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章·承諾 上

一卷全

零章·承諾 上 一卷全

圖源:千月綾華

錄入:belmont

校對:belmont

www.lightnovel.cn

第一話:ENCOUNTER(遭遇)

第二話:FRIENDS(朋友)

第三話:TREASURE(家族)

第一話:ENCOUNTER(遭遇)

Chapter01

雖然意識到被包圍了,不過卻并沒有表現出特別緊張或者狼狽的樣子,只是覺得,正好省的自己去找了。

“正如通報上所說的那樣。”閃電握緊軍刀小聲說道。出現了大量的Bloodbass————一種生有魚類的鰭和兩棲類四肢,生活在水邊的群居類怪物,在海冰都市波達姆的郊外,經常有這種怪物四處出沒。這個由于氣候溫暖而水草豐富的度假勝地,不僅僅是人類的天堂,對于怪物而言好像也是非常理想的棲息地。

在可視范圍內可以確認存在四只紅灰相間的物體,另外在身后還有兩只,其中一只稍微動了一下,那是跳躍前的準備動作。

用刀身橫掃視野的右側,有擊中目標的反應。繼續向左揮刀,以與“閃電”之名極為相稱的動作刺中了Bloodbass的要害,這樣一來就搞定了兩只了。

這時,感受到了身后怪物已高高躍起。如果是這種速度的話,應該沒有問題。閃電微微吸了口氣,隨即轉身斬向那只躍起的Bloodbass,繼而如行云流水般超身后的另一支撲去……

就在這時,她猛地向后退去,與此同時有槍聲響起。下一個瞬間,Bloodbass在視野中被轟飛了,緊接著又有一只怪物噴射出綠色的體液。

“我來幫忙!”伴隨著飛空摩托吵鬧的轟鳴聲,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這哪里是幫忙,明明就是搗亂嘛,閃電十分不痛快地想著,并放低了手中的武器。此時,Bloodbass的注意力已經轉移到那個人身上去了。

聲音的主人是個出身不怎么好的女人,這一點即便不抬頭去確認頁能知道。因為明顯經過改造的飛空摩托的聲音表明,那并不是以安全性為第一要點而進行設計的普通市場發售品,同時與重視靜音的軍用快速機體也不一樣。駕駛著那種東西到處走的女人既不是真正的平民,也不是軍人。

但實際上,單手持槍并駕駛著飛空摩托的并不是女人,而是一名藍發男子,而且十分年輕,身上帶著各式各樣的飾品,有羽毛,還有玉器等,這身華麗的打扮即便從遠處也能一目了然。在飛空摩托的后面,坐著一個手拿大型槍械的黑發女子。

飛空摩托快速下降,在馬上就要撞上地面時停了下來,那名女子站起身來連續開火,將剩下的兩只Bloodbass輕松的轟飛。槍法還不賴,如果能將浪費的子彈縮減一半的話就更好了。

男子一個急剎車,將飛空摩托穩穩的繞到了閃電的面前,這又是對自己的技術幾位自信的做法。

“軍人姐姐,剛才很危險啊。”黑發女子將槍扛在肩上,嬉笑著說道。

從過分敞開的領口能夠看到她身上的蝴蝶圖案的紋身,就在肩胛骨稍微靠上的位置。如果說那個藍發男子是裝飾物過多的話,這個女人就是暴露過度。

而且這兩個人穿的都不是使用槍械者應該穿著的服裝,如果是緊身的話也就算了,那些垂著的飾物在開槍時都有可能成為累贅。另外,大型槍械的槍身非常容易變熱,裸露出來的皮膚很容易被燙傷。

這兩個人一定是外行,在作出這樣的判斷之后,閃電問道:“你們是?”

“諾拉”。

即便自己做出高壓的態度,那個女人卻完全沒有畏懼的樣子。她那琥珀色的眼珠骨碌碌地轉著,好像感覺十分有趣。

“你如果是波達姆軍隊的人,之前應該聽說過我們吧?”

