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6

第一卷 6

“緹拉娜,要說起沖泡刺玫果茶的真諦啊——”

在特別風紀班的辦公室中,托尼·馬克比刑警說著。

“就和戀愛的策略一樣呢。不能過熱,也不能纏得過緊。不過要是太冷,太冷淡的話也是個問題。所以我很注重杯子與湯匙的選擇呢。就算茶葉有著再濃郁的香氣,用很沒品的紙杯沖泡也就浪費了吧?你明白嗎?”

“有點兒明白,又有點兒糊涂……”

緹拉娜繃著一張困擾的臉說道。

她的眼前放著一個微微散發著熱氣與香氣的茶杯。按托尼的話來說,那是由一名住在名叫哥本哈根的城市中的,多利尼(地球)世界屈指可數的優秀工匠所做的茶具。雖然那確實是一件完美的陶瓷制品,但在緹拉娜看來,早飯時去的漢堡店中用來盛咖啡的塑料杯才是更稀奇的存在。

不過,托尼泡的茶確實洋溢著愉悅的芳香。味道也清爽怡人。和早晨起來的場給她喝的黏黏糊糊的咖啡有著天壤之別。

“不錯的茶。”

“是吧?下次我帶你去個很棒的茶店。很適合當成帶回國的土特產呢。你媽媽一定會很喜歡的。”

“我沒有媽媽。她在生我的時候就死了。”

“哎呀……我可真是的。對不起。”

“沒事,習慣了。不用在意。”

“喂。外星人。”

隔了兩張桌子正在整理文件的的場叫道。

“異文化的攀談就到此為止吧。來看看資料吧。塞瑪尼前科犯列表可是堆得像小山一樣高呢。”

“知道了。我只是和馬克比學一學BC的使用方法。”

“是PC吧,PC。”

“可是啊。桂。緹拉娜是一個連任天堂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就算突然把鼠標交給她,對她說‘從記錄文件的這里看到這里’,她也不會明白是什么意思吧。是不是?”(譯者注:任天堂,日本著名游戲軟硬件制作公司)

“唔嗯。完全不明白。”

“沒什么可驕傲的吧。”

緹拉娜到來后已經過了三天,可對妖精的搜查絲毫沒有進展。昨天白天一直在翻找資料,傍晚在城市里巡回了幾圈,繼續找尋與阿爾巴雷斯有關的人和妖精的下落。雖然法庭終于下達了命令,向電話公司調查了阿爾巴雷斯的通話記錄,不過依然是一無所獲。

“今天也和昨天一樣嗎?”

緹拉娜向的場問道。

“應該是吧。有問題嗎。”

“我擔心菲艾爾(妖精)的身體。沒什么時間了。”

當的場初次看到妖精時,她已經相當虛弱了。自那之后又過了三天。不難想象出她精力上的耗損。而且,她可能已經通過那只是說說都覺得很可怕的手段被制成了“毒品”。緹拉娜的語氣中。流露出對圣特雷薩市警的焦躁。

可能是注意到這點了吧,的場說道:

“我們并沒有偷懶。現在已經在各處撒下了釣餌。你現在焦躁地走入水中的話,只會將魚兒嚇走而已。”

“不能將所有有嫌疑的人抓住,一個個嚴加審訊嗎。”

“地球上啊。有一位名叫‘基本人權’的神明。你們騎士團的人,也不敢違抗神明吧?”

的場嘆著氣站起身來。他信手從托尼的桌子上取過鏡子。用攜帶式電動剃須刀刮起胡亂生長的胡茬來。在整理完領帶和衣裝之后。他對托尼說道:

“時間差不多了吧。”

“……是啊。該走了。”

托尼聲音沉重地離開座位。其他的刑替也是一樣,個個都無精打采地做著出門的準備。所有人都是一樣。

“要去哪里?”

