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第一卷??第二章
?? 追加制作的小瓶有11個,全部共19個。雖然不知是不是算得上好結果,但有這么多的話藥水暫時不就不需要購買了嗎?

?拿著小瓶讓光透瓏時,Hitaki說話了。

?「接下來是調合。鶇哥,藥草現在有幾束?」

?「嗯?我看看…藥草有47束。除毒草有31束」

?「那么,就制作下級藥水吧。拿出研缽,把藥草碾碎。分成兩個小瓶后使用技能【合成】。就完成了」

?唔嗯…總覺得Hitaki 的說明愈來愈隨意了…。從剛才來便時不時注意著入口處,應該是在擔心仍未到這里的Hibari吧。不用多說,我也很擔心她。

?把初級錬金套裝收拾在庫存內,拿出初級調合套裝放在作業臺上。

?料理時我可以隨心所欲地制作,所以再多陪伴她一會兒吧。

?說實話倘若就這樣放置我的話,大哥我會哭的。

?「總之、把藥草一味勁地碾碎后把其汁液裝進小瓶就可以了吧?」

?「嗯、加油」

?「交給我吧!…雖然不能這樣斷言,但我會努力的」

?從庫存適當取出一些藥草,放進研缽用研杵碾得粉粉碎碎。磨得不見形狀后準備好空的小瓶,一邊注意不讓藥草汁灑落出來一邊把小瓶裝滿。

?磨得差不多的時候,周圍充滿了藥草那新鮮的香味。那是不怎么令人討厭的味道。

?啊啊,再這樣下去就只會變成藥草汁了。我搖了搖頭集中精神,用雙手各拿著裝滿藥草汁的小瓶,「技能【合成】」這樣嘟噥著。

?然后柔和的光茫寄宿于雙手的小瓶中待至光茫收縮后在臺面上出現1瓶裝有液體和1瓶空的小瓶。仿佛像瞬間移動一樣。

?「…制作好了?」

?「嗯,成功」

?「…真的啊。在創明欄好好寫著是下級藥水,看來沒有失敗呢。」

?正當我不知是成功或是失敗而呆滯著時,Hitaki劈劈啪啪地拍手了,成功了的實感涌出來了。

?之后只需一味不斷重復這個作業,省略步驟。我是那種喜好質樸作業,黙默享受樂趣的類型啦。

?收拾好那不管怎樣都會多出來的那1瓶小瓶后,聽從Hitaki的捜索意愿而開門出去的瞬間,響起了「嗶當」微小的鳴音。

?正當我對這不習慣的可愛聲音弄得慌張時,Hitaki 微笑地告訴我。

?「鶫哥,那個是PT聊天室的聲音。打開狀態,在上方有PT聊天室閃爍著。試試按下去?」

?「那個…隊伍聊天室(PartyChat),是這個嗎?」

?【通知】

?【玩家Hibari 向玩家Tsugumi。邀請進入PT聊天室】

?按下那個后視窗便立刻像連接著一様,收到了從Hibari發送的【已經進去屋子里嗎?】文章。鍵盤也有,有這東西的話連我也能熟練地操作。

?「Hibari醬真慢…」

?聽見Hitaki 發出稍微鬧別扭的聲音后,我便打字回覆Hibari 的文章。

?Tsugumi:已經用藥草制作出下級藥水了。還有,因為你太遲了Hitaki在擔心著你喔。出什么事了嗎?

?Hibari:欸。因為鍛冶屋有點擁擠呢,比想象的還要花上不少時間呢~

?Tsugumi:那真是災難啊。

?Hibari:我馬上過來啰。因為距離很近所以數分鐘后就能到達!

?Tsugumi:啊,順路跑一趟買點東西可以嗎?想要一些食用油、乾果、還有能包住食物的東西。如果有就買吧。

?Hibari:是忘買的東西嗎。我會全力疾走購買回來的。錢的話正好(逼切)說起來剛好用盡了!w

?Tsugumi:了解。請稍等一下我現在寄錢給你。

?「Hitaki,要怎樣寄錢過去啊?」

?「唔…這樣」

?「謝謝。Hibari 跑腿后便會立刻過來了」

?「嗯,知道了」

?Hitaki 的心情似乎恢復了少許。仔細地聽著匯款的講座,向Hibari 寄送了3000M。這些應該足夠了吧。因為不清楚物價,所以只是粗略猜測而已…。

?收拾好研缽,取出初級調理套裝。用肉和蔬菜,雞蛋和香草可以制作什么呢?

