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3

第一卷 3

3

最終,事情按照羅斯主任與本部長的想法執行。

從的場的角度來說,他并不想與上司發生矛盾,那樣實在很麻煩,而且既然主任這么說了。那就一定有“其中的道理”。在這個塞瑪尼世界移民超過五十萬的圣特雷薩市中,因為沒有一名塞瑪尼警官,所以現在已經到了可以控制的極限了。

塞瑪尼人的情況只有塞瑪尼人才能了解。

這確實是事實。正因為屢屢出入于犯罪現場,的場才不得不承認這個道理。

令人意外的反而是緹拉挪。

在主任他們面前勉強屈服的的場,本是期待著這位塞瑪尼人來拒絕這次合作的。然而,緹拉娜竟然答應與他搭檔。看來對她來說,找回妖精是最優先要執行的工作吧。只要緹拉娜·艾克澤蒂利卡接受“克·伊瑪托巴是個很有能力的BoIice戰士”,她就會暫時讓他成為自己的“向導”共同行動,她是如此對本部長陳述的。

而剩下的事就是——

因為兩人彼此厭惡對方,那么還是就這樣一刀兩斷劃清界限為好。

嘴上雖然沒有那么說,不過桂·的場全身散發著一股猛烈的不快氣場離開了本部長室。讓緹拉娜在十層的休息室等待,他先去了資科科取出厚重的前科犯清單交給她。

“這是什么?”

“看一遍吧。會有用的。”

他只是留下這么句話后,便將緹拉娜留在原地,自己走向職員室。

特別風紀班的職員室雖然位于本部大樓的十層,但建筑內的指示圖上并沒有標記這個科室。職員室的入口也是一樣,在那個毫不起眼的樸素大門上,只掛著一個寫有“資材管理室”的門牌。因為這是—個平時專職于搜查團伙犯罪或進行誘餌作戰的部門,所以所需要的安全保密系數比較高。

在這里工作的刑警們,平時也不會從市警本部的正門出入。在遠離第一街區的地鐵站處,有一條可以通到本部大樓地下的“工作人員專用”的地下通道。宛如諜報電影中的秘密基地一樣的設置,不過這確是很必要的措施。如果裝扮成毒品商的搜查官堂堂正正地出入警察大樓的話,難免會有被偶然經過的“同行”撞見的危險。

的場走近風紀班的職員室。

職員室中的情景,與極為平凡的圣特雷薩市刑警的房間沒有什么不同。淡藍色的隔斷將工位分割成十八份。每處工位都放著一臺老舊的PC.其他則視每個刑警的喜好擺放各異。墻上掛著日歷、預定表和出勤表。房間的盡頭用玻璃板劃分出的一片區域便是主任的辦公桌。

和出勤的同事們迅速打了下招呼。聽到了五次以上“里克的事真是遺憾”這句話。的場憑借超人的忍耐力,對所有人都回答了一句“嗯,是啊”。

第六個走過來的托尼·馬克比刑警不顧一切地放聲大哭起來,他抱住的場如理所當然一樣哭叫道“真是不幸。你也很痛苦吧,桂”。雖然知道托尼是個很好的家伙,不過被他這樣抱著安慰實在是感到有些丟人。

的場走去收拾里克·菲歐力桌上殘留的私人物品。

雖然勾起的回憶多如牛毛,但現在可不是傷感的時候。要想為他報仇的話,就必須把這種感傷之情驅出腦外。他平淡地將菲歐力的私人物品放進瓦楞紙箱。高爾夫的優勝獎杯,家人的照片,看了一半的小說,古舊的iPod,擦皮鞋套裝,等等,等等……

花費了一小時左右的時間收拾打理以及書寫報告,之后的場便離開了職員室。他返回到緹拉娜等候的休憩所。路過這里的警官,似乎無一例外地都將好奇的視線投到她身上。

“有認識的人嗎?”

“沒有。”

將厚重的前科犯檔案放在膝蓋上,緹拉娜面無表情地說道。

“和這一樣的檔案從A到Z還有五十冊。看到了嗎,都在那邊的房間里。給你三天時間,把這些全部看完。很簡單吧?”

