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無限擁抱

一卷全

第一卷 無限擁抱 一卷全

那道光,筆直貫穿云間射向大地。那是無法以肉眼判別的特別的光。

――只差一點就到了……。

男人內心如此呢喃著。

他飄浮在天空的道路上,目不轉睛地凝視著光的盡頭。

仿佛那里存在著地面,他悠然立起單膝微笑。取代閉起的雙眼,男人額上的御印熠熠生輝。

那里是遴選之地。不到千年,“它”即將誕生。

“……到底會成為怎樣的人物呢?”男人輕輕睜開雙眸。

地上吹來徐徐的微風,撫弄著他銀色的長發,男人被白絹長衣包裹著的軀體充滿典雅端整的氣質,以人類來說,年約二十七、八。那雙如風般溫和、無可捉摸的雙眸,是與發絲相同的銀色。那里宛如白晝的明月,有著不可思議的安穩。

“要讓這塊大地存活或毀滅,完全操之于那孩子……”

男人抱起雙臂,以凝視心愛之物的眼神,悠然望著橫亙著綠與藍的美麗世界。

人類最近變得可愛,這些在有限的生命中忘我地生活的人偶們,果然還是需要“智慧”。

或者這是物質燃燒殆盡前的命運?

燃燒殆盡便是終結,

必須

重新猹始。

下一幕――

刺耳的振翅聲在阿修雷頭部四周環繞,吵得他終于無法忍受,朝對方噴出憤怒的火焰。

“吵死了,冰玉!你要是擔心柢王的話,就趕快滾回那家伙那里!”阿修雷天生個性急噪,再加上他現在心情不太好。

阿修雷?洛?拉?黛,是治理南嶺的炎帝阿修羅王的長男。他所吐出的氣息化為火焰,差點就把對方燒成烤小鳥了。尚未長齊羽毛的小鳥拍打著翅膀,被阿修雷用手揮開。留下悲傷的哀鳴,小鳥的振翅聲漸行漸遠。

阿修雷目送冰玉藍色的身子,在染上一片琉璃色的晚霞天際逐漸變小。

它還是只雛鳥,真的不要緊嗎?

趕走對方卻又擔心不已,阿修雷想偷偷追上去,腰際微微浮動。

就在那一瞬間,冰玉飼主的怒吼聲在腦中轟然響起:‘下次再讓我撞見,一定宰了你!’

阿修雷與蒼龍王統治的東領內的天界警備人員,雖然小爭執不斷,早已司空見慣;但是,他對昨天稍嫌過火的沖突,卻耿耿于懷。

他讓曾經一起同窗就讀的青梅竹馬?柢王――蒼龍王的三子受了重傷。

當柢王一行人追逐從東領逃竄的魔族,在越過東方與南方交界線時,被阿修雷要求交出魔族,但柢王與他的部下堅持不肯。

既然雙方都不退讓的話,也只有個憑本事一決勝負了。

堅持不將獵物交給南方的柢王固然不對,但當時毫不退讓的阿修雷也不能說毫無過錯。

天主塔一早就傳喚阿修雷,一定是為了此事。

雖說柢王并無生命危險,但這畢竟是東方世子與南方太子爭執下的一樁慘事。

同時魔族也給逃脫了。就算沒有人因此死亡,但阿修雷傷了數名士兵也難辭其咎。

“在家被可惡的老爸臭罵一頓,到東邊還得挨天主塔訓誡!哈!開什么玩笑!”

阿修雷拔起地上的雜草丟向天空,和緩的微風將斷草輕輕吹去。

“武神之間的爭執根本不用旁人多管閑事!”

阿修雷望著緊緊握住的拳頭,狠狠地咬住嘴唇。

直到兩年前,天主塔的執事都還是閻魔大王,但是現在通過成人式的守護主天,以正式繼任。

守護主天是閻魔的獨生子,周圍的人都稱他為‘守天’。

守天居住在天界中央的天主塔,以散布于東西南北四方的四天主為部屬。毫無疑問地,他擔負著整個‘天界’最高的管理責任。

阿修雷也與守天同時通過成人式。他在父親麾下接受元帥之職后,守天自然成為他的頭頂上司。這點叫阿修雷很不服氣。

成人式之前,他們是在同一所學堂就讀的朋友。

貴族子弟一到三歲,無關乎本人意志,全都會被送往學堂就讀。

“是閻魔大王還另當別論,為什么我非得讓他教訓不可?”

