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子貓游的永恒之地

第1卷 子貓游的永恒之地

熟悉的天花板,真懷念的景象啊。

醒來后發現自己正躺在阿瓦隆東中野的家中客廳,還睡成一個大字形。

(咦?那只是……一場夢嗎……?)

那段驚險無比的旅程……都只是……我在做夢嗎?

唉……也是啦……

忽然有股強烈的失落感,胸口隱隱作痛,不過只是從一場美夢中醒來罷了……

(只是……為什么子貓游……會出現在我的夢里?)

第二學期在學校遇到子貓游時……我該用什么表情面對她?如果我對她說:「我夢到妳變身成一位貓耳魔女,還被快遞送到我家喲!」肯定會被她唾棄、討厭吧?

……現實中的子貓游……根本不把我看在眼底……

鉆動。

咦?

肚子上好像有東西在動。

是貓嗎?

「呼啊~~早安,大哥哥……妮妮想吃早餐……」

我一抬起頭……就看到關妮薇雅正揉著惺忪睡眼,將我的胸膛當成枕頭,臉還在我的胸口磨蹭撒嬌著。

「咦……咦咦咦咦?」

我急急忙忙地想坐起身,卻發現兩手重得拾不起來,總覺得好像被什么重物壓住……難道是鬼壓床?

「……小鞠早上就是爬不起來嘛……嗯呣……」

「……我也是……有很嚴重的起床氣……請您小心一點……」

咦?

我的左手被子貓游當成枕頭,而蘭絲蘿德則是將頭靠在我的右手上睡著。

「……這、這是……難道我還沒睡醒嗎?」

「嗯——你在說什么啊,紅龍?我們昨天晚上不是利用圓桌回到現實世界了嗎?可是這兩個拖油瓶硬是要一起跟過來……」

「……我必須一天24小時、一年365天全年無休地監視、保護亞砂殿下才行。」

「妮妮是亞砂的妻子嘛,夫妻當然要住在一起啰。」

「咦?咦咦?這、這么說來,之前做的夢……并不是一場夢……而是真的嗎?」

我想起來了……

只要擁有王者之劍,就能任意往返兩個世界,是崔絲坦先察覺到這一點的。

于是我們決定先返回現實世界,畢竟總不能一直把子貓游強制留在異世界。但關妮薇雅卻大聲哭鬧:「不要不要不要~~!」整個人還緊緊攀在我身上,怎么拉也拉不開。

結果呢……為了防止我回到現實世界后會落跑、不再回去,關妮薇雅和蘭絲蘿德兩人便以監視人的身分跟過來。

不過……當關妮薇雅跟蘭絲蘿德決定一起回來時……子貓游看起來似乎大受打擊……到底是為什么呢?

……一只手臂上的重量怱然消失了。

子貓游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她的雙眼泛紅,眼底似乎還閃爍著淚光。

「唔、哼!真是恭喜你啊,紅龍,有這么可愛的妻子和美麗的部下自動送上門。」

她以毫無起伏的平板語調說著。

「再見!小鞠要回家了……」

子貓游雙手抱起巫師帽、斗篷以及魔杖往大門走去。

我將睡迷糊的關妮薇雅和蘭絲蘿德兩人的頭移至枕頭上,連忙沖出走廊去追子貓游。

「等、等一下,子貓游同學。」

「……小鞠不是已經被開除了嗎?反正有關妮薇雅會告訴你劍的使用方法,而且小鞠的魔力全都用光了……我們兩人的冒險已經結束,沒必要再一起行動了。」

「怎么會……」

「小鞠很感謝紅龍喔,謝謝你幫我解開貓的詛咒……這下小鞠就、就能交男朋友了……」

「嗯、嗯……」

「反正想和小鞠交往的男生到處都是,我……我可以慢慢挑選。」

「說、說的也是……子貓游同學一定會遇到很好的男生……」

「……紅龍……其實……小鞠有個很喜歡的人……就是、其實……」

「……嗯……我知道,加、加油喔……子貓游同學。」

子貓游……要回去了。

即使如此,我又能對她說什么?

