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

子貓游與我

第1卷 子貓游與我

——————————————————————————

錄入:七夜

掃圖:Ozzie

發布于:輕之國度-輕小說論壇http://www.lightnovel.cn

——————————————————————————

——轉載時請留心注意事項——

本文特別嚴禁轉載至SF輕小說頻道



今天收到一個快遞送來的大箱子,打開后赫然發現里頭躺著一位女孩。

女孩雙手懷抱著一根像是魔杖的棒子及一把長劍,細長的雙腿彎曲緊貼,以十分局促的姿勢在箱子里呼呼大睡。頭上戴著一頂黑色巫師帽,纖細的身體包覆在黑色斗篷中。

插圖007

這是什么情況?

呃……魔……魔法使?

我————紅龍亞砂是個非常平凡的高一男生,莫名其妙收到一位魔法使打扮的女孩,現在正大傷腦筋。我不記得自己曾訂購過,再說……哪里有賣這種東西啊?

(我是在作夢嗎?)我揉揉雙眼,忍不住打量起躺在箱子里的女孩。

女孩纖細、白嫩的手腳露在黑色斗篷外,臉上有著高挺的鼻子,尖尖的下巴線條十分俐落,端正的五官有如洋娃娃一般,睫毛也相當纖長。

只是……這張臉好像曾在哪里見過。

「難……難道是……子貓游?」

躺在箱子里的女孩不就是我的同班同學————子貓游鞠嗎?她的姓氏十分稀罕,開學當天雖然還不曾與她交談,卻已經對她的名字留下深刻印象。

而子貓游可以說是我的天敵。

如果把子貓游比喻成貓,那我一定就是整天受她摧殘、無從反抗的小老鼠。

另外,她家在鎮上也是很有名氣的大富豪,聽說子貓游家的老祖先是從事與貓有關的生意,從中賺取了大筆財富。因此才會擁有「子貓游」這個全日本或許只有他們家才有的獨特姓氏。

姑且不論她的姓氏,主要問題還是在于性格。子貓游擁有足以和偶像明星媲美的亮麗外表,性格雖然有點任性與幼稚,但非常開朗、有朝氣。總之,只要長得夠可愛,無論性格再差,還是可以靠外表加分三成……也因此從一開學,子貓游便深得男同學們的青睞。但不知為什么,子貓游對男生毫無興趣。既不交男朋友,所有向她告白的男生,下場絕對都是遭到秒殺拒絕。當然了,她也不會主動和男生交談。這么看來,情人節當天,子貓游應該連人情巧克力都不會送吧。

學期一開始,有許多深受女同學愛慕的男生們接二連三地前來攻略子貓游,然而最后都是粉身碎骨地戰死沙場。光是開學后的短短一個月內,總計就有32位男生向她告白,但所有人都被她以一句:「小鞠對你一點興趣也沒有!」狠狠地拒絕。而這些踢到鐵板的男生們各個都是不曾被女生拒絕過的人氣王子。可想而知,慘遭子貓游毫不留情地秒殺,對他們而言是多么重大的打擊。其中拒絕上學的有5人、輟學的3人,還有、人離家出走,前往奧州展開修行之旅。從此之后,男生們皆心生恐懼,再也沒人敢向子貓游告白。甚至到了最后,全校男生都嚇得與子貓游保持安全距離。她對男生的態度,不知該說是拒于千里之外,還是該說她會設置一道絕對防御領域,誰敢誤闖便會不由分說地以核子飛彈全面迎擊……總之就是這種感覺。后來,全校男生討論出一個最有可能的結論:「我們學校根本沒有男生配得上子貓游吧!」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雖然在下次重新分班前,我們都是同班同學,但我和子貓游完全沒有任何交集,應該可以平平凡凡地度過高中生活吧……

我第一次被子貓游罵,是在六月中旬的時候……

當時是午休時間,同班同學磯田一如往常地對我說:

「紅龍,幫我買菠蘿面包。」

我回了一句「知道了」,便起身準備前往瞄利社……

就在這時候,撇著嘴、一臉氣嘟嘟的子貓游突然抓住我的手臂!

「紅龍,你根本沒必要幫他跑腿吧?太遜了!」

她居然當著全班同學的面,主動和我說話!