驚人的自信。雖然對于對方的這種不知從何而來的自信很感興趣,不過現在閃電并沒有時間特意詢問一番。

“不好意思,從來沒聽說過。”說完,閃電轉身便走。

可是那兩個人的談話聲卻不離不棄地鉆進了她的耳朵。

“……可是……”

“真奇怪,我還以為咱們的知名度已經很高了呢……”

為了擺脫他們的聲音,閃電加快了腳步。很不爽!任務受到了干擾,而且對方還認為這是幫了自己的忙。最重要的是,對那個由于討厭對方居功自傲的樣子而像小孩子一樣撒謊的自己感到極為厭煩。

是的,剛才撒了一個謊,所謂“沒聽說過諾拉”的說法完全是在撒謊,其實她是知道的。

偶然聽說過那些將海邊的小店作為根據地的家伙,那是一家在度假勝地極有人氣的咖啡屋,但實際上經常光顧那里的常客據說都是本地人,總而言之,那里并不是高中女生喜歡經常出去的地方。

“他們總說,我們就像是野貓一樣,據說這就是那個小隊名稱的由來。”

好像就要回想起更加不愉快的事情了,閃電急忙掏出無線通訊器,同時在心里對自己說“不要去想那些多余的事情。”在清除了怪物之后就要和上士取得聯系,這才是現在最優先的事情。

有幾名士兵已經回到了集合地點了,這都是因為Bloodbass群并沒有遠離通報地點的原因。如果是消滅那些移動速度快的怪物,就不會像現在這樣輕松了。

由于怪物討厭人類的氣息,因此它們不會出沒于繁華的城市和住宅密集的地區,但是在荒郊野外的話就是另一種情形了。對于那些追求寬闊的住宅用地和悠閑安靜環境而居住在郊外的居民而言,怪物的頻繁出沒是一個令人極為頭疼的問題。

雖說如果只有一只小型怪物的話,即便是外行人也能輕松將其趕走,但是這些怪物往往是成群行動,即便偶爾會有單獨棲息的也都是些厲害的大家伙。結果“一旦發現不要刺激它們,盡快向軍隊通報”就成為了普通居民最明智的應對方法,于是,閃電所屬的波達姆治安連隊就要經常出動清除怪物。

“辛苦了!”前來迎接的同事們紛紛說道。

閃電只是朝他們揮了揮手,同事四處尋找上司的身影,不,根本不用找,因為無論在什么地方都能聽到阿莫達上士的聲音。

就在閃電打算朝那個傳來爽朗笑聲的方向走去時,她下意識地皺了皺眉。阿莫達上士正在和一群不明身份的家伙聊天,而且在他的身旁還有好幾臺經過改造的飛空摩托,和那個藍發男子駕駛的機體極為相似。

那個正嬉皮笑臉地和阿莫達上士說話的男子到底是什么人?雖然長得儀表堂堂,卻好像有些熱的難受。是服裝的原因還是因為夸張的動作呢?不過還是能看出來這名男子好像是那群人的首領。那樣的話……

無意間與那名男子四目相交,閃電隨即緊盯著那道投向自己的目光,明知道這樣是很無禮的舉動,男子的臉上稍微露出了驚訝的神情,大概是注意到了這一點吧,阿莫達上士也轉過身來。

“哦,隊長大人,辛苦了!”

又來了,閃電微微聳了聳肩。阿莫達上士就是喜歡開這種玩笑。

“隊長?開什么玩笑啊,上士!”閃電特意強調了“上士”這兩個字。與剛剛被分配到阿莫達的隊伍時不同,她現在對于上士的玩笑已經能夠做到一笑而過了。當然,必要的時候還是會還以顏色的。

“我們的突擊隊長不就是您么!”

只是這種程度的玩笑,不用還以顏色。伴隨著一聲好像有些訝異的驚嘆,閃電很巧妙地搪塞住了阿莫達上士的話。

“那個,這位是?”

她瞇著眼睛瞄向旁邊的那個男子。無論遠看還是近看,印象都沒有改變,簡直糟糕透了。

“是諾拉啊,中士!”一名剛剛入伍的年輕士兵在一旁插嘴說道。

“您沒聽說過嗎?”

