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因此亞當不可死

第四章 罪行暴露

第一卷 因此亞當不可死 第四章 罪行暴露

episode30

在一樓的食堂里,周圍彌漫著微妙的氣氛。

在蓋上純白桌布的大桌子上,燭臺上面擺著很多蠟燭,充滿可愛的火群在溫馨的晚餐上盡情演出。

桌子上擺著很多盤子,并不是套餐料理,而且有與其比得上的各種各樣的菜式。食堂充滿了家庭聚會般的熱鬧氛圍。菜單的變化也很豐富,從西洋風味到中華,到中東和近東的家庭料理。

有四個表情、體格。立場和性格充滿特色的人們坐在桌子周圍。

皮笑肉不笑的姬沙,一副容易陰沉的真白,一副好像是為了緩和氣氛而微笑的修女森。還有一臉擺出一副不高興的加賀見。

即使到了這種情況,加賀見還是做好自己的工作,最后一陣美味的的香氣就把3位女性蹣跚地集合在這里來了。

“哼,真是滑稽。”

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姬沙身上。

“發生了莫名奇妙的事情,危險怪物女的出現,跟外界的完全斷開聯系。明明都成這樣子了,我們還是像平常一樣的吃飯。”

姬沙用優雅的動作拿著湯碗,喝了一口。

“說到關于吃飯的事情,比起平時更加高級呢。”

向加賀見放出妖艷的目光。

并不是用利用女色來引誘,眼光還沒對上臉紅耳赤了。無論怎樣都做不到正面對視,就自然而然就成這樣子了。

“······所謂滑稽正不是這樣子么。”

加賀見沒有看到那邊,用充滿冷淡的語氣說著。

“那個黑色的····奇怪的女孩,如果相信她的話,那么這里誰都能成為殺人犯,盡管這人不知道是誰,跟他在同一餐桌上吃飯——這不是很很滑稽么?”

“嗯,嗯,這可能是也說不定。”

姬沙扭扭妮妮地低頭,一邊用湯匙在攪拌著湯,一邊說著,“不是那家伙不是那家伙····”這么小聲地說著。

食堂暫時只響起食器碰撞的聲音。

周圍產生了蠟燭上的火被火辣辣地烘干的般的沉默。

真白打破了這種混有焦慮感的沉默。

“那個孩子,到底是什么人呢……雖然說自己是教誨師來著。”

“哼······”姬沙哼著鼻子笑著“她是誰這個問題意義不大,問題是在那個怪物女的目的面前,我們應該打算怎么辦·····呢。”

“小誓好像已經是那個孩子的伙伴呢。”

“那個窩囊廢。那家伙在那時候,完全不討人喜歡,稍微被漂亮的女孩求愛了,就那么簡單地被牽著鼻子走了。”

“姬沙小姐,這個是不對的。”

真白沒有擺著置若罔聞的樣子說著

“小誓是異常妹控所以才那么不受歡迎的家伙,對普通的女孩子從最初沒有感到興趣,”

“唔,這個說的也是,嘛,看起來是不正常的家伙呢。”

“而且是個妹控,真是最糟糕的人種。”

“·······那家伙會哭的啊。”

一看到這種逐步升級的責備,加賀見只感到同情并且嘆了口氣。

“但是,說真的。”

姬沙只露出皮肉之笑。

“如果,在這里的四人······就是說大人的同伙,其中是有一兩個是未成年人,你們不覺得這種可能性會有么?”

“哦······”加賀見一副有興趣的樣子回答著。“能做到么?”

“這能做到,這不是怪物女的臺詞么。我們大家,每個家伙都有氣沖沖的味道呢,會做出那種有違生活方式的行為呢·····這樣的感覺呢。”

姬沙慢慢地舔遍同時像四周看了一遍。

“如果是真的話,那么誰跟警察也沒有關系吧······不是嗎?”

