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沒有目的地的大逃亡

第四章 為了撕裂那黑暗的一瞬間

第一卷 沒有目的地的大逃亡 第四章 為了撕裂那黑暗的一瞬間

避開光,飛馳。

深夜,某個已經熄燈了的羅蘭德帝國軍設施。

在走廊上,萊納用從平時那倦怠的模樣完全無法想像的速度奔跑著。

瞪大了眼睛,用那黑色瞳孔中央浮現著的朱紅的五方星,看著在面前展開的魔方陣。

走廊的對面。

三名衛兵正準備向著這邊擊出魔法。

不,其中一人已經擊出了。

那個看上去最有能耐的男人完成的“光燐”,已經,避開了。

對此男人驚愕地,

“這、這種距離還能躲開‘光燐’簡直……”

就是怪物啊,聽著這已經習慣了的話語的同時,萊納奔跑著。

“明明是這種距離還能把‘光燐’打偏的你不好啊。”

這么說著的時候,下一個衛兵的魔法即將完成。

這次是“紅蓮”。

但是萊納,以幾倍于他那魔法展開速度的速度,施展了別的魔法。

邊跑邊描繪著光之魔方陣,立刻將其完成。

在對手吟唱咒文的途中。

“吾所求為燒原>>>?紅……”

在這途中,

“吾所求為水云>>>?崩雨!”

在萊納描繪的魔方陣的中央,被壓縮了的液體開始凝聚,炸開,形成激流向著敵人釋放。

正在構筑著“紅蓮”的衛兵能說得出來的,只有這個。

“這怎么可……”

才剛說到這兒,“紅蓮”的衛兵,和剛才施放了“光燐”的衛兵,就激流推著,朝著走廊最遠處的墻壁撞擊、倒下、昏迷了。

雖然放出的魔法已經手下留情了不至于會死,但還是斷了幾根骨頭吧。

以往的話還會再稍稍減輕點威力的,但是今天不能那么從容。

為了不讓他們呼叫支援,必須要做到一擊昏迷。

要說為什么的話,因為這里。

“…………”

萊納轉動眼睛,掃視周圍。

雖然燈都熄了很黑看不太清楚,但還是能明白,這是座用純黑的石頭壘起來制造的,像堅牢一般的建筑物。

這里,是羅蘭德軍情報部所在的建筑物的,其中之一。

雖然選擇了大概警戒最稀松的一處潛入,但這里依然是敵人腹地中的腹地。

稍微放松一點,讓他們呼叫了支援的話,就算是萊納,被殺了也沒什么好奇怪的。

所以放出魔法的時候相對提高了一點威力,但是。

“…………”

萊納看著一個手臂向著稍微有點不妙的方向彎曲著的衛兵,

“……稍、稍微有點做過了吧?但、但是、但是那個,我這邊也是有點拼了命的,你就忍忍吧。對不住吶。”

一臉尷尬地說道。

然后向著那最后剩余的一名衛兵跑去。

那個衛兵已經準備逃跑,沖著走廊另一邊呼叫支援了,但,

“我可不會放過你的哦~”

萊納奮力地縮短著和那家伙的距離。

見慣了他平時德行的人要是看見他現在這樣,一定會問為什么能跑這么快平時卻走得跟烏龜似的那么磨蹭啊!他現在跑得就是這么快。

到底是差距明顯,是知道這樣下去馬上就會被追上了么,衛兵唏地叫了一聲從腰間拔出短劍。回過頭來將那匕首,投擲過來!

但是萊納輕巧地,

“嘿!”

把匕首接住了,

“我收下啦~”

收到了自己背后的腰帶處。

這次衛兵的臉上真的寫滿了絕望。

“……什、什么啊……什么啊這家伙……為什么這種怪物會來襲擊二級情報部啊……可、可惡!”

然后向著垂死掙扎,描繪光之魔方陣準備迎擊這邊的衛兵的身邊,

“真慢呀。”

萊納,過去了。

就那樣向著衛兵正在描繪著的光之魔方陣伸出手,改變其描繪形態。

完成了剛剛才想好創造出來的,構造不夠完美甚至可以說很胡來的即興魔法。然后咒文,

“吾所求為,那~個,總之就是煙吧>>>?煙!”

