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潘贊斯

第1卷 潘贊斯

「慢著慢著!印斯茅斯的臭家伙們,想打架的話在下奉陪!」

「……也算在下一份吧……一大早就遇上麻煩事。」

救星出現了!

是兩位騎士。

其中一位騎士有著一頭紅發、明亮的大眼睛,容貌相當出眾,但她身上并沒有穿鎧甲,而是穿著蘇格蘭格子短裙,左臉上還有藍色圖紋,感覺非常與眾不同的騎士。她揮舞一把巨大長槍嚇阻印斯茅斯人,表情看起來一臉興奮,而且完全把我和子貓游當空氣,很明顯只是單純想找人打架罷了。

另一位騎士以瀏海遮住單眼,臉色十分蒼白。她身上穿著一件看起來很輕薄的鎧甲,手里握著長弓,嘴里一邊碎碎念著,一邊朝印斯茅斯人連射好幾發箭。全身有氣無力地散發出一股「別拖我下水電波」,但偏偏同伴已經先沖出去,她也只好無奈地一起參戰。

「老大,是騎士耶!」

「有什么好怕的!她們才兩個人,上啊!」

沒錯,印斯茅斯族在人數上占了絕對優勢。

不過,這兩位騎士也不是省油的燈。紅發騎士以精湛槍法將印斯茅斯人手上的武器一一打落。正當印斯茅斯人慌慌張張地想重整隊形時,后方的蒼白騎士適時地拉弓補上一箭。

更讓人驚訝的事還在后頭……

「喂,崔絲坦,這群印斯茅斯人是非法移民吧?干脆把他們切成生魚片吃掉吧!嘻嘻嘻嘻!」

「……他們應該不能吃吧……至少我可不吃。」

紅發騎士打從心底感到愉快,帶著肉食性動物的眼神不停地追趕印斯茅斯人。而一旁的蒼白騎士則是負責防止印斯茅斯人逃走,面無表情、很公式化地持續射箭的動作。

「給孤等一下欵!妳們這兩個家伙居然不把吾輩當成人類看待?妳們根本把這場戰斗當成是在釣魚吧?」

「你們明明就是魚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所以孤才會這么討厭少女騎士欸!」

「老大……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我們還有個大計劃……」

「混帳!別在騎士前面泄露計劃的事。總、總之要以大局為重,吾輩就暫時先撤退!」

「給孤記住,走著瞧欸!」查多克虛張聲勢地撂下話后,便連忙跳進下水道逃走,其它印斯茅斯部下們見狀,也跟著陸續逃進下水道。

插圖040

就這樣,我們很幸運地受到兩位騎士搭救,危機總算解除了。

話說回來,什么是「少女騎士」?

我和子貓游依舊緊緊握著劍和魔杖,呆站在原地驚訝得說不出話。兩位騎士大步朝我們走過來。少女騎士?所以她們是女孩子啰?看起來確實是女孩子,但也未免太強了。

「你們的衣服還真奇特,打哪來的鄉下土包子呀?」

「……這兩位旅人傷勢嚴重,已經沒救了。」

她們的語言雖然乍聽之下很像英文,但仔細聽又很陌生。

「誰受傷啦?小鞠沒有受傷啊。」

「子貓游同學,我不會說她們的語言。」

「啊,這點小事就交給小鞠的魔法吧!」

子貓游輕輕揮了揮魔杖,我的耳里怱然響起「嗡嗡」的震動聲,之后,她們兩人所說的語言不知為什么,聽起來竟全都變成了日文。

「這個原本是我為了應付英文考試所學的翻譯魔法,可是偏偏就是對閱讀和書寫沒有效!嗚嗚……不過今天終于有機會派上用場了。」

原來如此,為了應付考試啊……喂、等等,這是作弊吧!

「我的名字是子貓游鞠,是位偉大的魔法使!」

「子、子貓……什么東東?真是個奇怪的名字。」

「叫我小鞠就好了,小-鞠。另外呢,這個沒用的家伙叫亞砂,是我的寵物。」

子貓游邊用魔杖敲打我的頭,邊是得意地宣言道。即使來到異世界,她似乎仍不打算放棄欺負我就對了……剛才有點嬌弱、楚楚可憐的模樣明明那么可愛的說。啊啊,原來那就是所謂的「吊橋效應」吧?「吊橋效應」的效果實在太可怕了。

「在下是高雯,從阿魯巴來的騎士,旁邊這位陰沉的家伙是在下的朋友崔絲坦,她是從愛琳來的。」

阿魯巴和艾琳?這是哪里啊?

