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灰姑娘

一章 終結與起始

第一卷 灰姑娘 一章 終結與起始

1

星期一。一周的起始。

在這一天兩人相遇了,白野蒼衣相信的“平凡世界”就此終結。

那天放學回家的路上。蒼衣前往了一所在地圖上離家很近,但很明顯要繞遠路的公寓。因為班主任佐藤老師拜托他去找一位最近休學在家、幾乎沒跟他說過話的同班女生,并把積攢起來的講義送過去。

這是高中第一年的五月。

總算是習慣了制服和學校,蒼衣卻沒有能和剛入學不久就休學的女生親密來往的社交能力。

但是蒼衣很不擅長拒絕或無視他人的要求,也就沒能拒絕前往那種素不相識的女生家里。雖然還有其他更合適的人選卻偏偏選中他,也是因為蒼衣是歸宅部*①的,僅此而已。

好吧,這個理由也不是不能理解,蒼衣就這樣第一次拜訪了附近同班同學的家。

走到離學校最近的車站,再乘兩站電車。這里確實跟離自己家最近的車站是同一個,不過,那位叫作杜塚真衣子的同班同學家在相反的方向。

隨便在車站旁的購物街和游戲中心轉了轉,穿過幾乎沒走過的道路。沒多久,一只手中捏著備忘錄的蒼衣抵達了那所公寓,這時太陽已經開始下山了,稍微有些不合時節的夕陽灑下光芒,已經到這個時間點了。

“宮園公寓,三層……”

在公寓前看著備忘錄,蒼衣念叨著。

這所沒有管理員、可以隨意通往各家門前的開放式公寓很古老,從印象來看,比起公寓,蒼衣覺得更像是集中式住宅區。

于是蒼衣走進幾乎沒有人氣的公寓,比起電梯先發現了樓梯,正要往上爬時。

六點鐘,一邊聽著從自治團體的揚聲器中傳來那時常卡殼卻又充滿整個空間的《夕陽啊夕陽》*②,一邊登上了通往二層的樓梯平臺時——那里出現的景象,簡直就像是“噩夢”的產物。

一位眼珠被剜掉的女性,站在階梯之上。

暮色降臨后,模糊而褪色的景象。從樓梯平臺向上望去,年輕的女性像是從暮色中滲透出來的一般,站在上方臺階的之上。

凌亂的頭發。

緩緩地踏向空中。

而在那位想要就此走下樓梯的女子眼中是,像被挖空一般暴露出的紅黑色空洞,從她貼在那里的前發內側,有粘稠的血液像是眼淚一般流下她潔白的面頰。



鞋子踩在了臺階上。



血液從敞開在臉上的虛無眼窩中溢出。

“————————哎?”

從仰望著這幅景象的蒼衣口中漏出的,只有這么一聲而已。

但是正是這個聲音,在這幅沒有現實感、快要停滯的異常景象中打入了致命的一楔,破壞了這里的秩序。

“……”

女子注意到了蒼衣的存在。

女子準備走下臺階的腳停下了,那張被挖掉眼珠的悲慘面容轉向蒼衣,浮現起柔和的微笑。

“你好。”

女子輕聲問候道。

然后,女子就以那個姿勢緩緩地向前傾斜————像要用力投身而下似的,向蒼衣所在的樓梯平臺頭朝下地掉落下來。

“唔哇啊啊啊啊!!”

咣!咣!咣!一邊發出頭敲打在臺階上的聲音,一邊向下墜落,女子跌倒在發出慘叫的蒼衣腳邊。伴隨著沉重悶音,女子就這么掉落于混凝土的樓梯平臺之上,像壞掉的人偶般扭曲地翻滾在地。

她的頭扭轉向不可能正對的方向。頸部的皮膚像橡膠般異常地扭曲著,跟俯臥的身體相連的頭面朝天花板,被血弄臟的慘白面容突然轉向蒼衣的方向。

從覆蓋在臉上的前發內側,空蕩蕩的眼窩正虛無地盯著蒼衣。

不知頭蓋骨內損壞狀況如何,但容積驚人的血液正從她的鼻子和半張的嘴中流出,開始浸染地板。

暮色之中,紅色的,黑色的,女子頭部浸泡其中的血泊正在擴散。

流淌在揚聲器中的《夕陽啊夕陽》早就播放完了,但那破碎音的雜音還余韻未了,刺耳地充斥著整個空間,壓迫著他的鼓膜和皮膚。

簡直就像來到了異次元一樣。

太沒有現實感了,這幅場景。這個世界。

然而,

“………………唔……!!”

