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第一卷??第一章
網譯版 轉自 真白萌

?翻譯:死神小豬

==========

? 現在,在世界中大熱賣的VRMMO游戲【Real&Make】,簡稱R&M。

?發售R&M的是日本一間小型企業【幻想物語】,如今對VRMMO的發展來說已是一間密不可分的企業。

?只需要一臺可以連網的電腦,以及專用的VR頭盔就能輕松游玩R&M。

?R&M如此高人氣的理由,正是因為有高速演算的系統,讓誰都憧憬的奇幻世界化為現實。

?廣闊無邊的大地,一步定生死的戰斗,公會對決,搭載AI(人工智能)的仿人類NPC。還有,1萬種職業X各種不同的技能,創造出無限的可能性!

?『動手制造出另一個的自己吧!』

?沒有玩過什么大型游戲的我,被妹妹們推薦觀看這個有點壯觀的游戲PV影像,到底打算向九重鶫(我)說什么呢?嘛,大概都猜得出來……。抑制著想嘆氣的心情,我看著有點興奮的雙胞胎姊妹。

?「不管怎樣,進入別人的房間前要先敲門。我一直都有提醒過吧?」

?「嗚,對不起。但是,我們有重要的事情想拜托鶫哥哥的!」

?「嗯,重要。非常重要的事情。」

?「……哈啊,反正是來求我買這游戲吧?」

?和我相差十多歲的雙胞胎姊妹當中,姊姊九重云雀正拿著播放著游戲PV影像的手提電腦,用期待的眼神主張著。

?在她身旁的妹妹鶲站了起來,把一直藏在背后的紙袋交給了我。里面印著大型家電販賣店的商標。平時十分冷靜的她也露出胸有成竹的樣子。

?我也不自覺地把忍耐著的嘆氣吐了出來。

?右側綁發的是云雀,左側綁發的是鶲。因為是同卵雙胞胎所以樣貌都是一樣,但性格和說話方式卻截然不同,只要習慣了就能分辨出來。

?云雀說話時總是朝氣蓬勃,鶲說話時感情有點冷淡。還有,云雀會延長尾音稱呼我「鶫哥哥~」,而鶲則是普通地叫我「鶫哥」。

?兩人都有一對柔軟的黑發,明目精神的眼睛。強調著幼嫩的圓臉,我的妹妹們真是有一個可愛的容貌。

?雙胞胎和母親相似,和偏向父親樣貌的我完全不像。嘛,那是當然的。

?「不對。游戲已經有了。鶇哥不需要有金錢的負擔。」

?「?……什么意思?」

?「前陣子,鶇哥哥不在家的時候,我們向父親撒嬌買到了!」

?「……笨蛋父親,看你做出什么好事。等會兒我就打電話給母親。」

?「父親就是要寵女兒。這個是常識。真易對付。」

?我深吐了一口氣,在內心抱怨不斷制造麻煩的親爸。

?讓母親生氣的話,下次赴任回來時就不給他吃飯吧。這種想法在我的腦海中徘徊。

?平時笑笑開口的母親, 生氣時只能用恐怖來形容。可沒有人依靠哦。

?「既然買了, 那么就沒有必要拜托我吧? 雖然買了也是沒有辦法, 既然你們那么愛玩游戲就自己去玩不就好了?」

?我歪了歪頭問道。 只要在電視或電腦安裝軟件, 我就沒有必要吧。 雖然說話有點粗俗,但她們想玩就讓她們去玩吧。

?雙胞胎看似看穿我的疑問, 高興的云雀開口說道。

?「哈哈哈,要問為什么嗎?那就是……」

?「我們只有13歲,但這游戲是有年齡限制的。 15歲以下的,需要20歲以上的人陪同下才能游玩。 真遺憾。」

?「鶲醬,搶了我的臺詞真過份啊。 嘛,就是這個原因,我們才需要鶫哥哥幫忙喔!」

?單手拿著手提電腦,故意延遲解答的云雀,被焦急著的鶲把重要的臺詞搶走了。 因此云雀在那瞬間感到失落,但仍然用另一只手向我拜托。

?原來如此。難怪她們這么拼命。

?「…… 無論我怎么說不,你們也會一直懇求我吧? 直到我點頭為止。」

?「嗯, 你真了解我們呢~」

?「洗澡時,幫忙刷背。妹妹的色誘術對哥哥很有效。」

?「……鶲,你從哪里得知這些知識的?」

?「呵呵,這是少女的秘密。」

?腦海中浮現出她們兩人在我工作時、購物時、 料理時、甚至在洗澡時來說服我的光景。

?嗯…。既然15歲以下的需要20歲以上作為陪同什么的,這游戲應該是沒有問題吧? 倫理上不會有什么問題嗎?