聽到這,緹拉娜不悅地回答道:

“這段時間里,你就有精力去做你想做的工作了是吧。”

“這樣不是正合你心意嗎。”

“你的粗俗真令我作嘔,克·伊瑪托巴。不過你不要搞錯了。我雖然承諾與你共同行動,但并不記得說過要聽從你的命令。”

“是呢。”

“我可不打算一直看這些骯臟的臉。我也不是沒見過照片的鄉下人。我要跟你一起去。”

果然是這樣啊。

的場聳了聳肩,向著走廊走去。

“那就來吧。也讓你一起看看。”

“看什么?”

“僵尸。”

圣特雷薩市的驗尸局緊鄰市警本部。橫穿正門前的青鳥大道的話也就三十秒鐘的距離。他們沒有使用那條地下通道,而是從本部大樓的后門出去,穿過正午時分的車道。緹拉挪一句話不說地跟在的場后面。

驗尸局是磚造的四層建筑。地下的尸體安置間中,保管著昨夜襲擊的場的那名“和平標志男”的尸體。

看似書柜的一個架子上,放置著遺體。俯視著臉色蒼白的死者,驗尸官塞茜爾·艾普斯說道:

“我剛準備把他搬出去呢。”

塞茜爾是個還很年輕的法醫學者。在圣特雷薩市做市警工作不過兩年有余。還只是個二十多歲的大姑娘。深色職業裝外穿著白大褂。褐色的短發剪得很齊。從輪廓到眼眉再到說話方式,一切都顯得極為明朗,是個就算登上雜志封面也不丟人的美人——不過這些也可以說成是職業病吧。她皮膚的顏色也略顯蒼白。

“要我告訴你驗尸報告嗎?”

“不用。我已經聽說了。”

“是嗎。他被你射出的九毫米子彈彈擊中而死,這是可以肯定的。身上有多處槍傷。貫穿身體的一處,留在體內的有兩處。尋找體內飛散的子彈碎片真是費了一番功夫。可以的話,希望你下次換一種彈頭。

“我會考慮的,塞茜爾。”

話雖這樣說,但的場并沒有不再使用殺傷力很高的中空彈的打算。如果出現一點差錯,躺在這里的人說不定就換成自己了。雖然早就做好了出現意外被犯人殺掉的覺悟,但要在這個驗尸局被塞茜爾切開肚子,又會被她攪弄內臟又會被她測量自己那話兒的長度,一想到這些他還是覺得盡量不要死為好。之前之所以無法和她搞好關系,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這個原因。

緹拉娜面無表情地俯視著菲律賓人的尸體。本以為她多少會有幾分動搖,沒想到從她的側臉上看不到一點厭惡或恐怖的情緒。這名少女似乎并不是硬著頭皮在忍耐。

她的經驗竟然如此豐富?

不然的話,面對眼前的尸體絕不會如此淡然。

“……那么。你特意到我這個鬼屋來,應該是有什么想要確認的事吧?”

塞茜爾說道。

“我射殺他之后,他真的跑了兩公里嗎。”

“你是想問,有沒有尸體被別人搬運的可能性?”

“嗯。”

“絕不可能。他憑借自力跑了兩公里后死掉,這是可以肯定的。”

“嚯。”

“他體內乳酸與氧氣濃度的數值很有趣哦。在被你擊中跑了五百米后,他便已經進入臨床‘死亡’狀態,但他之后還是又繼續跑了一千五百米。”

“和僵尸一樣啊。”

“六月份會召開地球與塞瑪尼世界共同的法醫學座談會。到時候我去報告下這個情況如何?”

“隨你喜歡。有藥物反應嗎?”

“沒有。只是稍微喝了點啤酒。胃袋里是黏糊糊的雞肉、茄子和奶酪,還有一些面包屑。吃的應該是披薩或者漢堡吧。”

塞茜爾略顯不快地說道,她抬頭看向墻上的時鐘。

“說起來我還沒有吃午飯呢。一會兒一起去吃點什么嗎?”

