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7

第一卷 7

“OK啊,兄弟!”

手里拿著閃爍著熒光色的手機。奧尼爾牧師朗朗地說道。

這里是他經營的夜店的事務室。和夜店大廳中花里胡哨的裝飾一樣。這里也有著奢華的內部裝修。藍色與粉色的霓虹燈泛著光芒。書桌上擺著造型很不正經的十字架與神像。

奧尼爾正和電話那頭的交易對象熱情地討論著。

“……幸好,美麗的米蘭達小姐很高興地接受了我們的提案。沒錯。那位謹慎的淑女要追加百分之二十的保證金,在拍攝的時候,要讓她做一些更加過激的侍奉行為。唔……明白了嗎?雖然要盡量避免直接表現,不過可以使用首字母是A的那個部位……沒錯,是A。噢噢。哈利路亞!”

“老大。”

秘書兼保鏢的巨漢——凱尼走進了事務室。

“老大。打擾一下。”

“A·B·C的A……不不,兄弟,要興奮還早得很。而且也不只是A啊。可以用三根古巴產的雪茄讓她同時——”

“奧尼爾老大!”

凱尼提高了音量。奧尼爾暫停面商談,蹈在墨鏡外的眉頭緊鎖。

“就不能一會兒再說嗎。凱尼大哥。我現在正在宗教熱情的指引下,與攝影人員兄弟就靈魂體驗方面進行著討論。”

“真是抱歉。不過現在有個非常想見您的客人。”

“讓他等等。”

“對不起。我已經把她帶來了。是上次那個可怕的外星人少女。”

“失禮了。”

推開凱尼的巨體,這名塞瑪尼少女已經走進事務室中。看得出來,她并不是心甘情愿來到這里的。

奧尼爾和交易對象說了聲“關于A的事之后再說”后便掛斷了電話,隨即他張開雙臂爽朗地說道:

“噢噢。波納·緹拉娜!……是吧?歡迎你再次來到這神秘的殿堂!”

“是波納·艾克澤蒂利卡。不要叫得那么親昵。”

“啊,真是失禮。不過。的場刑警呢?好像不在呢。”

緹拉娜用雙手撐住桌子,盯著奧尼爾說道:

“我怎么會知道那個傻瓜的事。我有事想要拜托你。”

搞不清楚緹拉娜的去向。

現在沒有時間陪著那個不諳世事的宇宙人胡鬧了。的場返回本部的辦公室中,迅速展開對德尼斯·艾爾巴基進行暗中調查的工作。聽了他的說明.同事們也都來了干勁,立刻著手進行必要的準備。同時對主任訴說了事情的進展狀況,由他去申請必須的手續。

緹拉娜消失的事沒有告訴主任。只是說她現在在休息室睡覺,之后再糊弄過去就是了。

陌生的世界,陌生的城市。就算想要搜索妖精,也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做才好吧。她遲早會走投無路,不情愿地給自己打電話的。

一開始的場就是這樣想的。不過,過了幾小時也沒有接到電話。

而且,她會把劍丟在那里不管,這一點無論怎么想都很奇怪。如果這不是因為她一時忘記的話呢?會不會是想傳達什么信息呢。

的場在調查資料時,抽空上網查了一下開放性百科的資料。

《米爾沃亞騎士

——指的是隸腰子密瑪尼世界的大國·法爾巴尼亞國的近衛部隊中的戰士階級。正式的身份由“沙拉修(騎士)”和低階級的“巴爾修(準騎士)”構成。另外,尚來成年的見習戰士鈹稱為“布羅控(從士)”。而米爾沃亞騎士成立于法爾巴尼歷二四零五年——》

什么時候成立都無所謂。

增加關鍵詞試一試。

米爾沃亞騎士。克雷格(長劍)。習慣。

找到了。

《約姆·克雷格尼(米爾沃亞騎士棄劍)

——米爾沃亞騎士代代相傳的習慣。對米爾沃亞騎士來說。銓敘時所賜予的克雷格(長劍)有著等同于自己性命的價位。不過。他們可以把長劍委托給信賴的人。這種行為被看作是騎士放棄其部分義務的象征。縣體來說,可以指代對君立或組織命令的無視,對罪犯的驅使。對戒律棄之不顧等等。

因為沒有地球世界這樣發達的通信系統,自古以來。密瑪尼軍隊在戰爭時,經常要依靠前線指揮官的獨斷專行。“棄劍”會被當作前線指揮官保存實力的一種習慣、美德。不會被當作滿足私利私欲或臨陣脫逃處理。

不過,“弈劍”行為通常只有在進行認定沒有生還幾率的戰斗時才會出現。就算那名騎士僥幸活下來,也會自殺以保全名譽。》

閱讀這段文本時。的場的表情越來越凝重。

“自殺……?”