阿修雷朝天空吐廒氣,白色的火焰飄動著,在空氣中融化。

守天那永遠冷靜的態度、了悟一切的表情,在在令他不爽。

自己本來就不是能與守天平起平坐的人。

阿修雷即使這么告訴自己,但他只要看著守天的眼睛說話,就會禁不住怒火中燒。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阿修雷因為討厭這種感覺,就再也不看著守天的眼睛說話了。

“入宮任職真是煩透了!可惡!”

阿修雷坐上才剛結苞的木蓮枝。

他為了逃避父王說教,謊稱要到天主塔去,然后就溜到人界來了。

這里是遠離人跡的深山野地,就在阿修雷下定決心,心想差不多該到天主塔去的時候――

風突然有了動靜,一股冷氣劃過肌膚。

四周沒有人影,阿修雷身為天人的靈力也感應不出人的氣息。但是,他的本能卻感覺到了。

他伸出手去,在口中快速地念誦咒文,斬妖槍便由身體傳至手掌,浮現在他的手中。

這時能夠對付魔族、擁有靈力的雙刃槍。

出生時父親送給他的這把槍,阿修雷操控得比任何武器都來得熟練。

他雙手緊握槍身,朝空無一物的虛空中狠狠刺去。

“出來!現出你的真面目!”

阿修雷操起搶戒備著,目光睨視的前方出現了實體。

對方有著人形,卻不知是神是魔。

那是個深黑色直發長及腰際的青年。

美男子揚起唇角凝視阿修雷,表情充滿了余裕。

他身上穿的是輕柔的裝飾性衣物,看起來就像剛從宴會中溜出來似的。

但最教人驚訝的是,他額頭中央的御印。

那與閻魔大王及守天額頭上的御印極為相似。

阿修雷一時說不出話來,男人以歌唱般的柔順語調對他說:

“……那個武器……看來你不是人類呢!你是天界的武神嗎?”

“我是天界南領炎帝阿修羅王的屬下!你不是天界的人吧!報上名來!”

“要我說出名字可以,但是說了你又懂嗎?”

才一眨眼的功夫,對方就靠近到幾乎觸摸得到彼此的距離來了。

阿修雷將吐出的氣息化為火焰噴向對方,飛躍到地面上。

“是魔族的話,我就立刻殺了!變成這把斬妖槍的餌食!”

“我不是魔族,但也不是天界的人。”

男人以腳尖輕輕停在方才阿修雷坐著的木蓮枝上,愉快地瞇起眼睛。

“我來自月宮,廣寒宮。”

“月宮?廣寒宮?”

阿修雷皺起眉頭。那個名字的城池或地方他聽都沒聽過。

男人環抱起隱藏在寬大袖口中白皙而優美的手臂,微笑著說:

“……今晚是月蝕,我躲過宮人的耳目而來。安靜的月花已令我生厭,因此下來看看凋零的花朵激情,是否多少能夠打動我的心……”

“講清楚一點啦!”

阿修雷抓住紅色的頭發叫道。

看到他的樣子,男人又輕笑了起來。

“真可怕呢!那么,你打算怎么辦?”

“不是魔族的話就不能當場殺了你,但是我要確認你的身份。跟我到天主塔去!”

“天主塔里有守護主天……”

男人愉快地撫著下顎,欣然表示同意。

“那么我就跟你去吧!”

阿修雷暫時放下指著男人的槍尖,但是依然沒有將它收進掌中。

他與對方保持距離警戒著,用卷在槍上的縛妖索捆住男人的身體。

縛妖索是擁有靈力,能將縛住的物體緊緊纏住的布。

阿修雷仰望著乖乖受縛的男人,心里松了一口氣。

他終于找到一個到天主塔去的理由了。

光之榮耀2004-10-23,08:06AM

第二話

“守天大人――!阿、阿修雷大人他!”

兩名衛兵奔進職務室里,他們的身體有一半都燒焦了。

阿修雷在天主塔閉門反省才第三天,卻一點兒都安靜不下來。

負責監視他的士兵們每天都反復過著受傷、然后讓守天的手光治療的日子。

“……他這回又做了什么?”