“不了。下次吧。”

“是嗎,真遺憾。”

塞茜爾說著將尸體裝進裹尸袋。她指尖纖細,指甲的周圍已經染成紫色。應該是茚三酮什么的造成的吧。那是從遺體上檢測指紋時使用的特殊熒光涂料。據說,一旦沾上這東西,不花上三天是洗不掉的。

“總之,沒有服用過藥物。”

“那可不一定。”

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語的緹拉挪。突然如此說道。塞茜爾如同剛剛注意到她的存在一樣,上下打量著塞瑪尼人那蒼白的面孔。

“唔?不好意思,這位漂亮的大小姐是?”

“那邊的貴族大人。是來這里尋找那重要的妖精的。”

“啊,原來如此。我是塞茜爾·艾普斯。請多指教,大小姐。”

“我是艾克澤蒂利卡。不是什么大小姐……我雖然不了解多利尼的藥。不過。這個男人身上可以感受到妖精的味道。”

緹拉娜看向裹尸袋中露出的尸體面孔說道。

“味道?”

“沒錯。菲艾爾發出的‘拉特納’的香氣。”

“那個……拉特納是?”

塞茜爾輕輕地吸著鼻子,可能是在尋覓那種香氣吧。

“拉特納就是拉特納啊。”

“她這么解釋我無法理解……”

注意到塞茜爾投向自己的詢問目光,的場開口說道。

“我也不太清楚。聽說是塞瑪尼人在使用魔術時所需的如能量源一樣的東西。”

“哦。就是類似法力值一樣的東西吧。”

塞茜爾一下子便明白了。

“法力值?那是什么。”

“你沒玩過幻想RPG嗎,桂?那里面經常會有魔法能量這樣的設定的。”

“沒聽過。”

的場對那種游戲可謂毫不關心。說起HP他只會聯想到“中空彈(HollowPoint)”,說到MP只會聯想到“軍警(MilitaryPolice)”,這樣的男人不可能了解那樣的詞匯。

“……那么,那個拉特納的香氣到底是什么?如果能憑借著味道追蹤妖精的話可就方便了。讓警犬來嗅一嗅尸體的味道再去城里尋找也好。”

聽到的場這樣說,緹拉娜略帶輕蔑地嘆了口氣。

“你是白癡嗎?我之所以說是‘香氣’,只是找了個你們多利尼的語言中最接近的詞匯而已。硬要說的話,也可以形容成‘感覺’。并不是鼻子可以實際聞到的東西。”

“這樣呵。那么為什么你能感受到呢?”

“對米魯迪塔(魔法使)來說這是理所當然的。”

緹拉娜煞有介事地說道。

“你會用魔法?”

“一點點吧。”

“嚯。那就通過魔法幫我找出那個犯人的位置吧。那樣一切就都解決了。”

的場的諷刺并沒有激怒緹拉娜。她只是露出由衷同情的視線望向他。

“你似乎很欠缺想象力啊,克·伊瑪托巴。你的這個要求,用多利尼的語言形容便和‘用平底鍋寫字’沒什么區別。術是偉大的但并不是萬能的。希望你那貧乏的大腦能夠記住這點。”

“真是讓我受益匪淺啊,閣下。我會把你這高貴又無用,讓我感到萬分榮幸的話牢記在心的。”

緹拉娜頓時杏眼圓睜。的場隨即將臉扭開。在一旁看著這險惡一幕的塞茜爾倒顯得十分輕松,她饒有興趣地望著的場,不合時宜地開口說道:

“那個,你們的關系是不是不太好啊?”

“如你所見的一樣。”

“我對這個男人只能感受到厭惡感。”

“啊,是嗎。”

塞茜爾點了點頭,隨后指著架子上的尸體。

“那么,這個就放著不管了。這個尸體上漂著的‘妖精的拉特納之香’到底是什么?話還沒有說完吧。”

聽到她一語道破重點。的場與緹拉娜都不快地干咳了一下。

經過緹拉娜的指正,那應該是一種名為“妖精之粉”的東西,

死掉的菲律賓人,是個經常使用妖精之粉的家伙。

妖精之粉是以塞瑪尼產的妖精為原料制造出的奇妙毒品。根據具體做法不同,產生的效果也不一樣,不過基本上都會產生強烈的恍惚性,并伴隨著產生幻覺。其他的效果還有麻痹痛覺,使人的思維活動瞬間活性化,使運動能力或反射神經得到飛躍性的增強。

