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第二章 『教室的破壞者們』

第一卷 上 第二章 『教室的破壞者們』

鐘響前均是上課

那么

即使(教室)損壞了依然上課嗎

配點(教室)



這里是木造的教室。

窗戶外被天空染白的教室,是航空艦武藏上,武藏Ariadust教導院的教室。

雖然是稍微有點狹窄的教室,不過學生不足二十人。后面空了一塊出來。

黑板前站著一個矮個子的女性教師。帶著“三要”的名牌的她把世界史的教科書拿在手里,

「——嘛啊,過去人們從天上來到地球的,這里,極東之地。可是星球的環境因人而嚴峻,人們無法從極東出去了。

然后嘛啊,雖然人們把極東的土地復制到其他空間,于現實世界與異世界兩側開始了生活,

可是就在那個時候這樣想了,自己總有一天,要像過去的人那樣,或許能回到天上繼續生活。

所以人們想出了一個主意。跟過去的人重復同樣的歷史的話,絕對能回到天上。所以為此而制作出來的是……」

喘了一口氣。三要把粉筆抵上干凈的黑板,

「——圣譜。總結前地球時代所有領域的歷史的歷史書」



她再一次用力地敲了下黑板。圣譜,為了表示這個詞的重要性而在其上畫了兩個圈,

「跟過去的人們經歷同樣的歷史的話,還能回到天上,當時的人們是這么想的。

然后做成了記錄紀元前的舊代圣譜與記錄紀元后的新代圣譜一共七組」

對現實而言的攻略本,三要列舉著這類詞。在此之上她,不過呢,如此說道,

「出現了因為未來已經明確,而利用先讀而獲取利益權益的人。所以人們讓圣譜只能記述前后百年內的歷史。

只是,情報指示的更新不能依賴人類的管理,通過掌管萬物的地脈,讓圣譜與命運進行連接而解決」

三要向眾人轉過頭。于是乎,一張張皺著眉頭的臉擺在她眼前。

對照的她則是沐浴在大家怪異的視線里,

……不妙,命運什么的,果然很難讓人搞懂……。抄本還是緩緩吧。

內心如此焦慮地考慮著,內心回想著昨夜在自家備課的內容。然后吸了口氣,

「命運這東西,你們覺得是什么?比如說,安倍君的話會想到什么?」

如此試著問了一個男學生。于是乎被問的他,冷不防以有些害羞的語氣道,

「——結婚?」

……這是在挖苦前幾天才剛讓男人逃走了的自己嗎。

三要雖然一瞬有點心灰意冷,男學生周圍卻傳出了笑聲。其他學生對這回答的男生,喂結婚!