誰也沒有否定,都不禁同意這個可能。

“······那么,要干么?”加賀見毫無表情的詢問著。

“那么······”

這要看你們了,看著大家的姬沙說著。

“哼·····。那么。我就拒絕吧。”

姬沙的肩膀畏縮了一下,對真白投向憎惡的視線。

“我雖然是壞人,但是我不會跟殺過人的家伙組成一隊,”

真白也不服輸,用更加憎惡的視線看著姬沙。

“雖然不知道說的是誰,但是我同意真白的意見,絕對跟不能殺人兇手組成一隊。”

二人的視線在空中擦出強烈的火花,不斷反復著憎恨的氛圍,怒氣不斷膨脹,在這樣下去有可能發展成為毆打的情況。

“啊啊,說起來。”

忽然,一直保持沉默的森修女想起來說著。

“那個大小姐,什么時候走過那個好像走個那地方呢?”

他們一同回頭。

臉上都浮出了一樣的疑問,這究竟是啥意思?

大家都仔細推敲森修女的發言。

于是同時,大家都總結出同一個結論。

episode31

可能是最后的不為人知的晚餐結束了吧——

過陣子誓護把東西收拾好,拖著推車回到食堂,在食堂小型的宴會中,姬沙真白,森修女吧嗒著嘴吃吃著加賀見的料理。

只是適當和藹地打聲招呼之后,自己一個人回到寢室。

那是自己和祈祝被分配到的房間,在白天的時候把行李放到那里。誓護把書包里德洗臉套裝和毛巾取出來給自己的妹妹。

"祈祝,睡之前快點刷牙吧。“

在吃飯的時候,祈祝貼在誓護的旁邊寸尺不離,由于誓護疼愛自己的妹妹,就像尸體那樣放任不管,但是整個晚上不能一直就這樣下去。

祈祝雖然拿到了牙刷,不過還是緊緊地貼在誓護的身邊。

“沒事的,這里還是能見到我的啦,快點去刷牙吧。”

在溫柔的勸告下,雖然回了幾次頭,不過還是最終走向洗臉臺去。

看了這樣的情景,艾可妮特像是吐出地說著

“畏首畏尾之后接著是形影不離么?真是管教的很周到呢。”

這樣說著的煉獄的淑女,在坐在電視上。

“那是你威脅的吧。說起來。你的教養都成什么樣了?”

艾可妮特捂著耳朵。

“差不多11點·····算起來的話已經過了5個小時了。”

“就算你不用說我也知道,”

“是么。因此,過了有意義的5個小時,知道誰是犯人了么?”

“哈哈,真是擅長挖苦人呢。”

誓護苦笑著,拿出手機。

確實現在到晚上11點了,一般的話,就是開始第二天的復習,一邊跟損友發著玩笑性質的郵件的時間.但是這扇形的障壁有使電波排斥在外的性質,所以收不了短信。

在焦躁不安的同時,反而感到安心。如果這里能收到短信的話,會產生的緊張的情緒被瓦解也說不定,也可能大哭著求救也說不定·····。

“······那孩子,你打算怎辦,讓她在這屋子里么?”

誓護砰的一聲在床上伸了懶腰,正在考慮著。

“吶,艾可妮特小姐”

“什么啊?”

“你有,看孩子的經驗嗎?”

艾可妮特抽了抽臉頰。

“······你是來真的?”

“是真的,真的假不了,這種狀況,只有你才最值得信任了。”

要是祈祝被當做人質的話,誓護啥也做不到,既然不知道誰是犯人,那么不能交給真白跟姬沙來照顧了。

“······哼,說了那么有趣的發言呢。”

艾可妮特的嘴唇輕蔑地撇著。

“我跟人類不怎么好相處······。而且我的力量你應該不能看出幾成出來,你要相信這樣的我嗎?這樣不是很奇怪么?”

“你看,就是這個,這是我相信你的理由。”

看到那種毫無破綻的笑容,艾可妮特皺了皺眉。

“······我一點不明白。”

“雖然沒有達到你的程度,不過人類也有不可解釋的力量,人們稱這個叫直覺。”

誓護翹起拇指,好像這樣決定的樣子。艾可妮特向旁邊轉了過去。

“阿勒,無視?嗚啊····艾可妮特小姐?完全被無視了?”

“我正在看著呢,通過'鐘擺'。”

就是說監視誓護的東西么,這種都能做到嗎?誓護一臉感慨的想到。

他目不轉睛地看著蛇之指環,好像是隱藏攝像頭之類那樣看不見呢。

“現在,你好像跟其他人之間快樂地談話······這是毫無疑義的。”

“你錯了,正因為無法信用,所以這種時候要踏踏實實地社交。這是人類的生存本能。為了不相互沖突,所以才小心翼翼地進行著。”

“····跟那些人說話的時候,會避免嫌疑的嗎?”

