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沒有目的地的大逃亡

第二章 光芒墮落的那一瞬間

第一卷 沒有目的地的大逃亡 第二章 光芒墮落的那一瞬間

在這兒啊,萊納說,同時半睜著眼怒視著眼前的美女。

從魔導兵的手中逃走,已經過了兩個多小時了。直到剛才還應該是半夜的,而現在天空已經開始泛白。

萊納到了應該是和菲莉絲約好的“老地方”的維尼特團子店,但是她并不在這兒。

“嗚哇,不在這兒么。”

萊納一邊抱怨著,一邊又走到郊外的琺格團子店,已經準備開店的老板娘對他說,

“啊~菲莉絲醬的話說著‘我現在正在進行團子店巡禮!’朝著巴布魯團子點心店去了。”

等人的時候就別給我搞什么團子店巡禮啊!!

這么叫著到了巴布魯團子點心店,才剛早上五點就已經開始營業的店里的大叔一言不發地遞給萊納一張紙條。上面寫著,

“哇哈哈哈哈!怎么樣!像你這種程度的笨蛋的腦漿——簡稱笨蛋腦漿,是不可能找得到天才美少女的我的!不甘心么?不甘心吧?哼、哼、哼,來來,不服的話就把我找出來試試!!”

“試試個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萊納反射性地叫道,而團子店的大叔,

“哎呀,你真是夠辛苦的吶。”

可憐的萊納,都有點要哭了。

是啊,很累的啊,連說出聲的力氣都沒有了。

再說,現在不是陪著菲莉絲搞這些胡扯八道的玩意的時候。他還正被羅蘭德軍追擊著呢。應該盡快和菲莉絲會合,來商討今后要如何行動。

所以他來回來去地環視四周,考慮著接下來,去哪家團子店能抓到那個團子癡狂的麻煩娘呢。

交替地看著道路兩側,一直思考著。

那家伙會在哪邊的前方的團子店里呢?

離得最近的是右邊,但是那家伙好像說左邊有家團子店很火來著,是說了還是沒說來著啊啊啊啊啊!!為什么我非得考慮這點兒破事兒!

疲憊不堪地考慮著這些事的時候,身后的團子店大叔繼續說。

“哎!不過這也沒辦法啊。為了美女努力就是男人的工作啊,而且那姑娘,漂亮的不得了啊。”

萊納頭也不回地回答道。

“就因為漂亮所以干什么都行嘛!我倒是想這么大喊一通呢。”

“而且,別看她那樣,性格也,特別好吧?”

但是對此,萊納的表情扭曲起來,

“我怎么沒看出來?”

這么答道。

但是大叔寸步不讓。

“就是好啊。這之前啊,店前的這條馬路上有輛馬車勢頭很猛地跑來,不巧有只小狗路過,眼看著就要被軋過去了……說時遲那時快,只見她在千鈞一發之際飛身救出了小狗。而她已經被撞得傷痕累累渾身是泥了。”

“是么。”

“但是小狗沒事兒。她,就算自己傷痕累累,也拼命的保護著小狗。”

“誒~。嘛,那家伙的話這種事兒倒是……”

但,萊納剛一開口,大叔就感慨頗深似的,

“就這樣被她所救的小狗,已經超過兩百只了……”

“多胡扯啊!”

萊納想都沒想就吐槽道。

然后回過頭,看向站在柜臺后面的大叔。

見狀,大叔不知為什么慌張了起來。

“………………”

在那后面,不知什么時候現身的菲莉絲,正在拼命的奮筆疾書著什么。

“………………”

菲莉絲在紙上寫完文章,快速地交給大叔,然后躲回了柜臺下面。

然后大叔將紙上的內容,用掐尖了的聲音,

“才,才沒騙你。真的救了兩百只了。啊,要是還覺得太少的話,那個?貓!貓也救了兩百……不是,是一千只!”

對這些話,

“…………”

萊納當然沒有回答。

于是從柜臺下面又把紙遞上來。

“還有,還有小寶寶!剛會爬的小寶寶,得意忘形地自己出了遠門……”

這里不由自主地想要“誰家寶寶會得意忘形地自己出遠門啊!”這么吐槽道,但這么吐了沒有一點意義所以忍住了。

但是大叔的——應該說是菲莉絲的犯傻還在繼續。

“這樣那樣地就上了山了,而且還是座活火山。你看,小寶寶還什么都不懂,所以沒法分辨這是不是危險的山。”

不,問題不在這兒……

“而且這個小寶寶,帶勁地爬著的時候突然一手按空了,眼瞧著一萬五千億個小寶寶就要同時!同時掉進火山口里面了!”