起了如此的綽號。

三要一邊對于教室那稍微變得熱鬧的氣氛苦笑著,

「那個,也就是說,命運=結婚這樣的思考方式,表示結婚是——」

無法逃避的事情,剛想這么說,

「避,避避,被一個勁地避開——,可惡,形象塑造失敗啊我!」

「老,老師!不要對現實產生動搖啊!!」

吵死了,年輕時覺得無論是誰都能結婚哦雖然我還只有二十四歲。啊啊,還,還是哦,還在“還是”的范圍內哦。

人生五十年,才過了不到一半嘛。

總之先壓抑自己內心的三要,

「嘛啊,命運這種東西,是無法避開的東西,是吧」

雖然不知為何,大家都對這句話一邊投以同情的視線一邊點頭,三要還是把這當做自己的心理作用了。

那個,以這句話作為開場白,

「命運這種東西的存在,于眾神的時代已經被人類所理解了。那是基本上屬于可變性的,因為存在命運所以事物才能擁有開始和迎來結束。

然后,這跟時間與空間同樣,能夠從掌管萬物的地脈那里進行訪問。」

所以,

「過去的人把在這個世界上流動存續的命運與圣譜的更新連接到了一起呢。

然后,與命運的流向統一,圣譜能夠一直記錄歷史到百年前」

如此說著,開始寫板書。

「圣譜因為歷史再現的功能,被賦予了與前地球時代的Major系宗教書同樣的地位。

不過,因為人們在天上的時代里眾神是存在的,所以所有的宗教都失去了地位。

所以因為歷史再現的存在,所有的宗教不是對于神而是對于——」

寫下了。

?圣譜的歷史再現,對此進行信仰。

「如此這般,變成了這么回事。神道之類需要眾神的時候,就讓天上時代的眾神進行輪班來對應呢。

之后,因為實際存在的神與對圣譜的信仰,信仰組織與集團被稱為教譜,以及教譜教團,信仰者被稱呼為奏者。

——在極東的話,神道,正確的說應該被稱為神道教譜,神社則應被稱為神道教譜教團,能夠使用那份力量的人則能成為神道奏者」

另外,

「大部分極東以外的教譜,他們的名稱都是把前地球時代的名字進行逆讀的產物。

雖然這包含著跟前地球時代的東西是不同的這層意思,也包括移動到被閉鎖的異空間“重奏世界”的人們,

作為“總有一天能走出這個異世界”這樣“逆行”的意思的加護,是名字進行逆讀的由來。

奉納圣譜的Tsirhc系,屬于別派的村斎系,還有其他非圣譜系,

無論哪個教譜,從重奏神州出現后,都為了避免因變更而導致的混亂而逆讀。然后現在主流的教譜是——」

(譯注:考慮到大家都應該不會關心這些,所以我只是列出一些關鍵詞,有興趣的朋友自然可以自己去查詢)

?圣譜(Testament)Tsirhc系

圣譜序奏派(Scion) :以魔族為中心,超喜歡舊代圣譜,放浪之民

圣譜獨奏舊派 :K.P.A.Italia,三征西班牙,六護式法蘭西,因重視圣者而很大

(希臘語:καθολικ?? (katholikos、英:Catholic) )

圣譜獨奏改派(Protestant) :M.H.R.R.,喜歡圣譜,雖然很無聊不過擅長買賣交易

露西亞圣譜協奏派 :上越露西亞,喜歡圣畫,舊派的露西亞解釋

(希臘語:ορθοδοξ?α 英:Orthodox )

英國圣譜修奏派 :英國,離婚OK—! 雖然是改派不過依附著舊派

(Anglican Church)

?圣譜派生村斎系

唯一協奏派(村斎) :以中東為中心,每天要禮拜五次還有斷食月之類

?非圣譜系

輪回道 :印度,生成與消滅,咖喱——

七部一仙道 :中國,仙人很多,拉面

神道 :極東的八百萬神,意外的恰當

佛道 :極東專用輪回道,術式豐富

(譯注:以上或許你看不懂是什么意思,但只要把它們置換到你高中時老師所寫的板書,就明白了)