「……在下名叫崔絲坦,請多指教。請不必刻意理會在下……咳咳、咳咳。」

仔細一看,她們兩人的胸前突出,長相和身材曲線的確看得出是女孩,而且臉蛋長得相當清秀,如果以一句話形容,就是「非常可愛」。剛才戰斗時我還沒注意到,兩人的年紀和我們差不多。特別是那位紅發騎士高雯……脫掉衣服后應該很壯觀吧……像是胸部……

「臭老鼠!你色瞇瞇地盯著哪里看啊?笨蛋笨蛋笨蛋!」

轉轉轉!

子貓游的腳跟用力地踩住我的腳,并不停轉動著。

「好痛好痛好痛!」

「對了,你們是來自哪個國家呢?」

就算說了實話她們也不會相信,總之先隨便敷衍過去吧。

「呃、這個……我們是從遙遠的東方國家過來的,航行途中遇難了,在海上漂流時被印斯茅斯人抓走,我們就是從他們手中逃出來的,真的很感謝妳們出手搭救。」

呼——這么說應該就行了吧?

「我們是從日本來的,知道嗎?日-本!日本的東京!能不能請妳們盡快幫我們包一艘回日本的船?」

啊啊,我的子貓游大小姐……!

「日本是哪里?崔絲坦,妳知道嗎?」

「……不知道。」

唉,這下事情被她搞得更復雜了。

「子貓游同學,跟她們說了也沒用,妳自己不是也說了這里是異世界嗎?」

「唔……傷腦筋,我身上又沒帶錢,這樣小鞠不就必須被迫露宿海邊?不要不要不要!人家才不要過著螃蟹的生活!」

「嗯,我們必須設法找出回去的方法。」

「對了!只要把紅龍賣掉,應該可以撐一陣子!妳們——要不要買這個奴隸?他是天生的奴隸命,對主人可是忠心不二、絕對唯命是從喔!現在買可以算妳們便宜一點!」

好、好過分!

「如果你們沒有落腳的地方,要不要先和我們回廷塔哲城?到那里或許可以找到工作喔。至于要不要買這個奴隸,就先看看他的工作能力再說吧。」

「……我們原本從艾琳乘船準備前往廷塔哲城,但高雯說潘贊斯的肉餡餅很好吃,于是我們便中途下船去買……不過,卻因此撿到一位很不錯的奴隸人選,也算幸運吧……」

「那個、請等一下,我「并不是」子貓游的奴隸,那是她擅自決定的。所以……總之……請不要買我啊!」

「你居然真的哭啦?我只是開玩笑、開玩笑啦!」

對子貓游來說,這確實只是她平時慣有的玩笑手法,但高雯和崔絲坦卻以估價的眼神直盯著我看,很認真地盤算我這個奴隸的價值。好可怕,太可怕了!我真的……這么像奴隸嗎?真的這么像家畜嗎?即使在異世界的少女騎士眼中,我仍然只是一只囓齒類動物嗎?

「哼……原來你真的不是奴隸啊?那么背上那把劍是你的啰?」

「沒、沒錯,所以請別買我!」

「你該不會是騎士吧?你是男的耶,怎么可能……」

「……不可能的,男性騎士早在好幾百年前就消失了。」

「就是說啊。不過,看他們那樣子八成是鄉下來的,一定是騎士道的故事看太多,以為自己也能當騎士吧,哈哈哈!」

……看來,這世界的文化跟原本我所居住的現實世界完全不同啊……

我和子貓游跟著高雯、崔絲坦一起乘上一艘掛著白色桅桿的帆船。原以為會是段悠哉、緩慢的航行時光,但開船后才發現船速其實很快。這艘船并沒有裝設馬達,到底是用什么原理來行進的?難道是魔力?