守天右手握著龍鳥羽毛制成的筆,一面順暢地簽著命令書,一面抬起頭來問道。

士兵哭泣著,伸出沒有燒焦的手臂指向阿修雷現在身處的方向說:

“他說想要調查東西,要我們帶他到藏書室去,結果……”

“那個房間里的東西應該已經施過法術,不會被燒掉或撕破了才是。”

不愧是守天,早就看透了阿修雷的性格。

但是士兵卻用力地搖頭說:

“不、不是那樣的!阿修雷大人找不到想看的書,就把它們一本接一本丟到地上了!”

還有這一招啊――!

守天停下筆,嘆了口氣。

“我們想要阻止他,他就像火龍似地對我們吼叫,侍女們也都怕得要命!”

“嗚、嗚……!請幫我們治療~~”

“我知道了。我去阻止他。”

守天快步經過走廊時順便為兩人治療傷處,此時藏書室前已經擠滿了從當中逃出來的侍女及衛兵們。

分開人墻一看,藏書總數超過數億本的書庫里,通道上直到深處都堆滿了被胡亂丟棄的書。

守天扶起腿軟而快要暈厥過去的書庫管理員,獨自進入里面。

阿修雷一邊叫著“沒有、沒有!”,一邊歇斯底里地將書丟往地面。守天靜靜開口問道:

“你在找什么?”

聽到突然響起的聲音,阿修雷吃了一驚僵住了背,飛跳到吊在天花板上的明燈罩上,像只小猴子般倒吊著。

他正面看到守天的眼睛,便惡狠狠地睨視著對方。

這數日之前,阿修雷已經不再故意別開視線了。

“記載著最上界的書在哪里?”

“不在這里。”

“騙人!以前我聽父王說,要是天主塔沒有的話,不管天界的哪里都找不到了;而且,你……!”

“咦?……我?”

“沒什么啦!羅嗦!”

阿修雷怒吼的瞬間,吊在明燈上的鎖在他掌中碎掉了。

當然,失去支撐的明燈落了下來。

“……咦?”

“危險!”

雖說能在空中自由飛翔,但阿修雷因一時大意而無法在瞬間調整姿勢。

守天的手臂中“咚”地落下一團溫暖的物體。

僅有那么一瞬間,阿修雷緊緊抓住那確實的依靠,但他的態度依然十分強硬。

“誰叫你救我的!”

“是的、是的,是我多事。”

守天輕巧地降落到看得見地板的地方,阿修雷便掙扎著從他的臂膀中逃出。

他站到地面重新審視凌亂不堪的室內,才了解自己做出的事有多么驚人。

但是,阿修雷還是不甘示弱,倔強地再一次朝守天怒吼:

“不在這里的話,那在哪里!”

“在我寢室的書架上,以前移到哪里去的。”

“那不會早點說啊!”

阿修雷咋舌地轉過頭去,開始整理掉在地上的書。

“這里就別管了,去拿書吧!”

守天將藏書室的事交給下屬,走了出去,阿修雷在稍遠的后方跟著。

睽違已久的守天房間里有著溫和的香味。這與守天身上經常散發出來的香味是一樣的。

守天從以前就習慣把香玉放在長至手腕的寬松袖口中。

不膩人也不刺鼻,但是靜靜留下印象的余香,在緊張的時刻一聞,甚至會由于那過分溫柔的味道而幾乎要暫時失去意識。香味讓人忘了自我逼迫的緊張,不可思議地充滿寬容的溫柔。

阿修雷瞬間仿佛置身夢境,在他尚未注意到時,守天獨自走到放有寢床的鄰房去了。

當他回來時,手中抱著約十本左右的書。

“關于三界主天大人的事并沒有多少記載,和我們在文殊學堂學到的一樣。最上界的事都以故事或傳說的形式記載;除此之外,還有存在于我們之上的中層界的事……”

“沒人問你內容。”

阿修雷一副就是不要人家幫忙的態度。

但守天還是強硬地說下去。

“總之,要是不想全部讀完的話,這本、這本還有這本……就夠了。”

收下守天交給自己的書,阿修雷向右一轉就要出去。

守天盯在背后的視線,令他想起一個問題。

“我撿來的那家伙已經去人界了嗎?”

“奧斯雷吉大人嗎?不……他似乎打算暫時待在這里,但是我完全沒時間陪他,這兩天來我們只有一起用過晚餐而已。”

“待在這里……”

阿修雷詫異的聲音中斷,回過頭來說:

“他現在在哪里?在天主塔嗎?”

“剛才侍女說他在水晶列柱廊里看畫……!阿修雷,你可不要對他做出失禮的事!”

