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卡默爾德福

第1卷 卡默爾德福

因為煮了咖哩而免于流放外島的命運,就在當晚——

明明這座寬敞城堡里,空房間要幾間有幾間,卻偏偏硬是將我和子貓游安排在同一間。

子貓游進房后,依舊像只小貓一樣發出咕嚕咕嚕的撒嬌聲,醉醺醺地鉆進床底下。

「嗚喵?喵喵?」

「子貓游同學,睡在那種地方會感冒喔,要睡就到床上去睡啦。」

「嗚喵喵喵~~!」

抓抓抓抓!正當我伸手準備拉她出來時,她竟然用指甲抓我!

「好痛!」

完、完全變成貓了。

情況比剛才還要嚴重,子貓游已經忘記人類語言了嗎?此時我才第一次覺得:「貓詛咒太可怕了……」不過,總不能就這樣放任她睡在床底下吧。還好我有先見之明,事先向崔絲坦要來一個毛線球,就利用這個來引出子貓游。雖然把同班同學當成動物對待實在有點過意不去,但這也是不得已的最終手段。

「來!妳看,是毛線球喔~~」

我將毛線球放在子貓游面前,不停地滾來滾去。結果……

「喵、喵喵!」

……成功!

看著眼前正開心追著毛線球跑的子貓游,原本全校第一美少女的形象瞬間破滅了。算、算了,其實現在這樣也挺可愛的。不過如果我說出口,之后絕對會被她掐死吧。

「對、對不起了,子貓游同學。」

我將毛線球往床上一丟后,子貓游就像被綁了線一樣馬上跟著跳上床。接著她將毛線球很寶貝地抱在懷里躺下。

「呼~~累死人了……希望明天她能恢復原狀就好啰……」

我仰躺在地板上,雙眼直盯著天花板。

咦……奇怪了?

好痛好痛……腰好痛,背也好痛!

可能是因為之前長時間被查多克以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姿勢捆綁囚禁,我全身上下的肌肉和關節此時正發出嚴重抗議。明明躺下前都沒事,怎么心情一放松就馬上發作了?

「……好痛……可是只有一張床,總不能和子貓游一起睡吧。」

「喵……」

拉扯拉扯。

子貓游的貓掌……不對,仔細一看還是人手……拉了拉我的袖子。

「喵——」

「妳是說,我可以睡在妳旁邊嗎?」

「喵~~」

子貓游以微笑代替回答。

頭上的貓耳愉快地顫動著。

雖然覺得不太好,但我現在全身酸痛,如果睡在冰冷的地板上絕對無法入睡的。再說子貓游根本已經變成貓了,所以就是……怎么說呢?反正只有今天晚上,我只要當作是和小貓咪一起睡就好了。

「那、那么我就不客氣了,向妳借用一小角的床啰。」

「喵喵~~」

子貓游雙手抱著毛線球,將臉埋進枕頭間發出安穩的睡息,入睡的速度也太快了!

「呼——呼——」

……

……

……不行!

一想到子貓游就睡在我身邊,根本睡不著啊!

我全身腰酸背痛的,真的很想睡在柔軟的床上讓身體好好休息。躺在地板上根本不能睡嘛!但是睡在床上,子貓游溫暖的身體又緊緊貼著我,這下反而變成我的心靈完全無法休息了。

哇啊!子貓游的貓尾巴輕輕碰了一下我的腳。

不知道是受貓草影響才出現,還是原本就有的貓尾巴突然開始活動,從裙子鉆了出來,正不停地來回擺動著。「她的尾巴會是什么顏色呢?」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將視線慢慢移向子貓游的屁股……

唔!?

「……內、內褲都露出來了啦!子貓游同學,快把妳的尾巴收好~~」

「呼……媽媽……媽媽……」

「……」

一聲柔弱的呢喃傳來。

睡著時的子貓游果然好可愛……

可是……不能再繼續盯著子貓游的睡臉看!子貓游只是因為貓草醉胡涂了,并不是出自本意想和我一起睡。

我背對子貓游,緊緊地閉上雙眼。

過了一會兒后……

「……喵嗚……」

身后的子貓游搖了搖我的肩膀,看來她似乎醒了。由于她用嬌弱的聲音不停喵喵叫著,我只好轉過身面對她……唔哇、子貓游的臉好近!身體瞬間僵直,不由自主地吞了一下口水。

「……子、子貓游同學……怎么了嗎?」

「……喉嚨。」

「喉嚨?」

「……摸摸。」

喉、喉嚨會癢嗎?