好不容易能稍微松口氣,我和子貓游來到甲板眺望蔚藍的大海風光。

不久后,高雯和崔絲坦也來了。

看來我們是真的來到不列巔島了。聽她們說,從潘贊斯到廷塔哲城需要航行數小時。

「……廷塔哲城是位于大不列巔最西邊的國家康瓦耳的要塞都市。順帶一提,在下是康瓦耳統治者馬克女王的侄女。關于這點說來話長了……」

一只體形略小的老鷹停在崔絲坦肩上.記得剛才戰斗時,并沒有看到這只老鷹,但會這么親近,應該是她飼養的沒錯。

「咕——咕——」

「嗯,好乖好乖。」

相遇以來,幾乎都是面無表情的崔絲坦,喂老鷹飼料時,臉上卻流露出溫柔的微笑。她應該很喜歡動物吧。一頭水藍色的秀發隨風飄逸,看起來仿佛和蔚藍天空融成一片,比起英勇騎士的打扮,她應該更適合公主禮服。

「唔——紅龍,你表情很色喔!」

「才、才沒有!」

子貓游還真是不放過任何找我碴的機會啊。

「不過在下和崔絲坦還有其它事要辦,抵達廷塔哲城后只會停留一晚,隔天馬上又要出發了。」

「……都是因為妳要去買肉餡餅,抵達時間才會拖這么晚……」

「總、總之,你們可以暫時待在城里做客。話說回來,小鞠還真是個怪家伙呢,怎么會和男人一起出來旅行?既然他不是妳的奴隸,你們又是什么關系?」

高雯圓大的眼睛骨碌碌地來回打采著我和子貓游的臉。子貓游被這么一看,顯得有些不自在,吞吞吐吐地說:

「什、什么關系……就、就是……」

子貓游低著頭,以眼神余光望向我。是要我說明嗎?老實回答她不就好了。

「我們是同班同學。」

「同班……啥?」

啊……她聽不懂。子貓游剛才明明已經對我施展類似語言翻譯的魔法,看來在這個國家并沒有「同班同學」的概念,才會無法翻譯吧。不過這個世界應該還是有學校才對。

「在我們國家,男生和女生會一起上學,妳們這里不是嗎?呃……這里是大不列巔吧?」

「噗噗——難道你就沒有更好的說法嗎?什么同班同學嘛,太生疏了!」

「總不能說其實妳才是我的仆人吧?」

「哇啊啊~~不能說啊!會被她們聽到的!」

我的腳再度受到子貓游的踐踏攻擊。

不然妳到底希望我怎么說明啊……

「你們對這個國家還真是一無所知耶。算了,剛好可以打發時間,在下就好心告訴你們吧。」

高雯邊吹著口哨,邊將一張古老地圖攤開在桌上。

「喔喔——這是藏寶圖嗎?」

「……小鞠,世界上并沒有所謂的寶物,即使真的有,我們也拿不到的……」

崔絲坦一開口又是掃興的話,但高雯似乎早就習慣了,完全將她的話當成耳邊風,伸手指著地圖開始說明:

「不列巔島分成三大區域,分別為東南部的大不列巔、西部的卡姆利以及北部的阿魯巴。在下是來自北部的阿魯巴,而崔絲坦則是來自不列巔島旁的艾琳島。」

「嗯……這里果然是英國。」

「小鞠,妳說的英國……是什么?」

「啊,英國可能是簡稱,應該要說英格蘭才對。」

「英格蘭又是什么?崔絲坦,妳知道嗎?妳不是曾經到世界各地旅行?」

「……不知道……反正我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會……像懂無知就是我的代名詞……我總是一再地讓高雯失望……」

「啊——!我知道了,我不會再問妳了!」

她們兩人一來一往地斗嘴,感情真的很不錯呢。

「子貓游同學,不列巔島原本是凱爾特族的國家,之后盎格魯-薩克遜人征服不列巔,并重新命名為英格蘭。而這個世界里,不列巔島似乎并沒有被盎格魯-薩克遜人征服,所以大不列巔這里才會持續延用羅馬時代流傳至今的地名。妳還記得嗎,潘贊斯鎮上的居民都是穿著凱爾特族的服裝吧?」