?今天是星期六, 時間是上午11點左右。因為沒有工作,為了能休閑過日子決定把早餐和午餐當一餐使用。

?我坐在自己房間的沙發上,看了一眼等著回覆的妹妹們,沉默了一會仔細考慮后說道。

?「我明白了。 但是,對你們有壞影響的話就立刻停止哦?還有,別期待我的游戲技巧。」

?「太、太棒了!鶫哥哥,謝謝你!」

?「能一起游玩真高興。趁鶇哥還未改變主意前, 立刻準備吧。」

?對我的話高興得蹦蹦跳的云雀。 止不住笑容地插坐在我的身旁,和從紙袋中拿出游戲的鶲。

?這么敏捷的行動力真讓哥哥脫帽致敬啊。 如此喜好玩游戲真不知道像誰。

?我從鶲的手里接下了超級帥氣的頭盔。

?這個頭盔是游戲的專用VR機器,只要戴上它,打開旁邊的按鈕就能進入虛擬世界。

?當然,要是沒有連接電腦上的網絡就沒有意義。因為是R&M的專用頭盔,其他游戲當然也用不了。

?使用時會把腦電波管理起來,制造出和現實一樣的身體行動的感覺。

?那就是說,我和別人相比并不擅長運動,因此在虛擬世界也是一樣的……嗯,真遺憾。

?「鶫哥哥。年齡、外貌、性別也會和現實一樣哦?但是,如果選了人外系的職業會有固定的裝備, 能創造出和人類相異的外表呢!」

?「……原來是這樣,最近的游戲真逼真呢」

?「雖然也可以強行轉性別,但那樣只不過是人妖。」

?「……那樣子,真討厭呀」

?「我們會守護鶫哥的。 一起努力創作出游戲角色吧。」

?「好啊」

?「那么,我們來登入游戲吧!」

?然后我們三人,按下了頭盔上的開關。 失去意識的感覺立刻襲來,眼睛變得昏黑一片。

?第一次體驗到這種感覺,我感到有點兒嘔心。

????

?意識漸漸浮現起來。 我們身處在全白色的房間。 確認身邊的雙胞胎后,我開始到處張望。

?完全沒有特別顯眼的東西。 因為四壁全都是白色,難以捉摸距離感。

?我看了看自己的手,不停地開合著和扭扭脖子。

?「這里就是游戲的世界?但是,這無論怎么看到是我的手……」

?「……哈!總、 總算來到我憧憬的,R&M的世界了!」

?「冷靜一點,云雀。」

?「……云雀醬,這里還只是入口而已。 不創建角色可不行。」

?和興奮的云雀不同, 取回冷靜的鶲立刻把手高舉說出「創建角色!」。因為不知該如何是好, 我就在一旁看看吧。現在先交給雙胞胎做比較好。

?然后突然間, 科幻光照耀了整個白色的房間,在眼前無聲無息地彈出半透明的視窗。

?接著,傳來了一位溫柔女性說話聲音。

?「 已確認15歲以下的玩家。 已確認有20歲以上的玩家引導。 歡迎來到【隨心冒險Real&Make】的世界! 我是這個房間引導人, 亦是這個世界的見渡者。R&M, 這是編織出另一個自己的故事。 無論做什么事情都可以隨心所欲。來吧, 向眼前的視窗輸入你的情報,來到我創造出來的世界ㄧ拉? 艾爾米露冒險吧!」

