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尾聲

第一卷 尾聲

沒有發現澤拉達的遺體。

管轄區內的警官趕到墜落現場的時候,那里已經不見他的蹤跡了。現場殘留的血跡和停機坪上采集的血液一致,不過到底是誰運走了澤拉達的遺體——還是說他并沒有死——關于這點沒有人知道事實真相。

關于艾爾巴基和精神炸彈,似乎無法確定其危險性,也很難為其確證定罪。最終,艾爾巴基只犯了綁架、損壞尸體以及對緹拉娜殺人未遂的罪狀。根據目前的法律條例,并沒有與“使用妖精的精神炸彈”這類的內容。

打算從艾爾巴基那里購買炸彈而被抓起來的恐怖分子卡里姆,也和以往的慣例一樣,被喜歡從旁干預的FBI押走了。

關于杰克·羅斯的問題,的場只能如實報告。

沒有人知道羅斯的背叛,雖然很想將他當作被澤拉達射殺殉職處理,不過已經記錄在案的現場證據不容他這樣說。畢竟,羅斯是死在的場槍下的。等到內務監察部調查的時候,一定又要反復地說那些索然無味的證詞了吧。

停機坪一戰過了四天之后。事后處理以及一些繁瑣的手續才暫時宣告結束。在這一段時間里,緹拉娜倒是一句怨言都沒有。在的場看來,她似乎已經累得有些垮掉了。

終于,緹拉娜回去的日子來臨了。

和她來的時候完全相反。一大早,的場開車載著她前往沿岸簽備隊的〈黃金之心〉所處的碼頭。她腰上挎著劍直接坐進車中時,已經不會像最初一樣張皇失措了。

兩人在車內也沒什么像樣的對話。

“到這里就可以了。”

走到即將出航的警備艇近旁時,她這樣說道。

“是嗎。”

“桂·的場。一直以來麻煩你照顧了。謝謝。”

聲音非常平淡。絲毫看不出她有感謝的意思。

這樣的話也不錯。的場實在受不了眼淚汪汪的離別。

“沒有救出菲艾爾(妖精),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屈辱,不過,我也因此知道了多利尼中也有優秀的戰士存在。僅僅是這點,我此行就沒有白來。”

“不,哪里,什么啊……我也受了你很多照顧。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隨意地撓了撓后腦勺,的場說道。

“彼此彼此。”

“那么,我們就兩不相欠了。這樣我就安心了。”

的場笑了起來,緹拉娜卻沒有笑。她和最初見到時一樣,繃著臉表情僵硬。

看起來,每當強忍著按捺住感情的時候,這家伙就會露出這樣的表情一

的場終于明白了。

恐怕,最初見到她的時候,她正克制著自己的不安情緒吧。

“哦。你忘了東西。”

的場從口袋中取出一枚銀色的別針。鑲嵌在伊達羅銀之中的謝伊南石。那是緹拉娜給奧尼爾的報酬。昨晚的場對奧尼爾嚴加逼問,好不容易才要回來的。

“對于一個只準備了下流的衣服的夜店引路人來說,這樣的報酬有點兒太高了。我另給了他一瓶波本酒做報酬。”

看來,緹拉娜沒想到可以再次看到這枚別針吧。她輕輕吸了口氣,略顯苦悶地凝視著別針。

“謝謝……不過,我不能接受。”

“為什么?”

“這是我的原則。那東西就交給你了。”

“這樣嗎……””

緹拉娜既然這樣說,看來是不會改變主意了。

“我知道了。那就放在我這里吧。”

“還有這個。”

緹拉娜取下掛在腰上的長劍,將它塞到的場手上。

“喂。這——”

“這柄克雷格(長劍)已經交給你了。我本來也不能再拿起它。”

“可是——”

“好了。交給你了。”

隱藏住憂郁的稚嫩微笑。悲傷的瞳孔。的場真的有些搞不清楚眼前少女的實際年齡。

無言地接過長劍。

出航的信號響了起來。

“那么。再見了。強大之極的多利尼戰士啊。”

緹拉娜轉過身,優雅的白色法爾巴尼樣式的衣袖隨風飛舞,她跳上通往船艇上的舷梯。

沒有回一次頭。她的背影就那樣消失在甲板對面。警備艇緩緩駛離碼頭,離的場越來越遠。

的場一個人回到了本部。

獨自與殘留下來的大量資料文件格斗,與同事、本部長、監察官以及檢察官一一交流,其間抽空吃個熱狗,然后再次與監察官展開爭論——

不經意間,以及回到了習以為常的生活之中。

等待他處理的,并不只有妖精的事件。其他還有塞瑪尼人的軍火走私啊,揭發可卡因大鱷啊,去賣淫集團中臥底啊,同時進行的工作多得如山一樣。因為羅斯已經不在了,在誓箜主任正式到來之前,的場的負擔一下子加重了許多。托尼和其他同事也是一樣,幾乎沒有停下來休息的時間。這可能也算是一種救贖吧。