?既然叫Hibari 購買油了,今天就決定仿制兔肉的唐揚塊吧。會制作很多出來所以就放口去吃吧。

?「因為拿了很多兔肉,為了消耗那些兔肉所以決定模仿唐揚塊的做法。」

?「嗯。我來幫忙前置工作」

?從庫存取出的有兔肉,還有大量采摘的香草類。兔肉經過處理后會變成塊狀,所以把它切成1口份量的大小。

?雖然有想過將兔子解體,但若非必要的話我并不想做呢。因為我也許會暈倒。

?取出2塊兔肉,將其切成6等分。因為不知道能否順利烹調,最初就用這些來試試吧。即使這里是游戲,但我也不想暴殄天物。

?我的料理技能多虧了照顧雙子的緣故而變得很高,希望這樣沒問題吧。

?「Hitaki,能把香草灑滿在這塊肉上嗎?」

?「嗯、了解。」

?在作業臺的下方有租借用器具。器具在離開一段距離后會回到原來的位置,所以不能將那些拿出店外。

?我對取出哪種鍋而感到苦惱。史萊姆淀粉是片栗粉和小麥粉的中間,所以說它到底是哪一邊啊?

?「史萊姆淀粉,是片栗粉和小麥粉的中間?」

?「對。只要你想那是片栗粉的話就會變成片栗粉,想那是小麥粉的話就會變成小麥粉」

?「…萬能粉,只要這樣想就可以了嗎…」

?「嗯。既然是游戲,就別想那些細節吧。這樣會較輕松喔。大概」

?把它理解成便利的東西接受吧。就這樣做吧。

?把洋蘇、羅勒、迷疊香相似的香草混合布滿在淀粉上。

?倘若調味沒什么味道的話,就用這個胡混過去!應該很美味才對的。希望不好吃也能笑著原諒我。

?「好,之后只剩下等待油送過來罷了。倘若不夠用的話就普通地烤熟應該也會很好吃才對。」

?「呼呼、好期待。」

?灑香草作業結束后,Hitaki便使用放在附近的水瓶洗手。

?明明在戰斗時、拔草時都不會弄污雙手,在奇妙的地方卻做很仔細啊。嘛,這樣并不會造成困擾所以是沒關系的。

?體感時間過了約5分鐘的程度后。取出作業臺下收納的椅子枯坐呆等時,發現一邊四處張望一邊進入作業場的Hibari了。

?雖然那只是家族才能明白的事,Hitaki的表情明顯變得柔和了。

?這里算是有點兒難發現的地方,于是我揮了揮手后,Hibari便高興地接近過來。

?「讓你們久等了!」

?「Hibari醬好慢。」

?「對不起呢,鶲醬。鵜哥,有油、干果和包裝紙喔。」

?然后靠近時Hibari打開了視窗似乎要做些什么,稍微有點習慣那可愛聲音響起的我便立刻打開視窗。

?怎么了?這樣探視著視窗后發現那些被拜托購買的道具,我對金錢足夠的事稍微松了一口氣。

?【道具轉讓】

?【玩家Hibari 把【植物油】5瓶【乾燥果物】5袋【包裝紙】5束轉讓給玩家Tsugumi了】

?「哦、3Q。原來植物油1瓶300ml、乾燥果物1袋120g、包裝紙10枚1束嗎。」

?「我想買些當作存貨會比較好呢。嘛,不過錢包因此變得空空蕩蕩了,哈哈。」

?「錢的話之后會再分配給你啦。來吧,要用油了所以坐在椅子上等等吧。」

?「「了解!」」

?忘記了這里是游戲,用著在自家感覺的方式對她們指示。嘛,畢竟真的是危險的事所以也沒差吧。將100cc植物油(大約)倒進平底鍋,把作業臺變成料理臺后,用中火將油加熱。

?把一些史萊姆淀粉加進油內,劈里啪啦的炸物用油便準備好了。把灑滿香草的兔肉沾在同樣加有香草的淀粉,將肉稍微隔開一段位置后放置等待。大約2分鐘。一過了時間便將兔肉翻面,各面都沾了2分鐘。