強烈的血腥味呼地升起時,感覺就被拉回了令人厭惡的現實中。

他狠狠地吸入一口混雜著生銹般血腥味的空氣,便被胃袋翻騰的感覺侵襲了,他已經連慘叫都無法發出,捂著嘴向后退卻。

后背撞在混凝土欄桿上,兩腿脫力。

沉重的沖擊在他體內回蕩,胃袋在晃動,想要一口氣吐出來的嘔吐感上涌,讓他差點踩空剛才登上來的臺階,蒼衣拼命地抓住欄桿。

他完全不理解發生了什么。

只是站在滾落于面前的慘死尸體前,大腦變得一片空白。

在暮色褪去之時,面對著血腥的場景與氣味,蒼衣的意識不由自主地飄遠了。

腦中還是驚嚇狀態,卻沒法把視線從眼前的物體上移開,因此蒼衣完全沒有注意到樓梯上還站著一個人影。

于是。

“————那是你干的嗎?”

突然,頭頂上傳來女人的聲音。

“………………!”

蒼衣大吃一驚地仰起臉來。這當然不是自己干的,但他還是為被人看到這幅場景而驚慌不已,蒼衣的心臟猛烈跳動著。

而當他理解了被搭話的內容后,蒼衣因這份嚴重的罪名而感受到接近于恐懼的感情。

“不、不是……!”

蒼衣想要辯解不是自己干的而抬起頭,但看到樓梯上那副景象的瞬間,卻把自己想說的話全部忘光了,只是站在原地。

黑衣少女站在那里。

從樓梯平臺向上看去,將天空中的昏暗光亮置于身后的樓梯空間中,那位身穿漆黑服裝的少女變成了侵蝕天空的斑痕,像日食般站在那里。

晶瑩剔透的潔白肌膚。令人畏懼的端莊面容。

冷冷俯視的眼瞳。還有她身上所穿、鑲有無數蕾絲邊的漆黑服裝。

哥特式服裝。

里面穿著褲子,正面是大幅分開的裙擺,黑色的蕾絲透射出背景的昏暗光亮。

就像是死神佇立于此一般、陰郁而凌洌的畫中景象。

看到的人魂魄會被奪走,世界的時間也會停止一般的景象。

“………………”

“回答我。那是你干的嗎?”

俯瞰著呆呆仰視的蒼衣,少女以嚴厲的表情再次說道。

在聽到這句話的同時,蒼衣恢復了自我,想起自己正被人致以可怕的懷疑,慌忙張口說。

“不、不是的,我……”

“是嗎?你的反應倒很尋常嘛……”

少女沒有聽完蒼衣的辯解就說道。

“這里不可能有普通的人類進入。也可能是別具一格的‘異形’。”

“………………!”

發自深處的冰冷眼瞳正瞪著自己。蒼衣被那眼神射中后,就再也沒法說什么了。

該說什么,不,是連發生了什么,蒼衣都不清楚。

忽然進入蒼衣游移視線內的是,少女右手握住的小刀和纏在左手手腕上的繃帶。

繃帶不止纏在手腕上,從她左側卷起的袖子中可以窺探到病態的潔白手臂上還纏有更多白色。小刀沒有出鞘,金屬部分發出黯淡的光澤與手臂上繃帶的不祥關聯,讓蒼衣逼不得已地在腦中產生了聯想。

“唔……”

看到那里的瞬間,蒼衣突然對少女產生了恐懼。

少女擁有的不祥屬性與倒在面前的血腥死亡。這些忽然在蒼衣腦內形成一致,至今為止氣勢被壓倒的感受完全轉變成了恐懼,趨馳于蒼衣背后。

面前的尸體與現身于此、糾纏在死亡氛圍中的少女。

還有少女身上奇異的服裝與剛才起就十分奇怪的言行舉止。

————這家伙才是犯人吧!?

在蒼衣的腦海之中,現在才浮現起這個強烈的疑問。

面前的少女也許不是正常人。想到這里的瞬間,揪心的緊張感在蒼衣體內穿過。

有可能面對著異常殺人者的強烈不安與恐懼,漸漸在蒼衣臉上展開。冷汗浮現在他的額頭上。像是連自己的呼吸都能聽見似的,周圍的空氣被緊張感凍結了。

“…………殺人…………犯?”

