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子貓游的秘密

第1卷 子貓游的秘密

「走開啦!變態變態變態!快點放手!」

摸摸……

胸口有股柔軟的觸感。突然一記肘擊……我瞬間驚醒,這才發現自己居然從子貓游的背后抱住她,兩人緊靠著坐在巖石上?

這這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會抱住子貓游?

「抱夠了沒有……就叫你走開了嘛!討厭討厭討厭啦!」

子貓游毫不留情地對我的肚子發動肘擊,但傷害程度并不強。我和子貓游身體緊靠,手腳還被綁住。由于兩人距離過近,子貓游才會無法有效地攻擊吧?不過,好在我是以肚子緊貼著子貓游的背,那個、該怎么說……總之,幸好子貓游不是正面撲在我懷里,應該不至于有生命危險吧?等等,生命危險是怎樣?話說回來……她的腰好細,好像輕輕一折就會斷了。啊啊,我在胡思亂想什么?

插圖022

「等、等一下,子貓游同學,為什么我們會被綁住?而且還是像對無尾熊親子一樣地抱在一起?」

「嗯——我們好像被抓住了。」

「被抓住?被誰抓住?這里又是哪里?」

「啊——小鞠怎么會知道,我也是剛剛才醒過來嘛!」

環顧周圍一圈,我們似乎是被人綁起來安置在某處昏暗的洞窟。前方有道出口,望出去是蔚藍的天空與大海,海的遙遠彼端依稀能看到一座可能是小島或陸地,空氣中迷漫著一股淡淡的大海獨特氣味。

出口周圍有幾道人影守著,應該是負責看管我們的。他們有時會左右移動來交換站崗位置,由于距離太遠,看不清楚他們身上的服裝,只知道那些人從頭到腳全是黑色打扮。

「子貓游同學,劍和魔杖呢?」

「跟斗篷、帽子一起掉在那邊,可是小鞠動不了,沒辦法去拿。」

我順著子貓游的視線望過去,原本應該擺在我家的物品、點心等等,現在全散落一地。

而纏在我們身上的繩子就系在一根釘在巖壁的木樁上。如果子貓游拿到魔杖,應該就能拖展曉法逃離這里,但照目前的情況看來,根本連動也動不了。

「只要能再前進扣公分,應該就能拿到了……嘿咻!嘿咻!」

坐著的子貓游只能不停地扭動身體往前進,但隨著每次動作,她柔軟的臀部便會蹭過我的下腹部一帶。不妙啊,再這樣下去真的會被子貓游殺掉!我連忙緊閉雙眼,在腦中演算起微分方程式。

「喂——紅龍,不要再逃避現實了,快幫忙想辦法逃走啦!」

「啊?嗯,妳說的沒錯.不過,這里是哪里?只能確定絕對不是東中野……」

「可能是海賊的秘密巢穴之類的,感覺不太妙。」

「海賊?現在是21世紀,怎么可能會有海賊?」

「哇啊啊!不要靠過來啦!別在小鞠耳邊呼氣,很癢耶!」

「因為說話不能太大聲,否則會被外面看守的人聽到啊。」

「唔——敢不聽主人命令的寵物,就該好好處罰!喝啊!」

嗚喔!

子貓游再度對我發動肘擊,但兩人距離過近,還不至于造成內傷。

「可惡,根本一點都不痛嘛!」

「別再打了,還是快想辦法逃離這里吧。」

正當我們坐在巖石上爭鬧推擠時,一名男子走了過來。

是原本站在洞窟入口的其中一人。

男子穿著黑色軍服,肩膀上的徽章我卻從沒見過,無法得知是哪一國的軍人。

不過比起徽章,他的長相更是……該怎么說,非常有個人特色。

男子兩眼間的距離很寬,眼睛呈現正圓形,讓人不禁疑惑他到底有沒有眼瞼。而整張臉扁平得就像是從左右兩側用力向中間擠壓似的,鼻子、嘴巴尖挺突出,厚厚的嘴唇不停張合著。

基本上臉形和人類一樣,鼻子、嘴巴、眼睛該有的都有,但怎么看都像某種異形生物。

簡直……長得像條魚。

「呵呵呵呵,小鬼們醒來啦。」

這名長相怪異、一身黑衣打扮的男子,用一種很陌生的語言對我們說話,聽起來似乎是日耳曼語系,但用詞非常古老。由于姊姊曾莫名其妙地堅持:「未來日本沉沒時,一定會用得上!」而強迫灌輸我歐洲各國語言的基礎,因此男子說的話我勉強聽得懂大概。反觀子貓游,她竟然能完全理解對方的話,而且毫無代溝。