“不是嫌疑的問題呢。大家都是好人。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善人,不過也不是什么壞人,像這種把人殺了什么的,我覺得也不太相信。但是”

誓護苦笑起來,不過就算這樣,還是說出話來。

“現實有一個殺人者是卷入其中呢。”

“真是笨蛋······。懷疑自己一樣的人類,卻相信我艾可妮特?”

“阿勒?你想被懷疑么?”

艾可妮特露出一副不愉快的表情,之后搖晃地走著,向著遠方看著、

“人類真是麻煩。相互猜疑,相互欺騙·······還很膽小。”

“是這樣的話,你們也是一樣的啦。”

“······什么意思?”

“當我第一次瞪著眼睛看著你的時候,你想人類一樣呢,猶豫著,還發怒來著——好像是這樣呢。在這個世界,你們在水桶里面看到夢境的吧。”

“·····錯了。在人界的深處還是人類的夢境,不是我們的。”

“——”

“但是,你這樣說,我也明白,我們那邊是有過背叛這種東西······”

視線向下,一直盯著地板。

感覺,好像踩到地雷了,看到她露出的白色肌膚。

誓護的胸中感到一陣不可思議的罪惡感,誓護看到她這樣難過的樣子,感到不能原諒自己。

“······是么。那么,照顧孩子的經驗呢?”

“怎么可能會有······。我是高貴的教誨師啊。再說孩子什么的······很討厭的啊。又麻煩,又任性,又吵,又容易把衣服弄臟。”

“你說什么?祈原雖然怕生,不過很坦率,很乖,是個好孩子啊。”

“你真吵······。再說,只有我跟她兩個人在,那孩子不會感到很害怕么?”

“這樣的話,一定沒事的。”

這時候,燒水壺的水已經煮熟了。

祈祝刷完牙齒,然后換手拿著牙刷。祈祝從洗澡房出來。突然,她看到艾可妮特就立刻站直,祈祝就閉上眼睛,2手向前伸出,啪嗒啪嗒地走向她哥哥那里。

誓護接著牙刷,祈祝坐在哥哥的膝蓋上。

他把發帶解開,摸著頭發。誓護已經習慣這種動作了。那是當然的,在5年間,一直幫妹妹這樣做著。

心里感到一陣寒意,難道再也不能撫摸著頭發么?

“祈祝······那個呢。我不得不要去做事了。”

誓護為了撇不詳的預感,強有力地說著。

“這個工作可能今晚做不完的呢,可能要暫時跟祈祝分離也說不定。”

祈祝好像被彈了一下似的回頭看著誓護。

“沒事的,肯定能做完的。那樣就跟一直在一起了。”

“·········つ。”

“所以說,在我做完事情之前,你在這房間待著,在這里睡覺就行。明天早上等你睡醒的時候,我就回來了。”

祈祝掉了眼淚,啊嗚啊嗚地哭著。把手伸向誓護那里。

“哈哈,怎么哭了。不用擔心,一點也不寂寞。有那個大姐姐在跟你一起呢,雖然有點恐怖,沒耐心而且有點不好侍候,不過一定能好好地看著你的。雖然恐怖沒耐心一臉不高興呢。”

艾可妮特氣的青筋露出,那種火氣幾乎把空氣燒焦的氛圍。

祈祝還流淚哭著,從哥哥身邊走開,在旅行包取出小型挎包。再從那里拿出一張大的名片,給誓護看著。

“哎?這個·······還在拿著么。”

祝愿點了點頭,這是護身符之類的東西,這是什么東西呢?

“這個······幼稚園的時候么?還在拿著么?”

這是四年前,祝愿在收藏得繪畫本,主題是《將來的夢》。這是很用心去畫的,這是教師用照片所拍下來,最后被做成卡片。

令人大吃一驚的是細心畫出的教會,白色的面紗,穿著白色的婚紗的新娘。還有在其旁邊的新郎,幸福的新郎新娘都是茶色的頭發。

“祈祝想做新娘么?”

“······”點頭。

“啊,到現在也是么?”