子貓游將臉埋進我的胸口。喂喂、妳在做什么?啊,對了,她現在變成貓了。冷靜一點,她現在是貓!現在躺在我胸前發出咕嚕咕嚕撒嬌聲的只是變成一只貓的子貓游不是同班同學的子貓游千萬別誤會了紅龍亞砂你要冷靜啊!

「……摸摸喉嚨就行了嗎?這、這樣嗎?」

「嗯……喵喵……嗯~~」

呃……該怎么形容呢……子貓游發出安穩的低嗚聲,眼睛瞇成一道細縫乖乖地讓我摸。

「嗚喵……貓耳也要……」

「貓耳也要摸嗎?」

「嗯~~」

「知、知道了。那個,之后可不能氣得大罵『你居然敢摸我』之類的話喔?」

「嗯~~喵喵……」

輕輕伸手撫摸。

子貓游的貓耳好溫暖、好柔軟。

柔順地任由我撫摸她的頭,子貓游閉著雙眼輕聲說道:

「……亞砂同學……你果然好溫柔……就和小鞠想的一樣……」

「咦?沒、沒有啦,我只是生性軟弱,只要有人叫我做事,不管是跑腿或什么事,我都會乖乖照辦,不懂得拒絕。」

「我才不在乎那些呢……因為亞砂同學愿意摸小鞠啊,你真的好溫柔……」

「……」

「……小鞠……一直好希望有人能像這樣……摸摸小鞠的頭……」

「……是、是嗎……」

「……終于……找到了……小鞠的……」

「的什么?」

沒有回應。

「呼……呼……」

子貓游靠在我的懷里安心入睡。

咦?

難道……到明天早上為止都要維持這個狀態……?

等、等一下,冷靜下來!現在的子貓游……是小貓模式……絕對不要想歪了!

總之……為了子貓游,必須趕快找出回到原來世界的方法才行。

子貓游曾說過,姊姊送我的這把劍和德魯伊魔法關系密切,而姊姊之所以會召喚身為德魯伊魔女的子貓游,也是為了請她調查劍的使用方法。

從查多克與女王陛下的口中聽來,在這個異世界的大不列巔,應該還存在著許多德魯伊魔法使。

話說回來,潘贊斯和這座廷塔哲城,都看不到半個十字架。

我所在的現實世界中,原本生活在不列巔島的德魯伊一族,受到從大陸擴展而來的基督教傳教活動的迫害而被迫改變信仰,目前幾乎已經消失了。

但這個世界的狀況似乎不一樣。

在不列巔島的某處,德魯伊族一定還存在著。

(好,陪高雯她們前往卡默爾德福拔出劍后,就立刻出發尋找德魯伊一族吧!)

我也想盡快送子貓游回到她母親身邊。

當我不停在心里盤算著這些瑣事時,不知不覺地進入了夢鄉。

……

「咦、咦、咦、哇啊啊啊啊……?為、為、為……」

什么聲音?貓的發音練習嗎?

「為什么你會抱著小鞠睡覺?變態變態變態!」

「咦……咦?」

我睜開眼睛,耀眼的陽光從窗外照射進來。而另一旁……

子貓游纖細的手腳緊緊纏著我,她身上的制服脫的脫、滑落的滑落,幾乎是衣不蔽體。

我……認命地等著受死了。

「我一醒來就發現紅龍居然抱著我……而且還睡在床上……制服也都脫掉了,你對小鞠做了什么?」

我對你做什么?是妳自己抱著我呼呼大睡耶。

「……紅龍……你該不會趁小鞠喝了貓草汁醉倒時……」

子貓游的背后有如海市蜃樓一般清晰浮現出一個「死」字。啊啊,是漢字,而且還是細明體,在這個沒有漢字的異世界看來格外令人懷念……

「不、不是的,妳誤會了!我向上天發誓,我絕對沒有對妳做什么不該做的事!」

「那、那你怎么會睡在小鞠的床上?不過只是一只畜生,太囂張了吧!」

「冤枉啊~~子貓游同學!妳真的什么都不記得了嗎?」

「完~~全不記得!」

唉……昨天那段溫柔的話只是我的幻聽嗎?看來真的只是……醉話罷了啊?