順便提一下,我和子貓游的英文都非常破……

「這家伙從哪來的?臉長得和魚一樣,好惡心!」

「唔哇~~子貓游同學!不能說他的長相很思心啦!這種時候應該說他長得『很有個性』才對!」

「為什么?意思不都一樣嗎?」

「喂,別吵!給孤聽好了,你們現在可是孤的階下囚欸!」

魚臉男嘴里邊吐著泡泡,邊大聲怒吼。還好,看來他聽不懂日文。

「子貓游同學,妳會說他們的語言嗎?」

「交給我吧!別看小鞠這樣,我好歹也是位魔女。放心吧,看我的三寸不爛之舌輕輕松松化解這場危機。」

老實說,我非常擔心啊。

果然不出我所料,子貓游換上招牌表情——憤怒地睨起雙眼,兩腳還像個鬧脾氣的小孩一樣又踢又踏的:

「你把我們綁起來做什么啦?這里是哪里?你又是誰?為什么你會長得那么惡心!難道是半魚人嗎?總之快點把小鞠和這個一臉竊喜、抱著我不放的大變態分開啦!」

子貓游像把機關槍似地以古日耳曼語一口氣說完,而且眼神傲慢地狠狠瞪著魚男,一點都不像是階下囚該有的態度。這下完蛋了……

「你們居然不知道孤的大名……真是兩個鄉巴佬欸。孤正是丹麥地區的印斯茅斯族的當家老大查多克-安徒生,人稱——海男查多克!」

「什么海男嘛,叫海鮮還差不多!明明就是魚,全身上下都是魚腥味!你別叫查多克,改名叫『翻車魚曼波』更貼切!」

聽子貓游這么一說,這個叫查多克的人長得和磯田還真像。

「隨、隨便妳愛怎么說,臭丫頭!吾輩欸……早就不在乎女人說什么了!嗚嗚……嗚嗚嗚嗚……海鮮……居然說孤是海鮮……為什么女孩們總要如此傷害孤脆弱的心靈……哇啊——哇啊啊啊啊!」

「現在才知道要哭,一開始別綁我們不就沒事了。搞什么嘛,真是的!」

「子貓游同學,他的內心似乎很纖細,妳就別再傷害他了。」

然而,這位自稱查多克的魚男自怨自艾了一會兒后,隨即又再重新振作起來。看來雖然他很容易受傷,相對的也練就一身打不死的小強精神。

「這里是大不列巔島的港都潘贊斯,正確來說,是潘贊斯附近的一座小巖島。吾輩為了尋找寶藏,偷偷乘著船從丹麥潛入大不列巔,而這座小島正是吾輩的秘密基地。」

「你們果然是海賊吧!算了,反正小鞠才懶得理你們是誰,也不知道什么大不列巔的,總之快放我們走啦!」

「后面那位小弟的確沒啥用處,不過,小妹妹似乎可以賣到好價錢哩。」

伊伊伊——!

子貓游的臉色瞬間鐵青。

「難道……你要把我賣到紅綠燈區……?不要、我不要!我死也不要當你這個臭魚男的飼料!紅龍都比你好多了!他再怎么沒用,至少也是人類……哇啊~~都是你害我胡言亂語了啦!大笨蛋紅龍!」

紅綠燈區是什么啊?

「子貓游同學,妳冷靜點……我又不是敵人。」

「那你就趕快想辦法掙脫繩子啊!使出你狗急跳墻的神力!」

「辦不到啦!就是因為辦不到,所以拜托妳別再激怒他了。」

查多克的眼神帶著哀愁,彷佛看到什么閃光彈似地默默看著我和子貓游之間一來一往的爭鬧,好一會兒他才突然回過神,大聲說道:

「不要把孤當空氣!小妹妹欸,妳是德魯伊魔女吧?而且還是附有血統證明書的高級品!如果賣給羅馬貴族,一定可以賣到好價錢。畢竟這年頭,貓靈附身的魔女已經很少見了欸。」

「貓靈附身?子貓游同學嗎?」

「哇,你想做什么?討厭啦,不可以把蝴蝶結拆掉!」

查多克長有魚鰭的手指,「唰」地將子貓游頭上的蝴蝶結扯掉。

從蝴蝶結的底下露出一對……非常可愛的貓耳!