守天快步走近,抓住無視自己想要離去的阿修雷肩膀。

“他是三界主天大人的外甥,主天后妹妹的兒子,已經決定要與三界主天大人的女兒在一起了。這代表了什么……”

“嘿――,他是真貨啊!我一直以為上頭的家伙會更像怪物,想不到那么普通啊!”

阿修雷狠狠一掌拍落守天抓在肩上的手,大步地往走廊而去。

守天以更嚴厲的聲音在他背后說:

“不要引起爭端!視情況需要,我會請你父親來的!”

即使聽到最后通牒,阿修雷的腳步仍然沒有放慢。如果阿修雷可能對奧斯雷吉做出什么的話,或許讓他離開天主塔比較好。

但是,這么一來,阿修雷一定會跑到柢王那兒殺了桂花吧?

這次他要是再做出什么,守天就再也無法庇護了。

“……那位王子或許不適合‘閉門反省’吧?”

不知不覺間,天主塔的文官們都來到走廊。在重要的會議里,這些人一定會全部到齊。

天主塔當中,以身上穿的衣物顏色來區別文官職位。顏色共有藍紫、松綠、紫紅三種,當中藍紫只有八位成員,是被稱為“所司”的重要職位。他們被四天王或貴族們稱為‘八紫仙’。

守天轉向他們,皺起眉頭說:

“‘所司’全都聚集在這里,發生了什么事嗎?”

“這還需要說明嗎?”

只要一個人開口,其他人的怨言便蜂擁而之。

“把收藏貴重資料的藏書室弄成那樣,阿修雷大人究竟以為天主塔是什么地方啊?”

“我想您一定狠狠訓斥過他了吧?”

他們對阿修雷的指摘雖然早有定評,守天卻也無法置之不理。但是,他若直接地說出自己沒有對阿修雷生氣的事,絕對會引來所司們比現在更嚴重的抨擊。

守天束手無策地沉默著,當中一個人便故意咳嗽起來。

“這是來自西方的情報。根據傳聞,聽到這次的判決結果,西方的貴族及元帥們都頗為不滿。”

“哦哦,真是偶然,我剛才也從北方使者口中聽到同樣的事……”

“他們說‘就算是王子,也應該給予嚴懲才是’。他這樣子還是次任南王的話……”

“受傷的柢王大人姑且不論,阿修雷大人的亂行也不是現在才開始的。”

“也不照顧士兵,光是會追殺魔族,仗著王寵愛他,總是任性妄為……”

守天攤開雙手,一聲“慢著”,阻止了他們。

“這次我雖然放了阿修雷一馬,但他至今為止的功績不是比任何一國的元帥都要高嗎?”

“只有狩獵魔族這件事。”

“那樣就夠了。他已經完美地盡到身為武將的職責……”

守天繼續為阿修雷說情,但所司們的表情還是嚴肅到了極點。他們對于守天這次獨斷裁決一事感到不滿。

“就是狩獵魔族這件事有問題。不只是自己的領土,還跑到東、西和北邊去。”

“他國為了此事,已經不知投訴過多少次了。應該已經到極限了吧?珍惜友情雖然是件好事,但也請您仔細想想什么才是真正的友誼。”

守天被八人包圍著,走向職務室。

“……阿修雷大人最高明的地方,就是即使在他國找到魔族,也會將之帶到自己的領地上解決。”

“這是最低限度的禮儀嘛!”

東西南北公約的其中之一,便是不可將己方的戰事帶到他國領地,處罰罪人也不得污穢他國土地,即使對手是魔族也一樣。因為這樣,守天才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地包庇阿修雷。

受到諸多抱怨,阿修雷卻還能自由來往于各國之間,是因為他戴著君王賜給元帥的戒指,并巧妙地使用隱身術之故。

戒指上刻著與南方結界石相同的花紋,它能夠與四天王在各國轄區設下的‘結界石’共鳴,穿越為了狩獵魔族而設下的陷阱通道。

所司們口口聲聲訴說著‘把反省懲戒交給南方執行怎么樣?’,但守天在職務室門前一轉身說,對于自己的決定不能出爾反爾,硬是將所有的人關在房門外。

……有點累了。

‘把反省懲戒交給南方執行’這句話在心頭縈繞不去。

南方一族居住在多火山而溫暖的土地上。以阿修羅王為首,南方元帥們的性格或行動都比西方或東方的元帥更開朗、更具溫柔及包容性。

阿修雷愛護動物的溫柔之心,也是受到周圍強烈的影響之故。

但是,就連這樣的南方元帥們,也主動向王提議這次的事件該讓阿修雷受點教訓。

守天是從阿修雷的姐姐格蘭達絲口中聽說這件事的,拜托守天讓阿修雷待在天主塔的也是她。

正因如此,守天在束手無策之下才會藉詞要他反省,并將阿修雷藏在守天塔,結果……。

“……要是他對奧斯雷吉大人做了什么,懲罰恐怕會比解除元帥之職更…或者是……”