?「喔!真讓人緊張刺激呢!我們快點創作吧!」

?「由云雀醬第一個創作。興奮興奮,心動心動」

?「那么我就最后創作吧。 因為我很久沒接觸過游戲了, 希望得到你們兩人的參考……。 可以幫幫我嗎?」

?「「那是當然!」」

?云雀干勁十足高呼著。然后,看來鶲也提起了干勁。

?雖然現在像平時一樣無表情,但卻說出了感受。因為鶲有著和年齡不符的冷靜,這樣子的鶲我很久沒見到了。

?「啊, 發現15歲以下女孩子的限定職業!哈哈哈,要這個和那個!」

?「云雀醬以坦職業為目標。坦即是守護大家的盾。 能一直抵擋敵人的攻擊。雖然很辛苦,卻是最重要的職業。」

?「原來還要考慮這么多啊。 游戲真深奧……」

?雖然無法理解氣勢驚人的云雀所說的話語,但多得鶲幫忙解釋,即使是我也變得聽懂了。總之,先記下坦是重要的職業吧。

?過了一會,云雀的建角似乎完成了,她意氣揚揚地挺直胸膛,打開視窗給我和鶲看。

?「因為我們是15歲以下,所以必定是固定的3人PT(組隊)。嗯,弄好了!」

?【玩家名】Hibari

?【主職/輔職】見習天使Lv1/戰士Lv1

?【HP】198/198

?【MP】74/74

?【STR】24

?【VIT】26

?【DEX】17

?【AGI】18

?【INT】19

?【WIS】14

?【LUK】23

?【技能5/10】

?劍術1/盾術1/光魔法1/HP up1/VIT up1

?【備用技能】

?【裝備】

?石劍/木盾/冒險者服裝(上下)/冒險者靴/見習天使之羽

?「可以回血的坦職,是我的夢想呢~選了劍士(fighter)是以盾騎士為目標,天使只要好好升等就可以讓某種程度的魔法弱點消失。嗯,完美!」

?誒?哥,哥哥我,完全跟不上妹妹的話題啊……

?雖然鶲每次都有向我說明,但從一開始就搞不懂啦。

?話說回來我曾玩過的游戲,記得好像是把龍殺死的勇者O惡龍5來著…?而且那個,好像也沒玩超過30分鐘。

?打聽一下后,原來STR代表力量,VIT代表體力,DEX代表靈巧,AGI代表敏捷,INT代表智力,WIS代表魔力,LUK代表運氣。

?拋下陷入混亂中的我,接下來鶲很高興地用她的慣用手打開了視窗。 看著小聲地喃喃自語的鶲,我和云雀不自覺的苦笑起來。

?「我重視身體的靈活性。索敵,隱蔽氣息從敵人的身后狩擊。然后和云雀醬一樣選出成對的限定職……完美。」

?【玩家】Hitaki

?【主職/輔職】見習惡魔Lv1/盜賊Lv1

?【HP】153/153

?【MP】87/87

?【STR】16

?【VIT】14

?【DEX】23

?【AGI】25

?【INT】16

?【WIS】21

?【LUK】19

?【技能5/10】

?匕首術1/氣息察知1/忍足1/暗魔法1/DEX up1

?【備用技能】

?【裝備】

?石匕首/冒險者服裝(上下)/冒險者靴/見習惡魔之羽

?「喔喔, 氣息察知很重要呢!鶲醬,索敵就拜托了你啰!」

?「交給我吧。」

?「那接下來,就是鶫哥哥的建角了!嗯…該讓鶫哥哥選什么職業好呢?」

?「生產系,但是要有戰斗能力。……鶫哥是運動白癡,所以選馴獸師?」

?「馴獸師不錯呢~鶫哥哥與可愛的魔物,絕對很適合的!」

?「嗯。用鶫哥散發出的色氣籠絡魔物的心。」

?「……哈啊?誒?雖然不太明白,但我想應該…沒關系吧。還有,我不是運動白癡,只是不擅長運動罷了。」

?兩人看著我的視窗,彼此討論著要選什么。

?要選出和職業相配的技能是很重要的,沒選到的那些技能,只能透過購買或是做任務才能得到。雖然我什么都不懂,但她們可是充分調查過游戲呢。

?還有容我再次強調,我并不是運動白癡。 雖然體育成績勉強合格,但這成績也算能和人相比才對。

?拜托她們把我視窗內的空欄填滿,然后讓她們再次確認。雖然我不懂,但我也來確認吧。

?【玩家名】Tsugumi