「咿咿咿咿咿~~被紅龍……看到了?你、你這條……妖怪臭魚!總有一天小鞠我一定要把你釣起來曬成魚干!嗚嗚、嗚嗚……!」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出現一個魚臉男就夠讓我混亂了,這次居然換子貓游頭上冒出貓耳?

「嗚嗚……嗚嗚……笨蛋笨蛋……!」

子貓游……哭了?

看來她似乎受到很大的打擊。

我輕輕地把子貓游擁進懷里。

「嗚……嗚嗚……」

「沒、沒事了,子貓游同學。」

「孤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么完美的貓靈附身欸。孤原本打算把這個小弟直接丟進海里,只要捉住妳就好。可是他都昏過去了還緊緊抱著妳不放,怎么拉也拉不開,沒辦法,最后只好把你們一起從海里撈起來,先綁住再說。」

「嗚嗚嗚……咦,紅龍他……?」

「看來小弟似乎很保護妳欸!嗚……嗚嗚……這就是青春啊!簡直是青春偶像劇!孤、孤一點都不羨慕欸!吾輩是光榮的印斯茅斯一族,吾輩要舍棄女人、創造一個只有男人的樂園!印斯茅斯一族不必和雌性交配,光靠雄性也能繁衍后代欸!」

這時的子貓游在不知不覺問已經重新振作起精神,對著查多克又再開口大罵:

「噗噗——居然只靠雄性也能繁衍后代……根本比魚類更低等,簡直就是眼蟲嘛!」

「閉、閉嘴,臭丫頭!就算妳現在愛上孤,也已經太遲了!」

「本大小姐才不會愛上眼蟲呢!」

我小心翼翼地開口詢問子貓游:

「那、那個,子貓游同學,妳頭上的貓耳是……?」

「這是……帽、帽子,只是帽子啦!不是真的貓耳。」

「可是這對貓耳朵從剛才就一直晃動耶?」

「吵、吵死了,不要說啦!不準看不準看不準看——!」

子貓不斷地扭動身體企圖和我分開。但由于兩人被繩子綁在一起,不管再怎么掙扎依舊逃不掉。反而只是讓兩人的身體愈靠愈緊!

「……那個……能不能好好聽孤說話……」

查多克明白無論自己再怎么努力也無法融入我與子貓游之間的對話,他似乎是死心了,一改態度突然伸手抓住我的頭發。

「啊,可惡的臭魚,不準隨便碰小鞠的寵物!」

「小弟欸,孤看你完全被小妹妹牽著鼻子走,還差點就要溺死在海里當水鬼。這樣吧,你就和吾輩一起前往只有男人的天堂!只要有心,像你這種舊時代的男人還是可以進化成充滿男子氣概的印斯茅斯族欸!成為印斯茅斯一員后,即使不娶老婆,還是可以透過細胞分裂來繁殖。到時就能永遠脫離女人這些禍水了欸!」

「噗噗——居然說什么細胞分裂,你果然是眼蟲,連哺乳類都不算!紅龍,不要聽這條笨魚的鬼話連篇!你可是小鞠的寵物喔!如果你敢背叛我,小心我把你降級成家畜!」

「小弟欸,如果你拒絕成為吾輩的同伴,孤只好把你處決掉,真的不后悔?你愿意為了這個貓靈附身的兇丫頭丟掉小命嗎?只有老鼠才會當貓的寵物,難道你不想告別只能當老鼠的悲慘命運嗎?」

「……別說了!」

子貓游的聲音夾帶著濃濃泣音,邊說邊低下頭。

纖瘦的背影微微顫抖著。

「開口閉口都是貓、貓、貓的……!小鞠不想再聽到這個字了!」

子貓游同學……

此時……

我約嘴巴不由自主地開口:

「我拒絕!我要保護子貓游同學,絕對不會把她一個人丟在這個莫名其妙的詭異世界,絕對不會!」

我狠狠瞪著查多克,毫不退縮地說著,雖然是用日文……

「紅龍……?」

「子貓游同學,總之,現在先暫時蒙混過去,只要活著,一定會有機會逃走的!」

對查多克說完后,我猛然回神,剛才的氣勢全都消失了,現在一心只想趕快逃跑。

「嗯?這小弟在說些什么?」

「啊……呃、那個……他說:『我現在還有些猶豫,請讓我再考慮一下,明天我應該就能下定決心。』……」

子貓游一臉恍惚,眼眶還噙著淚水,用古日耳曼語假裝翻譯我的話。而不懂日文的查多克聽完后,開心地笑道:

