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線

序章 涂鴉

公主線 序章 涂鴉

恢復知覺的時候已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了

沙—沙——地窗簾來回輕晃著

外面天氣真不錯啊

干爽的風吹著就像是特意來通知夏天的結束一樣

“初次見面,遠野志貴君。祝賀你康復過來。”

沒見過的大叔一邊這樣說著,一邊伸過手來。

潔白的大褂、滿臉的笑容、還有跟那笑容相襯的四四方方的眼鏡,看起來真得很搭。

“志貴君大夫說的……聽得明白嗎?”

“啊—,那個——我怎么到醫院里面了呢?”

“不記得了嗎?你在路上走著的時候被卷進了車禍,胸口被玻璃的碎片刺穿。當時傷的情況很糟,簡直讓人以為沒救了呢。”

白大褂的大叔還是滿臉笑容地說著怎么說呢用著沒半點醫生架子的語氣。

好難受——身體突然好難受。

“——我好困。現在可以睡嗎?”

“啊啊——睡吧睡吧現在不用勉強自己,用心恢復身體就好。”

醫生大叔還是那樣滿臉的笑。

干脆說出來吧,就這樣看著不管實在做不到。

“大夫,問件事行嗎?”

“什么事呢?志貴君。”

“為什么大夫身上到處涂著線樣的涂鴉呢?這間病房也是,這里那里的到處都是涂鴉,裂縫一樣,感覺馬上就要壞得七零八落似的”

這一瞬間,醫生大叔的臉上的笑不見了,不過轉眼又換回原來那樣的笑容,蹬蹬蹬地走開

“————看來,腦部還是有些異常呢。你去聯絡一下腦外科的蘆家醫生。而且眼球部分也有存在損傷的可能。下午,做一下眼部檢查。”

就像沒聽到我說什么一樣,醫生大叔自顧自的小聲跟護士說起話來。

“——奇怪呀,大家身上都涂著涂鴉”

醫院里到處都延伸著,漆黑的、歪歪扭扭的、線樣的涂鴉。(ぐちゃぐちゃした)

雖然不知道這涂鴉是怎么回事,單是看著身體就覺得很難受。

“——到底是什么呀,這個”

病床上也有,那種線樣的涂鴉。

用指尖碰碰看,“————啊”

仆——地,一下子就陷進去了。

用更細的東西的話,感覺好像會陷得更深似的,于是就用床頭的水果刀沿著線描下去——

明明什么力都沒用,小刀一下就陷到了刀柄

因為很有趣的樣子,就這樣沿著線描過去。

————咣當!

一聲悶響,病床就這么輕輕易易地沿著線裂掉了。

“呀啊啊啊啊————!”

鄰床的女孩驚叫起來。

護士們跑了過來,收走了水果刀。

“你到底是怎么把病床弄壞的呢,志貴君”

醫生并不責備我為什么弄壞床,只是在追問我破壞床的法子。

“就是描著線去切嘛,可是,為什么醫院里到處都是這種線樣的涂鴉呢?”

“不要這樣了好嗎,志貴君。涂鴉呀線呀什么的根本就不存在。你用什么法子把床弄壞的,大夫不會怪你的,你告訴大夫好嗎?”

“不是說了嘛,就是描著那個線切的……”