「哇——紅龍腦筋還不錯嘛。」

「子貓游同學,這跟腦筋好不好沒關系,我之前也說了我是在廷塔哲出生的,雖然出生沒多久就搬到日本去了。」

「哼……原來你真的有英國血統啊?完全看不出來……怎么看都只是一只猴子、笨猴子!啊、那應該改叫你笨猴鼠才對,哈哈~~」

嗚……

「總之,西部的卡姆利就是現實世界中的韋爾斯。韋爾斯這個詞的原意是『異邦人』,原本居住于英格蘭的原住民凱爾特人在盎格魯-薩克遜人的追趕下逃王這一帶,對盎格魯-薩克遜人來說,韋爾斯就等于是異邦人居住的地方,這個國名就是這么來的。」

「哼——沒什么,小鞠也知道北部的阿魯巴就是指蘇格蘭。」

「蘇格蘭這個國家,是來自愛爾蘭的蘇格蘭人征服此地后所建立的。」

至少我原本所在的世界,英國的歷史就是一再上演著侵略與征服。

英國歷史是從巨石文化開始……居住于此的謎之原住民建造了巨石柱群。

之后出現了「凱爾特人」,取而代之創造出另一個文明。子貓游自稱是德魯伊魔女的后裔,而古代的德魯伊正是凱爾特人的神官。

后來羅馬帝國大舉入侵,統治了不列巔島的南部,也就是現在的大不列巔。然而,島的北部、也就是現實世界的蘇格蘭,住著凱爾特人的分支「皮克特人」,他們持續對抗羅馬帝國。

羅馬帝國垮臺后,又換成日耳曼民族的盎格魯人及薩克遜人渡海入侵大不列巔,凱爾特人最后被趕往韋爾斯、康瓦耳一帶的島嶼西部。而「英格蘭」原意是指「盎格魯人之國」的意思。

之后英格蘭陸續又受到丹麥人統治、被來自諾曼的法國人占領……總之不同的侵略者建立了一個又一個的王朝,隨之又一個個消失,一幕幕盛衰興亡的歷史便在英格蘭這個舞臺反復上演著。

然而,期間韋爾斯、蘇格蘭與愛爾蘭都發展出與英格蘭截然不同的歷史,雖然凱爾特文化在英格蘭消失無蹤,但在這些地區的國家卻傳承了下來。

「雖然日本人把韋爾斯、蘇格蘭以及北愛爾蘭統稱為『英國』,但實際上英國是由好幾個國家共同組成的合眾國。」

「嗯~~…想不到紅龍這么聰明……」

「還、還好啦……」

……被子貓游夸獎……老實說,感覺挺不好意思的。

「你們之間的氣氛不太對勁喔。」

「……難道你們就是傳說中的……『情侶』?」

轟!

子貓游聽完瞬間滿臉通紅。

「才、才不是呢!紅龍你啊……英、英文明明那么破,光知道這些冷知識有什么用……真是可笑!」

「怎么這么說,為了讓子貓游同學能了解現狀,我特地好心說明耶……!」

「你說的那些根本和目前狀況一點關系也沒有!這里是大不列巔,不是什么英格蘭!蘇格蘭和韋爾斯也都不存在啊!」

「我可是很努力地想用淺簡易懂的方式向妳解說耶!比如高雯的祖國阿魯巴指的就是蘇格蘭,崔絲坦的祖國艾琳是位于不列巔島旁邊的島嶼,也就是現在的愛爾蘭……」

「被你一說我反而更混亂了,別再說了啦!小鞠就是路癡嘛,完全記不住地名,更別說是超級饒舌的外國地名!」

「原來子貓游同學不但是音癡,還是路癡啊……」

「你說什么——!?」

高雯跟崔絲坦一兩人只能呆站在一旁看著我們脫線的對話。這也難怪,她們大概完全聽不懂我們在說什么吧?話說回來,我們講了一堆歷史的事,會不會反而讓她們起疑?