也就是說,納姆·克雷格尼(棄劍)就等同于切腹的預告書了。

我要以死履行自己的職責。

作為證據,將這與生命一樣重要的劍交付給你。

所以。這件事就由我自行處理了。

放置在咖啡廳桌子上的克雷格(長劍),傳達的就是這樣的訊息。

“那個傻瓜……”

自己竟然沒有注意到這種事態,一邊罵著自己遲鈍,的場一邊抓起上衣,跑出了辦公室。

在出口遇到了羅斯主任。想跑過去的的場被他叫住了。

“的場。”

“怎么了。”

“艾克澤蒂利卡在哪。”

“啊……不是說了嗎。她在休息室睡覺呢。”

“那柄劍呢?”

主任指著的場握在手中的緹拉娜的長劍。

“她忘記了。那個傻瓜在車里迷迷糊糊地——”

主任的目光如箭矢一樣射向的場,他不由得打消了繼續扯謊的念頭。自己確實有責任。再這樣在上司面前裝傻的話,就不只是欺瞞不報那么簡單了。

“對不起。我一個沒留神讓她跑掉了。我現在正是要去找她。”

雖然做好了被嚴厲訓斥的覺悟,意外的是,主任并沒怎么指責他。

“我大概也猜到了。知道她去哪了嗎。”

“差不多吧。在知道了德尼斯·艾爾巴基的情況后,可能是冒失地直接去找他了。那家伙不知為什么非常關心妖精的狀況。”

“你是說她去了艾爾巴基的夜店?”

“有這個可能。”

如果她做出了死的覺悟的話,很有可能做了這樣無謀的行動。

“把她帶回來。我可不想讓這次搜查節外生枝。”

“我當然會的。”

的場大步走出了辦公室。

這家夜店與奧尼爾經營的店不同。看起來顯得非常雅致。

這間叫作“開拓者”的夜店位于“格林之彈”地區的盡頭。從大道上看不到入口,需要走進其中的小路才能發現,門口甚至沒有像樣的招牌。如果門口沒有站著兩個一身黑衣的塞瑪尼人做保鏢的話。路人只會將這里看作是倉庫的出入口吧。

“失禮了。請讓我看一下您的ID。”

來到入口附近的緹拉娜三人被兩個黑衣男攔了下來,要求他們出示身份證件。這兩個男人毫不客氣。眼中露出兇光。

“lD?”

“未成年人是禁止入內的。”

“啊,那就沒有問題了!”

走在緹拉娜后面的奧尼爾,以一個夸張的動作跑到了前面。雖然巨漢凱尼也在一起,不過怎么看他都是勉勉強強才跟來的樣子。

“她是我的助手。是為了讓那些想要度過頹廢時光的羊羔們開心。為了讓他們更接近神之國度,而特意以這可愛姿態降臨到地面上的天使啊。所以說——”

“無論如何,請讓我們確認一下她的lD。”

“不不!她覺得自己非常不上相。要說的話——”

“如果無法出示的話。就請回吧。”

這下就一籌莫展了。奧尼爾聳了聳肩,對緹拉娜說道:

“……就是這樣。這下你要怎么做?”

“我有的。”

她若無其事地伸手從包中取出身份證遞了過去。其中一名黑衣男接了過去。視線在ID與她身上不住游移。

“二十歲……?”

她現在穿的不是平時的塞瑪尼騎士裝。取而代之的是清晰勾勒出身體曲線的迷你連衣裙。珍珠白的肌膚,幼小卻很均勻的曲線,毫不顧忌舀出的大片肩膀。緊貼在身上的纖薄材質,如同在強調胸前那微小的隆起一般。緹拉娜自己似乎也對此頗為在意,她雙手抱在胸前,雙腿不停忸怩著。

“地球年齡二十歲嗎?對不起,我怎么看都不像……”

“我……我明顯已經是個大人了!再花上幾年的話,我一定,能再長高一些的——”

“啊,好了,不要再說了。”

奧尼爾插了進來,湊到黑衣男臉前耳語道:

“……這不是能大聲說出來的事,她是專門為有那種嗜好的貴賓準備的。從十二歲開始便吃了抑制生長的藥了。”

“吃了藥?”