“葬禮。”

里克·菲歐力警部的葬禮于市儀式大廳舉行。

根據本人留下的遺言,葬禮舉辦得格外簡樸。的場身為搬運棺材的六個人之一。在極為哀傷的風笛伴奏下緩慢地行進著。

他沒有穿著制服。并不是因為出于圣特雷薩市警的習慣,而是因為里克生前曾經這樣對的場開玩笑說過“你死都不要穿制服。穿著夏威夷襯衫和沙灘褲來就成了”。

棺材運送到市內的墓地,在出席者的注視中埋葬。寒風之中站著他的遺孀與兩個孩子。身穿藍色禮服的儀仗隊員們,聽到一聲號令。舉起槍一齊向空中鳴槍致敬。

緹拉娜也參加了儀式。因為塞瑪尼風格的白色裝束過于惹眼,所以的場從塞茜爾那里借了一件黑色的大衣將她安置在隊列的最后方。

緹拉娜注視著的場的背影。他正抱著痛哭不止的艾米·菲歐力的肩膀安慰著她。未亡人抓著他的手。訴說著什么怨言。緹拉娜只能從人群之后無言地注視著這樣的情景。

埋葬儀式結束之后,參加者紛紛從這里散去。

的場和羅斯主任并肩走在墓地之中。他們的車停在了兩百米外的路邊。

“雖然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搬送同事的靈柩了,但實在還是有點受不了啊。”

“是啊。”

主任說道。他也一起搬運了里克的棺槨。

“艾米這樣對我說,‘為什么死的不是你呢?’。心里真是難受。特別難受。”

“沒有辦法。這條路就是這么殘酷。”

“我不是不懂這個道理。”

兩個人暫且沉默地繼續走著。耳邊聽到的。只有踩在基地堆積的枯葉上發出的聲音。

走到停靠在路邊的車群中時,主任說道:

“搜查有進展嗎。”

“盯上了幾個走私販。不過線索還是太少了。現在正要去繼續調查。我也通知了幾個熟識的那一行的人,一旦有了那只妖精的消息,他們應該會立刻通知我的。”

“很好。艾克澤蒂利卡怎么樣了。”

“和第一天一樣。沒出什么問題。不過她很焦躁。看起來很擔心妖精。”

“不要讓她走出你的視線。”

“嗯。”

的場將雙手插入衣服的口袋中聳了聳肩膀。隨后,他略顯猶豫地說道:

“主任……只是這個月便有兩名市警殉職。算上里克便是三個人了。警局中的士氣在不斷下降。現在還沒什么,總有一天會變得難以收拾的。”

“我知道。之前也曾經申請過大幅增援與預算增額,可是自治政府顯得非常消極。他們的主張是對諸多街道進行再開發以促進經濟活性化,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可以使治安自動回復。”

“真是愚蠢。把錢都花在建造房子上,難道就讓我們因此白白犧牲嗎。”

“他們對現狀的認識匱乏。”

主任的聲音顯得非常疲憊。

總是嚴峻挺拔的背脊與肩膀現在顯得格外無力,他的側臉甚至已經急速衰老起來。看來因為預算的事他與上層發生了很大的沖突,現在更因為里克的死遭遇了雙重打擊。

“只要沒有罪犯到‘女王之彈’地區飛揚跋扈,市長和議員們便不會改變他們的主意吧。”

“女王之彈”地區是位于圣特雷薩市西部的高級住宅區。那里嫻靜而且風光明媚。與這些平民區比起來,那里的治安要好上很多。

“哼。干脆讓中心區變成無法地帶好了。”

“絕不能那么做。”

黑色的瞳孔透過墨鏡凝視著的場。

“無論如何,都不能那么做。”

主任重復了一遍。他的聲音中隱藏著強烈的決意,不過不知為什么,的場心中涌起一股奇妙的違和感。他當然不是在開玩笑。那是極為認真的發言。不過主任的話中,似乎還有什么別的含義包含在里面。

“……當然了。不過,首先還是要為里克報仇。”

“是啊。拜托你了。”

羅斯主任說完,便鉆入自己的車駛離了這里。

“發生什么了啊,真是的……”

的場自言自語著走向自己的車子。緹拉娜已經在那里等著自己了。銀灰色的引擎蓋上清晰地反射出道旁樹木的枝干掉落樹葉的景象。緹拉娜將手放在引擎蓋的一角,默默地望向自己。

“這樣就可以了嗎?”