瞬間全班男生議論紛紛,相互討論起眼前這幕令人跌破眼鏡的狀況。(子貓游主動和男生說話耶!)(對象居然是班上最不起眼的紅龍?)(那樣根本不算是在說話,應該是訓話才對!)(紅龍完全被她同情了,真是可悲的家伙~~)

而我則是因為那位「眾所皆知從不搭理男生的子貓游大小姐」竟主動和我說話,一時之間沖擊太大————

啞口無言、當場石化。唉~~我真是沒用啊……

然而,我的反應卻被子貓游當成是挑釁。她氣沖沖地怒瞪雙眼,眼角還挑高成倒三角形大聲吼道:

「你那是什么反應嘛!小鞠我在跟你說話耶,居然不理我?可惡的臭紅龍,有什么好囂張的!」

「咿咿————?」

可憐的我就這么被子貓游狠狠扯住耳朵,她那一串有如詛咒般的「笨蛋笨蛋笨蛋」響亮直擊我的三半規管。

「既然你這么喜歡幫人跑腿,就順便幫我買牛角面包回來吧!」

「咦?子貓游同學一向都是帶便當不是嗎……」

「要你管!快去買就是了!」

她都這么說了,我也只能忍住滿腹委屈的淚水,乖乖去買牛角面包。

在那之后,我和子貓游之間平均每兩周便會上演一次這類有如電玩中不可回避的強制事件。演變到最后,子貓游只要一看到我,便會忍不住本能地找我碴,對我大肆摧殘。久而久之,眾人擅自推論出結論,把我定位成子貓游的「天敵」、「狩獵對象」、「食物」,甚至幫我取了「鼠男」、「貓咪玩具同學」、「啾太」這些讓人欲哭無淚的外號。大家已經完全忘了我的本名是「紅龍」……(RED-DRAGON)啊!唉~~不過,我也覺得自己實在有辱這個帥氣又威風的名字。

總之,托她的福,我的跑腿工作愈來愈多了。

啊啊~~回想起第一學期的學校生活,我不禁流下了男兒淚。

正因為如此,好不容易放暑假,我總算可以暫時脫離苦海了,但那位子貓游大小姐卻被快遞送到我家,眼前這個現實絕對是我這輩子遇到的最大災難!好想裝作沒看到,直接打包退回去。

對了,或許這一切只是我眼花!箱子里裝的其實是真人等身大小的美少女盒玩。一定是因為我太害怕子貓游,才會產生幻覺罷了。

小心翼翼地再次望向箱子里……

……躺在里面的,的的確確就是子貓游。

頓時我感到一陣頭昏眼花。

「不過……睡著時的她……和平常簡直判若兩人……」

在我印象中,清醒時的子貓游總是帶著一對倒三角眼,一臉氣嘟嘟的模樣(只有針對我)。然而,眼前正睡得香甜的她,卻宛如童話故事中的睡美人一般惹人憐愛。

不行,我怎么能被她迷惑!她可是天敵,我的頭號天敵啊!她不惜闖進我家,一定是為了獵捕我!

我搖了搖頭,再次確認手中緊握著的收據。

收件人是……紅龍亞砂。

的確是我。不會吧~~!?拜托讓我逃避現實吧!我寧愿上面寫的名字是「啾太」!

收件地址……東京都東中野區,大樓名稱是阿瓦隆東中野。

是我家沒錯。

這棟老舊的兩層木造建筑曾經是高田馬場附近一所私立大學的寒酸學生宿舍,然而在泡沫經濟時代,「學生宿舍」這種文化蕩然無存,這棟房子逐漸被學生們遺忘,現在則由之前房東的孫子。我和姊姊兩人獨占。

話說回來,整起事件的元兇寄件人到底是誰……

紅龍摩罡。

呃……不就是姊姊嗎?

等、等一下。

寄件人地址……是位于伊豆姊姊工作的研究所。

咦?這是怎么回事?我完全一頭霧水!

啊,收據上的備注欄有寫字……

「亞砂小弟,生日快樂。特別送上一位女仆作為生日禮物,你盡管好好命令她吧!」

以上。書寫的字體相當獨特,讓人完全聯想不到是日文,簡直就像一串連結扭曲的象形文字。姊姊真不愧是IQ180的天才,那獨特筆跡除了與她有血緣關系的我,絕對沒人看得懂。

依姊姊的行事作風來看,無論她做出再荒唐的事都沒什么好大驚小怪……但這次未免太過火了!