叫她別跟其它男生交往嗎?這么厚臉皮的話我怎么可能說得出口,我又不是子貓游的男朋友,根本只是不相關的人。子貓游有喜歡的人,這是我一開始就知道的。我也知道一旦解開詛咒,她一定就會和那個人在一起。雖然旅程中,子貓游有時對我很溫柔,但那只不過是「吊橋效應」罷了,冒險一結束,吊橋效應的效果也將隨之消失……這些事打從一開始我就很清楚不是嗎?

對子貓游而言……我只是一個很久以前曾害她傷心難過的大混蛋。如果不是姊姊硬逼子貓游訂下契約,她是絕對不可能和我一起去冒險。

而如今……她已經自由了……

可是,為什么我會……

我會如此哀傷呢?

「……」

「紅、紅龍……你是不是……有什么話想對我說?」

「……」

「如、如果要對小鞠下命令……就只能趁現在啰……」

……我……發不出聲音。

「……你已經……連命令也不肯對小鞠下了嗎……」

子貓游垂下頭,轉身背對我。

「……那么,我走了……」

「那、那個……子貓游同學!」

「……再見……」

子貓游揮揮手踏上歸途,纖瘦的背影看起來格外地落寞,有如遠足結束,不得不回家的小孩似的。不、是更寂寞、更哀傷的感覺,就像即將轉學到遠方的女孩子一樣……

我已經……再也不可能和子貓游一起前往康瓦耳旅行,也不可能和她一同在卡米洛城吃著咖哩。

我的暑假,就這么結束了……

在那之后……

我開始了往返于異世界與現實世界的雙重生活。

星期一到星期五和往常一樣去上學,周末則啟動王者之劍前往卡米洛城。

以監視人身分來到現實世界的關妮薇雅與蘭絲蘿德,也將從9月1日起開始上學。她們明明沒有戶藉和身分證明,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方法取得入學資格,總之大概是蘭絲蘿德施了某種違反自然法則的的魔法吧?蘭絲蘿德年紀和我差不多,所以和我一起進入高中部,而關妮薇雅……則必須從國小開始念起。雖然她氣嘟嘟地說:「為什么只有妮妮是小學生?」但這也沒辦法啊,如果白天把她一個人留在家里實在太可憐了,只好也讓她去上學。

「看到亞砂殿下跟小鞠兩人,我似乎稍微能理解什么是戀愛了。」

今天是9月1日,也是第二學期的開學日。

蘭絲蘿德穿著學校制服,兩手抱著書包,以十分認真的語氣喃喃說道。

「妳、妳在胡說什么,我和子貓游同學不是那種關系。」

「咦?是嗎?」

喂喂……為什么一臉意外的表情啊?

「……沒錯,而且,子貓游同學也不會再回來了……」

「嗯……我覺得那位魔女似乎很不想離開亞砂殿下……戀愛這種事果然很復雜啊,希望哪天我也能遇到自己的真愛。」

妳到底扯到哪里去了……

我帶點落寞、沮喪地站在教室門口前。

「這里就是亞砂殿下的教室吧。我已經事先動過手腳,讓我們可以同班。」

蘭絲蘿德……妳到底……動了什么手腳?

我的腦海浮現出一道畫面,蘭絲蘿德以圣眼直盯著校長,逼得校長不得不答應她提出的要求。

「唉……」

子貓游……就在這扇門的另一邊。

雖然兩人之間魔女與主人的契約關系已經結束,我還是想和子貓游當好朋友……可是,唉……

「亞砂殿下,您在害怕什么?好了,快進去吧。」

「啊,等等……」

蘭絲蘿德毫不遲疑地打開門走了進去,我也只好跟在她后面。

然而,下一瞬間……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嘎啊啊啊——我、我的眼睛!」

果然和我預料的一樣。全身散發出尊貴不可侵犯的神圣光芒(幻覺?)的轉學生蘭絲蘿德一走進教室,班上男生們不約而同地將視線集中在她身上,但就在一秒后,所有男生皆是捂著雙眼倒在地上痛苦打滾、哀鴻遍野。或許應該叫蘭絲蘿德戴墨鏡來上學比較好。