?【主職/輔職】錬金士Lv1/馴獸師Lv1

?【HP】94/94

?【MP】164/164

?【STR】11

?【VIT】8

?【DEX】19

?【AGI】7

?【INT】26

?【WIS】23

?【LUK】14

?【技能5/10】

?錬金1/調合1/合成1/料理1/馴獸1

?【備用技能】

?【裝備】

?皮鞭/錬金士的長袍/冒險者服裝(上下)/馴獸靴

?【馴獸0/1】

?「皮、皮鞭……」

?狀態畫面中,只有裝備一欄留了下來。按妹妹們所說,根據選擇的職業,而隨機選擇其中1把可用的武器。

?煉金士是厚厚的書本,馴獸師則是皮鞭……說實話,得到哪種武器也沒有分別。

?「嗯,鶫哥可以幫裝備品附加效果,制作藥水,和制作美味的料理。」

?「啊,這個游戲有飽食度和渴水度呢~在數值快沒有之前,不吃食物和喝水是不行的喔。所以鶫哥哥的料理,日后會受到很大的關照的!」

?「嗯……啊,最后還有設定。」

?雖然都是些不懂的事, 但兩人如此高興那就算了吧。 結果來說, 玩得高興才是勝者。 從兩人的樣子學到這一點。

?按下創建完成的按鍵,最后顯示出設定變更的畫面。

?聽從妹妹們的勸導,把滑動式按鍵移到「PVP對象不可」「PK對象不可」「殘酷描寫減少」。

?似乎是為了避免被奇怪的人纏上,還有為了沒有恐怖抗性的我著想。

?最后按下完成按鈕, 剛才聽見那位溫柔的女性聲音再次響起。

?「引導者的登出,會令全員都一起登出。請多利用與15歲以下的孩童走散時的緊急措施。 那么重申一次, 歡迎來到【隨心冒險Real&Make】的世界。 我十分歡迎你們的到來!」

?說出這句話的約五秒后。 視線被染成白色,再次失去意識。

?這次并沒有不舒適的感覺。 不知道是習慣了還是和上次不同。

????

?ーー周邊圍繞著嘈雜的吵鬧聲。 我緩慢地張開眼睛,原來我站在鋪有石磚路的噴泉廣場。

?仔細一看,噴泉的水花以一絲一絲地重現出來。

?因為在大學的資料曾看過這景象,我彷佛以為這里就是中世紀的歐洲。

?「……真厲害啊」

?在眼前經過的有,腰上掛著武器的冒險者 、為了購物而來到廣場,聚集在小販露店的主婦、拿著木棒四處追逐的孩子們。而建筑物也只能看到是用真的石頭和磚塊建造的。

?清爽的涼風吹佛了我的頭發。露店烤肉的香氣亦乘風飄來。

?不自覺地感嘆得口呆目瞪時,兩臂突然被重量壓到。

?這種習慣的感覺讓我回神過來,我看了看兩邊,正是云雀和鶲。

?「鶫哥哥,這里超級漂亮吧?正如宣傳一樣,是另一個的世界!」

?「是啊……難怪大家都會來玩。」

?看著云雀露出『正如計劃一樣』的表情,我點頭贊同。

?也明白了為何游戲公司會強烈宣傳「另一個世界」。到底哪位是和我一樣的玩家,還是游戲世界準備的NPC,單從外觀完全分辨不了。

?「即便玩著R&M,也有一定程度的自由。我們兩人也可隨心所欲地游玩。」

?「鶫哥哥,總之先作簡單的說明吧。先座在那邊的長凳上。」

?云雀的腰間掛著石劍,左臂裝備了木盾。身上穿著方便活動的短袖上衣、短褲和鞋。背后還長著雪白色的小小翅膀。

?鶲的大腿綁著皮帶,皮帶上掛著石匕首。衣服和云雀沒什么差別。然后背上則長著漆黑的像蝙蝠一樣翅膀。

?翅膀像配合她們的動作一樣拍動著。

?至于我的衣服和她們沒有差別,腰間掛著一條不知有沒有用處的皮鞭。還有用大大的兜帽上和一條白色的繩子編織而成的長袍。

?只要戴上兜帽完全就是一個可疑的人,為了不被懷疑還是別隨便就戴上。

?「那么,首先一五一十地說明該做什么吧。道具補充、今天的行動、還有……」

?「系統的說明。現實和游戲的時間差、還有其他。很多很多。」

?「云雀、鶲。雖然我是保護者,但可沒打算阻擾你們去游玩哦?只要把必要的內容告訴我就好。」

?(因為下面開始名字用片假名,云雀=Hibari,鶲=Hitaki,鶫哥還是鶫哥)

