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灰姑娘

二章 受傷的騎士

第一卷 灰姑娘 二章 受傷的騎士

1

蒼衣對這一帶也很熟悉,是距學校最近的車站附近。

那座建筑物位于離車站前大路稍微有點遠的地方,在一條古舊的小路里。

排列著如同是都市開發的幸存者般磚瓦房頂的小路一角。時槻雪乃帶他來的地方,也就是這古老的小路一角,被目的地的建筑物完全占據了,但建筑物的古老形態跟這里十分相配。

“神狩屋——舊貨·古董·西洋古董”

擺著寫有嚴肅文字看板的古老店鋪。

刷有白色油漆的木造小店像是被改裝過的舊照相館,有種茶館的氛圍,這種昭和初期風格的小店本身就可以說是古董。

雪乃沒有看向蒼衣,只是向那家店示意了一下說。

“就是這里。”

“這、這里是……什么?”

無法忍受在校門前受到同校學生的矚目,也沒法拒絕雪乃讓他跟過來的請求,蒼衣就來到了這里。

從學校走過來差不多十五分鐘。這還是在校門前交談之后的第一次對話。

但是不管怎么樣,這種問題一開始就該問了吧。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比起被帶到什么地方遭遇非日常而產生不安,對于深受學校眾人矚目這種威脅到面前的“普通”的事,后者在蒼衣體內的恐懼程度很明顯更為優先。

對蒼衣有些不合時宜的發言,雪乃沒有特別在意,只是帶著一直以來的不耐煩表情轉過頭來。然后,

“這是我們的‘支部’。就像活動據點一類的吧。”

雪乃給了蒼衣確實是正確解釋,又好像有些跑題的回答。

“………………”

說實話,蒼衣對漸漸有些偏離正常的對話,產生了想要回家的念頭。

但是雪乃的表情和昨天的記憶明確地告訴蒼衣,現在不存在回家這個選項。

明明離車站很近卻沒有人煙的小路,還有像是被殘留在時代之外的建筑物。

他窺向看板旁敞開的入口,店內明顯很昏暗。

從似乎是商品的櫥柜等等之間看到的入口,對蒼衣來說根本就是通往異界的入口。但是,先走上前去站在入口處的雪乃正回過頭來看著蒼衣,蒼衣沒法違抗她的視線,就小聲嘆了口氣跟了上去。

但雪乃還是皺著眉頭,頻頻瞥向趕上來的蒼衣。

“怎……怎么了?”

“沒什么。”

蒼衣不由得問到,雪乃卻只回答了這么一句,就倏地轉回原來的方向,走入店中。

最先迎接蒼衣他們的是一個女孩的聲音。

“啊,雪乃!”

在堆滿類似垃圾物品的狹窄店內,女孩一發現雪乃就露出笑容,是昨天在那間公寓遇到的發卡女孩。

記得這女孩似乎被稱作颯姬。

夾在頭發上的巨大發卡跟昨天的顏色和樣子沒有不同,與蒼衣記憶中的一樣。

在昨天那種混亂的狀態下沒怎么注意到,現在仔細看來,是個非常可愛的女孩。

她那把感情寫在臉上的笑容,在滿是灰塵的店內閃閃發光。

女孩看向蒼衣,面帶笑容地打了個招呼。

“初次見面!”

哎?蒼衣的話被噎住了。雖然他們兩人沒有談過話,但昨天才剛見過,蒼衣穿的還是跟昨天一樣的制服,不應該看錯人才對。

“哎?呃…………初次見面。”

“……?”

女孩有些奇怪地審視著不由得給出困惑回應的蒼衣。

但這也只是一瞬間的事,她很快就對蒼衣示意了一下店內的柜臺,催促道“請到里面來”。

然后,女孩又對他身旁的雪乃微笑著,

“神狩屋先生似乎跟雪乃也有話說。”

這么傳達到。

“……是嗎。”

雪乃不耐煩地給出簡短的回答,即使如此還是坦率地走向店內。

“請走這邊。”

“啊……嗯。”

女孩微笑著為蒼衣帶路,穿過擺放著亂七八糟的器皿和人偶的陳列架,他們追在雪乃身后。

柜臺上擺放著看上去也像是古董的登記簿,靠近一看,這附近相對而言算是被整理過,騰出了一塊空間。

柜臺里面是用來待客的,擺著一個茶館用的巨大圓桌,還有差不多五把與之相配的椅子。

然后,

“神狩屋先生~!”