居然送女仆給弟弟當生日禮物……光是這點就大有問題!再說,躺在箱子里的女孩并不是女仆,而是一名魔女,還是我的天敵————子貓游!如果說我是老鼠,她肯定就是貓。姊姊居然將弟弟的天敵送到家中,打算讓她把弟弟吃得尸骨無存嗎……話說回來,姊姊和子貓游是什么關系?我不認為她們兩人見過面,絕對不可能!一定是哪里弄錯了,這一切絕對是場天大錯誤!

「呼……呼……」

子貓游依舊蜷縮著身體在箱子里熟睡著。

「總不能把箱子寄回伊豆吧……」

一身魔女打扮的子貓游蹲坐在狹小的箱子里睡得香甜,那姿態看起來就像是從古代遺跡出土的活祭品入骨。從伊豆到東中野最快也要一天的時間,也就是說,她已經待在箱子里王少一天了。如果現在把箱子再寄回伊豆,搞不好會引發經濟艙癥候群。

我知道了!一定是姊姊打聽到子貓游是我的天敵,特地幫我擊退她吧!

不不不,如果子貓游在這時候醒來,一定會當場氣得抓狂,把這棟房子夷為平地。

啊~~姊姊到底在想什么?

「對了,只要把子貓游打包送回她家不就好了?」

不行!這么一來,我肯定會被當成變態扭送警局!被當成變態……被當成變態……

沒辦法了,總之先讓子貓游換個舒服點的姿勢睡吧。

「嘿咻!」我小心翼翼地把雙手伸過子貓游的腋下將她扶起。

(唔哇……好柔軟……啊、手指不小心碰到胸部了……而且她身上還有股淡淡香味……)

我滿懷緊張地輕輕將子貓游纖細的身體從箱子里抱出來,好不容易才讓她仰躺在走廊上。

不知道是因為腦中的奇怪念頭作祟,還是我的臂力不夠,移動的過程手忙腳亂,費了好大一番功夫,但子貓游卻依然沒有醒來。

「總、總之,先叫醒子貓游再說……她應該不會……就這樣一睡不醒吧……」

我輕輕搖了搖子貓游的身體。

「呼……呼……」

再搖了兩下。

「呼……呼……呼……」

繼續不停地搖。

「呼……呼……呼……呼……」

她依舊沒有醒來的跡象。

姊姊到底對她做了什么?

我再次確認收據內容。

發現自己剛才漏看了一段字。就在備注欄范圍外的空白處,姊姊的象形文字洋洋灑灑地寫著。字丑也就算了,還完全無視規定的字框,直一像姊姊的風格。

那段文字內容這么寫著:

「PS:我施了魔法讓她睡著,必須有你的親吻,她才會醒來。」

噗!

「她、她在胡扯什么……什么魔法啊?」

姊姊是科學家耶,專攻機械工學不是嗎?但是話說回來,從考古學到心理學,只要稱得上是一門學問的領域,姊姊無不精通,記得她似乎也曾研究過魔術之類的。但說是研究,應該也只是探討歐洲魔術文化的歷史。她是什么時候成為魔法使的?。

子貓游這身奇特打扮,也是因為姊姊的魔法嗎?

「如果就這么放著不管,子貓游會不會一直睡下去?」

這可不行,她遲早會因為脫水和營養不良變成木乃伊。到時候,我會被當成誘拐同班同學加以囚禁,并將受害者活活餓死的兇殘嫌犯少年A,還登上各大媒體的新聞頭條,甚至有些沒良心的八卦雜志會將我的照片和本名公諸于世。同時出現一些莫名其妙、胡說八道的心理分析,例如從小父母雙亡的少年A由姊姊獨自撫養長大,在他內心隱藏的黑暗面驅使之下才會如何又如何……或是左一句戀姊情節,右一句戀姊情節,戀姊情節如何又如何的……我就是姊控不行嗎……

干脆找姊姊來叫醒子貓游算了!不行啊,姊姊正在伊豆的研究所埋首工作,就算找她回來,也不可能馬上趕到。

……為了解決眼前的窘境……看來我也只能……親吻子貓游了。

親吻天敵子貓游?

要我親吻她?

怦咚怦咚怦咚怦咚!

