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卡米洛

第1卷 卡米洛

我一口氣沖到湖畔。

一邊跑,一邊不停大聲喊道:

「子貓游同學,快點回來!這是命令……」

不行啊,就算我在陸地上喊破喉嚨,聲音還是傳達不到湖底的。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將肺部灌滿空氣,一路沖進湖泊二話不說便跳下水。在沖下山丘的加速度助勢下,一股作氣潛入湖底。

雖然湖泊很深,幸好水質很干凈,周圍景物看得一清二楚。

但是湖底太遼闊了,根本找不到子貓游的身影。

(在哪里?到底在哪里?)

我繼續向下潛去。

不知潛了幾公尺深。

周圍愈來愈昏暗,仿佛被包圍在一片黑暗之中。

就連光線都照射不到。

愈往湖底潛去,仿佛墜人世界之底的錯覺愈是強烈。

(……那里……有一道光……)

找到了!

眼前有一座古代石造高塔聳立在湖底。

王者之劍連同劍鞘就插在高塔頂端。

子貓游雙手緊緊抱住王者之劍和橡木手杖,嘴里不停地冒出小汽泡。我立刻意會到,她正在念咒語!實在太胡來了,居然在這么深的水底念咒語,會無法呼吸的!

咕噗……

我試著呼喚子貓游,要她停下來,但聲音根本出不來。

必須立刻讓子貓游呼吸空氣才行。

就在此時……

……喀轟轟……

湖底突然開始劇烈地左右晃動。

原本成群悠游的魚兒慌張地四處逃竄。

是地震嗎?

這陣搖晃完全沒有停止的跡象,反而愈來愈劇烈。接著搖晃動向從原本的左右晃動變成大幅度的上下擺蕩,幾乎就要將湖水整個潑散出去似的。

我奮力游到子貓游身邊。

子貓游抱著插在高塔石板中的王者之劍昏了過去,臉色已經轉成一片蒼白!

(空氣……必須讓她呼吸空氣。)

得馬上才行!等到將她拉回陸地就來不及了。而且晃動這么激烈,要帶著子貓游游回水面上是不可能的。

我把昏迷不醒的子貓游擁進懷中,將自己的嘴唇貼上她的,把空氣吹進她的肺里。

插圖088

就這樣重復了兩三次后,這下換成我意識開始模糊了。

糟糕,我把空氣全都給了子貓游。

不行了……現在我連單獨游回陸地的力氣都沒有。

我到底在搞什么……這么一來,我和子貓游都沒救了啊……

(……子貓游……同學……)

——裂——

意識蒙眬之間,我仿佛看到幻覺。

但又似乎是現實……

原本覆蓋于湖底的海藻與貝殼,被一陣從地底突然涌出的水流吞噬,水質變得混濁,視線也是一片黑暗。

……湖底竟然……裂開了……

有座巨大的石造建筑物被埋在湖底……不、是更深處的地方。

那座巨大建筑物是一座……「城堡」……!城堡震開原本堆積在上方的沉積物后,慢慢地上升。

直到城堡的全貌出現時,我才終于明白。

原來王者之劍是插在這座城堡最頂端的瞭望臺上。雖然城堡本體建筑被巖石、水藻、貝殼及各式各樣的沉積物掩埋,但瞭望臺頂部沒有被埋住,看起來就像是矗立在湖底的高塔。

而現在……

攀在王者之劍上的我和子貓游,也連同城堡一起開始上升。

(……只要……保留空氣……就能得救了……)

我們離湖面愈來愈近。

可是……不行了……肺里的氧氣已經消耗殆盡。

緊閉雙眼的子貓游就在我的眼前,但她的身影開始變得模糊。

原本系在她頭上的蝴蝶結被水流沖走。

……頭上的貓耳……消失了?

(魔力已經用完了嗎……)

子貓游的手緊緊握住王者之劍的劍鞘,用力到指甲幾乎就要陷進去,掌心也磨破皮了,鮮血在水中緩緩暈開。即使已經陷入昏迷,手卻依然緊抓著王者之劍不放。

難道……子貓游是因為拔不出劍……才會連同整座城堡……

真是亂來啊!

