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的同居生活

第一章 Encounter The Ghost

微笑的同居生活 第一章 Encounter The Ghost

——————————————————————————

錄入:七夜

掃圖:Ozzie

發布于:輕之國度-輕小說論壇http://www.lightnovel.cn

——————————————————————————

——未經許可,嚴禁轉載——

本文特別嚴禁轉載至SF輕小說頻道

1

山腰附近有一間荒廢的破房子。

那是一間西式的木造房子,上下共二層樓。從房子的外型與大小來看,好像是以前的學校。

這間房子自從荒廢后好像經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房子周圍的柵欄早就爬滿了藤蔓,正前方的鐵門也敞開著,鐵門上的油漆都剝落了。

建筑物也是同樣的狀況。長久以來在風雨的侵襲下,墻壁上處處剝落,而窗戶上的玻璃,不是出現裂痕就是破掉了。

現在的時間是晚上。當然,房子的周圍并沒有路燈或是其它住屋發出的燈光,只有朦朧的月光斜斜地照射出破屋模糊的影子,營造出非常詭異的氣氛,就像是恐怖電影的開頭畫面中常常會使用的場景。

這時候,通到這棟破屋的小路上出現了幾個光點。

雖說是光點,但并不是靈魂或幽靈那種不屬于這個世界里的東西。而是比較剛硬確實的東西,簡單的說,就是人工的燈光。

「唉!真是的,為什么一定要我來陪你們演這出鬧劇呢?」

少年一邊抱怨一邊用手電筒不斷地往四處照射。

「喂,喂!別這樣四處亂照。如果被警察看到的話,他們會過來巡察的,到時該怎么辦。」

走在少年旁邊,戴著眼鏡的少年,出聲制止他的這種舉動。

「被發現的話那剛好,這么一來我就不用陪你們做這種無聊的事情了。」

「然后警察會叫老師過來,到時候大家就會被老師罵死。我提醒你,你人在這里就已經算是共犯了。」

少年沒辦法反駁,只好停止亂甩手電筒的動作。

這位不滿地發著牢騷的少年名叫真田真也。五官長的有棱有角,尤其是他的雙眼非常銳利,他現在正瞪著身旁的另一個少年。

而若無其事地接受真田那種視線的少年,就是真田的同班同學,名叫赤城圭司。身材比真也胖,整體的感覺是有點忠厚老實。

接著,兩人就這樣一語不發地走到破屋的門前。

門上掛著一面木制的牌子,牌子早就被蟲蛀的坑坑洞洞。牌子上的文字模糊不清,好像是寫著『高島醫院附屬療養所』。

如同牌子上的文字所示,這間破屋本來是市內某家醫院的附屬療養所。由于建筑物老朽,所以十年多前就廢棄了。因為沒有經費來拆除,才這樣被丟棄在這里。

如果這房子是在鎮上的話,在治安或是美觀等方面可能會造成各種問題,但是位在這個人跡罕至的山上,并沒有人特別在意,于是就任憑房子自然毀壞。

「真是的……」

真也并沒有半點害怕的樣子,只是恨恨地看著這棟在月光照射下有點陰森的破屋。

這時候,門旁邊出現幾個影子。當然,那并非幽靈或妖怪。

「哈哈哈!虧你還敢來,真田。」

在高笑聲中出現的人,就是害真田在這個時間還要來這種地方的元兇————河原崎。

另外還有數位少年跟在他的身后出現。

「根本就是你硬把我抓過來的嘛,還說什么虧我還敢來。」

真也不滿地說著。

「別在意這種芝麻綠豆大的小事。待會兒等你看到令人驚訝的真相后,你會立刻忘記這些小事的。」

河原崎并沒有對真田感到抱歉。

看他這種充滿自信的模樣,真也嘆了一口氣。

今天是一個星期的第一天————星期一,事情的起端就是在今天放學的時候。

地點是在縣立峰岸高中二年二班的教室。

峰岸市是個面臨太平洋,人口大約三十萬的地方都市,峰岸高中是市內頂尖的升學高中。高中的學區跨越附近的好幾個市鄉鎮,因此也有很多住在市外的學生越區入學。

雖說是個升學名校,但說起來算是個『古豪』。歷史悠久,自古以來名聲一直都很響亮,因此就算沒有特別招生,也會吸引很多優秀的學生前來就讀。這間學校雖然是個升學高中,不過老師和學生并不會隨時都緊繃著神經,校風反而有點悠閑。

