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8

第一卷 8

背在身后的雙手上戴著手銬,緹拉娜被帶進了車庫中。將她塞進等在那里的高級轎車后,艾爾巴基也坐了進去,輪胎摩擦地面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車子從夜店的后門跑了出去。

“連米爾沃亞騎士都不請自來,看來這家夜店是清凈不了了。”

通過手機結束了兩三通商談后,艾爾巴基說道。

“而且我也是很忙的。現在有一樁重要的買賣啊。那邊有一個很擅長這類審問的家伙,所以才把你也一起帶去。所以你不用害怕啦!不會突然給你綁上混凝土沉進銀色港灣的!而且那么做也太浪費了嘛!”

哈哈地笑了幾聲后,他的手指滑上緹拉娜纖細的肩膀。

“我無所謂的。本來也沒打算活著回去。只是希望你殺我的時候干脆一點。”

“原來如此。因為你沒有帶克雷格(長劍)嘛。棄劍了嗎。”

“…………”

“你的劍在哪呢?”

“我的祖國。已經交托給父親了。”

“嚯。”

艾爾巴基擺弄起緹拉娜的迪南格(短劍)來。

“那么,你的父親現在正擔心著女兒的狀況。不住哀聲嘆氣呢吧。”

“誰知道呢。或許正覺得自己的女兒竟然被你這樣的惡徒抓住而痛斥我不肖呢。”

“哈哈。也有可能啊。”

這時。緹拉娜心中涌起了一個疑問。

這個艾爾巴基,好像對自己所說的謊言并不懷疑。難道說,他不知道自己和圣特雷薩市刑警一起行動的事嗎?

殺害那名哥倫比亞走私者——阿爾巴雷斯的暗殺者,在被殺前看到了緹拉娜。聽說操縱死人的法術,可以通過死人之眼看到面前的狀況。也就是說米魯迪塔(術者)應該知道緹拉娜的長相才對。當然,也知道這位女騎士用克雷格(長劍)斬殺了那個死人。

這不是很奇怪嗎?

如果艾爾巴基雇傭了米魯迪塔(術者)的話,為什么那名米魯迪塔(術者)沒有將自己的事告訴他呢?

車子就這樣又開了一會兒,最后在鄰近機場的餐館停車場內停了下來。他們換乘上等在那里的客貨兩用車,又行駛了三十分鐘左右。兩側的建筑物逐漸稀少起來。現在已經身處市區郊外了。

在彎彎曲曲的丘陵地帶上奔跑了一陣后,車子停在一所古老的寺院前。那是數百年前的古拉巴尼樣式。這個卡利亞艾納島,原本就是一片轉移到太平洋上的塞瑪尼世界的陸地。即使經過地球人的開發,現在島上仍保留著很多塞瑪尼世界特有的建筑物與遺跡。

“我一直在等您,我的主人。”

一身赤紅裝束的男人低著頭出來迎接艾爾巴基他們。一旁站著一名面色蒼白的地球人。他一身西服打扮。

“澤拉達。‘商品’完成了嗎?”

“完成了。剛剛結束的最終工程。卡里姆大人也是剛剛到的。我正準備等您一起去過目……”

“很好。”

艾爾巴基大步走進寺院中。

“這位女士是?”

被稱作澤拉達的男人問道。他戴著黑色的眼鏡,似乎眼睛看不見東西。應該只是通過緹拉娜的腳步聲和呼吸聲判斷她是女性的吧。

“她是米爾沃亞的騎士。不知通過什么方法打探到店里來的。一會兒你替我問出來。”

“交給我吧。我一定會讓她說出所知道的一切的。”

手杖邊走邊在腳下發出略吱咯吱的聲音,澤拉達露出他潔白的牙齒陰笑著。

“什么啊,怎么會在這樣的寺院里……?”

