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10]

第一卷??[10]
? 文彌將有希「逼趕進去」的大樓是五層樓高,原本好像是成衣店家進駐。一樓的商品與電子看板全部撤離,不過非數位式的內裝依然維持原樣。

?視野比想象的差。

?文彌大概是精神干涉系魔法的天分出色,先天對于靈子與想子的感受性很高。但是嚴謹辨別不同靈子與想子的技術還不成熟。

?現代魔法傾向于著重改寫事象,不把知覺能力的提升視為優先課題。黑羽家負責諜報,因此比起一般的魔法師,也會將時間用在提升知覺能力,不過說起來無論是技術體系或訓練體系,相較于主動改寫事象的魔法,知覺領域的發展處于停滯階段。

?大樓里的照明都已拆除,而且一樓幾乎沒有窗戶。光是從門廳稍微往深處就伸手不見五指。

?文彌開啟護目鏡的夜視功能。眼前浮現單色的景象。不是單純增幅光量,是將監視器捕捉到的影像以AR系統重疊在視野。文彌也確實看得見現實的暗處。

?他一邊以AR影像避開障礙物,一邊凝神注視想子光。靈子光比想子光難以用隱形術掩飾。但是靈子光不像想子光那么清晰。雖說對于靈子的感受性很強,但身為魔法師的文彌還是比較熟悉想子。