死――。

若對方擁有最上界的靈力,這也不是絕不可能的事。

還是在事情演變成最壞局面之前找出阿修雷,然后把他關起來比較安全。

守天奔向遠見鏡前大叫:“映出水晶列柱廊!快點!”

阿修雷絲毫不知守天被所司們責罵之事,抱著書朝水晶列柱廊走去。

位于天主塔圓形中庭上的這個走廊,構造上頂部直達最頂端,是天主塔中空間最寬廣的地方。

沿著描繪在地板上的圓形主題,柱子呈等距離間隔并列。

這些柱子全是由水晶制成,必須由三名成年男子伸手合抱才環繞得住,非常粗大。

在四天王一年一次的夜宴場合中,天界里的所有貴族都會聚集到這里來。

穿過這個寬廣的空間,里面有道稱為‘內門’的門。那是通往職務室、參事會議室及守天私室等處的入口。

不分晝夜,士兵們都嚴密地監視著這里,也張有阻擋魔族的結界。

天主塔一樓雖有來自東西南北各方的使者或傳信鳥頻繁出入,但除了事先預約會見守天的人,以及得到自由出入允許的柢王和在天主塔工作的人之外,都無法進入內門以內,即使是四天王也一樣。

走廊的地板與柱子由魔刻谷的紫水晶制作,無論何時來訪都一樣令人感到寒冷。由于天花板極高,任何聲響都會遲上一會兒才產生回音。

士兵們從背后悄悄跟來的腳步聲絲毫不見減少。

阿修雷一停下,他們就跟著停步,但是他們被命令必須跟隨到底。

阿修雷站住,望著倒映在亮如鏡面的地板上的自己。

他認真思考著該如何做才能不受士兵打擾而與奧斯雷吉戰斗。

醒來時發現自己竟然躺在床上,這種屈辱,他一定要親手雪恥才甘心。

若不證明對方如非從背后而是正面攻擊,自己絕不會錯過反擊的時機,守天和士兵們一定會一直誤以為阿修雷比奧斯雷吉還弱。

這種事他絕不允許。

這是自己唯一僅存的自尊心,同時也是唯一的優點。

就算演變成非要父王親自駕臨的大事件也好。

但是,在水晶列柱廊做這件事實在有點糟。

總之,先將奧斯雷吉引誘到哪個房間里,再從那兒的窗子到中庭去決一勝負好了。

雖然,自己無法離開守天的結界,但到中庭散步還在允許范圍之內,這件事阿修雷已經調查過了。

決定采用這個方法時,阿修雷找到了奧斯雷吉雙手環抱、凝視著壁上畫作的高佻身影。

這個走廊北側與南側的墻壁,陳列著守護東西?媳彼姆街諾睦奶焱酰約案鞴丫說氖元?肖像畫。

自己的畫像總有一天也會陳列在這里吧!阿修雷感觸良多地如此想到。

比起自己,姐姐更有王者風范,但是不管阿修雷再怎么對父王說,父王都只是笑而不答。

就算王是個女子,只要實力夠強就好了。繼承武門的,必須是在各方面都最優秀的人才行。

“我……沒有那種資格……也沒有那種氣度啊!”

不管打倒多少魔族、能夠使用多難的法術,都無法培育出統帥他人的力量。

連自己的事都自顧不暇的人,不可能做到收攬全族人心這種事。

“不管父親再怎樣頑固,只要整個天界都質疑我的話……他就不會要我繼承王位了!”

只要對奧斯雷吉出手,守天和父親都會因此放棄他吧!

要是知道自己想狠狠地鬧上一場,好遭受‘流放罪’的懲罰,大家會露出什么樣的表情呢?

