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第一卷 序章

圖源:千月綾華

錄入:yuyuko

http://www.lightnovel.cn

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禁作商業用途

下載后請在24小時內刪除,LK不負擔任何責任

請體諒圖源、錄入、校對的辛勤勞動

不可修改文本檔,轉載請務必保留信息

真是令人惱火,那些菲律賓人比交易時間晚了四十分鐘才到。

不,是四十一分鐘。

桂·的場盯著車內的時鐘,怨恨地咋著舌頭。雖然的場也是個很沒有時間觀念的人,不過他實在是難以置信,那些讓人等了這么久的家伙,居然會如此閑庭信步地走過來,他們的神經是怎么長的。相隔一個街區前的路燈下,兩個人影慢悠悠地向這邊靠近。簡直如同在遛狗一樣。

“別這么焦躁嘛,大將。”

助手席上的里克·菲歐力如此說道。

“即使是父母的葬禮,他們也會遲到的。如果對每件事都要生氣的話,你的身體會吃不消的。”

“我知道。可是……”

的場不快地嘟噥著,頭頂的熒光燈照在自己身上。如同在檢查自己的衣裝一樣。

反射出沉穩光澤的范思哲西服。梳理得整齊的黑發。端正的眉目。

已經兩天沒有回過家,臉上浮現出邋遢的胡茬,不過要飾演一名頗有勢力的經紀人。現在的樣子倒是合格了。這個好似行走于黑道中的剽悍男人,如同對待高級品一樣將原先的粗暴性格巧妙地隱藏了起來。

“一會兒還有個約會呢。”

“女人嗎?”

菲歐力的問題要如何回答,的場思考了數秒。因為要把情況解釋清楚實在相當麻煩,所以的場只是適當地給予了肯定。

“嗯,差不多就是那樣。”

“真讓人羨慕啊。我和老婆都結婚一周了,現在說起話來還有些羞澀呢。”

“并不是什么值得羨慕的關系。只是個接近后會傷害到彼此的家伙啊。”

聽到的場的囁嚅,菲歐力低聲笑道:

“不不,那種刺激不是很好嗎。這可是男女之道啊。”

“一點兒也不好。”

“年輕的桂·的場的煩惱嗎……走吧。”

“嗯,趕快收拾掉走人吧。”

作為交易對象的菲律賓人馬上就走到他們這邊來了。

打開車門,走上夜晚的道路。菲歐力極其小心地拿起放在膝頭的“賽百味”的袋,.跟在的場身后。

周圍渺無人煙,傍晚的雨水造成的水洼,在路燈的照耀下反射出蒼白的光輝。雖然大路上人流往來眾多.就算到了打烊時間仍然人頭攢動,不過這里已經進入了深夜。有問題的菲律賓人只有兩個人,都穿著印花T恤。一個人拿著老舊的收音機,另一個則拎著黑色手提包。

走出車外的的場和菲歐力向著兩名菲律賓人靠近。

菲律賓人如同審查一樣觀察著他們倆。的場身材魁梧,肩膀很寬。菲歐力則很瘦削,肩膀也比較窄。走在一起真是一幅奇妙的對比寫照。

“那么,錢呢?”

沒有一句開場白,其中一名菲律賓人,穿襠印有“5-0”圖案T恤的家伙問道。

“哈?你們讓我們等了一個小時。到底有什么打算?不知什么時候警察會來,真是讓人擔驚受怕啊。”

雙手插入褲子口袋的的場說道。

“先生。你是有錢,還是沒錢。”

“煩死了。倒是你們,有沒有帶貨來啊。你們說是‘產地直銷’的高級品,這樁買賣才成立的。快拿出來給我看看,你們這兩個蠢貨。”

聽到的場的話,另一名菲律賓人,穿著印有和平標志T恤的男人臉上的顏色驟變。

“你說我們是蠢貨?你剛剛說我們是蠢貨?”

“要我重復多少遍你們才能懂啊?所以說你們是蠢貨啊。”

的場輕描淡寫地接下“和平標志男”投射過來的挑釁視線。在眼看便要扭打起來的兩人之間,菲歐力插了進來。

“好了,等一下。大家都是來交易的嘛。不要引起沒必要的糾紛,趕緊完成交易吧。你們要的錢在這里。”

菲歐力將手伸迸紙袋中取出錢捆。一百美元的紙鈔,一捆一百張。共有八捆。

“一共有八萬。沒有打架的理由了吧?”