「嘛啊,生活在武藏上的大家大部分都是以神道為基本呢。感覺除此之外嘛啊只要沒有關聯到,直接丟進垃圾桶也OK」

然后,

「人們開始重復圣譜里記述的前地球時代的歷史。當然,滅亡的名族與死亡的指導者都是給予了引退與保護,

戰爭也大部分是建立在你情我愿,加上了保障的基礎上開打的呢。

因此最初的發展也挺簡單快速的,從紀元0年正式開始了」

那個,三要考慮著,觀察著大家抄筆記的速度。一個,兩個,三個,一直到看完全部人,

……稍微講的有點快了。

確認著在教壇上的自己站立的位置,會不會擋道大家看黑板的視線。

吸了口氣,為了給予大家抄筆記的時間而走下講臺步進學生里。

然后三要走到教室后側,

……教課的順序什么的,剛才的不知道過不過得去。

輕輕地抱著頭。



……真復雜呢。

連身為教師的自己都這么想了,抄著板書的大家又是怎么想的呢。

去年就搞砸了。二年級的世界史從羅馬開始,極東史從奈良時代開始,因為在羅馬與平安時代花了太多時間而使后半部分時間不足。

……因為前面那部分比較有趣嘛—。

到羅馬建國為止的經過之類,與凱撒大帝的關聯講的太細了。

凱撒大帝于被暗殺之際留下了「布魯圖,又是你嗎!」這樣殘留歷史的臺詞,這方面原本的重要人物的暗殺是有“引退”這樣的保障,

關于這方面的說明進行的太過投入,

……因為三年生必須決定以后的去向所以挺糟糕的呢—……。

教師第三年,因為教了一年級,二年級,三年級是第一次教。

沒關系嗎。這確實是關系到學生們以后的人生的。

「…………」

現在,大家正稍微帶著點緊張感抄著板書。

從教室后看著大家的話,很容就可以理解大家個人之間的不同。

極東,亞洲出身的人黑發占了多數。雖然偶爾有人染發了,基本還都是黑色的。

不過那也不到教室里人數的一半。其他人大部分是金發與茶發,紅毛跟白毛也有。再者,

……要說是沒有頭發嗎,不如說作為前提都沒有的人也也很多—。

半龍,魔神族的大半身體覆蓋著鱗片或甲殼的肌膚所以沒有毛。

史萊姆與精靈系的多數人也差不多。反而是獸人系全身覆蓋著毛發,其中白黑茶色與虎條紋的長毛短毛之類種類很豐富。

看著那樣的大家,心中稍稍升起了點焦慮。

雖然自己曾經也是他們其中的一員,

……我的班主任,是個比我要厲害的人。

稍微屏住點氣息,三要靠經了櫥柜。

于是乎,傳來了一陣聲音。聲與音,是隔壁教室在上的課的聲音。

……三年梅組,真喜子前輩的課吧。

真喜子? 參水,在教務員室里位子在三要旁邊。

對于二年前赴任的自己來說,是作為前輩后輩程度的年齡差而相處的存在,經常照顧自己的課,關于這邊不擅長的事情也特別值得信賴。

雖然基本全是力氣活。

現在,聽到的聲音,是參水的,

『哎—,也就是說現在,京是處于被P. A.ODA包圍支配的狀態吧?』

不你搞錯了前輩,實際上是P. A.ODA的明智家認可了自治。

……沒問題吧——……。

教的是極東史吧?三要推測著。武藏Ariadust教導院的教員十分稀少。要上的課全部交給了班主任。

雖然參水的課一直都很吵鬧,但她與學生的關系好到讓人羨慕。

……現在是怎樣在上課呢—……。

前天是敗者蹦極課。可是現在聽到的,是參水與一群女生的,

『脫——!脫——!』

……到底是在上什么課啊!?



參水現在的課,基本上是貫徹必罰主意的。做法很簡單。

1:上課。

2:質問解答者。

3:回答不上來的話不會拖累學分而是施與嚴懲。統稱“處刑”。

3,:回答上來的話,能得到與被申告的嚴懲相應的學分。

更重要的是,關于嚴懲,是在月初由學生自己提出的。

關于內容,因為在執行時會由犯罪者以外的人進行協議,調整刑重,所以在事前拉關系也是很重要的。

即使提出很輕的懲罰,不過由于協議時別人的興趣而十倍加重也有可能,不能輕松大意。

另外如果自己把懲罰加重的話,回答正確時的學分也會相應提高。

并且,作為參水的課的特色,有著“御高說”這玩意。那是,

「好的那么今天的極東史,就是關于作為神州受到暫定支配的原委,“重奏統合爭亂”——」

參水一邊坐往講臺旁邊的椅子,

「好—,鈴——。說你知道的就好了,代替老師進行御高說吧—」

「啊,哎? 哎哎? ——那個,啊,不,是,是的,恩。重奏統合爭亂,這個,是吧?」

垂著眼睛的少女,鈴帶著慌張的動作站起來。她紅著臉,

「我,我知道的,是這里,……呃,過去,世界,因,因為地脈的制御,現實方面的神州與,復,復制到其他空間的重奏神州分,分開,來了。然后,現實方面的神州住著神州的人民,異世界方面的重奏神州則是,住著世界各國的人民,雙方關系良好地相處著,

