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延塔哲

第1卷 延塔哲

之后過了不久。

我們一行人終于抵達廷塔哲城。廷塔哲城位于不列巔島西部的「廷塔哲崖」上,是座防御嚴密的要塞都市。這里擁有高聳險峻的懸崖峭壁做為天然屏障,人們就在上面筑城造鎮。

我和子貓游是高雯與崔絲坦的客人,所以特別獲準與城主馬克女王共進晚餐。雖然很想先在房間梢作休息,但由于高雯繞道去潘贊斯買東西吃,還從印斯茅斯人手中救了我們,因此船抵達時間比原先預計晚了許多。我們連休息時間也沒有,一下船便匆匆前往晚宴會場。

到了會場,長桌最內側的首位上,大不列巔諸國之一康瓦耳王國的統治者馬克女王早已入座。原本以為馬克女王會是像世界史教科書里刊載的伊莉莎白女王那樣的老婆婆,但她卻意外地比想象中年輕許多。而端正地坐在身旁的則是她的繼承者——伊索妲公主。

伊索妲身穿一襲白色禮服,水藍色秀發遮去她的一邊眼睛,是位身材纖瘦苗條的美少女。奇怪……總覺得那張臉似曾相識?嗯……

「姊姊,歡迎回來。」

撲身一個大大的擁抱——

伊索妲開心地從椅子上一躍而起,向前緊緊抱住正拖著疲憊步伐走進會場的崔絲坦。

「……啊啊……好久不見了,伊索妲。」

「是啊,崔絲坦姊姊,伊索妲只能一個人睡,好寂寞好寂寞喔~~姊姊就別回艾琳了,一直留在康瓦耳好不好?」

插圖051

「公主,太不端莊了!等晚餐結束后,再和崔絲坦敘舊。」

馬克女王輕咳了一聲,示意伊索妲回座位坐好。

崔絲坦引導我和子貓游在賓客席坐下,自己也順勢坐在我身旁,接著徑自介紹起自己與妹妹的身世——

「……在下與伊索妲是雙胞胎……原本是康瓦耳西方的里昂涅斯王國的王族,但里昂涅斯在一夜之間沉入海底……我們運氣很好逃過一劫,之后便流浪各地……」

「我們不但去過法國、羅馬,也在阿魯巴、艾琳及卡姆利住過。」

伊索妲不僅氣質優雅,說話語氣也十分開朗。雖然和崔絲坦長得一模一樣,但個性卻截然不同。

「……馬克女王陛下是我們的親戚,還記得在下在船上也曾說過,大不列巔的貴族當中幾乎沒有男性,因此陛下仍是未婚,康瓦耳王室也就沒有繼承者。所以陛下才會收養伊索妲,并立她為康瓦耳的公主……」

「原本應該是由姊姊成為公主,但過去住在艾琳時,姊姊為了撫養我而加入少女騎士團,于是才會改由我成為繼承者。之后我們便分居在艾琳和廷塔哲城兩地……姊姊,伊索妲真的好寂寞……」

原來如此,崔絲坦和伊索妲看起來和我年紀差不多,卻吃了不少苦啊……

「里昂涅斯為什么會在一夜之間沉入海底呢?」

「簡直就像是亞特蘭提斯。」

子貓游突然說了這句話,但在場的眾人似乎沒人知道亞特蘭提斯是什么。看來,這個世界果然和現實世界完全不同。

「……在下也不清楚……事情發生的當天,我們正好在廷塔哲城……只知道島突然被水淹沒,無人生還。而原因至今仍是一道不解的謎……」

「這樣啊……抱歉,害妳想起這段不開心的回憶了。」

「……沒關系……反正在下一直是身處于絕望之中……」

「對了,姊姊,這位是誰?身為男性居然敢厚顏無恥地出現在康瓦耳王室的晚宴上……」

一睨。

伊索妲眼神輕視地看了我一眼。

「長得真像只猴子,身上還穿著怪異的衣服……一看就知道是鄉下來的鄙夫。雖然看起來和印斯茅斯人不太一樣……難道是半人半獸的新種族?還有,旁邊那位戴著巫師帽的女孩又是誰?那身古老過時的德魯伊魔女打扮,在現今這個文明國家康瓦耳早就不存在了。」