整個領內……不,整個天界當中,自己是唯一的‘異端’。那是因為自己身體上有某種巨大的‘缺陷’。

即使想問此身所以變成這樣的理由,母親也在生下他之后立刻死了。

“既然如此,干脆就讓自己真的變成一個人好了。”

正因為阿修雷是王子,因此所有的人都在意他是‘異端’這件事。

他們懷疑真的能夠承認阿修雷是他們下任的王嗎?

不只領內,無論在哪里,人們的目光總是聚集在自己身上。可是,阿修雷毫無辦法。

只要一想到自己必須這樣渡過一生,阿修雷就難以忍受。他對因這種事而一再受到傷害的自己感到疲累不堪。天界的流放罪,就是放逐到人界。

“我要在那里斬殺魔族!”

就算不能當王,自己也要以戰士的身份立功。如今自己只剩下這條路了。

[誰會讓這個機會溜掉!]

然而,就算阿修雷露出殺氣,男神的視線也只是優雅地越過折扇看了過來。

是鈍感,或是他根本沒有理會阿修雷的意思?

不過,阿修雷還是決定實行剛才的計劃。他暫時收起殺氣,親和地微笑道:

“奧斯雷吉大人,我有話想……”

“……是小猴子…不,是阿修雷啊!”

對方“噗”地笑出來的瞬間,阿修雷將拿著的書全砸到地上去。

“你說誰是‘小猴子’――!”

一受到挑釁,整個計劃就亂了章法。

將對方引誘到中庭沒多久,阿修雷便扯下長衣,就這樣進入戰斗狀態。

“斬妖槍!”

一伸出右手,阿修雷掌中便出現一把長柄雙刃的長槍,槍柄上并纏著縛妖索。

“阿修雷大人!不可以!”

“來人啊!快去報告守天大人……嗚!”

奔過來的數十名士兵受到奧斯雷吉的沖波攻擊,一齊倒了下去。阿修雷吃了一驚,男神則露出微笑道:

“你不想受到打擾吧?”

男神引誘似地伸出手來,阿修雷不自覺地將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要飛到外面去了喔!”

這么一呢喃,奧斯雷吉銀色的長衣袖口一合,將阿修雷的紅發完全收入其中。

“有結界!不要亂來!嗚……嗚哇!”

強風在阿修雷耳邊呼嘯而過。

為了不讓阿修雷逃亡,守天應該已經在天主塔張下了強力的結界才是。

但在轉瞬之間,天主塔看起來便只剩下一個指甲大小了。

阿修雷的周圍,至今從未有人能夠飛馳得這么快。

[這個男的……果然不是泛泛之輩!]

男神不輸風聲的嗓音在耳邊響起:

“你說要決勝負是吧?勝者的獎賞是什么?”

“首級!讓敗者身首異處!”男神露出微笑。

阿修雷仰望對方,背后滑過一道冷汗。

高貴的靈光,他早該因守天而習慣了的……。

但是,奧斯雷吉的靈光不知是否更加高貴,不同于守天的靈光,冰冷異常,光是待在他身旁便感到不寒而栗。然而,對方卻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

“你的臉仔細一看,還長得蠻可愛的呢!要了你的首級玩玩也不錯……”

“你說什么!那句話我原封不動還給你……!”

“別生氣,玩笑罷了。我是說,要了你的首級實在可惜。”

阿修雷即將與對方開戰,但奧斯雷吉卻沒有半點緊張感。

遠離戰爭的人就是這副德行。阿修雷在心里如此暗暗咋舌的時候,頭上的冠帽繩結竟自然而然地松開了。

“哇……嗚哇啊啊啊!”

阿修雷一這么大叫,奧斯雷吉的目光便自然地移向被風吹走的冠帽原本的位置。

“哦……這是……”

奧斯雷吉抓著阿修雷的手臂,將嘴唇湊近他的頭頂,就這樣朝那兒伸舌一舔。

“哇!你、你干什么!”

從頭發當中露出來的,是根小小的‘角’。是天人的頭頂不應該會有的東西。

阿修雷慌極了,但男神什么也沒說。

奧斯雷吉更抱緊阿修雷因恥辱而顫抖的身體。

“……接下來就只能以心語交談了。我讓你看看真正的中界層吧!”

感覺到這句話被一陣刺耳高亢的聲音吸入的同時,阿修雷注意到自己的身體已經被一團不可思議的‘氣’包圍住了。

中界層――,那里是永遠的夜。

在學堂也上過‘天體’的課,但阿修雷他們居住的天界,既看不見星星也看不見月亮。

人界可以看到星星,但橫亙在夜空的銀河就在天界底下,天人從未見過。

“這里沒有空氣存在,但是我將我的結界光分給你,不會感到難過吧?”