就這樣詠唱了咒文。

語畢,就從魔方陣的中央,開始生出滾滾濃煙,剝奪了衛兵的視野。

“什、什么都看不見了!?”

衛兵這樣膽怯著。

在其身旁。

“嗚、嗚哇,什么都看不見了耶。”

萊納的視野也被剝奪了,完全就是個失敗魔法。

“不妙了吶。”

邊說著,邊搜索著衛兵的氣息。

衛兵正想逃跑。

“誰、誰來……”

發出聲音,想要呼喊幫手。

但是,

“不會讓你叫來支援的。”

萊納從后面抓住他的后背,一勒脖子,讓他昏迷了過去。

衛兵在那里,啪嗒一聲倒下了。

戰斗結束。

萊納用“復寫眼”凝視充滿了周圍的濃煙,解析其構成,

“啊……胡來地做出的玩意,這解咒法真是意外得麻煩……”

說著,手再次舞動起來。

描繪出光之魔方陣,作出將周圍充滿的濃煙解咒的魔法。

“吾所求為……那~個,什么呢,想起個帥一點的名字吶,剛才那個,要說不怎樣是真不怎么樣啊……那么,就,

吾所求為,消云>>>?消、消去!”

結果,他還是沒有什么這方面的品位。

“……不,那個,嗯。什么呢。”

呼~地嘆了口氣。

雖說能強力推動意識發展的強烈語言能使魔法的威力更大,不過,那些東西都是魔導學者們研究的領域,

“我又不是什么魔導學者,無所謂吧?”

就算這么說,周圍能回答他這個問題的人類也已經一個不剩了。

煙沒他創造的魔法吸收,消失了。周圍,回歸了夜色。

只有月光透過窗戶照進來的,陰暗的走廊。

現在,他所在的地方,是羅蘭德帝國軍二級情報部六層的走廊上。

順帶一提,最初他是想潛入一級情報部的,但就算是萊納,那里的警備也實在太過森嚴,潛入基本無望,于是就將目標變更到了這里。

要說為什么,因為一級那邊的警備力量中有那個可以變身為液體的怪物,還有穿著在西昂上臺時理應解體了的魔法騎士團的制服的男人也有好幾個。

萊納覺得要潛入那里的話,不管怎么說都會死,絕對會死,于是就潛入了這邊。

但雖然這么說,這邊的警備也沒松到哪兒去。

“…………”

萊納,看著倒在腳邊的衛兵。

來到這一層的他,已經將衛兵五十人,深夜依然留守的職員十二人,一個接一個無聲無息地,誰都察覺不到地打昏迷了,然后終于抵達了這里。

這已經是讓人難以置信的大工程了。

這些,總共花費了四個小時。

耐著性子,瞄準對方一個人或兩個人的時候,上去把他們打昏,已經四個小時了。

從夜里十一點開始潛入,現在是半夜三點。

“啊~受不了了,真要累死了。”

萊納疲憊地說道。

嘛,從到了五層開始就越來越嫌麻煩,五六層一直是像剛才那樣壓制的。

話說回來,要是五六層也一個一個地慢慢解決的話,一定得干到早上去了吧。

但是,現在這里已經完全自由了。

所有人都昏迷了,這個設施已經是任由萊納調查的狀態了。

對這盼望已久的狀況,萊納很興奮地,

“……嗚啊~之后的調查真是很煩啊……”

不,夜已經深了,拿來興奮的力氣,已經一點兒也不剩了。

即使這樣,他還是竭盡這剩余的一點力氣,有氣無力地走進六層的一個房間。

于是眼前出現了成山的資料。他拿出一份,以熟練的,不得了的速度開始翻閱。

“……哦~,這種時候就顯出西昂那笨蛋每天每天讓我干的那白癡似的資料整理的效果了啊……”

這時,他又回想起了西昂。

回想起了這一年,那家伙是如何虐待他的,

“……下次再見到的話,上來先揍他一頓。狠狠地打一頓,‘你明白嗎!’地沖他喊……”

邊說著邊翻著資料。

但是這個房間里的資料看來沒有他所需要的,所以到了隔壁的房間。

然后再進行相同的作業。

這頁完了,到再隔壁的房間。

“…………”