女孩向柜臺里喊去。

好一會店里都沒有人回應,但最后伴隨著啪嗒啪嗒的聲音,一位年輕男子慌慌張張地開門出現在店內。

“神狩屋先生,好慢哦!”

“呀,抱歉。颯姬。我讀書讀得太專注了。”

從里面走出來的清瘦男性二十五到三十歲之間,頭發中混雜著白發,戴著眼鏡,襯衫塞進皮帶的造型給人一種呆頭呆腦的印象。

“你、你是……”

蒼衣不由自主地喊出聲來。

“呀,昨天很抱歉。白野君。”

回答的男性微笑著。

蒼衣無法忘記,是昨天才見過的男人。

他就是昨天在醫院等候室里對蒼衣講述了關于那個“事件”的詳情并照顧“騎士團”這個集體的,名為鹿狩雅孝的男性。

2

我們的心,很深很深,非常深。

在連“我”是什么都搞不清楚的遙遠深處,存在著神。

神一直沉眠在深處。

神一直在做夢。

神某一時刻做了噩夢。

神是全知的,一次就夢見了世界上所有的恐怖之事。

神也是全能的,分離了自己看到的噩夢并丟出睡眠之處。

被分離的噩夢變成了巨大的泡沫,從深處緩緩上浮。

巨大的泡沫在不斷上浮的過程中,分成了兩個、四個、八個。

泡沫無數次分裂,最終形成了數不清的小泡。

于是,眾多泡沫依次從遙遠的深處上浮。

向我們的心。

神的噩夢之泡。

?

“……聽好哦?你可以把這當作是對你所見之事的一種解釋。”

昨天,蒼衣被出租車帶到了醫院。

“這首‘詩’在十九世紀中期發表于意大利,通稱《MaliciousTale》。是日語中叫《惡意傳說》的書的引子。”

在早就過了門診時間的醫院里檢查完之后,這位報上鹿狩雅孝之名的眼鏡男,在燈光關掉一半的等待室內講述了這樣一首“詩”的故事。

“這本名為《MaliciousTale》的書,原來的題目是《為了跟判決于人的殘酷命運戰斗的騎士們而寫,從深處而來的巨大泡沫之謎,或稱存在惡意的傳說》,是以這個非常長的名字自費出版的版本。內容就跟剛才所說的一樣,是圍繞著神之噩夢的幻想傳說,還有對人類示以無法避免的災難警告,以及對寫下這種恐怖事實的自己進行罪惡的懺悔。

這本書誕生于十九世紀初期,是名為約翰·戴爾塔(譯注:John·Delta)的意大利童話作家所寫的‘奇書’之流。你沒必要相信它的內容哦。因為現在我對這本書也存在好幾處異議。作者約翰·戴爾塔寫這本書時,產生了自己同時存在于十二萬兩千七百八十一個平行世界的妄想而失蹤。雖然他似乎寫過關于這十二萬平行世界的詳細記錄,但當朋友們發現他失蹤后趕到他家時,只在暖爐中找到了記錄和日記,而這些東西都已經被燒成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內容能讀了。

……不過,這些聽上去只像是玩笑話,所以也沒什么要緊的,也正是因為是由這種人寫的書,你沒有必要囫圇吞棗地相信。但是先不管相信與不相信的問題,對存在于這個世界上的怪現象之真相,他寫下了關于此事的一種重要解答。

正所謂《存在于這個世界上的怪奇現象都是‘神之噩夢’的碎片》。

先不論此事的真假,你今天看到的怪現象之類在神之噩夢之泡的故事中,被我們稱為‘泡禍’。

據說神之噩夢之泡浮現到人類的意識中時,會迅速跟此人擁有的恐懼、惡意和瘋狂混合在一起,人類狹小的意識容器很快就無法容納,噩夢便溢出到現實之中。而溢出的噩夢會使現實世界變質,讓噩夢作為現實‘顯現’出來。

你所見之物的真相正是‘那個’。溢出的噩夢讓身邊的物體、生物、精神之類一切物體變質,在現實中營造出噩夢的故事。根據‘泡’的內容,那時成為‘潛有者’————即神之噩夢之‘泡’浮現到意識層的人,還有個人所做噩夢的不同,內容也各種各樣。