而且,子貓游的魔力居然強大到能讓這座巨大城堡浮上來,這實在太、太……

不行了……腦袋一片空白……已經……沒辦法思考……

(……嗯……)

此時子貓游突然睜開眼睛。

她貼上我的嘴唇,將空氣送還給我。

……我的意識慢慢恢復。

醒來后,這才發現城堡已經完全浮出水面,雄偉的古代城堡聳立在廣大的湖心,我和子貓游兩人就抱著王者之劍癱坐在塔頂。

「那、那是啥欸?湖底居然埋了一座像是要塞一般的城堡,孤怎么從來沒聽說~~」

「這下不妙啊,老大!」

「情勢逆轉,先逃為妙欵!」

原本隊伍整齊戰斗著的查多克一行人,這時陷入一片混亂停止攻擊。

「那是哪里冒出來的?太贊了——城堡耶!在下從沒見過這么巨大的城堡。」

「難道……會是卡米洛城嗎?」

「……亞砂同學跟小鞠在塔頂……」

「印斯茅斯族正陷入混亂,我們快趁現在進城。」

蘭絲蘿德她們就趁著印斯茅斯族還搞不清楚狀況時,往城堡方向跑來。

話說回來……為什么我沒有溺死呢?

「……唔嗚……頭好痛……奇怪,明明已經沒有空氣了……我居然還活著?」

對了,子貓游呢?

「子貓游同學,振作一點。」

子貓游緊閉著雙眼,沒有半點反應。

我輕輕拍了拍她冰冷的臉頰。

終于,她的嘴唇微微地動了一下。

「……嗯……」

「子貓游同學。」

「……嗯嗯……紅龍……趕快拔劍……把那群家伙趕走……」

「可是該怎么做?」

「……這把劍……真的是古代遺物……小鞠已經知道使用方法……這座城堡的城主剛才透過魔力,直接將方法傳達給我了。」

「這座城堡的……城主?」

「山丘上的那把石中劍,只是卡米洛城的啟動開關……而這把王者之劍才是卡米洛城的王者所持有……真正的魔劍……」

她的聲音聽起來有氣無力,視線也沒有聚焦。

「……原本拔起石中劍后,城堡就該浮上來……但是因為城堡被埋在湖底,動彈不得……所以小鞠就利用魔力將湖底的沉積物全都破壞掉……」

「為、為什么?妳根本沒必要為了我……這么胡來啊……」

「才、才不是為了紅龍……小鞠只是想趕快回家,才會這么做的……你少臭美……」

子貓游一臉神氣地撇嘴說著。

騙人……妳明明說過,如果是為了自己使用魔力,是無法解開貓的詛咒。

我輕輕撫摸子貓游的頭,她頭頂上的貓耳已經消失了……

雖然很想向她道謝,卻說不出口,脫口而出的,是完全不相關的事——

「……子貓游同學,妳的貓耳消失了,難道……魔力用光了嗎?」

「嗯……小鞠一口氣用盡全身魔力……雖然有點太亂來了……不過,這下小鞠的任務就完成了。紅龍快用王者之劍將印斯茅斯人趕走,戰斗方法和回到原本世界的方法……關妮薇雅都知道……」

「關妮薇雅?」

「就是卡米洛城的主人,她就睡在這座城里。那位睡美人告訴我……她一直、一直等待著有人能拔出石中劍……」

子貓游的嘴唇緩緩張動,念出八位數字。

這是……讓王者之劍轉變成攻擊模式所用的代碼。

「……小鞠好累……我想稍微睡一下……」

「子貓游同學?」

「……小鞠還是……有派上用場吧?亞砂同學……」

子貓游綻開一抹微笑,接著閉上眼睛倒進我的懷里。

明明魔法很不靈光,居然還逞強地使用魔力將湖底轟裂。這種做法就好像明知道引擎只能靠石油驅動,卻還是硬要塞進大量火把強制啟動一樣.所以,她擁有的巨大魔力才會一下子全都耗盡。

她該不會就這樣一睡不起吧?

不要……

……又是這樣……

結果還是沒能保護她……

反而都是子貓游和大家在保護我。

……可惡……!