放學的時候,教室里會有好幾個小團體各自圍在一起,討論等一下要去哪里玩,而操場上的學生非常有精神地踢著足球,從窗戶傳來了他們踢球時的喧鬧聲。

在這情景下,真也一個人在收拾東西準備回家,這時候赤城定過來對他說:

「要不要去看幽靈?」

「啥?幽靈?」

聽到赤城單刀直入的詢問,真田用充滿懷疑的聲音響應著。

「是啊!后山的那間破屋。聽說那里的二樓有幽靈出現。」

真也反問道。

「是誰看到那種東西的?」

「不太清楚耶……我也是聽三班的三上講的。」

「真是無聊。首先,地點選在破屋一點原創性都沒有。」

「是嗎?」

聽到赤城的詢問,真也開始解說。

「古老、沒有人煙,被廢棄的怪東西很多,就條件而言這樣就足夠了。」

「喔?」

赤城似乎在催促他繼續講下去而出聲附和,真也繼續說道。

「建筑物老舊的話,只要溫度或濕度有點變化,開關不良的門窗就會發出奇怪的聲響,因此會讓人產生錯覺。而且房子內如果有很多復雜形狀的東西,被當成人影的可能性也很高。」

真田一口氣說出一大堆反駁的理由之后,好像突然想到什么事,歪頭說道。

「對了,那間破屋之前不是已經有流傳過幽靈出現的傳說嗎?」

「是啊!差不多平均每五個月就會開始流傳。自從我開始進行記錄后,這已經是第四次了。」

赤城并沒有因為真田提出反駁的理由而不高興,繼續淡淡地說著。

「然后啊,民俗研就想叫你出來。要你陪我們進行實地調查。」

「又來了。」

真也厭煩地蹙著眉頭。

民俗研————正式名稱是民俗研究會,表面上是研究地區的史跡、文化等的學校社團,實際上卻是追著超自然現象或是幽靈傳說跑。

這是因為本來他們是希望以超自然現象研究會的名義來成立社團,可是學校不允許,所以就另外取了一個比較正常的名稱來成立這個社團。

「為什么每次都要找我呢?」

「這也沒辦法啊!因為你完全否定這一類的說法,所以就被他們當成眼中釘了。」

「聽到那些無聊的話題,通常都會吐他們槽吧!」

「雄辯是銀,沉默是金。」

「……」

真也不跟他繼續扯下去,于是改變話題。

「我說你啊,竟然還能在那種社團待下去。」

真也用一種抱怨的口氣說著,那是因為赤城是民俗研的社員。

「我是因為相信民俗研究會這塊招牌所以才進去的。說起來,有趣的地方還是挺有趣的。比方說整個晚上在墳場監視。」

「竟然做到這個地步,你們也太好奇了吧!」

「因為根據你的說法,根本不會出現妖怪,所以我又不會害怕。」

「這么一來,監視就根本沒意義了嘛!」

「我們先不要討論這件事。」

赤城立刻改變話題。

「總而言之,就是這樣,今天晚上就拜托你了。」

「我才不要呢,跟白癡一樣。」

「別這么說。他們特別邀請的來賓沒去的話,我會無法交代的。」

「根本用不著什么來賓嘛。」

「因為有人主張說,必須要有社團以外第三者的觀點,來對靈異現象做客觀的確認。」

「唔……」真也不出聲。因為這句話里面所指的第三者就是他。

「而且啊……如果你不來的話,老板以下所有的人都會說你是在逃避,幽靈果然還是存在的。」

「隨便他們怎么說都可以啦!」

真也輕松地閃過這話題,他沒有單純到會中了對方這種簡單的挑撥伎倆。

「是嗎?那就麻煩了。」

赤城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然后突然轉身過去。

「怎么辦呢?老板。」

「哼,你嘴巴滿厲害的嘛!真田。」

河原崎突然從赤城身后出現。設立民俗研的人就是他,而且他也是現任的老板。

「學長您好啊!您還是這么神出鬼沒呢!」

真田會這樣打招呼,河原崎大概早就猜到了吧!雖然聽起來讓人有點不舒服,但是河原崎仍然繼續說道。