又是諾拉,閃電有寫垂頭喪氣,好不容易才把這個名字從腦海中趕走,現在又突然從這里冒出來了。

“據說是城里的年輕人組成的自衛警備團。”大概誤以為閃電的沉默是因為對情報的掌握不夠充分,于是阿莫達上士補充道。

“這是他們的首領斯諾。”

斯諾,果然是他,為什么偏偏是他,確信與失望在閃電的心里交錯。

“幸會。”

明顯十分敷衍的招呼更是讓人生氣,你的態度就不能稍微好一點嗎,閃電心想。

“這是我們的突擊隊長大人,雖然年輕卻很厲害。”

說著,阿莫達上士用手指輕輕敲了敲閃電軍刀的刀柄,以證明自己所言非虛。

“這是最近才被正式采用的軍刀,其名為Blazeedge……你們可能不太了解,如果是圣府軍的人,只要看一眼就能明白這意味著什么。”

“上士,那種事情…….”

已經預料到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事情的閃電急忙出言制止,可是阿莫達上士卻無視她的勸阻繼續說道。

“這種軍刀只會優先發放給優秀士兵,總而言之,現在佩戴這種軍刀的家伙肯定是精明強干的人,很厲害吧!”

不管怎么說,這都有點過譽了。適可而止吧,雖然閃電想要阻止他,可阿莫達上士并沒有給她插嘴的機會。

“而且啊,隊長大人的Blazeedge還是特別定制的,名字叫……呃,叫什么來著?白色閃電……稱呼吾之名,對吧?”

是高呼吾之名,閃電在心里悄悄糾正道。如果自己特意說出來,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就算是半開玩笑半被作弄,能夠得到上司的高度評價還是很令人開心的,但是,無論什么事都要有個限度。更何況,這個叫斯諾的男人還在“真的嗎”“那家伙好厲害”不停地大呼小叫,毫不客氣地朝自己這邊望來,這種情況真是讓人無法接受。

“知道了,知道了。”阿莫達上士聳了聳肩膀,大聲笑著說道。

“啊,對了,就是因為這次我們的中士大人很快就把怪物收拾掉了,所以連累得你們沒有收獲,很失望吧?”

“怎么會,這里又不是只有那些被通報的怪物。”

“這樣啊?”

“據說只要稍微用煙熏一下,它們就全都跑出來了……”

“喂,用煙熏倒是可以,不過可千萬別惹什么麻煩啊。”

什么嘛,那種夸張地舉起雙手的樣子還真是讓人來氣。什么自衛警備團,真是讓人笑掉大牙。只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罷了,有槍在手就敢出來冒充什么正義的戰士……

雖然心中有諸多的不滿,但是那些牢騷卻什么都無法改變吧。非難和批判唯有改變現狀才會有意義,如果無法期待做到那一點,只是逞一時口舌之快根本無濟于事。

“你們啊,還真是精力旺盛,不如來加入我們如何?”

“我們這些人啊,天生就不適應規矩啊,制服啊什么的。”

這個人為什么凡事都要逆著其他人呢,閃電已經憤怒得有些驚愕了。但是阿莫達上士卻對他這種無禮之極的話一笑了之。嘴上一邊說著“什么嘛你這個混小子”一邊用那只粗糙的大手拍打著斯諾的后背,而且是極為親密的那種。

“那么,怪物也被收拾干凈了,咱們就在這里告辭吧。”

聽了斯諾的話,聚集在一旁的同伙們紛紛乘上了飛空摩托。

“你們別太得意忘形,小心被人盯上!”跟他們說話的是剛才那名年輕士兵,由于年齡相仿,因此好像特別容易親近。

“因為PSICOM那幫家伙和我們可不一樣,他們很嚴肅的。”

PSICOM,公安情報司令部,軍隊內部的特務機關。據說是由軍隊精英組成。由于治安連隊與平民接觸的機會很多,因此這支隊伍具備某種“緩和”的特質,但是更接近軍隊中樞的PSICOM卻完全不同,他們根本不會允許有諸如諾拉之類的集團存在。

但是,對于這群只不過是平民的家伙而言,這完全是于己無關的事情,因此,諾拉的成員中并沒有人認真的接受這名年輕士兵的“親切警告”。

“放心吧,我們諾拉比軍隊還強大。”

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不過年輕的士兵卻根本不在意對方的話,只是笑著說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這些人別說是健全的判斷力了,就連最為普通的擔心都做不到。所以,還是就這樣無視他們并徹底遺忘才是明智的做法,不過……

“等一下。”

閃電忽然想到一件事,于是急忙追上去叫住了對方,有句話無論如何也要和他說。

“你叫斯諾?”