我再不猶豫地拔出王者之劍。

轉動劍柄上的數字鍵,輸入代碼。

王者之劍……頓時發出耀眼光芒。

「老大,那小子好像拔出一把超厲害的劍耶!」

「我們赤手空拳的,絕對攻不下那座巨大城堡的,再說,我們也沒理由攻城,還是先撤退吧。」

「沒有的混帳!這種時候就該惱羞成怒踏平那座城,這樣才稱得上是真正的邪惡集團欸!全員聽令,進入全軍戰斗模式B!」

「模式B,難道是那個?」

「能不能不要用那招?用了那招……用了那招自我意識會崩壞的啊!」

「少在那里啰哩叭嗦的欸!反正吾輩印斯茅斯根本不被當成人類看待,就算喪失了一、兩個自我,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原本山丘上四處亂竄的印斯茅斯人,身體突然開始溶化,變成阿米巴原蟲的狀態。接著又慢慢地聚集成一個巨大結合體。

正往城堡奔來的高雯等人,一時之間也無法理解身后所發生的這一幕景象,每個人都是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嗚哇、好嗯心!原本以為那群家伙只是長得像魚,沒想到他們的真面目居然是阿米巴原蟲!」

「姊姊,魚腥味愈來愈濃了啦!」

「他們似乎是打算合體成巨人。一旦他們巨大化,我們手上這些用來對付人類的普通兵器根本派不上用場。」

「……危險……變成合體生物后的印斯茅斯人,將會失去原本身為人類的理智,開始暴走……」

這時傳來一陣黏稠物蠕動的聲音。

阿米巴原蟲的聚合體居然變成一個高達五公尺的巨人。

雖然變成巨人,但長相卻和查多克一模一樣。

『唔噢噢噢……!不行、不行了!頭快要炸掉啦~~!全員的自我意識全都交錯在一起,快受不了啦!唔啊啊啊——!』

和查多克長得一模一樣的印斯茅斯巨人發出地獄般的慘叫,步伐沉重地大步朝卡米洛城而來。從巨人的四肢、身體不停掉下一坨坨像是魚漿的白色塊狀物。跑在巨人腳邊的高雯一行人剛好被淋個正著。

「唔哇,好臭!從明天開始再也不吃魚了!嘔思~~!」

「討厭啦,人家的高貴禮服上都是魚肉……簡直是埸惡夢嘛!」

「……巨人的理智已經瀕臨崩潰……趕快進入城里……」

「總之我們快上塔頂,支持那位少年!」

當四人一跑過渡橋進入卡米洛城后,渡橋馬上收起,同時城門緊緊關上。這下就能放手攻擊印斯茅斯巨人了。我將劍尖對準近在眼前的巨人,雙手握住劍柄、啟動開關!

然而……什么事也沒發生。

「不行,魔力還是不夠。難道是因為王者之劍長久以來都被擱置不用,所以能量補充不足嗎……?可惡!」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救命、救救孤啊……唔喔喔喔喔——!』

印斯茅斯巨人大聲咆哮,同時高舉拳頭朝高塔猛力揮下。

糟了,子貓游還在塔上……!

就在此時,城堡周圍突然出現一面半透明的防護罩,將印斯茅斯巨人的拳頭硬生生擋開。

嗡……嗡……從腳下傳來像是機械馬達運轉的聲音。

那道防護罩是卡米洛城自動開啟的!看來這座城堡并不是一般的古城,而是和王者之劍一樣,都是屬于遠古的人造科技產物。

沒時間磨蹭了,必須趁現在啟動王者之劍才行!

……可惡……不行,完全沒反應,為什么?怎么會這樣?難道我沒資格使用這把劍?

『……嘰嘎嘎嘎嘎……!』

已經完全喪失人類理智、變成一只狂暴怪物的印斯茅斯巨人這時張開大嘴,從喉嚨深處發出一道白色超高溫熱線。

咦咦~~他們原本不是打算抓公主當人質的嗎?

看來龐大人數強制融合的副作用,就是會造成精神崩壞吧。

威力強大的熱線迅速將周圍湖水蒸發。

原本被湖水環繞的卡默爾福德山丘,不到幾秒就變得宛如一片沙漠。

這下防護罩一定會被打壞的。

拜托!再撐一下啊!

『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啊啊啊啊!嘰嘎!』

啊啊,巨人又發出熱線了!

喂喂喂!

明明是你們自己要合體的,是你們自討苦吃吧!

這群家伙根本就是腦袋裝大便的烏龍笨賊吧!年紀一大把了,思想還和公園里欺負小貓的小鬼沒兩樣。

沒有任何計劃,也沒有任何目的,只是單純想引起騷動,甚至還將子貓游……

還將子貓游……

害她變成這副傷痕累累的模樣!

絕對……不可原諒!