可是,我們又不是情侶,這么做真的沒問題嗎?

我滿懷不安地小心翼翼探出身體,將臉慢慢湊近子貓游的睡臉,直到幾乎就要貼上的距離才停下。

子貓游的鼻息輕輕撫過我的臉頰,有股酥麻的搔癢感。

(只要親完的瞬間全速后退,離開她的身邊,應該就不會被發現吧?)

不過……近距離看著子貓游的睡臉,真的好可愛。

誰叫她平常總是兇巴巴地扳著臉(特別是針對我)。

愈來愈沒有勇氣親吻她了。我動也不敢動地定格,緊張得全身冒冷汗,口中不停發出無意義的低吼。終于,我下定決心!緊閉雙眼,將自己的唇貼上子貓游淡淡粉色的雙唇。

(對不起,子貓游同學,我會馬上送妳回家的!)

「嗯……媽媽……」

子貓游突然說了一句夢話。

表情毫無防備、天真無邪,纖弱的聲音十分惹人憐愛。

簡直就像一只小貓。

……瞬間覺得自己仿佛正在做一件天理不容、罪大惡極的壞事。

老實說……或許自己本來就很想親吻子貓游,才會這么做的吧?

回過神,我的唇只有很短暫的一瞬間……輕輕地觸碰了一下子貓游的唇。

啾————

……子貓游的雙唇……比想象中更加柔軟……

(得、得立刻逃走才行!……咦……奇怪……?)

身體動不了……

我全身肌肉都僵住了。

「呣喵~~」

子貓游睜開大大的雙眼,但眼神似乎還沒對焦。睡迷糊的她雙手緊緊環住眼前的可疑分子————也就是我的頭。

「……豆豆豬~~早安~~呣喵……」

她似乎把我的頭當成布偶之類的,無意識地將我的頭摟進自己的胸口。看來她很會賴床吧……

「唔哇、哇啊啊啊~~子貓游同學,放開我!」

「……喵……嗯?啊、咦?」

「子貓游同學,那個、這是因為、呃……」

「……咦……咦~~?為什么?怎么回事?為什么小鞠抱的不是豆豆豬,而是紅龍?」

完啦~~她醒了!

危險指數破表的同班同學————子貓游鞠大小姐醒來了!

「……紅-龍-亞-砂~~難道你……親吻我了……?」

……死定了!

她絕對會不由分說地將我獵殺!

子貓游緩緩站起,全身散發出一股「殺氣波動」,我趴在地上準備逃跑,她卻猛然朝我兩腿之間用力踹下去,力道之強彷佛把我當成足球踢。之前她只是以言語攻擊,現在終于晉級到針對肉體進行破壞了嗎……

「嗚喔~~!」

我毫無形象地發出一陣慘叫,痛得在地板上打滾。但依舊無法逃離她的魔掌,子貓游持續發動攻擊,穿著黑色大腿襪的右腳重重地往我肚子踩下去。不管我怎么左閃右躲,子貓游細長的雙腿都能準確而迅速地伸過來。最后甚至高高躍起,雙腳瞄準我的臉就要踏過來。雖然她是位纖瘦、輕盈的少女,但攻擊力簡直足以媲美全盛時期的巴西MMA搏擊冠軍旺德雷拉-席爾瓦,一波接著一波的狠蹬攻勢,要擊垮我那不堪一擊的意志已經綽綽有余,不、是根本不費吹灰之力!

「不要再逃了!認命地躺好受死吧~~!」

「等、等一下!是快遞突然把妳送到我家,我也是一頭霧水啊!」

唉~~明知道不趕快逃跑,最后下場一定是這樣。但被子貓游抱住的瞬間,自己卻頓時全身僵硬,動也動不了,任憑危險警訊像是電流一般竄過全身細胞。我到底是怎么了?

「你剛才是不是吻我了?一定有吧!如果不是因為紅龍吻我,我是不會醒過來的!」

「因、因為……姊姊說只有這么做,妳才會醒過來……」

「你這個姊控!小鞠居然會被你這種人親吻……我怎么會這么倒霉……嗚哇哇~~!」

乒乒乓乓、乒乒乓乓。

子貓游放聲大哭,繞著走廊跑來跑去。每當我正準備起身時,她就會像是突然注意到我的存在,不偏不倚朝我的要害猛力一踢。她明明正哭得浠瀝嘩啦,卻依然保有貓的本能,光一是靠著神經的反射動作,就能讓我嘗盡苫頭、生不如死。現在到底是什么狀況~~?