距離寺院五百米左右的路邊停下車,的場一個人嘀咕道。

在沒有得到同伴支援的情況下一路跟蹤那輛客貨兩用車過來,實在是費了的場很大力氣。

自本部出來之后,四處尋找著緹拉娜可能去的場所,一小時前,心里想著“沒可能吧”給奧尼爾打了電話。奧尼爾一副獨享了蘇格蘭威士忌的愉悅樣子令的場感到可疑,在他耐心地逼問下,奧尼爾終于坦白了他帶緹拉娜到夜店的事實。想不到那個曾經鄙視自己“和惡棍交易”的緹拉娜,竟然會去拜托奧尼爾。看來是實在想不出什么別的辦法了吧。

過后再去收拾奧尼爾,的場雖然只身趕到了夜店,不過為時已晚。他本想從后面的車庫偷偷潛入,卻剛好目擊了被抓住的緹拉娜坐進高級轎車的一幕。

的場立刻回到自己的車上,一邊追蹤高級轎車,一邊聯絡市警的直升機請求他們從高空對其進行監視追蹤。不料艾爾巴基竟然萬分謹慎,他們在機場附近換了別的汽車。因為機場附近有著繁瑣的上空管制手續,就算是警察的直升機也不能輕易進入。所以只能放棄直升機追蹤這個方法了。

的場就是的場,他也在途中換了車。如果一直是同一輛車跟在后面,遲早會被對方察覺的。他確認艾爾巴基他們換了一輛綠色的客貨兩用車后,便走下COOPER,攔下了路過的轎車。強行“征用”。

好不容易又再次發現了客貨兩用車的影子,的場追著艾爾巴基他們一路跟蹤下來。這可以稱為奇跡般的跟蹤。一般來說這樣的情況下很容易跟丟的。

于是,他現在發現了這所位于圣特雷薩市郊外丘陵地帶的寺院。

“是‘大出現’以前的寺院嗎……”

兩座墨綠色的高塔如同依靠著露出紅土的陡坡上建造的一樣。由泥土在四周加固,外觀上很像是一個巨大的蟻穴。上面覆蓋著曾經閃耀著光輝的白銀色瓷磚,雖然窗框里鑲嵌著顏色鮮艷的彩玻璃,不過那早已失去了裝飾的意義。

十五年前,這個卡利亞艾納島出現在地球上,比那更久遠的年代,當這座島還存在于塞瑪尼世界的時候,這所寺院便已經被荒廢了很久了吧。在經歷了連年的戰亂、饑荒以及舊領主的專制之后,它漸漸被人們所遺忘。

就算是塞瑪尼來的貧困難民也不會住在這里。在他們看來,住在這里與住在墓地之中無異。地球人同樣對這里漠不關心,這所寺院或許是妻隱藏什么東西的最好場所。

隱藏在這里的是什么。

恐怕,正是緹拉娜所說的那個金制工藝品——和魔法的“觸媒”有關的設旌吧。這樣的寺院地下都應該設有墓地才對。利用那個空間的話,稍加處理便會變成一個像樣的工作室或倉庫。

他立刻與本部通話加以確認。同事托尼·馬克比刑警很耐心地查找了搬運公司的記錄,工作機械確實是被運送到這一帶的沒有錯。

已經不會錯了。這所寺院有問題。

擴大TASC0公司制望遠鏡的倍率。(譯者注:TASC0公司,美國著名光學望遠鏡公司)

緹拉娜毫無抵抗地被帶進了寺院中。還能看到一個身份不明的穿著赤紅大衣的男人。看到他的背影似乎會勾起什么回憶,不過這時的的場已經無暇認真思考了。

“……真是的,成什么樣子嘛,那個傻瓜。”

放下望遠鏡,的場罵了一句。

雖然明白那只妖精有多么重要,不過被人抓住的話不就前功盡棄了嗎。或許按照那邊的習俗這樣也是很正常的,不過這邊通常會采用更加復雜更加細致的做法,那個小丫頭是不會明白的。

但是,也罷,總之知道她暫時平安無事了。

要想臭罵她一番的話,先得把她救出來才行。必須慎重地思考具體的策略。雖然這有點結果論的意思,不過還是要讓大家知道那幫家伙的隱蔽點才行。

的場給駕車行駛中的羅斯主任打了電話。告訴他寺院的位置,還有工作機械的情況。

『繼續監視。SWAT正向你那邊移動。』

主任如此說道。聽到重裝備突擊班即將到來的消息,的場稍微松了口氣。

“真是感謝。我還以為要像馬丁·里格斯一樣單刀赴會呢,真是捏了一把汗啊。什么時候到。”