“對啊,怎么?”

正要發動飛空摩托的斯諾聞言轉過神來。

“纏住我妹妹的人就是你吧?”

“妹妹?”

“塞拉·琺瓏。”

剛說出妹妹的名字,斯諾隨即就“啊!”地大叫一聲。接著又以極為夸張的動作從飛空摩托上跳了下來,三步并作兩步走到閃電面前。

“那么,您就是塞拉的姐姐?雖然長得很像,不過氣質完全不同啊。”

看到對方好像十分高興的表情和語氣,閃電反而有些困惑,這家伙,感覺就像是發現了玩具和糖果的小孩子。

“之前塞拉曾經說過姐姐是軍人,所以剛才見面時我還在想不會就是你吧,沒想到真的是姐姐啊。”

被他毫無隔閡地連續叫了幾次塞拉的名字后,閃電馬上又恢復了之前的焦躁情緒。就在她打算徹底發泄出怒火時,對方突然將手伸了過來。

“初次見面!我是斯諾?維利亞斯,經常得到塞拉的關照。”

他的手掌又厚又大,因為手上還戴著皮手套,所以看上去顯得格外厚大。不,戴著手套就要和別人握手,這家伙果然不懂得禮貌。

“你不要總是纏著塞拉。”閃電無視對方伸過來的手,冷冷地說道。她完全不打算和對方建立起良好的關系。

“為什么?”

在愣了一下之后,斯諾的目光在皮手套的指尖和閃電的臉上不停地游移著。大概是無法馬上理解對方所說的話吧。

“我讓你別纏著塞拉。”

話說到這里,斯諾才訕訕地收回了手,好像明白自己被拒絕了。不過他并沒有放棄,而是有些猶豫地說道:“如果我不聽呢?”

根本不用回答,該說的話都已經說了,因為閃電打算就此轉身離去。這時,她的腳尖忽然碰到了什么東西。

是椰子的果實,雖然準備地說是一種被稱為波達姆椰子的亞種,不過在當地只要一說到“椰子”,指的肯定就是這個。由于這種植物生長速度很快,而且葉子十分寬大,因此人們十分喜歡將其栽種在海邊步行路的兩側,不過,與一般意義上的椰子不同,這種果實并不適合食用。

個頭十分碩大,無論是煮還是烤都不能吃……簡直就跟這個家伙一樣。

“喂,如果我不聽的話會怎么樣?”

閃電用力踩著腳邊的椰子。

“別纏著她!”她慢慢將手指握在一起,將關節弄出聲響。雖然用這樣的方式趕走糾纏自己妹妹的男人并非她的本意,不過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突然,踩著椰子的腳沉了下去,斯諾用腳將那個果實挑了起來。小小的果實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接著被斯諾抓在手中,看上去就像是擅長踢球的小孩喜歡做的事情。

“不好意思,就算是被你揍一頓也不行!”

他是想說女人的拳頭不管用,還是想說根本不會聽閃電的勸告呢,恐怕兩方面的意思都有吧。

“我可是很頑固的。”

說著,他的笑臉上浮現出一絲怒氣。

閃電沉默著轉過身走開。真是讓人不爽,糾集一群小家伙,自己當起了山大王,只會對弱小的對手耍威風……這種男人最差勁了。

塞拉怎么會對這種男人感興趣。對,是興趣,不是好感,一定是這樣。

“琺瓏中士,你們認識?”