「我、我原本是打算睡地板的,是子貓游同學用貓語答應讓我睡床上……只是這樣而已,我真的什么都沒做!」

「老鼠怎么可能聽得懂貓語?你根本只是一只賤狗吧?色猴子!」

子貓游二話不說一腳把我踹下床。

我到底是狗、老鼠還是猴子?拜托給我一個明確的身分吧……

「嗚嗚~~頭好痛……昨天喝下貓草汁之后的記憶都很模糊……臭紅龍……我們真的沒發生什么事吧?」

將制服重新穿好后,子貓游一臉不安地望向在地上躺平的我。她的臉頰微微泛著紅暈,雙眼也漾著淚光。

難道……不、不是難道,子貓游的的確確在害怕。

如果老實回答昨天晚上我摸了她的喉嚨和貓耳,下場大概連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只好勉強裝出無害笑容,說出善意的謊言:

「我絕對沒有對妳亂來,連妳的一根手指頭都不敢碰,也沒有偷看妳的睡姿。」

「真的?可是昨天你明明就是趁我睡著時偷親我……」

啊啊……沒想到那居然只是昨天的事。

「因為不那么做妳就醒不過來,我也是不得已的啊!總之妳別擔心,即使子貓游同學睡在我身邊,我也不會胡思亂想!和喝醉酒的女生一起睡這種事我早就習慣了,因為我姊姊就常常這樣!我可以對天發誓,我絕絕對對沒有半點邪念!」

「……哼!」

咦?

原本以為這么說她就會原諒我,但子貓游卻生氣地站起身,那對吊高的倒三角眼發出憤怒眼神,表情簡直就像寺廟門口的石獅子。接著氣到肩膀怒顫的子貓游怒發沖冠地對著我大聲咆哮:

「你……你這個大笨蛋!臭姊控!去死啦!現在立刻滾出小鞠的房間~~!」

……為、為什么……?啊啊~~我真的完全搞不懂子貓游啊。

……總之事情就是這樣,我們一行人正乘坐馬車前往卡默璽順德。子貓游從那之后便完全不理我,只冷冷地丟了一句:「雖然現在是早上了,不過小鞠從現在起要熬夜抱佛腳惡補。」之后便一直埋頭苦讀魔法書。而伊索妲不知為什么坐到我旁邊,不過她卻警告我:「你只是一只猴子,沒有資格和我說話。」當然了,子貓游和伊索妲兩人仍是維持著毒蛇與貓鼴的敵對狀態。在如此凝重的氣氛中,唯一會與我交談的崔絲坦卻說了:

「……反正在下根本沒有能力拔出石中劍……而且聽說法國的蘭絲蘿德也來了……如果蘭絲蘿德拔出劍,到時我們所有人都會變成法國人的奴隸吧……」

喂喂喂,拜托別說出這么黑暗絕望的話好嗎……蘭絲蘿德又是誰?

受不了這股氣氛的我只好從窗戶探出頭,對著正揮舞馬鞭的高雯哀求:

「拜托妳,讓我來當馬夫吧!」

但高雯卻不加思索地拒絕:

「才不要咧!閑閑坐在車里發呆太不適合在下的個性了!總之亞砂兄就想想中午要煮什么美味料理吧。喝啊——!」

她說什么也不肯和我交換。

唉……窗外的河景是多么美麗啊。

寬闊的河面上,一大群魚兒自由自在地跳躍著。

這條河的魚還真多呢,現在剛好是生活在海洋的魚種一起游回出生河域產卵的季節嗎?馬車已經遠離廷塔哲城,現在正沿著卡默爾河往內陸移動。我們這次的目的是尋找傳說中的石中劍,據說能拔出劍的人將成為大不列巔全域的統治王者,而那把劍就出現在位于河川上游的卡默爾福德。不過,對我和子貓游而言,比起什么傳說之劍,趕快查明我手上這把劍的使用方法才更重要吧。

「……不過,在想菜單前應該先想想怎么賺伙食費才行……」

「紅龍,為什么連我也坐上馬車了?小鞠對窮鄉僻壤的深山一點興趣也沒有!」

「嘴上這么說,還不是很認真在研究破壞巖石的魔法。」

「啰嗦!既然都要去了,當然要努力拔出劍嘛!」

啊!由于子貓游終于愿意和我說話,一時之間太開心,有點得意忘形了……!