“……好了好了,這攣頤敲魈煸傯赴傘!?醫生就這樣離開了。

結果,我說的話,不管是誰,一個相信的人都沒有。

用小刀去描著線樣的涂鴉去切,不管什么東西都一樣能輕易的切開。

根本用不著用力

就像裁紙刀切開一層薄紙那樣輕易簡單的切開。

床也一樣,椅子也一樣,桌子也一樣,墻壁也一樣,地板也一樣……

雖然沒有試過,多半,人也是一樣的吧。

那種線樣的涂鴉大家好像都看不到

不知為什么只有我自己才能看得到的,那種漆黑的線的涂鴉。

那個到底是什么呢?只是個小孩子的我自己也似乎是明白了。

那個,一定原本就是被誰勉強縫起來的地方吧。

就像做手術時把傷口縫起來一樣,非常脆弱的地方呢。

要不是這樣就憑小孩子的力氣,切開墻壁是無論如何都沒可能的吧。

——啊~~~啊—,以前一直蒙在鼓里呢

原來世界是這樣一個充滿縫隙的拼拼湊湊的非常容易壞掉的地方呢

大家都看不見,所以心平氣和。

但是,我看得見。

好怕,好怕,仿佛連走路的時候一不小心都會把哪里弄壞掉一樣。

簡直就像,只有我一個在發瘋一樣。

不就是這樣嗎?

在那以后都過了兩星期了,誰都沒有聽我說

在那以后都過了兩星期了,誰都沒有理我

在那以后都過了兩星期了,一直一直,只有我一個,

活在這個拼拼湊湊的、破破爛爛的世界里。

不想呆在病房里

滿是涂鴉的地方我不要呆

所以從這里逃出去,逃到誰都沒有的地方去,逃得遠遠的。

胸口的傷口很疼,跑不了很久。

注意到周圍的時候,我原來是跑到城外的一片草地里了,什么嘛,這算什么逃得遠遠的

“……咳咳”

胸口好疼,又好難過,就這么一邊咳著一邊蹲下去。

咳咳——,咳咳——

誰也不來管我——

就在這片海一樣的草叢里,我好像就快要跟這個夏天一起消失掉了。

可是,在那之前,

“你呀,蹲在那種地方可是很不安全哦——”

就從身后,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唉……?”

“唉,才沒有什么好唉的。本來就是個小豆丁,還非要往草叢里蹲。可得給我小心一點哦,剛才就差那么一點你就被踢飛了。”

女人一臉不高興的指著我說。

什么嘛,忍不住有點生氣。

我在班里可是第四高的,可不是什么小豆丁。

“踢飛?——被誰踢飛?”

“傻瓜,這不是明擺著嘛。這里除了你就只有我了,除了被我還能被誰?”

女人叉起胳膊自信滿滿的說。

“算了,能在這里碰見你也算是個緣分,陪我聊會兒怎么樣。我叫蒼岐青子,你呢?”

簡直就像對一直相識的老朋友一樣隨便,女人伸過手來。

當然沒有拒絕的理由,“遠野志貴”我說出我的名字,握住女人冰冰的手。

跟這個女人的聊天,非常愉快。

這個人才沒有把我說的話當做“孩子話”。

她就像一個朋友那樣,認認真真的聽著。

我說了好多好多的話——什么事都說。

像家里的事啦,有著很長家史的大家族呀,講起禮儀行為之類的很煩人呀,父親很嚴厲呀什么的;還有一個叫秋葉的妹妹啦,老老實實的,每次都跟在我后面打轉呀;屋子很大,有跟森林差不多的院子呀,總是跟秋葉一起跟朋友們玩之類的——都說。

就好像有點發燒似的,說了好多好多話。

“啊,都這個時間啦。

對不住啊,志貴,我還有些事情要辦,今天就聊到這里吧。”

女人站起身來要走了。

想到自己又要變成一個人了,真的感覺好孤單。

“那么明天見了,到時候我會在這等你。你也好好回到病房去,好好聽醫生的話哦。”

“阿——”

女人就像是理所當然的一樣這么說著,然后離開了。

“明天——見嗎?”

明天還能再像今天一樣說話。

好高興。

從遭了意外后睜開眼那時起,第一次,找回到一般人的感覺了。

就這樣,每天午后上草地去成了我每天的功課。

叫這個女人青子的話,會惹她生氣。

她好像討厭自己的名字似的。

想來想去,不知怎么總覺得她很了不起,所以干脆就叫她“老師”了。

不管我跟老師說什么她都是認認真真的聽,然后總能三言兩語就解決掉我的煩惱。

由于那次意外變得悶悶的我,托老師的福,就這么慢慢的變回原來的樣子。

就算自己身邊還是包圍著那種可怕的線樣的涂鴉,只要能和老師說著話,也不會感覺多么害怕。所以雖說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可沒準真的是學校里的老師也不一定呢。