雖然應該聽不到二人談話的內容,不過還是能夠看出兩個人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于是那名年輕的士兵有些擔心的問道。

“不,我們不認識。”

根本不認識,今后也不想和那個人有什么關聯。不僅是自己,還要讓妹妹與那個人劃清界限。

“回去吧。”

閃電攏了下頭發,走開了。

Chapter02

海風吹在臉上,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信步走在散步道上,塞拉伸了個懶腰。今天的天氣晴朗無比。

散步道附近十分安靜,這個季節里,幾乎所有的觀光客都聚集在可以享受海水浴的沙灘上。諾拉的咖啡館一定是從早上就開始忙碌起來了吧,即使不忙,今天也是蕾布蘿負責看店的日子,本地的熟客們都會為了品嘗她的手藝而欣然前往的。

看來,斯諾在約會的時候遲到也一定是因為這個原因了。

“那么,下面就交給你了。”每次他說完這句話打算離開時,肯定會有某個熟客拉住他聊個沒完。一想到斯諾那副無可奈何的樣子,塞拉就忍不住想笑。

喂,聽見喊聲后,塞拉轉過身去。那不是斯諾,而是諾拉的成員伽多。從他單獨駕駛著飛空摩托這一點來看,應該是返回工地吧,或者是受蕾布蘿之托去補充食材。

“不好意思,遲到……了吧?”剛把飛空摩托停穩,伽多便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

塞拉抬頭看了看他,雖然身高比斯諾矮一些,不過伽多的肌肉十分發達,總是給人一種“巨漢”的感覺。所以塞拉對伽多的第一印象就是“高大且恐怖”,當然現在的感覺完全不同了。

“又被熟客抓住聊天了吧?”

“沒錯。那個,你大概要等上一會了。”

一定是個很羅嗦的客人吧。雖然無法確定這是斯諾的拜托,還是蕾布蘿的體貼,不過肯定是有人讓伽多來給自己送信。

“嗯,我知道了,謝謝你。”

“沒什么,反正也順路。我先走了。”

說完,伽多再次發動飛空摩托。塞拉則揮著手目送他的背影離開。

周圍剛一回復安靜,塞拉就再次信步前行。在這條小路的前方有一個水鳥經常聚集的地方。她心想,還是在那里等斯諾吧。看水鳥們在水中嬉戲,好像怎么也看不厭,要是帶些餌食來的話就更好了。

“我喜歡這城市。”塞拉小聲說道:“無論是水鳥們嬉戲的大海,還是這湛藍的天空,還有輕松搖曳著枝葉的樹木,以及美麗又整潔的小路。”

不過,這已經是塞拉在高中里度過的最后一個學年了,她已經決定要考取首都伊甸的大學。雖然那時她自己選擇的道路,但是只要一想到即將離開這座城市,心里還是會感到沮喪,斯諾經常打趣說:“伊甸什么的不就近在眼前嗎?只要你愿意,無論什么時候都可以回來看看啊。”

又不是以后再也看不到了,塞拉在心里自我安慰道。所謂“再也看不到了”到底是怎樣一回事,塞拉心里是清楚的。

最初是父親。雖然還沒到能夠理解死亡的年紀,不過年幼的塞拉還是能夠感覺到以后再也見不到父親了。當母親病逝時,這種感覺更為強烈,是一種“重要的人從自己的眼前消失”的痛苦。

無論是斯諾,還是與他同在一間孤兒院長大的伽多和蕾布蘿全都了解相同的痛苦。可能正是因為如此吧,他們在看別人時的目光都非常溫柔,雖然也許他們本人并不知道這一點。

我是幸福的,正因為幸福才會由于一點點距離而感到寂寞。每天都能見面,說一些毫無芥蒂的話,被一群溫柔的人所包圍,像這樣的時光實在是太快樂了,所以即便只是縮減少許也會感到難受。

“你這個貪心的人,這樣可不行,實在太貪婪了。”

想到這里,塞拉用拳頭輕輕地敲了下自己的腦袋。雖然從這里到伊甸的距離絕不是“近在眼前”,但是斯諾說的沒錯,只要愿意隨時都可以回來看看。

所以,別再感到煩惱了,不要因為些許的不安就浪費掉此刻快樂的時光。

嗯,塞拉用力點了點頭。這時,一個人影風風火火地從小路的另一頭跑來。是斯諾。他比塞拉預想中來的更快,一定是拼命擺脫了那個客人吧。

“這里,這里!”

塞拉用力地揮著手,高興得幾乎要跳了起來。

“你見到了我姐姐?”塞拉不禁叫了起來。拼盡全力快速跑過來的斯諾先是喘了一會兒粗氣,他在恢復了正常之后所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見到了閃電。”

“昨天,無意中見到的。”

“怪不得!”塞拉自言自語道。

“關于我,她是怎么說的?”