「是妳要求『也讓妳拔劍』所以我們才會寬宏大量帶妳來喔。」

伊索妲以視線威嚇著子貓游,但子貓游卻冷冷地回答:

「是嗎?小鞠完全不記得了。不過妳們居然會把那些醉話當真,腦袋是不是壞啦~~?」

「妳、妳說什么?姊姊,請妳立刻將這個魔女丟下馬車!我再也受不了要和這個怪異的魔女同行了!」

「……不行……如果在這里把小鞠趕下車,小鞠仆人的亞砂同學也會跟著離開……無論如何,在下一定要再吃一次亞砂同學的咖哩……」

看來崔絲坦似乎非常喜歡咖哩。唉……現在我們的生死命運居然就系在一盤咖哩上。

「……在下……出生到現在,第一次萌起生存的希望呢。呵呵呵……」

因為咖哩……萌起希望?

「既然如此,我只好再忍耐了。誰叫這位廚師的手藝的確連我也不得不認同。」

看來大家長久以來一直吃著那些難吃料理吧。

「對了,崔絲坦,紅龍的劍上刻了一些看不懂的文字,妳幫我看一下好不好?這把劍據說是來自遠古時候的不列巔島。」

貓草效果退去、取回人類智慧的子貓游,從我手中搶走劍直直舉到崔絲坦面前,這個舉動在旁人看來簡直就像是要取崔絲坦性命,但她本人卻依舊是一副不以為意的表情認真地端詳著劍身。

「姊姊、危險!這個魔女一定是法國派來的刺客,就讓我用曼陀羅花根咒殺她……」

「噗噗——什么曼陀羅花嘛,妳才是魔女吧!」

「我、我可是堂堂一國公主,請別把我和妳混為一談!」

伊索妲不知什么時候從側背的小包包里拿出一個人型的奇妙植物根部,看到崔絲坦搖搖頭后,才一臉不好意思地收回包包里。

「崔絲坦妳看,這劍柄上刻的文字很奇怪吧~~又不像是盧恩文……」

「……真是把古老的劍呢……上面是古代德魯伊族使用的歐甘文字……在下和伊索妲過去曾是德魯伊魔女的弟子……大致上看得懂……」

「哇啊,姊姊,別再提起那段往事了……人家光回想起那段日子,就會忍不住『咿~~』想尖叫耶……」

原來過去還經歷過這種事,也真是辛苦她們兩姊妹了。

「真不愧是崔絲坦,小鞠果然沒找錯人!劍上到底寫些什么?」

「……在下看看,第一行是『王者之劍』,應該就是劍的名字。」

「喔喔!接下來呢?」

「第二行……寫著……『詢問關妮薇雅』……」

「關妮……什么啊?其它的呢?」

「……沒有了。」

「咦?只有這些?沒有提到劍的使用方法嗎?」

「……沒有……應該是『詢問關妮薇雅就知道了』……」

「關妮薇雅……?關妮薇雅?這家伙……是誰啊?」

子貓游氣皺了小臉,一臉「完~~全搞不懂!」的表情。大概是因為謎團不但沒有解開,反而愈來愈復雜,所以腦羞成怒了吧?

「……她是傳說中上古時代曾統治我們此行目的地卡默爾福德的公主……以前在卡默爾福德有一座名為卡米洛的城堡,關妮薇雅就是城堡的主人。據說她一直在城堡里沉睡著,等待她那位一去不回的未婚夫國王。她也是童話故事『睡美人』的女主角。」