「怎、怎么會有嘴巴這么壞的女生啊!小鞠出生到現在,還是第一次遇到這么沒禮貌的女生|.」

子貓游氣得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全身怒顫著。

「我倒是認識另一位講話比她更毒的女孩子哩。」

「咦——紅龍的女人緣也太差了,小鞠真同情你呢!」

看來子貓游聽不懂這種拐彎抹角的諷刺吧。

「……伊索妲,這么說對客人太失禮了……小鞠跟亞砂是來自遙遠的東方國度……」

「姊姊身為騎士,根本不需要男性朋友,何況是這種來路不明的鄉下人……再說,那個一副自以為是的魔法使又是誰?我可是貴為康瓦耳的公主,妳憑什么起身直視我?認清自己的身分,還不快點跪下!」

「吵死人了,妳的態度才是讓人火大,小心我打飛妳喔!」

啪茲啪茲啪茲。

氣得全身怒顫的伊索妲與子貓游兩人就這么隔著排滿銀制餐具的長桌咬牙切齒地互瞪,帶著濃濃殺意的視線有如電光交織。

簡直就像毒蛇與貓鼬的對峙。

原本還期望高雯可以打打圓場,但明明還沒宣布開動,高雯就徑自掃光盤里的食物,甚至連烤雞都啃個精光,連骨頭也不剩。還在想她怎么這么安靜,原來是吃到渾然忘我。

這下別想指望她了。

「那、那個……子貓游同學,別對公主說話這么沒禮貌……畢竟我們現在是難民啊……」

「少啰嗦!吵死了!」

「……伊索妲,吃飯時要保持安靜,這樣太沒規矩了……」

「姊、姊姊,妳怎么反而替鄉下人說話嘛!」

「咳咳,各位請肅靜。今晚的餐宴是為了替即將前往卡默爾福德的崔絲坦與高雯送行,明天將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日子。」

女王陛下努力壓抑顫動的青筋,以威嚴眼神遏制伊索妲與子貓游。伊索妲似乎還是對女王陛下有所畏懼,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到座位,另一方面,失去吵架對象的子貓游則是碎碎念地重新入座,嘴嘟得老高,都快能放牙簽了。

這么說來,高雯和崔絲坦之前的確說過明天一早就要離開廷塔哲城。

「高雯,妳們前往卡默爾福德做什么?」

「卡茲卡茲、喝啊旸啊……嗝!啥,你說什么?」

啃完一整只雞的高雯,打了一聲飽嗝后,心不在焉地回應。

「哇啊~~討厭啦,居然還打嗝,皮克特人真是沒水平耶。」

「伊索妲!不是說過別叫我皮克特人嗎……我是高地人!卡茲卡茲、啊嗯啊呣!」

「……卡默爾福德是片丘陵地帶,從這里乘座馬車前往大約要花半天時間。以前那里是片什么也沒有的荒涼之地……直到前幾天,出現了一把傳說之劍……」

高雯正埋頭苦吃,于是便由崔絲坦代替她回答。

「傳說之劍?」

「啊呣啊呣,嗝——沒錯,大不列巔至古流傳著一個神話,其中提到的那把『石中劍』真的出現了!能拔起這把劍的騎士,將成為支配整個大不列巔的王中之王『上王』!你們難道連這也不知道?」

「嗯——好像曾經聽過……紅龍你知道嗎?」

「不知道……世界各地都有插在巖石中的劍的傳說啊。」

這個世界的傳說與現實世界的傳說不太一樣,我的知識大概也派不上用場吧。

「最近有許多騎士前往挑戰,想拔出那把劍,不過當然全都無功而返!因為……有資格拔出石中劍的騎士只有一位——就是我親愛的姊姊!崔絲坦大人將成為統馭整個大不列巔的女王,姊姊至今的辛苦終于有代價了!」