“什么都沒說。看上去她的心情特別糟糕,我之前還感到奇怪呢。”

即便心情不好,她的表情和口吻還是一如平常。當然,也沒有像小孩子似的對周圍的人亂發脾氣,姐姐本來就不會輕易表露自己的心情與感受。

只不過,對于塞拉而言總是能夠知道姐姐心情的好壞,就像是身體所散發出來的氣場,這種氣場就像是靜電,雖然肉眼無法看到,但是只要一碰觸就會放電。

如果是斯諾的話,大概是隨隨便便地伸出手,并遭到了慘痛的教訓了吧。想到這里,塞拉不禁在心里發出了苦笑,心里想的事情會毫無防備地表現在臉上和態度上,而且會大聲說出來。

斯諾就是那種心情與言行以最短距離連接起來的類型,正因為如此塞拉才會覺得他凡事不會隱瞞,是個極為值得信賴的人,但姐姐卻一定會做出截然不同的評價。他們大概就是那種缺乏共同點的兩個人,水和油指的就是斯諾和姐姐吧。

“真難辦啊。”斯諾撓著頭說道:“該怎么辦?”

塞拉正要問斯諾指的是什么事,隨即她就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沒關系,我們走吧。”

下周就是姐姐的生日了,之所以蠻不講理地讓她請假,也是因為想要三個人一起慶祝生日。

“咱們兩個交往的事情,要好好地跟她說明。”

“我也不喜歡偷偷摸摸的。”

實際上,塞拉原本就打算在生日晚會上正式給姐姐介紹一下斯諾。只是為了介紹自己的男朋友就讓姐姐請假一天的確有些困難,不過姐姐實在太忙了,塞拉只是想避免發生無法好好地和姐姐說話這種事態而已。

“只要好好說明,姐姐一定會體諒的,她其實是個很體貼的人。”

姐姐無論對自己還是對別人都非常嚴肅,而且一旦決定了的事情就一定會堅持到最后,所以無論如何都會給別人造成“老頑固”的先入為主的印象。

但是一直以來,姐姐就是這樣守護著作為她唯一親人的自己。明明她自己還處于和父母撒嬌的年齡,卻因為父母的去世而不得不舍棄孩子的身份,并強迫自己變得堅強起來。無論是父親的葬禮,還是母親的葬禮,她一直都緊緊握著塞拉的手,就像是在說,無論發生什么事我都會在你身邊,直到現在,塞拉也無法忘記從姐姐手上傳來的溫暖和溫柔……

竟然發現了姐姐和斯諾的共同點,雖然他們兩個的性格愛好完全不同,但是卻有一個共同點。

我最喜歡這兩人了,塞拉在心中小聲說道。那就是他們的共同點。

“嗯,沒事的。好好地跟她說明,應該會得到她的承認。”

“但是萬一她生氣了怎么辦?我會不會被她揍個半死?”斯諾開玩笑地說道。

塞拉勉強克制住自己的笑意,盡量做出一副認真的表情。

“要是那么簡單就好了,如果我姐姐真的生氣,也許會摧毀整個‘繭’也說不定啊!”

“別說,還真有這種可能啊。”斯諾皺著眉說道。

啊,實在是忍不住了。塞拉放聲大笑起來,斯諾也笑得前俯后仰的。

如果能和姐姐,斯諾一起這么開懷大笑就好了,塞拉暗想道。一定會的,她又悄悄補充道,在生日晚會那天一定可以做到的。

在笑了一會兒之后,忽然聽到有人喊:“斯諾先生!”

“怎么了,瑪奇?”

斯諾朝著那輛直奔自己駛來的飛空摩托喊道。

“該出發了!我們收到了軍隊的無線通信信號,據說在森林地區發現了怪物,該我們諾拉出場了。”

“知道了!”斯諾回答道,這時那輛飛空摩托已經停在了他的面前。

“塞拉小姐,暫時借用他一下。”

“好。”

塞拉開玩笑似的敬了個禮,對于和自己只差一歲的瑪奇,感覺就像是對待自己的同學一樣輕松。

“打擾了你們兩個,實在抱歉。”

對著壞笑的瑪奇,斯諾一邊說:“你這家伙”,一邊舉拳做狀要打,那樣子看上去就像是一對關系十分要好的兄弟在打鬧一般。

“那么,我回去了。”

“我等你!啊,完事之后又時間嗎?我想和你一起去買東西。”

“買什么?”