緹拉娜試探性地問著。

“可以了,怎么了?”

“沒什么……”

“走吧。”

兩人進入車中。汽車行駛起來。

剛一駛出墓地,緹拉娜又問道:

“很久了嗎?”

“你指什么。”

“你和朋友結識的時間。你們是搭檔吧。”

“還好吧。里克教會了我很多東西。他是個瀟灑的好人。雖然關于支持的棒球隊方面,我們直到最后都在唱反調吧。”

就在前幾天,你還坐在這個位子上呢——雖然有很多想說的話.不過自己也知道這樣毫無意義,還是算了吧。

最令他生氣的是,自己竟然墜入了失意的漩渦,掉進了自我憐憫的陷阱之內。對這種時候的男人來說。那么做或許并不壞。將心靈的創傷與伴侶、家人,甚至精神科醫生同享,讓別人拍著自己的肩頭,說著“你只要保持自己的步調就行了”的話語安慰自己。如果這樣就能夠得到救贖的話,可能也不錯呢。這樣便不會再自責了。

不過。的場不一樣。

任何人都會有需要別人幫助的時候。誰也無法避免失敗。不過,他還是覺得只有自己才能拯救自己的靈魂。雖然刺入骨髓的痛感不斷增加。但一旦從別人那里尋求救贖,自己便無法再憑借著自己的力盈站起來了吧。

這不是男人的尊嚴那種很容易被接受的感情。因為他堅信吐血拼命便可以贏取勝利。雖然自己也知道這是難于登天的方法,但還是會不由自主地過上這樣的生活。正因為這樣,的場在很久以前才能如普通的男人一樣生存下來。

所以,他才沒有過多地談及里克的事。

“在我的國家——”

緹拉娜說道。

“——受到很多人哀悼的死者,可以安穩地去向常春之國。菲歐力警官應該也是一樣吧。”

“你是在安慰我嗎?”

“不行嗎。”

緹拉娜將視線扭向窗外,略顯不悅地說道。

“沒。姑且先謝謝你吧。”

“你不知道這種時候應該說什么嗎?”

“達西尤·扎恩納(謝謝你),是吧。”

“沒錯。”

里克·菲歐力的事件就到此結束了。

開了五分鐘后,他們來到路邊的汽車快餐店購買炸雞作晚餐的時候,托尼打來了電話。

“怎么了。”

『前天夜里有一輛巡邏車失蹤了,你知道吧?』

“嗯。是第二十二分署的人吧。”

的場聽說過這條消息。有一輛巡邏車報告說去了東部地區建設中的高速公路,隨后就失去了聯絡。

『在東部巖石公園的池子里發現了巡邏車。兩名警官也在一起,是尸體。』

那是個直徑大概在兩百米左在的小池子。它位于市區郊外公園的一角,從最近的車道可以很輕松地開到池邊。

臨近日落的水面上,反射著照明車輛射出的強烈耀眼的光芒。潛水員的腦袋在水面上浮動。他們通過手勢向岸上的警官發出信號,隨后再次潛了下去。竟然在這么冷的天氣里潛水。的場心中由衷地表示敬佩。

雖然潛水員們的工作還沒有完成,不過巡邏車和遺體都已經從水中打撈了上來。那是隸屬于第二十二分署的二二一二號車。上面聚集著大量水滴。

“現在才來也沒有什么意義了。”

這一帶的刑警對的場說道。他盯著浸水的巡邏車,隨后又頗感蹊蹺地望向緹拉娜。

“這個外星人是?”

“協助我們調查的人。”

“這樣啊。稍等一下。”

那位刑警似乎立刻對她喪失了興趣,轉而同鑒別小組的人談起話來。看到這種態度。緹拉娜十分不滿地哼了一下,不過她也沒有吵架的意思,只見她認真地盯著拖上來的巡邏車觀察起來。

和鑒別人員交談完畢,那位刑警再次轉向的場。

“……怎么?特意來到我們這里有何貴干?”