「……伊索妲,那是不可能的……我不可能拔起那把劍的……」

「姊姊說什么喪氣話嘛,妳一定辦得到!」

「……我是出生在不幸星辰的籠罩之下……這次一定也是……」

「伊索妲說姊姊可以……就一定沒問題嘛……」

伊索妲眼里噙著的淚水都快決堤了。

看來她是真的很重視姊姊。

「若是康瓦耳公主的姊姊是統治大不列巔的女王,對我國而言將是件非常光榮的事。如果與新組成的大不列巔王室有親屬關系,我國財政及人口驟減的問題都將獲得解決,因此,才會緊急召回崔絲坦,請她立即動身前往卡默爾福德。」

原來如此,聽完女王陛下的說明我才明白,這并不是單純地相信傳說,而是現實政治面的考慮啊。

「但這畢竟只是傳說吧?即使真的有騎士拔起那把傳說之劍,其它各國未必就會乖乖臣服,把那個人視為不列巔之王,對他宣誓效忠吧?」

「亞砂閣下,這倒不見得。大不列巔與鄰國的阿魯巴、卡姆利都正面臨著人口驟減與印斯茅斯海賊作亂的問題,而法國、羅馬這些大陸的強國也對不列巔島虎視眈眈。因此,各國諸侯都認為目前必須有個強而有力的統一政權來整合各小國的力量。但長久以來,對于該由誰擔任支配大不列巔的『王中之王』一直沒有共識,正大傷腦筋呢。畢竟大不列巔各小國之間的利害關系錯綜復雜、環環相扣。」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女王陛下。也就是說,拔劍者將能成為大不列巔之王的傳說,正好拿來作為名正言順選定統治者的好方法,這種方式的確能將可能引發的紛爭壓制在最小程度,所以女王陛下才會希望崔絲坦前往拔劍吧。」

以上并不是我的發言,而是子貓游說的。

「原來子貓游同學也會用恭敬態度說話,不愧是出身名門的大小姐,希望妳今后對我說話時,也能客氣一點啊。」

「誰理你!」

「沒錯,只要以大不列巔王者之名為號召,統一指揮各國的少女騎士團,防御力必能大幅提升。然而,最棘手的還是人口驟減的問題……」

「總之,不管將來要實施什么樣的政策,前提都必須先確立一個強力王權。」

「正是如此,真是位聰明的魔法使。」

子貓游得意地笑著。

每次在我面前總是像個朽木不可雕的問題學生,現在居然能如此認真地討論起政治議題……天要下紅雨了吧?希望不是什么災禍的征兆才好。

「那么,大家用餐吧。」

終于可以開動了。

然而,就在喝下第一口濃湯的瞬間,我和子貓游的表情頓時凝結。

「……好難吃……」

「……呃……」

這是什么?

根本沒味道。

以前就曾聽說英國料理的味道遠不如法國料理,但是這也太……

子貓游一臉欲哭無淚的表情,急忙端起裝著紅酒的玻璃杯一飲而盡,藉以將口中的濃湯硬吞下去。雖然她很毒舌,但好歹也是出身名門的干金小姐,大概從來沒吃過這么難吃的食物吧。

下一瞬間……

異狀發生了!

「嗝!」的一聲飽嗝,子貓游突然站起來大聲說道:

「嗝!我想到一個好方法,女王陛下!這件事就交給偉大的魔法使小鞠我吧!」

不同于剛才謙和有禮的語調,已經近乎是失控的狀態。

「咦?」

「啥?」

「……什么?」

哪件事交給妳?

房間里頓時籠罩一股沉重氣氛。

子貓游同學……?

「妳、妳在說什么?」

唔哇……!