「小妹妹怎么啦?啊,孤懂、孤懂,妳一定是因為被寵物拋棄而大受打擊吧?呵呵呵,雖然孤也能立刻讓小弟加入吾輩,但孤就好心地留點時間給你們道別吧!別看孤長這樣,內心可是很仁慈的欸。女人被男人拋棄時的表情實在是太棒了……小弟欸,你可要讓她多哭一下啊!孤從來不曾讓女孩子露出這種表情欸……唉……」

查多克似乎被自己說的話刺傷了心靈,捂著胸口迅速朝洞口跑出去。這家伙到底是怎樣啊?

之后,我和子貓游又回到獨處的狀態。

她低著頭,身體輕輕顫抖著。

該不會是……在哭吧?

然而我卻想不出半句安慰的話,實在沒用到連自己都唾棄我自己。

「子貓游同學……沒關系的……」

「說的好聽!反正小鞠就是貓靈附身,而且頭上有貓耳朵,屁股還長了貓尾巴!有什么不滿嗎?」

「才、才沒那回事,很適合妳、很可愛啊。」

「……咦?」

子貓游頓時一愣,氣氛陷入一片沉默。哇啊啊~~我在說什么啊,這下她肯定又會大發雷霆了。

「你、你在說什么啊……白癡……」

「呃……那個……我先聲明,我絕對不是什么貓耳控喔……」

子貓游用制服袖子擦了擦哭得又紅又腫的雙眼——

「哼……只有小鞠一個人有貓耳太丟臉了,紅龍也戴上老鼠耳啦!」

呼——還好只是被罵幾句,太好了……不對、有什么好的,我簡直愈來愈像子貓游的寵物了!

「對了,子貓游同學,『貓靈附身』是什么意思?」

「之前曾告訴過你,我們家是德魯伊魔女家族吧?小鞠的老祖先為了得到強大魔力,把靈魂賣給貓,因此才會被貓靈附身。歐洲不是盛傳貓擁有魔力嗎?這是真的喔!『子貓游』這個姓氏也是前好幾代祖先移居到日本時,將原本名字翻譯成日文而來的。而我家代代都是母系家族,母方姓氏也就一直傳承至今。」

「所以……為了得到魔力,付出的代價就是會長出貓耳?」

「沒錯,而且這道詛咒還會代代相傳。如果放著不管,最慘的情況就是逐漸同化成貓,小鞠現在雖然只長了貓耳跟尾巴,但哪一天會完全變成貓也不一定……」

「咦?那、那要怎么防止?有我能幫忙的地方,妳盡管說沒關系!」

「呃、那個……其實……」

子貓游突然變得扭扭捏捏、吞吞吐吐的,真不像她平時的作風。

「只要與主人訂下契約,為了主人奉獻魔力……等到魔力耗盡時,詛咒就會解開,貓耳和尾巴也會隨之消失。換句話說……小鞠的曾曾曾曾曾曾祖母根本就是和貓訂下一條超級不平等的契約,一點好處都沒有!我們家族雖然得到強大魔力,但如果不為主人奉獻魔力,就會受到詛咒而變成貓咪,地位簡直就和整天拼命工作的螞蟻一樣。而且,如果是為了自己使用魔力,也只是平白浪費魔力罷了,并不能解開詛咒。嗚嗚嗚……」

「可是,子貓游的媽媽并沒有變成貓咪吧?」

「因為媽媽的魔力太弱了,所以貓的詛咒才沒有引發。并不是每位子貓游家族的女性一定都會受到詛咒影響,只有極少數天生擁有強大魔力的人才會呈現出詛咒的效力,而小鞠我只是剛好、碰巧、『運氣差』被選上了……」