從蒼衣的口中,輕輕地漏出一句話。

“!”

聽到蒼衣所說之話的瞬間,少女的眼睛立刻銳利地瞇了起來。

面帶像是包含有憤怒的表情,黑衣少女就這樣向蒼衣的方向踏下一級臺階。發出咣、咣聲音的黑色亮澤皮靴,以十分可怕的冷靜步調,走下了混凝土的樓梯。

與克制憤怒的眼神相反的冷靜步伐。

感受到這不平衡舉動正在迫近的異常,蒼衣渾身充滿了立刻逃跑的沖動,但恐懼卻像絲綿般纏繞在他的心房之上,讓身體沒法聽從自己的使喚。



在這期間,腳步聲已經到達了最后一級臺階。

嘩啦

少女的皮靴踏在擴散于平臺之上的血泊中。

“…………………………………………”

“…………………………………………”

于是,可怕的沉默在樓梯平臺上相對而視的兩人之間展開。

感覺到一旦將視線從少女身上移開就會產生的恐懼,蒼衣目不轉睛地跟少女對峙著,因為空氣中強烈而沉重的氣壓,他連呼吸都做不到了。

攜帶兇器靠近的異常者與倒在腳邊的慘死尸體。

他的全身布滿了恐懼與緊張,連呼吸都要忘記一般,正以為時間會永遠這樣延續下去,但這似乎一碰就碎的時間,卻突然因為一個完全不相干的人物闖入而就此打破。

“雪、雪乃!你沒事吧!?”

樓梯下方響起一個女孩十分驚慌的聲音。

“什……!?”

“…………颯姬嗎。錯過時機了。你還是別上來比較好。”

不顧因為闖入者而受到驚嚇的蒼衣,黑衣少女望向出現在樓下的女孩,阻止了她想要登上臺階的舉動。

“是、是嗎……”

被稱作颯姬的女孩一幅不像是害怕也不像是悲傷的微妙表情,她的腳正要踏上臺階就停下了。女孩看上去是初中生模樣,穿著短裙褲與短外套,插在短發上的彩色發卡十分醒目,是位打扮看上去跟面前的少女不同,卻不知何處有些相似的少女。

于是,少女看到蒼衣后小聲叫道。

“啊!啊!那個人!”

“你認識?”

黑衣少女一邊警戒地盯著蒼衣,一邊詢問指向他的女孩。

被指的蒼衣不認識那女孩。女孩像是剛氣喘吁吁地跑過來似的,時而喘著氣地繼續說下去。

“這、這個人,進入我的‘蟲’了。剛才!”

女孩說道。

黑衣少女皺起眉頭。

“……在‘食害’中?記憶也沒被吃掉?”

“是、是的。”

意義不明的對話。在這期間,黑衣少女的視線固定在蒼衣身上,看著看著,她的表情愈發嚴肅了。

“…………這家伙進來的時候,為什么不跟我聯系?”

黑衣少女說著。

“我不是說了發生什么意外的話,就給我打電話嗎?”

“對、對不起。我找不到手機了。所以想著趁自己還沒忘的時候通知你,就馬上就跑到這邊來……”

“是嗎……”

畏縮著致歉的女孩。黑衣少女只打聽了這些,就打住了話題。

然后黑衣少女瞇起銳利的眼睛。

“老規矩……嗎?”

少女一邊說著,一邊用拿著小刀的手抓住左手手腕的繃帶,就這樣靜靜地跨過腳下的尸體,向蒼衣靠近。

“……!”

雖說完全不知道她的動作是打算做什么,但蒼衣勉勉強強能夠理解,這位大腦不正常的少女是把自己當成了殺死腳邊尸體的犯人。蒼衣知道基本上沒有用,但還是不得不說。

“不、不是的!跟我沒有關系!”