突然大叔聲嘶力竭地叫道。

對此萊納,這么白癡的事哪兒可能有啊啊啊啊啊,一萬五千億什么的沒單位啊啊啊啊,正想著沒辦法了,吐槽吧,但在此之前他想像了一下,一萬來個小寶寶帶勁地啪啪啪啪地爬著,一口氣跳進火山口里這壯觀的場景,

“……這,啊,總覺得這個,很厲害啊。”

聞言菲莉絲又遞上來張紙。大叔將其讀了出來,

“是、是吧!很危險的大慘劇吧!”

“……可不是么。”

“就是這時!就在這時那個溫柔的!比棉花糖還要溫柔的菲莉絲·艾利斯大人前來營救,世界被拯救了,說的就是這個!!”

這么。

聽了這么宏大的故事后,萊納,

“…………”

他,總之先猛地點了點頭。

然后看向大叔那有點兒累了的臉,露出了“我明白,你現在的心情我非常地明白”這樣的表情,大叔也露出了苦笑。這樣的兩個男人的心靈互相碰撞完后,萊納慢慢地向著柜臺后面走去。

于是就看到菲莉絲蹲在地上,還在拼命地往紙上寫著什么。

走近一看,“其他的還有救了爬得實在太高了下不來樹的考拉八萬六億四百只。很厲害吧!(很厲害吧這句,拜托讀的激昂一點)”寫著這種胡扯的玩意兒。

至此,萊納終于和菲莉絲會合了。

“……那~個。”

在這兒啊,萊納說,怒視著眼前的麻煩美女的后背。

一聽到這聲音,她立馬一副“被發現了?”的驚愕的表情轉向這邊,然后欲言,又止,欲言,又止,最后終于,

“真、真巧啊萊納。我也是剛到這家店。”

“……誒。”

“話、話說回來雖然是剛才大叔說的,但你也聽到了我不少的傳聞吧?”

“……啊啊,聽到了呢……”

“覺、覺得怎么樣?我是覺得很意外地……意外地……怎、怎么樣?”

那一臉興奮的表情就差說“我的作品怎么樣?”了,萊納覺得越來越疲倦了。

這問題的答案,哪兒有意外,除了“如我所料的白癡”以外就沒有別的了,但是要是這么說的話一定會被殺了,這是可以預見的,所以僵硬的聲音說道,

“……那~個……啊~,嗯。嘛,就是那個。我知道了,你是個非常溫柔的,非常好的家伙。哎呀,真是意外吶。”

拼命地控制著,讓聲音不要顯得掃興。

對此,

“真、真的嗎!是吧!就是的!我是個很好的家伙!哼哼哼。”

菲莉絲一下子就高興起來了。那表情就差說我做給你看了。

就因為這么點兒無聊的事情,就像個笨蛋似的這么高興。

“…………”

不,因為她幾乎不將感情表現在臉上,所以別人或許看不出來她現在很高興,但是她的表情的微妙的變化,萊納已經能夠分辨的出來了。

她現在,很明顯是一臉愉悅的表情。

萊納注視著她的臉,雖然還想抱怨幾句,

“…………”

但是咽了回去。

現在可沒空陪著你這么胡鬧,原本是想這么說的……但是看到她因為這么白癡的事就如此的高興,于是現在就想到,算了,這樣也好。

因為,第一次相遇時的她,是絕對不會露出這樣的表情的。

第一次相遇時的她,臉上完全沒有任何表情,聲音也沒有抑揚頓挫,簡直就像個人偶一樣。

這大概,是因為她成長環境的影響。

因為她是那個怪物路西爾的妹妹。

不,不止如此。還是她的家——被稱為劍之一族,那個異常的家庭的緣故。

和萊納第一次相遇時的她,真的就像個人偶一樣。

只有異常強大的力量的,人偶。

那也是,普通人看來的話,只會覺得那是怪物般的,壓倒性的強大。

而她如此年輕,要獲得這樣的力量,必然要犧牲掉什么。

而這具體到她身上的話,是感情,是表情,是笑容。

當然,在這個國家里這是常有的事。萊納曾經所在的地方,也是差不多的場所。

在曾經的這個,瘋狂的羅蘭德帝國,這些是常有的事。

接受異常的訓練和人體實驗而發狂的家伙,萊納見過好多了。

是發瘋前死去,還是活下來發瘋,只有這兩個選擇。

而她活了下來。

這個代價,就是失去了感情。

“…………”