「哼哼哼,真田啊。我今天一定要打破你那顆頑固的腦袋,告訴你這世界上還有很多人類未知的事情。」

河原崎不懷好意地說著,不過真也只是淡淡地響應。

「這世界上本來就還有很多人類無法了解的事情,我并沒有要否定這一點。只不過,我認為那并非指人類眼睛的錯覺或是因為謠傳所產生的幽靈事件或都市傳說那一類的事情。」

「你這種想法就是被不完全的現代科學所束縛住的視野狹窄的思考型態,為什么你還不覺悟呢?」

「我不打算盲目地相信現代科學,因為我不想象某個笨蛋,不管事情有無根據就完全相信。」

真也不耐煩地回答著。因為他們這種對話在去年的秋天校慶中,民俗研發表研究成果————展示靈異照片————的時候,真也和他們進行舌戰時就說過了,所以基本上內容并沒有什么改變。

「對你這種懷疑主義者而言,讓你親眼看到決定性的證據,果然還是最好的方法。」

「就算看到了也不一定是正確的。人類的辨識能力說實在是下太可靠的,也有可能是模擬的。」

真也正滔滔不絕地說著反對意見的時候,突然有兩個民俗研的社員悄悄地從后面湊上來,兩人一起把他架住了。

「你們這些家伙想干么!」

真也不斷掙扎著,河原崎嘴里漏出了不懷好意的笑聲。

「剛才不是說過了嗎?要你陪我們啊!」

「開什么玩笑。喂,赤城!」

「別擔心,你的書包我會負責幫你提的。」

說完,赤城把真田掛在桌于旁邊的書包拿起來。

「那不是重點啦!」

「帶走!」

在河原崎的帶領下,民俗研一行人就這樣架著不斷掙扎的真也從教室走了出去。

「打擾各位了。」

赤城走在最后,他站在門口對教室里的其它人鞠躬后也跟著出去。剛才一直看著他們的其它同學,因為沒看頭了,所以又回到之前的話題上。

因為這是常常發生的事情。

結果,真也就這樣被關在民俗研的社團教室里,被迫晚上要跟他們一起去調查幽靈。

而放在書包里的自行車鑰匙被拿走了,所以也無法逃走。

「那我們走吧。」

民俗研一行人在大門前集合,然后在河原崎的帶領下,拖著滿嘴抱怨的真也前往破屋進行調查。

他們不走正門,繞過建筑物從后門走了進去。因為常常會有像他們一樣好奇的人過來,所以正門被鎖了起來。

當然,后門也從里面鎖起來了,不過先過來探勘的民俗研社員早就從損壞的窗于爬進去把鎖打開。這個靈異地點他們已經來調查過好幾次,所以從外面進去的方法他們早就很熟練了。

走到室內后,河原崎把背包放下來,從里面拿出一個類似盒子的東西。

「那是什么東西啊?」

真也問道。河原崎很自豪地解說著。

「這是AstralSeeker————幽靈探測器。」

「幽靈探測器?」

實在是有夠可笑的名字,真也根本連反駁都不想反駁。

「沒錯!靈力很強的人,用手握住這個機器把念力送進去,然后只要接近有靈的地方,探測器就會發出聲音,告知我們有靈的存在。」

真也拿起那個裝置觀看。除了電源開關和音量調節器以外,沒有其它按鈕,而手可以觸碰的地方,則是鑲嵌著金屬板。

打開電源后,紅色的LED燈不斷閃爍著。真也用手去觸碰,不過并沒有發出任何聲響。看到這一幕,河原崎一副很了不起的模樣說道。

「還沒有出現嗎?不過我看是你根本就沒有靈力。」

真也好像突然想到一件事,他用唾液把手弄濕,然后再次觸碰那個金屬板。

結果,這臺機器立刻發出驚人的聲音。遇到這個突發狀況,河原崎和其它民俗研的社員們都開始慌張起來。

「幽靈已經出現了嗎?真想不到你竟然會有靈力————」

真也不去理會河原崎說的話,對其他人說道。

「這只是調查GSR的儀器而已嘛!」

「GSR?」

聽到這個沒聽過的字眼,河原崎反問道。

「皮膚電流反射。心情起伏的時候皮膚會產生電位的變化。就是被拿來當成測謊器用的機器。其實這是測量手心出汗時皮膚所產生的電流變化,所以我剛才才用口水把手弄濕來測試。」