順便說一句,來這兒之前,他想獲取的情報已經幾乎全都得到了。

今天一天,他真的是跑遍了羅蘭德。

早上在街上到處詢問路人,發現追兵的話就逃走,中午襲擊貴族宅邸,問出貴族們持有的情報,和現在的羅蘭德將要采取什么行動后再搶了錢逃走,然后又被追兵襲擊,打飛了幾個人之后藏了起來,喧囂散盡之后又回到街上到酒館,小巷等地自稱萬事通的情報人那兒詢問。

這樣一來,現在的羅蘭德到底是個什么情況,已經大概了解了。

1.重要的貴族幾乎都被肅清,大幅限制了他們的力量。

不過,這樣民眾會很高興吧。這全是托英雄王西昂大人的福,這樣的呼聲很多。西昂大人是弱小的人民的同伴,人們都這么說。

2.羅蘭德在這一年里處理了所有的問題,國力大幅增強。于是臨近諸國開始將這樣的羅蘭德視為危險。雖然都到了準備組建南方大陸聯合,擊潰羅蘭德的程度,但在聯合成立之前,羅蘭德已經襲擊了奈爾法。果然英雄王變得可靠了。

這個,也是萊納很清楚的事情。因為在這一年間這個國家增強的力量的一部分,也和萊納的努力密不可分。在這之中,軍事實力是增長最多的,雖然這事他不知道,但是從現在想來,西昂在這方面也從來沒有放松過。

雖然做法,有點看不慣,

但是從現在所處的情況來考慮的話,嘛,也不是不能說這是沒有辦法的。

3.即使正在進行著戰爭,但人民的生活依然富裕了起來。就這樣擴展國土的話,不是還能過上更富足的生活么?

對此,萊納感到有些疑問。進行著戰爭,同時還能不斷地富裕起來,萊納認為這事兒是不可能的。

在他人的死亡之上堆積起自己的幸福,這樣是不應該獲得滿足的。

西昂應該是最清楚這個的,而在此之前,萊納對于現在的羅蘭德是否有必要增強軍備依然抱有疑問。

確實北方大陸的佳斯塔克帝國裝備了勇者遺物,以壓倒性的強大開始了南下,是連那個大國史特歐爾帝國都攻下了的威脅。

然后畏懼著這股力量,中央大陸的三個大國也開始增強軍備。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了戰爭,將目光投向了別人的領土。

今后的世界,可能會被史無前例的戰火所包圍。

但是即使這樣,那也還不過,是遙遠的北方的事情。在此之前,西昂難道不能不靠軍事力,不靠戰爭,以談判的方式來統合南方大陸么?

不,一般來說是不可能的。

對于那些白癡國王是不可能的。

但是,萊納覺得西昂有這樣的能力。

不用爭斗,就能獲得和佳斯塔克以及其他超級大國相對抗的實力。而且也有時間。

然而西昂卻……

“你,到底著急什么……?”

萊納,翻著資料。

對。

西昂在著急。

非常焦急。

焦急之前就要前進。

孤身一人的。和摯友都不商量一句,背負著一切的一切。

但是這是為什么?

為什么,現在就有必要侵略同盟國?

這次的虐殺也是,為了讓其他國家降伏的,表演。

西昂不只是奈爾法,魯納也是,卡斯拉也是,不,整個南方大陸他都想要得到。不,或許就連中央大陸和北方大陸,他都想要壓制。

但是這是為了什么?

為了,自己的欲望么?

得到了那個的話,下次就想要更好的東西。想要更大的東西,更厲害的東西。

“……笨蛋啊。那家伙……”

那家伙,不是這樣的人。

萊納最清楚了。

那家伙,從第一次遇見的時候開始就是個膽小鬼。對傷害別人怕得要命。對傷害同伴怕得要命。而且將那一切,都當成是自己的錯。

成為王,就是為了這個。

為了保護別人,保護同伴,保護人民。

那家伙成為王,絕不是為了自己的欲望。

那個時候。

和西昂兩個人,第一次上戰場的時候。

那個時候,萊納和西昂還都是學生。

他想起了在同伴們都被殺了,姬法背叛了羅蘭德,萊納的“復寫眼”暴走了的那個戰場上,西昂對他說的話。

那家伙是這么說的。那家伙明明自己什么都沒做錯,卻一臉很悲傷的,宛如責備自己的表情這么說。

“…………招你做為同伴是我的過失。塔伊爾、托尼、琺爾……同伴們的死也是我的過失。發起戰爭也是……現在的我不是王也是……”

那家伙,討厭戰爭。

討厭人們無謂地死去。

然而現在,那家伙卻著急地殺著人。

理由。是什么?