我們聚集了過去曾經因噩夢發生而被卷入異常現象之人,互相治愈心靈的傷痕,并救助像你這樣新一輪被卷入‘泡禍’的人,類似于志愿者團體。這種被稱作‘泡禍’的怪現象如果規模變大的話會十分危險,被卷入之人最后死掉大半的情況也不少。

而且這種現象的后遺癥很嚴重,幸存者的心靈會留下傷痕和‘泡’的碎片。這樣的話……不只是恐懼,還有現象都會閃回。

名為雪乃的黑衣女孩使用并展示在你面前的就是‘那個’。

她的‘痛苦’可以轉化為火焰。那是她曾經經歷的,由噩夢引發的悲慘事件之碎片。我們取‘神之噩夢’這個巨大傳說中一部分的意思,把碎片稱為‘斷章’。為了不讓它發作并沉眠在心里,還要接受像她一樣的訓練,否則就不知道何時會爆發,給予自己和周圍的人以‘泡禍’,是非常危險的后遺癥。

……也就是說,嚴重點來看,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的心靈,都時常暴露在神之噩夢上浮的危險中。

如果噩夢之‘泡’上浮到心里,以那個人為中心發生脫離常軌的怪現象就被稱作‘泡禍’。如果這種怪現象過于巨大,會給大多數卷入之人帶來悲慘的命運。即使被卷入之人幸存下來,在負有嚴重心靈創傷的情況下,其中一部分人的心,會同時殘留精神創傷和作為后遺癥的‘泡’之碎片。

這個碎片就是‘斷章’。擁有這個并幸存下來的人,被我們稱為‘保持者’。也就是你遇到的雪乃和我這樣的人。我們現在正為了把人們救出自己遭遇的那種悲慘現象而活動著。

也就是說,剛才是想把你從你看到的那個現象中解救出來。你是哪種形態現在還無法判斷,但你已被卷入了‘泡’。……忽然說這些有點奇怪吧,但請你將今天看到的事記在心里,稍微考慮一下。沒必要馬上相信。不過,請多加小心。現在這座城市里,存在著《聽著下午六點整的廣播走下樓梯,也許會被殘殺》的噩夢傳說……”

…………………………

…………………………………………

3

昨天對蒼衣做過如上說明的眼鏡男。

現在,蒼衣就在似乎被稱作神狩屋的男人店里被看似垃圾的商品包圍著,還與這個人物圍坐在簡樸的茶桌前。

“最近怎么也提不起勁來呢,沒法拿出好東西實在是抱歉。”

“沒、沒事……”

神狩屋露出有些糊涂的笑容,將速溶咖啡倒入杯中。

這個叫神狩屋的男人正如自己所說的那樣,不怎么考慮周圍的事,而且仔細一看,他身上的高級襯衫皺皺巴巴的,很年輕卻混有白頭發,明明傍晚了還一副剛睡醒的樣子。

在能坐五個人的圓桌旁有蒼衣和神狩屋,保持不耐煩的常態表情的少女,以及戴發卡的女孩。

女孩正在幫神狩屋的忙,勤勞地把咖啡擺在桌上。

“……”

蒼衣思考著自己為什么會來到這種地方,呆呆地盯著對方上咖啡。

把蒼衣帶來這里的雪乃沒有要說什么的意思,她把手肘架在桌上輕托著腮,是對這邊有什么恨意嗎,她眺望著完全相反的方向。

“……好了。”

大概整理了一下裝束,神狩屋再次開口。

“重新介紹一下吧。我是鹿狩雅孝。因為大家都叫我神狩屋,你這么叫我也可以的。”

神狩屋首先這么說道。

他把手擺在桌上,筆直看向蒼衣的樣子居然出乎意料的好看。再跟他不是當代風格的服裝相配,看上去簡直就像是昭和時代舞臺的電影里登場的人物一樣徹底融入了這家店,并醞釀出一種獨特而又超凡脫俗的氛圍。

“這位是時槻雪乃,這是田上颯姬。”

神狩屋面帶溫和的笑容向對這種氛圍有些怯意的蒼衣介紹了其他兩人。介紹到的颯姬也向蒼衣露出爽朗的笑容。

“請多關照。”

“啊,嗯、嗯。請多關照。”

帶著膽怯和困惑的心情,蒼衣只是如此回答。

雪乃雖然不再看向另一邊了,但她還是繃起面孔,沉默著把咖啡送入口中。

“那么,白野君。很抱歉今天突然找你過來。”

神狩屋面帶溫和的笑容看向蒼衣。

“啊,沒事……”

“……嗯,你還真奇怪呢。能迅速進入話題是很好,但你要是理解力太強的話反而會讓人擔心哦。一般來說找人談話都有點棘手的。”

“哈啊……”

對蒼衣的回答苦笑著,神狩屋說道。

自認為熱愛平凡的蒼衣,奇怪這種評論非他所愿。但是他也認為自己現在的行為很奇怪。

————為什么自己能若無其事地坐在這里?