「喂喂,什么昂格魯人跟薩克遜人占領了不列巔島?你在開玩笑吧?他們很久以前就被在下的祖先、也就是少女騎士團打敗,早就放棄侵略了。」

「少女騎士團?」

「……艾琳、阿魯巴與大不列巔都是由貴族出身的少女所組成的少女騎士團掌管,實行議院制統治……只有卡姆利、也就是你們口中的『韋爾斯』例外。」

「可是,康瓦耳不是有女王嗎?」

「……康瓦耳只是大不列巔的一部分,不列巔島上有好幾個小國,并沒有統一政權,小國林立,每個小國都有女王……不過,實際的統治者還是當地的少女騎士團……所以說『女王有名無實』……」

統治者全都是女王啊。

雖然很難理解,但的確很有英國的風格。

不過,看過這艘高速帆船和潘贊斯的摩登街道建筑后,與其說這里是中古世紀,感覺似乎更接近現代,但卻沒有任何工業化的跡象,看來這里根本沒有經歷過工業革命吧。雖然工業革命的發端是英國,但想在英國推動大規模的工業改革,首先英國本身就必須整合成單一政權,才能形成一股強大的推動力。不過,異世界的英國現今情勢就像諸侯割據的中世紀德國,或許正因為如此,才會沒有發生工業革命吧。

只是為什么英國沒有統一,這點我就不清楚了。

「在下和崔絲坦都是貴族,所以才會當騎士。而當上騎士的最大好處就是能合法打架!」

「……在下……在下才不想當騎士……在下的夢想是成為一只小鳥……嗚嗚……」

「可是,為什么會沒有男騎士呢?怎么會是由女生來擔任騎士?在小鞠的世界,騎士可是男生的職業耶!」

「咦、真的嗎?這里的男人很少,而且每個都是弱雞,一點也派不上用場。就是因為男人太沒用了,如今每個國家都面臨人口驟減的窘境。」

「……照這個情況估計……大不列巔、艾琳和阿魯巴不出百年就會消失……特別是貴族階級的男性幾乎全滅,已經無法再傳承后代……」

「沒錯,身為貴族一旦當上騎士就必須保持單身,貴族人數也因此更加減少。不僅如此,男人們整天吶喊著『我才不需要女人,我受夠女人啦!』說著說著,不是跑去當印斯茅斯人,就是兩個男人變成BL……現在啊,男女根本都不結婚了,看來是沒辦法啰。」

高雯明明應該是用當地語言說著「同性戀」這個詞,但透過魔法卻是翻譯成「BL」,我想這一定是受到魔法使用者——子貓游個人興趣所影響。當然這些我只敢在心里想想,并不敢說出口。

「高雯,妳說男人很少,是指什么?」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在中世紀爆發大規模的Y死病,只有男人會感染。等到疫苗開發完成,已經為時以晚了。」

「……因此男騎士團廢除,由少女騎士團取而代之……而缺乏男人使得人口一直無法增加,所以也沒有特別強大的國家掘起……長久以來我們便享受著和平的生活……」

「等到驚覺到時,人類已經大幅減少了。」

「哼——不過這也難怪,誰叫這里只剩一群魚臉男!」

「說得好!丑男幾乎都變成無性生殖的印斯茅斯人,美形帥哥則是跑去羅馬沉浸在BL的世界里。」

「……所以小鞠跟亞砂的組合真的很稀有……年輕男女一同旅行……真像中世紀的愛情羅曼史呢……」

崔絲坦眼神帶點羨慕地看著我和子貓游,但依舊是面無表情,實在很難猜測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羅曼史……真令人向往的羅曼史……在下也好想實際體會一次美妙的愛情……」

「哈!和那些印斯茅斯丑男?還是羅馬那些變態家伙?妳腦袋壞了嗎……現實世界中怎么可能會有戀愛?連個正常男人都不存在了。再說,騎士是禁止結婚的。」

高雯似乎對戀愛這種話題一點興趣也沒有。

「……我就說了……我才不想當什么騎士……嗚嗚……」

「沒想到這個世界這么凄慘……到了最后,或許人類會瀕臨絕種呢。」

接著,子貓游一臉同情地小聲說道:

「連最基本的戀愛和結婚居然都變成『白日夢』,總覺得……太可憐了。」

「咦?子貓游同學不是也說過絕對不會談戀愛的嗎?」

咚!