?兩面用火加熱,最后工序就是稍微傾斜平底鍋將油集中起來,唐揚塊正式完成。看了看材料發現還剩下6塊兔肉,所以把那6塊兔肉用同樣方式油炸。

?之后把3個唐揚塊用包裝紙包起來。因為還剩下3個,就用來當試食會吧。外觀上是和平常一樣的唐揚炸物,但香噴噴的唐揚塊卻勾起食欲。自己那份先放置不管,把那些遞給了雙胞胎。

?【香草風兔肉唐揚塊】

?用適當的香草配料灑滿在兔肉上而成的唐揚塊。即使沒有調味料也是絕贊的美味。飽食感回復。滿足度大。

?「雖然制作出唐揚塊之類的東西,但這個味道沒問題嗎?有點擔心呢…」

?「松松脆脆、軟軟呼呼。」

?「香草的風味成功散發出香味哦,鵜哥哥!」

?從2人得到口頭保證后,我也打算吃掉唐揚塊。

?正當我伸出手臂時兜帽突然蠢動,冒出黒影拐走了唐揚塊。這種敏捷又巧妙的手段,令我口呆目瞪。怎、怎么回事…?

?「啊,鶫哥哥的唐揚塊!」

?「嗯…蜘蛛?」

?「咻~」

?因為感覺不到重量,忘記了在兜帽內存在的像布偶一樣可愛蜘蛛。

?原來它至今為止都安安靜靜地藏在兜帽內嗎…。嘛,說不定它是在里面睡覺呢。

?造成焦點的蜘蛛完全不在意我們,漠然無視著。該怎么說,它正在美味地咀嚼著唐揚塊。

?看見蜘蛛的樣子后,Hitaki 打開視窗開始創明。

?「那個,是經常出現在草叢或是樹上的蜘蛛。在R&M中,是最膽怯的魔物。即使被發現也能成功逃脫掉。」

?「鶇哥哥,這孩子是怎么回事啊?是在哪里拾回來的嗎?」

?「應該是在草叢拔草的時候吧?那時候,它從上方掉落下來,幫它弄正身體后便立即藏進兜帽了。」

?「誒,那就是說…」

?「嗯。」

?「…就是這樣」

?聽完說明后,我再次與打開視窗畫面的雙胞胎進行商量。

?蜘蛛…剛提起它,就發現它正好吃完唐揚塊發出可愛的「咕嗝」聲音并轉頭看著我。然后突然蹦一聲跳起,害我慌慌張張地抱起了它。

?「這樣很危險喔,你啊。」

?「咻?」

?唔?怎么了?像這種感覺歪著頭的蜘蛛。嘛,算了,將像理所當然一樣地想回到兜帽的蜘蛛放置在一旁,我開始料理的善后工作。

?雖然在游戲內應該沒問題才是,但油炸物還是早點處理掉比較好。

?有個像垃圾箱的地方所以我把料理完的廢油,淀粉舍棄掉。能像資料廢棄一樣把物件刪除的環境真有親切感。

?使用過的菜刀、砧板、平底鍋用水瓶的水清洗。然后把它們放回原位。哎呀真不可思議,像新品一様。因為變得漂亮所以把它們收回庫存內。真方便啊。

?「啊咧‥?要收拾料理的工具了?」

?「嘛。因為只有這些材料不能制作出什么料理。」

?雙胞胎商量結束后,Hibari便過來問我。

?不知不覺間周圍的人都一閃一閃地斜目注視著這里,注意到的我反瞪著他們回答。雖然明白像妹妹們這樣的中學生玩這個游戲是非常罕見的事,但這樣瞪著也太沒禮貌了吧?