說出電影《致命武器》主人公的名字,多少感到一些諷刺的感覺。里格斯原本是特種部隊隊員,戰爭結束后做起了刑管。雖然與自己有著很相似的經歷,不過他那種不要命蠻干的想法倒是像極了緹拉娜。

『我正在聯絡。應該在三十分鐘內趕到吧。』

“那么慢!?讓他們盡快吧。”

『當然。既然他們抓住了艾克澤蒂利卡,那么便可以以綁架罪起訴他們。再在那所寺院中找到不該有的設備與藥物的話,便可以判處艾爾巴基三十年以上的徒刑。』。

“是啊。”

主任的聲音中掠過些許雜音。剛才給本部打電話的時候也是如此。看來這里已經是手機可以接收到信號的極限了吧。看屏幕上的顯示,信號標志一直在兩格與無信號之間變化。

『不要輕舉妄動。等待支援。』

“知道了。通信結束。”

掛斷電話后,的場將身子沉入座位中。

等了五分鐘左右,嘴里便空虛起來。想著在忙碌起來之前先來一根,的場從內側El袋里掏出一顆萬寶路。

他半路截來的車是平成十八年款的奧迪,煙灰缸干干凈凈,車載打火機也沒有使用過的痕跡,怎么看這輛車的主人都沒有吸煙的習慣。的場可不想在之后還回去的時候被對方責怪。(譯者注:平成十八年即2006年,所以這款奧迪應該是ROADJET概念車)

“唉。”

的場嘆了一聲,從車內走了出來。這種時候要委身躲在車后才能點火。這是從游擊隊員時代開始養成的習慣。雖然從站在那所寺院前的護衛那里不可能看到這么遠的火光吧。

取出Zippo打火機點上火。深深地吸了一大口,再滿足地突出煙霧。

郊外不錯。至少沒有討厭香煙的法西斯主義者。

這時,的場察覺到一件事。

寒冷的夜空下,從寺院的窗子中飄出煙氣。

不只是一處兩處。從所有的窗子,所有的門的縫隙中都流散出煙氣。

“?”

一瞬間,他覺得會產生煙氣的原因和自己這里的煙草一樣。不,絕不可能。的場踩滅了萬寶路,返回駕駛席端起望遠鏡看去。很多男人從寺院的出入口跑了出來,不斷地怒吼著什么。

著火了。

“怎么回事……?”

確實發生了什么問題。不過,現在還搞不清狀況。只是單純的火災,還是什么人有意為之呢。

很難認為這是一場偶然。那里一定發生了什么。

的場立刻聯系主任。

“發生火災了。”

『什么?』

“發生火災了。SWAT還沒到么?“

『我已經讓他們全速趕來了。繼續監視吧。』

“可是緹拉娜有危險啊。證據與妖精也是。艾爾巴基他們也可能就此逃跑。”

『話雖如此,可是你一個人也無能為力啊。』

“可惡,到底怎么回事。”

『不要輕舉妄動。這是命令。』

“那就讓他們快點兒來啊!”

的場怒吼著掛斷電話,再次通過望遠鏡觀察寺院的狀況。在剛剛打電話的這段時間里,寺院窗戶中升起的煙氣更多了。

(不好了……)

是繼續悠閑地等著SWAT的到來。還是現在立刻沖向寺院呢。

再這樣坐視不理的話,艾爾巴基他們便會消滅一切證據,高高興興地從火災現場逃走吧。讓這幫惡徒就此逃走的話。要想再次掌握他們的行蹤,搞不好要花上幾年的時間。

不只是這樣。這場火災令緹拉娜的處境十分危險。

如果自己是艾爾巴基的話一只要是個稍微有點智商的人——都應該知道如果放著對自己不利商品的地方發生了火災,而這時有個搜查官來到這里的話應該怎么辦吧?

絕無例外。肯定會殺了他再丟進火焰之中吧。

(怎么辦……?)