子貓游有如熟透的章魚一般全身通紅。

不會吧?只喝了一口佐餐酒就醉了……?

「噓!與其要一直吃這種難吃的料理,還不如豁出去一決生死!嗝!」

……還是先開溜吧。

「就由本小鞠大小姐去把石中劍拔出來!統治整座不列巔島的小鞠女王就此誕生!哇哈哈——嗝!喂喂、紅龍,你干嘛偷偷摸摸一副準備逃走的樣子?這可是我們能脫離窮光蛋難民生活的好機會喔!」

「別、別說笑了!我們只是外人吧?怎么可以這樣鳩占鵲巢!再說,子貓游根本不可能拔出劍的。剛才她們也說了,只有被選中的騎士才有資格拔劍。」

「用魔法把封住劍的巖石破壞掉不就好了!只要小鞠熬夜抱佛腳惡補一點魔法,一定會有辦法的!因為小鞠是天才嘛、嗝!」

「……破壞巖石是不合規定的……」

「咳咳、差點被雞肉噎到……!呸呸!還以為妳要說什么……妳要去拔劍?妳根本不是騎士吧!」

「別擔心,高雯!等小鞠當上女王后,一定會任命妳為騎士團長,畢竟人要知恩圖報,多虧妳從那群臭魚手中救了我。哼哼、呵呵呵……女王……小鞠是女王……太棒了!簡直像在作夢一樣!嗝!」

唉……如果真的只是一場夢該有多好。

「不行不行,從來沒聽過有魔法使當女王的!而且,我們才不會帶妳去呢!」

「……沒錯……或許妳只是打算破壞巖石,但若是一不小心連劍也一起折斷了……啊啊,在下防佛看到未來一片黑暗……」

的確是非常凄慘的下場。要是大不列巔唯一一次的統一機會真的因為子貓游酒醉暴走而錯失良機,那么就只有步上毀滅一途了。

「我……我才不是那種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魔女呢!」

不不不,已經敗事有余過頭啦!而且「熬夜抱佛腳」是怎樣?又不是高中的期中考!

崔絲坦搖搖頭輕聲低語:

「……由高雯來拔劍吧……高雯家里還有好幾個嗷嗷待哺的妹妹……而她的故鄉——奧克尼島由于長期氣候異常而鬧饑荒……」

「崔絲坦妳就別顧慮我,盡管去拔劍吧,畢竟妳已經吃過太多苦了。而且,比起當女王,我還是喜歡騎士這種輕松隨性的生活。」

「……不,還是由高雯去拔劍……畢竟我是鄰島艾琳的騎士,如果成為大不列巔之王,反而會使政治情勢更加復雜化……」

「妳這么說,那我也不是大不列巔的騎士,而是阿魯巴的騎士啊。」

看著這兩位好朋友互相禮讓寶劍與王座,心里不禁一陣感動。但完全進入醉漢狀態的子貓游此時卻……

「真是美好的友情啊!不過依照小鞠的預感,妳們兩人都拔不出劍的!這是天才魔女小鞠的預感喔,也可以說是預言!好吧,我就做出最大的讓步,先讓妳們兩人拔劍,如果妳們失敗了,再由我來挑戰。小鞠實在太善良了……嗝、嗚嗚!」

哇啊啊啊啊……

女王陛下和伊索妲的眼神出奇地冰冷。

再這樣下去我們肯定會被趕出城的。

「那個,子貓游同學她只是喝醉了,所以說的話比平常還要失禮三倍,正常狀態時其實沒有這么糟,總之……」

「閉嘴啦笨狗!你的主人可是本小鞠大小姐,不準對其他女人搖尾巴!而且啊,這里的料理超~~難吃的!與其說沒味道,根本就只是把蔬菜丟進水里煮熟而已。妳們一定沒吃過美味的法國料理吧?嗚嗚~~」

聽到這句話的眾人皆是欲言又止地睜大眼睛瞪著子貓游,表情仿佛說著:「和法國料理相比的確是難吃多了,但也不能講出來吧!」看來「法國料理」一詞在這個國家是絕對踩不得的地雷。然而子貓游卻不偏不倚地正中地雷,還用腳跟來回踐踏。

(這下必死無疑了!)