“高學歷、高收入的男人之中,不知道為什么有很多都有那方面的愛好。在我擁有的天使之中,她可是一等一的頭牌啊。我們只是來這里慰勞一下白天工作了一天的大人物們。”

“可不能從我們這里搶客人啊。”

“當然了。我們只是隨便跳一段舞就回去了。我想,無論是你們的神還是我們的神,都會允許這種事的吧。”

說著,奧尼爾悄悄地將一張五十美元的鈔票塞進了黑衣男的口袋里。

“請進。”

“嗯!”

用力點了下頭后,奧尼爾陪著緹拉娜走進了出入口。

“來,進去吧,我可愛的天使!為他們傳播馬太福音吧。從這個狹小的門進去。通向毀滅的門很大,道路也很寬廣。今夜的喜悅早已是命中注定!……順便說一下,這是我的ID。照相時我還留著爆炸頭。如何,很酷吧。”

“好了,快進去吧,老大。”

“阿門!祝你們有個美妙的夜晚!在寒風中,兩個男人孤寂地……!”

在凱尼的推搡下,奧尼爾不停地說著。

通過鑲嵌著鐵格子的售票窗口,打開面前的大門,里面是一條直通地下的細長樓梯通路。

“如何啊,緹拉娜修女。沒有我的協助的話,你都進不了這扇門吧。感謝地球之神的力量吧。”

“你們的神都是文書上偽造的,怎么可能幫到我?還有……”

緹拉娜露出由衷厭惡的目光,再次審視自己現在穿的這身裝束。幾乎和泳裝沒什么差別的打扮。雖然塞瑪尼女人對暴露肌膚并沒有特別的忌諱,但她們有著與地球方面一樣的貞操觀念。當然同樣也有羞恥心。

“我拜托你的,應該是不怎么惹人注目的衣服……”

“沒有問題。現在這身款式還有些過于老土呢。挺好了。緹拉娜修女。現在要去的社交場所,可以說和海水浴場或游泳池沒什么不同。在地球上,展示神明賜予的嬌嫩肉體并不是什么罪過。”

“這樣嗎。可是,就算你這么說……”

“不要害羞嘛。來,挺直胸膛。在地球上,有身份的女性都是這樣走路的。看著。”

奧尼爾將手插在腰間,立起小指,扭動腰肢,讓屁股左右大幅度搖擺,像貓一樣走了起來。

“你試試。”

“這、這樣嗎……?”

緹拉娜勇敢地模仿起來,她生硬地扭動著腰肢。她看起來很緊張,小巧的屁股不停抖動。不久便因為不習慣的步伐而絆倒了腳。踉踉蹌蹌地扶向墻壁。

“唔扭……!”

奇怪的悲鳴聲響起,緹拉娜緩緩地將掀起來的緊身迷你裙角翻下去。這一系列動作,引來奧尼爾盛大的掌聲。

“噢噢哈利路亞!哈利路亞!你不覺得很不錯嗎,兄弟!?”

“我喜歡的是巨乳沙灘風。嘸,怎么說呢,這種感覺。這……可能是讓我看到了嶄新的世界吧。”

凱尼臉上勉強浮現出紅暈。

緹拉娜疑惑地盯著他們兩人看了一會兒,隨即嘟嚷著“算了”,沿著樓梯向下走去。咚,咚,遠處傳來鼓點的低音。推開厚重的隔音門,夜店中巨大的喧囂聲撲面而至。震耳欲聾的樂曲。還有無數人的歡聲與嬌喘。

店內是暴露出鋼筋與混凝土的內部裝修,到處都配以塞瑪尼風格的紋章。天花板很高。燈光下彌漫著煙草的煙氣。

掃視了一圈店內的狀況后,奧尼爾說道:

“唉。真是個臭不可聞的空間啊!而且歌曲還用的是酸性爵士。我的侍奉現場比這里要有情調的多!”(譯者注:酸性爵士,是成長在爵士、瘋克與嘻哈之間的音樂)

“這種店是不會對JB那種風格感興趣的,老大。”(譯者注:JB,指的是詹姆士·布朗。非洲裔美國歌手,被稱為“靈魂樂教父”)

看著這兩個以不輸給店內噪音的音量交頭接耳的家伙,緹拉娜伸出了她的右手。

“到這里就行了。這是報酬。”

在她的手掌中。有一枚銀色的別針。那是個有著珍珠色配色,泛著不可思議光輝的銀制品。中央的位置鑲嵌著一塊淡綠色的巨大寶石。

“噢噢!真是豪爽,太感謝了!”