“······”點頭

“之前我就想了一下,這新郎就是我——是這個意思么。”

“······”點頭。

“喂喂,艾可妮特小姐,聽到沒~?受歡迎的男人真是困擾呢~”

真是一幅不檢點的樣子,艾可妮特擺出一幅不理睬他的樣子,誓護就這樣一直摸著祈祝的頭說好孩子好孩子。

“很好很好,過了10年的話就去結婚吧。”

“······”點頭。

“這個不可能的吧·····兄妹。”

“等一下艾可妮特小姐!請不要破壞少女的夢想啊。”

“······雖然是這么說,但是向小女孩出手的話,馬上負上無法洗脫得罪名哦。”

“你是用哪種眼光看我啊!”

“用那種下流的眼神看著妹妹的那是你吧······”

“沒有啊!沒有這回事啊,祈祝~。哥哥這么······。”

祈祝投進哥哥的胸膛,緊緊地抓著。

那充滿通紅小小的雙指抓著誓護的上衣。

“祈祝·····。”

誓護不知不覺鼻子發出滋滋的聲音,于是就哭了。

誓護抱著祈祝,感到了手臂上雙臂中傳來那熟悉的感觸,非常柔軟,這種甘甜的香氣,好像把肌膚之間融化成一體的感覺,好像棉花那樣輕,比地球還重的存在。

他自己也深切地發覺,這個孩子是自己的啊基雷斯腱。唯一的弱點。絕對的弱點,

妹妹對他來說是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親人。不能被切斷的生命線。

自己知道這種痛楚,痛楚變成決心,決心變成了覺悟。

于是覺悟就把不安踢到勇氣那里。

“沒事的,祈祝你乖乖的呆在這里,不要隨便亂走就可以了。”

什么最后的晚餐啊,我不會讓這個變成最后的。

這現在不是落淚的時候。應該想想用啥辦法把兇手逼出來。

“明天早上我會好好地回來的,在那之后一起回家吧。”

祈祝眼上都是眼淚。

“······”

于是祈祝就點了點頭。

episode32

誓護把祈祝留在那里,走出寢室。

“那么祈祝就拜托你照顧了。”

“······嗯。”

艾可尼特不滿的皺了眉頭,咂著嘴并且露出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你的行動,我可以從“鐘擺”看出來,不要做出愚蠢的事情來,給我小心點啊。”

“你才是,不要對祈祝做出奇怪的事啊。”

“只有跟你一起的你才會做吧。”

“才沒做!我根本沒做!”

“·····總之先在這里試用一下“鐘擺”的吧。”

她一副冷淡地說著,真的是沒所謂的話,艾可妮特應該不會說的吧。

要是突然會做的話,稍微感到擔心也說不定。

誓護幾乎在這一瞬間躊躇了。

想不出拒絕的理由,還不如說這是值得推薦的行動。

“ok——,這可以順便能練習一下。·····啊但是。”

誓護看了看艾可妮特后面寢室的門,有一門之隔,不過門后祈祝在那里,

可能有人偷看,或者偷聽,那就令人大受打擊了——那種缺乏教育性地照料的情景再出現了,這果然是個大問題。

“真是過度保護,我知道啦。”

艾可妮特嘆了口氣,慵懶地開了扇子。橫掃了一下。剎那間,黑色旋渦的障壁從地板和天花板延伸,已經占據了走廊的一個角落了。

雖然感到幾分狹窄,但是在這個“秘密聊天”的圓形屋頂起了作用的話,就能暫時禁止別人走過這個走廊。這樣就能保護祈祝的安全了。

由于沒有遲疑,誓護就老實地舉起左手。這無名指上的從艾可妮特那里保管的蛇之指環在發出光輝。

“從這里要開始kiss好嗎?”