『裝什么正義英雄嘛!你根本只是想要那只貓吧!』

忽然間,我仿佛從印斯茅斯巨人口中聽到這句有如詛咒一般的話語。

這句話,這句話……

至今一直束縛著我。

從那天起……我再也無法喜歡任何人……無論是自己,還是他人……

可是……我已經不會再猶豫了。

我不會再逃避……「喜歡」的心情!

(人的情感,唯有透過行動來傳達……)

我終于懂了,姊姊。

我要保護子貓游。

「你們馬上給我從這里消失!」

嗡……!

王者之劍發出一陣嗚動。

劍啟動了!

插圖094

幾乎在同一個時間,王者之劍朝著巨人發出一道雷擊,卡米洛城的防護罩被印斯茅斯巨人的熱線破壞,而高雯四人也在這時候登上高塔來到我身后。

「危險!大家快趴下!」

「……少年……你手上那把劍是……」

「亞砂兄?怎、怎么回事?」

「……那是魔劍……」

這一瞬間,全世界的空氣有如凝結般靜止。

王者之劍的劍尖射出數道刺眼的藍色光芒,藍色雷擊將巨人口中吐出的熱線瞬間擊開,直直貫穿巨人的喉嚨。

『唔……嘎啊啊啊啊啊……!』

咕噗咕噗……!

巨人從腳開始慢慢溶化、崩解。

啪答啪答!

變成一片沙漠的山丘上,從巨人形態崩解出來的印斯茅斯族奄奄一息地躺著,每個人都呈現半溶化狀態,慢慢地陷入沙里。

這種情況下,他們應該會被黃沙掩埋,脫水而死吧。但是,方才被熱線蒸發的湖水此時卻化為一場驟雨降在卡默爾福德山丘。這群家伙未免也太走狗屎運了……!連同湖水一起被轟上高空的魚群也隨著雨水降下,落在地面不停翻跳著。我手持王者之劍站在高塔上,腳邊也掉了好幾條小魚。

雖然查多克眾人因雨水的實時滋潤而撿回一條命,但看他們那群殘兵敗將的狀態是絕對無法再戰斗了,而且也沒力氣合體吧。

……總之……這樣應該算是……贏了?

「……啊啊啊啊!孤還以為這次死定了欵!剛才發生啥事啦?那道攻擊是怎么回事?那個小鬼難道不是人類?」

「……不、不行啊……咱們根本打不贏的,老大!能恢復固狀身體已經要偷笑了……」

「以、以后再也不要合體了……啊啊~~好可怕!」

「撤退,全員立刻撤退!」

「喔、喔喔~~!」

印斯茅斯人紛紛跳進河里溜之大吉。

這下危機總算解除.

……贏了……

我成功……守護住子貓游了……

我抱起正靠在墻邊熟睡的子貓游。

她的身體好輕、好柔軟。

而且,不只是身體很輕,感覺更像是就快消失似的。

或許是因為魔力耗盡的關系吧……

「子貓游同學,沒事了。我們現在就去向關妮薇雅詢問回到原來世界的方法,我們一起回去吧……」

「……小鞠恐怕……不行了……現在這個樣子,好像小鞠才是紅龍的寵物耶……」

子貓游微微睜開雙眼,露出一抹虛弱的笑容。

……子貓游……就快死了……

不要……

果然……

到了最后……我果然誰也保護不了!

即使得到魔劍王者之劍,還是無法保護子貓游。

眼前頓時一片黑暗。

「……嗚嗚……嗚嗚嗚嗚……!子貓游同學……妳不能死……!」

「笨蛋……剛才揮劍時的那股帥勁跑到哪里去了……怎么又變回原本的窩囊紅龍……以后別再幫人跑腿了喔……」

「結果……我還是幫不了子貓游同學!沒辦法好好保護妳……!」

「才沒那回事……就像那只小貓……有紅龍的保護,一定也會覺得很幸福的……」

「咦……?」

「雖然牠最后還是死掉了……但是因為有你那么溫柔的守護……小貓受傷的心還是得到救贖了啊……是紅龍……救了牠喔……」

那天,夕陽西下的公園里,我努力保護一只小貓。

我緊抱著小貓像只烏龜一樣縮在地上,任憑那群小孩對我拳打腳踢。

為什么要拿這么弱小的小貓來當出氣桶?我完全無法理解他們的想法,或許是因為我從小……就缺乏男子氣概吧。

他們到底還要踢多久?