蒼衣喊道。

這不是開玩笑。怎么可能做出這么可怕的事。

被這樣懷疑實在是太不合理、太可怕了。哪怕能提前一秒,他也想盡快從這里逃走啊。

從這滿是血腥味的樓梯平臺上。

從跟蒼衣摯愛的“普通”完全相悖的地方。

黑衣少女緩緩地前進著,靠近到了蒼衣的面前。踏過血泊的、濕漉漉的聲音。少女定睛看著蒼衣,一言不發地站在蒼衣面前。

少女仰視著蒼衣,恰好停了下來。

就像是坐姿拔刀的劍客將刀停在距敵人毫發之間的位置一般。

空氣停滯了。

在蒼衣面前,收束少女頭發的黑色蕾絲蝴蝶結晃動著。

“我、我……”

蒼衣宛如在沒有空氣的地方發出聲音一般,繼續喘息著說。

“……啊……”

但是接下來的瞬間,蒼衣因為跟至今為止對話時完全不同的理由,突然屏住呼吸、止住了話頭,然后,他睜大了眼睛。

嘶啦

在仰望蒼衣的少女視野一角,一個人影沒有發出任何聲息,就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深深埋下的頭扭曲著,頭發無力垂下的那個“影子”,在蔓延于視野中的暮色一角、黑衣少女的背后,沒有發出任何聲音或氣息,就像剪影畫一般站了起來。

從垂下來蓋住臉部的頭發上,無數血滴像雨點般落下。

頭發被血浸濕,那個女人的影子緩緩地抬起臉來。

是那個毫無疑問已經死掉、眼珠被挖出的女性。

然后蒼衣看見了。在至今為止都因為她最具沖擊性的“容貌”而沒有注意到的右手上,拿著一把染血的剪刀,而在因血液和油脂而變得滑溜的左手上,握著核桃般攥住了兩顆被挖出來的眼球。

咔嚓

剪刀銳利的尖端發出幾不可聞的聲音,緊緊咬合在一起。

接下來的瞬間,女子憑借折斷的頸部倏然抬起臉來————蒼白的面容上浮現起壞掉了的凄慘笑容,她將手里的剪刀大幅揮起。

剪刀的尖端發出光芒。

“————危險!?”

蒼衣不由自主地喊道。剪刀尖端掠過因蒼衣的聲音而反射性地翻了個身的少女發間,接著少女被撞倒了,摔向樓梯平臺。

“呀啊!”

“嗚哇啊啊!!”

繼少女之后,蒼衣也發出慘叫聲。撞倒少女的女子卻偏偏揮起剪刀,抓住了蒼衣。

“………………!!”

蒼衣為了保護臉部不由自主地按住手持剪刀的女子的胳膊,揮向蒼衣眼睛的剪刀尖端正好停止在眼睛正前方。

伴隨著一陣強烈的惡寒,他全身上下噴出了數量驚人的冷汗。

但是蒼衣沒有理解這種威脅的空閑,剪刀正以驚人的力量向蒼衣戳來。蒼衣拼命地用雙手按住女子的胳膊,以手臂顫動的程度傾注了全身心的力量,但還是沒法抵擋住女性單憑一只手就使出的可怕力量。

蒼衣被壓在樓梯平臺的欄桿上,顫動的剪刀尖端正在接近他的左眼。

那尖端太過靠近眼睛了,蒼衣左邊的視野里填滿和并滲入了模糊的剪刀影像。

女子窺視著蒼衣的表情,臉上現出可怕的笑容。她的嘴角微微咧開。大量的血就此流出,漸漸地染紅了下巴,隨后流個不停的血又開始她浸染上半身的衣服。

于是女子以露出笑容的嘴型邊流出赤紅的鮮血邊說。

“……罪……”

在她那嘶啞的聲音從鮮紅嘴角漏出的同時,啵地一聲,空氣從口中泄出,噴出了泡沫。

“罪……罪……罪……”

女子的嘴角一邊吹著血泡,一邊泄出念念有詞的聲音。

“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罪……!!”

“嗚哇啊啊啊啊!!”

可怕的夢囈在耳邊流淌,蒼衣發出了懼怕的慘叫聲。

蒼衣因為恐懼而拼命推開女子,但手持剪刀的女子手上全是濕漉漉的血,要推開很難。

滋、滋滋,被血浸濕的手滑動著,像是要推起蒼衣的手一般,她拿著剪刀的手接近了蒼衣的眼球。

剪刀的尖端觸碰到蒼衣左眼眼球的表面。

戳到眼球的刺痛感。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恐懼不允許他閉上眼睛。蒼衣因為極度的恐懼與痛苦正拼命地推開女子冰冷的手,但他的身體卻只能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發出吶喊。

這時,他聽到了黑衣少女滿懷怒意的聲音。

“…………你這……!”