現在已經是容不得片刻猶豫的狀況。孤立無援。這里只有自己一人。的場本能地確認起手邊的武器來。

散彈槍鏜內共計六發OOB彈。預備的子彈帶上還有五發。九毫米手槍共計十五發外加鏜內一發。另外還有兩個十五發的彈夾。

“啊,我在干什么啊……”

魯莽的想法在心中越來越大。

按照警官的思考方法,現在就只有等待這一個選項。何況還有上面的命令。不過。他腦中作為士兵的部分卻告訴他,“世上沒有注定失敗的事”。

為了一個僅僅認識三天的外星人而豁出性命,這實在是愚蠢至極。

不過,緹拉娜和黑貓小黑關系很不錯。如果對那家伙棄之不顧的話,回家后小黑一定會以怨恨的眼神看著自己。那樣的話,早飯也會變得難以下咽的吧。

絕對不想讓飯變得難以下咽。

“連我都開始扮演堂·吉訶德了嗎。”

的場抓起散彈槍和長劍,向著黑暗中跑去。

時間向前倒退少許。

緹拉娜被關進了寺院內的一室——一個荒廢的小房間里。他們應該是打算檢查完“商品”后再來審問她,所以暫時將她監禁在這里的吧。

這個房間曾經是參拜者的休憩所吧。巴羅夏杉木制成的桌椅都倒在地上。這些結實的木材所造的家具。即使經歷了漫長的歲月也沒有腐壞。

那名一身紅衣的男人—似乎是叫澤拉達,他是一名米魯迪塔(術師)。恐怕是瑪扎尼流派的傳人吧。瑪扎尼派最得意的米魯迪(法術)之一。便是邪惡的精神操作。操縱死人去殺人的大概就是這個紅衣術師,這么想應該沒錯。

澤拉達為什么沒有將緹拉娜的存在告訴艾爾巴基,這一點還不清楚。雖然自己還有別的事要做,不過現在從這里逃脫并救出那孩子才是最先要完成的。菲艾爾(妖精)應該就在這寺院的地下墓地中的某處。從剛剛開始,緹拉娜便清晰感受到了那熟悉的布拉尼(氣息)。

在不斷嘗試著摘下手銬的時候,緹拉娜注意到周圍的異變。

艾爾巴基的手下們在騷動。從門的縫隙中飄來一陣充滿焦臭味道的空氣。各式各樣的叫喊聲傳了進來。“滅火器”。“水”。“快滅火”。

絕不會錯,著火了。

緹拉娜背著雙手站起身,觀察周圍的狀況,唯一的出入口是門,不過已經從外面上了荷葉鎖。自己這樣小巧的身體是不可能撞得開的。

她將房間內的桌子拖到門口,再將椅子架到桌子上。然后就在雙手不自由的情況下,費盡力氣站到桌子上的椅子上。

挪動到可以俯視出入口的位置。

腳下晃動得厲害,馬上就要失去平衡了。

深呼吸。很好。

“瑪伊納·波魯赫,拉布納·伊埃·基澤恩亞(巨力之臂,戰神的加護啊)……”

集中精神詠唱。如同自我暗示一樣的米魯迪(法術)。短時間內,即使是像緹拉娜這樣矮小的少女,也可以發揮出比肩巨漢的力量。紅色的光在腦內游走。可以感到一股熾熱的力盆向著體內各處乃至指尖傳遞。

不久門外便傳來開鎖的聲音,兩個男人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是艾爾巴基的手下。大概是來結果緹拉娜,或者是要將她帶到別的地方去的吧。

“不見了。”

“喂——”

不給他們反應的時間。

緹拉娜踢翻椅子跳到其中一人的頭上。瞄準他的下顎就是一腿。咔嚓,一個尖銳的聲音響起。男人的脖子扭向一個奇怪的方向。驟然沒了力氣。以那個男人為踏板,緹拉娜再次跳起在空中,用雙腿夾住另一個男人的頭顱。如此一來她正好騎在男人的脖子上。身法簡直如同雜技演員一般。

“!”

借助著下落之勢,緹拉娜傾盡全身重量扭動身體。男人倒在了地上。即使如此她也沒有松開對方被夾住的頭,與男人一同向著地上摔去。她咬緊牙關,又加重了腿上的力量。

“——!”

