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灰姑娘

序章 夢與斷章的神話

第一卷 灰姑娘 序章 夢與斷章的神話

  ====================

作者:甲田學人

插圖:三日月かける

出版:06.02.25

翻譯:dying

http://hexuan.org

====================

發布于輕之國度-輕小說論壇

http://www.lightnovel.cn

——未經許可,嚴禁轉載——

我們人類與這個世界,時常被“神之噩夢”所威脅。

神是實際存在的。在所有人類的意識深處,集合無意識之海的深處,神是存在的。

與這種概念中被稱作“神”之物最接近的絕對存在,有史以來一直沉眠在我們人類意識中遙遠的內部。因為在沉眠才對我們人類毫無興趣,也正因為如此而顯得冷漠而公平。

某一時刻,神做噩夢了。

神是全知的,在夢中一次性地看到了存在于世的所有恐怖。

而神又是全能的,將妨礙了睡眠,以人類的意識完全無法看到的巨大噩夢分離丟棄了。被丟棄的噩夢沉入集合無意識之海的海底,變成了泡沫,又分裂成許多小泡,一點一點上浮。

上浮————浮向我們的意識。

浮現在我們意識之中的“噩夢之泡”,因為被稱作“全知”的普遍性而融入了我們的意識,與個人持有的固有恐懼混在一起。

于是,這個“噩夢之泡”因我們的意識而變大時,噩夢就溢出容器漏入了現實中。

就這樣,我們混合了神之噩夢的噩夢,成為了現實。

?

“那我走了。媽媽。”

“蒼衣,沒忘帶東西吧?”

“應該……沒吧。”

就這么一邊給出模棱兩可的回答,一邊坐在玄關,開始系上學校指定皮鞋的鞋帶。

作為男孩來說線條有些纖細的臉還俯向下方,白野蒼衣一邊應付著廚房里的母親,一邊系好了鞋帶,以有些焦急的動作站起身來,提起放在旁邊的學生書包快速走出了家門。

話雖如此,并不是要遲到了。

不如說正常走到學校的話,這時間還稍微有點早。蒼衣離開家,從住宅區的小巷走上行車道,拐了個彎。在巴士站附近的自動販賣機旁,站著一位邊喝罐裝咖啡邊等待的水手服少女。

“抱歉,雪乃。有些來遲了。”

“……”

確認了少女的樣子,蒼衣搭話道。被稱作雪乃的少女那張讓人無法將視線移開的端正容顏上浮現起不愉快的神色,她瞥了一眼蒼衣。然后把已經空了的咖啡罐粗暴地扔進自動販賣機旁的垃圾箱里。

少女名叫時槻雪乃。

令人懷念的舊式水手服上系著胭脂色的領結,與蒼衣所穿的苔綠色西裝夾克不同,是屬于公立高校的。晶瑩剔透的白皙肌膚,與眼神有些犀利的美貌。扎成馬尾的黑發與舊式水手服十分相配,但收束頭發的黑色蕾絲蝴蝶結又把少女給人的拘謹印象轉化成了別的味道。

也就是所謂的哥特式蘿莉道具。

“……”

在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搭話才好的蒼衣面前,雪乃將后背從倚靠的自動販賣機上挪開,又把從肩膀上滑下來的黑色運動包重新背好。

“……走、走吧。雪乃。”

“哦。”

雪乃只是冷淡地給出回答,就立即邁步向前走了。

蒼衣臉上略微浮現起對她這種舉動的為難之情,一邊思考著發生了什么,一邊追在水手服身后。

今天是星期五。這三天,雪乃每天早上都在這里等著蒼衣。

最開始是等在蒼衣家門前的,但完全被家人誤認為是女朋友了,昨天還被他的父母在一種微妙的氛圍中招待進了家門,于是雪乃就變更了等候的地點。

在蒼衣的視線高度上,雪乃的黑色蝴蝶結不悅地晃動著。

雖說是同一個市內但在不同學校的兩個人,共同上學的路就這樣一直延伸到蒼衣的學校附近。

“一直以來有勞你了。”

暫且注視著雪乃的背影,蒼衣表達了對她來迎接自己的感謝。

“沒什么。因為是任務,你不用介意。”

雪乃頭也不回地答道。一開始他還為對方是不是討厭自己而不安,但經過幾天的來往,知道了雪乃對什么人的態度都一樣,對這個問題已經不再擔心的蒼衣也漸漸不怎么介懷了。

蒼衣知道自己沒有被討厭,而他也并不討厭倔強的女孩子。但是雪乃身上那種東西跟倔強有些不同。

“任務嗎……還真是辛苦呢。”

“沒什么。”

“如果發生什么的話就要翹課了吧?”