如果我把小貓丟下不管,自己應該就能逃走。

……不要,我絕對不要丟下牠!

我和自己軟弱的心靈奮戰著。

就在這時候……

『裝什么正義英雄嘛!你根本只是想要那只貓吧!』

其中一個孩子突然這么說,瞬間我的心動搖了。而后動彈不得的我只是不停地哭泣,緊緊抱著小貓跪坐在地上。

「快點住手,你們這群臭男生!要是敢再欺負小貓,我就詛咒你們!」

是女孩子的聲音?

下一瞬間……

我聽到陣陣的慘叫聲:「是貓怪!」、「有妖怪啊!」

之后耳邊傳來那群欺負小貓的孩子們急忙逃跑的慌亂腳步聲。

我拾起頭來。

有位小女孩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

那女孩背對夕陽,臉因為逆光看不清楚。在她頭上綁了一對像是貓耳的大蝴蝶結,不過同樣是隱隱約約、非常模糊。

「……我可以摸摸這只小貓嗎?」

「……嗯……」

「……啊……小貓已經……」

懷里的小貓身體變得冰冷。

……已經死了。

我還是救不了牠。

明明那么可愛的小貓……

如今卻已經……變成一具尸體。

一具冰冷而僵硬的尸體……

我的腦海一片混亂。

眼前的女孩子……看起來……仿佛像是小貓化身的妖怪。

她的頭頂……好像……長了一對貓耳!

「啊啊……唔哇啊啊……!」

我……

二話不說地用力推開眼前欲言又止的女孩。

將小貓抱在懷中,迅速地逃開。

「……那位女孩難道是……子貓游同學?」

因為她頭上的貓耳而拒絕她、徹底傷了她的心的那個男孩……

就是……我?

怎么會這樣……不、這只是誤會!我當時是因為小貓死掉而大受打擊,才會以為看到幻覺!

我……!

「子、子貓游同學……」

「那時我有好多話想對你說,卻無法貼切地表達……不過現在……我就能說出口了。」

怎么會這樣……

「都是因為紅龍溫柔的心靈,才讓那只小貓得到救贖的喔。所以……你不要感到難過……抬頭挺胸地活下去吧。」

「啊……啊啊……」

「我終于……說出口了……」

我……

我……

我居然無法保護子貓游……

我泣不成聲地不斷哭喊著。

這是我出生至今,第一次在別人面前放聲大哭。

「……拜托……拜托誰來救救子貓游同學……!」

「……魔力沒有辦法互相傳送……必須靠小鞠的自我治療能力……但是,如今她體內恐怕連復原的力量都不剩了。」

「崔絲坦,這種時候就別再打擊亞砂兄啦!」

「亞砂,如果你那把劍確實是魔劍,或許就有辦法救小鞠。」

蘭絲蘿德將王者之劍的劍鞘塞進我手中。

「什么意思?」

「我的祖國有道傳說……『魔劍』的劍鞘能讓持有者回復體力與魔力,是最強的魔法道具,手持劍鞘之人絕對不會受傷,堪稱是世界無敵。」

「這終究只是傳說吧?這把劍怎么可能會有那么強大的……」

不……姊姊確實也說了這是古代遺物。

這把劍并不是現代科學之力制造的武器,也不是在中古世紀打造出來的普通古劍,它可是擁有能前往異世界的神奇力量……那么,如果劍鞘真的像蘭絲蘿德所言,擁有常理所無法解釋的強大力量,倒也不足為奇。

「在下衷心相信,你和王者之劍都是真的。」

「我是真的……?」

「現在馬上把劍鞘所有權轉移給小鞠,這樣一來,她的魔力就能恢復了。只是……你將變回一般人,一旦被劍砍到會流血受傷,也可能因此死亡,你仔細考慮清楚了,亞砂。」

蘭絲蘿德銳利的視線堅定地望進我的眼底。

要我仔細考慮?

答案這么明顯,還有什么好考慮的!

我將劍鞘塞進正虛弱地躺在我懷里的子貓游手上。

「子貓游同學,請妳收下這把劍鞘吧。」

「……不行……如果給了我,紅龍就會死掉啊……因為你太沒用了……」

「這種時候妳就別再逞強了,快收下吧!」

「……不要,我死都不要……小鞠不希望紅龍因為我而死掉……而且,我的愿望已經實現……這樣就夠了……」

「愿望?」

「……因為紅龍很溫柔地撫摸小鞠的貓耳啊……我已經……很滿足了……」

「那算什么愿望?只不過是微不足道的小事。而且妳也說了不記得啊,所以不算數!」

「……小鞠真的……好開心……」

為什么……

子貓游會笑得那么開心……為什么不像以前一樣回嘴?

