, 哎? 哎? 地以不知發生了什么事情的狀態,

「怎,怎么了教導主任!?里面有什么!?」

義直背靠門,搖了搖頭。

「什,什么都沒有,什么都沒有哦東君! 恩,什么都沒有!!」

于是乎,從門對面傳來了以雙手敲門的聲音。伴隨著門的震動,

「喂—麻呂—,是麻呂吧剛才的——。想進來的話就進來吧—。誰都沒有討厭你哦—。反正怎樣都無所謂——」

「啊,喂托利,你從剛才開始就不幫手這邊修補,在這種地反全裸著干什么」

「啊? 老師,麻呂似乎很想進教室,但害羞著不敢進來的樣子啊!

這家伙一直穿著瘦弱的撲克牌的王一樣的COSPLAY衣服,所以沒有朋友,不習慣這樣的場合吶!

可以嗎大家? 下次麻呂再一個人寂寞地一邊讀著漫畫,一邊低著頭偷笑的話,不要感到害怕要跟他搭話哦?」

……這個臭小鬼,下次一定要干掉他!

這樣,當注意到的時候,身邊的東以一副發愣的表情看著自己。

義直理解到狀況后,內心焦躁地說,

「麻,麻呂也是有能稱之為朋友的人的請放心」

說了后,教室里傳來了托利的聲音。

「啊,不過麻呂沒關系吧。朋友也是有的吶。涅申原,你懂的吧? 」

………唔。

是的,就是那么回事,不愧是總長這一點,在重要的地方干的還可以。

然后對于托利的話,涅申原說道,

「你說那個嗎? 把前幾天降價大甩賣的IZUMO制腦白金系游戲的“人際交流訓練? 寂寞的人的朋友尋找之道”全部買下來裝箱送到王的家里的那個吧?在附帶的紙條上面寫下“王沒有朋友實在太可憐了,就把這個當成朋友努力一下吧?武藏學生一同”,

啊,啊咧,是我代筆的呢。大王,現在那些是你的朋友吶」

「……前幾天妻子突然露出非常擔心的表情原來是你們搞的把戲啊——!!」

怒火沖頂的義直猛的打開門。

于是乎,在那里的不是全裸,而是班主任的女老師。

她,參水以沒有一絲陰影的笑容面向兩人,

「啊,不好意思大王,剛剛在收拾東西」

「哎? 不,那個啊」

義直看向里面。參水的另一側,教室的窗邊的前壁,

「總覺得開了個人形的洞還用和紙糊了起來……」

門被猛烈地關了起來。之后從中傳來了,

「喂,大家快點! 王瞧出端倪了! 那個男人,在小事上超啰嗦的吶」

「老師! 老師! 這個穴一點都不小啊!這個暫且不說聽好了嗎大家——!」

聽到了托利的聲音。

「正純不在雖然有點遺憾,今天放學后要為了明天開一場作戰會議,晚上有“尋找幽靈”,大家做好精神準備吧!

「喂你,現在,姑且現在是老師的上課時間。想要我教你怎么打擊么?」

「啊啊!? 什么啊老師! 就因為胸大就威脅我嗎!」

伴隨著最后的“嗎”字,教室開始了振動。

東啊地張著嘴,教室里,傳來了冷靜的少年的聲音,

「老師,如果沒有錢的話請不要搞破壞。還有我,現在,在門的對面看到東了」

「啊! 啊啊,原來東在啊!老師為了保身稍微有點忙忘記了!」

二秒后門開了。帶著笑容的參水看著這邊,看著東,

「啊拉,東,好久不見了呢。待會告訴你新決定下來的宿舍的房間哦?」

「這個人,參水君,不能直呼其名,以你的身份應該叫東大人為——」

「啊,是這么回事呢不好意思大王。以后會注意的。——那么,東,要進教室嗎?要吧?」

連回答的時間也不給,參水漫不經心地用右手搭住了東的頭帶進教室。

被剩下來的義直,

「不,等等,你」

說完,看向了參水那邊。于是乎方才看到的,似乎看到穴的墻壁前,

站著戴著假面的上半身裸的龐大身體與,丸狀體型的少年。名字確實叫做佩魯索納君跟御廣敷。

雖然因為兩人的關系而看不到墻壁。

「參水君,那兩個人的龐大身體該不會是在隱藏墻壁上的洞——」

「哎? 在,再說什么啊王,墻壁上沒有開出一個人型的洞哦。真的真的!