答案很簡單,都怪他無法拒絕他人請求的性格。

但是雖然明白這一點,他的心中還是一直糾纏在疑問與不協調感的漩渦中。

遇到異常現象,像這樣傾聽異常的談話,還用像在應付自家附近大嬸的客套話來回答。

滑稽的自己。

自己為什么會在這里呢?

蒼衣在心中思考著,而話題已經擅自進行了。

“呃,總之,接著昨天的話說吧……那個,白野君。雖然對你有點過意不去,其實在你進入這家店時,我稍微對你進行了一下測試。”

“啊,是……………………哎!?”

蒼衣本來只是憂慮重重地左耳進右耳出,卻忽然聽到了危險的話題,他不由自主地叫出聲來。

“測、測試嗎!?什么時候?”

“啊啊,是不會注意到的那種,所以也難怪你會吃驚。”

對吃驚的蒼衣,神狩屋只是微笑著。

“不管是什么測試,我只是為了以防萬一,想再次驗證一下你是否過去真的經歷過‘泡禍’。做了什么之后會向你說明,但從結論上而言,你過去遭遇過‘泡禍’應該沒錯。”

神狩屋這么說道。

“還有一件事。其實我們正在懷疑你讓那位‘女性’——也就是在那所公寓襲擊你的女性變成那樣,會不會因為你是‘潛有者’。”

“……!”

蒼衣愕然了。

“也就是說,會不會是噩夢之‘泡’上浮到你的意識,而它‘顯現’的結果就是那位‘女性’。”

“哈、哈啊……”

“不過雖說是結論,似乎也不對。”

神狩屋雙手交握。

“其實在這座城市里,已經發生了好幾次‘泡禍’。調查事件時,雪乃遇到了你和那位‘女性’。

我們當然預想了你的相關性……但根據雪乃姐姐的意見,似乎并非如此。這樣的話,就會成為你偶然出現在那個場所,而‘泡禍’是在過去就經歷過了。而且恐怕還是危及生命那一類的。你有印象嗎?”

“請、請等一下!”

蒼衣慌忙說道。

“為什么突然得出這樣的結論……”

蒼衣當然沒有遇到過這種怪現象的記憶。

他只不過是昨天才被卷進去的而已。

“還、還有……按你所說,不就像是我有‘斷章’那種東西嗎!?”

幾乎從椅子上站起來的蒼衣這么說著。

桌子搖晃起來,咖啡杯也發出聲音。

“那種蠢事……”

這時蒼衣腦海里浮現起雪乃在那個樓梯平臺上的凄慘姿態。

在蒼衣體內有跟那種東西相似之物,他無法想象。

“嗯。”

但是神狩屋只是靜靜地點了點頭。

“當然有這種說法。你體內確實同時沉眠著某種精神創傷與‘斷章’。這一點不會錯。”

“………………!!”

蒼衣無言了。如同被宣告了不治之癥一般的沖擊,讓他在一瞬間屏住了呼吸。

“怎么會……”

“……你似乎沒有印象呢。那就是發生在你是小學生之前的陳年舊事吧,而且你為了保護自己的心無意識地將它封閉起來了。”

神狩屋轉變為有些同情的表情如此斷定。

蒼衣喘著氣。

“怎、怎么會有這種……”

“很遺憾,你會出現在那所公寓,而且還能毫無問題地走進這家店,這一點基本上可以斷定。”

神狩屋搖了搖頭,完全否定了蒼衣的抗議。

“因為那所公寓還有這家店,都發動了這位颯姬的‘斷章’。”

“!”