不過,這種事怎樣都好啦。

跟老師在一起真的很高興。重要的是,知道這個就足夠了。

“吶——老師,我可以做到這種事哦。”

想稍稍嚇老師那么一跳,我用從醫院里拿來的水果刀,去切草地里的一棵樹。

描著線樣的涂鴉切過去,那棵樹齊根斷開了。

“很厲害吧,看得到線樣涂鴉的地方,不管是哪里都能這么簡單地切開。別人誰都不行吧。”

“志貴——!”

啪——!臉上挨了一下。

“老師……?”

“剛剛,你做那樣的事太輕率了。”老師用非常嚴厲的眼神看著我。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我知道了剛剛做了很不對的事。

老師的臉又怕,自己的臉又疼

一下子變得好想哭。

“對——對不起”不知什么時候開始,自己已經在哭了。

“————志貴”

暖暖的感覺。

“不用說對不起,志貴剛才雖然的確做了應該訓一下的事,不過這本來不是志貴的錯。”老師蹲下來,把我抱在懷里。

“可是呢,志貴。現在沒有誰來訓志貴一下,將來一定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后果。所以呢,我不說對不起,就算被志貴討厭也好,我剛才還是要訓志貴的。”

“……嗯,我不討厭老師”

“……這樣啊,那真是太好了……我跟你碰面看來真的是某種緣分呢。”

然后,老師問了我關于涂鴉的事。知道我能看見線樣的涂鴉,老師把我抱得更緊了。

“……志貴,你看到了本來是不可以隨便看到的東西呢。

——世間‘萬物’呢,只要存在就會有容易壞掉的地方在。對于遲早會壞掉的我們來說,因為總會壞掉,所以可以看作是不完整的東西。你眼睛看到的,就是萬物的末路,換句話說,就是萬物損壞的‘未來’那種東西吧。”

“是看到……未來嗎?”

“對,看到萬物“壞死”的未來。——你不用知道得更清楚了。如果你將來真的會有加入這邊世界的一天,必然會知道其中道理的吧。”

“老師,你說的話,我不大明白呀。”

“阿——那就不要去弄明白好了,你只明白一件事就好,絕對不要輕意地去切那些線。

——你的眼睛,把萬物的存在看得太輕了。”

“——嗯,老師這么說不切的話我就不切。不過為什么胸口總疼呢,對不起呀,老師。我不會再去做那種事了。”

“那就太好了,你一直像現在這樣想的話,將來一定會很幸福的。”

這樣說著,老師把我從懷里放開。

“不過呢,老師,一直看著那種涂鴉真的很不安呢。那些線碰到的話就會裂開的吧,那我四周一直就這么破破爛爛的一點都不好玩。”

“這個問題嘛,我可以想點辦法——這正好也是我來這里的理由嘛。”

哈———地長出一口氣,忽然一臉忍不住快笑出聲的樣子,老師不知怎么就高興起來。

“志貴,明天我送你個特別的禮物,讓你回到原來那樣平平常常的生活去。”

第二天,算起來也是我見到老師的第七天。

老師一手拎著一個大大的旅行箱走了過來。

“給,戴上這個那些奇怪的涂鴉就會不見了。”老師遞過來一付眼鏡。

“可是,我的視力并不差呀。”

“行啦行啦你戴上就好了,反正這個又沒有度數的。”

被老師逼著戴上眼鏡——那一瞬間。

“哇——好厲害,好厲害呦,老師!線樣的涂鴉全都不見了!”

“當然了。專門從姐姐哪里搶來的‘魔眼殺’再加上蒼岐青子的做工才弄出來的珍品哦,這個眼鏡。不好好珍惜可不行喲。”

“……嗯,一定好好珍惜!不過,老師你還真厲害呢!能把那種討厭的線條,全都消掉,這簡直跟魔法一樣!”