之所以將其稱之為毒品,是因為妖精之粉有很強的依賴性。

只攝取幾次還不會出現什么問題,但如果經常使用的話便會出現各種各樣的毒癮發作癥狀。頭疼、嘔吐、被傷害的妄想、混亂等等。這些都是典型的癥狀,其中最顯著的,要屬身體的極度無力化了。死去的菲律賓人應該也會出現那樣的癥壯才對,但的場并沒有發現這點。

按緹拉娜的話說,要對發揮怪力并足以殺人的人施展“人類操縱”之術,那名被操縱的對象必須是經常使用妖精之粉的人才行。

這雖然是很有用的信息,但從中還是無法取得直接的線索。

有意的話,妖精之粉便是隨處都可以入手的東西。果然還是要去詢問那個活著的菲律賓人。看看他們到底是從哪里得到那只妖精的,不搞清楚這點案子便無從下手。

的場回到市警本部,對那名穿著“5-0”T恤的男人嚴加問訓。

剛—逼問,他便和盤托出了。

他們兩個是從哥倫比亞系黑幫的車上偷到那只妖精的。

“……也就是說,只要去追問那個哥倫比亞系黑幫的老大就可以了,是嗎?”

坐在COOPERS的副駕駛席上,緹拉挪這樣說道。這次她在坐進來前先摘下了腰中的劍鞘,平安無事地將車門關上了。

“嗯,大致上就是那樣。”

“那個黑幫老大在哪?”

“現在就是在找他。”

緹拉娜·艾克澤蒂利卡理所當然一樣地同行,理所當然一樣地上了車,理所當然一樣地提出問題一一為她作答的我還真是個老好人啊,這樣想著,的場加快了車子的速度。

“扭……”

塞瑪尼人又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她的表情雖然看似十分冷靜,但靠在座位上的緹拉挪卻一直凝視著車子的正前方,雙手緊緊握住劍鞘。

從沿岸警備隊駛往市警本部的時候就這樣想過——

(這家伙難道害怕坐車嗎?)

塞瑪尼世界中雖然也有類似馬一樣的生物存在,也有像馬車那樣的交通工具,不過那馬車究竟能跑出怎樣的速度呢?當然,時速八十公里是不可能的。或許都達不到五十公里。充其量也就在二三十公里上下吧。所以,她可能沒有體驗過地球的交通工具的速度吧。

“原來如此。”

的場嘟噥了一句,將變速器掛到了五檔。

猛踩油門,超級加速發出尖銳的叫聲。車體的速度更上一層。忽左忽右地改變行進路線,不斷超越路上的巴士與卡車。嘈雜的鳴笛聲與制動音。路旁的信號燈和標志一晃而過,車窗外的景色化作怒風。

“……!”

緹拉娜那本來就很白皙的指尖,因為緊握住劍柄,顯得更加潔白。的場瞥了她一眼——

“現在情況很急。如果害怕的話就告訴我啊。”

他這樣冷淡地說道。

“害、害怕?不要說傻話。隨你怎么開都……!……能快點到最好。”

看著緊貼著后視鏡跑過的一輛卡車,緹拉娜說道。

“真是了不起……對了。這種時候就應該來點音樂啊。”

打開車內的音響裝置,八十年代的重搖滾樂曲在車內奏響。激烈的節奏與暴力性的旋律從昨天開始一直是陰郁的事,現在終于又走回正軌了。感覺真不錯。

一旁的緹拉娜卻堵住了耳朵——

“這噪音是什么啊!?”

她高聲悲鳴道。

“這是搖滾!”

“什么!?”

“野蠻人的必需品!如何,很棒吧!”

的場一邊大叫,一邊配合著鼓點聲敲擊著方向盤。

從新基內斯大道駛向瑪德伊拉大道。時間已經來到下午三點。

進入圣特雷薩市西部,被稱為“七英里”的地區。管轄這一帶的是圣特雷薩市警(STPD)第七分署,負責的區域距離南北兩端最長處有七英里遠。這里黑道組織林立,勢力圖以月為單位每天都在變化。

總之,便是一塊不適合觀光客游覽的街區。

的場在目標夜總會門口停下車,打量著面色慘白的緹拉娜的臉。

“果然很醒目啊。”

“什么?”