?雙胞胎也偷偷地環視了四周,像理解了般「嗯嗯」點著頭。能理解我的意思,大哥我很高興哦。

?「的確這里很引人注目呢。飽食度的話有唐揚塊就足夠了,那么現在就去旅館吧!」

?「下次,使用2樓。單人房間的話,比1樓更安靜。只不過需要租用費。」

?「蜘蛛醬的事情到旅館再說吧。跟著我們來吧。」

?「啊啊,抱歉呢。」

?「沒關系。是我們邀請哥哥來玩的。不必在意」

?確認好沒留下東西,把椅子推回作業臺內。然后為了不跟丟在前方邁步前進的兩人,我抓緊腳步跟隨著。

?離開作業場時周圍早已變得漆黑,在四處放置的篝火釀造出比剛才還更加幻想的氣氛。

?Hibari走到大道上分支的狹窄小巷,來到了外面掛著小招牌的店鋪。因不懂招牌的意思而歪著頭時、Hitaki拉了拉長袍的下擺。

?「這間旅館比大街的更不顯眼。真是好地方。」

?「就是呢。對我個人來說,就像是在家里的感覺。」

?「不好意思~!要一間3人房,只住宿不吃飯,到6點時離開。付款由鶇哥哥支付,拜托了~」

?「知道啦。」

?價錢是3人房450M,1人房則是150M。

?順道一提食物有黑面包,偶爾會加了肉的野菜湯、和水份飽滿的水果。真樸素啊。

?從那個似乎舍棄了和藹帶點生硬態度的大叔那里得到了房間的鑰匙后,我們走向房間。通路上能容納兩個大人并排而行。明明只有一層卻非常廣闊呢。

?地板鋪著木板,用了深濃顏色的樹木制成墻壁。因為是木造建筑,也許這里說不定容易著火?

?「是床啊~暄騰騰的。我要中間那張~」

?進入房間之后,Hibari 便在睡床上進行大跳躍。因為睡床沒有彈簧,很遺憾并不能把Hibari的身體彈起來。

?另一方面在旁邊斜視著的Hitaki 正安分地坐在床上,真希望Hibari 能好好學習一下。

?在小桌子上,放置了不管怎樣看也是古董的時鐘。那個時鐘使用了與墻壁相同顏色的木材、能看見許多的齒輪在運轉著。把它想象成懷表之類的話,應該會比較容易理解吧。

?兩人一邊看著那東西,一邊向我說話。

?「現在是20時,只要在23時睡覺便沒問題」

?「鶇哥哥,這個游戲只能睡足6小時或是使用道具才能回復哦。而且沒有自然回復和Lvup 時回復」

?「使用道具也太浪費了,相比之下旅館價錢比較便宜。」

?「順道一提睡覺是指游戲的6小時,所以只需閉目數十秒就可以起床喔。體感只會過了幾秒鐘罷了」

?「原來如此。細節的設定太多了完全記不住呢。」

?「沒關系。即使作哥記不住,也有我們在。」

?「嗯嗯,就交給我們吧!」

?在并排3張睡床中,從門口數過去的是我、Hibari、Hitaki。分配床位后Hitaki 坐到Hibari的睡床上。我坐在自己的睡床上,和雙胞胎形成面對面的形式對話。

?「那么,該是時候說說蜘蛛醬的事情吧!」

?「鶇哥,把蜘蛛拿出來?」

?「啊啊。…好了」

?聽見Hitaki開心地說道,Hitaki 也微微歪頭詢問。

?比起從兜帽里取出蜘蛛,還是把長袍脫下會比較快。我解開在長袍和兜帽之間的別扣,放置在膝上。

?在兜帽內用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這邊的蜘蛛,仿佛就像是身體被包裹著的嬰兒一樣。

?「咻?」

?「果然沒有逃跑掉呢。鶫哥哥,這個我想是馴獸可能的狀態喔。」

?「我想想…馴獸,記得是指能把魔物變成自己的同伴…對吧?」

?看著安安靜靜的蜘蛛后,Hibari用著確信的聲音說道。

?對此我稍微想起之前聽過的事而向Hibari確認時,Hitaki大大地點頭了。

?「嗯。使用技能【馴獸】就可以了」

?「咻?」

?「我就試試看吧。技能【馴獸】」

?嗶當。

?【馴獸成功!】

?「蜘蛛Lv1加入玩家Tsugumi 的【馴獸1/1】了。馴獸的魔物需要戰斗時,須占用PT1個位置。在線的時候,馴獸魔物1日1次,必須要進食。馴獸魔物是拍檔。有好感度,請多多注意。此外,該提示只會在初次馴化時才會顯示出來。」

?「請輸入蜘蛛Lv1的名字」

?「喔,成功了。那個,我看看…名字嗎?」

?技能【馴獸】發動后,與聽慣的效果音同時,打開了寫著各色各樣內容的提示說明視窗。

?接下來是命名嗎。成為同伴是游戲中經典的程序。但是啊,這樣不就代表說不定會遇見持有名字的魔物嗎?