“聽說死去的警官狀況有些奇怪。或許和我們調查的事有什么聯系。”

“的確是很奇怪,不過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他們兩人都死在散彈槍下。是市警使用的雷明登。”(譯者注:雷明登,美國著名槍支制造商,開發的很多槍型被選為美國警用槍)

“這還真是蹊蹺。”

話雖這樣說,不過的場心中卻對這件事是否與那只妖精有關系充滿了懷疑。如果是手段高明的黑社會的話,也有可能將發生爭執的兩名警察殺掉遺棄,事實上,以前也曾經發生過相似的事件。

特意來到這個命案現場,完全是出自緹拉娜強硬的主張。她覺得警官被警官用的武器殺死,這與妖精或許有什么聯系。

“一個人是胸部兩槍,頭部一槍。另一個人——應該是吞進了槍口吧。只有一槍。后腦基本上都轟沒了。恐怕是犯人奪過了槍,在他毫無抵抗的情況下殺死他的吧。”

應該是對死去的兩人感到恐怖與遺憾吧。刑警臉部扭曲地搖了搖頭。

“殺人現場是?”

這里不過是遺體的發現現場。殺人應該是在別的地方。

“從這里向南兩英里,正在建設的高速公路上。在他們失去聯絡前曾經用無線電通過話,所以昨天在那邊搜查過。因為在那里發現了大量血跡,大家基本上便都已經放棄了……”

“應該檢查過現場吧。有什么發現嗎。”

“嗯。那里有不知道在這個世界上跑過多少次的輪胎痕跡和腳印。再有就是類似強化樹脂和涂料碎片的東西,不過都是些隨處可見的東西。”

刑警聳了聳肩。

“遺體還在嗎。”

“剛剛準備要運走的……你要看看嗎?建議你還是不要哦。因為他們已經在水里泡了一天半了。”

雖然知道被水浸泡過的尸體有多么恐怖,不過至少還是應該看一下傷口為好。必須讓這個塞瑪尼人了解一下工作的嚴峻才行,他這樣想道。

“沒事,看看吧……喂,緹拉娜!”

的場向著在拖上來的巡邏車周圍皺著眉頭嗅來嗅去的緹拉娜叫道。不知為什么,她呆呆地望向這邊,眼睛瞪得溜圓。

是被什么事嚇到了吧——

想到這里,的場自己也注意到了。他直呼了緹拉娜的名字,想來這還是頭一次。

“……過來。”

的場難堪地招了招手。緹拉娜踏著輕快的腳步走了過來——

“是波納·緹拉娜。那樣稱呼我。”

說著她站到了刑警的身后。

唉,要加小姐嗎。

的場撓了撓頭發。跟在她的后面。

裹尸袋正在向警車中運送。

“就是這個。”

打開裹尸袋。因為現在是冬天的緣故,尸體并沒有怎么腐爛,雖然沒有想象中凄慘,但也絕不是什么看后會令人心情愉悅的東西。緹拉娜緊張得透不過氣。看起來,就算是可以輕松將人一刀兩斷的她,面對這樣的情景也會不自在。

“失禮了。”

的場先道了個歉后便戴上一副一次性乙烯手套,仔細地調查起死者的頭部來。后腦的上半部分雖然被轟飛,可是那下面——兩耳略向上的頭蓋骨和頭皮還保持著原型。

“角度很奇怪。”

的場嘀咕道。

“無論是誰將槍口塞進對方的嘴里射擊時,彈道的角度都應該接近水平才是。要殺人的話從延髓那里開槍不是更方便嗎?這樣子,簡直如同自己將槍口塞進嘴里扣動扳機一樣。很像是自殺的尸體。”

“我也是那樣想。真相只能等驗尸后才知道。”

“唔嗯。”

“現在還不能斷定。如果先讓他躺下,再踩著他的胸口將槍塞進他的嘴里的話,或許也會出現這樣的角度吧。”

“他是在高速公路上被殺的吧。那樣的話,擊穿頭部的散彈也該在地面上留下什么痕跡才對吧。”

就在的場做著一些簡單的動作比劃的時候,緹拉娜加入了對話。她看起來不怎么舒服,臉色蒼白。

“夠了。已經很清楚了。”

“什么?”