「姊姊,睡美人的故事只是虛構的。卡默璽順德從古至今就只有一望無際的山丘與湖泊,什么城堡嘛,連個影子也沒有。」

「崔絲坦!上古時代是什么時候?多久以前?」

「……根據傳說……大約是二萬年前……」

「那不就比繩文時代更久遠!」

子貓游抱著劍往后一倒,癱在座位上。

「……這下完了,根本回不去了……絕望了……已經無法可想了……」

「子、子貓游同學,妳振作一點!有沒有撞到后腦勺?」

「哇啊!不要碰我!笨狗老鼠寵物奴隸變態!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紅龍害的!」

原本只是想扶子貓游起來才不加思索地伸手碰她,下場卻是腹部再度吃了一記肘擊。

結果只問出劍的名字。王者之劍……好像曾在哪里聽過?不過,就算知道名字,不知道使用方法也沒用啊。

「嗚嗚嗚……再也回不去現實世界了……就算繼續探索這個世界也沒用了,沒用沒用沒用啊~~紅龍,現在馬上啟動王者之劍啦!」

「啟動~~?」

「說不定可以誤打誤撞地又回到現實世界喔!」

居然想靠著誤打誤撞啊……

「不行不行!根本不知道結果會如何……要是被帶往更奇怪的世界怎么辦?」

「你就隨便轉轉劍柄上的數字鍵,說不定真的可以回去嘛!每個數字鍵一個一個去試,多試幾次總會有『注死猜中』的一次,說不定就能回到東中野了!」

「有八位數字耶,要試幾次才能試到『注死猜中』的那次啊?……太危險了。」

「叫你按就按!」

哇啊啊——子貓游硬是拉著我的手去握住啟動開關。這下糟了,如果在這里啟動,連崔絲坦她們都會被牽扯進來啊……!

按下!

「……咦?」

「你們從剛才就在吵什么?請別隨便做出危險的事!」

「……你們兩人的感情果然很好呢……」

「一點都不好!為什么沒有啟動?當時在紅龍家明明馬上發出光芒啊,奇怪了?」

「不知道,該不會是壞掉了吧?」

「哇啊啊啊!我受夠了!難道小鞠就要死在這個只有難吃料理的國家嗎?」

「妳、妳太失禮了!雖、雖然大不列巔的料理的確很難吃……!」

就在震耳欲聾的吵鬧聲中,馬車抵達了卡默爾福德。高雯將馬車停在山腳下,我們一行人也跟著下車。

卡默爾福德位在卡默爾河的源頭處,這里除了山丘、湖泊,確實什么也沒有。周圍被茂密的樹林包圍,放眼望去,完全不見任何建筑物、煙囪之類的人造物。

「杳無人煙」這個形容詞可說是這里的最佳寫照。

這種地方會出現傳說之劍,的確也沒什么好奇怪的。

「快點拔完劍回去啦!啊啊,今后小鞠該怎么辦?嗚嗚……」

「快走吧,劍就在山頂。」

高雯不知為什么一邊踢著我的屁股,一邊催促大家向山頂出發。接著她又望著天空自言自語地低聲說道:

「糟糕,太陽就快升上頂端了,過了中午我的力量就只剩三分之一……希望不要遇上蘭絲蘿德才好。」

又是這個名字?

「蘭絲蘿德到底是誰?之前妳們也曾提到這個名字。」

「噗噗!紅龍你真笨耶!女王陛下昨晚不是已經給了淺顯易懂的提示?那個人就是傳說中的『法國廚師』!」

「才不是呢,妳這個呆瓜魔女!蘭絲蘿德是出生于不列塔尼的法國公主,也是當今最厲害的騎士。她可是歐洲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超級大名人耶!居然不認識她,妳果然是什么都不懂的鄉巴佬。」

「是喔……明明同樣都是公主,卻和妳完全不同,是個好了不起的大人物呢。」

我想起來了,在電子學中,兩道正電互相沖擊會產生強烈的相斥作用,子貓游和伊索妲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真、真是尖牙利嘴的魔女!姊姊,別再喂老鷹了,妳也說說話嘛!」

「……法國是中世紀時少女騎士所建立的國家,和其它國家不同的是,法國的統治者是經由選舉從少女騎士中選出的……蘭絲蘿德可是咬著金湯匙出生,貴為不列塔尼的公主,不但聰穎漂亮,而且武藝高強,她打敗眾多出色的騎士連續四年拿下騎士斗技大會的冠軍……同樣都是16歲,同樣身為王族,卻和在下有著天壤之別。唉……跟她比起來,在下渺小得就像是土撥鼠或小螞蟻……」

「姊、姊姊,請振作一點啊!」

16歲……那不就和我跟子貓游同年?這么年輕居然就是騎士斗技大會的四連霸冠軍……簡直強得不象話。

「蘭絲蘿德在今年法國女王大選中獲得過半數的支持,被選為下任女王……另外,傳言蘭絲蘿德真正的母親是湖之妖精……如果傳聞屬實,那她就是半人半神的騎士……」

「想也知道只是空穴來風!什么半人半神,那只有在神話中才會出現,現實中怎么可能會有。一定是法國議會為了占領不列巔島所散布的謠言啦。」

高雯突然語氣激動地反駁崔絲坦的話。

「……不過,蘭絲蘿德在法國可是被推崇為『救世主』喔……中世紀的百年戰爭造成法國與大不列巔長久以來的分裂,法國人民非常期待她能再次統一兩者,拯救這個正面臨人口驟減危機的世界……」