奧尼爾毫不猶豫地接過那枚別針,接著燈光端詳起來。那是塞瑪尼世界獨有的伊達羅銀和謝伊南石。這些在對面世界就已經相當值錢,到了地球價格更是翻了幾倍。

“賣掉的話可以輕輕松松地過上幾年日子吧。借這個機會金盆洗手,不要再做壞事了。”

“唔嘸!雖然就我個人來說,完全沒有什么做過壞事的記憶,不過既然你都這么說了,我就努力試試吧!畢竟人人都是平等的,大家都是罪人嘛!”

奧尼爾愉悅地仰天望向天花板,看著他的側臉,凱尼說道:

“可是啊,這樣好嗎,小姐。這不是很重要的東西嗎?”

“沒關系。雖然是母親的遺物。不過對我來說已經沒用了。”

寂寥地瞇起眼睛,緹拉娜毫無力氣地說道。至少她聲音中所包含的惜別之情,并不是因為與奧尼爾他們的分別。

“唔嘸……”

“麻煩你們了。達西尤·扎恩納。”

緹拉娜轉過身。消失在人潮之中。剛剛教給她的“高貴的走路方法”,看來已經被她忘在九霄云外了。

奧尼爾啪啪地拍著手。

“好了!難得來到這里!讓我們去找幾個迷途的羊羔吧。最好是胸部豐滿,樣貌出眾的羊羔。我覺得神也在說‘今晚就好好享受吧’呢,兄弟!”

“就不要去搭訕了吧,老大。那位小姐,似乎情況不太妙啊。”

“只是處在多愁善感的年紀罷了。我上高中的時候,也一直在想著怎么才能和身旁的異性體液交融呢。當然了,這個體液也包含靈魂的意思。那樣做之后大家才能變成大人嘛。”

“真深奧啊。”

盯著一旁走過的拉丁系美女的屁股,凱尼嘟噥道。

這里的味道很強烈。

從剛才開始。緹拉娜便一直感受到“拉特納(氣息)”的存在。大半都是這家夜店中的部分客人所攜帶的塞瑪尼世界制毒品散發出來的。欺瞞生命,奪去力量,邪念沉積的味道。

擁有能感應拉特納的能力,并不是因為緹拉娜是什么特別的存在。這本來就是他們與生俱來的自然之力。故鄉中教授她米魯迪(法術)的恩師是這樣對她說的——緹拉娜這方面的素質異于常人,將來有希望成為一名澤菲拉塔(治愈師)。

再也不會見到那名老師了。也見不到父親和妹妹們了。和自己很親近的家臣也是一樣。

拜托奧尼爾那樣的惡人幫忙,對她來說是件很傷自尊心的事。可是,要想不借助的場之手來到這陌生之地的話,也只能這么做了。“棄劍”也正因為此。不過,就算丟棄了長劍,也不代表她舍棄了自己的良心。

自己已經沒有資格像以前一樣,將正義的言辭掛在嘴邊了。她覺得自己如同被玷污一樣,身心都黯淡下來。

(不行,現在不能這么軟弱。)

緹拉娜振作了一下精神。

無論如何,現在必須救出那孩子才行。首先要找到艾爾巴基。找不到就向別人打聽他的所在。然后再抓住艾爾巴基,向他逼問出妖精的位置。現在手中擁有的武器,只有一柄短小的瓦伊法特鋼制的迪南格(短劍),即使如此應該也沒有哪個人能敵得過她。

(不過……)

對于不懂得頹廢這個詞的意義的緹拉娜來說,這家夜店中出現的都是些令她驚訝與厭惡的場面。

如同劇烈雷鳴聲一般嘈雜的音樂。閃爍得令人感到惡心的照明。年輕的男女低俗地扭動著腰。如同在摩擦彼此身體一樣跳著舞。后背或手肘撞到別人時連一句“對不起”都不說。圍繞著大廳的一圈包廂中,濃妝艷抹的女人們在那里噴云吐霧,和那些眼睛中閃爍著光輝的男人們說著悄悄話。