“雪乃!?”

接下來他聽到了樓下女孩的聲音。雖然對蒼衣來說不是顧及這個的時候,他還是通過剩下的右眼視野一角,窺探到了扶著欄桿正要站起來的黑衣少女。

混凝土的欄桿因為被剛才倒在血泊中的少女扶住,印上了手形的血痕。少女背對著欄桿站了起來,以充滿殺意的眼神盯著蒼衣這邊,她把手放在左臂上被血弄臟的繃帶,一口氣將它剝了下來。

固定繃帶的別針被彈飛了,纏在胳膊上的繃帶宛如抽出的磁帶一般被解開。里面露出來的白皙手臂上刻滿了刻度狀的丑陋切痕。

叮,從繃帶上掉下去的別針落在了地面。

唧嘎唧嘎唧嘎,小刀刀刃伸出的可怕聲音在空中飄蕩。

“————‘我的疼痛啊,燃燒世界吧’!!”

于是少女猛地沉聲叫道。

接下來的瞬間,少女將刀放在自己的手臂上,突然用力一拉。鋒利的刀刃切開了皮膚,滑進了肉里。與壓抑的輕微呻吟聲同時,少女的身體因疼痛而開始痙攣,然后————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沒多久,猛烈的熱風吹在蒼衣臉上,想要把剪刀戳入蒼衣眼睛的女子突然被爆炸的火焰包圍住了。在發出“嗚哇啊!”的慘叫、護住臉部的蒼衣面前,女子像是被澆了汽油般,火焰以驚人的氣勢燒遍了她的全身,她發出野獸般的嚎叫,身體大幅度后仰。

頭發燃燒的強烈臭味在空氣中擴散著,猛烈的熱氣在并不寬敞的空間內瘋狂地燃燒。發出凄慘叫聲、已變成火人的女子在樓梯平臺上橫沖直撞,剪刀掉落在混凝土地板上,彈跳著發出金屬音。

“……………………”

而黑衣少女瞪著像蠟燭般燃燒的女子,額頭上浮現起汗珠,她將左臂舉向女子。

那只手臂上開著口子,是她剛才自己弄傷的,鮮血漸漸涌出,一點一點流在潔白的手臂上。

流出的鮮血再次將還纏在手臂上的一部分繃帶弄臟了,突然,繃帶從碰到之處開始炭化,火焰瞬間燃起,繃帶也隨之燃燒著掉落。于是從手臂上灑落的血滴像是落在熾熱的鐵板上一樣,冒著煙發出聲音,噴出如同熱浪般透明的火焰,一滴接一滴地燒穿了混凝土地板。

“————‘燃燒’!”

少女再次低聲叫道,用小刀劃向自己的手臂。

因皮膚再次被割裂的疼痛,少女咬著牙,與此同時,包裹在女子全身的火焰宛如被澆了油一般火勢劇增,漩渦狀地噴射著。

女子的剪影沒多久就被裹入火焰,如木柴般被火焰吞噬。然后,像是因自己背負的火焰份量而精疲力盡了一般,女子沒多久就跪了下來,倒在通往二層的樓梯上。

女子的慘叫聲如同為火焰所吞噬,漸漸變小,最終消失。

黑衣少女只是以僵硬嚴肅的表情一直注視著這幅赤紅火焰將人類燃燒殆盡的場景。

能看出她眼中的殺意、憎恨與痛苦,但也能看出她更為害怕眼前的場景。雖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這場景也是因少女自身的意志而產生的,但蒼衣不知為什么看得出來,少女怕得要命。

但那只是一瞬間的事,少女確認了女子完全不再動彈之后,就把視線從燃燒的女子身上移開了。

然后,燃燒在女子身上的火焰如蠟燭燒盡一般,以驚人的氣勢被吸入了空氣中,剎那間消失不見。

無法理解的現象。

但是黑衣少女對這些現象,對表面已經變成木炭的炭化尸體完全沒有興趣,只是以背相對。她帶著冷靜的目光俯視蒼衣。

“………………”

“…………………………!”