男人胡亂揮舞著雙手。從喉嚨中傳出痛苦的呻吟。真是個頑強的家伙。巨力米魯迪(法術)的效果已經開始減弱,緹拉娜也變得愈來愈痛苦。她一邊與想暫時休息一下的沖動爭斗,一邊繼續夾緊對方的脖子。

“嗚…………”

終于,男人停止了抵抗,全身松弛下來。緹拉娜繼續用大腿絞殺著對方的脖頸,兩次,三次。最終自己也沒了力氣。

這兩個人看來都沒有死。第一個人被踢中了下顎造成腦震蕩,現在正處于昏迷狀態。另一個人應該只是暫時性“休克”吧。

緹拉娜屏氣凝神站了起來,轉身背向男人,用綁在身后的手摸索著對方的身體。上衣的口袋里找到了鑰匙環。她試著選了其中最小的鑰匙,插進手銬的鎖眼中。

真是意外,一下就打開了手銬。

向戰神基澤恩亞感謝這驚人的幸運加護后,緹拉娜丟掉手銬。多利尼(地球人)的手銬在絕大多數時候都可以用同一把鑰匙打開,當時的她并不知道這一點。

接下來是武器。她對倒下男人的槍并不感興趣。于是她從屋內的地板上隨便撿了一根趁手的方形木材。揮舞了兩三次以確定木材的狀況。沒有防具。穿著同裸體無異的衣服,甚至連鞋都沒有,即使如此她還是自言自語道:

“很好。”

基澤恩亞神應該還渴求著新的戰斗吧。那么在自己的身體被火焰燒得化成灰燼前就一直戰斗到底!為了我們的戰神的榮耀!

再次于心中默默起誓后,緹拉娜如母豹一樣竄出屋外。

壓低身形,在石頭鋪成的走廊中徑直奔跑。天花板上已經籠罩了濃濃的灰色煙氣。是哪里著的火呢?火又燒到了什么程度呢?必須刻不容緩地感到菲艾爾(妖精)身邊才行。

盡頭的轉角上出現一名拿著手槍的男人。

“唔……”

如離弦之箭一般突進,用力揮舞著木棒。男人的槍被擊飛了。邊轉身邊向他接近。再次舞動手中的木棒。一擊命中側頭部。在他踉蹌之際,傾盡渾身力氣一肘撞在對方的心口上。男人的身體撞向墻壁。

“唔……”

“說!菲艾爾(妖精)在哪?”

揪著意識朦朧的對方的領口。緹拉娜問道。

“地下的……墓地……大概……”

“是哪里著的火?”

“不、不知道……”

知道這些已經足夠了。將男人的后腦撞向墻壁,緹拉娜繼續向前跑去。

沖出寺院寬廣的柱廊。高聳的天花板。整齊排向遠方的石柱。這里也滿是煙霧。對面拿著滅火器與機關槍的男人們不斷怒吼著。古拉巴尼的寺院的話,通往地下的路應該在——

“喂,你這家伙!”

一名發現緹拉娜的男人叫了起來。緹拉娜不去理他,向著柱廊的深處,禮拜堂的反方向跑去。去往地下的路應該在那邊。

“站住!”

她當然是不會站住的。男人們立刻向這邊開槍射擊。飛彈在周圍迸濺。無數石柱中了彈,碎片與塵埃彌漫開來。看到地下墓地的入口了。少女直接跑了進去。

“混蛋,追!”

“應該先滅火吧!?”

“還管那個干什么。肯定滅不掉了!”

男人們的怒吼聲在身后逐漸微弱,緹拉娜向著通往地下的昏暗樓梯跑去。

跑了五百米便喘不過氣來,要是開著車沖過來就好了。

的場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已經跑到混亂的寺院近前了。雙手端著散彈槍,肩膀上掛著連同劍鞘在一起的緹拉娜的長劍。長劍發出的咔嚓咔嚓的響聲實在是讓他抑郁不已。

悄悄地走到一名站在客貨兩用車旁邊心神不定的塞瑪尼人身后,的場輕輕吹了個口哨。男人回過頭來。

“!?”

“我是警察。你應該知道要怎么做吧?”

的場端著散彈槍如此說道,男人立刻丟掉手中的沖鋒槍舉起雙手。的場走過去一下子擊倒了他。用膝蓋抵住他的后背,剛為他戴上手銬的時候,寺院中傳出了槍聲。

“!”

是沖鋒槍全自動射擊的聲音。不止一把。事態越來越糟糕了。

“可惡。”

丟下被捕的男人不管。的場向著寺院跑去。視野的一角中,艾爾巴基手下的幾個人正劇烈咳嗽著向著車的方向移動。可能是想逃走吧,不過現在沒有時間一一將他們逮捕了。他們似乎并沒有發現自己,那就不用去理他們。

向著不斷涌出煙霧的正門走去。寺院中傳來男人們的罵聲。

(——應該先滅火吧!?)