不對,等一下,這和我一點關系也沒有吧!再說,子貓游應該也沒有惡意……應該沒有吧?應該!她只是因為喝到難吃得要命的濃湯,又不小心喝了紅酒,才會一時精神錯亂。而且事實上那道湯的確是難吃到讓人昏倒。

「子貓游同學,說話謹慎一點!就算那道湯真的是難喝到想撞墻……」

「看吧,紅龍也這么覺得,哇哈哈!連狗都不喝耶,看看這道料理有多糟!誰叫你們幾乎沒加調味料!」

「啊啊,糟了,原本想解釋,卻一不小心說出真心話了……」

不過,女王陛下真不愧是女王陛下,并沒有當場宣判我們死刑,而是很有肚量地說:

「這、這真是對我國最大的污辱!這樣吧,如果你們有自信能做出更美味的料理,那就盡管試試。不過,若是料理太難吃……我就將你們綁在小船上,流放到印斯茅斯族的小島去!」

哇啊——什么處罰都好,只求您別將我們流放到魚人島去啊,女王陛下!

就這樣,我和子貓游兩人被帶到了廚房。

為了做出能讓女王陛下認同的美味料理。

子貓游依舊是醉醺醺的狀態,完全派不上用場。脫下帽子和斗篷的她身上穿著高中制服,還不時從喉嚨發出一陣陣像是貓咪開心撒嬌的咕嚕聲。

「嗚喵~~還以為那杯飲料是葡萄汁,一口喝下去才發現是酒……既然是酒就應該早點說嘛!嗚嗚……小鞠還是高中生耶,如果被媽媽知道一定會挨罵的……」

子貓游步伐不穩地左搖右晃,還得攀住我的背才能勉強站起來。

「……真是奇怪,那并不是酒呀……」

「是啊,不過是貓草汁而已。」

因為放心不下而自愿當助手的高雯和崔絲坦,站在廚房角落小聲地討論著。

「是嗎,原來那不是酒,那為什么子貓游同學會像喝醉一樣癱軟無力呢?」

「……貓、貓草……?那是小鞠的弱點啊,嗚嗚——你們干嘛在吃飯時喝那種東西嘛……呼……身體好熱……」

「子、子貓游同學,胸、胸部頂到我的背了!」

「嗯——哎唷,又沒關系!紅龍——怎么樣?我的胸部超柔軟的吧?哈哈哈哈!」

「請、請妳別鬧了!這樣我會無法專心作菜的!不對……我干嘛對子貓游說話這么畢恭畢敬啊?」

我想起來了,子貓游是貓靈附身……也許她的弱點也和貓一樣?不過,就算知道了也沒用,要是敢攻擊她的弱點,事后受到的報復絕對更可怕。

所以還是別去想了,現在最重要的可是料理該怎么辦啊?

女王陛下只給一小時的時間,得快點動手才行。

「子貓游同學,妳會作菜嗎?」

「如果是要泡面就交給我吧~~呼喵~~」

「……我就知道。算了,還是我來吧。」

「嗚嗯,亞砂同學好冷淡喔,多罵幾句嘛~~」

亞……亞砂同學……?子貓游居然叫我的名字,感覺真不自在,害我一陣心跳加速……

「不、不過要作出比那道濃湯好吃的料理還不簡單,只要拿捏好調味料的份量,把蔬菜煮到入味就行了。」

把馬鈐薯、紅蘿卜、洋蔥切好后放人大鍋中。

剛才喝的濃湯大概只有到這個步驟就直接端上桌了吧。

至少也要加點鹽、胡椒或高湯之類的才會好喝啊。

……咦?

奇怪?