“是·······。然后集中意識。認真聽清,要目不轉睛。

無需想起無謂的記憶,要冷靜起來,要感覺到他們的呼喚。”

誓護說著把意識集中起來,雖然完全靠摸索,總之先豎起耳朵,試試定住眼神吧。不能失敗,絕對不能失敗。

就這樣誓護把口輕輕地接觸在指環上,外界立刻開始發生變化了。

一個搖晃地影子浮現出來,這是最初模糊而且非常不定形的影子,接著這顏色就開始濃厚起來,逐漸清晰可見。

不必要什么特別的力量,意識稍微有點模糊,但沒有筋疲力盡的地步。

思考能力也沒有下降。比想象中更加輕松地作業。

稍微開始能看到,這里完全是同一個走廊,雖然是黃昏時刻,向窗邊看著,幾乎是夜晚了,只是,看到遠處的街道還是被染成橙色。

一瞬間,感覺非常順暢。腦中所描繪的東西的東西被呼喚出來了。

誓護在回憶,剛才姬沙跟真白的對話,在那個走廊四個寢室對面,要是好運的話可能會聽到兩人對話·····。

(啊.這光景——)

感到震驚,誓護知道這個光景,想起來了。

灰色的記憶,從心底里沉重的回想,被禁止的回憶,重要的過去。

就好像肯定的了誓護的疑問,眼前橫穿過的人影。

看起像是很聰明的少年,卻是一副憂郁的表情在走廊下走著。

(不要·····不要啊!)

想把必死的映像一下子就消失。要想其他方面的東西,要看其他東西,自己的意識雖然亂了,但是越想去消去掉就越消不掉。誓護被眼前的情景侵蝕了。

“這就是······你呢。”

艾可妮特窺視了少年的臉,說著。

于是,令誓護最害怕的東西變成了現實。

Episode05

看起像是很聰明的少年,卻是一副憂郁的表情在走廊下走著。

在一片寂寥而且黑暗的走廊,從窗邊感到一陣寒冷的氣息從而使身體感到竦縮,自己準備快步地走得太前的時候,這個少年——12歲的誓護停下腳步了。

“啊······”

在那里看到很小的女孩子,一個人站在窗簾那里,好像人偶一樣版美麗。好像是因為母親的興趣才穿著充滿褶邊連衣裙,穿著圍裙樣式的罩衫。

已經有2年好像沒這樣對著面看了,但是誓護能記得她妹妹的名字。

“祈祝醬,在干啥呢?”

祈祝一直盯著誓護,沒有回應。

“你認得我么?還是忘記了?最后見面的時候好像是2歲的時候呢。”

果然還是沒有回答,好像是看到不感興趣的動物,一副無表情的樣子。

“嗚哇,怎么辦····。真是非常拒絕呢····。祈祝醬,好過分,你在討厭我嗎?”

開始有反應了,慢慢地搖了搖頭。

“哈哈····。嗯,既然說過的話就不能收回咯。即使就算是兄妹呢。”

只是說了一半,這是有血緣關系的兄妹。

那么,這個時候——

“這個人是個貓舌啊,這么熱可是不行的啊。”

突然從樓梯下面響起了歇斯底里的叫聲。

那是叮當令人厭煩的聲音。一點都不想想起來。

一樓的食堂好像發生了什么事,到這里好像能聽到,臨近那里里的人都會聽到吧,誓護同情要去幫忙的修女。

祈祝縮成一團,藏在窗簾那里。

過剩的反應,令人介意的行為,總覺得不能離去不管。

“真的是沒用!所以要好好找個很好的廚師。”

伴隨不滿的聲音,高跟鞋的踩著地板的聲音逐漸靠近響著。

突然有種想逃離這種地方的沖動。

咔,停下腳步。這好像是敵前逃亡那種令人不快的感覺。誓護是個跟父母不頂嘴的少年。為什么我總是非得不可搖逃走呢,認為這樣的想法是反抗期的表現吧。

“喲——好久不見,誓護。”

用銳利的眼神看著他,發出毫無拘束的聲音。

母親兩手各拿著充滿熱氣馬克杯,還是那樣老樣子,“移動的寶石屋”呢。

在暮色中,只有她周圍充滿閃耀和保持著不潔的光輝。胸中發出那種令人惡心的強烈的香水味。誓護總覺得這好像吃蟲植物一樣。

“······早上好,有希小姐。”

“啊-啦。不叫我稱為母親嗎?”