「呿,說什么統一,笑死人了!我死也不要成為那個法國女人的部下。」

高雯堅決捍衛國家主權,她那堅毅的表情真是讓人不禁肅然起敬。

「……因為高雯連續四年都在騎士斗技大會總決賽中輸給蘭絲蘿德,才會……」

「哇啊啊——住嘴、不要說了!」

……原來只是私怨啊……

這么說來,高雯不就是連續四年的亞軍得主?這也已經夠厲害了,不愧是為了打架才成為騎士的女孩。

「誰叫總決賽都在下午舉行,在下才會打輸啊。如果是在中午之前比賽,絕對會贏的!上午這段時間,在下的力量可是平常的三倍強哩!」

「怎么聽都只是喪家之犬的強辯,已經連輸四次耶,居然還妄想會贏?」

「……唔……妳、妳家伙……真的是狗嘴吐不出象牙耶!」

我的子貓游大小姐,拜托妳別再說了,別把高雯都變成敵人啊!

「住口,妳這個兩光魔女!高雯是阿魯巴的高地人,只有在上午才能發揮出比平常強三倍的魔力,如果以早上這段時間來說,她確實是世界最強的騎士。」

「喔!高雯,既然妳也學過魔法,那么妳知道這把劍的使用方法嗎?」

子貓游將王者之劍拿給高雯看,但是高雯卻冷冷地回答:

「劍的使用方法?不就是拔出來用力揮動嗎?妳連這個都不知道啊?」

「才不是!這是一把很特別的劍。崔絲坦,妳說明一下吧。」

「……這種設有數字鍵復雜裝置的物品,妳拿給高雯看也沒用的。而且如果把劍借她,絕對會被弄壞……」

「各位,已經可以看到山頂了!」

在山勢頗高的卡默爾福德山頂,有一棵樹齡久遠的巨大老橡樹。

在樹蔭下立著一把生銹的長劍。

一眼就能看出是把歷史悠久的古劍。

但是……

劍的一旁有位騎士比我們早一步抵達。

那位騎士騎著一匹白馬,纖細的身體包覆在閃著銀色光芒的鎧甲之下,腰間佩帶一把黃金制的寶劍。

騎士發現我們后,不發一語地躍下馬,站在巖石上。

她有著高挑的身材,修長的雙腿。

即使隔著鎧甲,仍掩蓋不了她那纖細、完美的身體曲線。

一頭長發閃耀著金色光澤。

有如陶瓷娃娃一般的白晰肌膚,以及比例完美、像個洋娃娃似的巴掌臉。

還有……一對美麗的湛藍眼眸。

她的雙眼蘊藏著一股神秘「力量」。

猶如女斗神的炯炯視線,讓對方不禁為之顫栗。

一瞬間……我與她目光相會。

身體仿佛被閃電擊中,頓時感到一陣刺麻。

我就像是聽到如來佛緊箍咒的孫悟空,當場動彈不得。

「……居然和蘭絲蘿德同時到達啊……」

崔絲坦小聲呢喃。

「半人半神」——

我不由得相信起這句話。

如此完美的「人類」根本不可能存在。

插圖073

「妳果然也來了,在下是絕對不會讓妳拔劍的!我們就在此一決勝負吧!」

高雯大聲咆哮.

「高、高雯,總之先來決定拔劍順序吧!我現在就動點小手腳,做出能讓姊姊抽到第一順位的必勝簽。」

盡管伊索妲這么說,但高雯一看到蘭絲蘿德便反射性地戰意全開,她取下背上的長槍一副蓄勢待發的架勢,接著一股作氣地迅速攻向蘭絲蘿德!

「小鞠最討厭人家打架了啦,崔絲坦,快叫她住手啊~~」

子貓游慌張地搖著崔絲坦的肩膀。

「……進入戰斗狀態的高雯,任誰都阻止不了的……」

「那至少也用弓箭掩護她吧!對手看起來比她強多了,兩人的實力簡直就是完全不同等級嘛!」

「……騎士之間的戰斗只能是一對一……絕不容許有任何卑劣的小人舉動……」

崔絲坦才說完,一旁正準備將曼陀羅花根埋入土里的伊索妲身體一僵,馬上停下手里的動作。看來她打算在曼陀羅花根寫上「蘭絲蘿德」埋進土里吧。這算哪門子的公主啊?