“這名Bolice戰士和殺了阿爾巴雷斯的那個男人一樣。都被法術操縱著。應該是操縱者讓他自殺的吧。”

的場皺緊了眉頭。

“警察會被魔法變成僵尸?”

“尸體上可以感到稀薄的拉特納氣息。那輛巡邏車上也是——”

緹拉娜又看向另一個裹尸袋中的尸體說道:

“這個也是。他們兩個似乎都被法術操縱了。”

“等等。會變成僵尸的應該只有中毒患者而已吧。”

“沒錯。所以這兩個Bolice也是死人。”

“絕不可能。”

的場搖了搖頭。

他并不是想說所有的警官都清正廉潔。有一些腐敗的警官被收買也是事實。的場也知道有些警官收了黑道的賄賂,不過因為這樣或許會提供一些情報,所以他并沒有告發他們。

不過。如果是吸食毒品就要另當別論了。

“很難想象他們兩個人吸了毒。基本上如果警官吸毒的話很快便會露餡的。他們的同僚絕不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畢竟,要是和吸毒的人組隊執勤的話,有多少條命都不夠。”

“這我也明白。可是這兩個是死人——就是你們說的吸毒者,這點是事實。信不信由你。”

“會不會是被人用槍指著,硬讓他們吸毒的。這樣可以操縱他們嗎?”

“這個嘛……”

緹拉娜想了一會兒。

“操縱死人是禁忌的米魯迪(法術),我知道得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人類的靈魂中有著與生俱來的生存意志和生存之力。操縱死人的米魯迪(法術),是通過拉特納使靈魂之力中毒弱化再加以利用,扭曲對方的心靈,激發他的邪念。只是吸食過一兩次‘妖精之粉’的話,應該還保有靈魂之力才對。即使受到法術控制,應該也會對傷害自己或戰友的行為加以抵抗。”

“也就是說?”

“有兩種可能。或許操縱這兩名Bolice的米魯迪塔(術者)有著超乎尋常的力量。又或許這兩名Bolice通過非常稀有的方法中了拉特納之毒。恐怕,這兩點原因都有吧。”

“除了直接吸食外有什么方法?注射之類的嗎?”

“我雖然聽說可以注射,但菲艾爾(妖精)的粉塵并不是你們所說的那種‘化學性’的毒品。就算吸進去或者混在血液里,效果也不會改變。一旦想著‘會上癮的’,那種無知便會使心靈產生縫隙,由此,拉特納也會在心中產生效果。這不是給予身體,而是作用在心靈上的毒品。”

“啊……”

的場仰望天空。

“不能用科學性的說明解釋一下嗎?”

“不行。我已經按照你們的思考方法進行說明了。如果想要毫無遺漏地描述米魯迪(法術)的話是不可能的,英語中不存在的概念多得如山一樣。”

如同對的場的知識匱乏感到憐憫一樣,緹拉娜說道。

“嘸。”

就算是如此露骨的輕蔑,現在的的場也不會生氣了。因為彼此都差不多。就算向緹拉娜說明無線通信和電腦的原理,她也根本無法明白。在為她講解汽車引擎的結構時,因為搬出了鐵壺燒水的例子,她才勉強能夠理解。

其實這還是讓的場頗感意外的。緹拉娜竟然會論理性地思考這個問題。如果她說“這是哪里神明的神旨”的話,的場一定會對她置之不理的吧。

可是,她并沒有那樣。所以的場覺得,這次有思考一下的價值。

當然,“靈魂”啊“法術”啊,這些都是那個毫無論理可言的世界的詞匯。那個叫“拉特納”的東西散發的“布拉尼(氣息)”也只有她能感受到,并沒有其他確鑿的佐證。不過,在這基礎上,她以她自己的法則做出了無法預判的推斷。這反倒可以稱為科學性的思考。無法反駁她的話。