蒼衣條件反射地看向颯姬。

颯姬的表情有些為難,她只是沉默著回看蒼衣。

“她是被稱作‘食害’之‘斷章’的‘保持者’,擁有能夠發動吞噬記憶之蟲的‘效果’。普通人類進入這種蟲的效果圈就會失去特定的記憶。就像公寓和這家店。因為會失去對目的地或面前建筑物的記憶,人們會忘記自己要去哪里,也就無法抵達目的地。

不受這種效果影響的只有‘斷章保持者’和‘潛有者’,亦或是‘異形’這三種人。因為人類的意識是有限的,我們無法接受復數個過于龐大的‘神之噩夢’。所以一個人只能擁有一個‘斷章’,而且同理可得,‘斷章’會對其他噩夢產生抗性。雖然颯姬的‘效果’對精神上的影響很顯著,但這對斷章‘保持者’是無效的。

同理還有,

‘異形’……也就是因為噩夢而變質,像那位‘女性’一樣的人。

‘潛有者’……噩夢之‘泡’上浮到精神中的人。

真的只有這些。能在颯姬的‘斷章效果’——‘食害’中,不受任何影響就進來的人。”

“………………!”

神狩屋說道。蒼衣焦躁起來,他不由自主地拍著桌子,把身體伸向神狩屋。

“這、這種事我怎么可能相信!”

“很遺憾,這就是事實。你沒注意到嗎?在那所公寓和這家店周圍,沒有一個人。”

“這種事————”

“無法成為證據?那你昨天看到的東西是什么?”

“即、即使如此————”

“別看我們這樣,我們的組織有很長的歷史呢。積累了很多經驗和情報。這是最終結論……如果你不相信那也沒辦法。”

這時,神狩屋眼鏡里的目光隱約地銳利起來。

“颯姬。給他看一下。”

“啊……是。”

颯姬回答后把指頭插入遮住自己右耳的頭發,拿掉耳塞之后————

從她耳朵中爬出數不清的紅色小蟲,颯姬的脖子、肩膀、手臂和桌子,一瞬間被蠕動的可怕鮮紅色覆蓋了。

………………………………………………

…………………………

…………

4

把椅子丟在柜臺旁,蒼衣青著臉色趴倒。

“………………”

從那之后過了片刻。至今為止的對話中斷了,在被昏暗燈光照亮的店內沒有人說話,有些不妙的掃興氣氛正在擴散。

雪乃把腳搭到靠在墻角的椅子上,依然無言地皺著眉頭,盯著另一個方向。

原本擺在中間的桌子被推到一旁,神狩屋像個侍者般拿著抹布擦拭濕掉的地板。

颯姬掃掉了剛才掉在地上的咖啡杯碎片后,就走進店內部,現在不在此處。

無數的“蟲”出現在面前,讓蒼衣不由自主地向后閃避,椅子翻倒后他踢到桌子,釀成了一場慘劇。因此有好一會都是在騷動和打掃中度過的。

于是蒼衣趴在柜臺上。

突然從耳朵中涌出可怕數量的蟲并覆蓋桌子的場景嚴重打擊到了蒼衣,面前出現大量紅色螞蟻的蠕動,蒼衣卻看到一半就貧血了。

把遞過來的濕毛巾按在眼睛上,蒼衣發出小小的呻吟聲。

“沒事吧……?白野同學。”

倒好垃圾回來的颯姬,擔心地詢問蒼衣。

“唔…………抱、抱歉。沒事……”

蒼衣回答后抬起臉來。

有生以來第一次意識模糊。從剛才被窮追不舍的激動到一下子褪去血色,蒼衣的頭為此有些沉重,感覺也不舒服。

“普通人是看不到‘那個’的哦。白野君。”

一只手舉起抹布的神狩屋說道。

“那種蟲是‘斷章’的產物。普通人看不到,是能夠‘吞噬記憶的蟲’。”

“…………”

蒼衣沒有回答的力氣。

“利用這一點可以消除他人的記憶,但颯姬自己也常被這種蟲吞掉腦內的記憶。所以不重復的記憶她很快就會忘記。現在颯姬已經不記得昨天見過你的事了。”

對神狩屋的話,颯姬發出“哎!?”的聲音,就取出掛在脖子上的可愛筆記本,慌忙打開。

蒼衣回想起一開始打招呼時的場景。

颯姬完全忘記了蒼衣的問候和表情。

“啊……”

“做好覺悟比較好。你絕對擁有‘那種東西’。炸彈正在‘沉眠’,只是你還沒注意到罷了。”