“你……西昂到底,著急著什么?”

就在此時。

“……真是奇遇啊。這個,我也在調查著呢。”

突然響起了這樣的聲音。

而且,還是從萊納現在呆的這個房間中傳來的。

對此萊納驚愕著,抬起臉。

就看見在這沒有燈光的黑暗中。

直到剛才還以為一個人也沒有的房間深處。能看到一個坐在窗邊的桌子上,手里拿著資料的男人的,背影。

大步走的話,大約只有五步的距離。已經離得這么近了,但是,萊納對于這家伙的氣息,卻一點也察覺不到。

這情況非常的。

“…………”

非常的,糟糕。

這也就意味著,這家伙,意想不到的強。

沒有被萊納發現地,潛入了這個房間。

不,或者是從一開始就潛伏在這里?

萊納瞪著男人的后背,說。

“……一直,在這兒呆著么?”

“誒誒。”

男人,簡單地答道。

對這個聲音,萊納有印象,開始思索著。

他知道這個家伙。

注視著男人的背影。

明明還很年輕,卻已變得純白的一頭長發。還有那個能讓人感到很老成的,溫柔的還帶有理性光輝的,聲音。

想到這里,這家伙是誰,已經知道了。

“……路克么。”

萊納說完,男人回過頭來。

瞇瞇笑著的,沉穩的臉。比起高大的萊納還要高一點,包裹在羅蘭德軍服下的纖細的身軀。

外表看上去大概二十四、五歲的樣子,但卻已經完全脫色變得純白了的,特征的頭發。

如期所料。

在那里的,就是路克?斯塔克特。

萊納的青梅竹馬,蜜兒可?卡拉德的部下。

平時一直嘿嘿笑著,擺出一副宛如托兒所或是幼兒園老師的面孔,但實際上卻有著能在如此狹小,沒有人氣的地方,還能讓萊納感覺不到其氣息的實力。

萊納,一邊為了不論發生什么都能應對地使身體緊張起來,一邊說道。

“那,你來這兒,也是為了查什么東西么?”

聞言路克笑道。

“怎么可能。我是來等你的。”

“……為什么,知道我會到這里來……”

“哈哈。這個稍作推理就明白了吧?以你現在的能力,是不可能去城里,到西昂閣下那兒把話問個明白的。一級情報部也是,不過,以你這種程度的實力的話或許能進去,但是考慮到之后還要逃亡國外,和強敵戰斗負傷這種事有必要避免。所以無法潛入。那,就到這二級情報部來查查,然后出國吧……之后的情報,到了奈爾法再去查就行了……為此只要了解現在奈爾法和羅蘭德,真實的情況到底怎么樣就可以了,所以想要找到那些資料……卻總也找不到……接下來,那些資料到底在哪兒呢……”

這時,路克把手里拿著的那一疊資料舉起來給萊納看。

“那些資料我都給你整理在這里了,但是……”

這么說著,溫柔地微笑。

萊納瞪著那微笑。

“也就是說,我會到這里來早已完全被你掌握了么?”

“嘛,就是這么回事。”

“……然后,殺了我,么?”

“這個嘛,要怎么辦呢。”

盯著一臉裝傻表情的路克,萊納說。

“但是至少,這個房間里設置了你擅長的陷阱吧?”

然后環顧四周。

就是這樣。這家伙最讓人頭疼的地方,就是陷阱的設置異常得高明。

魔法構筑速度,還有動作,戰斗能力本身,并沒多強。不,就算這樣普通的一般兵也無法和他相提并論,但是他不是萊納的對手。

但是對于這本應不是對手的這家伙,萊納卻不覺得自己能贏。

和這家伙戰斗,就會陷入一種宛如被看穿了所有,被看穿了一切的感覺。

像是在這家伙的手掌心里,像個木偶一樣被操縱的感覺。

就萊納所見之處,沒有發現這個房間里設置了陷阱。

但是路克笑道。

“你在一層開始戰斗的時候,我就已經花了兩個小時努力地設置陷阱呢。”

干脆地如此說道。

果然,有陷阱。而且萊納還沒能發現。

這是致命的。這幾乎就已經決定了萊納會輸。

“…………”

不,還是說這也是這家伙拿手的瞎話?其實根本沒有什么陷阱,為了讓萊納中語言陷阱而變得畏首畏尾的,故弄玄虛?