「高雯,既然無法以口頭請妳住手,那么我也只好憑實力讓妳冷靜下來!」

蘭絲蘿德平淡地開口。她的聲音十分清亮,絲毫沒有半點抑郁,散發出一股強韌無比的意志。

一身純白的騎士朝著突擊而來的高雯踏出一步。

蘭絲蘿德以優雅的身段拔出腰間佩劍。

瞬間一陣耀眼光芒。

黃金劍鞘配上黃金劍刀,一把純金打造的長劍。

黃金較鋼鐵來得柔軟,她那把劍真的抵擋得住高雯那把巨大長槍的攻擊嗎?

此時崔絲坦卻搖了搖頭,輕嘆了一口氣說:

「……蘭絲蘿德使用的武器是湖之妖精所贈與的圣劍『愛隆迪特』。即使是高雯的魔槍『葛拉汀』所使出游走在犯規邊緣的攻擊,愛隆迪特還是能輕松擋下,堪稱是世上獨一無二的寶劍。勝負……已經揭曉……」

什么……?

半邊臉繪有藍色圖紋的高雯,高聲怒吼的同時向前沖刺。

而蘭絲蘿德那如同白瓷一般潔凈的臉龐上,帶著堅毅神情緩緩向前跨出步伐。

這兩位對比強烈的騎士即將各自使出必殺一擊!

「如果是在太陽高升的時候戰斗,在下是必勝無疑!妳這個偽救世主,滾回法國去吧!」

高雯使出連續刺擊,速度快到讓人視線跟都跟不上。

而且,這一招的威力不光只是速度驚人。

槍尖竟然……瞬間分裂成數十道!

「……這是魔槍葛拉汀的分身魔法……只有在早上才能使出的招式……」

這、這的確是游走在犯規邊緣的攻擊。

什么威力比平常強三倍……光是槍尖的數量就不只三倍了吧!

但是……

「妳之所以一直無法贏過我,并不是因為戰斗時間在下午,而是妳太過輕敵,最后一擊的進逼攻勢才會顯得無力,這都怪妳一心只想著打倒對手,卻沒有看清彼此實力。」

雙方武器交鋒,尖銳的鏗鏘聲響徹四周。

蘭絲蘿德神態自若地單憑一把劍便將同時襲來的無數槍尖一一擋下。

「咦?她、她是怎么辦到的?」

子貓游顯得相當驚訝,我也是看得一頭霧水。

唯一能確定的就是,蘭絲蘿德真的是強到讓人難以置信!

高雯已經強得不象話了,蘭絲蘿德居然更在她之上。

「全部擋下了?可惡!只要繼續發動刺擊,在下就不信打不中!看招!看招!」

「想擊中我是不可能的,高雯。妳的力量的確比我大,但過度使力反而會讓速度下降。再加上妳的攻擊槍路太過單調,每一擊我都看穿了。」

這還叫慢?妳在說笑吧!

除了蘭絲蘿德以外,在場所有人都不禁在心中如此吐槽。

高雯的長槍快到人類肉眼根本無法捕捉,在我的視網膜上也只留下無數的線條殘像。

而另一方面的蘭絲蘿德,她手上的劍幾乎沒有移動。

她是怎么擋下數十道槍尖的?

「……蘭絲蘿德的劍正以快到連殘像都不留的高速移動……看起來才會像是靜止的……」

這怎么可能?太難以置信了!

高雯神色似乎愈來愈疲憊了,再這么下去……

「妳的意思是……在下之所以一再輸妳……并不是因為比賽時間太晚?」

「妳將一直贏不了我的原因歸咎于比賽時間太晚,卻不反省自己實力不足,這才是妳真正的敗因!也就是說,是妳的自制力不夠。」

「閉、閉嘴!在下、在下立志成為世界最強的騎士!在下的人生只有打架……!除了成為最強騎士,沒有其它路可走了……!」

「我也不是來這邊游玩,而是為了化解法國與大不列巔長久以來的對立。由我同時繼承法國、大不列巔兩國的王位,讓兩國一起邁向復興之路。」

「少啰嗦,別說大話了!可惡、可惡啊!」

「妳又是為了什么想得到王位?只是想證明自己的實力嗎?」

「在下只想打贏妳!好向世人證明,世上最強的騎士不是法國騎士,而是我們阿魯巴高地人!阿魯巴才不是滅亡之國,也不是野蠻國家!呼…呼…呼……」

「真是傷腦筋,面對使出全力戰斗的妳,我沒有自信能在不傷害妳的情況下讓妳輸得心服口服,再繼續對戰下去,很可能會失手殺了妳,這樣值得嗎?高雯。」

「在下早就把這條命豁出去了!」

不行啊……高雯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

蘭絲蘿德說的沒錯,反復使出那種強力攻擊,就算高雯再強壯,體力早晚會耗盡的!