?3人商量的結果,因為像跳蛛一樣所以命名為Rigu。我想這直率的名字相當合適它。

?將名字輸入在畫面內,同意后這蜘蛛的名字就是Rigu了。不知它是否明白名字的意義,Rigu正精神飽滿著。

?「咻~咻咻~」

?「總覺得它很高興呢,鶇哥哥的唐揚塊很美味吧。」

?「Rigu,多多指教呢」

?「咻、咻咻!」

?從庫存取出剛才包裝起來的唐揚塊當作晚飯,交給妹妹們。從我的唐揚塊分給1個給rigu。

?在庫存內是沒有時間流動的所以唐揚塊仍然熱騰騰的,不論何時都能將其美味地吃掉。

?雖然我的飽食度沒有雙胞胎那么嚴重,但也減少了不少。咬下一口唐揚塊,溢出的肉汁、松松脆脆的面衣、與松軟的香草絶妙地配合起來。

?看著美味地吃著東西的2人和1匹,我不自覺地溢出了笑容。

?順便一提魔物用的寵物食品也有得買,但那個似乎只是為吃而吃的東西。那么倒不如吃手制料理吧。

?畢竟我是經歷了13年的主夫主力軍,料理也很拿手我想應該能期待才對。研究領域也相當廣泛呢。

?「之后只剩睡覺了嗎?」

?「嗯,是喔~」

?「鶫哥,有什么想問的事嗎?時間,還有很多」

?Rigu 的馴獸并沒有花費了許多時間。立刻睡覺也有點覺得浪費、于是我向兩人談話。

?「這樣便是1天,因為從午后玩的所以才過了半天嗎。而實際上只不過經過了15分鐘罷了…真是難以置信啊。」

?「就是啊。我們雖然作好了事前的情報收集,其實也相當吃驚喔?」

?「魔物的撞擊,帶有沖撃的實感。食物的味道相當美味。親身體驗后,還以為是現實。」

?在不怎么習慣的游戲內感觸很深。因為不能戰斗所以做不了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這個也是沒辦法的。

?「在這之后頻密地過來游玩也可以呢。當然,把該做的事都做完才行。」

?「太好了!」

?「嗯,太好了呢。」

?對于我說的忠告,高興地雙手擊掌的Hibari 和Hitaki。今日和明日是名為周末的休日,盡可能想游玩這個游戲來渡過呢。看著年齡相差甚遠的妹妹們的笑顏,對我來說這個比什么都更重要。