“·····對不起,母親。”

不用多說,誓護討厭這個母親。兩年前開始分居的時候,說實話這才放下一口氣。這是因為她從白天開始把男人帶進來,一天整體在彈子機房玩彈子機。到現在還是非常討厭她,但是,這好像很容易似乎推測,每次相遇的時候那種討厭之情越來越強烈。從頭到尾都是一身有問題的女人。

但是,這只維持到今天了。一旦父親跟她離婚的話,以后再也不會看到她了。

“嘛,算了。媽媽我是很寬容的,就原諒你吧。”

“謝謝·····”

“話說回來,你每年都是這么可愛呢。”

有希一瞬把嘴唇舔了舔。

“嗯~要媽媽告訴很多東西你聽么?”

誓護背后立刻被抱著,好像是被令人討厭的觸手綁著的感覺。領子附近后面感覺到一陣微溫的氣息。脖子逐漸疙瘩起來了。

“不,不要啊······。”

誓護大聲抵抗著,全力奮起的勇氣,當時的誓護還沒有。

“祈、祈祝醬,會看到的。”

“啊啦······你在這里啊。”

祈祝角落那里拼命縮著身子。

“······哼,一點也沒印象,真是不可愛。”

像是憎惡般的言語,之后,有些就這樣說著。

“為什么這種生出這個東西呢·····”

如果是17歲的誓護的話,肯定會狠狠地給她一拳吧、

但是,剛剛才12歲的誓護,心靈還是很柔弱的。

他打算心底相信大人的話是對的,父母都是很華麗的人,正因為這樣才想要相信,就算受到那樣的背叛,心里還是對其充滿期待。

但是這種想法被踐踏了,搞成一團糟了,最后扔到垃圾桶。

“真是不活潑的孩子·····喂喂,給我好好笑笑。笨蛋。”

看到祈祝沒有一點反應,有希咂了咂嘴。立刻就失去了興趣一般,搖著下垂屁股。向著樓廳走去。

誓護顫抖著。受傷了。從樓梯上被用力推下來。

這是有生以來第一次,產生了憎恨的感情。就是一個人對他人產討厭的感情,第一次明白到,好想把他人殺掉的感情。

誓護把頭額靠在階梯的扶手上。呼吸紊亂著。無法應付自己的感情不知道怎樣怎么說才好。全身都染著血,這也是最初的體驗。

維持這樣幾分鐘后。突然腳邊被柔軟的布碰到了,意識才清醒過來。

原來是柔軟的罩衫,好像人偶般的少女正在從下看著誓護的樣子。

“···沒”

“哎···?”

“沒事吧?”

猶如被刺傷的肋骨還痛著,胸部好像被重擊,這樣的感覺。

誓護自己感到羞恥,我在屈服什么啊,我擺出這樣一幅受傷的樣子,已經夠羞恥了。因為,真正受踐踏的不是那個孩子么。

“嗯,謝謝。”

終于展開笑容了。誓護在這個時候做個榜樣,跟少年的眼神重合在一起。

誓護摸著祈祝的頭然后把手舉起來,祈祝嚇了一跳拉開身子。

真是具有沖擊性,要怎樣對待這個少女,誓護一瞬間就明白了。

于是誓護隱藏內心的動搖,保持微笑,慢慢地把手伸出去。

“抱歉,嚇著你了?”

然后就好像不要搞壞這個美術品似的那樣小心翼翼地摸著祈祝。

蓬亂的頭發。脖子流著汗,臉上有黃色的內出血的痕跡。

沒有收到親生母親的愛情,只好咬著窗簾——這個幼小的妹妹真是令人憐愛。

好像是為了確認溫度,溫柔地摸了祈祝的頭兩次。

“祈祝醬是個好孩子呢······。”

誓護又摸了2次,祈祝完全臉紅了。

祈祝閉上眼睛,感覺心情不錯的樣子然后深呼吸,小小的身體全身發軟。

誓護大叫著不過沒有哭。

這么小的女孩子,究竟怎樣承受那樣的痛苦呢?

她是怎么跟我那個“不想再見到”的人過上怎樣的日子呢?

祈祝顫抖著。

“感到冷么?這里好像挺冷的。去修女們那里吧。”

當誓護抓著祈祝的手的時候,他察覺到了。

紅葉般的手,拿著小小的湯匙。

這湯匙的柄上的花紋好像看過,是在食堂用的東西,祈祝是那這個東西啊。

“啊,是用來做煮飯游戲么?”

祈祝搖著頭。

“巧克力?”