……廚房里……沒有半瓶調味料?

「沒有、居然沒有調味料?為什么?怎么會這樣?」

「那種高價品就算王宮也買不起的,因為大不列巔非常貧窮啊。」

「……如果渡海到法國就能買到……但價格貴得不象話……」

怎么會這樣……!?

「沒有調味料當然無法調出好味道啊!對了,可以利用剛才高雯吃剩的雞骨來熬雞湯……啊~~時間根本不夠!」

「什么雞湯啊?」

「算了,不重要了……這下完了……我的人生居然只因為貓草汁而被流放到印斯茅斯族小島去送死!」

「哈哈哈哈~~人家還想多喝一點貓草汁~~」

啊啊……我受夠這個只會惹麻煩的子貓游大小姐了!

「……咳、咳咳……抱歉,請容在下吃個藥……」

崔絲坦突然開始咳了起來,她將背上的木箱放在地上打開蓋子,里頭有著各式各樣的藥單。

「這全都是藥啊?」

「……在下從小體弱多病……今天該吃哪種藥呢……呼、呼呵呵呵……」

唔哇!崔絲坦笑了……而且還是讓人不敢領教的笑容。

「你們別介意,她單純只是個藥癡啦。真是的,花在藥的開銷可不是開玩笑的啊……」

高雯無奈地聳了聳肩。

雖然說是藥,但并非藥丸或膠囊之類的高科技產品,全都保留藥草、果實的原貌,最多也只是磨碎后的粉末……

咦、等一下,也許……

「崔絲坦,藥箱給我一下!」

「……咦……?你的身體也不好嗎……?」

「不是啦,啊、全部都有!姜黃、小茴香、姜和胡椒一應俱全!」

「……咦?這是從東方傳來稱為中藥的藥品……像這邊的黃色粉末叫作郁金……對肝臟很好。」

「郁金就是咖哩的香料之一!那個是肉桂,另外這種葉子叫月桂葉,這是丁香,這是香菜……全都是印度的調味料,而且還是煮咖哩的必備調味料!」

「……咦?這些是……調味料……?」

「真的假的?這些苦藥真的可以用來作料理嗎?」

「哇哈哈哈哈!因為咖哩是姊姊的最愛,所以長年訓練下就成了我的拿手菜!是我紅龍亞砂的壓箱寶!就讓女王陛下品嘗一下連印度人都會跌破眼鏡的超美味咖哩吧!」

一小時后。

加入崔絲坦的藥材快速熬煮的蔬菜咖哩完成了。

女王陛下、伊索妲等人光聞到桌上那鍋咖哩的香味,每個人臉上表情都和喝下貓草汁的子貓游一樣飄飄然的。

當然了,吃下咖哩的瞬間,皆是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感嘆:「哇啊啊啊~~」同時眼神為之二兄,仿佛忘記一切煩惱、進入忘我的境界。

贏了!

「早……真是太美味了!亞砂閣下,難道你是傳說中的『法國廚師』?我立刻請大臣頒發榮譽勛章給你。」

「還、還不錯吃啦,我就看在你的面子上,賞光再吃一碗吧!」

「……好辣好辣好辣……辣到舌頭都發麻的……但是好舒暢啊……呼……」

「真是太好吃啦!這是什么?在下有生以來第一次吃到這種料理!加了這么多藥材,對身體也很好!而且濃湯直接淋在飯上,再用湯匙大快朵頤,這么豪爽的吃法太適合在下了!亞砂,從今天起就叫你『大廚』吧!」

看到大家的反應,讓我不禁回想起自己第一次吃到咖哩時的感動,當時真的受到不小沖擊呢……雖然英國也有咖哩料理,而且日本的咖哩也是經由英國傳進來的,但大不列巔連調味料也沒有,我才會大膽猜測這里的人一定沒吃過咖哩,還好押對寶了!話說回來,要不是崔絲坦隨身帶著一箱中藥的話……還真是九死一生啊……

算了,總之結果就是我勝利了。

贏了,我贏了,姊姊!