?文彌走到一樓最深處,在階梯前方停下腳步。通往地下的階梯以鏈條封鎖,反觀通往二樓的階梯什么都沒有。

?階梯連灰塵都沒堆積。

?明顯有問題。

?但是沒有在這里停下腳步的選項。不,其實也應該考慮在這里回頭,但文彌的意識沒浮現這個方案。

?上二樓的方法是走這條階梯,或是沒運作的手扶梯。

?容易在機械方面動手腳的電梯不考慮。

?打掃干凈以免留下腳印的階梯。

?十之八九是陷阱吧。

?文彌明知如此卻踏出腳步,不知道是因為年輕,還是因為他也是男生。

?只是他在上樓的同時沒有疏于警戒。聞得到陷阱的味道,所以當然會小心。

?大概是因為這個可能性位于腦中,才察覺到來自頭頂的偷襲。

?毫無氣息。

?連想子波動都完全隱藏。

?只不過,空氣動了。在無風的室內動了。

?往側邊跳的文彌,左手竄過一陣鋒利的觸感。耐割纖維編織的毛衣出現一條線。雖然勉強沒割破,但要是相同部位再度被割應該承受不住。

?文彌在墻壁前方停下腳步,武裝演算裝置的槍口指向自己剛才站的場所。

?但是那里沒有任何人。

?他之所以蹲下,完全是憑直覺。

?涂黑的利刃貫穿文彌脖子剛才所在的位置。

?文彌主動從階梯滾落。

?一邊翻滾,一邊拉起武裝演算裝置的擊錘。

?這個演算裝置的擊錘是展開啟動式的開關,扳機是幌子。

?扳機唯一的功能是讓擊錘型的開關回到原位,文彌將其當成自己發動魔法的暗號。

?他翻滾到階梯中段起身,扣下武裝演算裝置的扳機。

?以魔法射出的短針,無視于重力與空氣阻力筆直飛行。但是這個魔法沒有追蹤功能。

?一身黑衣,也以黑色套頭面罩隱藏長相的男性,以幾乎讓人誤以為消失的迅速動作躲開針。文彌在這個階段才終于認知到對方不是有希,是又高又瘦的男性。

?但是在他以為視認對方的下一瞬間,男性的身影溶入黑暗。

?文彌的護目鏡顯示警告。

?他依照箭頭指示舉起左手的刀。

?不是刀身,是手套手背暗藏的防彈金屬片遭受沖擊。

?對方的武器不是小刀,是刀刃長約三十公分的小太刀。

?要不是附有指虎,這股沖擊大概已經打落文彌的刀子。

?對方沖下階梯揮出這一刀的力道,使得文彌踉蹌。

?撞上墻壁,雙腳跪地。

?武裝演算裝置從文彌的右手滑落。

?他沒撿起武裝演算裝置,而是扯下無袖連身裙的裝飾鈕扣。

?就這么跪著扔出鈕扣。

?耀眼的光輝撕裂黑暗。

?裝飾鈕扣是偽裝過的超小型閃光彈。

?黑衣男畏縮了。

?從文彌意識藏身至今的男性身影,浮現在他的視野。

?文彌迅速起身,握著刀的左手拇指按下手套食指暗藏的開關。

?直結痛楚的啟動式由CAD輸出。

?魔法式經過瞬間的延遲建構完成。

?文彌像是使出刺拳般伸直左手。

?這次時間點一致了。

?男性口中發出哀號。

?他發出像是受傷野獸般的叫聲滾落階梯。襲擊大腿根部的劇痛令他站不起來。

?文彌再度伸直左手。

?男性的咆哮中斷。

?超過容許極限的劇痛,使得肉體阻斷意識。

?文彌松一口氣,整理裙擺。

?此時,他看見扯掉裝飾鈕扣的痕跡。

?文彌默默露出苦笑。

?那顆裝飾鈕扣,是文彌父親以古老小說為靈感要他制作的機關。

?這是少年小說看太多了。文彌原本對這樣的父親傻眼,不過今后就換個想法吧。他只在一瞬間這么想。

?文彌撿起武裝演算裝置,重新邁步上樓。

?◇ ◇ ◇

?躲在空租商大樓二樓的有希,感應到同僚和「暗」進入交戰狀態。

?有希悄悄前往逃離路線。

?今晚的她就此下臺一鞠躬。依照作戰,接下來會由底牌不為人知的其他社員解決「暗」。

?有希的腳步之所以沉重,不只是因為將任務硬塞給同僚感到愧疚。

?「暗」不是外行人。大概和他們一樣是黑暗社會的居民。

?不過「暗」與司波達也都不是「無法以法律制裁的壞人」。

?本來不是有希該殺的對象。

?和她交戰的原因,在于司波達也看見有希殺人的現場。

?因為偶然,不,因為無辜被牽連,司波達也與「暗」會被殺。

?為了幫有希保身,組織會奪走那兩人的性命。

?——既然這樣,至少由我親自下手。

?這是有希懷抱的芥蒂。

?殺人是罪過。

?不是法律這么規定,無須以道理解釋,殺人是犯罪行為。有希如此認為。不,如此感覺。

?并沒有因為犯罪而感受到悖德的喜悅。

?只是,她學會殺人了。奪走太多人命了。

?事到如今還耍賴說不想殺人,是不是太稱心如意了?有希也有這種感覺。