眼圈下浮現出淡淡的陰影,緹拉娜問道。

“就是你啊。該怎么說呢……比白人還白,簡直就是超白人。吃什么能讓肌膚變得這么蒼白啊?你的故鄉有什么奇怪的溫泉嗎。”

“不知道。我剛生下來的時候就是這樣了。”

“連衣服都是白色的。你可真是超脫凡世啊。”

“你應該說是優美才對。我覺得像你那樣穿著臟衣服才很奇怪。”

緹拉娜的束腰上衣和外套確實設計得別具匠心。如七十年代的鄉村音樂歌手一樣的裝飾,強調個人主張的幾何學花紋,如果看慣了塞瑪尼系移民的話倒也不是非常奇怪。

不過,還是很顯眼。

她的美貌、年紀、服裝,一切的一切都很顯眼。帶著這樣的少女一起走的話,一定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吧。

“在這里等我……就算我這么說,你也一定不會聽吧。”

“當然了。”

的場嘆了一口氣。

“那就隨便你吧。不過,盡量離我遠一點。裝作不認識的樣子。”

“我也是這樣想的。最好也不要說話。”

“嗯。”

下了車后的場走向夜總會。緹拉娜遲了片刻才出來。

太陽還沒有落山,霓虹燈的招牌還沒有點亮。在一幅畫了女人的腿的粗制畫布上,寫著店名“LadyChapel”。玻璃門的門把上掛著“CLOSED”的木牌。走進店內的時候,身后的緹拉娜“庫艾尼斯巴”地嘟噥了一句。在法爾巴尼語中,那是“真過分”或“惡趣味”的意思。

走入昏暗的店內,一名體重大概在一百二十公斤上下的西服黑人大步走了過來。他是這間店的保鏢。

“開店時間是十九點。請之后再——”

說了一半,他突然認出了的場的臉。

“噢,抱歉。武士警官。”

“凱尼。奧尼爾那家伙在嗎。”

“嗯,不過,他正在打電話……這個娘們兒是?”

巨漢凱尼瞥見緹拉娜的時候皺起了眉頭。

“不用在意。”

“喂喂,這不是外星人嗎。我最討厭他們了。”

“那就隨你喜歡吧。我走了。”

的場迅速從凱尼身邊走過,緹拉娜匆匆地跟在后面。不過卻被凱尼攔了下來。

“等一下,小姐。”

“什么事?”

“的場老爺過去是沒關系,你就請回吧。”

有好戲看了,的場暗想道。

面對比自己重三倍的凱尼,那名少女究竟會做出怎樣的反應呢?如果能輕松擺平她,讓她嚇得驚慌失措就好了。自己并沒有什么惡意。如果緹拉娜懼怕凱尼的話,便可以對她說“這樣的家伙在這個城市里比比皆是。你—個人老老實實地在本部等著”便好。這樣一來,自己也可以從照顧孩子的工作中解脫出來了。

緹拉娜站在原地,抬頭看向明顯比自己高出很多的凱尼。

“沒聽到嗎,小姐?快點給我向右轉——”

緹拉娜轉過身子。她像右旋轉了一周,劍鞘中閃爍出銀色的光芒。刃風撕裂空氣。噌,淡淡的金屬音響起,細身的佩劍已經插回了劍鞘。

“……”

凱尼呆站于原地。過了片刻,他的領帶結扣略向下一點的地方突然斷裂,多半截領帶啪嗒一聲掉在了地上。

“向右轉,然后呢?”

“……請過去吧,小姐。”

“很好。”

如同什么事沒有發生過一樣,緹拉娜從凱尼的身邊走過。這位保鏢只能滿懷悲嘆地哀怨道“畜生。這條領帶可是一百五十美元買的啊”。

“你以為我會恐懼而向你求助嗎?”

盯著的場的臉,緹拉娜如此說道。她的眼神中并沒有炫耀自己身法的含義,而是散發著“可不要小看我啊”這樣的感覺。

“不……唔,算是吧。”

預想不到的發展。

雖然想過她或許會使用劍術,不過還是沒想到像凱尼這樣的壯漢竟然會如此輕而易舉地被搞定。如果被她那年幼的樣貌欺騙,恐怕就會遭遇這樣的不幸吧。

“我是米爾沃亞的準騎士。和你們這里的孩子不一樣。”

“想不到你也知道自己像個孩子啊。”

“我……我只是發育得比較晚而已!不許對我無禮!”