“這是當然的拉,因為我是魔法師嘛。”

蠻得意的笑著,老師把旅行箱放在地上。

“不過啊,志貴,那種線并沒有消失,只不過是暫時看不見了。摘下眼鏡的話,線又會看得到的。”“——這,這樣子啊”

“啊—。這是沒法治的事。志貴,你只有學會和這種眼睛相處著共同生活下去。”

“……我不要。這種嚇人的眼睛,我不想要。萬一再切到那個線,跟老師的約定不就糟了嗎。”

“啊—啊——,那個不要再切那個線的約定?傻瓜,沒關系,那種約定隨它去好了。”

“……是嗎?可是老師不是說那樣做非常不好的嗎?”

“阿…,是不好。不過這個是屬于你的能力喲,志貴。所以要怎樣使用是你自己的自由不是嘛。你以外的任何人都不能逼你對這個能力如何如何的。你擁有的能力,在人類的特有能力中也是極為罕見的特異。但是,你既然擁有這樣的能力,應該會存在著非擁有它不可的理由吧。——神不會無緣無故的賜予人能力。你擁有這個直死魔眼,可能只是因為你將來無論如何都會需要它吧。所以不要把自己的能力全部否定掉喲。”

老師蹲下身子,平平地看著我。

“不過呢,正因為如此你更不要忘了,志貴,你有著一顆非常正直的心這一點。

只要你還是現在的你,有這雙眼一定不會錯的。”

“不是說要你當什么圣人,你只要自己覺得沒錯的方式長大成人就好了。做錯了就老老實實的負起責,說得出‘對不起’的你,十年后一定會成為一個很棒的男子漢的。”

這樣說著,老師站起身來,把手伸向旅行箱。

“但是如果不是遇上什么特別的大事,可不要隨便摘下這個眼鏡哦。物以類聚,特異的東西會招來其他特異的東西呢。到了無論如何都不行的情況,再摘下眼鏡。不過說到底,還是要志貴自己來判斷。能力自身沒什么善惡的,可結果好壞,就看你自己了。”

提起旅行箱,老師雖然沒說什么——可我知道要與老師分別了。

“不行呀老師——只丟下我一個的話。直到遇見老師你之前,我都好害怕的這眼睛的,沒有老師,我沒法再變回原來的。不行的。

沒有老師的話,就算有這個眼鏡肯定也不行的。”

“志貴,不經大腦的話可不能亂說喲~,連自己都騙不了的謊話,聽的人會生氣的。”

老師不高興的皺起眉毛,篤——的用手指點點我的額頭。

“其實,你也明白的吧。自己已經沒問題了。所以不要說這些無聊的話。好不容易找回來的自己,別隨便再弄丟了。”老師轉過身,

“再見了,志貴,誰的人生都一樣滿是陷坑,你有比別人更管用的能力,不振作點可不行哦。”

老師就這么走遠。

雖然真的非常不舍得,既然都是老師的朋友了,還是站在那里目送她吧。

“——嗯,再見,老師”

“不錯嘛,就是這樣志貴,就給我用這種志氣,什么時候都經打起精神來。遇上麻煩就先冷靜下來好好想想,沒問題的,就算你一個人也能行的。”

老師高興的笑了。

風颯——地吹過

就像被風掀起來的草浪一樣

老師已經不見了。

“老師,BYEBYE”嘴上這么說著,確實,

應該不會再見面了吧。

留下來的只有和老師說過的話,還有這付不可思議的眼鏡。

雖然只在一起了七天卻交給了我最最重要的事。

呆呆的站著,忍著淚水。

啊啊——我真是個大笨蛋,只顧著說再見,一句感謝的話都沒有說過。

緊接著,我出院了。

出院以后,我沒有回到遠野家,而是被寄養到親戚家去了。

不過沒問題。

就算遠野志貴一個人也可以的。就算新的生活,新的家族也都沒問題的。

遠野志貴九歲的夏天就這樣結束了,面對著新秋,我想我是長大了些。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