男人們的眼神驟然改變。雖然他們都盡力裝得很平靜,但每當菲歐力手中的錢捆左右晃動時,他們的視線也都忠實地追隨著一起移動。如同盯著牛肉的寵物狗一樣。

“清楚了吧。那就快把貨拿出來。”

聽的場這么說,“5-0男”便伸手到手提包中,取出一個強化玻璃制成的瓶子。長度大約有30cm左右。上端安置著一個小型壓縮機,可以聽到輕微的馬達聲。只是個向瓶子中注入空氣的粗糙裝置。

借助昏暗的路燈之光,可以看到瓶子中的“商品”在動。浮起無數氣泡的半透明液體。浸泡在這林格氏液中的,是一個小小的人類身影。

裸體少女的外形。

纖細白嫩的手足。

柔軟飄逸的金色頭發。

“如何。這是真正的‘妖精’啊,先生。”

那不是人類該有的外表。但她絕對是活著的。

只有小指指尖大小的手掌,貼在玻璃瓶內側,在微弱的光暈下扭動著身體。

“看起來很弱啊。”

仔細觀察玻璃瓶中的生物后,的場說道。

“N0,N0。她很有活力的,先生。只是被帶過來的路上有些勞累。從那邊抓過來還不到一周呢。”

原來如此,狀態這么好的“妖精”,最近已經很難看到了。經過一系列設備“加工”的話,應該可以生產出純度很高的“妖精之塵“吧。那是可卡因和海洛因都無法比擬的,可以給予人一段無比幸福時間的魔法之粉。最低價格也要數十萬美元,即使是通過市外的途徑轉售,也有相當的利潤。

“嗯,東西還不錯。是不是,桂?”

菲歐力說道。

“嗯,還不壞。畢竟是等了一小時的東西嘛。”

的場緩解了籠罩在身邊的緊張氣氛,終于露出了像是笑臉一樣的表情。

菲歐力也笑了起來,兩名菲律賓人的臉也松弛下來。在昏暗的小路上,四個男人全都很滿足似的笑著。

“喂。拿走吧,貨款。”

菲歐力將裝著錢捆的紙袋丟了過去,男人們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

“謝謝,先生。謝謝。”

“很高興嗎?那就好。托你們的福,我們也很高興。那么,現在差不多也該進入正題了吧。”

臉上掛著笑容,的場從西褲后的槍套中取出自動手槍,輕松地指向菲律賓人。同時他的左手打開筆記本,取出里面的徽章與ID拿給對方看。

“圣特雷薩市警(STPD)。現在要逮捕你們。”

男人們的笑容瞬間凍結,但的場和菲歐力仍然默默地笑著。

“罪狀是綁架與販賣人口。妖精不是商品。法律規定,她是塞瑪尼世界的市民。這可是重罪哦。那么,請把那位市民與錢放到地上,舉起雙手跪在地上。”

“你、你們是便衣嗎。”

“所以我才說你們是蠢貨啊。好了好了,趕緊按照我說的去做。跪下,跪下。不明白嗎?跪。沒看過《芝麻街》嗎,啊?”(注:《芝麻街》,美國著名兒童節目,通過各種童趣的手法向兒童傳播基礎知識)

在的場和菲歐力的槍口面前,兩個流氓猶豫了一瞬。雖然擺出了準備逃走的架勢。可是又想起這條小路是條筆直的直線,想不吃子彈地從這里逃走是不可能的,明白了這點后,兩個人對視了一下————終于跪在了地上。任何一點抵抗都會引起事態的惡化。

“畜生,被擺了一道!混蛋條子們。”

“哎呀,真是粗俗啊。里克,讓他們知道一下自己應有的權利吧。”

毫無松懈地舉著槍的菲歐力走到跪在地上的“和平標志男”前,聳了聳肩說道:

“就交給你了,桂。”

“那么我就來說了。你們好好聽著啊。你們擁有沉默權。所有的陳述,還有像‘混蛋’這樣的低俗詞匯,在審判的時候都會成為不利的證據。再有,你們擁有雇傭律師的權利。如果沒有錢的話……也就是說,如果你們沒有錢請那些狡猾而又礙事的家伙的話,市民們辛苦繳納的稅金便會和糞便一起流向廁所,政府要為你們提供官派律師。如何,是不是感動得都快哭了呢。就算哭出來也沒關系啊。來。快哭吧。”

“你們這群鷹爪,趕緊下地獄吧!”

“噢噢,很勇敢嘛。”

的場為不停咒罵著的“5-0男”戴上手銬后,粗魯地將他拉了起來。菲歐力同樣也完成了對“和平標志男”的拘捕,正在收拾放在路旁的錢捆與手提箱。

之后只要將這兩個人放進車里,載回本部就可以了。

異變就發生在這時。

咔,一個怪聲響起。的場向菲歐力的方向看去,應該拷著手銬的“和平標志男”正用自由的雙手揪起自己的搭檔。

怎么解除手銬的?