但是這個,本應失去了感情的她,現在卻在眼前高興地笑著。

對此,萊納感到純粹地高興。

大概,已經站在了懸崖邊上。

她(內心)里面是不是還殘留著感情,是不是已經瘋狂了,大概已經站到了懸崖邊上。

和萊納的放棄一切是相同的。

她,已經完全將感情封印了。

但是現在的她,雖然只能做出很細微的表情,但還是在笑著。

無表情的,無表情的,喜歡團子的,完全不諳世事的麻煩美人。

本應失去了感情的人偶。

但萊納感受到,她(內心)里面的感情正在一天一天地長大。

因為和萊納一起度過。

因為和西昂一起度過。

因為三個人,每天像笨蛋似的笑著度過。

萊納再次想到。

萊納想,這多虧了西昂。

菲莉絲也是西昂拯救的,他想到。

因為把菲莉絲和他湊到一起的,是西昂。

將一直呆在黑暗中的萊納,將菲莉絲,拉上來的人,是那家伙。

“…………”

雖然平時是絕對不會將這么話說出口的,但其實萊納一直,都宛如做夢一般。

因為和西昂相遇。

因為和菲莉絲相遇。

因為和他們在一起,就會讓人覺得這是不是在做夢般的,快樂。

如同日常般的,被西昂強迫著干多得嚇人的工作,被菲莉絲的任性整得團團轉,沖著他們大喊吵死了啊啊啊啊啊,但即使這樣,我真的覺得連這些都有點快樂。

比起給我添麻煩的次數,心靈被他們拯救的時候要多的多,萊納由衷地這么想到。

“…………”

西昂說要殺了萊納的那個雨天。

萊納又一次,想要放棄了。

長久以來的毛病了,覺得所有的一切都那么麻煩的時候,就想要放棄一切。

要是被這家伙殺了的話。

被想要拯救我的摯友殺了的話,那在這兒死了也可以,立馬就這么想了。

反正我這種人也沒有活下去的價值,正好能做個好夢,不是挺好的么。

一直以來總是這樣。重要的東西,就憑自己這個怪物是得不到的,立馬就想要放棄了。

但是這次,卻發生了和之前不一樣的事情。

頭腦中,浮現出了菲莉絲的話。

在那一直以來應該放棄了的地方,浮現出來她的臉。

然后她說道。

對著這種沒有活下去的價值的怪物,對著應該是骯臟的,只會傷害別人的怪物的我,她說道。

本應沒有感情的她。本應無表情的,粗暴的,任性的,只會說些不明所以的話的菲莉絲,對著輕易就要放棄的,想要去死的萊納,露出要哭出來的表情說道。

那個本應沒有感情的她,用即將泫然淚下般的表情。

一臉無比寂寞地微笑道。

“……笨蛋。你死了的話……我會寂寞的……”

聽了這話,萊納感覺像是被狠狠地揍了一頓。感覺至今為止收集的東西,構筑起的東西,為了保護自己而構筑起的墻壁,一瞬間全被破壞了。

然后萊納變得沒法尋死了,變得沒法放棄了。體會到了自己至今為止是多么的愚蠢。讓這家伙露出如此悲傷的表情,我到底,一直干什么呢,第一次注意到了。

居然被這樣地救贖了。

被這家伙,被這些家伙,居然被他們這樣地救贖了,自己到底干什么呢。

為什么自己,要甩開伸向這邊的手,傷害他們呢?