蒼衣因為對方的兇相而不由自主地僵硬了。

在沉沉的暮色之中,黑衣少女像個殺手般佇立著,她毫不在意左臂流下的血,以沒有血色的絕美容顏俯視著蒼衣。

下一個就是自己了。感受著殘留于空氣中的熱度和頭發燃燒的臭味,蒼衣如此想到。

呆呆仰視的蒼衣。一段時間內,黑衣少女俯視著這樣的蒼衣,最后還是收起了發出響聲的小刀刀刃。她平靜地開口說道。

“沒事?”

“………………哎?”

這一瞬間,蒼衣沒能理解她在說什么。

蒼衣就這樣發著愣仰視少女的面龐,過了一會,終于覺察到那是對自己表示關心的話語,他不由自主地呆呆說道。

“為…………為什么……”

“看來沒事啊。”

少女無視了蒼衣的疑問,笑也不笑地說著。

似乎是被救了。但這個事實也太難讓人相信了,蒼衣沒法放下心來,但緊張感卻不由得潰散了,他靠著混凝土欄桿,一點一點坐倒在地。

“唔……”

被剪刀尖端戳到的左眼忽然疼痛,蒼衣發出小聲的呻吟,按住眼睛。

少女皺起了眉頭。

“……眼睛?眼睛的話還是去治療一下比較好。”

少女表情中帶著怒意,她跪了下來,瞪著蒼衣說道。

然后面朝樓梯下方,

“颯姬!馬上聯系‘神狩屋’。拜托‘喪葬屋’處理尸體,然后說確認了一個似乎是‘潛有者’或‘保持者’的人。”

這么喊道。

“……還有就是拜托醫生出診。這個不知道是不是‘潛有者’的家伙眼睛可能受傷了。可能需要眼科。”

“啊……是、是!”

女孩在樓梯下方慌慌張張地回答。但是黑衣少女叫住了慌忙往外跑的女孩,從口袋里取出出人意料的粉紅色可愛手機,向樓梯下方的女孩遞去。

“手機不是丟了嗎。”

“啊、哇……是、是哦……!”

慌忙往樓梯上爬的女孩從黑衣少女手中接過手機。

看著再次慌慌張張走下樓梯的女孩,少女輕輕地嘆了口氣。

“真是的……”

小聲念叨的黑衣少女。

蒼衣按著眼睛,用半帶喘息的聲音對少女的側臉說道。

“…………要、要去醫院……”

“知道啊。正在叫人呢,給我忍著點。”

對蒼衣的話,少女有些不耐煩地答道。他的話聽上去像是喪氣話吧。不過,這是誤會。

“不、不是的……是你的胳膊……”

“……哎?”

少女聽到這句話,毫無防備地低頭看向自己的胳膊。然后不悅地將視線從無數傷痕與還流著血的新傷口上移開,以像是在找借口般的口氣小聲說道。

“…………這沒什么。別管了。”

“哎……?但是比我的傷還要……”

“好啰嗦。比起這個還是擔心你自己吧。雖然不知道你是‘現在被盯上了’,還是‘過去曾被盯上過’,不管是哪邊,你都不能過上普通的生活了。還是說,你是隸屬于某個‘支部’的?”

是拒絕還是打岔呢,少女問道。

“…………”

“果然。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呢。”

對不明所以一言不發的蒼衣,少女嘆了口氣。然后少女站起身來,面向蒼衣說道。

“歡迎來到充滿噩夢的‘世界背面’。不過沒有款待就是了。”

少女的話語中含有一種決絕與些許憐憫。

“你很不幸地遭遇了‘神之噩夢’。你剛才看到的是‘被噩夢侵蝕的世界’。我是為了拯救像你這樣被卷進去的人而聚集在一起的集團一員。我們被稱作‘騎士團’。”

“什……”

“從今往后就跟著我吧。這樣你也能認識到這個‘世界背面’的真相,也可以對不戰而亡或戰斗而亡做出選擇。你大概沒有……拒絕權吧。”

少女冷酷地說道。

“………………”

蒼衣無言地呆呆仰視著少女。

少女以嚴肅的表情無言俯視著蒼衣。

這就是白野蒼衣與時槻雪乃的第一次相逢。也是蒼衣與雪乃在接下來要遭遇的一切悲劇與可憎命運中的——第一次相逢。

2

久違地夢見了那孩子。

小時候經常一起玩的、青梅竹馬女孩的夢————

?