那個,那兩個人哦。那個,……啊,現在正在上體積的物理課! 那個,吃肉的場合與吃披薩的場合下人類的進化方向,那個——」

擺出一副認真的表情后,

「也就是說現在正在上課有話請等下再說」

伴隨著言語門猛地被關上了。剩下自己一個人被留下來義直,過了好一會,

……這個年紀的家伙們……!

雖然有點想踢門的沖動,還是算了。

這不是王該做的事情,有著這種自制的從容。所以,

「真是的……」

義直瞥了門一眼,挽起了手。然后對于從教室里,哇啊,的迎接東的聲音與拍手聲點了下頭,慢慢地轉了個身,背向了門。

從教室里,傳來了東打招呼的聲音。

從走廊的窗戶看到的天空,因為隱身航行的緣故,依舊是白色的。



白色的天空之下,排列著石塊的廣場。

是墓地。武藏艦上,奧多摩艦首附近的自然公園內的靈園。

只有主道進行了鋪裝,景致不錯的好地方。

散布著的常綠的植木中,站著一個拿著提桶的身影。

身著制服仰望著天空的,是正純。

「在這種時間到這里來還是第一次吶」

正純沒有把視線從天空移開,環視了下周圍,看向背后的天空。

沒有色彩的天空下,呈階梯狀配置的奧多摩表層部的艦尾處,座立著Ariadust 教導院。

「第四節課差不多也該結束了……」

大家,現在都怎樣了。雖然認識時間不長,對大家的人品也了解到一定程度了。

去年,參加競選副會長的時候也發展到了得到應援的關系,現在,自己也在想著大家究竟在做什么。

不過,交往的方式上存在距離也是事實。雖然不知道理由是什么,

班里無論是誰,不對,教導院里的多數學生,都支持著葵?托利。

……從去年的學生會選舉,就理解這點了。

知道他擁有著人氣。不只是在班內,看到大家對于他在學校內引起的騷動的反應就理解了。

不過那是由于人品與藝人般的言行,并不是實務上的。那么,

「……類似于人氣偶像那樣的吧」

希望不是如此,正純想著。不管怎樣,作為被各國干涉的極東,也作為住在這里的人民,

沒有任何能力的人只因人氣旺盛這點而被長期選擇的話,

……是對如今的支配的完全放棄。

不想放棄。

正純的志愿是成為政治家。在將來,如果可能的話,想成為武藏的暫定議會的構成員,

……只有一點也好,就不能改變下極東嗎。

雖然有點籠統,但自己的確是這么想的。

重奏統合爭亂結束了約一百六十年。極東之所以沒有被完全支配,只是因為圣譜的歷史記述里沒有而已。

不過借口的話,無論多少都有,對政治稍微有點了解的就該知道。

如果武藏與,擁有武藏的三河出了什么岔子的話,圣聯是不會保持沉默的吧。

現在,三河雖然因為圣聯與P.A.ODA的交涉而成為中立的緩沖地帶,

「……假如出了什么事,會以“圣譜記述的再現保護”的名義乘虛而入,進入完全支配的開始吧」

重奏領域的土地問題與金融,還有農奴的生產力確保之類,如果極東被完全支配,各國能得到的好處非常多。

去父親們待的暫定議會辦公樓的話,雖然能聽到擅長于各自領域的秘書們的見解,不過無論哪個都不是什么好內容。

……重點來說,是占據著極東的近乎一半場所的重奏領域的土地問題能否解決。

重奏領域是,重奏神州落到這邊的世界時替換了一部分的地脈,使極東的這部分土地持有著各國的環境的地方。

而且因為重奏神州存在的時候落到了同樣的坐標地點上,比如說中國地方是歐洲,三河是印度,關東是中國,北陸是露西亞,各國的環境都搬遷了過來。(譯注:前面中國地方指的是日本的一個地名,后面的中國就是我們偉大的祖國- =b,露西亞是俄羅斯)