?——那么,即使是自我滿足,至少要有個可以接受的理由。

?——如果自己不能接受,更不該硬塞給別人。

?像這樣心想的有希,大概比她自己想象的還要純真,在自己沒察覺的地方為罪惡感所苦吧。

?有希不只理解,也接受了。「暗」非殺不可。

?不過既然這樣,她想親手殺掉。

?這是有希的真心話。

?不過,「暗」已經交給同僚解決。

?這是社長的決定。

?有希不會因為這種事違抗社長的意向。

?沒能對自己來說不是罪犯的少女。對此感到牽掛的有希離開租商大樓。

?◇ ◇ ◇

?文彌已經絲毫不認為自己的入侵沒被察覺。

?剛才高調大鬧到那種程度。閃光彈的光應該樓上也看得見,那名男性發出的哀號也會響遍這棟冷清的大樓吧。如果沒能早點找到有希,就得檢討是否要先出去和黑羽的部屬會合。

?文彌一邊在二樓探索一邊這么想。

?只不過這個判斷有點為時已晚。

?文彌覺得不對勁,停下腳步。

?這棟是服裝店的租商大樓。考慮到這一點,這東西在這里也不奇怪。

?但是在其他店鋪全部撤退的現狀,這幅光景太奇怪了。

?二樓和一樓不同,樓層深處是一個有大窗戶的餐飲區。

?窗外射入的光,讓看似正常的奇妙光景浮現。

?輕易想象得到曾經是男士服裝店的賣場,掛著西裝與外套。掛在衣架上,整齊排成三列。

?他停下腳步,給了敵人機會。

?響起「咻」一聲像是輕輕吐氣的聲音。

?文彌察覺聲音時,小小的針已經刺在他的脖子。比文彌武裝演算裝置使用的針還短,裝著圓錐形的導流片。

?是吹箭。

?文彌在蹲下的同時放開左手的刀,操作右手的CAD。

?反物資護盾沿著他的身體形成。

?接著以左手拔出刺中毛衣脖子部位的吹箭。

?吹箭前端沒沾血。他在高領毛衣底下戴了皮帶形狀的寬頸煉,用來保護要害之一的頸部。敵人的吹箭剛好被頸煉擋下。

?這是敵人精確瞄準造成的偶然。

?文彌一邊感謝敵人的好本事,一邊尋找對方的位置。

?「熱源探測。」

?文彌以即使在這股寂靜之中也只有自己聽得到的音量低語。

?護目鏡的視野多了一層熱像圖。

?即使穿著阻絕體熱的隱形套裝,只要使用吹箭就會露出嘴巴。

?呼出的氣息無法在體內冷卻。

?正如推測,敵人位置顯現出來了。躲在掛外套的衣架后面。

?文彌啟動武裝演算裝置,槍口瞄準之后扣下扳機。

?外套的布料擋不住以移動魔法射出的針。即使再厚甚至是以防彈纖維織成也一樣。

?不過,武裝演算裝置的針只貫穿外套就消失在樓層深處。

?這次是另一個角度射來手里劍。不是飛刀,是傳統的棒狀手里劍。

?手里劍無須以防割纖維的連身裙防御,就被反物資護盾捕捉落下。不是反彈,是失去動能掉在文彌腳邊。

?文彌一個轉身看見敵人身影。這次不只是熱源的AR影像,敵人全身都曝光。

?文彌再度以武裝演算裝置瞄準射針。

?對方在這個距離躲不掉。

?針肯定命中敵人——可惜是錯覺。

?該處沒有敵人的身影,只有纏住針的西裝上衣落地。

?(空蟬嗎?)

?文彌沒被這個現象迷惑。他知道這個忍術。

?空蟬之術。

?雖然是忍術,但現在的這個空蟬不是古式魔法。是魔術。

?瞬間移動的魔法不存在。同樣的,兩個物體跨越空間互換位置的魔法也不存在。

?空蟬之術有兩種。

?一種是幻術。在身上衣服套上自己的幻影,抓準時機移動的技術。

?另一種純粹是以雙手與身體動作迅速脫掉衣服,或是攤開預先準備的衣服,在極短時間移動的技術。

?這兩種技術,黑羽家都有人會用。其實黑川也是魔術型空蟬的高手。

?文彌沖到隔間后方尋求掩蔽。

?維持蹲姿掀起自己的裙子,將武裝演算裝置收回大腿所綁的腿掛帶。

?這個狀況,以及對手的實力。

?已經不能悠哉說出隱藏底牌這種話了。

?文彌卷起毛衣右袖,露出CAD。這是為了讓操作更迅速。

?重新架好反物資護盾,呼叫攻擊用魔法的啟動式。

?文彌從隔間后方沖出來。

?緊接著,這次射來的是短箭。大概是攜帶式十字弓吧。文彌沒閃躲,使出建構完畢的魔法。

?反物資護盾擋住箭,使其落下。

?透明空氣刃「飛空刃」四處狂舞,撕裂掛在樓層衣架上的西裝與外套。

?文彌使用的「飛空刃」是壓縮空氣彈的變化型。將空氣塊壓縮成薄片高速發射。

?同樣是射出空氣刃的術式,還有一種叫做「熱風刃」的魔法,不過差異在于「熱風刃」是直接將壓縮高溫化的空氣刃射出去,「飛空刃」則是不加熱,將省下來的能量轉換為發射速度。