立刻他就明白了。男人的手腕上染滿鮮血,松垮垮地搖晃著。

就算自己的骨頭碎裂,皮膚剝落也全然不顧,使出驚人的巨力硬將手從手銬中拔了出來。

“里……”

這是發生在一瞬間的狀況,能吐出一個字已經竭盡全力了。到剛才為止都只是個小混混的男人,現在已經擒住里克·菲歐力的脖頸,用與剛才破壞自己手腕一樣的怪力折磨著他。

菲歐力的喉嚨中傳出低微的悲嗚聲。他的脖頸向著異樣的方向扭曲。

“里克……!”

的場將自動手槍指向“和平標志男”,毫不猶豫地開了火。九毫米子彈射入男人的身體,他微微抖動了一下。

即使挨了三發中空彈,男人也沒有倒下。如同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沒錯,就好像一點兒也沒感覺到疼痛似的,將菲歐力那軟綿綿的軀體向著的場丟去。

“!!”

那力道也同樣猛烈。宛如將沉重的沙袋以數十公里的時速丟過來一樣。的場連同搭擋的軀體一起,撞向背后的墻壁。沖擊使得意識漸漸疏遠,從肺部流露出一絲氣息。

發揮了如怪物般蠻力的男人。撿起掉落在路面上兩個袋子中的一個————不是裝錢的紙袋,而是裝著“妖精”的手提箱。

“等……”

等等。因為過于疼痛,連這句話都說不出來。

“多里納·梅塔·巴德利·納(弱小之極的野蠻人啊)。”

斜眼看看的場,“和平標志男”開口說道:

“伊·扎德·梅亞吉,索納·貝利亞·尼克西埃·蓋恩納·亞戈·伊埃·諾伊。索納·扎尼埃恩·比埃·蓋恩納·內拉伊。比澤恩納利.諾澤·達阿魯·菲埃魯·梅澤達·瑪梅伊亞·萊梅·諾伊·阿古西卡(靠那種雜耍似的道具,是無法打倒已成為我仆從的這個人的。這個女孩我帶走了。本來也是該屬于我的東西)。”

法爾巴尼語。那邊的人類……沒錯,那群混蛋家伙。這個菲律賓人被什么人操作了。的場咬緊牙關,重新將手槍指向男人。

“開什么玩笑,混蛋外星人。舉起雙手,跪————”

男人得意地咧開嘴唇。

兇暴的笑容。那是一般的流氓絕不會有的凄厲目光。的場曾經見過與這相同的相貌與視線。那是在很久以前,在那場已經可以稱為過去的戰爭中的事。

要死了。

剛這樣想,“和平標志男”便轉過身,發出微弱的自言自語聲從這里離去。腳踩在水洼中發出輕微的響聲。男人的背影,漸漸消失在路燈的燈光照不到的黑暗街巷之中。

很想去追他。但是身體無比疼痛,連站起來都做不到。

“…………”

剩下的另一名菲律賓人————“5-0男”,蜷縮在街道的一個角落里。不住地顫抖著。的場喘著粗氣,看向如覆蓋在自己身上一樣倒著的菲歐力。

“里克。”

沒有回答。

頸椎斷成了兩半,里克·菲歐力刑警睜著眼睛氣絕身亡。從自己到這個城市擔任刑警以來,已經與自己組隊四年的拍檔,就這樣一句話也沒有留下地死掉了。

本是個簡單的陷阱搜查作戰。

剛剛結婚一周,他和妻子說起話來還很羞澀。要怎么向她解釋才好呢。

“里克……可惡。”

不知什么地方,響起巡邏車的警笛聲。

十五年前,太平洋上,出現了未知的超空間大門。不斷變換形狀,朦朧搖動的門群對側,是個存在著妖精和魔物的奇妙的異世界。

“萊特·塞瑪尼”。

用那個世界的居民的語言來說,便是“人類的土地”的意思。而兩個世界人類,在無數次的爭斗中,不斷摸索著可以共同生活的方法。

卡利亞艾納島,圣特雷薩市。

與超空間大門一同出現在太平洋的巨大陸地,建設于其北端的這座都市,成為了地球方面·人類世界的玄關。

超過兩百萬的兩個世界的移民。

眾多的民族語多彩的文化。

富有之人與貧窮之人。

這里是世界上最新同時也是最有活力的“夢之都市”。然而,在那混沌之影中,無數犯罪行為正在蠢蠢欲動。塞瑪尼世界的魔法物品,與地球方面的兵器和藥物進行黑市買賣,現在正發生著從未曾有過的文明摩擦。

維護這座城市治安的圣特雷薩市警察,總要面對這樣特殊的事件與犯罪……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