「哼,看來這個世界也沒有敢與我對望的堅毅男子。亞砂殿下生活的世界,戀愛文化也正逐漸崩毀了吧?」

「呃,有、有嗎……」

「她、她到底是何方神圣……我完全沒辦法正視她……」

「大家快把頭低下!如果被這位美少女的眼神看穿我們卑劣的內心,我們污穢不堪的靈魂將會被圣火燃燒殆盡的!」

就在班上男學生陷入混亂的時候,女學生卻冷眼看著眼前悲慘的景象——

「男生是怎樣啊,不過是位長得還算漂亮的女生轉進來而已。」

「誰叫那些臭男生成天腦袋都凈想些骯臟事,活該!」

滿心不平衡似地說著風涼話。

蘭絲蘿德站到講臺前,以流利的日文向女同學們自我介紹:「我是蘭絲蘿德,來自法國的轉學生,職務是服侍亞砂殿下。」

暑假期間,她僅僅花了一個星期便完全精通日文會話,真是天才啊。(什么亞砂殿下?)(服侍是指哪方面?)(難道是金發女仆?)(該不會是紅龍的女朋友吧?)其它無法接近蘭絲蘿德當場石化的男生們,你一言我一語地胡亂猜測。

完全無視那群已經沒救的男同學,我開始尋找子貓游的身影。

……找到了。

子貓游就坐在教室的最角落,用手撐著臉頰,一臉不悅地望著窗外。

我的心臟狂跳不已。

明明只是一個星期不見,感覺卻像是……多年不見的朋友再次重逢。

不……或許……比朋友更親密。

明明已經回歸到日常生活,但是我的心卻依舊悸動不已,這份心情……我想……應該不只是「吊橋效應」吧。

我把書包放在自己的座位上,懷著緊張、不安的心情走向子貓游。這是我第一次在班上主動去找子貓游說話。

「那、那個,子貓游同學……」

「……」

沒有回應。

她連正眼都不愿意看我。

「那個……蘭絲蘿德從今天起轉到我們班上。」

不對,我不是要說這個。

我在搞什么……

「……真是太好了,可以和『同伴』在一起,你就一輩都留在她們身邊吧。」

「子貓游同學?」

「既然你最后還是選擇了那邊的『同伴』,在學校就不要來找小鞠說話!」

「不、不是的,妳在生什么氣?」

子貓游不也是『同伴』嗎?