雖然環境變化限定了地域,因為也波及到了天空,所以從武藏的視角來看,不同環境上的空域看起來就成了柱狀的玩意。

……不過,因為重奏領域像蟲蛀一樣分散狀態地重合著,重奏統合爭亂的時候,極東與各國的人民無法很好地分開居住。

世界并沒有安定到人們可以分開來生活,這件事,在課上也學過了。

不過,如果進行支配的話,對極東方面,就能強制進行分開居住。

「不對,——被支配的話,把極東的人民趕進惡劣的環境,把好的地方讓各國的人民居住也是有可能的」

關于“支配”,秘書們所說的內容,總是很嚴酷。

……支配,并非合并與統一。

被支配的話就會被奪去自治與權利,根據中世的農奴解放所得到的教訓,羅馬時代的奴隸制復活也是有可能的。

還有,現在的極東由Tsirhc 與村斎代行著被戒律性禁止的金融業,假如被支配,儲藏金會全部被管理。

除了對P.A.ODA的腳踏板外,武藏的貿易能力與制作出武藏的三河與出云的開發能力,對他國來說也是十分有魅力的東西。

當然,支配下的人們如果滅亡的話,就會少了很多勞動力造成損失,為了不變成那樣,

根據人們的管理費與勞動力得到的收獲的盈利虧損的計算就是全部了。

這樣一邊保存人口,對于極東的歷史再現讓極少數人襲名,如此置于完全管理之下就可以了,

這就是秘書們所考慮的“最壞的場合”。

……也就是說,支配,就是包含著活受罪與掠奪,自由地支配對方的所有。

這些只是極端的意見,秘書們,恐怕父親們都是知道的。

不是只是為了引起不安嗎,這樣的自問果然也是有的。

不過,為了不讓事態步向最壞的發展而做些事是必要的。

即使相信對方的良心,也沒必要把自己當成釣餌伸出去,父親他們這么說了。

所以現在,武藏放棄了武裝,進行著各國的貿易的仲介,放低身姿。

三河也不是把大罪武裝配布給P.A.ODA而是圣聯各國,表示自己沒有敵意。

不過,狀況總有一天會改變。

根據圣譜記述的話,在這以后,織田家會因為失去作為首領的信長而衰退,極東的統一會由織田派的豐臣轉而讓松平家繼承,并完成。

那到底是什么時候的事并不清楚。不管怎樣因為重奏統合爭亂而搞亂了世界的歷史,更何況還有末世。

比如今年雖然是一六四八年,明明應該于一五八二年死亡的織田?信長,于八年前的P.A.ODA進行書面宣言襲名,至今未在表面舞臺出場過。

「因為信長是在暗殺里被殺掉的,所以利用歷史再現向圣聯方面進行了隱藏,……隱藏自己的身姿進行侵攻與轉戰,反而會造成威脅」

只是,在信長不在那么久的情況下根據合議制進行歷史再現的P.A.ODA,

在信長襲名以后雖然把再現進行加速,不過至今沒有把落后的步數追回。

不過,如果末世沒有來臨的話,總有一天信長會出來以天下布武為目標后被暗殺,

三河的松平家遵從圣譜記述,在真正的意義上成為極東的代表。

「那個時候,雖然極東會作為統一的國家對應各國——」

極東的人民,是否已經放棄了呢。甘于圣聯的暫定支配下,完全習慣了不聞不問呢。

……不聞不問。

自己最討厭的詞語吶,正純想著。至今為止,一直都是不聞不問。

然后正純略微把視線朝向下方。

手上提著的水桶,是本多家的東西。勺子是,花也是。

正純把花放在視線的中央,

「——已經不想再次體驗到那種感覺了,也不想讓別人體驗到」



是怎樣的呢,正純再次把視線朝上,看著遠處的教導院。

「葵?托利」

自己還不清楚自己要做什么,

「你現在,……怎樣呢?然后從現在開始,要怎么做?」

如果可以的話你,

「如果是跟我一樣,討厭放手的人的話——」

的話?

……要怎樣?

要怎么做呢,正純思考著,可是,輕輕地搖了搖頭。

然后低頭的話,往下看的視線,看到了自己的腳下,

「?」

眼前,不知道什么時候站了個人影。認識的,可以稱之為女性的存在。

P-01s,她,

「以狀況來看,請讓我相送」

聲音傳來,接近,手伸著,提著桶。

啊,正純伴隨著桶的上升的動作把視線投向上方,

「為什么會在這里……」

Jud.,自動人形回答了。

沒有表情,不過她斜著脖子看向小脇抱著的書,

「作為命題的其中之一,從正純小姐那里借來的這本書,指導者言行錄在安靜的場所閱讀。

歷史的指導者之類,理解了各種模式,在理解了現在的社會的結構的同時,

也知道了無論誰都會立刻沖鋒,被捕獲,感受到屈辱,真是很深奧的東西」

到底是以什么視點來閱讀的呢,正純如此想到,但還是不要說出來的好。

只是,P-01s舉起了拿著桶的手,拿起桶與里面的花與舀子,

「——有個疑問,現在要去哪邊? 正純小姐」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