“嗯”

“打起精神吧······”

“恩”

“藥”

“······嗯?”

祈祝從裙邊的口袋拿出拇指般大的塊狀物東西出來。

然后給誓護,好硬,而且被銀紙包著,看來這個巧克力不是商場買來的。完全沒有裝飾過,感覺不是經過專門的人來做的。

“······不要吃,這是給爸爸的。”

“父親的?”

父親喝酒,有喜歡年輕女性的喜好,甜的東西是沒有苦澀的······確實并不是討厭巧克力·····但是并非沒有那種不讓給孩子吃的吝嗇的程度。

“但是,媽媽也拿著。”

“嗯。”

“好想讓她打起精神·····”

“啊,是有希小姐的?”

12歲的誓護到現在還是那樣聰明。

所以,已經察覺到違和感。

那個人拿著巧克力。

給父親吃?

“祈祝醬·····。這個巧克力?”

不要啊,那地方是·····。17歲的誓護心中大喊著。這是毫無意義的,12歲的誓護開始查明。這是當然,這是過去,已經發生的事情了

“這湯匙·····用來攪拌的么?”

“恩,只有一個。”

“什么”大叫著,喉嚨發出奇怪的聲音。“要攪拌什么呢。”

“那個,我想幫忙。”

“哼····真是了不起,你去幫誰的忙?”

祈祝稍微挺著胸,得意地說著。

“收賬的人。”

眼前一片黑暗。

巧克力,離婚,分居,安慰費,見異思遷,斷續的思考顯現出來之后就消失不見。

協議,白天的那個男人,快速思考著,甚至連語言都跟不上思考。打起精神,湯匙。媽媽也有,裙邊,藥·····、

幫忙。

咚,手中的巧克力變得很重。

這是錯覺,這誓護知道,看到從銀紙發出漆黑的妖氣融化出來。

這也是錯覺,被纏繞般的恐怖,只有這個才是現實。

怎么會。

不,這是錯不了的。

在那之后過來幾分鐘?三分····不,5分?。那是準備好用來殺人的烈性藥。如果吃了這個東西的話,這就是開始進行致命的時間。

因為跟剛才不一樣的理由,誓護顫抖著。手指的血色幾乎都沒有了。

“那個湯匙,········添了么?”

“恩。因為這是藥啦。”

“······祈祝醬真的很了不起,好乖呢,是個有禮貌的孩子。”

誓護撫摸著他的頭發,祈祝高興地笑了。

“但是,這個巧克力的事情,不能更任何人說哦。”

“······?”為什么?祈祝傾著小小的頭。

“做了好事的時候呢,這件事不可以說出來呢。保持沉默比較好哦,因為神正在看著這一切呢。”

祈祝沒有懷疑誓護的疑問,坦率地點了頭。

真是精神可嘉的行為。

誓護就這樣一聲不出,流著眼淚緊緊抱著少女。

這個時候——這個作為天真少女的保護折,只有自己才能當上。

因為叔父失蹤,父親身邊親屬都是遠親,就算有親屬,他們打算從心底都不想醒桃原一族。雖然父親是優秀的經營者,不過還是欠了被人尊敬的素質,父親死了之后,組織全體都明顯的千瘡百孔了,各種欲望相互碰撞,要把祈祝從這種情況解脫并且要保護好,要避免傷害地好好培養她。

這個世界上只有我一人才能會做。

只是非常短的時間,誓護下定決心。

誓護從祈祝的手慎重的拿過湯匙,然后走出去,首先走出樓梯,必須去看清廚房的情況,把改隱瞞都隱瞞過去。必須不要搞出矛盾出來。

從這時開始,哥哥的孤獨之戰開始了。

Episode34

于是映像馬上變得稀薄,不久之后就看不到了。

但是,5年前窗簾的污點——被含毒的巧克力染上的,好像不舍得似的,總是放著藍色的磷光。

誓護蹲在地上,喘著氣。

為了不要再回憶過去的事情而終止思考,精神被磨耗了。這是因為念力電視好像改變了吧,總而言之,沒有起到想當得效果。

“······真是感到奇怪呢。”

艾可妮特毫無抑揚的聲音,自己一人說著。

“像你這種那么機靈的人,在困難的狀況下都能冷靜適應,而且還能不慌不忙地進行打算,這樣的你·····為什么不急著去收集碎片呢?”