這里也有很多被多利尼們稱作“塞瑪尼人”的家伙。不只是法爾巴尼人,也有納巴特人和格爾利拉斯人,甚至連法爾巴尼人的素敵扎恩貝尼卡人都混跡其中。

咧著大嘴笑的女人。手指在女人腿上緩慢游移的男人。將顏色難看的酒一飲而盡,吃著什么藥丸的人們。在包廂盡頭的暗處,還有敞開衣裙,將臉埋在男人下腹部的女人。雖然對男女之事不甚了解,但緹拉娜也知道應該是令人戰栗的淫猥行為。

(這根本就不是社交場所。只是一個魔窟而已。)

她拼命按捺住翻涌上來的嘔吐感。

在周圍搖擺的男人們的目光,好像突然一下都集中到了自己身上。眾多下流的視線纏繞上她暴露出的肩膀、脊背和胸部。宛如蟲群爬滿自己全身一樣。厭惡感令她感到不寒而栗。

雖然緹拉娜自己沒有注意到——

就算奧尼爾沒有將她打扮成街頭娼妓的模樣,從她身上也自然地涌出一股與生俱來的氣度與生命力。首先,她的體態很好。雖然體型還很幼稚。不過其中卻蘊藏著堅強,還有著如玻璃工藝品一樣的纖細。雪白的肌膚如絲綢一樣柔滑,在這樣昏暗的房間內,如同燈光外的另一個光源一般。

用女性的魅力這種詞已經無法形容,那可以稱為生物的魅力。甚至能引得野生動物注目的高尚之美。那是這些沉浸于夜店生活的女人們絕對不會擁有的嬌艷。

緹拉娜問了好幾個人夜店老板的所在。但都沒有答案。而且,她本來也分不清客人與店員的區別。每當她找人問路的時候,對方反都勸說她“別管那些了,還是來跳舞吧?”,耐著性子一一拒絕著實令她累得夠嗆。

當被第五個人糾纏的時候,從稍遠一點的地方傳來了說話聲。

“喂喂,小姐。玩得高興嗎?”。

那個男人雖然穿著這邊世界年輕人的衣服,可是一眼就可以看出他是個塞瑪尼人。大概是四十歲上下的青年吧。換算成這邊的“地球年齡”的話應該是二十多歲。

“你覺得我像高興的樣子嗎?給我消失。”

這個男人也不會知道店主的位置吧。當緹拉娜疲憊地回答他后,青年笑著糾纏道:

“真冷淡啊。總是繃著臉的話,難得的美貌不是都糟蹋了嗎?”

“我本來就長這樣。”

“哈哈。典型的緹布拉尼一帶的貴族樣貌嘛。雖然聽說那里的人遷徙到這邊了,不過我這還是頭一次看到呢。”

聽他這么說。緹拉娜才終于對這個男人感興趣起來。塞瑪尼的平民一般是不會有這樣的知識的。

“哎呀,抱歉抱歉。我有點迷上你了。我是古拉瑪西人。發生了很多事移居到了這里。你看起來像是拉比諾家族的吧?”

『你既然知道這么多的話。為什么不用我們的語言說話呢?』

緹拉娜用法爾巴尼語說道。

這本來就是她的母語。受到老師的影響。在說英語時她的心中總有一種堅苦和生硬的感覺。

『真是失禮。因為我覺得在多利尼們的地盤上還是用他們的英語更適合呢。要是使用自神話時代開始代代相傳的語言的話。總會有些內疚。如果令你感到不快的話,我愿以魯巴納之神的名義。發自內心地向你謝罪。』

臉上露出戀慕的微笑,男人用流利的法爾巴尼語回答道。他將右拳抵到左腕上,恭恭敬敬地低下了頭。

『我就接受你的謝罪吧。J

『真是感謝你能有這么寬容的心。』

『不過,我們之間也沒有什么可說的了。請不要再糾纏我了。J

『噢噢。恕我剛才偷聽了你的談話。你似乎在尋找這家夜店的經營者吧。我想我可以為你帶路。』

『你知道他在哪嗎?』

“當然了。”

男人笑了笑。他的語言突然變回英語。

“真是好久沒有用這麻煩的貴族語言說過話了呢。說實在的,這語言真是又麻煩又拗口。還是用這邊的語言說話吧?”