似乎是這樣,可,可以嗎?」

「可以了哦,也就是說這樣,考慮到對于安全的神州外面那過酷環境的對策,于現實方面與異世界方面同時進行圣譜記述的再現呢」

參水說著,大家點頭。不錯哦—,這類聲音也有。

于是乎最后列,窗邊的托利,一邊笑著打開新買的游戲的說明書,

「喂——鈴同學安心吧!情況不妙的話我會代替你被毆打的! 沒關系!今天的我,至少在到達工口游戲最初的分歧點之前是不會死的!」

「喂你啊,不要說些像要豎死亡FLAG般的話,話說回來在上課的時候張開說明書是怎樣還寫起回函來了!」

對于參水的話,托利則是,啊啊!?般發出聲音。

「什么啊老師!我只是想要拿會員特典罷了就別理我吧!!」

「啊哈哈,恩,可以的話我超不想理你的,——不過這也是我的工作嘛」

「別,別說的那么直截了當啊老師!工作!?是工作吧!?那么總之這邊也直說了大人什么的真是骯臟——!」

托利站上了椅子,兩只食指指向參水。

「都是為了錢嗎!?那么老師,你只是計劃著上課從學校那拿錢吧!!」

確實教師就是這樣的買賣交易吶,雖然大家這樣嘟噥著,可托利完全沒有在注意。他把說明書透過太陽光進行著視察,

「啊啊可惡即使這樣透過去看也找不到攻略這個班長的方法!說起來這個游戲,不能更換主角名字啊!

明明第一次玩想用點藏的名字通掉BADEND的說!」

「為,為什么要用在下的名字呢托利先生!?拙者只控金發巨乳是也!」

「沒關系啦安心吧點藏!我二周目會用烏爾基亞加的名字去攻略男性角色的!」

「你這混蛋——!拙僧當然是只萌姐系角色的啊!!」

對于他們的騷動,身為會計的四郎次郎抬起頭。他冷眼看著托利他們,

「安靜點。現在正在工作中。這次的靠港為什么三河那邊過來的貨物卻出乎意料地沒有向這邊訂貨,與其他倉庫確保的競爭也很激烈。

所以一邊去。——海蒂,什么啊你那眼神是什么意思」

「恩—,那個吶四郎君,現在,我覺得現在也是上課時間啊」

吵死人了你們,雖然涅申原如此嘟噥著,不過托利果然沒有在意,垂著眼睛的鈴也小聲笑著張開口。她微微顫動著肩膀過了一會,

「那個,可,可以了吧?」

然后鈴,像要配合大家的呼吸那樣,如此說了。

「一切的開始,——南北,朝,戰爭」



因著鈴的話,大家看向教科書。

南北朝戰爭。

「當時,在被稱為神州的極東,存在著兩位天皇的代理人,互相敵視,戰爭」

在神州,真正的天皇使用著三種神器進行著環境神群的制御,因此在神州被賦予了管理地脈的使命。

不過,天皇的一族完全對政務無聞不問,天皇是從一切事物上分離出來的現人神。

所以,圣譜的歷史記錄里的天皇部分要進行再現,是被魔神的代理人的工作。然后,

「可是,雖然因為把政權交代給南北的約定而停戰,跟,跟圣譜所記載的異同,北,北朝打破了約定,不進行政權交代,開,開始了獨,獨裁。然后,確實,一四一二年,南朝方面出現了叛亂。不過——?