“哦。”

的場的小伎倆以失敗告終,他只得任緹拉娜跟著自己向夜總會的深處走去。他要找到的是這里的店主,名叫奧尼爾的男人。

穿過椅子倒放在桌子上的客席,最深處的包間中有個穿著立領僧服黑人男子。他便是奧尼爾。光光的腦殼刮得锃亮,耳朵上戴著圓形的太陽眼鏡。桌子上擺著筆記本電腦和一千美元的紙幣捆。他正用手機和不知哪里的誰打著電話。

“……唔,沒錯!我覺得這是一樁不錯的生意啊!知道嗎?那些罪孽深重的年輕人,為我們帶來了五十臺五十英寸的液晶顯示器,只能將這稱為鬼斧神工啊。要我說的話,簡直可以把他們供奉在埃特納火山的山頂——”(注:埃特納火山,位于意大利西西里島東海岸的活火山)

說到這的時候,光頭僧服男注意到的場他們。聲音一下子降低了一個音調。看來是在進行和分贓有關的交談吧。

“——不。啊,五十臺只是一種類推。實際上并不存在那些東西……啊,并不是這樣……關于這點之后再說明吧。生意只是一種比喻,是一種包含了很多神學要素的表現方式……不,希望你可以理解。不不,有客人來了,愿神也祝福你!再見!”

單方面掛斷電話后,男人如同什么都沒發生一樣抬頭看向的場。

“阿門!哎呀,這不是的場刑警嗎!今天你也能感受到神的氣息吧?那邊那位美麗的小姐看起來像是塞瑪尼人……歡迎來到我為大家服務的現場!請在這里享受舒適的生活吧。要喝點什么嗎?”

“奧尼爾。看來你的生意不錯啊。”

那名男人——比茲·奧尼爾在非常平靜地結束電話后,便在松軟的沙發上坐了下來。自稱是牧師的他,經營著不少古怪的買賣。因為他對黑社會的情況非常熟悉,所以的場將奧尼爾當作一名情報商時不時便加以“利用”。

“不要說什么生意不錯這樣傷人的話了!”

奧尼爾將手放在胸口,仰望著天花板。

“的場刑警,你沒有看報紙嗎?現在,這個圣特雷薩市不是因為失業和金融危機影響,犯罪率不斷上升嗎。對于我這個生活在市井之中,每天努力撫慰眾人的神之下仆來說,生意可是最無緣接觸的詞語啊!”

“是嗎。不過我都聽見了啊。什么?五十臺五十英寸的顯示器?”

“那一定是錯覺吧。能聽到神的聲音,說明你還太年輕吧。”

“我去第七署的盜竊科問問情況好了。”

雙手撐住桌子,的場盯著奧尼爾的太陽鏡說道。

“唔唔!”

奧尼爾眉頭緊鎖,如自言自語般呢喃道:

“如果我可以化作你的力量的話,就來找我商量吧。懺悔也好,什么也好。盡管說吧。想聽些包含光之力的話嗎?”

“我啊,奧尼爾。”

的場夸張地顰蹙起面孔。

“很討厭麻煩的手續和冗長的談話。或許你對宗教爭論很感興趣。我就免了吧。”

“那真是無比遺憾啊。啊,暴力的解決方法是我最為忌諱的,這種解決方式也絕不可能從維護圣特雷薩市治安的你的嘴里說出來嘛!所以我也只能報以遺憾了。”

“啰嗦。”

的場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我在找哥倫比亞人。車子是最近的款式,大概是三菱的帕杰羅吧。似乎是一群越過‘大門’進行走私的家伙。查查他們最近是不是從那邊搞到了一只‘妖精’,還有買主是誰。”

的場將活下來的菲律賓人所交代的事逐一道出。

“嚯?”

“如果你知道詳情的話,你便會受到你的神明的保佑做成那筆大生意。不知道的話,就等著接受擁有劍與天平的‘法院女神’的呼喚吧。應該是有關五十英寸豪華顯示器那件事吧。你明白的吧?”