不對……是比同伴更親密……妳是我的搭檔啊!至少在我心中是這樣認為的。

「閉嘴閉嘴、臭紅龍!你自己明明說了還想和小鞠一起上學、一起聊天的,結果還不是找了蘭絲蘿德來!大騙子!不要靠近我!走開啦!」

教室里的女同學們都圍到蘭絲蘿德身邊去問東問西的,而男生們不是倒地不起就是癱掛在桌上,沒有任何人注意到……子貓游正帶著滿臉淚水大聲對我發脾氣。

而我……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些什么,只能默默地轉身離開。

雖然我想向她解釋蘭絲蘿德她們并不是來玩的,但就算解釋了……又能怎樣?子貓游已經不再是魔女,也不會是我的搭檔——

只是普通的……同班同學……

我邁開步伐準備回自己的座位。

「……啊……」

子貓游似乎欲言又止。

正當我打算響應她時,磯田他們忽然抓住我的手臂——

「喂、紅龍,那個外國女孩是誰?啊啊、算了,總之你今天也要幫我們買面包喔。」

「第二學期的跑腿任務也交給你啰!」

……子貓游同學……

我與子貓游視線相對……

「你也回個話吧,在發什么呆啊?」

……我對子貓游……

不過,我現在不得不先將視線移回磯田一行人身上。

「喂……是怎樣,你瞪什么啊……」

「我不會再幫你們跑腿了,想吃面包自己去買。」

「……你說什么?」

「身邊跟了一位美女就囂張起來啦!」

「總而言之,我不會再幫你們跑腿了。」

說完磯田用力抓住我的衣領。近距離看著磯田的臉……果然長得好像查多克。我忽然想起那個不知為何就是讓人恨不起來印斯茅斯族老大。

「你這家伙是哪根筋不對勁了?」

「想揍我、想踢我都盡管來,反而我是不會再幫你們跔腿了。」

我絕對……不能讓子貓游看到我又幫人跑腿。

因為,這是子貓游告訴我的。

她還說……那只小貓……因為我而感到幸福。

所以,我要抬頭挺胸地活下去。

「什、什么嘛?你真的是紅龍嗎?」

「紅龍你怎么啦?暑假期間發生什么事了?難道是和那個美女……」

你們在胡說什么,才不是!突然間我心底莫名升起一把怒火,狠狠瞪著磯田說道:

「你們聽清楚了,自己要吃的面包自己去買!」

磯田一行人就這么僵在原地。雖然剛才子貓游似乎有話想對我說,但上課鐘聲已經響起,我也只好回到自己的座位,這時蘭絲蘿德走到我旁邊坐下。咦?原本坐在我隔壁的應該是一位男生才對……她該不會又使用了圣眼吧?

結果那一天,在學校我沒機會再和子貓游說到話。

因為早上第一節下課,子貓游便說身體不舒服,早退回家了。

傍晚時分。

我和蘭絲蘿德一起回家后,就被趕進廚房準備晚餐。

自從好幾年前我和子貓游在公園相遇的那一天開始……她一直關心著我……盡管當時我把她當成貓妖推開,她卻依然擔心我。

然而我卻……

「好痛!切到手指了。」

我一邊發呆一邊切著洋蔥,結果不小心切到手指。

「大哥哥,你不要緊吧?」

穿著小學生體育服的關妮薇雅抱著急救箱慌慌張張地跑到我身邊。

「謝謝妳關妮薇雅,我沒……唔、妳怎么穿著體育服?快、快去換便服。」

「可是妮妮很喜歡這件衣服耶,穿禮服或裙子時好難活動,可是穿著這套衣服,就算要側翻也沒問題喔~~」

沒事干嘛要側翻啦?

如果被子貓游看到現在這個畫面,她一定會罵我蘿莉控、變態或體育短褲控吧。

……唉,我在說什么……

子貓游已經不會回來了。

「咦?你很痛嗎?大哥哥。」

「咦?」

「因為大哥哥哭了……」

我伸手擦拭臉頰——

「這、這是因為我在切洋蔥啊。」

「咦,切洋蔥會流眼淚?好好玩喔,妮妮也要流眼淚~~妮妮也要~~」

「好好,妳站到這里來,我要在妳面前切洋蔥啰。」

正當我準備切洋蔥時……

身后傳來水滴滴落地板的聲響。

難道是……印斯茅斯人追來了?

我轉頭一看……

「……呼……這個世界好熱……」

帶著一臉舒暢表情的蘭絲蘿德全身濕答答地站在我身后,而且居然還是一絲不掛!唔、喂喂,現在是怎樣?