接下來的臺詞,鈴清楚地說了出來。

「圣譜的記述是,一四四三年,南朝方面內部被襲擊,神器被從天皇那里被奪去。

然后一直到奪回神器的一四五七年為止,地脈失去了制御,——異世界的神州,重奏神州因為失去了支持異空間的地脈的制御,落下到了這邊」

「……落下,到底怎樣了?」

「一半以上崩壞消滅。不,不過,剩下的部分,各國方面的氣候什么的,剩下來與這邊的神州的上空覆蓋合體了,

——所以現在的神州里被稱為重奏領域的,重奏神州的土地大量散布在各地。

經常,能,能看到的那些,呈柱狀的不同的天空,與那下面的大地就是那些」

不過,

「住在重奏神州的世界各國的人們,在,在那個當口兒,一口氣涌到了這邊的神州,與避難異同,把事件的責任對神州方面進行追討,

各地發生了爭執。然后,……神州,不就就向各國的制壓軍進行投降,了。這就是“重奏統合爭亂”。不過——」

不過,世界各國沒有與神州完全合并。因為圣譜記述沒有這樣的內容。

所以為了避免軍事,政治方面的制壓,各國把作為政治軍事訓練場的教導院作為國家的最高機關配置到神州的各地。

美其名曰“知識的賦予帶來的和平與為了安定”。

「神州的大部分地區接受著,各國的教導院與約束其的圣譜聯盟所帶來的暫定支配。

在現在的各國與極東,對教導院與總長的對應是——」

就在鈴說到這里的當口,參水催促了。

「說得出嗎?」

「啊,是的」

鈴屈指計算著,

島津?非洲諸國 ? 九州 :植物型種族中心的國家,有大量勞動力

大內,大友?三征西班牙 ? 下關:菲利普二世進行新大陸開發的欠債大國

(譯注:Felipe II ,1527年5月21日 - 1598年9月13日,哈布斯堡王朝(德:Haus Habsburg )的卡斯提爾王國(西班牙:Reino de Castilla )?萊昂阿拉貢王國(西班牙:Reino de Aragón )的國王,在位:1556年 - 1598年,1580年開始作為菲利普1世(Filipe I)兼任著葡萄牙王國(葡萄牙:Reino de Portugal )的國王,作為西班牙帝國最盛期的國王,被稱為絕對主義的代表性君主之一)

毛利?六護式法蘭西 ?中國地方 :路易14世與毛利?輝元的上下組合

羽柴?M.H.R.R.(神圣羅馬帝國)?近畿 :皇帝被軟禁的舊派與改派互相糾結

織田?P. A.ODA? 近畿~東海 :烏斯曼,在八年前信長襲名后半脫卻圣聯

北條?印度諸國聯合 ?東海~關東 :長壽族的北條以自動人形文明打入諸國的腹地

上杉?上越露西亞 ?北陸:帝釋天的雷帝一帆風順地進行恐怖政治

安藝?K.P.A.Italia ?瀨戶內:以Tsirhc舊派首長的教皇為中心的都市同盟

武田?清 ?關東:以長壽族的移動都市國家為中心的大國

——?英國 ?浮游島 :以妖精女王伊麗莎白作為首長的魔物與妖精的國度

松平?極東?東海,關東 :極東代表,十年前與P. A.ODA正式同盟

說到這里的鈴緩了口氣,

「還有,歷,歷史再現的規則,所以,未,因為未開拓指定,也,也有圣聯還沒,支,支配的土地」

——?西伯利亞未踏地域?東北 :極寒地帶里以異族為中心的國家稀疏存在著

——?新大陸 ?北海道 :雖然都是些未踏地域卻也有養育著獨自勢力

——?未開大陸 ?四國 :因為都是些不毛地帶的重奏領域,以珪素型異族為主體

對于再吸了口氣的鈴參水點著頭。在此之上她繼續問了。

「英國在極東為什么沒有對應的土地?」

「啊,是,是的,Jud.,那是,……在重奏神州,英國所對應的對馬過于狹小,是從海底浮上來的,確實。

所以崩壞的時候,那個島,只是移動后把地脈切替,不對神州進行支配,那個,保持著中立的立場,做著各國與極東的橋梁工作」

「是呢。浮游島諸處的技術也有很多是接受的出云企業座的呢」

Jud.,如此點著頭的鈴雖僵硬地站著,不過因參水的,

「感覺不錯呢。比我搞的要好多了。下次也拜托鈴了」

這句話,她全身脫力了。伴隨著,哈,這樣的嘆氣坐回了椅子。

不過,在同一時間托利站了起來。張開口,

「老師好骯臟——!」



哎? 在大家回頭的途中,托利兩指指向參水。

「真骯臟啊老師! 就因為自己是笨蛋,就這樣煽動鈴一次又一次給自己當苦力!