“我想要的只有一個!我只要膽小鬼的頭!”

阿修雷從斬妖槍解開縛妖索,將它以術縮短后卷在左肩上。

“……我想談談你頭上那可愛的小角……”

“沒什么好說的!一出生就有了啦!……那、那是我很強的證明!”

阿修雷故意這樣說那根自己再討厭不過的角。

奧斯雷吉手中出現了一把光輝燦爛的劍,阿修雷見狀二話不說撲了上來。

“喝啊啊――!”

無聲無光的世界里,只有包圍著彼此身體的淡淡結界光能作為辨識。

奧斯雷吉的劍鋒放出的光芒白熱化,化為鞭狀光漩亟欲抓住阿修雷的身體。

“嘖!”

阿修雷機敏地左右閃避,一瞬間也沒有將視線從男神身上移開。他左手持槍,右手祭出一團火球,以腳尖狠狠將之踢向男神。

“吃我一記!”

火球在途中分散成許多小火球。

但是,奧斯雷吉應付自如地避開了阿修雷的攻擊。趁奧斯雷吉防御的時候,阿修雷抓住了時機。

“…喝啊啊啊!”

斬妖槍的前端逼向男神,連接不斷地向他刺去。

但是,他的攻擊連一次也沒有碰到奧斯雷吉的長衣。

男神臉上浮現一貫的悠然微笑,開口了。

“你的力量只有這種程度嗎?”

聽見藉由心語傳來的挑釁,阿修雷以指尖操縱槍柄中央部分,以肉眼無法辨識的高速回轉雙刃槍。

回轉速度愈來愈快,阿修雷全身的靈力與槍上的雙刃合而為一時,他口中唱誦的咒文也結束了。

由于靈力燃燒,阿修雷倒豎的紅發背后隱約浮現靈獸之姿。

那是裝飾在南方紋章上,名為‘麒利’的神獸。這僅因南方王族之血反應而現身的靈獸,在天界當中也被視為幻想中的生物。

阿修雷的身體飛躍而起,將雙刃槍朝男神頭頂狠狠揮下。

“裂燃波――!”

“……!”

這是阿修雷的拿手技巧中威力最強的絕招。

奧斯雷吉臉上的笑容首次消失,以散發出銳利光芒的劍護住胸口。

男神的防御姿勢,不只為阿修雷的好戰情緒火上加油,也令他的戰斗意志更形高漲。

奧斯雷吉立刻做出防御壁,初次以靈力彈回阿修雷的攻擊,更為了躲避對方益發激烈的攻擊而往后遠遠飛升。

“本來以為你只是好強,想不到還真是有一手呢!”

“不是還游刃有余嗎!”

就算奧斯雷吉退開,阿修雷也緊追不舍,以巧妙的槍法不斷攻擊奧斯雷吉。

他從前在學堂里學過,最上升的戰斗不使用刀劍,全都是以精神力攻擊,所以他以為與奧斯雷吉的戰斗會更偏向靈力戰。

但是,不管經過多久,男神除了防御之外,都絕不發揮出隱藏在體內的力量。

他不只將自己的結界光分給阿修雷,更打算以阿修雷的戰斗方式――劍技來應付。

或者他是想等阿修雷使盡全部的招數后才動用靈力?

阿修雷想著這些事,依稀感到再這樣耗下去八成不可能分出勝負。

要再逼他出手嗎?激怒奧斯雷吉的話,他或許會使出真正的實力也說不定。

換自己來挑釁看看吧!

“投降吧!占上風的是我!”

阿修雷的槍鋒首次碰到男神,將他的衣物從腰部到腳踝全都撕裂了。

傷到的只有男神銀色的長衣部分,衣物底下是一雙裸露的腳。

與守天相似、如人偶般的白瓷肌膚裸露出來,妖艷地刺激著阿修雷的視覺。

明明同是男人,阿修雷卻滿臉通紅。

……很久以前,自己也曾經像這樣不小心撕破了摯友的衣服。

那是在學堂的最后一年。

守天想抱住被絆倒的阿修雷,結果自己的衣服從胸部到腰部都被樹枝狠狠勾破了。

守天單手按住破裂衣物的模樣,比起完全裸體時看起來更加艷麗。

當時阿修雷也因為無法正視而別開臉去。

自己跌倒根本算不了什么,守天伸過來的手卻極為擔心而拼命――。

‘阿修雷……’。

“咦?”