真也把盒子翻過來看。四個角落有用特殊的螺絲釘鎖起來,普通的螺絲起子是打不開的。

「只要看一下里面的電線回路,就可以知道了。」

「不、不行。你打開的話里面的裝置就會壞掉,說明書上這么寫著。」

「嗯,你說的也沒錯。原來如此,拼命搜尋幽靈的話,人會開始緊張,手心就會開始流汗,然后箱子就會發出聲音。」

「討厭,還給我。」

河原崎從真也手中把那裝置搶回來。

「這根本是因為你亂擦口水后才會讓機器出現錯誤反應啦!這臺機器是很敏感的。」

「隨便你怎么說啦!」

聽到河原崎無理的抱怨,真也并沒有特別在意。

河原崎嘴里念念有詞地抱怨著,接下來,拿出某樣東西掛在脖子上。

(真是的,這個人怎么這樣,下管什么事都可以吐別人的槽。)

被強拉到這里來,真也心里實在是非常不高興,所以批評起來比平常更不留情面,絕不心軟。

「學長,你戴的那個是什么護身符嗎?」

河原崎充滿警戒心的回答著,怕真也又來踢館了。

「嗯,以防萬一。」

真也湊過去看那張黃色的護身符。符上寫著一大埋中華街里四處可見的漢字,還畫成很復雜的模樣。

「……學長,你戴的這個東西是沒效的。」

「對你這種早就被現代科學狹隘的價值觀支配的人來說,或許是沒效的。但是這是中國風水中的靈符。」

「所謂的風水,是屬于道教的。道教的靈符對日本的幽靈是否有效,這點我們先不去討論。下過你知道這張靈符是什么嗎?」

插圖011

「那當然。這是消災降福的符咒,能防止所有的危難,然后得到幸福,是非常靈驗的護身符。」

「那你應該也知道這種符咒會配合四季而有不同的模樣吧?」

「你說什么?」

真田從意想不到的地方發動攻擊,讓河原崎一時傻了眼。

「這是冬季用的符咒。不管再怎么靈驗,現在是五月,我想應該不會發生功效吧。不過,前提是這種符咒真的有效再說。」

「唔……」

連自己擅長的領域都被吃的死死的,河原崎一時說不出話來。

赤城看不下去了,只好岔開話題。

「老板,我們現在就去現場吧。如果太晚到的話那就不好了。」

「呃……嗯嗯,對了,不管怎樣,只要我們找到幽靈確實存在的決定性證據后,你那些無聊的狗屁理論就沒辦法派上用場了。」

河原崎自信滿滿地說著,然后他就帶頭走了出去。真也跟在后面,一臉厭煩的表情,對身旁的赤城問道。

「什么決定性證據嘛,河原崎學長連一次都沒有找到,可是他竟然還是那么有自信。」

「就是這樣才有趣啊!還有你啊……你不是說不相信超自然現象的,可是為什么對這一類的東西這么了解?」

「我又不像某個人,而且我覺得沒有這方面的知識就不好去批評別人了。」

「喂!你們兩個很吵耶,別那么不正經。」

河原崎低聲警告他們。可是這樣子在晚上來找尋幽靈的行動本身就是最不正經的事情,他卻一點都不在意。

真也聳聳肩,然后就閉上嘴巴不出聲。

一行人就這樣從樓梯爬上二樓。真也他們都沒有說話,所以周圍顯得更加寂靜。

除了根本就不相信有幽靈的真也,還有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的赤城以外,其它的學生臉上都是很緊張的表情。