大人什么的太腹黑了!!不過我不會指指點點的哦!?這可是約定!」

「……那個啊托利,你一大早就在那說要告白什么還有現在的事,就那么想死嗎?」

「啊啊!?想死你妹啊老師!說起來老師,假如我告白的話你就干掉我嗎!?這哪個流派的嫉妒啊!?你就那么喜歡我嗎!?喜歡嗎!?」

「啊哈哈哈,老師我已經覺得累了,超越了喜歡或討厭的領域只是想干掉你而已」

「這,這是教師應該對學生說的話么老師!真帥吶!!」

托利拍了下手。然后環視了下大家,以謹慎的口吻,

「好的那么大家,今晚就作為我的告白前夜祭集中歡樂一下吧。場所就在——」

四郎次郎頭都不回地如此說了。

「花錢的事還是算了吧。要選不會動用經費的地方的話,從艦尾那吊下去吧」

「好的,那么就這里吧!要開像去年那樣的試膽大會嗎?雖然有點不符合季節」

「……哪個,托利君,現在這個時間點的話,可能不是可以拿來開玩笑的」

如此舉起手的,是低著眉頭的淺間。她叫出奈美,在周圍展開記載著統計情報的鳥居型表示枠,

「現今,比起去年怪異的發生率上升了,跑去試膽的話怪物可能真的跑來也說不定」

「那么我們就來調整祓除吧!」

哈?對于傾斜著頭部發出疑問的淺間,托利說了。

「大家,持有這類技能的人很多的吧?那樣的話——。我們今晚,為了讓校舍內不發生那種事而進行調整祓除吧?

如果,有什么壞東西混進來的話把它祓除就好了。老師也是,如果是這個原因的話也可以批準我們進校舍了吧?作為學生會活動的一環!」

「恩—,……實際上,老師我也覺得差不多要那樣做了吶」

「是那樣嗎?」

對于睜開了雙色之瞳的淺間的問題,參水聳了聳肩點了下頭。

「好啦你看,七不可思議什么的,無論哪間教導院都有的吧?

即使在教職員之間,也從最近的怪異發生率來看,這附近是不是發生了此類事件而擔心的不得了么」

「既然如此,只要交給我的話……」

「果然交給外人的話會花錢的吧?實際上,也不是真正發生了什么怪異呢。

不過嘛啊做下事前調查也不是什么壞事。所以至少,今天也準備輪夜班了」

「那么久這么決定了吧,就交給我們吧!也就是“尋找幽靈”吶!」

「啊—,那么老師就許可了,你們就代替我進行夜班的輪值,還有各個教室跟班牌放在一起的護符的更換了。

有神棚的場合,叩拜也拜托你們了。老師就負責為了去污而自費購買的神酒的處理了」

「最,最差勁的教師啊!!」

對于大家的吐槽,參水輕輕地揮手避開了。

「嘛啊,隨便做下就好了哦?幽靈確實存在,教導院有配置作為守護的御靈的附屬物。

各教室與宿舍,圖書館之類的會在入口處掛起護符與神棚,也可以證明它們的存在。

即使看不見也是存在的,有著尊重Nobody的存在并配合的潛規則,就算真出現了如果不是邪靈的話,普通地對應就好了。知道了么?」

在此之上她重新盤起了雙腕張開了口。以下顎向托利示意,

「另外,嘛啊,托利,你,嚴懲哦」



因為參水的話,大家都安靜下來。

為什么?在如此的大家的視線的前端,參水搔著頭,

「剛才鈴的說明哦?北朝開始獨裁的時間是一四一三年。小錯誤」

啊的一聲,鈴縮起身體。對此,參水輕輕揮了下手。

「嘛啊,之后的說明已經充分地挽回來了所以OK。

而且,對于御高說來說,即使失敗了也不會嚴懲哦。不過,……有個笨蛋說被打的活我全包了是吧?」

參水拿出了講臺上的出席簿和練習本,確認著內容。在此之上,

「……托利這個月的自我申告嚴懲是,——總之給我脫」

「嗚哇啊——!我又寫了那種Softcore的內容啊!(譯注:softcore,比較隱晦的色情描寫,hardcore,核心向,BIG CORE,宇宙巡航艦級)應該從一開始就預先激烈地寫hardcore以至于BIG CORE的東西才對啊我!」