「哇啊啊?蘭、蘭絲蘿德?妳為什么全身光溜溜的?而且還濕透了。」

「妮妮還、還以為有妖怪來了……」

「……我從小住在湖邊,最受不了悶熱的地方……還以為亞砂殿下的國家一定是傳說中的樂園——永恒之地,沒想到居然會是這么炎熱的亞熱帶地獄,真是出乎意料啊……」

是啊……而且今年夏天又特別熱,都已經九月了,每天最高溫依舊超過30度。

不對,現在不是討論天氣的時候。

「洗完澡請把身體擦干、拿條浴巾遮一下再出來啦,走廊都濕掉了……不、最重要的是,拜托妳不要光著身體在家里晃來晃去的!」

「……因為……這里沒有仆人,在下不會打理自己的生活起居……」

唔哇……她該不會把各項生活瑣事全都交給仆人做吧,真不愧是從小嬌生慣養的公主。

「嗯嗯~~妮妮也一樣喔!」

呃……關妮薇雅還小倒是沒關系,但是面對和我同年齡的蘭絲蘿德,我的腦細胞早晚會被她殲滅殆盡啊。

「所以我想到一個好主意……住在這里時,就請亞砂殿下幫我擦身體吧?」

這個人的腦袋構造果然異于常人!難道因為她是半人半神嗎……

「不、不行啦!關妮薇雅妳來幫她吧。」

「咦——人家是公主耶,又不是仆人。大哥哥幫她擦就好啦。」

我也不是仆人啊,我還是貴為大不列巔之王耶!不過,關妮薇雅還小的確太勉強她了,也就是說……家里現在能當蘭絲蘿德仆人的……只有我……。

「那、那么……我就……失、失禮了……」

我將臉轉開,盡可能地不去看蘭絲蘿德,拿起晾在一旁的浴巾替她擦拭身體。

咦……手好像碰到什么……呃?想、想不到……她的胸部……好大……

哇啊啊,我在說些什么!不行不行!

「好、好了,我幫妳包浴巾,不要亂動喔……至于衣服妳就自己穿啦!」

「謝謝您亞砂殿下。您居然愿意幫部下做這種仆人的差事……您真的好體貼呢。」

是、是妳叫我做的啊,我也是千百個不愿意好嗎,總不能放任妳全身濕答答不管吧?

此時的廚房內,有穿著圍裙正在煮咖哩的我,全身上下只包著一條浴巾的蘭絲蘿德,以及穿著小學生體育服的關妮薇雅。

如果子貓游在這時候出現,已經不知道她會用什么話罵我了……

唉……我真是沒救了……不管做什么事,總會忍不住想象如果子貓游也在的話……

忽然傳來一陣嗡嗡的震動聲。

我褲子口袋里的手機正在震動。

反正接下來只要把東西丟進鍋里悶煮就好,不必在這里顧著也沒關系,就接起來看看誰找我吧。

『亞砂,猜猜我是誰~~』

姊姊?

「妳什么時候才要回家啊?還有拜托妳別自作主張把我的同班同學子貓游用快遞寄到家里來啦!」

『哎呀呀,抱歉抱歉,你已經推倒她了嗎?呵呵呵……』

「我怎么可能推倒她!」

由于蘭絲蘿德和關妮薇雅都對手機相當好奇,纏在我身邊吵著:「居然和機器交談?」「妮妮也要說說看~~」如果把手機拿給她們,只會讓事情變得更復雜,于是我拿著手機沖到走廊,她們則是追了上來,口里還喊著:「別跑!」只是,家里有位金發美少女全身只包了一條浴巾,還有個穿著體育服和小短褲的女孩,這要我怎么開口向姊姊解釋,絕對不能講,也絕對說不通的!

『呵呵呵,我也是為了調查你那把劍才會召喚德魯伊魔女,沒想到對象居然剛好是你的朋友,連我也嚇一跳呢。』

「朋友?」

『我本來只是想委托她調查有關劍的事,是那孩子告訴我自己受到貓的詛咒,需要找一位主人。所以我就讓她自己選擇啦,在詛咒解開之前,她是想當我的使魔呢?還是要當我弟弟的搭檔?』

奇怪了……和子貓游所說的有點出入,難道不是姊姊強迫她當我的仆人嗎?

『結果你知道她說什么嗎?那孩子居然連想都不想地選了你喔,簡直就像小貓看到毛線球追上去一樣。你可要好好地對待人家,不能惹她哭唷!』

「……」

不能惹女孩子哭——這是姊姊的口頭禪,好久沒聽到這句話了。

可是……

可是……

子貓游已經……

『對了,我忘記提醒你,千萬別在家里啟動那把劍,因為那把魔劍會和巨石柱群產生連動。就是英國隨處可見的那種巨石柱群,你知道吧?』

「嗯,就是利用特殊巖石——韋爾斯產的藍石組成圓環狀的古代遺跡吧。有人認為那是古代觀測天體的設備,也有人說是德魯伊的圣地等等,但真正的用途至今仍未解開。」

『那些巨石柱群其實就是這把劍進行次元與空間瞬間移動時所使用的門,如果在巨石柱群附近啟動這把劍,就會飛到奇怪的世界去喔!』

姊姊,這種事麻煩妳早點說好嗎!

我已經去過異世界回來啦!