「我們繼續往前走吧!」

河原崎走到二樓后,背靠著墻壁,然后對其他人說道。他的表情非常地認真。

然后,他以非常慎重的動作偷偷看一下走廊,就好像有個拿著槍的犯人在那里。

望了一眼以后,河原崎松了一口氣。

「好像『還沒』出現。」

他特別強調『還沒』這兩個字,也不敢看真也。

「那是當然的啊!」

真也不在乎地回答著。對他來說,沒有幽靈存在的這件事,和太陽是從東方升起的這件事一樣,是理所當然的。

「我們收到的情報是說會在二樓出現。」

河原崎還是沒有放棄,往走廊走了過去。

走廊兩側的其中一邊是窗戶,另一邊則是以前給病患住的病房。里面的設備早都已經搬出去了,偶爾有幾張椅子或是床鋪被丟在房間里,如果膽小的人看到的話,或許會將之當成幽靈。

真也一點也不害怕地跟在他們后面,然后不經意地往窗外一看。

院子里出現了幾個人影。

「!」

突然看到這景象,連真也也嚇了一跳。可是他立刻發現那些是輪廓明確、『實際存在』的人類。

「這有其它好奇的人要來嗎?」

「怎么了?」

赤城立刻用手電筒朝著真也視線的方向照過去。

這么一來,在庭院里的人好像也發現這道光芒,然后抬頭往上看。

其中一人的視線和真也對上了。

那是一個中年男子。他也吃了一大驚,兩只眼睛睜得大大的。

一瞬間,那個男的好像整個人都凍結了,不過他立刻回過神來,轉身背對著真也,然后和其它人一起從正門用跑得逃了出去。

「唉呀呀!」

真也嘆了一口氣。他自己在不經意下創造了新的幽靈傳說。

「怎么了嗎?」

赤城隨著真也的視線往窗外看過去。

「看來好像是你們的伙伴。不過那是個有點年紀的中年人。他大概是把我當成幽靈,然后嚇跑了吧!」

「喔?」

赤城皺起了眉頭。

「來看幽靈的人?可是我們在路上并沒有碰到什么人。」

「那是因為我們從后門進來的關系吧。所以才沒有碰到。」

「正門不是有上鎖嗎?」

「對喔!我想起來了。」

兩人歪著頭思考的時候,河原崎叫他們一聲。

「喂,怎么了嗎?」

「好像還有其它人來這里。」

「有人來這里?不會是幽靈吧?」

「是人啦!而且你說的幽靈傳說不是出現在屋子里嗎?」

真也回答道,他實在很受不了河原崎不管什么事情都要和幽靈沾上邊。

「目擊證詞的確是在屋內,可是要考慮到所有的可能性。」

「你這樣根本就是在瞎搞嘛!所以我才說那種不清不楚的目擊情報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可是的確有看到人的模樣啊!」

「就算看到『某種東西』這件事是真的,但是人類的知覺認識上可以隨意加油添醋。只是看到有點類似的東西就以為真的是那種東西,再加上這里是著名的靈異地點,記憶中一定想說有看到,之后聽到了某種傳說,就將兩個結合起來了,這種狀況是常常會發生的。」

真也毫不留情地不斷指摘著。連待在旁邊的赤城都傻了眼。

「最近電視上也有談論到不是嗎?事件的目擊證詞竟然會隨著大眾傳播中所描述的犯人模樣而產生變化。」

真也滔滔不絕地批判著河原崎,這時他突然停了下來。

剛才真也站的窗戶邊,竟然有一位少女站在那里。

2

真也說不出話來,凝視著那位少女。

少女的裝扮并不是真也他們學校的制服。她穿著淡藍色的連身套裝,肩上披著茶色的披肩。從真也的方向只能看到少女的側臉,她一直朝著窗外看。

真也一時說不出話來,后來才發現自己嘴巴張的大大的,趕緊閉上嘴巴。河原崎滿臉不可思議地看著突然中斷講話的真也,而回神后的真也盡量裝出一副撲克臉。

真也定下心來以后,以為這是其它人對他的惡作劇。

(我哪會那么容易上當。)

真也思考要做什么反應,總之先觀察一下河原崎他們的樣子。

可是其它人并沒有特別不同的舉動,一直在房子里面或窗戶邊進行調查。

河原崎也是,怕真也繼續吐他槽,于是遠離真也,指揮其它社員。

真也偷偷看了身旁的赤城,他的表情也沒有什么變化。

(大家都裝作那個女孩不存在,想要讓我感到迷惑嗎?)