?「唔~我是Hibari哦,鶫哥哥。還有,討厭鶫哥哥不重視自己!」「我是Hitaki,呵呵。為了鶫哥我們作簡潔的說明吧」

?抱著頭碎碎念的Hibari,正膨著臉蛋生氣著。而在一旁的Hitaki,則是很有趣似的偷笑著。

?似乎是因為聲調的不同讓她生氣了。看來在游戲中,她們也想成為不同的自己。雖然我不懂。

?請教比Hibari更詳細說明的Hitaki,把設定塞在腦海中。只能死背了……。

?廣大的世界拉?艾爾米露。現在,我們所在的城鎮Earth俗稱「初始之鎮」,成為冒險者的玩家似乎都是無一例外地在這個地方開始冒險。

?至于為什么要選在這里?那就是運營和大人的秘密了……

?作為冒險者打倒魔物獲得名譽、作為商人建筑其財富之路,作為鍛冶家和開創農業都可以。甚至,可以成為國王和魔王。

?因為自由度太過的緣故,這游戲最好不要推薦給沒有目標的廢人。

?系統上有顧慮到未成年的孩童,因此在游戲中飲酒必須要20歲以上,還有全面禁煙。

?要如何得知玩家的年齡,那是利用高速演算和腦波測定,最后交給AI負責推測。……AI辛苦你了。

?18歲以下的性騷擾行為會1發退場,就是說刪除帳號。因為每人只能拿到1個帳號,所以也無法再次游玩R&M。

?這個也是交給AI負責啊。AI超努力呢。但最終,最后判斷也是交給運營,運營也請加油吧。

?游戲世界的1日就是現實時間30分鐘,連續登入時間最長為7小時。

?為了健康著想,若不休息到上次登入時的時間,是無法進行登入的。游戲內雖然精神飽滿,但現實卻是病入膏肓那就本末倒置了。

?雖然不知道是不是這樣,R&M內的料理似乎也不怎么好吃。

?是警告那些游戲吃飽飽,現實餓肚肚的玩家嗎?