子貓游瞬間換上兇惡的倒三角眼狠狠瞪著我,對準我的脾臟上方不由分說地送上一記肘擊!由于這次有充分的加勢距離……這一擊……傷殺力十足!

「……臭紅龍……差勁!討厭討厭討厭!笨蛋笨蛋笨蛋!」

「~~!」

我痛到泣不成聲,倒在甲板上不停翻滾。看來……雖然子貓游嘴上說「再也不談戀愛了」……但事實上,她心中一定有喜歡的人吧……

……胸口隱隱作痛,明明被擊中的是脾臟,為什么心卻好痛……

子貓游喜歡的男生……會是個什么樣的人呢?

如果詛咒解開、貓耳消失后……她會和那個男生交往嗎……?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個對象絕對不會是我。

咦……我怎么會感到迷惘?為什么我會悲傷?

目前只有我能解開子貓游身上的詛咒。

我只是……想保護子貓游……如此而已吧?

或者,是因為……

幼時的記憶有如幻燈片閃過我的腦海。

當時在公園我緊緊抱著小貓,任憑其它人無情地拳打腳踢。

不管身體再怎么疼痛,就是不愿放棄。

隨著身上的傷痕不斷增加,想要保護小貓的決心愈是堅定。

但是……

站在小霸王身邊的一位瘦小男孩卻說:

「裝什么正義英雄嘛!你根本只是想要那只貓吧!」

那句話深深地刺中我的內心……

是……這樣嗎……?

……我這么拼命……只是因為……想搶走那只小貓……想將牠占為已有……?

從那瞬間起……

我變成了一個懦弱的膽小鬼。

男孩的那句話讓我瞬間醒悟……我只是追求著「拯救小貓」這種英雄形象,說到底不過是想要帥罷了。

而最后,小貓還是死了。

我既無法得到牠,也沒能好好保護牠。

早知道會是這么痛苦的結果,還不如什么都別做。

當時我心里真的這么想著。

……

「紅、紅龍,你沒事吧?真的很痛嗎?對、對不起,對不起啦……」

我……

子貓游將我扶起來。

看來剛才有一瞬間,我似乎失去意識了。

「啊,沒事……我只是恍神了一下,可能是太累了吧。」

「真是的~~你很沒用耶。」

「大概是肚子餓了,不是子貓游同學的錯。」

「對不起……」

子貓游眼底泛著淚光。

雖然不太清楚發生什么事……不過我似乎害她擔心了,不能讓子貓游哭泣,我一定得好好振作才行。

「……這就是所謂的『糖果與藤鞭』嗎……在下親眼見識到調教實況了……好棒啊……讓人心跳加速呢……」

「喂喂,這家伙真的不是小鞠的奴隸嗎?」

「不是不是!雖然地位差不多啦,不過他不是奴隸,而是寵物。不管妳們再怎么苦苦哀求,小鞠都不會賣的!紅龍是我的所有物!」

「喔——原來是物品啊,比奴隸更不如,在下明白了。」

「呃?沒、沒錯,就是這樣。」

那個……子貓游同學……!

我……

我只是「物品」嗎……

原來妳是把我當成無生命體看待嗎?

我的眼角很沒骨氣地濕潤了起來。

崔絲坦的老鷹在蔚藍的天空中翱翔。

看著牠,我不禁在心底輕聲泣訴:「好羨慕啊,你的主人真溫柔……」

話說回來,我才是子貓游的主人吧!

唉……算了。

……突然一陣搖晃!

船身正大幅度地轉向。

看來我們已經來到康瓦耳的最西方,從這里改向東方行駛,就會抵達不列巔島北岸的廷塔哲。

「……你們看,在海的另一端……就是在下的故鄉里昂涅斯。」

崔絲坦指著水平面的遠方說道。但眼前有的只是一望無際的蔚藍大海。

「在哪里?沒看到啊。」

崔絲坦的雙眼微瞇,彷佛像是正眺望著世界盡頭似地回答:

「……在海底。里昂涅斯……沉入大海了。」

忽然,我想起曾經聽過的某個中世紀故事其中一小節。

『崔絲坦』的原意是「悲傷之子」。

這時,只見高雯伸手輕輕環著崔絲坦的肩膀。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