「總、總之,妳先把前因后果說給我聽吧……」

在那之后的15分鐘里,暴走的子貓游化身成斗神不斷地向我猛攻,而我則徹底實行印度偉大領袖甘地的不抵抗主義,勉強保住小命。好不容易連哄帶騙才將哭鬧不休的子貓游帶到客廳,過程簡直就是一場奇跡。

子貓游脫下魔法使的大黑帽與斗篷順手放在身邊,接著一屁股坐在座墊上,穿著黑色大腿襪的細長雙腿毫不做作地放松伸展。

現在明明是暑假期間,但子貓游黑色斗篷下,居然是穿著學校制服。

脫下帽子后,露出一對可說是她的注冊商標的大大蝴蝶結。遠遠看起來,會讓人誤以為是對貓耳朵,或許是因為她的表情也和貓咪很像吧?而且名字「子貓游」也和貓有關……所以她才會在頭上系了一對像是貓耳的蝴蝶結嗎?

「紅龍,快端點冰涼的果汁或茶給我!好熱耶,我對夏天最沒輒了!」

「是是是,我這就去。」

「快點喔~~啊~~熱死了……」

子貓游拉開襯衫的衣襟,拿著圓扇用力漏風。天氣的確很熱,即使我家是號稱涼爽通風的木造房子,但東中野區今天最高溫高達37度,再加上又沒有冷氣,難怪會這么悶熱。只是,清醒的她和睡著時完全判若兩人,不僅眼神目中無人,全身還散發出一股「任性電波」!唉~~有哪家干金大小姐會像她一樣,拿著圓扇用力扇風,把裙襬都吹起來了啦,真沒形象耶!

「啊————!你現在心里一定在想,這家伙睡著時明明很可愛,醒來卻超煩的,對吧?」

好可怕!我又被她瞪了。

「妳、妳怎么會知道?」

「啊!你真的在心里這么想……氣死我了,好差勁!唔~~」

「……」

她睨起美目對著我笑。奸笑……這就是所謂的奸笑!這下肯定會被她整死!

唔哇哇,我簡直如坐針氈、如臨大敵!

現在的心情就如同被貓一步步逼入絕境、無路可逃的老鼠。在學校時,我還能隨便應付一下,趁機開溜,但此時的子貓游就坐在我家客廳,根本想逃也逃不掉,這就是俗語說的甕中之鱉吧!

「那個……我不知道姊姊對妳說了什么,不過,妳可以回去了,把妳卷入這場莫名其妙的事件中,真的很抱歉。」

我求求妳、我拜托妳快回去吧!

「小鞠我啊……不會回家的。」

「呃?」

看來我連耳朵都故障了。

「從、從今天起,我就……我就大發慈悲、勉為其難地住下來吧!」

子貓游臉上掛著打從心底厭惡的表情,咬牙切齒、很不甘愿地說出恐怖宣言。雖然話說得慷慨激昂,但語氣卻一點干勁也沒有,平板得就像是在念臺詞。子貓游氣嘟嘟的嘴角抿成倒V字形,氣鼓鼓的雙頰一片粉撲撲,看來她是氣到說不出話了吧……而另一方面的我則是一臉鐵青,眼前籠罩著一片前所未有的黑暗凄慘。

「妳、妳說什么?」

「因、因為契約的內容就是這樣嘛!紅龍的姊姊……好像叫摩罡吧?總之我和她訂下契約了。」

「契約?房子的租賃契約嗎?這里原本的確是學生宿舍沒錯,可是……」

「噗噗————猜錯了!小鞠我好心告訴你正確答案吧!你.紅龍從今天起,就是全校第一美少女的子貓游鞠大小姐。我的寵物,這棟房子當然也歸本大小姐所有。」

「……寵物?」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應該更高興一點才對吧!你可是有幸能天天和小鞠住在同一個屋檐下耶,雖然地位只是只寵物~~不過至少也是黃金鼠或小鼴鼠之類的。其實我原本可以把你當成家畜來飼養,不過只當家畜又太可憐了,所以我才特別好心地讓你升級當寵物喔!」

「我是……妳的寵物?我連同這棟房子一起被賣給妳了?」

「沒、沒錯!你有意見嗎?」

子貓游頭上的蝴蝶結微微顫動著,這該不會是她說謊的跡象?