……對了……從卡米洛城回來這里的時候,依稀記得圓桌中央的空間的確出現一處空洞,嗯……看來次元移動前后這段期間的記憶我都忘了。如果那張石造圓桌是藍石所打造的,或許就能說得通,因為桌子確實是個「圓形」。這么說來,我們一開始移動到潘贊斯附近海域時,也是從潘贊斯的某處巨石柱群掉到異世界的啰?莫非在那片海域下方也有一座巨石柱群?

「奇怪了,仔細想想,東中野哪有什么巨石柱群啊?」

「這個嘛,就是我們家的露天溫泉浴池,那可是遠從英國運來巨石柱打造的喔。呵呵呵,在古代遺跡里泡溫泉,還能一邊賞月一邊喝酒……很棒吧?所以我才會特地從康瓦耳那里偷帶回來!』

這么說來,從阿瓦隆東中野前往卡米洛城時,一定會被吸進庭院中的露天溫泉里……

原來是這么回事。

所以說……

……這一切果然都是姊姊的錯,可惡啊——!

『我暫時還沒辦法回去,你一個人不要緊吧?我待在研究室里幾乎快被垃圾淹沒了,能不能請你來伊豆幫我打掃一下?』

妳最好被就地掩埋啦!

「我很好,托妳的福,我的暑假平-安-快-樂地結束了。」

『是嗎,那我就放心了。一想到如果亞砂在異世界遇難,往后有誰來照顧我?我擔心到每天只能睡10小時呢,呵呵。』

「啊啊,是喔。」

『那就先這樣了,再見啰亞砂~~』

姊姊說完自己想說的話之后,便掛斷了電話。

不過姊姊遲早都會回家的,到時我該怎么向她解釋現在這個情況?唉……

……由于我講電話時,還得邊逃離蘭絲蘿德她們,在不知不覺問已經走出家門。

再往前就是庭院、大門,接著便是大馬路。

蘭絲蘿德和關妮薇雅緊緊追在我身后不停吵著:「請把那神奇的機械交出來!」「借人家嘛借人家嘛~~」

這時我看見……

有位頭上綁著大蝴蝶結、身穿制服的女孩就站在大門前。

……是子貓游。

她身上還背著用布巾包裹的大行李。

「……子貓游同學……?」

我是在作夢嗎?總覺得……視線似乎有些模糊晃動。

……如果時光能回到公園初遇的那一天,讓一切重新來過的話……

此時從背后傳來關妮薇雅擔心的聲音!

「大哥哥又被洋蔥熏到了嗎?」

「不、不是的,這是……」

子貓游生氣地撇開頭,將王者之劍的劍鞘塞進我手里。

「這個還給你!」

她只簡短地說了一句,口氣十分不悅。

是嗎,看來她已經不需要了……

一瞬間,我居然有股(她回來我身邊了?)的錯覺,實在太可笑了……

「……嗯、好……」

這下……真的要道別了……

「那我就收下了……」

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喂,你在沮喪什么?之前在教室時明明那么威風,現在又變回以前那個窩囊紅龍了嗎?別一直低著頭啦,你看耳朵!」

「咦?」

子貓游解開頭上的蝴蝶結。

咦咦咦?

……貓耳……又復活了?

「哇——好完美的貓靈附身!好厲害喔,妮妮還是第一次看到耶!」

「……這……難道是千年才會誕生一位的德魯伊最強魔女的象征……?真不愧是亞砂殿下的搭檔。」

關妮薇雅和蘭絲蘿德兩人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彷佛看到了什么奇跡之物似的。對了,查多克的確也曾稱贊子貓游是「珍貴的貓靈附身魔女」。而且她明明不太會使用魔法,卻能以臨時抱佛腳惡補學會的咒語和本身的魔力,將堆滿厚厚一層沉積物的湖底炸裂。那么,如果子貓游認真學魔法,搞不好真的會是一位非常厲害的魔女喔……只是話說回來,她的魔力不是已經用光了嗎?