只因為自己不想受到傷害,就去傷害對方。

而且還狡辯說這是為了不傷害對方。

“…………”

萊納看著菲莉絲。

看著很高興的她。

現在她的臉上,有著一點點的表情。

那或許稍微難以明白,但只要仔細看的話一定,不只是萊納,其他人大概也能明白地,變化著。

和以前不同。

她在一點一點地改變著。

不只是萊納。

萊納是,菲莉絲也是,而且,西昂也一定,一點一點地改變著。

因為在一起。

因為一起干傻事,白癡似的笑著。

所以總有一天,在不那么遙遠的將來,我想她會笑出來的。一定會的,萊納想著。

只要在一起。

這或許只是我的一廂情愿,但是我想,只要這樣在一起,她盡情大笑的那一天會到來的。

然后萊納想到,真想見到這一天。

她第一次開懷大笑的時候,眉飛色舞地笑著的時候,我希望能在她的身邊看著她,萊納想到。

而且。

“…………”

也會讓西昂看到的。

這么想到。

讓孤身一人的,要被什么壓垮了的西昂。

讓他看到她的笑容,她的淚水,萊納想到。

不,不只是她。

那家伙一個人獨自絕望、放棄、尋死的時候,我和菲莉絲是多么地想要扶你一把,不讓你體會到這點可不行。

西昂要是死了。

那家伙要是死了,我一定。

一定會發了瘋似的放聲大哭,我必須讓你親身感受到。

“…………”

話說。

萊納看向菲莉絲。

她就在剛才,已經哭了。

第一次看見她的眼淚的時候,萊納是誠惶誠恐的。

在大牢里。

她來協助萊納越獄,當找到萊納的時候,她哭了。

弄哭那個本應沒有感情的她的,是萊納和西昂。

在她不知道的地方萊納自作主張地消失了。

西昂變得奇怪了。

于是她,不安了起來。

失去了所有的一切,極度地不安,終于,終于找到了萊納,放心了下來流出了眼淚……

這兩個人的存在,對她來說,就是這么的重要。

那個曾經沒有感情的,宛如人偶的菲莉絲,如今也能這樣地窮追不舍。

只因為萊納不見了。

只因為西昂變奇怪了。

就能這樣地窮追不舍。

這些,西昂都明白嗎?

難道西昂覺得,對于他要一個人戰斗下去這事兒,萊納和菲莉絲就真的甩手不管了么?

如果,他真的這么想的話,

“……那就必須讓他親身體會到。”

萊納這么想到。

哎,話是這么說,但是現在的狀況也不是多理想。

現在依然沒法和西昂取得接觸,而從剛才的魔導兵的話來看上面已經發出命令,不能活著抓住萊納的話弄死也沒關系。

第二波追兵,恐怕很快就會襲來了。

不干不行的事情已經堆積如山。

不管菲莉絲之前是在怎么地不安,現在也不是陪著她像平時那樣胡鬧的時候了。

萊納看著菲莉絲。

只見她不知什么時候從陳列柜里抓出來一個餡團子大口地吃著,

“哦~~,好吃!”

的說道。

聽了這話團子店的大叔臉上啪地放出光芒,

“啊,那個啊,其實是新作,菲莉絲醬。用了特別的蜂蜜的蜜餡團子。”

“蜜餡團子!?真、真下功夫呢老板!”

“是吧。”

“此乃天下美味之最啊!這個會在城里刮起蜜餡團子的風暴的!”

“哼哼哼。因為把前店后宅的店鋪重建成了完全的團子專賣店,可是沒少借錢吶,大叔我可是相當努力啊~”

看著這盡情歡笑著的兩人,誒,這家伙果然有了團子就忘了我和西昂么?的想法在腦中一閃而過,萊納說。

“我說菲莉絲啊,還沒見著西昂呢,你這再起的是不是太快了?”

聞言菲莉絲轉向這邊,很不可思議似的歪著頭。

“嗯?再起?說什么呢?我根本就沒消沉過啊?”

“是么?”

“是啊。”

“誒~~,但是剛才,在大牢里你不是哭……”

那一剎那。

一如既往的!

一如既往的發展!

她以肉眼不可見得速度拔出劍,用劍腹朝著萊納的臉,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將他打飛,咕嚕咕嚕在空中旋轉的同時向著地面,

“嘎唔。”

落地了。

一臉哭相的萊納抬起臉,菲莉絲說。

“你說誰怎么了?”

“……那個,就是,你……”

這時,她的手又伸向腰間的劍柄,

“嗯?”

“…………不,什么都沒有……”

萊納用顫抖著的聲音回答道。

嘛,不過從剛才的反應看,她果然還是挺擔心西昂的。

只是……

沒什么自信罷了……

然后她俯視著萊納,

“話說回來萊納你,突然飛撲上馬路,到底是怎么了?這不是弄得傷痕累累渾身是泥了么。難道是看到了小狗要被馬車軋過去的幻覺了?那些不正經的藥可少磕點兒啊!”