真沒想到,子貓游居然也會有這么成熟的表情……

「那就趕快找到主人訂下契約吧!啊、你現在的主人就是我吧……」

「小鞠才不要主人呢!」

「為什么?」

「因為魔女……很容易愛上主人……」

「為什么?」

「什么為什么……因為一對年輕男女結伴踏上冒險之路,使用魔法來戰斗,很容易患難見真情而演變成戀愛關系,電影都是這樣演的嘛!」

「嗯……是這樣嗎?」

「就是這樣!紅龍太遲鈍了吧?不過,這只是『吊橋效應』啦。」

「吊橋效應?」

「你想想看嘛,假如有一對年輕男女走過一座吊橋,下方是深不見底的山谷,兩人一定會因為擔心墜橋摔死而緊張得心跳加速,小心翼翼地移動腳步吧?這種情況下,人類的大腦很容易將這種心跳加速的感覺錯認為『戀愛』,這就是吊橋效應。換句話說,一起冒險時當然常常會因為緊張而心跳加速,卻誤以為自己愛上對方了。這種情況下根本不知道這份感情是真實還是錯覺吧……」

「我倒是覺得戀愛本來就不是能以真假來斷言的。」

「……小鞠討厭這樣……我才不要那種冒險一結束,錯覺清醒后感情便隨之消失的戀愛。一日一陷入這種戀愛,我一定會無時無刻懷疑對方的感情,甚至……也會懷疑自己的心情。」

「只要別去懷疑不就好了。」

「我才不像紅龍你一樣粗神經!」

雖然我多少明白她想說的意思,但如果連自己都懷疑自己「喜歡」的心情,當然也就沒什么好談的了。

「子貓游同學,人的內心的確是無法以肉眼確認的,一旦對彼此的心意產生懷疑,便會沒完沒了。」

「就是嘛,所以愛情一定要在平凡生活中慢慢培養,比如在……學、學校教室之類的。」

「即使如此,若是不愿全心相信,一樣會感到懷疑啊。」

「可、可是……」

「正因為連自己都無法完全了解自己的心情……所以只能用行動來證明。行動啊……是最直接、不容置疑的,并不會受到當時狀況的影響。不管是在學校、在冒險途中或是站在吊橋上,一樣都無法窺視他人的內心,當然自己的內心也是。所以,真正的心意,『喜歡』的這份情感,必須具體化成行動來表示……啊,這些話是姊姊以前曾對我說過的。」

呃……自己居然能劈里啪啦說了一長串大道理,而且這些話姊姊又是什么時候告訴我的?怎么完全想不起來……

「總之,如果想相信自己的心情,就必須付諸行動才行。」

「唔、哼!你這個沒用的紅龍居然這么會說話,大言不慚的,那你有談過戀愛嗎?」

「嗯!沒有吧。」

「咦,沒有……?」

「嗯……雖然過去也有仰慕的對象,但是仔細想想,或許我還不曾真正地喜歡上一位女孩吧……」

自己的心中就仿佛裝了一道煞車,阻止兩人的關系進展到戀愛,但這又是為什么?雖然一直以「光要照顧姊姊就夠忙了」來當作借口,然而,總覺得這并不是真正的原因。

「什么嘛,真無趣的人……」

刺痛!

突然胸口有如被針刺中一般地隱隱作痛.

這是什么感覺?初戀的回憶?可是我應該沒有談過戀愛啊。

自己好像就快想起什么了……

「既然沒有談過戀愛,你的話根本一點可信度也沒有,浪費我的時間聽你胡扯……」

唉……完全被她鄙視了。

「我們繼續剛才的話題吧。總而言之,妳認為如果我們一起冒險,自己很有可能會喜歡上我……而這正是妳最不希望發生的情況。」

不過,實在很難想象子貓游會喜歡上我。再說,現在這個情況與其說是冒險,根本就是遇難吧。

「你你你你在胡說八道什么,這怎么可能嘛!小鞠才不會喜歡紅龍呢!」

「我只是說「可能」,何必這么生氣。」

「你才是呢!其實你已經喜、喜歡上了小鞠我了吧!」

「啥?」

「剛才居然還敢說大話:『我要保護子貓游』,明明只是一只沒用的小老鼠!沒用沒用沒用!」

子貓游漲紅了雙頰,對著我連聲大喊「沒用」。

那一句句毫不留情的「沒用沒用沒用」在洞窟里響亮地回蕩著。

「等、等一下。」

我已經……喜歡上子貓游了?