?一提到下次的料理,「厚雞蛋卷!」「炒雜菜!」就這樣展開了白熱戰。但兔肉還剩下許多暫且還是決定唐揚塊吧。

?當然,這只是我的獨斷和偏見。嘛、倘若太多了就賣掉一些吧。

?就這樣彼此對話后便到了就寢時間,我們躺在聚成一套的睡床。

?閉目數秒后,意識像飛走一樣地睜開了眼睛。

?「「「……」」」

?突然起床后,我們誰也沒有說話便望向窗戶。太陽的燦爛光茫照耀著房間。

?配置的古董時鐘指著5時過后。看來,我們無事地迎來了早晨。

?完、完全沒有睡覺的感覺。身體完全沒有疲倦,我想這大概是精神上的問題吧。

?雖然我決定先暫時沈黙一會兒,但以Hitaki的嘟噥為首我們開始喋喋不休。

?「…總之,要習慣」

?「的、的確呢…」

?「腦波好厲害。最強」

?「嘛、這東西就是這樣吧。那么到第2天了。今天該做什么呢?升等級嗎?」

?「當、當然!初始之鎮周邊的魔物、有著讓職業、技能的Lv快速提升至10Lv的設計喔。為初心者細心考慮呢。」

?「武器、技能、想要的東西有很多很多。真困惑…」

?因為我脫下了長袍,為了不讓Rigu掉落慎重地把斗蓬披回身上。

?Rigu仍然呼嚕呼嚕地鼻子冒出氣泡熟睡中。就小心行事不要弄醒它吧。

?「那么制作一些料理帶出去如何?吃攜帶食糧應該沒有味道吧?」

?「是呢。反正是早上,就去作業場讓鶇哥好好發揮一下廚藝吧!」

?「呼呼」

?她們不在的話我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姑且先取得她們的許可吧。

?說起來因為對攜帶食糧的味道深感興奮,于是我咬了幾口后發現它真的什么味道也沒有。話說它到底是怎樣制作出來的啊…?謎題愈來愈深呢。不、我從未想過要制作它。

?如昨夜所決定的一樣,我想把庫存內的兔肉全部弄成唐揚塊。全部弄成唐揚塊的話,似乎有著能開店程度的數量呢。

?縱覽四周找找有沒有遺留的東西,好像沒問題的樣子所以離開了房間。

?目前時間是快要到5時30分。從晚上雖然由兇神惡煞的大叔看管旅館,但早上卻是和藹可親的大媽那里取得裝著水的水筒。我們付款交回鑰匙后離開了旅館。

?「作業場使用1小時是100M×人數喔。要制作唐揚塊的話大約是2時間左右吧?」

?「制作出一些蔬菜滿滿的料理吧?拜托了。」

?「你們的要求我知道了。」

?我在前往作業場的途中把2000M轉讓給Hibari、1000M轉讓給Hitaki。

?因為有很多事情要忙著做趁著現在還沒忘記時先辦好呢。

?對于沒有危險的我來說保管錢財的工作是最理想的、畢竟這里沒有銀行呢。真搞不懂。不過既然是這樣那就算了吧。

?喜好肉類的Hibari、喜好蔬菜類的Hitaki。知道我到底為你們制作了多少年的料理嗎?我內心如此想著一邊走向作業場的2樓。

?「嗶當」的聲音響起的同時把600M支付給眼前出現的視窗。

?「明明才一大早,個人房間卻有1/3被占用了」

?「對生產職業來說,朝、午、晚、是沒有關系吧」

?「的確是這樣呢。只要帶了食物和飲品的話不睡覺也可以。說不定把那些時間都宅在里面呢。」

?進入被分配的房間后,得到了作業臺、桌子和椅子與1樓沒有什么分別的印象。

?沒有其他人的視線是一件好事啊,涌出了干勁了。

?我立刻從庫存拿出必要的東西,在妹妹們能做到的程度內讓她們幫忙開始料理。

?嗯…只憑唐揚塊可磨練不到廚藝啊。該制作什么東西好呢…。這問題只能靠身為主夫的我來考慮。好,決定好了。

?【水果面包】

?加了乾燥水果的松松軟軟的面包。與微甘的甜味形成絶妙的諧調。美味。

?飽食度回復。滿足度大。

?【粘糯糯面包】

?貝果形狀的面包。配上稍大的三明治最為合適。飽食度回復。美味。

?【香草肉蔬菜三文冶】

?精心地用香草封涂的肉、與夾著新鮮蔬菜的面包構成絕配。風味豊富。

?飽食度回復。滿足度大。

?【焯蛋雜菜三文治】

?用胡椒鹽為焯蛋調味后、與搗碎的新鮮蔬菜一同夾雜而成。材料的味道不可言宣。飽食度回復。

?【香草風炸雜菜肉卷】

?用香草和蔬菜將肉包裹、用油炸得香氣芬馥。美味。

?飽食度回復。滿足度大。

?【厚雞蛋卷(鹽味)】

?絶妙地控制著鹽的份量調味洋溢著黃金光輝的厚雞蛋卷。

?飽食度回復。滿足度大。

?「好!就做到這吧。」

?「哇~看上去好美味!真不愧是鶇哥呢!」

?「嗯、好好吃的樣子。口水流出來了。咻哩(吞口水)」

?將時間運用至極限,幾乎把食材全用光在料理上了。而且還有兔肉唐揚塊在、庫存內全都是料理。

?看來料理在庫存內是1個1個擺放的。像唐揚塊之類的用包裝紙包著的話就沒問題、買了大量包裝紙真是得救了。

?然后,居然!每當技能等級提升后料理的程序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省略掉,發現了這種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了。