聽見這話,萊納,

“……嗯。藥,我會少磕點兒的……”

附和著答道。

真的,已經沒什么時間和她犯傻了。

他稍微嘆了口氣,然后就這樣噌地站了起來。然后用手啪啪地撣著沾在衣服上的“渾身是泥”,但是卻不怎么撣得掉。

然后又哈~地嘆了口氣,說道。

“那么,差不多該好好說話了。總之,先明確下我們現在正被追擊的立場。”

聞言她點點頭,說道。

“嗚嘸。但是在這之前萊納,有句話我不能不和你說。”

“和我?”

“嗚嘸。”

“什么?”

“就是,現在在羅蘭德,發生了一起非常重大的事件……你知道么?”

因為她說這話的表情太過奇妙,萊納稍微瞇細了眼睛。

“……重大的事件?現在還有比和奈爾法的戰爭更大的問題么?”

菲莉絲以那奇妙的表情點點頭。

“根本沒法比。”

“沒法比啊……那到底是什么事?”

于是她沉默了片刻,像是舒緩緊張似的深呼吸了一下,說道。

“現在,在這羅蘭德帝國中,世界通用最強團子之一,蜜餡團子經由巴布魯團子點心店的大叔開發完成了……”

“這真的怎么都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次萊納使出吃奶的勁大叫道。

但,她卻一臉驚訝地,

“怎、怎、怎么都行這叫怎么回事!這可是巴布魯的大叔歷經了長年的歲月才終于開發完成的!”

接著大叔也,

“就、就是啊!我因為重建店鋪可是欠了一屁股債!天天想著不賣掉的話,不賣掉的話,最后就都妻離子散了,你知道嗎混蛋!”

狠狠地罵著,對此萊納,

“…………呃,啊啊,不,妻離子散這,確實是夠慘的,不過,呃,嘛,怎么辦呢。”

不知怎的有點被壓制住了的感覺。

見狀一副終于明白了吧的表情,

“好。總之先來吃蜜餡團子吧。這樣的話你也能體會到它那無與倫比的美味的。然后再到里面的宅子里,來研究一下將這種團子推廣到全世界的作戰方案吧。”

“不,我覺得不先研究一下更重要的作戰會很不妙的……”

“不要想那么多,來吃吧。”

“但、但是啊,我們現在真的被追擊著,在這兒悠閑地干這種事是很危……險的,這是什么啊!好吃得不得了啊!”

“是吧!大叔!這個白癡男也說好吃!”

聞言大叔興奮地振臂,

“太好了!這下終于可以告別欠債了!”

哇~哈~哈的一起笑著,菲莉絲和大叔。

“…………”

呆呆地注視著這二人。

總覺得。

總覺得世界真和平啊,萊納想。

焦躁著的自己就是個笨蛋啊,就是讓人如此想到的和平。

就算真的去里面的宅子,懶懶散散地考慮今后的發展,或許很多事也都來得及,這樣……

這樣覺得,的那一瞬間!

“…………!”

馬路的對面,突然發光了。

對此萊納瞪大了眼睛。

光形成帶狀,筆直地向這邊飛來。

而這光帶,萊納知道。

這是魔法。而且是攻擊魔法。

擁有著強烈的殺傷能力的,光之槍。

即使在羅蘭德的魔法之中,也有著頂級破壞力的——

“光燐”

這樣的光之槍,一根。

兩根。

三根。

四根。

光是萊納的眼睛確認到的,就總共有12根“光燐”朝著這邊被施放出來。

“菲莉絲!”

萊納大叫。

但是她已經行動了。抱著大叔跳上了團子店的二樓。

確認了這之后,萊納也跳了上去。

讀取了“光燐”的軌道,閃開了身體,之后立刻。

魔法到達了。

擁有壓倒性力量的光芒,瞬間將巴布魯團子點心店掃蕩。

柜臺炸裂,柱子飛散,墻壁開洞。

從背后。

“店、店子……欠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傳來悲痛的叫聲,但是現在沒有回頭的空閑。

“光燐”這個魔法,習得難度相當高。對于之前襲來的一般魔導兵們,讀一讀“光燐”的術式書,都是不敢想像的事情。

也就是說來到這里的,是擁有剛才的家伙們完全沒法與之比擬的實力的,追兵。

從這些家伙們所施放的“光燐”的數量看,至少有十二個人。

于是萊納皺起了眉。

“啊啊真是麻煩啊……所以我才說趕緊商量,做好逃跑準備的……怎么了啊菲莉絲。”