我抬頭看看天空。

太陽就快要升到頂點了,到時高雯的戰力將會驟減……絕對會被蘭絲蘿德擊倒的。

……雖然兩人之前在斗技大會的「比賽」中多次交手,但這次是為了爭取大不列巔王位所進行的亡命之戰。

「……蘭絲蘿德,這次換在下當妳的對手……」

崔絲坦?

手執長弓的崔絲坦突然擋在高雯和蘭絲蘿德之間。

「呼…呼……妳這是在做什么?別來妨礙我,崔絲坦……」

「……高雯,我會盡量牽制她爭取時間,妳趕快趁機拔出那把劍……」

「妳在胡說什么?石中劍應該由妳來拔吧!呼…呼……」

……太陽慢慢往西移動了。

高雯全身突然開始冒出大量汗水。

看來她的魔力耗盡了。

高雯手中的長槍滑落,她也跟著頹倒在地。

「可惡……腳就像……巖石一樣沉重……!」

蘭絲蘿德離開高雯身旁,向后退去。

「……蘭絲蘿德,在下的武器是長弓,最好別拉開距離。」

「呵呵,就算近距離與妳戰斗,也不見得有利吧?」

「啊啊!居然一臉從容不迫的笑容!姊姊,這下可是生死關頭啊!反正我不是騎士,就算被罵小人也無所謂,我馬上用曼陀羅花根咒殺蘭絲蘿德來幫妳……!」

「……伊索妲,沒用的,妳的咒術傷不了蘭絲蘿德……看到她的瞬間我就明白了,她確實是半人半神的騎士,人類的手段是對付不了她的。」

「可是姊姊……!」

「……伊索妲……妳要好好效忠馬克女王,幸福地活下去……」

總是神色憂郁的崔絲坦,這時卻對伊索妲露出一抹淡然微笑。

「姊姊,不要啊!」

「嗚嗚,早知道小鞠就更努力學習魔法了……這種時候我居然一點忙都幫不上……」

子貓游滿臉懊悔地咬著嘴唇,接著對我大聲吼著:

「紅龍,你快想辦法阻止啊!她想代替高雯去送死耶!」

……我當然也想阻止啊!但是該怎么做才好……?像我這么沒用的家伙根本無能為力啊……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了嗎……可惡……!

「……那么,開始吧……」

崔絲坦拿出一支相當長的箭,上弓后拉緊弓弦。

而這時候,蘭絲蘿德第一次露出緊張神色。

「我想起來了,妳就是向來不與人爭戰、擁有一顆溫柔心靈的最強騎士崔絲坦……人稱『悲傷之子』……的確足以作為我的對手……」

完全把高雯當成三歲小孩耍的蘭絲蘿德居然會畏懼。

最強騎士?崔絲坦嗎?

「……高雯是在下的兒時玩伴,在下絕不會讓她死在這里……即使對手是神,在下的箭也能將其貫穿……」

「那支箭是波希米亞的『薩米耶之箭』……妳是『魔彈射手』?」

「……這

支箭瞄準之人絕對難逃一死……由于在下也無法完全駕馭這支箭,所以從來不和人較量……但如果是妳……應該就能躲開這支死亡之箭并打倒在下吧?蘭絲蘿德。」

發射!

崔絲坦將箭高高射向天空。

那支名為「魔彈」的箭,瞄準蘭絲蘿德飛馳而去!

這種情況下,蘭絲蘿德根本無法像之前一樣從容地看清對方攻勢再采取應對!

如今她唯有在被魔彈擊中前,先擊敗射箭的崔絲坦才行。

「崔絲坦,身為騎士最大的驕傲便是能在不傷及對手的情況下取勝,而我比任何人都更貫徹這道信念。但是……妳太強了……如果不先擊敗妳,最后倒下的一定就是我……不能讓法國與大不列巔再度陷入無謂的悲慘戰爭中。」

「……難道妳認為大不列巔一旦統一,一定會大舉進攻法國……?」

「無論高雯或是妳……甚至是其它人成為王者,都勢必無法壓制大不列巔的各諸侯…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