不、不是的,我只是……

我只是不想看到子貓游傷心哭泣的臉龐……

「總之,小鞠絕對不和任何人談戀愛!人家才不想被男生看到這對貓耳呢,太丟臉了!我決定就這樣保守秘密一輩子!」

原來啊,難怪子貓游會如此討厭男生。不過,她并不是討厭男生,只是想避免被人看到她頭上的貓耳。對了,她剛才說要「保守秘密一輩子」,但現在已經被我看到了……不過,反正我也不會是子貓游的戀愛對象,真要說的話,應該是狩獵對象吧。

話說回來,她會這么討厭被人看到自己的貓耳,難道……

「子貓游同學,其實妳有喜歡的人對吧……?」

「才、才沒有……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男生配得上我!」

「妳曾經把貓耳露出來給喜歡的男生看到,結果對方卻說了很難聽的話,對不對?」

「那、那是……唔、嗯……小時候或許真的曾經發生過吧……總之……我不想再有那么難過的回憶……我受夠了……」

我好像在無意間問了一個超級沒腦的問題……

子貓游小時候一定曾讓她喜歡的人看過貓耳,最后……卻在心中留下一道傷痕。

「我不想……再傷心了……」

子貓游將小臉貼在自己的膝蓋上。

看起來……就像是一只被遺棄的小貓咪。

我好想……為她做點什么。

「別、別擔心!我會讓妳大量使用魔法,這么一來就不會變成貓了。不過,要使用多少魔法,詛咒才會解除呢?」

「可是……我好久好久以前就沒有再繼續修行魔法了,現在很不靈光喔……」

沒有再繼續修行魔法?難道她打算就這么放任自己變成貓嗎?只因為不想被男生看到頭上的貓耳?不行,絕對不行,不行不行!只是頭上長了貓耳倒無所謂,如果最后她真的變成貓,不再是人類的話……這說什么也不行!

我真想狠狠揍扁當初那個因為子貓游的貓耳而拒絕她的男生。

「不過子貓游同學至少也會讓手機漂起來的魔法嘛。」

「畢竟小鞠是貓靈附身的魔女,擁有強大魔力,我只是藉助這股力量讓一些小物品移動而已,其它像是在空中飛行的魔法或是咒文什么的,我幾乎都不會,這樣根本無法讓魔力減少啊。」

「即使如此,好歹也算有用到,總比什么都不做來的好。只要我們之間的契約沒有解除,我就不會讓妳變成貓的,放心吧!」

「……真的?」

子貓游嘟著嘴,小心翼翼地以眼神余光偷偷地打采著坐在身后的我。最、最好別真的轉過頭來,否則兩人的臉真的會貼在一起啊。

「那、那么就先麻煩妳用魔法讓我們從洞窟中逃走吧。」

「噗噗——繩子綁這么緊,要怎么逃走嘛?而且如果沒有魔杖,我什么也辦不到啊。」

「我正準備和妳討論這件事。不過啊……明明應該是我掌握了妳的生殺大權,可是妳的態度居然反而比我更高傲,難道妳都沒有想過得罪我的下場嗎?還是……妳早就見慣大風大浪了?」

「咦?因為紅龍不是說要保護小鞠嗎?我現在可是把希望放在你身上啰。」

「那或許只是『吊橋效應』喔?」

「嗯……即使如此……人家還是有點開心……」

子貓游露出了十分安心的笑容說著。

看著她那如同孩童般的天真笑容……

我的胸口彷佛被人緊緊握住似地閃過一道悸動。

環繞在子貓游腰上的手臂不禁更加用力地抱緊。

下一瞬間。

叩!

「嗚喔喔喔喔——!」

哇啊啊啊,我太大意了,突然被賞了一記頭槌。就算距離再近,頭槌殺傷力還是很強!

「別抱這么緊啦!小鞠可不是吃了你幾口飼料,就跑到你家以身相許報恩的貍貓!」

喂喂喂……這是哪門子的怪設定啊?

「嗚嗚,對不起、對不起。」

「嗯,等一下!」

剛才一瞬間,我仿佛看見子貓游的頭上冒出一顆小燈泡閃閃發光……錯覺吧?

「……這個世界和我們原本身處的世界真的是相同的嗎?你剛才也有看到魚臉男吧?他還惡心八啦地滔滔不絕說了一堆印斯茅斯族什么的。而且,他口中的『大不列巔』指的是英國的不列巔島,但一般都會稱為英格蘭或UK吧?現在根本沒人會說大不列巔。」

看來子貓游在欺負我的時候,腦海里忽然閃過一道靈光。她俏皮地吐著舌頭,那雙如同貓咪一般的大眼睛精明地轉動著。如果子貓游真的能想出逃走的方法,就算要賠上我這條命也值得!呃,不過代價似乎太高了……

「而且他用的詞匯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古人才會說的。不過,我們也不像只是單純回到過去時光,畢竟歷史中并不存在印斯茅斯一族那種奇怪生物,居然長了一副魚臉,又能無性生殖耶!」

「那又如何呢?子貓游同學。」

「氣死我了,你真的很呆耶~~總歸一句話,這里并不是現實世界,小鞠和仆人因為那把怪劍的力量來到異世界了!」

「這點我一開始也注意到了,所以妳想說的重點到底是什么?」

叩!