神狩屋說。然后,檢查完筆記本的颯姬,一臉抱歉地面向蒼衣合掌。

“對、對不起……我忘記了。也沒記筆記。我們昨天見過面啊……”

“啊……沒事……”

對颯姬一幅真的很抱歉的表情,蒼衣不由得如此回答。

但是說實話那個真讓人毛骨悚然。因為看到了“蟲”,蒼衣產生了不想接觸她的生理性厭惡,認為產生這種感覺的自己是個很過分的人,蒼衣陷入了無能為力的自我厭惡感之中。

蒼衣不敢正視颯姬,移開了視線。

而聽到自己體內也有這一類東西的話,蒼衣依然毫無實感地感到了抑郁。

“………………”

剛才對方說明的、自己看過的東西正在自己體內,這種既沒有記憶也沒有實感的事實,讓無形的不安在他胸口擴散。

蒼衣不由得看向雪乃。托著腮的胳膊撐在架起的腿上,雪乃也正看著蒼衣,于是他們的視線突然相遇。

雪乃哼地一下立刻移開了視線。

她一臉不愉快地皺著眉頭。

“雪乃也如你昨天所見的那樣,是‘斷章保持者’。”

看到他們的神狩屋說。

“當然我也是。我們的團體全都是這樣卷入‘泡禍’,心里持有‘斷章’的人,我們已經持續了一百多年的互助。”

“一百年……”

蒼衣低聲說道。

“我們的集體是由十九世紀后半期偶然發現《惡意傳說》,有被卷入‘泡禍’經驗的三個意大利人組織起來的團體。十人左右、被稱作‘支部’的活動小組在日本大概有二百個,這里也是‘支部’之一。

團體的名稱源于《惡意傳說》的原名,叫作‘斷章騎士團’。

原文是‘OrderoftheFragments’。雖然是個有點夸張的名字,不過就這樣,最初的‘騎士團(Order)’以《惡意傳說》為‘圣典’,成立了與噩夢作戰的結社。那時還是一種宗教信仰,但隨著成員漸漸增加和實踐技巧的積累,結社逐漸變為類似于怪奇現象被害者之間進行互助的志愿者組織。這就是我們團體的前身,直到后期‘騎士團’的理念和實踐才在歐洲和美國擴散開來,昭和時期又傳入了日本。

這就是我們團體的歷史。我知道你可能會感到不安或懷疑我們。但是我希望你能成為我們的同伴。我們一定能在某一天你體內的炸彈顯現時起到一點幫助。

你的‘斷章’顯現時如何才能抑制風險,如何才能更好地制御,我多多少少能教你一些方法。畢竟經歷了一百多年,我們的團體積累了不少關于‘泡禍’和‘斷章’的實踐經驗。說實話‘泡禍’和‘斷章’都是很危險的東西,直到現在也沒能做到真正意義上的制御。但是我可以保證,比什么都不做要好很多。雖說只是個向后看的保證。”

神狩屋平靜地一口氣說完。

“……不過,今天差不多就到這里吧。”

于是,神狩屋說到這里,輕輕吐了口氣,就這樣止住了話頭。

“你已經很混亂了吧。其實很少發現像這樣沒有自覺的‘保持者’。大多數情況下,是沉眠的‘斷章’顯現并鬧出大事,我們才能發現。所以,對于在那之前就被發現的你,我們也許能夠以理想的形式給予幫助,想到這一點,我也有些興奮。”

神狩屋微笑著。

“所以說,現在先不談話了。你也不在緊急性中呢。我希望你能再稍微考慮一下。”

“…………是。”

總之,蒼衣點了點頭。

稍微有些放下心來。這種令人不安的談話終于結束了。雖然還沒有真正相信至今為止聽到的話,但對方說了自己還沒有緊急性。

不管怎么說,他不得不相信用自己眼睛看到的“現象”是存在的。

即使如此只是傾聽也會讓人頭腦混亂。這種談話的結束,讓蒼衣嘆了口氣,放下了肩頭重擔。

“啊啊,但是最后還有一件事。”

“……”

而結束的話題繼續展開讓蒼衣再次緊張起來。

“我有一件事很想拜托你。愿意聽嗎?”

“什……什么?”