萊納轉動眼睛,拼命地尋找著隱藏在陰暗房間中的陷阱。

見狀路克指向旁邊,

“比如說在你右側放的,那個會飛出匕首的陷阱。”

剎那間。

背后響起了喀嚓一聲。

萊納立馬看向那邊。

然而這是,致命的一下。

響起聲音的,只是路克扔出的圓形橡膠打在資料架上炸開的聲音。

而萊納因此,走了一下神。

抓住這個破綻,路克向著這邊移動過來。匕首筆直地飛向萊納的腦袋……

但,萊納浮現出了笑容,

“早就想到你會來這么一手。”

向后撤了一步,避開了。

路克見狀一臉驚訝地,

“啊啦,被躲開了。”

“哈。你覺得我會沒完沒了地中你的陷……”

但是,還沒完。

路克這次,指著左側,說。

“啊,其實陷阱在這邊。”

“我傻啊,已經不會再被騙……”

就在這時,左邊砰地響了聲。

“砰!?”

萊納不由自主的這么大叫。這個很明顯不是橡膠炸開發出的聲音。

那是什么?

不,這次要是看那邊的話,一定會被路克用匕首刺中的吧?

不不但是,再怎么說都咣的一聲了,不看看確認下,不行吧。那可是“砰”啊?可不是“喀嚓”啊?咣的,總覺得,會出來什么意想不到的東……

“啊啊啊啊啊啊啊煩死了,可惡!”

一瞬之間在腦中展開了激烈爭論之后,最后還是沒能忍住,萊納看向那邊。

于是看見,就是個小熊的毛絨玩偶從書架里飛出來,落在地板上。

然后。

“…………”

然后只是,只是這樣。

“這什么啊!”

萊納怒吼道,路克笑了。

“怎么樣,中意么?”

“中意什么!?”

“問什么,就是毛絨玩偶啊。很可愛吧?”

“可愛個屁!”

“啊勒,是這樣么。在玩偶店的時候,店員可是跟說我這是最可愛,最有人氣的呢?我聽了才買下的呢……給蜜兒可隊長的,禮物……”

“那種事兒怎么都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受夠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總感覺這家伙,今天好像沒有和萊納正經戰斗的打算。

雖然這樣,但被這家伙的話語和陷阱沒完沒了地來回折騰,萊納已經疲憊不堪了,說。

“……和你戰斗不知為什么,大腦和心臟都會異常地疲勞,真討厭。”

“我也討厭和你戰斗。所有基本能力都是你更占優,只要有一個戰略失誤的話,我就會被殺了。不過,是我不會失誤的呢。”

“你,和那臉很不相符的,是個很討厭的家伙啊……”

“哈哈。因為我會溫柔對待的,只有蜜兒可隊長一個人呢。”

“誒~這樣啊。”

“誒誒。就是這樣。”

盯著一臉滿足說著的路克,萊納哈~地嘆了口氣。

和這家伙說話,真讓人覺得很累。因為看著他那看透了一切的表情,就總覺得自己干的事好像非常得愚蠢。

萊納抬起臉,看著路克。

“所以,你到底是為了什么事兒來這里的?是來見我的吧?”

聞言路克點點頭。

“……誒誒,是的。為了見你而來。叛逆者萊納?龍特閣下。”

“哦~,現在的我,在這個國家里成了叛逆者么?”

“沒錯。”

“明明,就沒做什么叛逆的事也是?”

聽了,路克聳聳肩。

“……就算沒叛逆也會被如此裁定……在這個國家,是經常有的事吧?”

