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灰姑娘

終章 破壞夢境者之名

第一卷 灰姑娘 終章 破壞夢境者之名

……白野蒼衣站在樓梯平臺上。

一切都已結束的平臺。這里只剩下一件被燒焦的苔綠色制服,至今為止的心情、瘋狂、噩夢,還有人類,都原封不動地從這里消失了。

蒼衣帶著感情麻痹的表情,俯視著掉落在平臺上的制服。

他回想起了一切,在回想起的時候也失去了一切。蒼衣已經無法返回普通的生活。他想,至少不可能露出無憂無慮的笑容了。

蒼衣用自己的手結果了對自己懷有好感的女孩。

因為已經太遲,又不能讓事態變得更嚴重。

感情雖然發出了悲鳴,但是他不得不這么做。這只不過是重復葉耶那件事,但是在蒼衣擁有噩夢的前提下,他不得不面對。

蒼衣知道了至今為止都束縛著自己的枷鎖。

葉耶與噩夢束縛了自己的一切。

為什么拒絕和恐懼他人。

為什么無法拋下雪乃不管。

蒼衣感情中的很大一部分都被葉耶束縛住了。

蒼衣封印了跟葉耶共有的噩夢記憶,一直無意識地拋棄了吶喊的葉耶。

至今為止認定為普通的事物束縛了蒼衣的一切。

這就是蒼衣的“斷章”。

《……沒錯,你可以理解別人的“斷章”。》

風乃走近無言佇立的蒼衣說。

《你可以理解別人持有的“斷章”,有時還能與其共有。但是一旦你拒絕了對方,被舍棄的人就會跟噩夢一起消失。噩夢會讓那個人變回對他來說最為鮮明的現實。也就是說,那個人會變成那種事物。》

“………………”

《回歸的噩夢會讓那個人變成“異形”。直到徹頭徹尾。本來就是能讓很多人變成“異形”的噩夢。一直會變到失去形態為止。變到慘不忍睹。“你舍棄的人會毀滅”。這就是你的“噩夢”。你不得不選擇。是跟對方共同感觸,還是舍棄對方。》

風乃這么說著,忽然從背后抱住了蒼衣。

《————可憐的孩子。》

“……!”

被抱住的蒼衣很困惑。

“怎、怎么了……?”

《之前也說過吧?我如果有身體的話,也想抱抱你呢。》

這么說來,她之前似乎確實這么說過。蒼衣姑且將風乃拉開,向坐在樓梯上的雪乃搭話。

“雪乃……沒事吧?”

“……還用不著你來擔心。”

她用雖然冷淡,卻十分無力的口氣給出回答。

“但是……”

“啰嗦。那就讓我快點收回在那邊玩耍的姐姐。傷口堵不住了。”

因為出血過量,雪乃本來就很白皙的皮膚變得慘白。她的左臂還是印有刻度般的傷痕,等待事情全部結束的颯姬現在正在照顧她,用紗布和繃帶拼命按在她的傷口上。

蒼衣看著風乃,風乃則微微聳了聳肩,下一個瞬間她像融化在風里一般消失了。之后,臺階下傳來颯姬慌亂的聲音。雪乃像是用盡了力氣般失去意識。

蒼衣慌忙往下走的時候,背后傳來了呼喚聲。

“……白野。”

是佐藤老師。老師將背靠在平臺墻壁上坐著,用沾有凝固了一半血污的手按著一只眼睛,他以另一只眼睛看著蒼衣。

“老師……”

“你們對杜塚做了什么?”

老師用嘶啞的聲音質問。

被真衣子挖出一只眼睛的老師還保留著意識,他在平臺上從始至終地目睹了一切。

“老師……”

蒼衣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對說不出任何話的蒼衣,老師繼續說。

“這里發生了什么,我看見了什么,說實話我搞不懂。”

“………………”

“但是,杜塚做了不得不被那樣對待的事了嗎?”

明明才剛被真衣子挖出了一只眼睛,老師還是以嚴肅的表情詢問蒼衣。

“………………”

蒼衣還是無法說出什么。

然后,

“……颯姬,拜托了。”

“是。”

蒼衣拜托了觀察情況的颯姬,颯姬點了點頭,拿下發卡。

從她的耳朵里瞬間爬出無數紅色的“吞噬記憶之蟲”。然后,“蟲”又排著隊爬向沒有發現發生了什么事的老師的耳朵里,最終,老師的眼瞼如同掉落般閉了起來。

?

滿是消毒水氣味的病房里,佐藤老師醒了過來。

“嗯……這……是哪里?”

