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線

兇之夜

公主線 兇之夜

────隨著翡翠的聲音而醒了過來。

在那之后───在回到自家之后,就鉆到房間里睡覺了。

“志貴少爺,心情不好嗎?”

“────不。沒什么”

如此回答,從床上起來。

……就連自己,都感到驚訝。

雖然嘴上什么都不想說,不過身體還是照著平時那樣生活著。

“吃早餐了吧?我會馬上過去的。”

“………是。那么就等您了”

翡翠露出了好像想說些什么似的表情,然后離開了房間。

……換好了衣服,往客廳過去。

在客廳有秋葉跟琥珀兩人。

“早安”

說著跟以往一樣的問候,往餐廳走去。

然后回到客廳,吃著早餐。

就這么坐在沙發上,恍神的看著時鐘。

“……哥哥?那個,今天有課吧?”

“嗯───?啊啊,對喔。學校是嗎?嗯,不去不行哪。”

都忘記了。

因為什么能做的事情都沒有了,所以在那件事之后,自己就一直是空殼般的樣子,恍惚的繼續活著。

“……我也是有遠野志貴的生活哪。不過什么事都沒得做的話,去學校也不壞啦。”

“哥哥……?”

秋葉傳來懷疑的眼神。

……總覺得連說話都嫌麻煩…。

什么都不想說,決定上學去。

毫無異狀的,時間繼續流動著。

這樣幾小時的課程,就這樣毫無目的的接受。

粉筆發出在黑板上喀喀的聲音。

毫無知覺般的,將黑板上寫著的數學公式抄寫在筆記本上。

突然,從窗戶往學校后院看去。

────當然了,那里不會有任何人。

“───────”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在這樣的地方,老實乖乖的上課著。

也不再去找她了,這就么回到普通的學生生活。

“─────”

畢竟,我連該怎么找出愛爾奎特的方法跟手段都沒有。

既然那家伙都從我這消失了,要能找到那家伙的可能性都沒有了吧?

所以,真的……我,真的失去愛爾奎特了───

啪嘰。

“……………”

是從自己的桌面上發出的聲音。

……啊啊,想也知道。

不過是自己,用力的抓住那銳利的筆,將之折斷罷了。

課程結束了。

在嘩啊嘩啊吵鬧的教室中,只有我保持著跟上課時一樣的狀態坐在座位。

“遠野,過來一下。”

從講臺上,教數學的老師說著。

“───是,什么事?”

往講臺回答。

“遠野,你最近好像品行很亂的樣子喔?有關于你晚上還在街上游蕩的報告送來。怎么樣,有記憶嗎?”

“……有。因為在最近幾天的街道有事情。”

“───是嗎。”

數學的老師───嘛,就是班導───在露出了困難的表情之后,又變成了無所謂似的表情。

“我知道遠野你不是會夜游的學生,不過在職員會議那里多少有些問題。好像學生指導部的老師想跟遠野談談的樣子。

所以因為這樣的原因,請你放學之后去一趟學生指導室。你大概覺得運氣不是很好吧!忍耐點。”

說完,老師離開了教室。

放學后。

我到了學生指導室,但指導部的老師還沒有來。

……仔細想想,指導部的老師們都是體育系的社團顧問。

或許是因為自己各自的社團還沒結束活動的關系吧。

“─────”

坐在椅子上,決定老實的等待老師過來。

“………嗚”

咬了咬嘴唇。

我知道,現在應該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

雖然明明知道,但對我來說…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事可以做了。

從窗戶看出去的景色──晚霞的夕陽染上了朱紅。

只聽到學校中庭傳來那些正在社團活動的,還有吵鬧著放學的那些學生。

在這里,這間教室就好像被剪下分開了一樣的安靜。

……我到底在做什么。

自己是為什么在這樣的地方,作著這種事?

什么都辦不到───

───對自己的無力感到生氣。

因為沒有可以解決的辦法,結果只好把自己弄成空殼一樣。

“……到底在做什么啊我…”

沒有答案。

就這樣,一直的───在無人的教室中聆聽著放學的聲音。

喀。

長長的指針發出的聲音,告訴我已經是晚上七點了。

…學生指導室里沒有任何人。

學校關閉的時間是六點,教師們回家的時間是六點半,所以說現在校舍里已經沒有人了。

“……我被忘記了嗎…?”