“是啊。”

“學校那邊沒問題嗎?聽說放假了?”

“怎樣都無所謂。反正只是當著伯父的面才去罷了。”

“伯父?你的監護人吧?……哎呀,我覺得還是去學校比較好哦。”

“事到如今已經沒法普通生活了。我要變成怪物。如果不變成怪物……就沒法跟那些家伙作戰。”

雪乃的聲音變低了。如果再靠近一些,似乎能聽到“嘎吱”的咬牙聲。

在清晨的小城中邁著步伐,像是在拒絕日常生活的雪乃的背影。

左肩背著運動包。可以從袖口間窺探到她放在背帶上的手纏著白色的繃帶。

第一眼看上去會聯想到割腕吧。而那繃帶下的東西也沒有違背這種印象,正是刻度般的傷痕,蒼衣看過所以很清楚。

不過蒼衣已經習慣了。

不是說沒有抗拒感。但是,先不說自己,蒼衣無論如何都放不下跟這種行為有關的女孩。

那一定是因為對現在已經不在了的青梅竹馬女孩的回憶。

小時候一直兩個人一起玩耍,有自殘行為的青梅竹馬。

小時候的……大概是蒼衣的初戀回憶。

蒼衣說。

“我認為即使是怪物,大多數時候也要過普通生活哦。”

他向前走去,向雪乃的背后。

“所以就算是騙人的也罷,擺出一副普通的樣子會比較快樂吧。高中啊大學啊,這些都是方便的偽裝。”

雪乃沒有回答。

“我聽說學校雖然是放假了,但你的成績還是很不妙。我說…………如果可以的話,一起學習吧?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我想我大概能幫到你一些。”

蒼衣所在的私立學校姑且算是升學率很高的學校。而且蒼衣最為熱愛的就是“普通”。

“怎么樣?”

“……為什么我非得跟你一起學習?”

雪乃突然停下了腳步,回過頭用冰冷的視線看著蒼衣。

是錯覺嗎,還是因為生氣呢,她的臉上微微泛紅。

“哎呀……這樣的話,雪乃就不會被老師說這說那,弄得那么麻煩了,我是這么想的。”

“多管閑事。”

冷淡的雪乃。

“因為太顯眼的話,對雪乃來說也會很麻煩的吧。”

“……好啰嗦。”

算是說中了嗎,在一瞬間的沉默之后,雪乃說道。

“而且,雪乃變幸福的話,我也會開心的。”

“………………啰嗦。殺了你啊。”

雪乃的聲音冰冷至極。

蒼衣閉嘴了。雪乃就這樣轉回原來的方向,迅速地向前走去。

小步追上雪乃的背影,蒼衣走到她的身旁。雪乃瞥了一眼旁邊一臉憂郁的蒼衣,卻沒說什么表示拒絕的話。

……像這樣來來回回的上學方式已經持續了三天。

并不是在交往。也不是好友或青梅竹馬。

蒼衣第一次遇到雪乃就在四天前的星期一。這位奢華而又美麗,跟蒼衣同年的少女,預言了三天前蒼衣會遭遇巨大的“神之噩夢之泡”而前來保護他,是擁有特殊能力的保鏢。

?

因神之噩夢之泡而產生的異常現象,就是所謂的“泡禍”。

蒼衣在四天前的傍晚遭遇了“那個”,被雪乃所救。

時而會有從“泡禍”中生還的人類,他們心底殘留著巨大的精神創傷與“噩夢之泡”的碎片。他們憑介自己,可以用被稱作“斷章”的噩夢碎片解開心結,從而把自己經歷過的噩夢現象里的只鱗片爪召喚到現實世界中。

雪乃就是那個噩夢“斷章”的“保持者”。

她也是曾經被卷入“泡禍”的生還者。

世界上還存在有很多“噩夢之泡”的生還者。而在這其中,同時寄宿著可怕精神創傷和噩夢碎片的人們,為了求生而互相幫助,聚集在一起,為拯救新的受害者而奔走著。

這種從意大利發源,被稱作“支部”的小型活動據點散布在日本各地,是個互助型的結社。

他們為了從浮現在這個世界上的噩夢中救人而隱秘地活動著,至于噩夢的存在,還有自己這個擁有神之噩夢“斷章”的存在,都一直被他們隱藏在其他大多數人的視野之外。

名為“斷章騎士團”。

雪乃正是“騎士團”的“騎士”。

就這樣我知道了人類與神之噩夢————還有與“童話”的戰斗。

世界正為“神之噩夢”所侵蝕。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