啊……多虧姊姊從小到大不分晝夜地大肆仆役我,才讓我撿回一條命……!

「呼喵~~亞砂同學,小鞠好渴喔~~人家要喝貓草汁~~貓草汁~~」

她怎么還沒醒啊。

「請問有沒有飲料可以喝?除了貓草汁以外的飲料都行。」

「因為咖哩太辣,大家把桌上的水全喝光了。」

「……山羊奶可以嗎?」

崔絲坦將羊奶倒進盤子,端到將頭靠在桌上呈現陣亡狀態的子貓游面前。

「呼喵~~喵喵?聞聞、聞聞。」

有種不好的預感。

「舔舔……舔舔舔……」

啊啊,果然!

子貓游一看到盤子里的白色羊奶,雙眼馬上綻放出閃閃光芒,二話不說地趴在桌上用舌頭舔著羊奶。

這應該……也就是所謂……貓的習性吧?

我盡可能地撇開頭不看子貓游,該、該怎么說,她那樣子……好煽情……子貓游的鼻尖沾到白色豐奶,而她正靈活地伸長舌頭,努力想要舔掉。那模樣實在……喂喂!我到底在說些什么……不能看不能看不能看!

「喵~~羊奶真好喝~~」

「真沒教養的魔女耶,她還要發酒瘋多久啊?」

「好了、好了,隨她去吧。竟然能將傳說中的廚師當成寵物飼養,可見她在故鄉應該是位很有名的魔女吧……雖然完全看不出來。」

「亞砂兄,你及格了!」

高雯豎起大拇指對著我微笑,雪白的牙齒還閃過一道亮光。要怎樣刷牙才能擁有如此潔白的牙齒呢?話說回來,「亞砂兄」是怎樣?

「請傳說中的大廚務必和我們同行吧!卡默爾福德當地一片荒涼,連住宿的地方也沒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必須露宿野外,料理三餐就交給你啦!」

「……贊成……為了亞砂同學,在下會訂購大量中藥的……呵呵呵……」

連崔絲坦也昵稱我「亞砂同學」。糟糕,我似乎在不知不覺問以廚師名義被強制拉進高雯一行人的隊伍中了!我才不要~~只要留在子貓游身邊的一天,絕對會遇上一堆麻煩事。到底什么時候才能找出回到原來世界的方法?

啊啊……總覺得自己似乎愈來愈融入這個世界了……

「不、不行啊,子貓游同學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恢復正常……」

「就把小鞠留在城里吧,反正她那樣子跟去了也派不上用場。」

「喵?才沒那回事呢!小鞠一定要拔出劍讓妳們看!咪嗚~~!」

「好好、乖乖。高雯,子貓游同學好歹也是魔法使,帶她一起去應該能有幫助的。而且把她一個人留在這里,不知道她又會惹出什么麻煩,我必須隨時跟在她身邊才行……」

「你真得這么重視她啊……好吧,既然亞砂兄都這么說了。」

「……呵呵呵……情侶啊……真是浪漫……」

「不、不是的!我只是她的監護人而已!」

「嗚喵~~亞砂同學,你臉頰上沾到飯粒了……舔舔……」

唔哇!子貓游在舔我的臉……?

「子、子貓游同學,妳快點清醒恢復成人類啊!」

「小鞠是小貓咪喵~~」

不行,她已經完全失去身為人類的自覺了。難道是因為喝了羊奶,反而讓她加速變成貓咪了?

「太、太不知羞恥了!害人家的心臟怦咚怦咚的……」

「哇啊,好色喔!你們果然是傳說中的『夫唱婦隨』吧……?」

「……沒錯,這就是浪漫……從一粒飯展開的羅曼史……」

「我就說了不是!」

任憑我再怎么拼命否認,我最擔心的結局還是發生了——

當晚,我和子貓游被安排睡在同一間房間。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