「真的嗎?我們家的確很窮,而子貓游家是大富豪,不過……」

窮、富豪……聽到這幾個單字,原本坐在座墼上的子貓游,立刻靈活地一躍而起大聲說道:「沒錯!就是這樣!」

「從現在起,一般的平民老百姓都只能當貴族、富豪的寵物。如今的日本社會貧富、身分差距愈來愈大,已經無法維持全民公平的體制,所以從上星期開始,決定恢復實施古羅馬時代的奴隸制度!」

「從上星期開始?」

她所說的全民公平,正確說法應該是全民平等吧?

「再、再說啊,連磯田那種比人面魚更丑的恐龍男都能把你當成跑腿使喚,紅龍根本是比次等公民還不如的次次等公民,現在有幸成為小鞠我的寵物,應該感到無比的光榮……所謂的寵物,就是受到寵愛的小動物,地位比奴隸或家畜更高一級,好歹是有……有『愛』的,雖然只是對動物的愛啦……」

「啊,對了,我還是直接打電話去問姊姊吧。」

「噗噗————!本大小姐在講話耶,乖乖聽我說完啦!」

可是,繼續聽下去也不會有結論啊。

我從胸前口袋掏出手機,子貓游見狀迅速地拿起腳邊的魔杖,念誦了一段像是咒語般的話,突然,手機居然從我的手中飄走,跑到子貓游的制服衣襟里去了。

「妳……妳是怎么辦到的?變魔術嗎?」

「才不是呢,這是魔法。我們家可是代代相傳的魔女世家,啊,這件事在學校要保密喔!不過,我現在只會一些像是移動手機之類的簡單魔法。」

光是這一項就夠厲害了,比讓湯匙彎曲更驚人啊。

「話說回來,你看到小鞠頭上的巫師帽,居然還沒發現我是魔女?」

「那么……妳那身丟臉的服裝并不是在玩什么角色扮演?」

「少、少啰嗦!這才不是丟臉的服裝!這可是魔女的正統打扮!」

老實說,妳愛怎么穿都和我沒關系啦。

「另外,魔女的手下一定要有使魔、寵物、小狗、老鼠或是寶箱怪等等。」

「是喔?」

「懷疑嗎……所以啰,我認識的人當中,意志最薄弱、毫無主見、天生奴隸命的你就被選為寵物啦。好了,趕快親吻我的腳,發誓永遠效忠于我,快點啊!」

子貓游不停地轉著手中的魔杖,口氣高傲地大放厥詞。而且雖然是坐著,她卻依舊能俐落地伸腳踩踏我的頭,而我只有嘆氣的份:「唉……」

(啊……或許我的確很適合當寵物,畢竟從小就被姊姊調教成唯命是從的個性。沒錯,如同字面上的意思,出生至今長達十六年的屈辱歲月里,姊姊一手糖果一手皮鞭,以愛的教育、鐵的記律來調軟我。托她的福,長大后的我有幸成為子貓游這只兇殘貓咪獵殺的鼠男。也就是說,這或許是我逃避不了的宿命吧……我連當人類的資格都沒有……從今天起,我將不再是人類……)

……不不不!等一下、等等,先別急著認命,在我心底還是對當人類有所依戀的。

在死心放棄當人類之前,讓我做最后一次的努力吧!

「子貓游同學,妳說的這些話實在太不合理了,總覺得自己好像上了詐騙集團的當……」

「少、少、少啰嗦!總之從今天起,這里就是小鞠我的家!就算你下跪哭著求我,我也不會離開!」

「再怎么說,姊姊都不可能把我賣掉,因為她把我當成家仆,要是少了我,她那個生活白癡根本不懂得怎么照顧自己。」

「不準再提起那個女人,光想到就一肚子氣!」

「總、總之,把手機還我啦!」

「不要!只不過是寵物,要什么手機,下輩子吧你!看我現在就把它砸壞!」

哇啊啊啊~~會被折斷、要被折斷啦!那支手機可是花了我二萬圓耶!即使舍棄人類的尊嚴,也絕對不能舍棄二萬圓!