?文彌在這里不是使用「熱風刃」而是「飛空刃」的原因,是要防止失火。相對以高速霰射出去的極薄空氣塊,將遮蔽視野的西裝與外套砍下,深深割傷架著十字弓的敵人身體。

?男性流出大量鮮血倒地。

?恐怕是致命傷,但文彌沒有被后悔囚禁而愣在原地。

?當然也沒因為出血與內臟外漏而嘔吐。

?對于殺人,他會在道德層面限制自己,卻沒有生理上的排斥感。

?多虧如此,這次他沒中暗招。

?倒地男性的身體爆炸了。

?是自爆。

?爆炸本身的威力不大。大概是敵人想在文彌靠近確認是否死亡時,給予最后的反擊吧。

?然而不只如此。

?這個爆炸導致火星噴散到室內。這是對熱源探測的干擾,也有阻礙夜視系統的效果。

?接下來的敵人間不容發襲擊過來。而且不是一人。七名暗殺者聯手進攻。

?利刃從背后朝著脖子砍來。反物資護盾效果還在,但文彌沒有故意硬接。

?他撲向地面,左手從裙底抽出預備的刀子。褲襪包裹的大腿露出一半以上,但是在戰斗時沒什么好害羞的。

?文彌翻滾一圈,將刀子換到右手,擋住另一個敵人的攻擊。

?對方用的不是刀,是手甲鉤。又長又銳利的鐵爪。表面大概涂了毒,水珠順著互擊的力道濺到文彌臉上。保護肌膚不被藥物侵蝕的粉膏稍微溶化,但是沒傷害到真正的表皮。

?文彌就這么讓刀子與手甲鉤繼續互抵較勁,啟動左手的CAD。

?發動「直結痛楚」。

?雖說只是武器相互接觸,但是在這個狀態不會失準。

?文彌面前的敵人放聲慘叫,按著腹部滾倒在地。

?其余的敵人一陣慌張。

?這使得他們的攻擊更加激烈。

?手里劍與飛鏢交相射來,附重錘的鎖鏈試著剝奪文彌的自由。不只是短刀或小刀,也有敵人是以附帶電擊功能的劍砍過來。沒有敵人用槍,大概是擔心在陰暗的室內打中自己人或是跳彈亂竄吧。

?默契十足的打帶跑波狀攻擊,使得文彌忙于使用防御魔法,沒機會使用直結痛楚。

?招架不住敵方的連環攻勢,文彌逐漸被逼到樓層深處。

?不過,他并不是毫無勝算就孤軍奮戰。

?其中一個敵人突然站著不動。他詫異看向自己的手臂,接著發出內臟被擠出來般的哀號,失去力氣倒地。

?剩下六人的敵方之中,半數的三人看向階梯。

?位于那里的是相同人數的黑衣人。

?黑衣人和暗殺者互瞪。

?文彌的對手減少三人。

?他沒放過這個機會。

?趁著攻擊密度降低,后退到桌椅都清空的前餐飲區。

?來到可以一次視認所有殺手的位置。

?文彌在這里表演空氣拳擊。

?三連續的刺拳。對于跑向文彌的三名殺手,這招完全沒造成物理傷害,只給予失去理性的劇痛。

?三名黑衣人同時投擲飛鏢。

?剛才和他們互瞪的殺手們輕易躲開。

?他們在躲開之后的位置同時向后仰。

?一人一把,合計三把。

?刀子插在殺手的背上。三把刀子都命中要害。

?六名殺手好巧不巧同時倒下。

?文彌呼出一大口氣,解除戰斗態勢,看向不知何時繞到殺手背后的黑川,以及站在他身旁的兩名黑衣人。

?剛才在階梯前方的三人上樓,偵查是否還有伏兵。

?「謝謝。你們幫了大忙。」

?文彌微笑對黑川等三人這么說。

?「大小姐,不敢當。」

?黑川右邊的黑衣人綻放笑容(從文彌表面的性別來看,應該形容為「神魂顛倒的表情」吧)回應文彌的謝辭。

?「黑川。」

?文彌以正經表情向黑川搭話。

?「有。」

?黑川的表情像是已經猜到文彌要說什么。

?「榛有希去了哪里?」

?「抱歉,追丟了。」

?文彌嘆了口氣。

?「……這也沒辦法。這次放她逃走,我也是同罪。」

?但文彌沒要責備黑川。

?「如果沒有其他伏兵,就去亞貿社。」

?相對的,文彌下令將預定計劃提前。

?「大小姐,這……」

?黑川當然面有難色。

?「亞貿社的實戰部隊共三十六人,我們已經打倒其中九人。加上直到昨天打倒的人數是十一人。實戰部隊里應該也有不適合直接戰斗的暗殺者,他們也不是所有人都在事務所大樓待命吧。黑川,不覺得這是機會嗎?」

?「……您說得是。」

?但黑川不得不承認文彌的判斷合理。

?◇ ◇ ◇

?和文彌被引入的大樓距離約兩百公尺的中層公寓。一名女性躲在公寓樓頂。

?她的識別代號是「Jane」。亞貿社的殺手。和有希并列為負責血腥任務的女暗殺者。

?只不過擅長的技術成為對比。相對于有希使用刀子的近戰風格,「Jane」是狙擊手。她的風格是使用消音步槍的狙擊。

?從她身處的場所看過去,租商大樓的餐飲區位于正前方。「Jane」窺視的瞄準鏡浮現嬌小的人型熱源。這是可以隔著窗戶玻璃探測熱源的特制瞄準鏡。

?子彈已經上膛。再來只需要扣下扳機。

?(……一槍解決。)