誓護還沒調整好氣息。

“因為不是感到奇怪么?你雖然說著“偷窺是個不好的行為。”這么說著,但是你應該沒有帶有那種道德的從容······。那個時候,

你還沒知道回溯編纂的方法。就因為這個,花了多少時間,用了各種手段,真是的。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沒做過。這就是你脫離人類的范圍的傾向么,真是一點都不像呢。”

沒有回應,不,沒有這個必要,畢竟艾可妮特說的有道理。

“誓護,你真是恐怖。”

“······”

“在收集碎片的過程中,這事實逐漸暴露出來了呢。就是說,你的雙親致命的死因不是你引起——”

“不要說!”

誓護大叫著。雖然知道這是白費的。

哼、哼。艾可妮特在不會好意地笑著,誓護脫力不已,臉轉向朝上。

“哈哈·····對于不好的事情,不是很好應付呢。”

誓護發呆看著天花板,一臉疲勞的樣子,還不是說這是充滿陽光的笑容比較適合。

“我打算一直這樣隱瞞下去的,正如你所說,我是個笨蛋。是個大笨蛋。所謂在巧克力融化的廚房什么的,自己意識到這是有希小姐的寢室,感覺糟透了·······在這個地方發生最令人最關鍵的一幕完全給漏掉了。”

“·····對“鐘擺”的完全控制這件事對我們煉獄使徒是很難的。何況,對于剛才成為使徒的你來說·····它好像把你深處討厭的記憶呼喚出來呢。”

“那個,是在安慰我么?”

“······只是說你笨而已啦。”

誓護橫臥著,眼睛向上看著艾可尼特。

“畢竟這個也不算欺騙·····對吧?”

艾可妮特沒有回答,根本沒有回答的必要。

“······是啊,正如你所想。”

誓護嘆了一口氣。

“祈祝她把毒混進里面了。”

誓護所說的話還沒開始回響。就被弓形的障壁吸收了,馬上一片寂靜。

“就算怎樣考慮也會有過錯的。而且是孩子做的,就算如實把情況告訴個精彩,也不會受到譴責,祈祝就這樣不用背上責任了。還不如說因為我做了多余的事情,才背負著這個秘密的十字架也說不定。但是——”

誓護一邊躺著,一邊敲著冷冰冰的地板。

“祈祝那時候才4歲啊。像那種孩子,這個時候作為兇手而生活著,好帥氣啊!”

“······小孩子的記憶早已模糊不清的吧。”

“祈祝還沒有發覺,但她對周圍的事卻忘不了。祈祝遲早也睡察覺的。然后,肯定會很痛苦的,這種情況我是不會容許發生的。···絕不會容許。”

誓護緊緊握拳頭,甚至連手掌的肉都握破了。

“所以,我決定了。這個事實不能給任何人知道。甚至連猜測也不能允許。這個事實直到后也要隱瞞下去。萬一準備被暴露的時候,我就接受這一切。這種東西決不能讓祈祝去背負。”

“哼·····。隱瞞妹妹的罪行為代價,自己承受這一切么。”

艾可妮特笑了。不,還不如說生氣了。來回揮著扇子。做出與平時不一樣的夸張的動作。一氣呵成地說著。

“你在小看地獄么?你真的知道地獄這詞的意思么?這是永遠的牢獄啊,那只能觀看的非人之地——灼熱之海啊,酸之泉啊,滿地都是劍山的荒地那樣異形的世界。全都是殘忍的游戲為死人而度身訂做痛苦的環境喲。吸入硫磺的氣體肺部就這樣被燒了,單是在酸雨洗澡皮膚就會腐爛了不是用來止渴的東西,用來填報的肚子的食物只有是人類的肉。罪人也相互相奪取腐肉。而且會吸住肋骨。心臟會被拉的很厲害。無論哪一刻都是幾乎失去意思的時間呢,在你人格崩壞之前。肯定會后悔百萬遍的。”

在聽著這些奇怪的話之后,誓護就開始笑其來了。

“什么啊·····你以為這是玩笑?”

“你意外的笨拙呢,艾可妮特。”

“什——?”生氣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