不,想要去反駁她才是不科學的。

這應該被稱作是“奧卡姆剃刀”吧。禁止無用假說的原理。按照至今為止例證得出的事實——包含魔法存在的事實——考慮的話,她所舉出的兩點說明確實是最簡單,同時也是最接近真理的。(譯者注:奧卡姆剃刀,修士奧卡姆的威廉提出的原理,概括說來便是“若無必要,勿增實體”,即切勿浪費較多東西,去做用較少東西同樣可以做好的事情)

“好吧。”

的場暫時認同了緹拉娜的想法。

“——那么,通過你的知識能找到可以查出魔法使所在地點的方法嗎7”

“這個嘛……”

緹拉娜低語著,將手掌貼到自己的左胸上。這是塞瑪尼人沉思時的姿辨。這就和地球人用手扶著腦門或下顎一樣吧。

“雕金師。”

“什么?”

“在貴重金屬裝飾品上進行工藝加工的工匠。這件事或許與有著高超技藝,可以做出精致裝飾品的工匠有關系。不過只是‘有可能’而已。”

“怎么突然扯出珠寶店來了?”

“由金銀做出的精巧工藝品,是提高拉特納效力的觸媒。剛才我已經說過了,多利尼們做出的‘妖精之粉’不會讓人立刻變成死人。不過。要是配上精細得難以想象的金制工藝品和菲艾爾(妖精),再施展連我都搞不清楚的手段的話,或許……”

這樣說著,緹拉娜的臉上露出一片陰霾。她是在懷疑自己的想法吧。

“不。果然還是我想錯了吧。”

“怎么。”

“因為能做出那種金制工藝品的工匠基本上是不存在的。這兩個Bolice中了很深的拉特納之毒,一下子就變成了死人……能夠施展出這種力量的觸媒需要極為復雜的形狀,而且上面不允許有一絲一毫的錯誤。即使是我們國家最棒的工匠恐怕也很難做到。更別說多利尼了……”

“是啊。確實,僅靠人類的手或許是辦不到的。”

的場繼續說道:

“不過,如果通過電子控制的工作機械的話就不一樣了。”

在公園附近的咖啡廳中坐下后,的場立刻通過手機終端調查起資料來。

這里是隨處可見的連鎖店。內部是維也納風格的裝修,天花板也很高。因為離入夜還有一段時間,現在的客人數量也很多。

可以制作精細到緹拉娜所描述程度的工作機械,縱觀整個城市也只有屈指可數的幾家,因為價格很高,所以都保留了詳細的記錄。通過本部進行調查后,不消三十分鐘便得出了結果。向高級代理店詢問后,得出的大半都是麥斯威爾公司的精密工廠、卡利亞艾納之臂公司實驗廠、圣特雷薩工科大學的研究室這樣向企業或大學提供制品的公司。這些地方能否制作“與眾不同的金制工藝品”,除了逐一詢問沒有別的辦法。

不過在那之前,先有一家企業吸引了的場的目光。資料上記載的公司名是“王冠電子”。在那些多多少少都有過一些耳聞的知名企業之中,只有這個王冠電子可以說是個從沒聽到過的名字。

調查后發現,這家公司已經倒閉了。

“好吧。趕緊把那個混蛋找出來吧。”

算起來這已是今天的第五杯咖啡了。坐在對面的緹拉娜,一臉驚訝地哼哼著。

接下來要調查行政府網絡上殘留的記錄。那家公司創立和倒閉都在去年。也就是說,這間王冠電子僅僅存在了幾個月時間。地址,資本金。職員人數,等等,等等。無論哪個都沒有詳細記載。

“或許你的直覺猜中了。”

“什么意思。”

“這是個掛名企業。只是為了買進工作機械才創建的吧。這么看的話。果然那個魔法使有后臺啊。而且還是個有錢人。”

公司法人名叫阿蘭·奎特。他一定只是個掛名在這里的局外人。問題是出資者。接下來要搜索其他的資料。向銀行或證券公司調查詢問。

越來越接近事件的核心了。

過去的刑警都要到處調查取證,在查詢紙制資料上花費數天的時間。單從調查這一方面看來,電腦的力量真是無與倫比啊。

不久,一個男人的名字浮出了水面。

德尼斯·艾爾巴基。

塞瑪尼人。夜店老板。年齡二十六歲(地球年齡)。沒有被逮捕過。也沒有違反過交通規則。連照片都沒有。

“是這家伙。”

指著手機終端上出現的名字,的場說道:

“居然叫‘德尼斯’。用了個很像地球人的名字啊。夜店老板要精密工作的機械做什么?”