對于站起來以一副笑臉叫起來的托利,大家考慮了一瞬間。稍過了一會后,大家,

「那么要脫的話……」



『脫—! 脫—!』

如此的聲音傳入了隔壁教室三要的耳朵里。隔了一會兒后,哇啊——,還聽到了這樣的歡聲。

……哎?也就是說剛才脫了!?真的大丈夫么!?還是學生!?

『哇啊——!』

……又,又一件!?

『哇啊——!』

……哎!?等,等等——。

三要看著認真抄著筆記的男學生們。極東的男生制服的構成是,

……那個。上衣,襯衫,短褲,褲子合計四件,剛才響起了三回歡聲,所以——。

『哇啊——!?』

……第四次的叫聲里面的問號是怎樣——!?

就在這么想的接下來的瞬間。

左側的墻壁與櫥柜被突破了一個大字型的洞,全裸的少年飛了過來。



破碎的聲音,飛散的構造材與櫥柜的木材。

「——!!」

抄著板書的男生仰起了腰,女生則如被拉動似地顫了。

然后飛過來的全裸,在空中轉體三周后飛向了課桌列的后面。

因為著陸點的學生們慌慌張張地退避,全裸只是撞上了數席空位子。

剩下的動作則是在桌子上撞了一下反彈起來,以全身失去力氣的狀態與剩下的桌子親密接觸了。

損壞的聲音響起,飛起來的椅子回旋下降著落回地板。

之后剩下來的是,倒下,折斷彎曲的桌椅與,一陣寂靜。

不過,過了一會后,女生們用手擋住臉,看著地板上呈大字型的全裸,有了反應。

首先是縮起了身體,不過在下一個瞬間,她們整齊地叫了出來。

「呀啊——!! 老師! 老師! ——變,變態啊!變態總長在旋轉!!」

對于學生的呼叫,完全因為過于突然而使大腦暫時短路的三要這么想著。

……恩,老師也看到了。旋轉了。而且還是縱向地。

「老,老師! 無論如何請做點什么!!」

哎? 三要想著。眼前是臉朝下俯臥著的全裸。露出屁股的狀態。

……但是,……哎哎? 要,要把這個,怎么辦……?

三要全身冒出冷汗。無論是教師生涯三年份的經驗當中,還是為了得到教師資格而進行的專門授業里,

都完全找不到學習過旋轉著打破墻壁的變態的處理方法的記憶。

不過周圍發散出的迷惑,與年長的教師的話一定能用各種手段處理各種情況的期待的視線都朝向了這邊。

被投以視線的三要,背上的汗水量不斷地增加著,

……學生的!即使有著學生們至今為止所無法達到的等級的期待度,不過這個果然還是太——!

回應期待與變態的處理,可以放在同一等級上考慮嗎。

不過這個教室的責任者是自己。所以,三要一邊感受著恐懼,一邊靠近倒地的全裸。

飛散的木材的碎片與倒在地上的桌椅之間,有著倒下的全裸的屁股。

屁股沒在動。

……總之——。

為了確認是否還活著而靠近,彎下腰,吸了口氣,

「那,那個——」

「唔哦哦哦真嚇了他媽一大跳——!還真踢我啊臥槽!!」

全裸以發條人偶般的氣勢站了起來,朝向這邊。

彎下腰的三要,迎接著眼前全裸的腰,反射性地,

「Ky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哦? 地發出疑問的是全裸。全裸雙手叉腰,扭了兩下,

「喂喂什么啊這不是三要老師嗎!?發出那種悲鳴到底是怎么了?難道說發生了什么奇怪的事!?