?真是多么令人羨慕。倘若現實也能使用技能的話,肯定可以輕松得多。

?分配好金錢后,10瓶下級藥水給自己用,給她們各4瓶。除毒草則每人10個。三番四次地確認過了、應該沒問題的。

?多次進行確認的原因,是因為從雙胞胎的遠足或是修學旅行之類的事情鍛煉得來的。

?「我說啊鶲醬,生產職有這么輕松的么?攻略版明明說過,應該是苦勞職業才對啊。」

?「現實的技巧是必要的。對鶇哥來說,輕于鴻毛?」

?「…是、是這樣嗎。能簡單輕松就可以了。話說,鶇哥的職業Lv 該怎樣提升啊?」

?「Rigu,用啃咬攻擊。還有用蜘蛛絲,效果是拘束。Rigu努力戰斗的話,身為主人的鶇哥應該能得到經驗値的。」

?「啊,是這樣啊。馴獸的拍檔打倒魔物的話、會得到經驗値呢。」

?「嗯。所以沒問題。」

?作好離開房間的準備時,聽見她們的對話聲。盡管我拿著皮鞭,但沒有鞭的技能的話就只會無用武之地。雖然很遺憾。

?嘛,反正想使用時皮鞭也只會纏著自己,一笑了之罷了。最初還是別拿它攻擊比較好。

?「喂、10分前的警告出現了所以要出發了喔!」

?「「是~」」

?因為紅色的警告視窗彈出來了呼叫雙胞胎后便慌慌張張地走到外面。

?7點半的城鎮是冒險者們擠壓外出的時間,有點擠逼的感覺。倘若迷路了的話,似乎會有一段時間不能重逢的感覺。

?但是,與噴泉廣場相比還是好得多了。倘若要前往噴泉廣場,不乘上那條冒險者們之流似乎會行不通呢。

?我們穿過打開的閘門,邁向那片稀稀落落出現魔物的草原。

?「今天也去人少的地方開始狩獵魔物吧!」

?狩獵場與昨天一樣人煙罕至,附近只有茂密生長的藥草,在稍遠處能看見有座森林。

?城鎮的入口附近有一個很有名的狩獵場。但那里的魔物一出現就會立刻被打倒,那樣子的狩獵即使能提升等級似乎也會毫無價值呢。

?「鶇哥,和Rigu 一起加油。可以嗎?」

?Hitaki一邊拿著石匕首,一邊向我微微點了頭。Hibari則是拔出了石劍,架起木盾萬分期待的樣子。

?因為我只能為大家做到在HP減少時投出下級藥瓶的程度。所以除了拜托昨天剛馴獸的Rigu就別無辦法了。

?「嘛,盡力而為吧。Rigu,就拜托你啰?」

?「咻~!」

?與藏在斗蓬的Rigu談話后,因為會蠢蠢欲動精神飽滿地跳出來所以我緊抱不放著。

?「今天呢~看了一看有跳躍兔、史萊姆、和野犬呢!」

?用沒持剣的另一只手弄成望遠鏡一樣,看著遠方的Hibari。我想這樣做應該沒什么意義吧。是說,小指立起來啰。

?能看見有一群野犬注意到這邊。目不斜視筆直地沖向這邊來。數目是…5匹。

?「鶇哥,野犬過來這邊了。要小心注意呢。」

?「了解」

?「Rigu,把靠近鶇哥的敵人都打倒吧!」

?「咻!」

?三言兩語交談的Hibari和Hitaki架起拿手的武器。

?從我的手臂上跳下來的Rigu,彎起圓滾滾的屁股鳴叫著。

?應該是打算威嚇的樣子,但說實話太可愛啦。不過Rigu一臉正經的樣子,所以還是放在內心笑笑吧。

?靠近過來的野犬一邊散開擺成半圓陣,一邊將我們包圍。看著尖鋭的牙齒吼叫的那個身影,「殘酷描寫減弱」真的是發揮著作用對吧?不禁想去確認一下。

?「我從正面擋下攻撃后,鶲醬找到破綻就攻撃吧!」

?「嗯,沒問題。」

?「Rigu,總之對那些有破綻的家伙,適當地用蜘蛛絲咕嚕咕嚕卷起來。」

?「咻!咻!」

?「先下手為強!」

?Rigu剛回應好后,Hibari便用石劍敲打身邊最近的野犬。

?發出高亢的悲鳴聲的野犬呼叫同伴,合計3匹野犬包圍了Hibari。

?從后方來看的話,Hibari 似乎仍然雍容不迫的樣子。

?「鶇哥,拜托你解決1匹。魔法【Darkball】」

?「欸?啊、Hitaki?」

?剩下的2匹接近這邊,Hitaki 把其中1匹交給我對付后便用暗魔法擊向野犬的臉孔,趁它畏懼時進行追撃而奔跑過去了。