真也的個性就是對一切事物抱持懷疑的態度,在他做出上述這個結論后,就決定自己來反將他們一軍。他決定也裝作沒有看見那位少女。

然后,真也就裝作一副沒事的模樣,開始在走廊上走來走去。話雖如此,但是仍然會在意那位女孩的存在。于是,真也就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再次往那個女孩看過去。

那位女孩跟剛才一樣一直看著外面。柔軟的黑發筆直地垂到腰間。眼角稍稍下垂,大概是這個緣故,這個女孩整體看起來讓人有乖巧的印象。而她的臉蛋也算是非常漂亮。

真田對這位女孩做了上述結論后,他皺起了眉頭。

好像有點怪怪的。并不是看不到腳掌,或是身上留著鮮血的模樣。總之就是和周遭格格不入。

漸漸的,真也忘了裝作看不到那位少女,一直盯著她看。

少女滿臉不可思議地看著周遭四處搜尋的民俗研社員。偶爾會在那些社員的耳朵旁邊小聲地講些什么話,但是那些社員仍然不管她。

(這些家伙,演技有這么好嗎?)

因為那些社員的樣子毫無做作非常自然,讓真也出現了這種想法。就好像真的看不見那位少女似的。

(不會吧!)

真也不停地思考著,同時雙眼也一直盯著那位少女。

突然,那位少女發現了真也的視線。

兩人目光交錯。

少女睜大了雙眼。

「請問,你看得到我嗎?」

真也聽到了一陣清脆的聲音,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只是呆呆地站著。那位少女很高興地跑到真也的身邊。

這時候,少女前進的方向突然有一位民俗研的社員走了過來。那位社員的動作就像真的沒有發現那位少女的存在,毫不做作。

兩人會相撞。真也才剛這么想的時候,他驚訝的睜大雙眼。

因為那位少女就這樣直接從那位社員的身體中間穿過去。然后,少女以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走到真也的身邊。

「請問,你看得到我嗎?」

少女再度問了一次。她的雙眼里閃爍著高興的光芒。

可是真也現在正在思考著,沒空回答她的問題。

(剛才的確從那位社員的身體穿了過去。這是什么戲法嗎?不,不管怎么說,都不可能有那種技術。那到底是……)

真也腦中一片混亂,這時候,那位少女來到他的身旁,然后很高興地看著真也。

「請問,你看得到我嗎?」

真也呆呆地看著那位正對自己說話的少女,同時做出了新的推論。

(這是幻覺嗎?不過我以前從來沒有看過這種幻覺。)

真也開始回想最近發生的事情,不過最近并沒有頭部受到劇烈打擊的事發生。因為腦機能發生障礙時,會看到幻覺。

可是,不僅是最近,他自己從來都沒有發生過頭部受傷的事情。

接下來就可能是藥物的影響了。當然,自己根本就沒有服用什么奇怪的藥物,而且應該也不是這棟古老的建筑物有瓦斯泄漏的情形。

因為周圍的其它人并沒有出現奇怪的舉動。如果大家都吸入一樣的瓦斯,那原本就期待幽靈出現的這幫人,就不可能沒有看到任何東西。

這樣的話————

真也再次將視線移到那位少女身上,那位少女滿懷期待地看著真也。

然后真也終于發現這位少女奇怪的地方在哪里了。

這位少女沒有影子。月光從窗戶照射進來,在月光的照耀下,少女的樣子就好像是攝影棚里面拍攝的寫真照片一樣,飄在薄霧中。

「喂,你怎么了?」

看到真也動也不動,赤城感到很奇怪,于是問道。

真也把視線從少女的身上移開,轉頭看著赤城。赤城的表情并沒有任何變化,看來是沒有發現眼前的現象。

「沒什么……」

真也說話的聲音有點沙啞,不知不覺間喉嚨竟然干掉了。

「咦?怎么會。你不是可以看見我嗎?」

那位少女說話時的聲音帶著責備之意。可是真也決定————

(暫時先不要管她好了。)