對此,萊納從路克身上移開目光,看向掉在地板上的小熊毛絨玩偶。

路克說那個給蜜兒可的禮物。

蜜兒可。

蜜兒可?卡拉德。

她是萊納的青梅竹馬,是在同一個孤兒院——叫做三零七號特殊設施的那個,只有死亡回憶的,反復進行人體實驗的殘酷的地方長大的,伙伴。

那個時候的羅蘭德真的是很殘酷。不,直到最近,西昂坐上王的寶座之前的這個國家真的是很殘酷,那個時候真的,就算沒有叛逆也會被如此裁定,豈止這樣,只因為貴族的心情有點不高興,就會有一個村子因此消失,那時的世界就是這樣。

但是,那個也。

萊納再次抬起臉,說。

“經常有……啊。現在已經,沒有這種事了。從西昂成為王以來。”

路克點頭道。

“是的。這個國家改變了。大大地前進了。以后也會更加向前進。”

是的。這個國家向前進了。不斷前進。但是那是,

“……朝著哪邊?是要朝著哪邊去?”

路克笑了。

“向著……光明的方向。”

“但是那個光明要是錯誤的呢?”

“英雄王不會犯錯。”

“是么?別看西昂那樣,其實可是很笨呢?就在不久之前,還通宵工作過頭,睡糊涂了搞錯衛生間的方向呢。”

“啊哈哈。那個,真的么?”

當然是真的。

那還是,就在不久之前發生的事情。也就是一個月之前。這個國家的景色,還沒有改變的時候的事。

但是現在,在這僅僅一個月里,所有的一切,面貌都改變了。

但是,這是為什么?

“……西昂,到底想要干什么?為了尋求什么,想要獲得力量?為什么,那么的著急,想要北上?”

理由是,有的。對于這一個一個的問題,全部,是有理由的。

世界戰爭啊,佳斯塔克啊,近鄰諸國不穩定的動態啊,雖然有各種各樣的理由,但即使這樣。

即使這樣那個,不喜歡鮮血,不喜歡同伴的死,不,連敵人的死都感到痛心的西昂,為什么,會這樣的,

“那家伙會這樣的……焦急著呢?”

對于萊納這個問題,路克露出有點憂愁的表情。

“所以,我也在調查著這個。”

“……你們也,沒法理解現在的狀況么?”

“不,大體上……我估計我是理解了的。但是,果然還是有點讓人在意的事情。陛下有秘密,而那個我們無法涉足。不過,西昂閣下從以前開始,就是那種一個人默默地背負一切的人呢。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這話,讓萊納陷入了思考。

秘密——路克這么說。

那一定是,那個的事情。

那個,雨夜。

變身成了異樣的姿態的,西昂身體里的那個東西的事情。

這次西昂突然的行動,一定,是受了那個的影響。不,萊納覺得,自己被打入大牢的事情也是,那家伙異常焦急著的事情也是,這一切,都和那個姿態有著關系。

但是,那個是什么?

當然已經沒有繼續在國內調查的打算了。

但是路克,那家伙已經,

“你,掌握到什么了么?”

“沒有。”

路克很干脆地搖搖頭,

“但是剛才,我的上司……啊啊,說起來萊納閣下也認識呢。拉哈爾?米拉,剛才,被西昂閣下叫去了,正在被告訴著各種各樣的事情。”

“誒。那,西昂,告訴各種事情是?”

“誰知道,那無所謂。又沒叫我去。但是,這種事情真的怎么都好。因為,是那個西昂閣下做的。一定有著什么正確的理由吧?”

這么,深信不疑的口吻。

因為是那個英雄王所做的事情,一定不會有錯吧。

這么想著的,口吻。

萊納說。

“所以說,要是西昂錯了的話要怎么辦?”

但是,路克搖搖頭。

“剛才不是說了么?英雄王,不會犯錯。”

“我剛才也說了吧?那家伙其實意外地很傻。也是會犯錯的。”

“不會犯錯。”

“會犯錯的。而且,被誰……被誰騙了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就比如說,那家伙體內的那個什么東西。

或者是在那家伙身邊一會兒出現一會兒消失的,那個怪物——路西爾。

想到這里,萊納突然一個激靈。對啊。西昂被誰騙了,隨意地被使喚著,也有這種可能性啊。

被那什么……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是宏大的童話還是什么。被和勇者遺物呀,神呀惡魔什么的有關系的傳說,玩弄、利用,這種可能性也是有的啊。

雖然沒有將這些說出口,萊納還是注視著路克,繼續說道。

“……那家伙啊,和你們所想的那樣可不一樣。是個自己什么都背負著,努力著想要做點什么的笨拙的家伙啊。那家伙絕不會犯錯?因為是英雄王就不會犯錯?別說胡話了。經常犯錯,然后后悔,苦惱,不停責備自己,那家伙可是個這樣的人啊!就是那家伙,就是英雄王也是人啊。也會犯錯……”

但,這時。

路克打斷了萊納的話,說道。

“這種事,我知道。”

“啊?”