「子貓游同學,那支手機很貴,要二萬圓耶!」

「哼……不過才二萬圓嘛!」

說的也是,對生長在有錢人家的子貓游來說,那支手機「不過才二萬圓」,但對我而言,二萬圓可是一筆大錢啊!唯有這點不能妥協!

「快點給我還來!」

頓時彷佛有股電流竄過————

「呼喵?」

人類對金錢的怨念太可怕了。為了二萬圓沖昏頭的我,居然以強硬的語氣脫口說出:「給我還來!」而就在說完的瞬間,子貓游發出一聲「呼喵」,全身無力地癱坐在地上。咦?這是怎么回事?正當我滿頭問號時,跌坐在地上的子貓顫抖著舉起手,將手機還我。同時,她全身彷佛發高燒似地泛著薄紅,雙頰也染上一片紅暈。

「妳、妳怎么了,子貓游同學?」

「不、不可以對我下命令!我、我會全身無力……喵嗚……」

她的情況就像是聞到貓草的貓咪一樣。

會不會……其實子貓游才是寵物……?

我從她手中接過手機,小心翼翼地問道:

「姊姊在收據的備注欄寫了『送上一位女仆作為生日禮物』,難道姐姐是打算雇用一位女仆,于是捉住子貓游同學,逼妳和我訂下主從契約……換句話說,我才是主人,而妳是我的女仆,或者該說是使魔?」

「呃、啊啊啊……才、才不是,絕對不是!小鞠才不會受到新手魔法使的騙人魔法陣召喚,還被套出『真名』,結果被迫訂下『成為紅龍亞砂的仆人』這種可恥的契約!小鞠怎么可能會是這么兩光的魔女!」

喂喂,她也太不會說謊了吧?子貓游那對有如貓咪一般的大大雙眼盈滿了淚水,一五一十地將事情經過全都說了出來。

「總之,就是姊姊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靈機一動決定送我女仆作為生日禮物,但是她又沒錢可以雇用女仆,于是便打算以魔法陣召喚魔女,與對方訂下契約『成為我的女仆』。反正姊姊不管做任何事,向來都不考慮后果,才會異想天開地認為『召喚魔女就不用錢了!』偏偏好死不死的,召喚出來的魔女剛好就是和我同班的子貓游同學,到了最后,事情就變得一團混亂、一發不可收拾。」

「才-不-是!就說了不是嘛!你是小鞠的寵物啦!你才是寵物!你才是寵物!你才是寵物~~!」

子貓游好不容易才從麻痹的狀態回復,拼命地揮動雙手,口中還大聲唱著奇怪的改編歌曲。可能是她自知無法在道理上說服我,于是決定改用夸張的肢體表現和奇怪音樂來威脅,而且還是以她那副五音不全的破鑼嗓子。

「是是是,我當寵物總行了吧(頭痛)。再說,我也沒聽過有哪只貓會當老鼠的寵物。」

「耶————我贏了(擺出勝利姿勢)!」

現在是在比賽喔?

「可是,這下傷腦筋了,妳父母一定也會很擔心吧?」

「噗————他們才不擔心呢!媽媽還很開心地說:『小鞠恭喜妳喔,魔法使要找到主人后,才能算是獨當一面!』而且還煮紅豆飯來慶祝,媽媽是大笨蛋!人家明明都說了不想當魔女嘛!」

原來我根本不是子貓游的寵物……看來她真的很不擅長說謊呢。

「對了,剛才我一說『給我還來』,妳便『喵嗚』一聲突然癱倒在地上,難道……」

「哇啊!不行、不行!不能對我下命令!絕對不行!」

「難道,一旦違抗我的命令,妳就會全身麻痹、使不上力嗎?」

「咿、咿咿咿咿~~被發現了!我警告你紅龍,如果你敢下奇怪的命令,強迫小鞠當你的女朋友,廣大的小鞠迷友會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居然還有迷友會啊?

從小到大,我天天忙著照顧難搞的姊姊,還得發落她的生活起居,每次她闖了大禍,善后處理的工作也是全落到我頭上。托她的福,都已經升上高中的我,卻連初戀都沒有。雖然身邊的男同學總是說:「太羨慕了,子貓游主動找你說話耶!」但本人我卻深深地覺得,自己根本只是被她罵好玩的。

不過……

第一次有機會好好地單獨談話,我才發現子貓游的表情就像貓咪的眼睛一樣多變,讓人百看不厭,是位朝氣十足的女孩。而她偶爾展露出的笑容,該怎么形容……活潑、生動?