在我心里,子貓游真的好像一只小貓咪……

『裝什么正義英雄嘛!你根本只是想要那只貓吧!』

那句有如詛咒一般的話語又在我的耳邊響起。

對,沒錯!不行嗎……我就是喜歡子貓游才會想要保護她,有什么不對嗎?你們這種純粹看到小貓很可愛而故意欺負牠,性格扭曲、古怪的家伙們,才沒資格批評我!

『你還真是個大白癡耶,一旦子貓游解開詛咒回到學校,一定會去向喜歡的男生告白,和對方交往。結果你還不是一樣得不到她!對她來說,你只是個曾經傷害她的臭男生。如今她已經從被你拒絕的創傷中解脫,從此你在她心中什么也不是了,兩人的關系也到此為止。她現在之所以會對你稍微溫柔一點點,只不過是吊橋效應啦。』

閉嘴!閉嘴!閉嘴!

結果如何不重要,就算子貓游不喜歡我也沒關系,就算她被別人搶走也無所謂,我就是喜歡子貓游,我只是希望她能活下去!所以,我無論如何都要救她!

人的感情,唯有透過行動才能傳達。

除此之外,沒有其它方法可以表現出來。

所以,我一定要救子貓游!

仿佛像是要打敗自己軟弱的內心一般,我近乎失控地放聲大喊:

「別再說了,快點收下!這是命令!」

「……!?」

子貓游的身體輕顫了一下。

姊姊和子貓游訂下的契約似乎還是有效。

「不要、不要……」

子貓游彷佛夢囈一般低聲哭訴著,舉起顫抖的手,從我手中接下王者之劍的劍鞘。正確來說,應該是在我的強制命令下,她不得不收下劍鞘。

當子貓游的手一碰觸到鑲在劍鞘上的寶石,寶石顏色立刻從原本的鈷藍色變成鮮艷的酒紅色。

所有權已經轉移完成了。

過沒多久……握著劍鞘的子貓游,臉色逐漸紅潤了起來。

原本蒼白的雙頰也染上淡淡的粉色。

「力量從我體內不斷涌出……」

「太好了,子貓游同學。」

「喔喔,復活了!亞砂兄這把劍太厲害了!」

「……簡直就像言情小說……真是浪漫啊……」

「話說回來,這個女人的個性怎么這么別扭嘛,太不坦率了!」

「亞砂果然是真的……」

蘭絲蘿德向我伸出手。

我單手扶著尚未完全復原的子貓游,另一手則搭上蘭絲蘿德的手,在她的助力下站了起來。

「妳說我是真的……什么意思?」

「有件非常重要的事,請您聽好了,亞砂殿下。」

「亞砂『殿下』?」

蘭絲蘿德突然在我面前單膝跪下。

手里還握著愛隆迪特。.

「對了,妳的劍是怎么回事?剛剛明明斷掉了。」

「愛隆迪特是把擁有生命的圣劍,即使折斷還是會再生。」

「喔,真厲害呢……不過,妳為什么要對我下跪?快把頭抬起來啊。」

「蘭絲蘿德不敢。我現在終于明白,您確實是傳說中的大不列巔之王,是王者中的王者『上王』。」

蘭絲蘿德以充滿崇拜的眼神仰望我,語氣顯得有些激動地一口氣說完。其實看到她剛才在山丘上鬧脾氣的模樣我就發現到,她是個外表看似冷酷,內心感情卻比任何人都更為豐富的女孩。

能被蘭絲蘿德這么差麗的女孩子崇拜,感覺真是不錯。

可是……

「妳誤會了,我和子貓游同學并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而是從其它世界誤闖進來的,真正能拯救這個世界的人是妳才對,蘭絲蘿德。」

「我并不是『被選中之人』,只是在眾人的期望之下所創造出來的假傳說。我其實一直在等待……等待有一天真正的救世主能出現,讓我從偽救世主的身分中得到解放。今天這道愿望真的實現了。然而,您卻不愿意承認……」