來吧,向我傾述吧!什么事都可以為你解決哦!!」

「Hi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就在這一瞬間。因背后突刺進來的帶鞘長劍,全裸滾倒在地上。



從打擊力迅速復活的托利,看著被參水從背后抱著的三要。

眼前,參水對著流著眼淚喘著氣的三要,

「好啦沒事了,沒事了哦光紀——。冷靜下來,冷靜下來哦—」

「啊啊對啊三要老師!不冷靜下來的話我們會很困擾的!!好啦你看你看」

向前挺起的腰部,股間附近,并不是肌膚,而是散發出四角形的光芒。

「看吧三要老師! 這個,能光源操作的天照系光學神奏術的光學迷彩,英文名叫Godmosaic哦! (譯注:上帝馬賽克)

符是拜托四郎大量購入得到的,所以我可以盡情地脫個痛快,而且托這個傻瓜術式的福,無論遭到多么華麗的吐槽也基本不會受到傷害哦!?」

「啊,不,這個那個,比起這個…………」

三要的視線,看向了這邊的左肩附近。然后她說了,

「那個,……左肩,沒事嗎?」

「哎? 啊啊,你說這個啊」

左肩上,有著從肩膀一直到腋下環繞一周的寬闊傷痕。幅度有五厘米的裂傷的遺痕。

托利把左腕伸向三要,

「很久—以前,是吧?因為太久遠,跟隨著身體的成長傷痕也變大了而已」

聽過解釋后,三要也在稍稍過了一會后結結巴巴地回應了。

于是,開在墻壁上的洞里出現了個人影。是海蒂。

海蒂只看了周圍一眼,確認了下地板上的碎片群并屈指算了下,

「——好的。那么,老師,東君來了哦?現在應該在校庭走過來的途中」

「……海蒂,你剛才,在計算修補費用是吧?」

哎?海蒂擺出一張笑臉,

「伯托尼商店會派遣個人的星期日木匠進行支援的。這些,我覺得用學校的修補費解決的話之后會很麻煩的。馬上進行安排可以嗎?」

對著好啦好啦,地點著頭的參水,托利問道。

「余回來了? 老師」

「雖然是那樣不過你給我一邊在這里考慮修補方法一邊把衣服穿上」

修補嗎,托利嘟噥著。然后托利注意到了櫥柜上,教室用的抽屜里書道課用的卷裝和紙。

「修補嗎」

再一次嘟噥后,托利拿起來卷起來的和紙,向三要與參水展示。

「總之用這個塞住的話不就像巨大的屏風了么?老師你覺得呢?」

在說著“是呢”的參水的正面。托利把和紙從綁繩里展了開來。

然后托利把用兩手展開的和紙,跨過雙腳之間。接下來的動作,他把紙更進一步夾進屁股與胯襠之間然后從下面開始用力地卷起后綁住(譯注:臥槽你敢再變態點不……其實我沒有在翻譯中吐槽的習慣的,可還是忍不住了……)

「那么接下來這樣做……」

[喂喂喂你在干什么!?沒有把什么奇怪的圖案印在上面吧!?」

[啊啊!? 什么啊先生!不要管我的事啦!我很寂寞的啦!!」

「那個,老師還有托利君,……東君差不多也要來了吧?」

啊的一聲,參水抬起了頭。她松開了支撐三要的手,瞇著眼睛看向這邊。

「從今天開始就要跟東合流了,不能教給他太過奇怪的東西哦?再怎么說他也是——」

知道了啦,托利笑著回答。在冷眼看著他的參水與三要眼前,托利以全裸之軀,

「皇帝的孩子吶。——我不可能會做什么變態的行為啦」

話音剛落,隔壁的教室,梅組那邊傳來了聲音。

「老師! 東來了哦——!!還有,大王也來了」

這陣聲音,讓參水嘆了口氣。她用長劍的柄輕輕地磕了下自己的肩膀,

「總之無論是東還是大王,在那邊寒暄完后就會來這邊吧。雖然想到哪時候為止只有一點也好希望能把墻壁弄好一點……」

看了下教室的時鐘里,表示上午的指針,這樣說了。

「看這個狀況,今天正純是休息呢。嘛啊,作為學生會代表,把酒井校長送到三河也是工作,不會當成單純的缺席。

——現在,在干什么呢」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