從椅子上站起來。

一個人一直思考的結果,似乎有稍微的回到了現實。

一直的,思考著。

自己究竟該怎么做,到底應該以什么方法為優先?

我,今后應該───

───找出愛爾奎特。

就算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這是沒用的事情,但我也只能想到這樣子了。

──在找到他之前,我都要一直找下去!

不能讓她,隨便的放自己變成一個人───我怎么能夠讓她一個人去跟羅亞對決?

“────好。”

就這么決定了。

既然都已經這樣決定了,那么再待在這里也只是浪費時間。

要立刻到街上去,哪怕累到昏倒也要找出那家伙────

當然的,走廊上沒有人影。

電燈也關掉了,唯一的光只有從窗戶進來的月光,照耀著讓走廊變成青白色的。

“─────”

從走廊抬頭仰望著夜空。

應該沒有比今晚,還要更圓滿的月亮了──

“…………”

一瞬間,忘我的看著月亮。

銀色的月。

像玻璃工藝品般的美麗,如果用手觸摸的話,好像會壞掉般的脆弱。

那樣的月。

小時候。在睡覺的時候。也是這樣。凝視著。

────撲通。

“咕嗚…………!?”

突然的,胸前的舊傷發痛著。

────撲通。

心臟異常的跳躍著。

身體里的血管開始活性化,呼吸也不固定。

────撲通。

用手觸摸了胸口。

制服,染上了火紅的顏色。

傷口裂開,出血了。

────撲通撲通。

“哈───啊、哈啊───哈────”

呼吸很亂。

背肌都發寒著,脊骨好像要穿破皮膚飛出去般,好痛!

───撲通撲通。

───撲通。

───撲,通。

───撲、通。

──────鏮。

在心跳聲中,總覺得,好像混雜進了什么堅硬的東西──

“啊───────”

有誰,過來了。

在走廊上,朝著這里走過來了。

鏮,發出了這樣的腳步聲。

────總覺得,很危險。

就像生命至今為止那樣的感覺到危險,身體的脈搏跳動著。

頭好痛───這個危機感,是針對我而來的───。

我───遠野志貴,感覺不可以見到,那個人影─────。

“哈啊……哈啊……”

還沒辦法安定住呼吸,取下了眼鏡。

短刀在───口袋里面。

人影往這過來。

在月光下,人影像是個男性。

死之‘點’,在他的身體中心,像個心臟那樣脈動著。

體內是,像機械編碼般那樣爬滿周圍,數不盡沒有中斷的死之‘線’

“───────────────────”

呼吸,停止了。

……腦子、似乎變得有些奇怪───

那個人影,我并不知道是誰。

明明是不知道的───但是,卻覺得似乎跟某人很像───?

鏮,鏮。

男人靠近了。

就快要…能夠看清楚那張臉了。

“────────────────────────”

好像是誰。

好像是誰。

好像是誰。

好像是誰。

我,想不出來他到底像誰──────

───眼球充血的眼睛。

體中存在著,死。

大氣似乎凍結了,異常的寂靜。

錯不了的──這家伙不是人類。

鏮,更加的靠近。

男人只是一直凝視著我,連笑的聲音都沒有。

“──────────────────!”

拿穩了短刀。

鏘,刀刃彈出的聲音。

男人走近著。

已經沒有思考、猶豫的時間了───

白色的月光下。

像是慢動作一樣,面向著眼前的男人拿穩了短刀。

男人沒有停止。

慢慢的───簡直是,好像只有我的時間停止了一樣───

男人從我的手中輕易的奪走了短刀,并且,反手拿著短刀。

“什─────”

身體────動都不能動─────

“……志貴啊。看得到死,可不只是你的特權唷。”

男人,那樣說著,動了動手。

────撲通,撲通。

背肌結冰了。

腦隨凍結了。

以前,被作出相同的事情,身體也還記著那個疼痛。

“──────────────啊”

"剎"───有肉被撕裂開了的聲音。

男人奪走了我的短刀,在我的胸前,深深的刺入─────

身體倒下。全身失去了力量,崩落般的倒在地上。

嘩啦。

白色的布落下了。

───男人之所以會靠近,是為了近距離的刺傷我吧──?