?我連回話都沒有便離開了,令我有點呆然了。

?這些對她們來說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對哥哥我來說卻是難于登天啊。

?野犬發著低沈的吼聲盯著這邊,看著野犬逐步逼近的我深深地吐出了嘆氣。

?既然事已至此那么只能努力戰斗了。

?「Rigu,野犬一有松懈便立刻對臉孔放出蜘蛛絲。」

?「咻咻!」

?我趁著Rigu可愛兼勇敢地與野犬敵對的時候,拾起數個似乎能用于投擲的小石。

?盡管拋石是需要【投擲】技能,但吸引野犬注意并不需要這樣的技術。只要拋在野犬附近就可以了。

?把小石集中起來一同拋出去,有1個運氣很好地打中了野犬的臉。

?野犬揮了揮頭的瞬間,Rigu趁機吐出蜘蛛絲。雖然蜘蛛絲很細看上去不太可靠,但我沒想過只靠這招就能解決所以無須擔心。

?「咻、咻~!」

?「好,我想想…接下來是啃咬吧?加油!」

?「咻!」

?被蜘蛛絲包覆著臉孔、因為討厭而小題大作地揮著頭卻弄得愈來愈糟糕的野犬。

?趁著現在向Rigu 發出剛記得(帶有疑問符號)的指示后,Rigu便立刻接近野犬啃咬那無防備的前足。

?盡管它發怒了也太遲了。

?即使尖鋭的牙齒想扎向Rigu,Rigu也憑著天生的彈跳力跳向背后再咬一口。想把它揮落下來也會立刻潛到下方,朝著后足再咬一口。

?就是所謂的啃咬啃咬Time。Rigu的個人秀啊。雖然攻撃力很弱,但啃咬繼續了一陣子后,野犬便化為光粒,在空氣中消散了。

?【野犬牙】

?尖鋭的牙齒。加工時需要花費工夫和時間因此需求很少。售價35M。

?【野犬肉】

?全都是消瘦且長滿筋的肉。作為肉食的肉來說味道相當難吃。售價10M。

?「做得很好,Rigu」

?「咻咻、咻~」

?與Rigu談話后似乎心情很好的様子,蹦一聲地跳起來呢。真可愛呢。

?收拾好心情觀察妹妹們的情況,發現她們正對付著2匹野犬。

?「接下來,要在不阻礙情況下幫助Hibari和Hitaki 。能做到嗎?」

?「咻咻!」

?因為我什么事都做不到,只好拜托拍檔阻礙野犬們的行動。

?因為Rigu太小了即使被她們誤認當作目標也不會被攻擊,這樣戰斗應該會較輕松的。

?「多虧了Rigu的拘束,行動變得特別容易呢!」

?「咻~」

?「嗯,這樣不須擔心如何幫鶇哥提升Lv。」

?「這真是太好了。是說,讓Rigu 負責戰斗,而我去采摘藥草,這樣做不是更好嗎?」

?「是可以啦,但是要在我們能看到的地方采摘喔。因為在這里的都是Active的魔物呢」

?「那些我們不去攻撃也會主動攻撃的魔物,在這里會出現。」

?「我明白了。Rigu,那兩人就拜托你了。」

?「咻!」

?我那無意想出的提議,意外乾脆地得到同意。于是拜托Rigu留下后便進入了草叢。草叢內能盡情采摘到名為藥草、除毒草和香草的寶庫,真是讓人期待萬分呢。這就是所謂的適材適用。

?在看上去不會弄臟的地方蹲下開始噗滋噗滋地拔出各色各樣的草。要采摘多少份量呢?那就要問問庫存可以裝下多少才能填補了。

?正當飽食度、渴水度沒有的時候從庫存取出制作好的料理,分給大家吃。大受好評的事情就在心中緊記吧。

?用餐后經歷了數次戰斗后,Hibari和Hitaki的武器損壞了。

?雖然石制武器比木制武器堅固得多,但還是遠遠不及鐵制武器好。雖說如此,只憑新人冒險者能拿出的金額是沒辦法購買到它的,現在只好拿去修理了。

?因為PT的平衡性很好,因此全體的貯儲也相當不錯。在登出前的1周間內若能把它入手就太好了呢!我如此想著。

?雖然放棄煮料理的話也許會更快入手,但她們似乎不想忍耐的樣子。我無意說出的話語被她們慌慌張張地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