“給我看看。”

如同要搶過來一般,緹拉娜看向手機終端。

“艾爾巴基。這座城市中有艾爾巴基家的人嗎?”

“你認識嗎?”

“不認識。不過艾爾巴基家是有名的武術世家。聽說過去因為一些不光彩的行為,當家人貝阿朵·艾爾巴基卿被斬首,領地也被沒收,一族人就此流離失所。”

“被滅門了嗎。原來是難民啊。”

“唔……”

“因為那邊的戰爭,有很多塞瑪尼難民逃到了這邊的世界。很有可能是一族中的某個人在慌亂之中與其他人失散了。”

所謂的“那邊的戰爭”,便是被地球稱作“第二次法爾巴尼紛爭”的戰爭。按地球時間來算,那應該是十年前的事了。

原本只是塞瑪尼世界掀起的塞瑪尼國家之間的戰爭,但地球方面也打著維持和平的旗號派出了多國部隊。其中當然不會缺少美軍,其他還有俄羅斯、英國、德國、澳大利亞、日本——大小二十個國家組成的聯軍,越過“海市蜃樓之門”,駐留在塞瑪尼世界的戰爭區域。

雖然有著“維持和平軍”這樣雅致的名號。但實際上只不過是地球單方面強加于人的一只軍隊而已。在那邊駐留還不到一年,“地球軍”便遭到了引發塞瑪尼世界紛爭的當事者們的厭惡,卷入了毫無休止的游擊戰之中。

地球人過低地估計了沒有槍械的塞瑪尼人的戰斗力。雖然經歷過越南、阿富汗、索馬里、伊拉克等多次戰爭的洗禮,但這一回他們依然犯了同樣的錯誤。地球人將狡猾而又強韌的戰士當作普通的野蠻人看待。

的場也在那片戰場上。

他只記得經歷了無數慘烈的戰斗。敵人和我方都死傷無數。結果,戰火燃燒了三年之后,地球軍在毫無戰果的情況下從塞瑪尼世界撤退。

與的場同一時代的人,之所以極為厭惡地稱塞瑪尼人為“外星人”,并不單只是出自偏見。特別是像他這樣有過戰爭經歷的人,對塞瑪尼人時而展現出的殘虐與冷酷有著切身的體會。從緹拉娜身上便可見一斑,雖說只是被操縱的人偶,但竟然能如此心平氣和地斬殺那名暗殺者,足以看出他們腦中有著怎樣的認知。

恐怕,這個德尼斯也是同類吧。

“……沒落貴族的亡命之徒,適應了地球的環境成為了夜店的老板嗎。這里面肯定有古怪。直到現在都沒被警察盯上才令人意外呢。”

“逮捕他吧!”

來了干勁的緹拉娜說道。

“必須問出菲艾爾(妖精)的所在不可。抓住這個男人。”

的場銳利的目光射向緹拉娜。

“罪名呢。”

“這……”

“之前我也說過了吧。這邊的社會有基本人權這樣的東西。不能隨便逮捕沒有犯法的人。必須要有證據。只是覺得‘可疑’是不行的。”

“可是,這事關她的性命啊!?在這里猶豫的時候,那孩子或許已經在什么地方死掉了!”

雙手猛地拍向桌子,緹拉娜怒吼道。咖啡店的客人與服務生們,全都瞪大了雙眼望向兩人。

“不要自暴自棄。”

“………………”

“能救的話我當然也想去救她,可是我不希望再繞什么彎路或者再危及蟄察的性命了。不管怎么說對方都是一個團伙,而且已經殺掉三名簽官了。現在還沒有看到他們的全貌。也不清楚他們所用的具體方法。同樣不知道目的。不一步一步來的話,之前的努力就都白費了。”

“那么,應該怎么做?”