除了他自己以外,其它人都看不到,就這點而言,非常有可能是幻覺。而且就算他講出來,現在也只有他才看得見,所以也是沒用。

不過如果是河原崎的話,很可能會相信也說不定,可是河原崎一定會提到靈力什么的,那些說法一點幫助也沒有。

「看來今天晚上沒有出現。」

大約找了一個小時左右以后,河原崎很可惜地說道。

之后他們又用數字相機四處拍照,然后叫靈力很強的社員拿著幽靈探測器,集中精神搜尋,就算機器有發出聲音,結果幽靈還是沒有出現。

應該說他們是從頭到尾都沒有看到幽靈。

而唯一看到幽靈的人只有真也,這對他而言是非常奇特的現象。因為他們正在拼命尋找幽靈的時候,那個幽靈就在他們身邊晃來晃去。

幽靈仍然繼續對真也說一些話,可是他決定完全不去理會。

不久,那位女孩大概是對完全沒有反應的真也感到失望吧,她又再次到其它同學身旁對他們講話,或是站在那些人的前面拼命想要引起他們的注意。

這個幽靈的模樣,和傳說中是很恐怖或是充滿怨念模樣的幽靈相差十萬八千里。

可是最后還是只有真也才看得到那位少女。

她也站到相機的前面,不過,數字相機的液晶畫面上并沒有呈現出她的模樣。也有人攜帶底片式的傳統相機,但真也認為那應該也沒辦法拍攝到吧。

「你別以為這樣就結束了,真田。今天雖然沒有出現,但這并不代表靈異現象是不存在的。」

河原崎逼不得已說了這些話。不過這些話不用說真也也知道。

要完全否定靈異現象那是不可能的。就算之前都沒有出現,但也沒有人敢斷言以后都不會出現。

當然,也不可能就把這種說法當成靈異現象是實際存在的證據。就一般的常識而言,靈異現象是因為主張有這種現象存在的人們無法提出確切的證據,所以才可以說『不存在』的。

真也本來也想這樣對他們說教的。可是實際上有一個身分不明的女子在他的身邊走來走去,讓他沒有心情去講。

真也只是聳聳肩,就這樣閃過河原崎的挑撥。河原崎看起來有點掃興,不過真也現在根本不想理他。

(總之趕快回家,看看心理學的書上有什么解釋。)

真也心里如此想著。

3

「啊!你是昨天的那個人。為什么昨天都不理我?我知道你可以看得到我。」

隔天,體育課的時候,和班上同學跑馬拉松跑到山里的真也,在這間破屋休息的時候,又遇到了那個幽靈。

那個女孩和昨天一樣站在二樓的窗戶旁邊,當她看到真也跑過來的時候,立刻走到真也身邊對他抱怨。

在他周圍休息的其它同學一樣沒有看到這個幽靈。

(在這個地方也可以看到,這就代表那間破屋里面有瓦斯漏氣。)

真也仍然不管那個少女,自顧自地陷入思考。

(雖然沒有聞到那種味道,可是就像是病房癥候群一樣,雖然對人類的嗅覺不會起反應,不過會對身體帶來影響。因為我對那種瓦斯過敏,所以只有我才會受影響而看得到那個幻覺。)

真也在腦中整理思緒,最后形成了一個好像還滿有說服力的假設。

不曾見過那個少女的幻覺,而且她還會自作主張,這說起來算是非常稀奇的事情。不過因為這是幻覺,就算有點不合情理那也沒辦法。

真也覺得這樣好像講得通之后,就開始認為自己是正確的。說不定,那種被稱為地縛靈的幽靈,其真正的出現原因就是這樣也說不定。

真也覺得稍微輕松了一點。

可是,這個少女幽靈真的是依照他的假設出現的嗎?還是因為她本身的個性,所以才會這么不死心呢?