(還管那個干什么。肯定滅不掉了!)

他們只是不斷怒吼卻沒有什么行動。的場走進了寺院中。本來就很昏暗的大堂內,在濃煙彌漫的情況下視野越發惡劣起來。

旁邊很近的地方,有什么人隔著煙霧大叫道:

“等等,喂!你這個多利尼要做什么!”

沒工夫給他看警徽了。的場不容分說便開槍射擊。緊接著他彎下身,身后的墻壁上立刻傳來被子彈擊中的尖銳聲響。

“我是警察!放下武器!”

“管你是誰,去死吧!”

沖鋒槍的槍擊向這邊襲來。的場藏身在石柱之后,躲避著如雨點般飛馳而來的子彈。

將散彈槍指向對面。瞄準黑影開槍。內藏著九粒彈藥的散彈直接命中男人身體的正中。那是手槍子彈所無法比擬的威力。男人連悲鳴都沒有發出就被擊飛了。

“唉,結果就變成了這樣一”

熟練地補給散彈彈夾的同時,的場低語道:

“不過倒也省了戴手銬的工夫了。”

的場迅速舉起槍,接連不斷地扣動著扳機。

可以聽到地面上傳來的激烈槍戰的聲音。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可緹拉娜現在也無暇多想。只是向著前方跑去。看起來,火源似乎是在自己行進的前方,地下墓地中引起的。眼睛刺得生疼。狹小的通道中滿是濃煙,連吸一口氣也格外費力。

穿過通道,地下墓地出現在眼前。

墓地中并排立著無數雕像。各處都燃著熊熊烈火,拜此所賜,照明倒不成問題了。在火焰的照耀下,搖曳的雕像之影,如同被注入了生命一樣。那些都是太古流傳下來的諸神,以及侍奉神的半神半人的勇者們。他們永遠守候著死者的靈魂。

(把菲艾爾(妖精)關在這種地方,到底是要做什么?)

向著火焰之中繼續行進,少女與艾爾巴基的兩名手下不期而遇。她出其不意地擊倒其中一人,沒用多長時間又制服了另一個。

布拉尼(氣息)越來越強了。還活著。那孩子還活在這里面。

從神像與石棺之間穿過,她來到最深處的“常春之間”。

這是原來治理這一帶的領主一族長眠的墓地。本來應該立著極其精干的武者們雕像的地方。現在放著多利尼們的工作機械。地板上鋪著白色的薄板,幾個金屬零件擺在上面。為了防塵,薄板被隔斷劃分成兩層。恐怕是在那里面進行精密作業的吧。

而房間的左側有一個透明的玻璃盒子,放在其中的是——

“庫埃尼修巴(真過分)……”

透明的液體之中,漂浮著毒品的材料。菲艾爾(妖精)身體的一部分。手臂,腿。頭部,內臟……

慘不忍睹的光景。緹拉娜強忍住翻涌上來的嘔吐感,不停地劇烈咳嗽著。

“我也覺得很過分啊。重要的商品就這么糟蹋了。”

一個聲音傳來。從工作機械的陰影中,慢慢地浮現出一個男人的身影。他右手拖著克雷格(長劍)。左手上拿著一個連接著玻璃圓筒的大型機械。玻璃圓筒之中,可以看到一個小小的人影。菲艾爾(妖精)在那里面。

“你知道我們花費了多少心血嗎?要制造‘妖精之粉’,必須要龐大的資金才行。就算再怎么弄虛作假,仍然需要一些高價的金屬和藥品。為了做出‘熱門商品’,不得不花費數十萬美元費很大力氣去收集器材。可是……這樣一場無端的火災便讓之前的努力全部付諸東流。這是你干的嗎?”

“不是。”

“是呢。其實我心里也差不多有數了……看到澤拉達了嗎?就是那個穿著一身紅衣服的米魯迪塔(術士)。”

“沒看到。說起來這些機器是干什么的。你要利用菲艾爾(妖精)做什么?”

“這是‘精神炸彈’的試作品啊。”

“精神炸彈?”