“首先要準備人手。得到許可后也可以安裝竊聽器。盡一切可能調查艾爾巴基和他的同伙,查出魔法使的所在。當然還有妖精。在收集齊足夠起訴他的資料后,便可以大張旗鼓地端了他的老巢。”

“需要花上多長時間?”

“最少也要三天吧。”

“太長了!”

“說實話——”

的場思考了一下到底該不該對她這么說。想來想去還是決定說出來。

“——這邊的警察,只會將那個叫作妖精的生物當作貓啊狗啊之類的動物思考。她雖然有著人類的外形,不過卻小了很多,而且還不會說話。”

在法律上,妖精的確是被當作市民對待的。但這只是考慮到法爾巴尼王國方面的主張而已。在生物學上,能否將其當作人類的一種定義,至今仍然沒有統一的意見。說到底也不清楚妖精究竟有沒有智慧。畢竟地球上沒有一個人能夠成功地與妖精意識溝通,而以其腦容積小為根據,很多人都對其擁有智力抱有否定意見。

同樣也有宗教方面的原因。特別是基督教的原理主義者們,他們對妖精乃至塞瑪尼世界各種奇妙的生物們都抱有露骨的厭惡。無論如何,他們都是絕不承認人類是由猿猴進化而來的家伙。所以更不會承認這腦容量只比嚙齒類稍大一點的妖精是人類的一員。

“是嗎。”

緹拉娜拼命壓抑著聲音說道。當拿貓狗舉例的時候,似乎可以看到雄壯的怒火在她體內膨脹一樣。

“你怎么想呢。桂·的場。你也覺得菲艾爾(妖精)就算死了也沒關系嗎。”

“說出去可能不好聽。不過我覺得那是我的責任。”

“責任……責任嗎。”

緹拉娜低下頭,一個人嘟噥道。

“在菲艾爾(妖精)的事上,我也有責任。”

那是自然的吧。緹拉娜本來就是為了執行保護那只妖精的任務才來到圣特雷薩市的。

不對——

真的只是那樣而已嗎?這名少女看起來顯得更為急切。那是任務或責任這樣的詞匯無法形容的,應該是與她的個人感情有關系吧?

這只是猜測。因為無法說出根據,所以的場也沒有再追問她。

“……總之,不要那么鉆牛角尖。當手中的牌湊齊之后,我們就會確實地去捕捉獵物了。欲速則不達。”

說著他站起身。

“我去趟廁所。你喝些水,讓頭腦冷靜下來吧。”

“………………”

將一語不發的緹拉娜留在那里,他向著店內的廁所走去。

方便之后洗了手,的場站在洗手間的鏡子前檢查自己的衣裝。

看起來之后會越來越忙了。首先要聯絡主任,盡可能地征集人手。為了防止泄密,人員要從風紀班中嚴加篩選才行。必須在今天晚上集齊成員并演練作戰,同時申請竊聽許可與車輛的調度。其他的雜事也多如牛毛。肯定沒時間回家了,得拜托住在自家附近的朋友給小黑喂食才行。

一定會抓住他們的。一定會。

返回餐桌時,緹拉娜已經不在那里了。

(那家伙也上廁所了嗎?)

收入鞘中的長劍擺在桌子上。劍鞘上有一塊白手帕。如同蓋在死人臉上的白布一樣放置在那里。

真奇怪。緹拉娜總是帶著這柄長劍活動。之前甚至因為不肯交出這柄劍被酒店拒之門外,在寒風中露宿街頭。而她現在竟然將長劍留在這種地方獨自離開——

“我的同伴呢?那個塞瑪尼女人。”

的場向路過的服務生問道。

“出去了。好像很著急。”

“是嗎。不用找了。”

的場塞給服務生一張十美元的鈔票,隨即拿起手機終端和長劍跑出了店外。在夜晚的大道上看不到緹拉娜的影子。也不在自己的車里。

那名塞瑪尼少女,丟下了應該與自己的性命同樣重要的長劍,消失在夜晚的街道上。

“到底在想什么啊。”

站在人流稀少的街道上,他咒罵了一句。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