一邊沖著敵人的方向警戒著,萊納一邊瞄向菲莉絲。

只見她在屋頂上——雖然這么說,但是店的一層崩塌了所以房頂變得相當低了——左手抓著大叔,右手握著劍,站立著。

她也瞪著敵人的方向,

“當然是逃跑了。要是開戰的話,我可沒有不傷那幫家伙就讓他們失去戰斗能力的自信。”

對此萊納點點頭,他也是同樣的判斷。

和菲莉絲兩個人的話,打起來也應該輸不了。不如說,本方應該能毫發無損地全滅對方。

他倆就是有著這樣的實力。

但是,連敵人都不受傷就壓制住他們,敵人可不是這么輕松就能解決的面瓜。

一定會重傷幾個的。甚至殺死。

把羅蘭德的士兵。

把直到不久之前萊納自己還是其中一員的羅蘭德帝國的士兵殺死,是不可以的。

“……啊啊真是,太麻煩了。”

萊納說完向后跳去,和她并排而站。

“那就逃吧?”

她點點頭。

“嗚嘸。邊跑邊進行以后戰略的作戰會議。”

“啊,終于要認真地商量了?”

“我可是一直都很認真的哦?”

“………………哈。”

“為、為什么要嘆氣!?”

“不不。只是想著和你在一起真開心啊~的。”

“你、你,敢耍我玩……”

“沒有沒有,明明對面就是敵人別沖著我拔劍啊!!”

萊納叫道,然后又嘆了口氣,看向前方。

敵人還沒有現出身形。馬路的對面,隱蔽在建筑物的陰影中,窺視著這邊的情況。

連敵人的人數都還不知道,我在明,敵在暗,打起來太難了。

接下來,要怎么辦呢。

“雖然暫時應戰看清敵人對策再逃跑乃上策,但是在這兒交戰的話,可能會波及到大叔……”

低頭看向絕望地蹲著念叨著欠債啊欠債啊的大叔。

菲莉絲對此也點頭同意,

“不能因為我們的問題把團子店給卷進來。”

“那個,不光是團子店,誰我都不想卷進來啊。那往哪邊跑?右邊?”

“左邊。”

“左邊啊。OK。那稍微掩護我一下?不用魔法加速的話我可追不上你啊,這魔法大概,3秒吧?”

“好吧。”

“那我用了?”

“趕緊。”

然后萊納向著虛空抬手。

就這樣開始在空間中描繪光之文字。

這很明顯是和描繪魔方陣的羅蘭德魔法不同體系的魔法。

以前,從艾斯塔布爾的魔法騎士那里用他特殊的眼睛“復寫眼”奪取的魔法。

但是,不出所料敵人在等著這邊的動向,像是要打斷萊納的魔法,攻擊已經發動了。

首先是有前方飛來的幾柄短劍。

但是萊納沒有回避。

不,是沒有必要回避。

因為菲莉絲用劍輕松地將這些盡數擊落。

緊接著從左邊飛來一大團火焰,菲莉絲將劍刺向房頂上的一塊木板,將其剝離下來向著火團甩去。火團擊中了木板后爆炸開,但是火焰一點也沒有波及這邊。

看著這光景,

“厲害啊。”

萊納感嘆,聞言她狠狠地瞪向這邊,說。

“別廢話,趕緊。”

“是是。”

言畢,最后一波,從她的身后剛才那個魔法被施放出來。

“光燐”的光之槍。

這下就連菲莉絲也沒什么辦法了吧,于是萊納正準備避開。

但。

她,

“唔。”

小小地呻吟了一聲,輕松地用劍斬開了。

看見這個萊納,

“…………”

差點笑出來。

因為,能斬開光的家伙,還是第一次見。不過她的劍技總是讓人感到震驚。

說起來以前,好像也見過她輕松地把閃電斬裂……

但就在這時,萊納忽然感到了一股奇怪的違和感,停下了施放魔法的手。

“…………啊嘞?”

小聲嘟囔道。

她斬開了閃電——腦海中一浮現出這些詞,腦袋就突然疼了起來。

而且這記憶是什么時候,在哪兒,為什么要斬開閃電,完全回憶不起來。

不,說起來那閃電是從天空降下的?