?似乎有點離題了,為了那些生病而行動不便的病人,醫院似乎也有引入這個游戲。實際上即使現實不能走動,在讀取腦電波的游戲內亦可變得能跑。技術的發展真驚人呢。

?至于PVP,因為最初就選擇不可所以和我們沒有關系了。

?當然也有PK不可,即使被玩家攻擊,也不會受到任何傷害。因為有些專門襲擊孩童的玩家,有這項選擇真是太好了。

?關于殘酷描寫減少的設定,似乎是攻擊魔物也不會流血,打倒后會化成光粒消失。

?還有,魔物的外觀也會稍微變得可愛……玩家也是一樣。

?最后打開了狀態畫面,右下方的有【R&M攻略揭示板】【聯絡運營】和【登出】的按鍵。

?攻略揭示板似乎可以在游戲內書寫和閱覽。

?因為兩人十分強調那個對我超有幫忙,有空閑時就打開看看吧。

?「……呼。我所說的就只有這些。」

?「謝謝你,Hitaki。遇上什么疑問時,會再問你的。」

?「那么該說的都說完了!去道具屋收集道具后,我們就立刻去城鎮外面吧!」

?冗長的說明結束后,Hitaki有點兒疲倦地吐了氣。

?我用摸頭犒賞她的同時,Hibari蹦蹦跳跳地站了起來。似乎是因為說明太長讓她感到悶了。

?我和Hitaki被Hibari催促似的提起了身子,一邊走著一邊說話。

?「朋友登錄結束。PT固定化完成。我們的所持金各有1500M,而鵜哥有6000M」

?「嗯?我這邊有這么多?是因為成年人負責掌管錢包嗎?」

?「可能是這樣呢~因為我會亂花錢買東西,錢包就當然交給鶫哥哥保管了!」

?游戲內的貨幣有一種可愛的稱呼叫M( μ ),必須記下來。

?我斜視看了看打開了狀態畫面正在確認各色各樣東西的Hitaki,再注視四周。

?連接著噴泉廣場的大道上人來人往,露店也多得嚇人。雖然是充滿活力的小鎮,但對初學者的我來說已經被這熱鬧氣氛壓倒在地。

?……不知為何冒險者們總是偷偷地注視我們,但妹妹們卻毫不在意。

?步行了約5分鐘后Hibari發現了道具屋,所以我們走進店內。

?門上掛著小小的鈴鐘,打開時響起了可愛的聲音。

?「哇啊啊!是奇幻的道具店啊!」

?「用來回復飽食度和渴水度的攜帶食糧、水筒是必要的。藥水,異常狀態回復藥,鶫哥的煉金、調合、料理所用到的套裝也需要。」

?「藥草、還有除毒草呢……。價格意外地偏貴,真讓人猶豫先買什么才好。」

?「啊,因為我有光魔法Medi(小回復),也許不需要太多的藥水?」

?這間木造的道具屋和城市的便利店一樣大,墻壁上的架子放著形形色色的物品,Hibari的眼睛就像會發光一樣。

?道具當然要用錢購買的、但錢可不能用到破產。這點我也明白。

?【下級藥水】X3

?把藥草煎成汁倒進玻璃瓶的藥水。回復30%HP。售價250M。

?【除毒草】X3

?治療魔物的毒。很苦。售價80M。

?【攜帶食糧】X6

?營養滿分。回復飽食度。沒有味道。售價50M。

?【水筒(小)】X3

?可容納300mL的液體。回復渴水度。售價300M。

?【初級煉金套裝】X1

?內含鍋釜、底座、攪拌棒的初級煉金套裝。售價500M。

?【初級調合套裝】X1

?內含研缽、研杵、包藥紙、天秤的初級調合套裝。售價500M。

?【初級料理套裝】X1

?內含菜刀、砧板、平底鍋的初級料理套裝。售價500M。

?這里全部合共3690M。初期投資需要花費大量金錢,這也是沒辦法的。

?從一邊曬曬太陽一邊看鋪的溫柔的老婆婆那里,得到裝了水的水筒。

?離開道具屋,把藥水分配成3等分后,我們來到城鎮的出入口。路途上,我請教了如何看道具欄的方法。應該總會有辦法的。

?沒有重型機械的這個世界,宏偉的城門是由日積月累的石塊疊織而成。越接近城門,喧鬧的聲音便越來越多。

?「火魔職的說!求PT收留我吧~」

?「販售鐵裝備!價錢可議!」

?「要加入公會【南瓜滾瓜爛熟】嗎?歡迎新手喔!」

?各種各樣的玩家冒險者,朝著同樣打算出鎮的冒險者大叫著。不知怎么辦的我,只能乖乖跟隨在妹妹們的背后。

?「首先我們3人要去升級呢~不希望因為突然把人加進PT,而造成一些不愉快的回憶。」

?「接近過來的人都是以15歲以下為目標。Loli控,絕對不行。」

?「我也不知道要做什么才好,只要你們能開心就好。」

?「嘿嘿嘿,我們就悠悠閑閑玩游戲吧!尋找弱小的敵人,采摘素材啰!」

?「不需要成為最強或有錢人,只要快樂就好。悠閑地玩吧。」

?城鎮外有一片廣闊的草原,在那遠方有一座茂盛的森林。

?通過巨大的鐵閘門,我們繼續前進。

?鐵閘門會一直打開,即使到晚上也不會關門。可能是因為這附近只有弱小的魔物吧?

?最近的狩獵場已經被冒險者們霸占,為了避開那邊,我們決定要走到森林近郊。

?因為妹妹們說可以采到剛才購買的藥水所用的素材,可以一石二鳥。喔~原來如此。

?「啊,兔子在蹦蹦跳呢,有點兒可愛啊。」

?「那個是跳躍兔。因為是草食系的魔物,這邊不攻擊的話它們是不會反擊的。打倒的話,就有兔肉和兔毛皮掉落喔!」

?因為視線的邊緣有白色的物體飛過,所以,我轉頭望過去,有一群身長約20厘米的兔子,一些在吃草一些在休息。

?腿部似乎比現實的兔子還要發達的樣子,除此以外看不出有什么明顯的差別。

?「初次戰斗……?技能【忍足】。我上了」

?「……我就在這里觀看吧。皮鞭什么的根本沒使用過。」

?「哈哈,的確是呢。有用過反而會嚇一跳呢!就看著我們的英勇的身姿吧,鶫哥哥!」

?在Hibari拔出腰間的石劍的同時,Hitaki已經發動技能,隱藏腳步聲走到跳躍兔的死角。

?因為打擾她們似乎不太好,所以我離開了一段距離后待機。順便在草叢里找一下有什么素材來收獲。

?Hibari 視點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群吃著草的跳躍兔。我站在即使靠近也不會被嚇跑的極限范圍中,等待使用了【忍足】繞道過去的鶲醬。