夜已經很深了。終于從一天的工作中解放出來,的場一如既往地來到那家常去的家庭餐館中享受遲來的晚餐。

吃光那并不好吃的漢堡牛排,歪著身子看完報紙,的場瞥到靠在座位上的長劍。因為不太想將它獨自丟在車里,便特意帶著它進來吃飯了。

那家伙將這柄劍托付給我。

也就是說,那是和塞瑪尼騎士們所說的棄劍一樣重要的事。棄劍的騎士如果僥幸活命,便要自殺以保住自己的名聲。至少維基百科上是這樣寫的。

那家伙回國之后,也打算自殺嗎?

應該不至于吧——的場一直都這樣樂觀地想著。不過,塞瑪尼人的常識可能和這邊不太一樣。自己是不是不應該接過這柄長劍呢。

不要做傻事,已經沒有機會對她這樣說了。

陰郁的情緒與工作的疲勞一同壓上他的肩頭。

他沉著臉開車回到了自己的家。

果然還是該阻止她啊。談什么自殺。她明明沒犯什么必須要做到這種地步的才行的錯啊。當時應該再多向她問問情況更好吧。或許她很想和自己商量一下呢。我為什么如此遲鈍——

“我回來了……”

如往常一樣戴上口罩走進房間,的場呼喚著黑貓小黑。

不知為什么,小黑沒有跑過來。它只是在起居室的深處喵地叫了一聲。

奇怪的地方并不只有這一點。房間的燈開著。電視好像沒有關,可以聽到體育轉播的聲音。房間內的暖爐也開著。

“…………”

的場本能地拔出槍,慢慢走進起居室。

“不許——”

“動”字說了一半沒有吐出來。

緹拉娜。艾克澤蒂利卡悠閑地躺在沙發上,抱著小黑看著電視。

“嗯唔?”

緹拉娜說道。

“‘嗯唔’什么啊。這是怎么回事?”

“這是籃球。雖然我不太明白規則。”

“我沒問電視的事。問的是你,你啊!”

緹拉娜皺起眉頭。

“我怎么了嗎?”

“今天早上不是剛剛把你送走嗎!為什么你會在這里啊!?”

“啊啊。”

緹拉娜輕描淡寫地應了一聲后站起身來。

“我改變主意。所以回來了。”

“怎么回事啊?你不是打算把長劍交給我,然后回國報告再自殺的嗎!?”

“所以說我改變主意了嘛。”

緹拉娜徑直走了過來,從他手中奪過長劍,輕輕嘆了口氣。

“我想了一下,在特殊情況下,這種行為是不會當作棄劍處理的。所以我也就沒有必要急著回國去死了。”

“是這樣的嗎。”

這不就和開放性百科上寫的不同了嗎。

……不。算了。那個網絡百科本來也是有愛人士無償撰寫的,的確也以錯誤百出著稱。

“而且還有很多事讓我掛心。拋開澤拉達生死不明不說,這個城市中的惡徒多得像山一樣。應該有很多我力所能及的事吧。不過別針是兩碼事。那個你拿著。”

在的場愕然的目光注視下,她再次躺回了沙發上。以一種小鳥鳴叫一樣的聲音呼喚著小黑,黑貓慌張地躥回她的懷里。

比和的場在一起時熟稔得多。

“所以,我暫時要在這里打擾了。”

“什么?”

“放心吧。我已經有工作了。”

說著她拿出一疊文件。上面有著市警本部長的簽名,主要內容是說緹拉娜已經被任命為特別風紀班的特別搜查官了。

“什么時候的事。”

“傍晚。因為羅斯的事你們好像被削弱了很多。我這樣拜托他后,他立刻就答應了。就是這樣,報告完畢。”

緹拉娜撫摸著小黑,一副微妙的表情凝視著的場。

“還有什么要問的嗎,搭檔?”

“真是,什么跟什么……”

胡亂撓了撓腦袋,的場低語道。

算了,也罷。如果幾個月后聽到“那個女人自殺”的消息,自己的早飯一定會變得難以下咽吧。

比起沒有美味的早飯,還是這種方式要好得多。

“明天也要早起。快睡吧。”

聽到他的回答,緹拉娜終于露出了笑容。

“我知道了。晚安,桂。”

“是是。晚安,緹拉娜。”

生硬地如此相告后,的場快步走進了自己的圣域——野貓什么的絕對無法侵入的臥室之中。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