沙沙的聲音在早晨的教室內響起,是翻開報紙的不合時宜的聲音。

剛剛天亮的星期二,典嶺高中1-A班教室。白野蒼衣把擅自從家里帶來的報紙鋪在桌上,正在以復雜的表情進行閱讀。

私立典嶺高中姑且算是當地被劃分為高升學率的學校。走到最近的車站只要五分鐘。設施齊全。苔綠色的西裝制服評價很高。但是,關鍵的校園建筑十分老舊,學生剛來上學就能發現這個缺點——在這個學校里很常見。

蒼衣也是今年才成為這所學校的學生。

入學后差不多過了一個月。對以“平凡”為信條的蒼衣來說,也普通地跟周圍人友好相處。

總算習慣了舊到露骨的教室。

清晨教室的一角,蒼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他面對桌上攤開的報紙,皺著眉頭默默凝視。

“嗯……”

晴朗早晨的陽光照在蒼衣位于窗邊的座位上。

偶爾對著報紙念念有詞的蒼衣,很明顯跟平時的教室場景格格不入。

但是現在來到教室的學生還不到一半,而且會拿這種事來戲弄他,跟他關系不錯的同班同學還沒來。雖然早上來忙各種事的學生多多少少都有用奇怪的眼神看蒼衣,但都沒到值得一提的程度,他們各自投入到預習、作業和社團活動等自己的事情中,又或者為了辦事而離開教室。

“嗯……”

蒼衣用一只手翻動被陽光照射的報紙,一邊托著腮,聞著讓人昏昏欲睡的紙墨味,一邊瀏覽文字。

攤開的報紙是地方新聞。蒼衣正在讀第三版的社會消息。

從剛才起蒼衣的視線和手指就一直徘徊在這一帶。從早上起,他就一直在尋找某條消息。

是那個事件,今天早上蒼衣睡眠不足的原因,也是昨天他沒能把講義交給同班同學的原因。

蒼衣一直在尋找昨天發生在那所公寓的事件。

只要看過現場,那個事件怎么看都是獵奇殺人吧。

但是,電視或報紙上都沒有報道這條消息,自從他把報紙帶到學校檢查到現在,也沒發現跟女性死亡或失蹤等等相關的消息。

————明明死了一個人啊。

昨天不安和緊張的副作用導致自己亢奮地睡不著,直到最后也沒聽到城里響起警車或救護車的警笛聲,整夜安靜到天明。

殺人埋尸并逃跑的犯人一定跟昨天晚上到現在蒼衣的心情差不多吧。總之,昨天遇到的事件和女性的死亡簡直就像是沒發生過一樣,沒有任何碎片殘留在這個世界上。

“………………”

蒼衣沉默著合起了報紙。

那個眼珠被挖掉的女子的死,成為了完全“不存在的東西”。

雖然已經聽過會變成這樣的說明,但實際變成這樣以后,蒼衣不知為什么還是有種類似犯罪幫兇的感受。完全消失了。那個在樓梯上襲擊蒼衣,然后被黑衣少女以謎之力量燒死的年輕女性。

在那之后,蒼衣被叫黑衣少女雪乃的那位同伴拉走了。

坐上出租車,被帶到醫院等候室,蒼衣見到了一位照顧黑衣少女等人的年輕男性,他對蒼衣說明了他所遇之事的真相,那個被燒死的女性跟蒼衣一樣只是被害者。

包括蒼衣遭遇的事件在內,所有的奇異現象都是“神之噩夢”。

遇到“神之噩夢”并殘存下來的人會聚集在一起,救助其他卷入“神之噩夢”的人,像那個女性般來不及救的人就只能無可奈何地殺掉,他們的存在被隱藏于世間。

因為事出突然,他沒法相信這種話。

如果不是在公寓里親眼見過,他會把這當成是妄想或宗教信仰。

但是說明這一切的男性微笑著說,“你不需要立刻相信”,就這樣放了蒼衣。

最后他只說了一句,“那么請多加小心”。

于是蒼衣回到家,天亮了,然后就來到這里。

他差不多已經平靜下來了,只是心事還沒整理好。

一到早上,蒼衣就翻開報紙,連邊邊角角都找遍了。于是他離開家門,確認了那個公寓的樓梯平臺上除了小塊的燒焦痕跡以外,就連一滴血也沒留下,即便如此,他還是沒法相信或懷疑對方告訴自己的話。

“————喲!”

這時,蒼衣的肩膀突然被人猛地拍了一下。

“唔哇!”