“通過妖精的拉特納(氣)使毒品效果增幅,在很廣闊范圍內放射的裝置。根據尼巴古文書中某個觸媒的刻印,使用這邊世界的工作機械制造一種‘增幅回路’。用微波照射妖精,將那時產生的拉特納……算了,就算給你解釋你也不會懂的。總之,就是在這東西的使用范圍內,所有人類全都會變成死人——變得與‘妖精之粉’的中毒患者無異。我本想將這賣給多利尼們的……”

嘆了一口氣后。艾爾巴基拍了拍雙手。

“算了,沒辦法。我要走為上策了。你給我閃開。”

“開什么玩笑。”

按捺著熊熊燃燒的怒火,緹拉娜說道。

“果然要打嗎?”

“我不能原諒你。自古以來,菲艾利諾(妖精族)都是神圣不可冒犯的存在。而你的所作所為,就算碎尸萬段都不足以彌補你的罪惡……!”

“喔喔,不要那么生氣嘛。畢竟這能夠掙大錢嘛。沒辦法的吧?”

艾爾巴基得意地笑了笑。

“我是十年前來到萊特·多利尼(地球)的。在那之前……你應該了髕吧?我過得是和你差不多的生活。典型的武家之子。劍術,馬術,弓術,學問,禮儀,米魯迪(魔法)。實在是很無聊啊。早晚有一天會安排給我一個無聊的女人,生育孩子,為王國效力。然后呢,被一群無能的王侯頤指氣使,為了那些無意義的爭奪領地的戰爭而死。這樣便完成了自己光輝的一生。真是讓我反胃啊。就算再怎么努力,也什么都無法改變。”

“…………”

“不過這邊的世界就不一樣了。這邊有個被稱作美國夢的東西。只要肯努力,就會有確實的回報。科學真是太有趣了。牛頓力學,相對論,量子力學,復雜系統。最新的精神物理學與圣幾何學。按照順序學習下來的話,便會模模糊糊地看出那與我們的米魯迪(法術)有著一定的聯系。難以想象的新領域啊!王宮那些腐儒的術者可以給予我們這種興奮嗎?而且,搖滾樂也很棒啊。那樣才稱得上音樂嘛。我可是涅樂隊的超級FANS啊!還有很多昵。汽車,西服,女人,電子游戲。無論哪個都是即使活上一百年也品味不完的東西。不過為了得到這些,就必須要有錢才行。愚蠢的多利尼們沒有什么自尊。只要有了錢就可以買到一切。”(譯者注:美國夢,AmericanDream,指的是一種有意義、令人滿足、理想的生活狀態,是一種對自由的追求和通過自身努力來取得成功的希望;復雜系統,是具有中等數目基于局部信息做出行動的智能性、自適應性主體的系統;涅磐樂隊,Nirvana,美國著名搖滾樂隊)

“錢,錢,錢,你只知道這個嗎?”

緹拉娜繃著臉說道。

“簡直和奧比扎的食人鬼一樣了。你已經不是塞瑪尼(人類)了。”

“啊啊。緹拉娜妹妹也是那群蠢貨的一員嗎。真遺憾。”

拖著長劍,火焰中的艾爾巴基向前邁進一步。

“……你要怎么做?打算用那根半截的木棍阻止我嗎?剛才我已經手下留情了啊。還是算了吧。”

“澤阿吉亞(閉嘴)。”

“這樣啊。”

向前邁進一步,艾爾巴基橫劍笑道。

“那這回我可不會手下留情了。”

之后的動作發生在一瞬間。從劍鞘中拔出長劍。艾爾巴基一躍逼近眼前。比上次還要可怕的一擊。緹拉娜向后縱躍避開劍鋒,橫起手中的木棒。

“所以我不是說了嗎!你這是白費力氣!”

艾爾巴基的劍橫掃而至。緹拉娜反射性地想用手中的木棒架開劍刃,結果木材被切斷,只剩下原來三分之二的長度。

“看啊看啊!跳吧跳吧!”

兩擊,三擊。

艾爾巴基的劍毫不留情。沒有一點反擊的機會。劍鋒閃動。木棒一分為二。劍刃接連不斷地襲擊過來。好不容易才躲過他的攻勢。廉價的連衣裙驟然撕裂,白嫩的肌膚露了出來。

“喔,加油啊!還差一點兒胸部便全露出來了哦!?”