“所以我說,這種事情我知道。就算是西昂閣下,也有出錯的時候……這種事情,我們知道的很清楚。但在此之上,我還是說,這種事情怎么都好。這次也是,雖然米拉前輩被叫去聽西昂閣下的話,但是我們,沒想著原封不動地相信西昂閣下所有的那些話。不……”

這里,路克暫時停下了話語,像是要和萊納拉開距離似的移動,然后又坐回桌子上。

“……從一開始我們就什么都沒有相信。就連這個國家的,英雄王也是……”

對此萊納,盯著路克。

“那么為什么,還要追隨西昂?”

對這問題,路克一副那是理由當然的吧,的樣子聳聳肩。

“因為,西昂閣下是個很優秀的王吧?在誰看來,擁有此等才干的王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發現的。在這么優秀的王的恩惠下,羅蘭德很幸福。”

“那……”

又打斷了萊納,路克繼續說道。

“但是,西昂閣下十分優秀,和信任西昂閣下,是兩碼事。就算是不信任也能在其手下工作。總是調查著年輕的王會不會犯錯的同時。犯錯了的話就為了將損失降到最低而彌補的同時。也能裝作他的……英雄王的部下一樣工作。但是因此……”

這時,路克舉起手中拿著的資料。

“能得到正確的情報。不是那些被單方面灌輸來的片面的情報。不是那些只在一處發現的,目光短淺的情報。是從所有渠道收集來的,有著廣闊視野的情報……”

忽然,他得表情變得很害羞似的,

“啊,聽起來有點像說教了吧?但是對于即將踏上旅途的你……對于依然年輕的你,我覺得這些話是必須要說的……所以特地到這里來,說了這些。”

這么說道。

對此萊納目不轉睛地看著路克。

也就是這么回事。這家伙什么都不相信。

人類。

國家。

世界。

就連西昂都被懷疑著。

所以才要放走萊納。

向著外面。

為了讓他去他國收集情報。

這些就是剛才和這家伙的對話中,萊納想到的事情。

“就連西昂,都被什么,被什么不明所以的東西欺騙了,操縱了么?”

想到,就連這想法,恐怕都是受他的誘導產生的,

這家伙總是如此懷疑著世界,這么活著。

“……你到底,想要讓我干什么?”

萊納以近乎呻吟的聲音問道,對此路克又像是裝傻地聳聳肩。

“并沒有什么啊?我希望讓你自由地活著。”

“別胡扯了。”

“沒有瞎說。因為真的……對你有一點期待……如果在未來,當西昂閣下犯下致命錯誤的時候,你是不是能夠成為那抑止力呢。讓你走向世界,為了拯救西昂閣下獲得相應的力量,我是這么考慮的。美妙,那實在美妙。雖然不知道你今后將會何去何從……假如,獲得了巨大的力量的話……比如說獲得了能和擁有軍隊、擁有國家的這個羅蘭德相比肩的實力,到那時你依然把西昂閣下當成朋友的話……在即將開始大戰亂的這片大陸上,再也沒有這么讓人放心的搭檔了吧?”

然后如果,路克繼續說著。

“如果,西昂閣下瘋狂了,突然成了暴君的話,擔任將他殺掉的職位的人也是必要的……不過,要事情真變成那樣的話,不,在那之前我們就已經把西昂閣下殺了吧。”

那是,認為那種事情隨時都可能發生的,口吻。

但是,路克搖搖頭。明明萊納還什么都沒有說,路克宛如看透了他內心所想一般地笑了,

“不不,現在這個階段對西昂閣下出手,死的是我們。對于那個,叫路西爾的怪物,現在的我們是束手無策呢。嘛,但是那也能一點一點地……有所進展吧。”

這樣的話語。

簡直。

對于這真的宛如看透了一切似的話語。

“……怪物,是你啊。”

萊納,呻吟似的說道。

聞言,路克又笑了。

“哈哈。還是孩子的時候,經常被人這么說。但是這點,你也一樣吧?”