蒼衣戒備地回問。對此,神狩屋浮現起惡作劇的笑容。

“能否成為雪乃的朋友呢。”

神狩屋如此說道。

聽到這句話,蒼衣“哎?”地瞬間語塞,至今為止漫不經心地撐著下巴的雪乃,也忽然氣勢十足地抬起臉來。

“什……!你說什么啊神狩屋先生!?”

這位少女動搖的聲音,蒼衣此時第一次聽到。

“開什么玩笑!這種事毫無關系吧!?”

生氣了。這一點沒錯,但是還能看出她比這一點更為強烈的動搖,至今為止這位少女擁有的“盛氣凌人”都不知消失去何方了。

少女微妙泛紅的臉頰在各種意義上來說都突然給她賦予了人情味。

聽到雪乃這么生氣的聲音,神狩屋有些為難似的裝著糊涂說。

“我倒是沒有開玩笑的意思啊……”

“多管閑事!”

“大家都很擔心雪乃哦?明明還是高中生,卻參與這種‘活動’,連普通的生活都過不了,這并非我的本意。”

“…………………………太多管閑事了。”

雪乃總算收起了她的激奮與動搖,與此代之,她抿起嘴角看向一旁。

“……還有其他受到精神創傷,不靠‘狩獵’就不能生存的人。我跟他們一樣。”

“嗯~正因為如此我們才不想也不能強行阻止你……”

神狩屋有些為難地給出曖昧的笑容。

“但是我們基本上來說希望‘泡禍’的受害者也能過上普通生活,這是我們的目標。尤其是雪乃你還年輕。也許之后還能回去,你卻否定了普通生活沉迷于‘活動’。在學校好像也沒交朋友,大家都很擔心你哦……”

“所以說,你這是多管閑事。”

雪乃在拒絕。她一臉頑固。

“我只按自己的性子來。說什么‘普通’,那樣怎么跟‘噩夢’作戰?”

“嗯~你要這么說的話,我也沒法說什么呢……”

“我要成為怪物。為了戰斗。我不需要普通。”

她擅自斬斷話頭。神狩屋輕輕嘆了口氣。

而目睹他們這副樣子的蒼衣開口說。

“可以啊。成為朋友。”

他說到一半,被嚯地轉過頭來的雪乃瞪住了。

神狩屋也帶著驚訝的表情看向蒼衣,接下來他露出笑容。

“真、真的嗎?”

“嗯。”

蒼衣點了點頭。不是因為自己無法拒絕他人請求的性格,而是憑自己的意識這么說,蒼衣對這樣的自己也感到了驚訝。

但是,蒼衣不知道為什么很確信這個回答對于他的內心來說是正確的。

就在剛才那個瞬間。

雪乃產生動搖并發怒,拒絕神狩屋說的話的那個瞬間。

蒼衣產生了無法對那樣的雪乃置之不管的心情。

“真麻煩。”

看著瞪向他的雪乃,蒼衣有些為難地笑了。

“請多指教。”

“……!”

最后,雪乃一幅唔地咽下什么的表情,就這樣繃起臉倏地轉開臉。

這時颯姬站到蒼衣身旁,向蒼衣伸出右手。

“我也請你多多指教!”

“嗯,請多指教。”

猶豫了一瞬之后,蒼衣握了握她的小手,颯姬真的很開心地笑了,將他們握住的手上下揮動了好幾次。

“白野的名字我已經寫下來了。下次不會忘記的。”

“嗯。”

“想忘也忘不掉。”

“嗯……嗯。”

蒼衣帶著復雜的心情點點頭。

“……”

神狩屋瞇著眼睛觀望著蒼衣等人的騷動。

于是,在蒼衣他們的你來我往告一段落之后,

“那么白野君。今天差不多該結束了,但是如果可以的話,可以請你最后再見一個人嗎?”

他這么說道。

“啊~……呃,行倒是行。”

“是嗎,太好了。大家平時都不在這里,但是我和颯姬,還有另一個孩子住在這里。”

“孩子?是小孩嗎?”