?草食系的魔物只要攻擊打中一次,就不會逃跑而是進入戰斗模式,所以偷襲必須要成功才行‥‥。

?像要將它包圍一樣地我和鶲醬相對而立,與鶲醬對上視線。因為作好了準備,我慢慢地點了頭。雖然有著松軟軟的毛加上可愛外觀的跳躍兔沒有犯下任何罪行,但我們想要變得強大。右手咻一聲地加強握緊劍的力氣。

?鶲醬的技能【偷襲】是,當在敵方的死角成功發動攻撃時,因偷襲獎勵那一撃將以攻撃力的1.5倍計算。

?「嗯,偷襲成功。」

?「要追擊了哦!」

?除了被石匕首敲中的跳躍兔,其他的跳躍兔都一窩蜂地逃跑了。

?我注意著不被這種狀況而弄得分心,朝著發出短促悲鳴向鶲醬身體突進的跳躍兔那無防備的背后,全力用石劍敲打過去。

?響起「咚咔」用鈍器毆打的聲音,跳躍兔向我發出露骨的敵意了。

?因為裝備的問題,看來似乎還需要多次敲打才能將它打倒。雖然想要鐵武器,但對現在的我們來說那裝備可算是不能觸摸的高嶺之花。

?因為我輸出的傷害較多,再次確認敵意(Hate)從鶲醬身上移而我這里。我一邊用木盾擋下跳跳兔的突進,一邊呼叫鶲醬。

?「讓我當盾牌。鶲醬,來這邊!」

?「嗯」

?一邊斜視看著鶲醬來到我的后側方,一邊確認自己的HP。

?啊、明明防御了卻減少了6點生命!雖然我仍未習慣防御而被壓倒著,但這樣確實令人有點不甘心。

?「可惡…因為HP比鶫哥哥還高所以不需要在意。才不會在意呢…」

?「別東張西望。跳躍兔的HP還剩下1/3。用連技解決吧。」

?「嗯…哈啊!」

?稍微鬧別扭后被鶲醬罵了。但是HP比鶫哥多的是事實。啊啊,重燃斗志了。

?我鼓足干勁,擋下了跳躍兔全力突進,用劍敲擊。然后鶲醬也緊接著我的攻撃,用短匕首敲打。

?然后跳躍兔的動作停止下來,化成光粒消失在空中。

?閃閃爍爍的美麗粒子在空中停留了數秒。看來剛才的攻撃,把跳躍兔的HP全削走了。

?「初、初次勝利~!」

?「成功了。恭喜你,Hibari醬」

?「是因為配合鶲醬的偷襲才會勝利喔!」

?「嗯,兩人的勝利」

?把狀態和道具的確認拋在腦后,我們對第一次的勝利感到欣喜雀躍。

?高興地握著鶲醬的手,一蹦一蹦地大跳著。雖然有點孩子氣,但最能表達現在的心情就只有這個了。

?鶲醬對于似乎也十分高興,正在微笑著。

?高興了一陣子后突然注意到。鶫哥呢?明明說好勝利后會向我們歡呼的。

?我一邊四處張望一邊想著。該不會是,鶫哥不見了?

?「鶲醬、鶫哥哥不見了!」

?「…鶫哥迷路了?」

?「呼哈,明明不像我一樣真是稀奇呢~…不對!」

?「Hibari醬自虐狂?」

?怎、怎、怎么辦啊、怎么辦啊!這種neta曝光了的話,會被鶫哥取笑啊!

?鵜哥因為沒有馴獸所以沒有攻撃手段,如果死掉回到城鎮該怎么辦啊!