「蘭絲蘿德,沒有人天生就是『救世主』,而是必須身體力行、努力實踐救世主的任務。如果妳是被眾人創造出來的傳說,那么我也是一樣的。唯有懷抱著拯救世人的信念,并且以實際行動來證明的人,才會被眾人敬為『救世主』。所以,一直努力到現在的妳,才是真正的救世主啊。」

「那么,我就敬您為『我的救世主』。能承受圣眼的男性,這世上只有一個人,就是您亞砂殿下。我是半人半神,長久以來活在『救世主』這道束縛之下,只有您能將我從孤獨中解放出來。請您務必收我為部下,求求您。」

「圣、圣眼?」

原本倚靠在墻上,百般無聊聽著蘭絲蘿德那串大長經的高雯,這時開口向我解釋道:

「圣眼就是指蘭絲蘿德的眼神,和蛇發魔女的『魔眼』屬性完全相反。因為這家伙是半人半神,視線擁有特殊的力量,也就是所謂『神的視線』。圣眼能對世上所有男性發揮出驚人無比的殺傷力喔。」

魔眼……?這么說來……姊姊的視線的確會發出一股黑暗威嚴,以「魔眼」來稱呼實在是再貼切不過了。而相反的,蘭絲蘿德的眼神則是會給與男性一股耀眼的純白壓力。

「在這世上根本沒有任何男性敢和蘭絲蘿德眼神交會,亞砂兄的確很特別哩!說不定真的是救世主喔。」

我的確也從蘭絲蘿德的視線中感到無比沉重的壓力,但是……

「那是因為蘭絲蘿德是位非常美麗的女性,男性們才會感到退縮……被蘭絲蘿德凝望時,我一樣也會緊張得心跳加速啊。」

「所以啦,能將這種威力發揮到淋漓盡致的最強視線就是所謂的『圣眼』。你沒發現印斯茅斯人絕對不看蘭絲蘿德嗎?一旦眼神對上,那群家伙的心靈肯定會被她的美貌震碎。真是可笑!」

原來如此,我似乎可以理解。

「順道一提,在下的武器是魔乳,從來沒有一個男人敢正眼看在下的胸部!」

這一點我也完全能體會。高雯她那傲人的雙峰只要晃動個幾下,男人大概連自己姓什么都忘了吧。只是取名叫魔乳未免也太……不過的確很有高雯的風格。

「呃……蘭絲蘿德,其實我只是因為常常得面對姊姊的魔眼……用魔眼形容一定會被她罵吧……早就習慣了,所以才能勉強承受妳的圣眼,我真的不是什么特別的男性。」

「不,您的確很特別,您將最強的道具王者之劍的劍鞘轉移給小鞠,完全沒有考慮到自身的利害關系。我第一次遇到像您這樣擁有真正騎士道精神的完美男性,內心不禁為之憾動。如果可以,我衷心希望能成為您的仆人,今后就由我來當您的盾牌,為您擊退所有敵人,保護您的安全。請您接受我的愛吧!」

接、接受妳的愛?不,我想她想說的只是騎士對君主奉獻忠誠的意思吧……雖然是法國人特有的語言習慣,但聽到時還是讓我不禁悸動了一下。而且,那段話未免也太露骨了,就連她的視線也是那么樣地坦然率直、毫不掩飾……反而讓我不好意思地連忙回避。

「可是,我并沒有打算一直留在這個世界,所以……」

正當我打算再找其它借口推托時,忽然問聽到一聲物體斷裂的清脆聲響。那是蘭絲蘿德理智斷線的聲音。我差點忘了,她其實意外地很沒耐性。

「啊啊——夠了!虧我都這么低聲下氣求您,您為什么就是不答應?不管了,就算用強迫的,我也要將忠誠之吻獻給您!」

「哇,等、等一下……唔!」

唔哇……!

唔哇啊啊啊!

「嗯……」

蘭絲蘿德撲向我……二話不說地強吻我的嘴唇……!

發誓忠誠的親吻……通常不會是親嘴吧……

「呼……亞砂殿下,蘭絲蘿德一輩子誓死效忠于您,請您讓我隨侍在側!唔嗯……」

「~~~!?」

拜托,別用那么火熱的視線看著我說話,而且還是幾乎就要貼上的距離。這、這樣我會……我……不行了!我的腦袋快要爆炸了!誰快來阻止她啊!對了,子貓游同學!子貓游同學~~?