阿修雷瞬間以為守天追到這里來了,兀自尋找起發出擔心音色的對方。

奧斯雷吉沒有錯失這個機會。

劍瞬間化為長鞭,毫不留情地往阿修雷持槍的手指打了過去。

“……嗚!”

阿修雷按住手指,被打中的部位仿佛斷掉似地傳來激烈的痛楚。

他單手一放,男神又將鞭化為劍,使勁揮開阿修雷的槍鋒。斬妖槍被彈飛,男神立刻將它封入自己的結界。

這樣的話,不管阿修雷再怎樣以靈力呼喚也沒用了。

阿修雷變得赤手空拳,但仍想只憑縛妖索應戰而戒備起來,此時鞭子又飛了過來。

“嗚哇!”

奧斯雷吉的鞭子化為長長的光漩,一圈又一圈卷住阿修雷全身。現在阿修雷的行動已經完全被封鎖了。

在只有臉露出來的狀態下,阿修雷赤紅的眼睛瞪著男神。

“這是約定!殺了我!”

男神恢復一臉優雅的表情,又以那無法捉摸的眼神正視阿修雷。

“拿了首級的話,頭部以下就不能用了呢……”

阿修雷咬緊牙關掙扎著。

愈是這樣,光繩就愈陷入全身,但即使如此他仍掙扎不休。

被光緊緊縛住,全身受到壓迫的同時,他終于失去了意識。

第三話

阿修雷及奧斯雷吉在中界層戰斗時,守天正佇立在職務室窗外的陽臺。

被奧斯雷吉突破的結界雖然立刻就修補好了,但守天由于自己的力量首次遭到突破而受到不小的打擊。

守護主天與生俱來便無攻擊能力,也因此守護能力極強。

雖然原本那只是配合阿修雷的靈力,調整氣脈波組成的結界;但是,奧斯雷吉抓著阿修雷,竟然輕而易舉地就將之突破了。

一般說來,光是沖撞時產生的沖擊力便會讓全身的骨頭震碎。阿修雷也知道這一點,所以才沒有作無謂的抵抗。

“不過,那兩個人到底跑哪兒去了……”

守天以職務室里的遠見鏡找遍了這個次元的極限,卻沒有發現兩人的蹤跡。

遠見鏡是不管天界全境或私人秘密場所都能夠追蹤顯像的鏡子。

如果以它都尋遍不著的話……。

“難道被帶到上界去了!?”

若是奧斯雷吉的話,或許會這么做也說不定。

由于活了極度漫長的時光,最上界的神全都極端地‘反覆無常’。奧斯雷吉既然會趁著月蝕降落人界,那么會這么做也不足為奇了。

‘阿修雷或許被他選去消遣了……

或許過了十年后,阿修雷才會突然跑回來也說不定。

守天一臉焦急不安的表情,卻只能不斷地仰望天空而已。

相觸的唇瓣忽然輕輕分開齒列滑了進來。

[……又來了?]

阿修雷一邊想著該怎么辦,一邊輕輕地搖頭。

只要睡在他身邊,兩次中就會有一次發生這種事。

但是,自己一個人睡午覺又太寂寞了……。

即使注意到,他也沒有睜眼與對方四目交接過。

阿修雷總是渴望著溫暖。

渴望著緊緊抱住自己、支持自己的強大臂膀。

但是,身為武神將的本能告訴自己,這樣是不行的。

溫柔的吻移到發上,就這樣輕輕離去了。

意識恢復時,阿修雷的身體仰躺,手足往四方被固定住。一旁躺著奧斯雷吉。

“你醒了嗎……?”

男神撐起身子,將手中玩弄的數根細針像玩球般投在阿修雷身體周圍微笑著。

自己竟然睡著,而且還做了午睡的夢,真是大意。

阿修雷對自己感到生氣而望向男神,對方便以調侃般的眼神問了。

“你和守天大人是戀人嗎?”

什……!

阿修雷氣得紅色的頭發仿佛燃燒般倒豎起來,奧斯雷吉臉上浮現微笑,不解地微微偏著頭。

“你搞什么!竟然會想到這種無聊事!那種人我‘最’討厭了!”

阿修雷奮力掙扎著,但是他的手腳以及頭部、胸部周圍,都被看不見的某種東西給緊緊按住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