「啊!你又打算不理我了,真過份。」

說完,那位少女突然從真也眼前消失,然后突然從他的胸口出現。

「……呃!」

真也差點叫出聲來,好不容易才壓抑下來。

「你怎么了?」

在旁邊做伸展運動的赤城,疑惑地問道。

「沒,沒什么。只是打嗝而已。」

真也打個馬虎眼呼嚨過去,可是幽靈卻毫不留情。不斷地擋在他的眼前,或是在他的耳朵旁邊大聲說話,企圖引起他的注意。

(這就叫做鬼怪作祟吧!)

真也被那幽靈鬧的很煩,不由得出現了這種無聊的想法。

(可是這樣下去的話,根本就不用上課了。)

總而言之,只要說服幻覺就好了。這種作法看起來好像很矛盾,實際上卻不然。積極地承認自己的妄想,然后藉由對話來改善癥狀,也是有這種治療方法。

沒有辦法,真也稍稍離開其它的同學,然后小聲地對幽靈說道。

「放學后我會來,到時候有話再說。」

「我知道了。」

幽靈高興地點點頭。她的表情真的就跟普通的女子高中生沒兩樣。

然后幽靈就消失了。真也耳邊終于恢復清靜,他嘆了一口氣。

因為感覺上自己好像卷進一件麻煩事,而且越陷越深了。

接著,真也放學后就遵守約定來到破屋。

站在院子里面,幽靈立刻發現他,然后就跑到真也的身邊。

「啊,你終于來了。」

幽靈臉上出現笑容。真也凝視幽靈的臉孔一會兒,終于下定決心,開口問道。

「那……妳是什么東西?」

一個非常冒昧的問題。對真也來說,對方是個幻覺,實際上是在對自己的深層心里進行對話,所以他才會這么問。

「呃……什么……什么東西……」

好不容易要跟自己講話了,但突然問一個非常抽象的問題,這位少女幽靈感到非常困惑,眉頭都蹙了起來。

「就是說————妳覺得妳自己是什么東西。」

「什么東西……」

少女思考了一會兒以后,怯生生地開口說道。

「呃……應該是……幽靈吧!」

回答的樣子非常沒有自信。可是真也反而很認真地繼續問下去。

「如果說是幽靈的話,應該會有某種恨意或是怨念。只不過,也是要看妳打算變成怎樣的幽靈。」

「呃……我有何打算,請問那句話是什么意思?」

少女被真也的氣勢嚇到了,好不容易才提出一個問題。

「從民族學觀點來說,日本的幽靈原本是指祖靈,也就是祖先的靈魂。然后從平安時代開始,中國傳來了鬼的思想,帶來了鬼魂作祟的概念,就把幽靈當成有怨恨的鬼魂。然后在江戶時代里,這種想法透過歌舞伎或是街頭表演流傳到社會上。比如說四谷怪談或是番町皿屋敷。而明治時代以后,受到歐美唯心主義的影響,擬似科學的心理學在社會中橫行。然后,在這些歷史中,妳認為妳是哪一種幽靈呢?」

「呃……你說了那么多我也……」

真也毫不留情地追問,讓少女非常困惑,眼眶也開始泛紅。看她這個模樣,真也發現自己有點太過份了。

反正對方是幻覺,不斷追問也只是對自己的深層意識追問,所以不用顧慮太多。真也心里也出現過這種念頭,不過看到眼前少女害怕的模樣,講話也變的比較沒那么尖銳了。

「那,先說妳自己的名字好了。」

「我的名字嗎?」

少女不可思議地問著,真也朝著她點點頭。

「我不知道。」

「妳不知道?」

「是的。」

少女非常有自信地點點頭。

「這是怎么一回事?生前應該會有,呃……如果妳是普通的幽靈,應該會有名字才對。」

「可是我現在沒有任何記憶,這點讓我很苦惱。」

不過少女說話時的態度根本沒有半點苦惱的樣子。

「沒有記憶。」

真也的目光突然變的很銳利。

「是的,不知為何,就是沒有。」

實在不像是回答的回復。

「那為什么妳會存在呢?提到幽靈的話,通常是對某個人,大部分是殺了自己的人抱持著怨恨,所以才會出現的吧。」

真也忘了對方可能是自己的深層心里,反而順著少女的話講下去。

「雖說是這樣的,但我一醒來就發覺自己在那里。我很寂寞的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