「妳放心吧,我不會下那種無聊的命令。」

「咦~~什么意思嘛?我才不信你從來沒想過!明明每天晚上都躲在棉被里邊哭邊妄想,如果能和小鞠變成男女朋友該有多幸福~~」

「并沒有,我才沒這么想。」

「為什么、為什么嘛~~怎么可能有男生不拜倒在小鞠的魅力之下!」

咚咚咚咚————子貓游使出貓拳捶打我的胸口。

唉……就算子貓游真的是仆人,身為主人的我也不會得到任何好處。因為只要太得意忘形惹到她,事后她絕對會十倍奉還。也就是說,不管我和子貓游誰是主人、誰是仆人,結果都是一樣的。世上只有貓整老鼠,不可能會有老鼠反過來整貓,這就是大自然的法則啊。

「是是是,妳說什么都對。話說回來,我可以理解這把魔杖是妳當魔女的必備物品,但這把劍又是做什么用的?」

我拿起放在桌上的長劍仔細觀察。當初子貓游懷里便是同時抱著魔杖和這把長劍。劍身全長約150公分,劍柄與劍鞘上各鑲有藍色的球狀寶石,這把劍雖長,拿在手上卻意外地輕巧。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子貓游的第二項道具嗎?

「那是紅龍的劍。」

「啥?我的劍?」

我不需要!我根本不需要!我完完全全不需要!有股非常不妙的預感……

「紅龍的姊姊整天窩在研究所就是為了修復這把劍。雖然乍看之下只是一把破舊的古劍,其實內部有復雜的機關喔。」

「子貓游是魔女、當然會有魔杖,這點我可以理解。但為什么連我也有專用道具?我只是普通的高中生吧?」

「噗!你的反應要再驚慌一點啦,這么平淡很無趣耶。」

不不,這已經我的十分驚慌的反應了。不過,如果要讓子貓游體會到我的心境,的確是必須做出更夸張的反應才行。不過,妳無趣關我什么事?我為什么要取悅妳?

「我只知道簡單的啟動方法,正式的使用方式我就不清楚了。」

子貓游站近我身邊,伸手握住劍柄。而我原本便是手握劍柄,于是兩人的指尖不小心互觸了一下。

只見子貓游的雙頰頓時紅得像顆蘋果。

「哇啊啊!不、不要隨便碰我!」

「啥?是妳來摸我的吧?」

「小鞠摸你是看得起你耶!你才應該識相一點,自動把手指縮回去吧!一點都沒有女士優先的紳士精神!」

「這和女士優先有什么關系啊?好好好,我知道了……」

我聽話地乖乖把手指放開,瞬間劍的重量全部轉移到子貓游手上。喀咚一聲,劍從半空掉落到桌面,子貓游的手指被劍壓住,頓時痛得眼框泛紅,淚水差點就要流下來。

「紅龍~~你是故意的吧……(嗚嗚)」

一下哭、一下生氣的,子貓游還真有趣耶。

「子貓游同學,只要把妳知道的使用方法告訴我就好了。」

「首先,壓下劍鍔兩側!據說劍鍔是安全裝置。」

「小鞠先看看喔……壓這里嗎?」

子貓游壓下劍鍔,原先精短的劍鍔瞬間伸長。

「你看,劍柄上有八組旋轉式按鍵吧?轉動這部分,似乎可以選擇功能,但設定方法我完全不知道。」

劍柄的按鍵部分,分別印有八種類似麻將圖案的幾何圖形,八組按鍵呈縱向排列。既然是旋轉式按鍵,這些圖案應該是數字吧?只是八個數字……要設定什么?電話號碼……怎么可能,自己都覺得可笑。

「啊,不可以碰那些按鍵,以免不小心啟動了什么功能。」

「嗯————真是一把不可思議的劍。這個道具有什么特殊作用嗎?」

「你姊姊說,這把劍是紅龍家代代相傳不列巔島的古文明遺物。」

不列巔島……是指英國吧。我家古早祖先的確是英國出身,可是傳到我這一代,血液中幾乎已經找不到半點英國血統。而且,雖然我是在英國出生,但出生三天后就離開了。相信在所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