“……無所謂。你認識德尼斯·艾爾巴基嗎?”

“是啊,我們是朋友啊。你找他有什么事?”

“我是來找工作的。我才來這個城市沒幾天。而且還有等著我養活的家人。聽說這里有大名鼎鼎的艾爾巴基家的人在,念在我們同是艾爾氏族的情分上,希望他能照顧我一下。”

“唔嘸。”

那個青年意味深長地盯替緹拉娜的臉龐。

“你的名字是?”

“夏金娜。我是艾爾內巴拉家的人。”

緹拉娜說出她事先準備好的武家的姓名。夏金娜是很常見的女性名字。除非是和那個艾爾內巴拉家走得很近的人,不然應該沒有人能揭穿這個謊言才是。

“原來如此。可是他的買賣也只有這家店而已啊。像你這樣的——怎么說呢,氣派又高貴的小姐是做不來的吧。”

“我會努力的。總之讓我見見他吧。”

只要見到他自己便可以占據主動了。也就沒必要特意說這些無聊的謊言了。

“嗯,好吧。我幫你傳話。跟我來。”

“謝謝。”

緹拉娜跟在青年身后向著夜店深處走去。

走上工作人員專用的狹小通道。穿過沒有任何裝飾的大門,里面是鋪著絨毯的事務所。

“來,進來吧。”

這是一個整潔的房間。內部裝修以粉藍色為主,墻上掛著地球世界的抽象畫。沒有類似書架或文件柜之類的東西,曲面構造的書桌上,放的只有筆記本電腦、幾張光盤和一部電話而已。

屋內空無一人。不知什么時候,身后多了兩個穿著黑衣服的男人,他們無言地跟著緹拉娜走了進來,分列在房門左右。青年走到桌子后面,一屁股坐到黑色皮革的椅子上,隨即不禮貌地將雙腿搭在了桌子上。

“那么。”

青年如變了一個人似的說道:

“就是這樣。我就是那個德尼斯·艾爾巴基。本名是庫拉巴·艾爾巴基。如果你想知道全名的話,我倒是也不介意告訴你。要聽嗎?”

“不用。無所謂。”

緹拉娜平淡地說道。她已經微微有所察覺,看來這個青年果然就是艾爾巴基本人。

“你一點兒都不驚訝啊。看來你也不是什么沒落貴族的女兒呢。特意來這里找我,有什么事嗎?”

“澤扎·艾爾巴基——”

緹拉娜這樣說道。“澤扎”和先生的意思差不多。

“——我就有話直說了。我的名字是緹拉娜·艾克澤蒂利卡。我是沙蘭達(騎士團)派來的巴爾修(準騎士)。”

“嚯?”

艾爾巴基的腿仍然搭在桌子上,他歪了歪嘴唇說道:

“那個艾克澤蒂利卡家嗎。”

只是這一句話便讓緹拉娜的血液燃燒起來,她拼命壓抑住心中的怒火。

“………………”

“不要那樣瞪著我啊。我只是感到了一點點親近感而已嘛……嘿嘿。”

“不要把你們和哥哥混為一談。”

“是嗎。不過我都聽說了哦。有一個異教徒違背了騎士團的意向,逃到了這邊的世界。據說是被收買了嗎?”

“那只是毫無根據的中傷……!”

“抱歉抱歉。不過,不是也很好嗎?……那么,米爾沃亞的巴爾修(準騎士)會到我這里來,說到底還是因為那只菲艾爾(妖精)吧?”

“看來你心里已經有數了啊。那就快點還給我。”

“不行不行。因為那是個商品嘛。如果你堂堂正正地報上大名,我們就說‘是,沒問題’然后還給你的話,那也太過純樸了吧。”

艾爾巴基夸張地舉起雙手,哈哈地笑了起來。

“我也猜到你會這樣回答。”

“原來如此!看來你已經做好了覺悟了呢!”