“…………!”

贏不了。艾爾巴基果然很強。僅靠短劍或木棒是打不過他的。敵人要殺死自己。只有招架之功。

不行了,再這樣下去——

“緹拉娜!”

一個聲音呼喊著她。

僅僅一聲她就立刻知道來者是誰了。

視野的一隅可以看到一個男人。那個可恨又無禮的多利尼。桂·的場將裝在鞘中的克雷洛(長劍)舉過頭頂,正打算扔給自己。雖然不知道發生過什么,不過看來他是追查到這個秘密據點并追了過來。

“…………!”

克雷格(長劍)旋轉著描繪出一道拋物線。

橫向跳躍躲開艾爾巴基的斬擊,緹拉娜在空中緊緊抓住了那柄克雷格(長劍)。在空中翱了個筋斗安全落向地面,從鞘中拔出長劍。刀身泛著白銀色光輝,劍鋒產生的刃風,吹開周圍的濃煙與空氣。

“嚯!?”

緹拉娜屈起單膝,將長劍懸在眼前。看到她的樣子,艾爾巴基笑了起來。

“這個姿勢。這柄克雷格(長劍)。布雷德尼派的嗎?”

“應該對你說過吧。我沒打算將劍名告訴你!”

“哼,有趣……!”

艾爾巴基將劍式換至下段,緩緩地向前走去。

“要我幫忙嗎?”

的場說道。

“不用!”

身為一名騎士,絕不能再次拿起曾被自己丟棄的長劍——重視戒律的一部分內心如此叫著,但同時,她的爭斗心也告訴她要奮起反抗才行。

生死與共的這柄長劍。從小時候開始便一直耐著其重量反復練習,終于可以自由使用的刮丙長劍。等同于自己生命的這柄長劍。

絕不能輸給他!

“……這個男人由我來解決!”

“OK,交給你了。”

“達西尤·納·扎恩納!”

口中念著加強語氣的感謝話語,緹拉娜猛地蹬了一下地面。

“哈哈!”

忽然圓睜雙目,艾爾巴基也一口氣沖了過去。自下至上的銳利攻擊斜肩而至。緹拉娜最小限度地扭轉劍刃,接下了這一回合的攻勢。

她輕巧地跳起。如陀螺一樣旋轉,向敵人施以旋風般的斬擊。

艾爾巴基向后避去。遲了一步。緹拉娜的劍將他的側腹部撕裂。很淺,只撕破了皮——下過這僅僅是最初的一擊。緹拉娜落在地上。收劍重新于頭頂擺開架勢。驅劍劈頭向下斬擊。在下段施以橫掃斬擊。艾爾巴基向后跳退。蹬地追擊。右。左。上段。全都中了招。

“這個婊子……”

陷入被動防守的艾爾巴基嘟噥著。緹拉娜則是一語不發。

腦中流轉的都是師傅的教誨。

絕不能給敵人以喘息之機。

更快。更尖銳。

將克雷格(長劍)的劍鋒想作是自己的指尖。想作泛著白色光輝的翅膀。如鶴一樣舞動。如隼一樣逼近。感受風的存在。沉入拉特納的流動之中。

汝之劍乃疾風。

汝之劍則無敵!

“呃……!”

艾爾巴基的右臂被劃破。仍然很淺。

腳面被擊碎。還是不夠。

這樣的話一

“呼!”

她躍至高高的空中,以最快的一擊向著敵人的腦門斬落。

艾爾巴基勉強閃過了腦袋。即使如此,克雷格(長劍)還是砍進肩頭,幾乎將整個胸膛撕裂。

“嘎咳…………!”

艾爾巴基吐出似聲非聲的話語。

拔出長劍,緹拉娜向后退了一步,艾爾巴基雙膝跪地,迸濺著鮮血俯身跌倒在地上。

“在你臨死之前就告訴你吧。”

大口大口喘著粗氣,緹拉娜說道:

“我的師傅之名是加拉達·布雷德尼卿。是法爾巴尼王國最強的劍士。你可以這樣對冥界的鬼魅們講。”

“……見鬼去吧。”

只說了這么一句話后,艾爾巴基便氣絕身亡。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