「……真是恭喜你啊,能擁有這么美麗的部下……」

子貓游「哼!」地撇開頭,完全不打算幫我阻止蘭絲蘿德的暴走。

難道是吃醋了……不,這么想的自己實在是膚淺得可笑……唉……

我和子貓游的旅行……果然將在這里畫下句點了。

之后,高雯與崔絲坦也說要成為我的部下。由于我已經收了蘭絲蘿德為部下,所以根本無從拒絕,被迫繼續在高塔上進行高雯與崔絲坦宣誓忠誠的獻吻儀式。但儀式都還沒開始,高雯突然放聲大哭:「要我親吻男人,我情愿一頭撞死算了!我不要啦~~!好丟臉~~!」(……這是誰啊?)

而崔絲坦則是自言自語說著:「……你一定是想濫用權威來欺凌在下吧……無所謂……反正在下的存在價值就只有淪為男人的玩物罷了。」擅自把我塑造成邪惡的壞人,邊說還邊解開自己的衣服。

明明不是騎士的伊索妲,態度也180度大轉彎:「小砂,請讓我當你的女王候補人選吧!干脆這樣吧,我們就在這里交換婚約之吻!嗯~~」說完,便和子貓游兩人扭打成一團。場面愈來愈混亂啦~~

最后,高雯她們以親吻手背的折衷方式宣誓完成后,總算結束這場鬧劇。只是高雯依舊哭個不停,還泣訴說:「嗚嗚、嗚嗚……好可怕,男人好可怕……」真是讓我一個頭兩個大。外表看來天不怕地不怕的高雯,居然會有這項弱點。順道一提,崔絲坦居然還在背后小聲地嘟嚷了一句讓人頭皮發麻的發言:「親屁股還比較好……」那就不是宣誓儀式,根本是惡魔的夜宴了吧!

此時夕陽已經落入地平線后方。

我們離開高塔,開始在宮殿中探索。

聽子貓游說,關妮薇雅公主就睡在城堡里的某處,她是目前唯一知道王者之劍使用方法的人。

由于沒有地圖,要在巨大宮殿中找到關妮薇雅,簡直是大海撈針。

「沉睡于卡米洛城的關妮薇雅公主……原來傳說是真的。不過妳又是怎么知道的呢,小鞠?」

「當我跳進湖里時,她的聲音直接傳進我的腦海。」

「……那是電波吧……」

「才不是呢!是她告訴我城堡無法自行浮起,叫我破壞湖底,又要我記住王者之劍的攻擊用代碼,在我腦海里啰哩叭嗦的,還把小鞠使喚來使喚去,真是個超級自以為是的女生!想也知道是出身名門、從小就被寵壞的嬌嬌女!」

原來如此,難怪個性會這樣啊……

「紅龍,你干嘛盯著我看啦!」

唔、好痛!

「關妮薇雅還告訴我,在宮殿的地底下有張圓桌,她就睡在圓桌中央。」

「真是奇怪喔,怎么現在收不到電波了?」

「那、那是因為我的魔力耗盡,才聽不見啦!」

「亞砂殿下,這里有座通往地底的隱藏樓梯。」

蘭絲蘿德發現一處通往地底的入口。

「唔哇,這么隱密的暗門居然都被妳找到了。」

「我的眼睛能在瞬間掌握住建筑物的構造。」

果然就像人造人啊……不愧是半人半神的騎士。

就這樣,我們終于找到關妮薇雅——

那位刻記于王者之劍的劍鞘上、同時也是童話故事主角的睡美人公主。

巨大圓桌的中央有一處凹陷空間,里頭擺了一張床,關妮薇雅就睡在上面。

推開眾人第一個沖到床邊的子貓游往床上一看,瞬間瞪大眼睛——

「……她就是關妮薇雅?不會吧……」

居然能讓子貓游如此驚訝,還真是難得哩。到底會是什么樣的公主?該不會長得像查多克吧?

「對、對了,她還說……必須由拔劍者親吻她,她才能醒來。」

「唔,又要親吻……我嗎?又要我來?」

「哼,少得意了!又不是因為紅龍很受歡迎才有女生要親你,全都是不可抗拒的因素!像是誓約之吻、解開睡眠魔法之吻以及忠誠之吻,所有和你親吻的女生,根本沒有半個人是因為喜歡你、因為有愛才會親你!」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