還是說是被魔法創造出來的?

連這個都想不起來。

至少在羅蘭德境內,應該是不存在能夠釋放閃電的魔法的……

“…………啊疼!”

這時強烈的頭痛再次襲來,萊納呻吟道。

“什、什么啊,這是。”

有什么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只要一去想閃電的事情,頭就會疼起來。

然后就什么也想不起來。

閃電。

閃電的魔…………………………

“咕!”

瞬間,劇烈的頭痛,惡心,頭暈。

“什、什么啊這到底是……”

萊納趕忙停止了思考。于是立刻,頭就不疼了。

很明顯的,這事有蹊蹺。

就好像大腦,把所有關于閃電的思考全都強行禁止了似的的感覺。

現在,到底在這兒發生了什么?不,或許不是現在,在進大牢的時候被做了什么,

“……我被洗腦了么……”

但是這洗腦洗掉了什么?

將關于閃電的,所有的記憶都從我腦中消去了?

就在萊納要開始考慮這事兒的時候,

“喂!”

伴隨著這聲音,嗵!腦袋被劍狠狠地揍了,

“咕啊啊啊啊!?”

比剛才的頭痛疼百倍的疼痛在腦袋里游走。

萊納按著頭,

“干、干什么呢!”

怒吼道,但菲莉絲,

“你才是……干……干什么呢!再怎么說也已經,再堅持下去……可惡。”

用很痛苦的聲音說道。

而且看向她的身姿,為了不讓那已經連續發射了幾十發的“光燐”擊中萊納,不停地拼命揮著劍。

“啊,抱歉。”

萊納想都沒想就道歉道。

聞言她頭也不回地就說道,

“要有……道歉的……閑工夫的話……就趕快把魔法完成!”

聽到這話萊納看向眼前自己正在展開的光之文字的術式,說。

“啊,這也很抱歉。已經完成了。”

“殺了你。”

“別殺我。”

“那就趕緊著!”

“是是。”

然后萊納,詠唱了咒文。

“吾·獻上契約之文·寄宿于沉睡在大地中惡意的精獸。”

終于,將魔法完成了。

同時。

萊納的身體開始加速。

試著揮了揮手,肌肉的極限,確認了手的動作速度是剛才的數倍后,他說。

“好,可以了。往哪邊逃來著?”

“右邊。”

“胡說~。你剛才不是說左邊的么~。”

“記得就別問我!”

“那,最后決定哪邊?”

菲莉絲環顧左右,看到敵人的包圍網不管哪邊都在一點一點地逼近,

“定了,往后跑。”

萊納點頭示意。

“那么,跑吧。”

“嗚嘸。”

“我用魔法牽制,菲莉絲你先跑。”

“明白。”

“哦那么,來點真本事吧……”

萊納的手再度在空中舞動。以相當了得的速度描繪著光之魔方陣。

一個完成。

兩個完成。

三個完成。

四個完成。

五個完成。

神速地構筑著術式,然后,看向敵人。

敵人依然連續發動著“光燐”。這是正確的戰術。

火力方面絕對是對面更勝一籌。那么,選擇火力壓制是正確的。

但是,

“‘光燐’真正的用法,可不是那樣吶~”

萊納抿嘴一笑,詠唱了咒文。

“吾所求為殲虹>>>·光燐!”

瞬間,從萊納描繪的第一、第二、第三個魔方陣中,同時釋放出了光之虹。

而它們的目標也完全是同一個地方。

光在中途相互交錯,形成了更加巨大的帶子,在分隔開敵我雙方的馬路中央,落下。

立刻,伴隨著巨大的爆炸聲,大地裂開了。

土石鋪裝而成的地面被掀起,砂石紛飛,濃煙彌漫。

雖然說也會有被土石擊中的家伙,但是目的不在于此。而是煙。

瞬間,滾滾的濃煙就將敵我雙方的視野全都遮蔽了。

萊納覺得敵人必然會在這時一口氣攻過來。這邊剛剛擊出了魔法,要繼續使用魔法還需要時間。接著現在視野不好這個情況,將萊納抓獲……敵人應該是這么考慮的。

但,萊納這邊已經完成了的魔方陣還剩著兩個。

他冷笑著,

“吾所求為殲虹>>>·光燐!”

說道。

語畢,光芒再度迸發。

目標是,敵人的方向。

但是,稍稍高一點的位置。

高到不會擊中敵兵,但又低得從頭邊飛過足以威懾對方。

“嗚哇!?”