“哈哈哈,早上好蒼衣。”

從憂慮重重的蒼衣身旁走過一位一大早就浮現起滿臉笑容的高大黑框眼鏡男。

“……啊啊,早上好。敷島。”

蒼衣放下心事,打了個招呼。

敷島對此回以一大早就情緒高漲的笑容,以大咧咧的粗魯動作把書包放在桌子上,他發出的無意義噪音集聚了周圍人的目光。

這個叫做敷島讓的同級男生,是個跟名字完全不同的不客氣的男人。

敷島按照學號坐在蒼衣前面的座位。相遇那天也是像這樣跟他搭話,之后就一點一點熟了起來。

在高大壯碩的敷島身旁坐著體型有些小的男生。

纖細外形的少年臉上寫著奇怪的表情和睡眠不足。他跟蒼衣的視線對上之后,就輕輕地揮了下手取代了招呼。

“喲,佐和野。”

“嗯。”

對蒼衣的回禮,他只回答了這一個字。佐和野弓彥跟敷島上同一所小學和初中,體格和性格都正相反,卻是一起上下學的好友。

“……唔哇!蒼衣,那是什么?”

敷島倒抽一口氣,對蒼衣桌上的報紙立刻產生了反應。

“什么報紙?你是老爸級別的么?”

“啰嗦~”

蒼衣苦笑著折起報紙。

“總有一天會成為社會的一員,所以萌發了對社會的關心意識。……只有今天而已。”

“只有今天啊。”

敷島對隨口敷衍的蒼衣笑了。當然不會說出真正的理由。蒼衣把疊好的報紙放入書包中。

然后,敷島對以為話題已經完全結束的蒼衣說。

“哎呀,不過,今天看到你讀報紙真是太好了。”

“……哈?”

對敷島突如其來的話語,蒼衣不由自主地呆呆回話。

“那個‘太好了’是什么意思?”

“因為你有時會在這里讀那種可怕的書。我對可怕的東西很沒辦法,所以那種時候就沒法接近蒼衣。”

“……”

第一次知道。不知道有什么地方好自豪的,敷島挺起了胸。

蒼衣對這樣的敷島稍微愣了一會,便皺起眉頭。他不記得自己最近在這里讀過什么可怕的書。

“……沒讀啊,可怕的書。”

于是蒼衣如此回答。

“哼哼,又來了又來了。我不會被騙的哦。大家就是這樣騙我去讀可怕的故事的。從以前起。”

“雖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從以前就被人騙嗎?”

“還有就是邊讀可怕的故事邊追我!”

目視著遠方某處提出意見的敷島。

蒼衣向佐和野看去。他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這家伙一定是犯人之一吧。而且還是主犯。

“…………但是我真的不記得啊。”

蒼衣無論如何都想不起來地歪著腦袋。

敷島指著蒼衣,以夸張的動作和語氣說。

“又這么說。我看到了哦,用這雙眼睛。”

“就算你這么說……”

“看到你在這里讀題目里有《最壞的》啊《世間可怕的》之類感覺很嚇人的書!”

“最壞的?”

“沒錯。看到之后我就慌忙逃走了。”

“……”

“是剛入學之后沒多久。這下你沒借口了吧。”

敷島得意洋洋地說著難為情的內容。但是蒼衣只是皺了一會眉頭,他總算想起來了。也總算能說通了。

“……你說的難道是《最壞的起始》?是《世界不幸歷險》系列的。”

“看吧!你記得!”

“那是兒童書籍。還拍成電影了。因為稍微有點喜劇色彩。”

“………………”

蒼衣說。敷島沉默了。

敷島以認真的表情盯了一會蒼衣的眼睛。然后敷島把手放在蒼衣的肩膀上,終于開口說。

“……我相信你。蒼衣。”

“騙子!”

蒼衣叫道。

佐和野小聲地說。

“不,敷島是認真的。就這樣吧。就讓敷島成為更加沒救的討厭人物吧……”

“不不不,等等!給我等下!”

看著你來我往的敷島和佐和野,蒼衣笑了。

蒼衣對一如往常的笨蛋對話發自內心地感到輕松。所以蒼衣才喜歡“平凡”。日常與平凡的生活就是蒼衣最大的期望,還有朋友對蒼衣來說,可以說是象征著平凡和日常的寶貴之物。

就在這時。

“呃……白、白野君?”

突然從旁邊傳來女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