「唔喔喔喔!鼻子、我的鼻子要斷了!」

「真是的,懶得理你這只愚蠢的寵物,我要繼續說下去了!結論就是,天才美少女子貓游鞠大小姐已經用我的聰明才智解開謎題了!這里是魚人與人類共存的異世界,而且就存在于不列巔島!不列巔島可是德魯伊魔女的故鄉喔~~也就是說,這里是本大小姐的地盤!」

「妳剛才不是說妳幾乎不會使用魔法嗎?」

「多少還是會一點啦!真拿你沒辦法耶,為了讓無知的紅龍也能了解,小鞠我就好心地向你解說這次的完美逃脫作戰計劃吧~~」

不必說明了,拜托妳趕快實行吧。

「過去受到德魯伊統治時期的不列巔島,住了許多妖精。小鞠和你這個仆人所居住的現實世界里,原本也存在德魯伊和妖精,但隨著近代工業革命的興起,他們失去了棲身之所,才會因此滅絕。但這個世界似乎仍然存在著妖精和德魯伊,剛才那條臭魚也說了,我是偉大的德魯伊魔女,一定可以賣到好價錢。」

「他并沒有說到『偉大』吧?」

「噗噗——他明明有說!另外,他也說了這座小島位于潘贊斯附近,而潘贊斯是康瓦耳的港口都市……」

「啊,這點我知道,我父親的家族就是康瓦耳出身。但似乎為了隱藏什么,我當初是在康瓦耳的廷塔哲出生……」

子貓游用鼻子哼笑了一聲,仿佛說著「哼——你這只笨猴子身上一點都看不出來有英國血統!」接著又再顧自繼續解說。唉,我的心好冷啊……

「康瓦耳海邊有一種名叫諾卡的妖精。你看,巖石上到處長滿色彩鮮艷的苔蘚吧?」

跟著子貓游的視線方向望去,那里的巖石上長滿了黃黃綠綠如同幻覺般的苔蘚。

「真的耶,我還以為苔蘚只有綠色的……」

「那是一種名為萊亨、只會生長在海邊的苔癬,而諾卡就是以這種苔癬為主食,也就是說……」

「這座洞窟里住著諾卡?」

「沒錯,就是這么回事!絕對錯不了,小鞠說有就一定有!」

「嗯——所以呢?」

叩!

「咿咿咿咿咿!子貓游同學……我頭部的HP已經快用光了,拜托別再撞了……」

「我現在就用德魯伊之歌來控制諾卡,叫他們幫我把魔杖拿過來,你看好啰!」

「真的能成功嗎?」

「放心吧!這首歌是小時候媽媽常常唱給我聽的安眠曲,我記得很熟喔!」

子貓游自信滿滿地說完后,便開始獨唱起有如工業舞曲般的魔音:「喝嘎~~」

「嗚哇!」

啊啊,人類的聲帶居然也能發出如此怪異的音波,這就是魔女的力量嗎?不,我想單純只是因為子貓游實在太音癡了。雖然很想塞住自己的耳朵,但凝于雙手都被繩子綁住,想逃也逃不了。正當我咬牙強忍的時候,巖石的陰暗處,一群戴著巫師帽的無辜小妖精們一個接著一個爬了出來,臉上露出痛苦扭曲的表情,在地上不停打滾著。這個畫面簡直就像是被噴灑了大量剋●的某廚房昆蟲,實在太凄慘了。

「子貓游同學,別再發出怪異音波了,否則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救兵諾卡會死掉的啦!」

「噓!不要打斷我!喂,妖精們,想活命就快把魔杖拿來,放在本大小姐的手上!」

這哪里像是母親的安眠曲……簡直就是惡魔的詛咒之歌吧!