“是醫院。老師。”

坐在床邊的蒼衣對呻吟的老師如此回答。

“醫院?你是……白野嗎。”

被紗布和繃帶覆蓋了半邊臉的老師還是一副茫然的樣子,以一只眼睛看向蒼衣。

蒼衣點頭。

“是的,學校里發生了事故。老師從樓梯上掉下來,眼睛不幸被圓珠筆刺到了。”

蒼衣說。

“我是第一發現者。您不記得了嗎?”

“樓梯……不記得了。是真的嗎?”

“是的,您傷得很厲害,也許是因為驚恐讓記憶混亂了吧。很遺憾,您的一只眼睛不得不變成假眼。真的很遺憾。”

“假眼……是嗎……”

老師嘆了口氣,看向不知何處的遠方。

蒼衣注視著他,從椅子上站起來說。

“既然老師醒來了,我去叫下醫生吧。”

“是嗎。抱歉了,白野。”

“不客氣……”

蒼衣走出病房。

離開病房后,蒼衣看到神狩屋正和醫生在走廊里談話。對方是位頭發全白,剛邁入老年的醫生,是一開始蒼衣在那座公寓卷入“泡禍”的夜晚,明明是非正常時間,卻為蒼衣的眼睛進行了診斷的醫生。

“佐藤老師醒過來了。”

蒼衣說完,白發醫生給出“哦,是嗎”的回答。

神狩屋與此相照應地低下了頭。

“那么就拜托您了,三木目醫生。”

“哦。”

老醫生揮起一只手,走入病房。

目送著那位白衣大夫的背影,神狩屋面帶疲倦的笑容看向蒼衣,說了句“辛苦你了”。話雖如此,神狩屋的笑容差不多一直是這種感覺。

身穿制服的雪乃正不愉快地站在不遠處。

她引人注目的面容上表情很強硬,那個狀態簡直就像是在威懾通過走廊里的人一樣。

蒼衣對那樣的雪乃苦笑著揮了揮手,是敏感地覺察到他的笑容了嗎,雪乃皺著眉頭向蒼衣這邊走來。不過,她沒有說出抱怨或抗議,只是沉默著,老實地站在蒼衣他們身邊。

“……這次還真是遇到棘手的事了呢。白野君。”

神狩屋說。

“不……沒關系。”

蒼衣回答。

“但是沒想到這次會把《灰姑娘》跟《鳥葬》聯系在一起。為了凈化人類而讓鳥類啃噬的想法完全就是鳥葬啊。”

“鳥葬嗎……”

學者氣質的神狩屋說出關于這次“泡禍”的感想。

“讓鳥兒吞噬人體,令其將靈魂運到天上的過程就是鳥葬。凈化人類的罪惡這種想法大多源自西方,但是,在離我們很近的地方可能也有這種事發生。

看待人的邪惡眼光也有‘邪視’這種有名的說法。還有說法是惡魔會寄宿于人類帶有惡意的視線中。所以在西方,眼睛形狀的飾品是驅除邪視的護身符。在神話故事里當然也有很多邪視的例子,有名的有凱爾特神話里的魔王巴羅爾。巴羅爾的邪眼只需一瞥就能讓頑強不屈的士兵化作灰塵,如果被挖出的邪眼落在地面,似乎還會保持著魔力融入大地。”

興致漸漸上來的神狩屋被雪乃瞪了一眼,他“啊”地嘟囔一聲,停止賣弄知識。

“啊~……對了。首先不得不向白野君的活躍道一聲謝。”

神狩屋撓著自己混雜著年輕白發的頭,轉移了話題。

“多虧你覺察到那個‘泡禍’的內容,才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受害。謝謝。”

“沒事……”

不是害羞也不是謙虛。蒼衣對于這次事件,有一種失敗的看法。

如果能更早一點發現,他們就能得救。至少病房里的老師不用失去一只眼睛。

應該更早一點發覺。

應該還有更妥善的解決方法。

“……對了,白野君。”

就在蒼衣陷入深沉的思索中時,神狩屋突然詢問他。

“我聽過了你的愿望,但是那樣真的好嗎?”

“啊,是的。”

蒼衣點點頭。

在學校,一切都結束之后前來支援的“騎士”沒有趕上,蒼衣向一同前來的神狩屋表達了自己的愿望。

“我想成為‘騎士’。”

“嗯,對我們來說,持有你這樣‘斷章’的人作為“騎士”活動會幫到很大的忙。”

神狩屋說。

“但是,盡可能不要陷進去。像雪乃那樣。”

“沒事的。”

雪乃繃著臉,看向其他方向。

“在聽嗎?雪乃。”

“………………啰嗦,殺了你啊。”

?

就這樣,白野蒼衣成為了與“神之噩夢”戰斗的“騎士”。

蒼衣的“斷章”與他的別名,之后被命名為“覺醒的愛麗絲”。

就像愛麗絲到訪的神奇國度會在醒來后一起崩壞一樣。他的“斷章”————能摧毀噩夢。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