“當然。”

身為騎士卻沒有拿劍,穿著廉價的多利尼女人的衣服出現在這種地方,而且還堂堂正正地報上自己的名字。只要是塞瑪尼貴族出身的人都明白,她并沒有從這里活著回去的打算。

“那么,對話就到此為止。”

艾爾巴基打了聲響指。

與此同時,身后的兩個黑衣人全都掀起西服的衣角,拔出手槍。

緹拉娜比他們更加迅速,她一下子取出了藏匿于手包中的迪南格(短劍)。集中精神詠唱出簡短的咒文。周圍泛出拉特納的磷光,刀身瞬間長了一倍。瓦伊法特鋼用地球的話說就是可以記憶形狀的合金。就算伸長重量也不會改變。可以瞬間裝備上的鎧甲用的也是同樣的鋼材,不過那個是安裝在平時穿的衣裝上的,所以現在無法使用。現在穿的這身連衣裙如果中彈可就無法平安無事了。

她翻轉身體,一口氣向著其中一名男人沖了過去。

短劍的劍鋒描畫出一道弧線。黑衣男握著槍的手腕被齊刷刷地割裂開來。雖不至于完全斬斷,但肌腱早已斷成兩截。男人衰嚎著蹲在地上。緹拉娜毫無停滯地轉過身,避開另一名舉槍準備射擊的男人的準星。

男人不由得遲疑了一下。她間不容發地將短劍拋了過來。短劍直直刺入閃開半個身位的男人的右肩。緹拉娜以被切斷手腕的男人的后背為踏板,向著對手跳躍過去。

“哈!”

她在空中轉身使出一記迅猛的踢擊。將手槍從男人手中踢飛出去。在落地的瞬間,少女旋轉著從對方的右肩中拔出短劍。

“啊啊……!”

肘擊。膝擊。回轉的途中揮劍橫擊。黑衣男的大腿被斬斷,男人直接跪在了地上。

“還要打嗎?”

“…………”

男人痛苦而虛弱地擺了擺手。另一個人也是一樣。他跪在被鮮血染滿的地板上,不停地搖著腦袋。

“……喏。就是這樣。真是了不起的護衛啊。”

她脫下不便行走的高跟鞋裸足而立。倒持短劍,緹拉娜轉向艾爾巴基。

“嚯。”

他在椅子上翻過身,夸張地瞪大雙眼。

塞瑪尼人本就長得極為年輕,而緹拉娜更是有著無可附加的年幼風貌,這樣的少女竟然可以以不辱巴爾修(準騎士)之名的身手戰斗,會驚訝是當然的。

“依靠多利尼的武器就是這樣的下場。”

“同感。最近的年輕人真是沒有骨氣,讓人頭疼啊……唔。”

艾爾巴基略顯厭煩地站起身,從桌子下方取出一柄克雷格(長劍)。刀身慢慢拔出劍鞘,鋼劍上泛著陣陣寒意。

“手法不錯啊,小姐。你的師父是誰?”

“沒必要告訴你。”

“啊,這樣嗎。”

說完艾爾巴基以桌子為踏板跳了起來,他瞄向緹拉娜從上方砍去。看他之前那副憾懶的樣子,想不到動作竟然如此迅猛。

“!”

正面擋下了這次攻擊。緹拉娜彈向一邊還以一記斬擊。劍鋒前端閃爍著火花,來不及喘息。一道自下而上的斜斬又襲了上來。緹拉娜勉強架開劍刃。火花迸濺之處,刃風吹得她的頭發四處飄擺。

“哈哈!”

下面又是一記掃堂腿。少女單足點地再次避開。

瞄向胴體的斬擊。俯身躲避。

(這個男人……!)

只有一柄短劍的緹拉娜被逼入消極防御的窘境。不,不只是武器的原因。艾爾巴基的劍術強得離譜。他每一擊都蘊含著無盡的氣力,根本找不到任何破綻。

后背抵上墻壁。無處可逃了。艾爾巴基的刻薄笑容近在眼前。男人將長劍高舉過頭頂。瞄準緹拉娜胴體中心那不可能回避的位置刺了過去。

死了——

雖然心中已經感到了死亡的到來,但劍刃并沒有貫穿自己。長劍在她的大腿下咯吱略吱地通過,直直刺入身后的墻壁中。

“……"

“剛才內褲全都露出來了哦,緹拉娜妹妹。”

在激烈的連續動作下,緊身迷你裙已經破得不成樣子。朝向上方的劍刃輕輕碰觸到裸露出的內褲的隆起部位。隔著一層薄布,一陣毛骨悚然的涼意傳向身體。稍微有個輕舉妄動,下腹部便會被縱切撕裂了吧。

“我不會殺你。我還想好好地問問你,到底是怎樣找到這個地方來的呢。”

輕描淡寫地這樣說著。艾爾巴基默默地從她手中拿下迪南格(短劍)。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