「嗶嗶!」

「嗶——!」

體形比手掌略小的諾卡們害怕地拼了命合力抬著子貓游的魔杖,搖搖晃晃地朝我們這邊走來,看起來就像是一群被迫搬運巨石建造金字塔的埃及奴隸。對不起,請原諒她吧!子貓游沒有惡意的,她只是天生性格惡劣了一點。

「你看,這下就沒問題啦。」

子貓游一把搶過魔杖,詠唱一道咒語后,繩子便應聲而斷。接著,她露出一臉神清氣爽的表情一腳把我踹開,還故意大聲喊著:「快點逃吧!」

想當然爾,站在洞口看守的印斯茅斯人全聽得一清二楚。

他們轉過頭望向洞窟內部。

「啊啊、大哥,魔女要逃走了!」

「見然枉費孤的一番好意!世上的每個女人果然都是魔女欸!」

糟了,查多克和他的手下正朝著我們走過來,嘴巴還不停張合著。看來肯定氣炸了吧。

「辛苦了,這是獎勵。另外還要麻煩你們一件事。」

「嗶嗶~~」

「嗶嗶~~」

子貓游從裙子口袋掏出在超商買的小點心拿給諾卡們,他們開心得手舞足蹈,完全忘了剛才那場惡夢。如果再不逃走就來不及了!怎么子貓游偏偏在這種時候特別親切?

「子貓游同學,他們過來了,趕快逃吧!」

「噓——必須向諾卡他們問出洞穴的秘密通道才行,所以現在要先喂這群貪吃鬼小妖精們一點飼料,紅龍你別吵啦!」

唉……還在想子貓游難得顯露出不為人知的溫柔面,看來她的性格中壓根就沒有半點溫柔可言吧。

「妳怎么確定這里一定會有秘密通道?」

「諾卡是礦山妖精,也就是土之精靈。他們本身無法渡海來到這座小島,所以肯定是經由地洞從不列巔島來到這里的。如何?看看小鞠我如此完美的推理、豐富的知識,簡直是天才吧?」

「哪有人會這么稱贊自己的。」

「我本來就是天才!是天才!」

從子貓游手中接過稀奇異世界點心的諾卡們,非常開心地在黑暗中奔馳,仿佛是替我們帶路似的。

「對了,妳剛才故意讓查多克他們知道我們逃走的事,也是某種策略嗎?」

「啰、啰唆!那只是我一時得意忘形,不小心叫得太大聲啦!」

「我就知道……」

在黑暗中跑了大約三十分鐘后……

我們總算脫離地底了。

剛才明明還在洞窟中移動,不知不覺間竟來到城鎮下方的下水道。之后,我和子貓游沿著一道設置在下水道的梯子往上爬,推開上方的水溝蓋。

爬出來一看,外面是港都潘贊斯一條鋪著石瓦的街道。潘贊斯是座位于山丘上的城鎮,站在城里放眼望去,大海風景一覽無遺,剛才我們被囚禁的小島就孤立在海上。沿著海岸,一棟棟有如玩具積木般的可愛房子比鄰而建,停在港口的船只同樣也像玩具一樣色彩繽紛。在這個世界完全看不到殺風景的煙囪與工廠之類的近代建筑物,我們仿佛回到百年前,置身在一座純樸的城鎮。

「這里簡直就是童話故事里的世界。」

「嗯!好舒服的涼風喔~~紅龍你快看,大馬路上沒有半輛汽車。啊、是馬,有馬在路上跑耶!這里果然是異世界的不列巔。」

子貓游不知道為什么擺出了勝利姿勢。

「站住!」突然,城鎮四處傳來印斯茅斯人的怒吼聲。

「糟了,他們一定知道這里是唯一的出口,所以早就埋伏好等我們了!子貓游同學,快點逃吧!」

「煩死了!他們真是死纏不休耶!」

子貓游摘下巫師帽,從胸前口袋拿出緞帶,在頭上重新綁上大蝴蝶結。看來即使身處在異世界,她還是不想讓人看到自己的貓耳。

一陣微風吹過。

子貓游的長發隨風飄逸——

……仿佛和這座港都風景融為一體。

「老大,找到他們了!」

「居然、居然敢要孤!上演這種年輕情侶手牽手私奔的戲碼欸!丟下吾輩擅自逃跑,還敢在這里打情罵俏,孤絕對不會讓你們稱心如意!」

這下完了……剛才不小心看子貓游看到出神,來不及逃走被他們找到了。

「啊——你們真的很煩耶!紅龍,快用那把劍把他們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