“嗯,是女孩。我希望你能務必見她一面。”

神狩屋說著,將手里的抹布遞給颯姬。

于是神狩屋打開柜臺里面的門,走向像是古代店鋪里會有的那種通往住宅的店內,向蒼衣招手示意。

5

那位年幼的少女在散落在地面的書海中呆呆坐著。

蒼衣通過充滿古舊風趣的走廊,被帶到這個規模本身不大,稱作洋房也可以的房間內,這里四面八方沒有窗戶,墻壁也被書架遮住了,正可謂是成為“書房”的房間。

一絲不漏遮住墻壁的是跟蒼衣家的便宜貨完全不同,具有厚重色澤的木制書架。

在一般家庭見都見不到,花樣復雜的地毯上,那位估計連十歲都不到的女孩,穿著宛如陶瓷娃娃那種輕飄飄的衣服,坐在地上。

“我來介紹吧,這是夏木夢見子。”

神狩屋這么說著,介紹了少女。

但是,少女像是沒有聽到神狩屋的聲音,也像是沒有注意到已經進入房間的蒼衣等人,只是抱著巨大的兔子玩偶,靜靜地注視著攤開在地板上的繪本。

天真爛漫的側臉與長發。

大片綻放于地面的裙子。這幅場景當成一張照片的題材來用也足夠了。

但是……

“正如你所見,她因為‘泡禍’而壞掉了心靈。”

“………………”

就像神狩屋所說的那樣,盯著繪本的少女側臉欠缺著表情和回應。

她一心一意看著繪本的表情,既看不出是在享受所看之物,又讓人感覺不到其他的感情,不是程度問題,而是看不到。

如果少女沒有時而翻動繪本紙張的舉動,她會被人誤解為等身大的人偶吧。

跟她脫離塵世的服裝相配,少女的存在給這個房間制造出一種異樣的場景。

“……她沒有父母或親戚。”

在不知如何反應而沉默不語的蒼衣面前,神狩屋蹲在少女身旁,將手放在她小小的頭上。

“稱得上跟她有血緣關系的人,都毫無遺漏地跟她的心一起被‘噩夢’吞噬掉了。

三年前,她在市外郊區的自宅中被救出。在我們覺察到‘泡禍’闖入那座房子時。房中被融化到一半并融合起來的人填滿了,她則在那座讓人不忍正視的宅邸的小孩房內,被已經融化在一起的父母抱著。

只有還保留著原型的母親之手翻動著繪本,以無法成聲的聲音繼續朗誦,現場處于噩夢般的狀況中。從那之后,她就對外界的事基本上沒有反應了。”

“…………”

神狩屋一邊說明一邊梳理著少女的頭發。蒼衣沉默著眺望那副光景。

“她基本不會主動說話,除了吃飯以外的時間都在閱讀繪本和童話之中度過。本來把她送去相關醫院或設施才算正常,但因為她持有‘斷章’而太過危險,所以無法將她送去普通的設施。”

神狩屋的聲音沉穩地扼殺了抑揚頓挫。

“雖然很可憐,但這就是‘泡禍’的現實……”

他靜靜地繼續說。說到這里,神狩屋突然抬起頭。

“……啊啊,抱歉。還是別提這些了。我本來沒這個打算,是一不小心。”

“沒事……”

對浮現起為難笑容的神狩屋,蒼衣只是如此回答。

除此以外,他沒法回答別的什么。

少女對撫摸自己頭的手和談論自己的對話都毫無反應,只是繼續抱著兔子玩偶,將視線落在繪本上。擁有懷表的愛麗絲兔子,以跟少女相同的無機質眼瞳俯視著繪本。

于是,神狩屋站了起來。

“其實我想說的呢……就是希望如果可以的話,你能跟雪乃偶爾來看看這孩子。”

神狩屋盯著蒼衣說。

“這孩子……嗎?”

他不由自主地表達出了困惑。

“是的。這孩子基本上會把自己跟外界隔絕起來,但也不是全部。跟最開始相比她已經在恢復了。能自己吃飯,也能在一天內認出我們好幾次。

所以才要一點一點刺激她,讓她增加外面世界的朋友。但是畢竟有情況。不是誰都行,這讓我很是頭疼啊。只要盡可能跟雪乃偶爾來看看就行了。總是我這邊拜托你,也挺不好意思的就是了。”

“哈啊……只是這樣的話沒關系……”

“謝謝。我想你大概對我所說的話和活動還懷有疑問吧。”

神狩屋微笑了。

“所以在你接受之前,就盡可能不要跟那些事扯上關系。等你有一天遇到什么事的時候,我們當然也會幫助你。但是在那之前,我們只是認識就可以了。”

神狩屋伸出右手。

“可以的話店鋪那邊也能為你服務……雖說幾乎沒有高中生想要的東西呢。畢竟是古董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