「為、為什么原本消失的貓耳又出現了?」

「當初紅龍把劍鞘交給小鞠后,我的魔力便不斷地被強制補充,傷勢也完全回復了。可是魔力在我復原之后還是繼續增加,再這么下去,小鞠真的會變成貓啦!」

「咦……是、是嗎?」

「紅龍,你一定是故意的吧?你打算讓小鞠的貓耳再長出來,就能永遠把小鞠當成寵物使喚吧?太狡猾了!噗噗——」

咦、咦咦?

「不、不是的,我真的不知道……對不起……」

「沒辦法了,在貓耳消失前,我就再勉為其難地當你的搭檔吧。而且我把所有家當通通帶來了,你快去準備一間最漂亮的房間!」

「咦——?」

雖然語氣聽起來是百般不愿意,但子貓游的眼神中卻閃耀著光芒。

「那么……妳愿意再度成為我們的『同伴』嗎?」

「『同伴』?紅龍是小鞠的寵物吧!而妳們是小鞠寵物的部下,算起來也是小鞠的仆人!也就是說,紅龍的東西就是小鞠的東西,小鞠的東西還是小鞠的東西!明白了嗎?」

「所以小鞠愿意和大哥哥和好了嗎?太好了,大哥哥。」

「歡迎回來,小鞠,我們永遠都是同伴,我一直相信妳一定會回來的。」

關妮薇雅和蘭絲蘿德展開笑容迎接子貓游的歸來。

雖然……我也很想對她說聲「歡迎回來」,卻怎么也說不出口。

不知道為什么,我就是不敢直視子貓游的臉,我不由自主低下頭。

心臟狂跳不已,呼吸也急促了起來。

我是怎么了?明明連蘭絲蘿德的圣眼都能承受住了,居然不好意思直視子貓游……

哇!耳朵好痛!

子貓游從后面拉住我的耳朵,湊近我的耳邊低語——

難……難道是要對我告白?

「她們兩人那身打扮是怎么回事?一個穿著小短褲,一個只包了一條浴巾?難道這是紅龍的興趣?你這個大變態!」

唉……這就是現實。而她的吐槽居然和我預料的一樣,由于太過驚訝,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該怎么響應。

「呃……不是的,因為……那個……她們剛從異世界過來,還不習慣這里的生活……」

我誠惶誠恐地轉過頭望向子貓游。

子貓游露出開心的微笑,頭上的貓耳正不停晃動著。

我第一次注意到……

她這樣開心地瞇起眼微笑的表情,比睡著時漂亮好幾倍。

插圖125

「小鞠一直很猶豫……很久以前……在某個地方看到一位小男孩拼命保護他最重要的東西……小鞠對那位男孩子……非常……可是我不禁又會懷疑這是不是只是『吊橋效應』,所以一直不敢向那位男孩傳達自己的心意。」

「咦?妳、妳在說什么?」

「……不過,不管是在吊橋上、教室里或是任何地方都不重要,最重要的還是自己的心意……『吊橋效應』只不過是小鞠用來逃避那位男孩的借口,如果想要傳達自己的情感,唯有透過行動來表示……是紅龍讓小鞠明白這一點的。因為小鞠會喜歡上那位男孩,也是被他的行動所吸引。」

什、什么意思?妳到底想說什么,子貓游同學?

當我一臉呆滯、全身僵住時,子貓游突然在我臉頰親了一下。

「哇!難道妳又貓草中毒了?子貓游同學,清醒一點,快點變回人類啊!」

「才、才不是呢!氣死我了,遲鈍鬼紅龍!笨蛋笨蛋笨蛋!」

「對、對不起——」

「就是要你溫柔地對待貓咪啦!所以紅龍也要對小鞠更溫柔才行,明白了嗎?以后不準再叫小鞠一個人回家了!」

「嗯、嗯,雖然還搞不太懂是怎么回事……總之我知道了。」

假如是這種命令,不管再多我都欣然接受。

「啊!大哥哥笑了!果然大哥哥不能沒有小鞠呢!」

「啊啊……這里果然是永恒之地。」

隨便這里是哪里啦,我拜托妳先穿上衣服好嗎蘭絲蘿德?因為子貓游的情緒和貓咪的眼睛一樣瞬息萬變、難以捉摸啊——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