?因為初次體驗到不好的回憶導致再也不玩R&M的話也會很困擾的,難得兄妹能久違地一起游玩卻發生如此悲傷的事情……。

?「沒問題。在狀態里有PT位置的情報」

?「啊、對、對啊、這樣就能找到鶇哥哥呢!」

?「鶫哥的位置在…」

?鶲醬打開了狀態,確認鶇哥的位置。鶲醬總是在困擾的時候變得非常可靠。

?然后鶲醬慢慢地沿著指示的方向看過去,及腰的草叢在那里茂密地生長著。

?…欸、他在干什么啊?

?Tsugumi視點

?一邊看著在視野邊緣與跳躍兔戰斗的妹妹們的身影,一邊小心翼翼地朝草叢內探頭窺視。

?雖然有稍微觀察一下雙胞胎的戰斗,但那些果然是游玩了眾多游戲而培育出的無比動作。

?據雙胞胎所說,在這種地方似乎會有藥草生長著。

?「…哦、Bingo。」

?只要全神貫注仔細觀察周圍,便能發現那些具有與剛才道具屋銷售的藥草相同容姿的草。在旁邊也長著與除毒草相似的草。

?因為生長著各色各樣形態的草,看來必須要仔細拔草呢。

?Hibari、Hitaki,大哥我終于有用武之地哦。一邊想著這些事情,一邊蹲下身體緊抓著草順序地噗哧一聲拔出。

?剛拔出的草散發出清新的氣味、使心情愉悅。這樣的話似乎不會厭倦呢。

?【藥草】

?把藥草涂在輕度的傷口上會很快愈合。

?HP10%回覆。

?【除毒草】

?能治愈魔物毒性的草。

?很苦。焯過后能緩和苦味、變得美味。

?【雜草】

?莫名其妙地拔出來了。基本只是毫無作用的垃圾。

?【香草】

?與肉配合會具有極好的相容性。能消除各種的異味,因此非常有人氣。

?喔喔,在拔出的瞬間會打開視窗告知那是什么種類的草呢。真方便。

?一邊丟棄沒有用處的垃圾雑草一邊把其他東西…呃、是叫作道具箱(Itembox)?還是庫存(inventory)?收納在內。雜草還是返還于自然會比較好呢。

?話說回來,需要采集多少數量才好呢?不、與其思考倒不如采集一整堆會較好吧。無論有多少回覆道具也不會造成麻煩。

?讓自己成為休息日時的父親一樣,無心地把草拔得一干二凈吧!

?――――――噗通。

?「嗯?怎、怎么了…?」

?已經忘記了妹妹們戰斗的事情,一味拔草將日后應該有用處的諸多藥草采摘的我。采集了約30束左右的時候,彷佛看準了時機一樣在附近的草叢某樣東西從上方「噗通」地掉落了下來。

?雖然掉落的物音并不怎么巨大,但這一瞬間卻令我禁不住吃驚地嚇了一跳。因為是突如其來的聲響,吃驚也是沒辦法的事。在草叢那邊正拚命地嘎吱嘎吱地蠕動著。

?「咻、咻~」

?「啊…是蜘蛛嗎?」

?撥開草叢后,在那前方的是八足朝天束手無策地蠕動著的蜘蛛。看來它不能將自己的身體反轉過來。體長約30厘米原本就很可愛的跳蛛適當變形(deformer)后,外表變得更加可愛了。

?這樣看上去有點可憐,于是我決定幫忙蜘蛛將身體轉正過來。雖然這魔物說不定是敵人,不過我來幫助你了所以別攻撃我喔。

?順道一提,手感是布制玩偶般的柔軟。

?「喂、幫你弄正啰。」

?「咻咻~!」

?「嗯?你不回去嗎?」

?「咻、咻~?」

?似乎它并不打算回去。用著那雙圓滾滾的眼睛看著我,歪著頭來回應我的疑問。

?嘛、因為超級可愛所以就與它好好相處吧。看上去似乎沒有敵意,我想反正厭倦了就會立刻離開了吧,于是背對著蜘蛛開始拔草。

?正在那時蜘蛛沿著我長袍背上的兜帽潛了進去。因為長袍又大又松、即使裝下了蜘蛛也仍然有空間。

?「咻咻~」

?「你在做什么啊…真是奇怪的家伙」

?沒有危害的話就別管它了,用這種精神把蜘蛛放置一旁。身為人類的我,也不可能與剛見面的蜘蛛作好交流。

?我再次開始拔草…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