已經跳上飛空摩托的斯諾眨了眨眼。

“給姐姐的禮物。”

“啊,生日禮物。”

“兩個人一起去挑選吧。如果可以的話,你可有先去購物中心看看……”

“不,我就在這里等你,還可以再遺跡周圍散散步。”

“明白!”伴隨著斯諾的這句回答,飛空摩托也起飛了。

“用速攻收拾掉怪物!”

當塞拉一邊說小心,一邊揮手時,斯諾和瑪奇已經飛遠了,還真是速攻呢,塞拉笑了笑。

Chapter03

沒有表露出明顯的不高興吧,只是比較擔心這一點。

昨晚回到家時已經是深夜了,因此并沒有和塞拉說些什么。以疲憊為借口很早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也就是說沒有說什么多余的話,一旦開口的話,我覺得自己很可能會喊出“和那個男人分手”之類的話來。

我并不想不分青紅皂白地反對他們兩個交往,我也比任何人都了解妹妹的脾氣秉性。雖然她看上去好像很順從的樣子,但內心其實十分頑固。如果僅僅是以“我討厭那個家伙”作為理由反對的話,塞拉一定會為了讓我這個老頑固姐姐改變主意而不屈不撓地進行勸導,到底該怎么辦呢?

閃電嘆了口氣,然后默默地收拾好盛有早飯的托盤。雖然在出門比較早的日子,姐妹倆都會圍坐在餐桌前共享早餐,不過像今天這樣比較晚的話,當閃電起床時塞拉已經出門了。

雖說如此,為了工作時間極其不規律的姐姐,塞拉在出門之前一定會準備好早餐。父親早早地就去世了,而母親又一直都在忙于工作,因此家務活方面一般都是由閃電來操持。不過,在廚藝上還是塞拉的手藝更好。

“挑選美味的東西,還是塞拉更擅長吧?”

“嗯,我還很擅長做菜呢。”

不經意間回想起了母親和塞拉的對話,還有她們快樂的笑臉,只不過當時母親的身體正在受到病魔的侵蝕。

那是母親即將病逝前的事情。那天放學后,閃電一如既往地陪著塞拉去醫院看望母親。她緊緊地握著隨時都想要奔跑的塞拉的手,并不停地說:“危險,不要跑。”

如果是平時,雖然她嘴上這么說,但其實自己也會加快腳步,但只有那一天不同。在前一天離開醫院時,母親的主治醫生所說的一番話讓她的腳步變得有些沉重。醫生說,如果母親的病再次發作的話就危險了……

由于沒有其他可以通知的親戚,主治醫生只好將這一情況告訴了當時只有十五歲的閃電。醫生對她說一旦母親病逝了,自己會介紹幾個福利部的咨詢人員,并留下了幾個咨詢窗口的信息。

他同時還說,目前有一項專門用來確保失去監護人的孩子能夠安心生活下去的計劃,所以閃電可以不用過分擔心以后的生活問題,只要考慮如何照顧好自己的妹妹就行。

只不過,這樣的一番話讓閃電明白了自己應該背負的東西,此時回想起來,那份悲壯感大概全都表現在臉上了吧。至少母親當時看出來了。

“我今天的感覺非常不錯,嗯,還想吃點水果什么的。塞拉,能幫媽媽去買一些嗎?”

“我去吧。”閃電說著站起身來,卻被媽媽笑著制止了。

“挑選美味的東西,還是塞拉更擅長吧?”

“嗯,我還很擅長做菜呢。”塞拉自豪地說道,然后跑出了病房。

“對姐姐而言,還有很多除了做菜之外的事情要做呢。”

等塞拉的腳步聲完全消失之后,母親微笑著看著閃電。

啊,母親知道了,她暗想道。所以才會支開塞拉,她對母親接下來要說的話做出了猜測,可惜并沒有猜對。

“不過,你一個人不要太勉強了,有些事可以讓塞拉幫幫你。”

“媽媽,可是……”

下面的話沒能說出口,她看到母親將手伸向自己。當意識到時,自己已經被母親抱在懷里了,就像小孩子一樣被撫摸著頭,有種想哭的沖動。

“可愛的乖寶寶,在塞拉出生之前,我都是這么稱呼你的。”

“是嗎,我不記得了…….”