?使用九名暗殺者同伴當誘餌的狙擊任務。目標是識別代號「暗」的少女。

?「Jane」知道目標完全解除警戒。在這個狀況,即使對方是最強的魔法師十師族,也能以她的子彈解決——

?狀況發生在「Jane」正要使力扣扳機的一瞬間。

?她窺視的瞄準鏡突然從步槍脫落。

?不只是瞄準鏡。封鎖膛室的槍機掉落。

?可拆式彈匣脫落。

?槍管彈開。

?狙擊槍瞬間解體。

?「怎……怎么了?」

?「Jane」還沒受到打擊就先愣住了。

?莫名其妙。

?這四個字占據她的意識。

?她就這么無法理解發生什么事,在下一瞬間失去形體。

?輪廓變得模糊。

?化為煙霧。

?從這個世界消滅。

?留在公寓樓頂的是分解的狙擊槍零件。

?階梯間通往樓頂的門緊閉著。站在門后的是司波達也。

?◇ ◇ ◇

?沒到公司露面直接回家的有希,在時間即將換日的時候接到搭檔鱷冢的電話。

?「……啊?」

?然后她懷疑自己聽錯。

?「你說什么?」

?有希不由得這么反問。不是電話聲音很難聽不清楚,是她的意識抗拒鱷冢的話語。

?『公司被襲擊了。執行董事與常務董事受重傷,社長被抓走的樣子。』

?聽完第二次,有希終于理解鱷冢的話語。

?「真的?」

?『嗯。』

?「到底是哪里的誰?」

?有希激動不是鐘愛公司的心態使然。

?人類遭遇超過限度的不講理,就會憤怒或絕望。

?『是身穿黑西裝,大約十人的集團。』

?「區區十人?你是做了什么夢嗎?」

?鱷冢也能理解有希想這么說的心情。所以他能忽略有希懷疑他的這番話。

?反正她接下來會更大聲叫喊。

?『據說其中有一名用護目鏡遮住臉的鮑伯頭少女。』

?「原來是那家伙!」

?正如鱷冢的預料,有希放聲大喊。

?「是暗抓走社長嗎?」

?『從狀況來看,應該是這樣吧。』

?鱷冢以平淡語氣回答有希的疑問。他并不是沒受到打擊。是這份震撼超過容許極限,暫時沖淡情緒。

?「Kid他們怎么了?Jane失手了嗎?」

?這里說的「Kid」是在階梯襲擊「暗」的隱身高手。「Jane」是受命執行作戰最終階段的狙擊手。

?『包含Jane在內,今晚的作戰成員如今都聯絡不上的樣子。』

?「失敗了嗎……」

?『恐怕是。』

?有希就這么握著話筒語塞。

?沉默數了十秒。

?『Nut,今后怎么辦?』

?鱷冢反過來詢問有希。

?「什么怎么辦……」

?『只有社長在政治家面前吃得開。失去社長,這份工作沒辦法繼續。』

?「…………」

?『亞貿社實質上毀滅了。』

?「……說得也是。」

?『那么Nut,明天之后怎么辦?』

?這是鱷冢以搭檔身份詢問今后的去向。

?要是沒了社長,確實無法繼續在亞貿社旗下當殺手。有希多少有點積蓄所以不會立刻挨餓,不過比起經濟上的擔憂,確保生命安全才是重要課題。

?亞貿社這個組織的招牌以及社長兩角擁有的政治人脈,在某種程度保障他們的身家至今。

?加入組織也會受到許多束縛,不過光是背后有許多同伴,就能牽制其他的罪犯或犯罪組織。不只如此,在罪犯最大的威脅——也就是警察面前,和政治家的交情會成為強力的盾牌。

?「搶回社長……應該不可能吧。」

?『我是這么認為的。』

?「如你所說,亞貿社少了社長應該維持不下去吧。」

?『嗯。』

?「……要遠走高飛嗎?」

?『就算要逃到國外,也還是得賺伙食費喔。』

?「我能做的工作只有一種吧?」

?『要這樣嗎?』

?有希說她能做的工作只有當殺手。

?鱷冢詢問這樣的她今后是否要繼續當殺手。

?他知道有希其實不愿意殺人。

?「——嗯。」

?但是有希回答要繼續當暗殺者——繼續為錢殺人。

?『知道了。關于新雇主,我有口袋名單。』

?「又要進組織嗎?」

?『也可以自由接案喔。』

?「不……還是當部下吧。」

?大概是察覺有希的內心的糾葛,鱷冢沒有回話。

?『一周后應該可以出航。』

?「交給你了。不過……」

?『Nut?』

?鱷冢的聲音帶著疑惑。

?有希以高傲語氣回答。

?「得做個了斷才行。」

?鱷冢立刻想到有希說的「了斷」是什么。

?但他沒對有希說什么。他沒有出言阻止,相對的,也沒有出言打氣。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