我的手,一邊落下,一邊看著男人解開纏繞身上的繃帶。

“是嗎。這么想看我的臉啊?志貴”

說著。

男人,繼續拆下自己身上的繃帶。

“─────”

眼前變得漆黑。

男人的臉。我確實知道這個男人的臉。

───應該只是相似而已。

但是,這家伙的臉────

在那個炎熱的夏天,在我面前,跟那滿身是血的少年太像了────

碰,倒在了地上。

胸口被短刀刺入了的樣子。

不可思議的不會痛也沒有出血。

只是,體溫下降了而已。意識斷斷續續的變得薄弱了。

身體的自由,什么都消失了。

“被你殺了還有借走的,都確實的歸還了啊。”

男人,俯視著我說道。

抬頭看那張臉───男人的面貌,好像認識。

───不,應該是,當然認識。

啊啊───為什么現在會忘了呢?

小時候。

在遠野家中一起游玩的,我,秋葉,還有一個小孩。

不論何時───不論何時都跟自己一起玩。

就連跟秋葉玩的時候也是,總是跟他一起迎接秋葉,為什么────我現在,會忘記了他的名字……?

“シ────キ”(四季)

“就是這樣,志貴。還真的很久不見了哪?”

那個男人───四季他,嘴角正滿足的上揚著。

シキ。志貴。秋葉。シキ。シキ。秋葉。志貴。

那樣的無意義的,涂鴉般的痕跡。

“怎么會────怎么可能”

“不好意思哪志貴。得讓你稍微聽些怨言啰,請容我稍微取消‘點’。

不會當場死亡的,還能暫時保有意識吧。不會讓你那么簡單的消失的。”

──這令人厭惡的笑聲,不輸給跟尼祿戰斗那時的厭惡感。

隨著逐漸變弱的意識中,我了解了───

這家伙───就是愛爾奎特的"敵人"了。

“那么───我要拿起這短刀嗎?不過你等一下就要消失了,所以這也只是不必要的東西罷了”

男人的手,往那刺在胸前的短刀伸出。

他握住了短刀的刀柄。

如果沒想錯的話,在短刀被拔出的那瞬間,我大概就會死掉吧?

……但又能怎樣呢?

身體,連閉上眼睛都沒辦法,完全不能動。

“嗚───!?”

飛了。

突然的,四季的身體就像被車撞到般,飛到了后面。

在那同時,穿著著黑色法衣的人影出現了。

雖然這里是三樓,但她打破了窗戶的玻璃窗,就這樣華麗的登場了。

“咕嗚───────!”

吹飛到了幾公尺之后。

四季慢慢的重新站起,凝視著倒在地上的我,和────為了保護我而站在前方的希耶爾學姊。

“你這家伙───打擾我一次就別想有第二次了!”

“…………………”

學姊什么都沒回答,只是瞪著四季。

四季往學姊的腰際攻擊過來───

────好像發現到什么似的,突然的,四季開始笑了起來。

“呼呼,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這樣啊,是這樣啊你這女人!那樣的話就很有趣了哪!真有趣啊,這樣子好像還是在八百年的反覆中的第一次哪……!

既然這樣的話,我就等著展開這個跟至今為止都不同的事情吧……!”

打從心底感到可笑般的,四季狂笑不止。

……學姊她,正無言的看著眼前的吸血鬼。

“怎么了?你是為了殺我而來的吧?還是怎樣?還是因為脫殼之類的事情?”

“──────”

學姊沒有回答。

只是,將視線從吸血鬼那里移開,抱起了倒下的我的身體。

“哼喔?比起切斷我的因果,那個假貨的事情還比較重要是吧?

不過,那也是沒用的啦!那家伙不會得救的。因為遠野志貴已經歸還了他能隨心所欲的能力了。

死線被切開的家伙不管怎樣治療都是無意義的啦!連那個公主都是一樣,雖然蘇生了,但卻是用八百年的歲月交換來的!

───像那家伙這樣的人類,可是沒有逃出"死"的技術哪!”

只聽得到那,嘲笑的聲音。

學姊沒有回答。

最后──只是這樣不發一語的。

學姊抱著我,背對著吸血鬼從三樓的玻璃窗往外跳下────

三樓的高度,對學姊來說不過是小意思而已。

輕輕的,噠的一聲落到了地面上,學姊開始不回頭的跑出了學校。

───在那之中。

我用空虛的眼神,眺望著夜晚的校舍。

……剛才在三樓的走廊。

自己只能用空虛的意識,恍惚的凝視著,那個露出夸耀自己得勝般的笑容放我們走的,長長黑發的吸血鬼身影─────。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