“從塞拉出生那天開始,你就已經是姐姐了,雖然你當時只有三歲。我和你爸爸都不再叫你乖寶寶了。”母親邊笑邊說。

閃電發現母親的聲音里帶有微微的苦澀,撫摸自己頭發的手也干瘦得嚇人。

“在爸爸死后,你一直都在幫我,還很體貼地照顧妹妹。你是一個很稱職的姐姐,我一點都不擔心塞拉,因為有你在她身邊。”

“但是……”母親繼續說道,“對你而言,塞拉也在你身邊,當你辛苦時,她也會助你一臂之力,千萬不要忘記這一點。”

接著,母親再一次用耳語般的聲音呼喚了一聲:“我的乖寶寶……”

在那次對話之后不久,母親的病情突然惡化了,因為已經事先做好了心理準備,所以十分平靜地接受了這一事實。

那一天,被母親抱著如同嬰兒般撒嬌的一瞬間,就是閃電孩提時代的終結。由于失去了那個可以被稱為母親的人,因為自己已經不是孩子了,也不可能再是個孩子了。

“一個人不要太勉強了。”

雖然母親是這樣說的,不過能夠保護塞拉的只有自己,所以結果還是只能一個人努力。

想要長大成人,閃電迫切地想著。為了保護塞拉,為了讓自己唯一的妹妹過上幸福的生活,想要早日長大成人。

如果還沒有到法律所承認的承認年齡的話,那么至少舍棄父母所賜予的名字就能成為大人了吧。

已經無所謂了,即便不再做母親的女兒,取而代之的,從今天開始我就是塞拉的保護者,必須要保護好塞拉。

曾在母親的墓前發過誓,并告訴她閃電就是自己的新名字。

槍套掉落的聲音讓她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在無意識中收拾好裝束的閃電不由地露出了苦笑,現在還沒到出門的時間。

今天的起床時間比預定中要早很多,果然還是因為昨天的事情有些激動,因此導致睡得不好吧。

不要勉強,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這樣安慰自己了,可為什么偏偏會是那個男人。

自己并非那種會將所有妹妹的男人全部趕走的過度保護妹妹的姐姐。也不是氣量小的人。閃電只不過是想要找到一個能夠讓塞拉幸福,能夠好好保護她的男人,而不想讓做不到這點的男人靠近自己的妹妹。

能言善辯和儀表堂堂什么的都不需要,只要能珍惜塞拉,能夠為了守護她挺身而出就好。

所以,那種輕浮的男人能夠保護塞拉嗎?說到底,他只不過是個山大王罷了。一旦遇到了危險,肯定會拋棄塞拉,獨自逃跑的。

塞拉也是,這種事只要頭腦稍微冷靜一下肯定就能看出來吧。一個是高中的優等生,另一個則是整天無所事事,游手好閑的家伙,這樣的兩人根本就不般配嘛!

如果母親還在世的話,她會和我一起阻止塞拉吧?

關于這件事也不能過于期待母親啊,閃電微微聳了聳肩。其實父親也是一位看上去稍微有些危險的人,典型的樂天派,老好人,而且是一個行動能力很強的人,不過卻絕對不是那種穩重踏實的類型,當自己長大之后就明白了這一點。

當然,自己在小時候是非常喜歡父親的。記憶中,父親的臉上總是帶著開朗的笑容。不過,如果父親能夠長壽的話,自己也會對父親的樂觀天性進行批判吧,說不定還會有不愉快的反抗之舉的舉動。

而母親就選擇了父親這樣的人,她對于斯諾那種男人的評價一定會很不錯,也許還會以“只要塞拉自己喜歡就好”這種借口爽快地承認他們兩個的交往。

不管怎樣,自己的責任就是從那個男人的手中好好的保護塞拉,即便父母如今都已經不在了。

即便父親和母親都會認可,我也不認同,絕對不認同。

帶上皮手套,閃電打開了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