聽到了被嚇一跳的聲音。

這樣,估計敵兵這十幾秒都動不了了吧。從沒有視野的濃煙對面被“光燐”狙擊所帶來的恐怖已經讓他們兩腿發軟了。

在這期間,

“拜拜了您吶~”

萊納跑了起來。

飛快地從那里撤退。

中途,從遠處又一次,

“吾所求為殲虹>>>·光燐!”

從最后的魔方陣中,放出了魔法。

這樣敵人就會誤認為萊納還在團子店的屋頂上呢吧。

又能牽制十幾秒。

一共三十秒左右。

只要有這些時間,逃走、隱藏身姿就足夠了。

萊納從敵人那邊移開視線,回過頭。

然后就看見菲莉絲從離這兒不遠的小巷子里露出腦袋,他跑到那里。

“我說你啊,跟這小巷子里干什~么呢?”

萊納問完看向她的背后,就見團子店的大叔倒在那里。

“啊啊,這樣啊。”

理解了似的,萊納點點頭。

如果把大叔就那樣放在原地的話,是絕對會死的。這種事情,自己完全沒有顧及到。

見狀菲莉絲一臉疑惑地盯著這邊,

“我說你剛才到底怎么了?也不發動魔法,也不管店主安危。還一臉傻樣兒心不在焉地發呆……不,你一直都一臉傻樣兒……”

“你不摻著這種多余的臺詞也沒關系……”

“但是不管怎么說,你剛才都像是在發呆。到底發生什么了?”

對于她這問題,萊納撓撓頭,說。

“就是那個,有點在意的事情罷了……”

“在意的事情?”

“嗯。閃電……啊啊,算了,沒什么。大叔,沒事吧?”

“嗚嘸。只是昏過去了。”

“因為他老亂動很危險,所以你給打昏了?”

但,她搖搖頭。

“啊,那就是太恐懼了所以昏迷了?”

但她還是搖了搖頭,

“喊著‘欠債啊啊啊啊’,突然就翻白眼了。”

“哎~”

對此萊納的胸口稍微有些疼。不,或許比稍微再疼一點吧。

但是菲莉絲卻十分清爽地,

“來,趕緊逃吧。”

“嗚哇,菲莉絲真堅強啊。胸口不覺得疼么?”

但,她一臉不明所以的表情,

“說什么呢?”

“沒,不明白就算了。”

“那就走了。不管怎么說情況貌似都很糟糕。”

什么的現在才這么說,

“我一開始不就~是這么說的么。”

“是嗎?但是很遺憾,你說的話我連那么一點也沒聽啊!”

不知什么讓她這么有自信,對著真的是自信滿滿的菲莉絲,

“……那個,多少還是聽一點吧……好么?”

“不要。”

“那~個……嗯。算了,反正我也知道你就是這么個人……”

萊納用很疲憊的聲音這么說完,又一次回頭。

敵人還不知道萊納他們逃向了哪個方向,還沒有追過來的意思,不過要是一直在這兒磨磨蹭蹭地呆著,不一會兒就會被發現吧。

萊納看向完全不聽他說話的菲莉絲,

“……好,那邊跑邊進行作戰會議吧。”

“嗯。”

然后兩個人開始奔跑。

穿過商店街,沿著小巷拐了兩、三個彎的時候,噌地跳上了蔬菜店的屋頂,然后就一個屋頂接著一個屋頂地跳來跳去。

能追上以這么迅猛的勢頭在城里行進的他們倆的人應該是沒有的,但即使這樣他們還是沒有停下腳步。

萊納一邊跑著,邊看著在旁邊跑著的菲莉絲,說。

“哎,以后要怎么辦?不先確認下這國家的狀況對今后的行動還是不利的吧。”

聞言菲莉絲點點頭。

“嗚啊,咕咕嗚咕咕,嗚嗚嗚啊。”

她正把四個蜜餡團子往嘴里塞。

“都那樣了你還搶的出團子啊!”

她拼命地把團子咽下去之后,

“當然,為了這最優先事項我可是很努力了!”

“你說真的?”

“嗚嘸。因為這個沒能掩護,有兩次魔法都差點打中傻了吧唧發呆的你,可嚇死我了。”

“嚇死的是我啊啊啊啊啊啊,不,那時候你可是好好掩護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