“這很簡單,的場刑警。不過一直這樣的話,早晚有一天你的良心會落入撒旦之手的!”

“我是天臺宗的。不知道撒旦什么的。”(注:天臺宗,漢傳佛教十三宗之一,是中國佛教最早創立的一個宗派,后傳至日本)

“素聞佛教徒為人溫厚……看來都老實到被異教徒趕出發祥地的地步了呢。”

“我可沒時間和你廢話。到底是知道還是不知道,干脆點兒。”

奧尼爾深深地嘆了口氣,這樣說道:

“也不能說不知道。”

“哦?”

“出入這間‘教會’的哥倫比亞人都是很有道德又很勤勉的勞動者。不過他們之中似乎也有頻繁來往于塞瑪尼世界和這邊的家伙。那里面……”

“應該有嫌疑吧?”

“嗯,算是吧。不過,他們是群兇暴的家伙。我希望得到與這個情報相應的保證。如果他們知道是我向你告發的話,我這個神秘的殿堂,實現神之路的秘密空間,一定會被砸爛的吧。對了。希望你能讓他們一個月都做不了生意。”

“我倒是想讓他們永遠都做不了。要我做得過分一點兒嗎?”

“我記住你這句話了,兄弟!”

說著,奧尼爾牽起放在桌上的白色手帕,啪嗒啪嗒地在自己的眼前揮舞了幾下。

“簡直和迪利歐內一樣。”

從奧尼爾牧師那里聽到大致的情報,返回車子駛上馬路后,坐在副駕駛席的緹拉娜如此說道。

“迪利歐內?”

這是個似曾相識的單詞,但卻一時想不起來。

“我指的是你和那名‘神官’的對話。換作英語的話應該是‘鬧劇’這樣的詞匯吧?簡直就是一場毫無特色的迪利歐內。”

“有趣嗎?”

“不,非常無聊。”

“是嗎。”

對緹拉娜的評價沒有什么特別的感觸,的場轉動方向盤在一個路口拐了彎。時間已過五點,枯燥的街頭風景,慢慢染上一層黃昏之色。

“奧尼爾他很特別的。雖然有各種各樣的情報商……不過他是很奇怪的一個類型。”

“是嗎。”

“以下是我個人的觀點。奧尼爾雖然是個惡棍,卻很討厭殺戮和販毒。他開著一間可疑的神學院·募集捐款,倒賣一些奇怪的物品。不過,他非常值得信任。算是個讓人無法產生厭惡感的家伙。”

“在我看來只是個卑鄙的小偷。”

緹拉娜冰冷地說道。

“你這么說倒也沒錯。”

“那么,為什么還要依靠那樣的男人?”

“因為有這個必要。”

“我不這么認為。”

語氣有些粗暴,塞瑪尼人的女騎士繼續說道:

“可·伊瑪托巴。就算你的態度多么無禮,做出多少令我厭惡的事,我也會忍耐的。‘入鄉隨俗’這句成語我還是理解的。不過,這件事我卻無法認同,你們Bolice不是正義的執行者嗎?和軍隊不同,我聽說你們Bolice的職責是幫助百姓,懲惡揚善。都說你們是多利尼的戰士,所以我才抱有些許的期待。可……”

緹拉娜咽了一下口水。

“竟然和小偷交易?對他們的惡行視而不見?我實在是難以置信。你們Bolice沒有自尊的嗎?”

“…………”

自己從未用這樣的哼笑回應過她。雖然笑著說“你這個沒見過世面的家伙”,不過那名少女的聲音怎么聽都無比認真。

緹拉娜說的沒錯。

警察本來就該是那樣的才對。

“有很多復雜的原因。”

的場斷斷續續地說道:

“幫助百姓,懲惡揚善,那已經是過去時代的事了。現在……算了,說起來太復雜。”

“我不明白。”

“大家都是一樣。”

兩個人乘坐的車繼續向前前進。

駛過路過準備提速的時候,的場把腳輕輕地放到了離合器上。剛到這個地區來的時候,這個男人還曾經猛踩油門嚇唬坐在副駕駛席上的人呢,對于他來說,現在這樣駕駛是一種非常溫柔的補償方式吧。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