“…………”

“嘛,無所謂了。這樣那樣地,哎,就是這樣那樣地。稍微,有點說多了嗎。那么,請收下這些。”

這么說著,把資料遞了過來。

“這是關于現在的羅蘭德和奈爾法形勢的資料。其實我說我是在這兒搜集的那是騙你的,這是我的部下,利雷?林克爾昨天通宵匯總的。這可是為了你呢。他是非常優秀的,所以讀起來很方便哦。”

萊納接過了這些。

資料的封面上,

“致踏上旅途的萊納君的,報告”

這么寫著。

“……哈,拿我當傻子耍。”

聽萊納這么說,路克趕緊不得了地搖頭。

“可沒有耍你。不如說我們其實挺怕你的。有著你這種能力的人,應不應該去到外面,我們可是著實煩惱了一番。但是,我們選擇了讓你出去……理由,明白吧?”

當然,明白。

“……因為比起我,西昂的威脅更大對吧?如果西昂暴走的話,就把這事扔給我,把那家伙給殺了,是這么考慮的吧。我是為了平息西昂的暴走而設的保險。”

但,路克對此又搖搖頭。

“正相反哦,正相反。我們,是為了能不殺西昂閣下,才找來你的。假如,西昂閣下是被什么操縱了,被欺騙了,走錯了前進方向的時候,我們所能做到的,只有把他殺掉。但是你和我們不一樣吧?你一定能堅持到最后。即使付出再大的犧牲,即使受到再大的傷害,你也一定能,堅持下來,把西昂閣下拉回來。因為是朋友……因為是摯友,就像那個雨天那樣……你對他不離不棄……”

聽到這話,萊納已經要嘆息了。

“小子,你看見了?”

路克點頭。

“……因為我,什么都不相信。所以對于我沒有的力量,你一直信賴著西昂閣下……那個孤獨的王的這種力量,我稍稍抱有些期待。對那天你所說的強硬的言語。‘我絕對不會放棄。’‘不論你到了哪里,我都要把你拽回來。’被那么殘酷地背叛了還能喊出這樣的話,對于你這份堅強,我感到恐懼……但同時又期待著。所以但愿……”

這時,路克突然站了起來。

順勢撿起小熊毛絨玩偶,準備走出房間。

然后在房間門口停了一下,就那樣頭也不回地,說道。

“但愿,在我對西昂閣下下手之前,你的力量趕得上這個國家,西昂閣下就好了……吶。嘛,因為我也喜歡西昂閣下呢。”

之后,他就出去了。

說完想說的話,離開了。

房間里只剩萊納。

手上留下了萊納在尋找著的,記載著羅蘭德和奈爾法戰爭狀況的資料。

翻開一頁,他讀著里面的內容。

看了這個,路克到底讓我干什么。

一瞬,這么想到,又搖了搖頭。

不對。

看了這個,我要做什么,才對。

那是路克無法預測的事情。自己,無法預測的事情。西昂,無法預測的事情。

到底,我能做到的事,是什么?

為了那家伙。

不,不止這樣。

為了國家。

為了世界,我能做到的事,是什么?

想起了不久之前,在萊納面前死去的,魔眼保持者的少年的話。

那個叫拉夫拉的少年說的話。

“我希望你能拯救……那些對人類絕望了的,悲傷的神之眼保持者們。”

這么說完,他死了。

但是他,直到臨死前還在笑著。一臉悲傷地笑著。和曾經的萊納一樣。對帶著這被詛咒的眼睛生下來感到怨恨似的,感到悲傷似的,完全放棄了的微笑。

然后拉夫拉對萊納說。

“因為你很溫柔。”

對我說著這沒有的事。

“所以你一定……會遵守這個約定的。最后能遇見你,真是太好了。”

明明,一點也不溫柔。

明明,不會去遵守什么約定。

拉夫拉那么說道。

然后,死了。

萊納想要。

試著去遵守約定。

一度連活下去都放棄了的自己,想要試著去遵守那個約定。

為此在羅蘭德,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