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9]

第一卷??[9]
?? 政治的暗殺結社——亞貿社。結社的龍頭兩角來馬頭銜是社長,實戰部隊之一的有希沒有頭銜,也就是「一般職員」,但兩人是直屬的上司與部下。

?某些部下擁有執行董事或常務董事的頭銜,但他們的工作是管理后勤部門與輔佐社長。執行董事或常務董事雖然會對實戰部隊的工作表現有意見,但是殺手指揮權始終掌握在兩角手中。兩角堅持要直接管理實戰部隊的殺手。

?公司里也有組隊行動的殺手。對于這種社員,兩角會透過隊長下令或要求繳交報告,不過像是有希這種獨行俠殺手,兩角一定會親自閱讀報告書,必要的時候直接交談。

?話是這么說,但亞貿社旗下的殺手超過三十人。正確人數是三十六人。今天一人除名所以是三十五人。

?社長的工作不只是訓斥部下,「跑生意」也很重要,后勤部門那邊也不能任其自行運作。所以結果報告大多只用書面了事。兩角其實鮮少叫非干部的殺手過來。

?即使如此,有希已經是第四次因為司波達也的事情被社長叫去。一周內四次。自己的失敗被當成多么嚴重的問題?有希不得不抱持危機意識。

?有希強忍不安將今天的原委報告完畢,兩角在辦公桌后方抬頭注視她。

?兩角沒耍奸詐的小動作煽動不安讓有希焦急。

?「榛,我對你的能力評價很高。雖然經驗難免不夠,但是你的身體強化異能還有刀術、空手術與隱形術,各方面都無從挑剔。所以我至今沒對你執行任務的方式插嘴。」

?兩角手肘撐在桌面,稍微探出上半身。

?視線壓力隨著雙眼接近而增加。這樣的錯覺襲擊有希。

?身體擅自想要向后仰。有希朝丹田使力克制。

?「但如果你繼續失手,我就必須派你做『不愉快』的工作。例如活用你容貌的工作。聽得懂我的意思吧?」

?「……是。」

?說來遺憾,有希知道兩角想說什么。

?活用自己的容貌。比實際年齡小,還算亮眼的女性容貌。

?有希并不是沒使用過色誘。為了接近目標,為了讓目標大意,扮演無力又純真的少女,反倒是有希常用的手法。

?不過兩角暗示的是更正式的色誘。

?在床上殺男人——正如字面的意思。

?而且自己一絲不掛。依照目標對象的嗜好,得穿上不想穿的東西。不一定是衣服。

?亞貿社旗下也有從事這種工作的人反而比較多。

?公司內部也有聲音要讓有希一起做這種工作。有希的容貌與能力適合這個領域。強化的臂力能空手折斷壯漢的脖子,也可以穿著當時的衣物在大樓之間飛竄脫逃。嬌小又修長的胴體,在難以正常色誘的男性之間有一定的需求……

?有希免于從事這種令人聯想到「女忍」的工作,是因為她讓眾人認為她適合「使用蠻力」的工作。但如果是社長下令就無法說不。抗命等同于肅清。這方面不足的技術,肯定有許多同僚樂于指導。

?光是稍微想象,有希全身就起雞皮疙瘩。

?——要抱持被獵殺的覺悟溜走嗎?

?這種想法甚至掠過腦海。

?「我也知道發生不測的事態。司波達也的底細還沒查明,叫做暗的那名少女也不能忽視。」

?「——是。」

?「榛,我并不是要你一個人解決這一切。」

?有希雙眼浮現疑問。還沒化為話語之前,兩角繼續說下去。

?「下次的出動由我來指示。大概要到后天吧。叫做暗的少女,我派別的小組處理。你專心對付司波達也。」

?「無法置信」的念頭掃過有希的意識。也就是說,全公司會一起彌補有希的過失。

?有希不記得接受過社長的特別待遇,肯定有某種隱情,但有希毫無頭緒。

?「……知道了。」

?總之確定沒被開除。有希決定將疑惑吞下肚。

?讓有希離開之后,兩角深深躺在椅子上。

?就這么抬起頭。并不是天花板吊了什么東西。他腦中浮現目前閑置的殺手臉孔,思考要在符合條件的社員中使用誰。

?「……不是有所保留的場合了。」

?兩角輕聲說完,決定投入目前沒任務的所有人。

?亞貿社旗下「不是忍術使的忍者」在今天的失敗少了一人,現在是三十五人。

?除去現在有工作抽不開身的人,以及不適合直接戰斗的人,能用的殺手除了有希剛好十人。偵查要員之中也有戰斗高手,但他決定這次從平常從事暗殺的社員挑選。

?「……十個人就夠了。對方應該不是普通的丫頭,但是只有一人。即使是干練的魔法師也休想逃走。」

?兩角以感受得到昏暗執著的語氣呢喃。

?「九重八云……你就見識一下無法使用忍術,無法使用魔法的忍者骨氣吧。」

?這是有希無法理解的兩角心底。

?兩角完全認定司波達也與「暗」這兩人是九重八云的自家人。

?◇ ◇ ◇

?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遭受誤解的文彌,正在暫住的周租公寓大為沮喪。

?「少主,請不要這么沮喪。」

?「……你為什么在這里?」

?文彌就這么抱著頭,以陰沉的聲音問。

?「因為屬下今天輪值。」

?相對的,黑川以若無其事的語氣回答。

?「不用擔心,屬下會在您休息之前離開。」

?「……我沒擔心這種事。」

?如今解除扮裝的文彌,外表也完全是男生。即使同性部下住在隔壁房間也不在意,對方也是相同的想法,所以他的回應變得冷淡。但如果知道黑川這句話是把文彌當成女生看待,文彌的態度肯定不會這么心平氣和。

?「啊,這樣啊。」

?黑川一臉預測落空的表情低語。黑川故意將文彌當成「大小姐」惹他生氣,借以讓他忘記自我厭惡。文彌比預料的還要冷靜,所以黑川的作戰以失敗收場。

?「……少主,您對什么事這么掛心?榛有希確實逃走了,但是更危險的炸彈殺手已經解決,屬下認為處理得還不錯。」

?「我沒在意這種事……」

?文彌依然抱著頭。

?解除扮裝洗完澡,想說坐在桌前開始寫今天的報告書,就突然變成這樣。從時間點來看肯定和工作有關,卻不知道具體在嘆什么氣。

?黑川無計可施般聳肩。

?但是也不能扔著不管。或許會白費力氣,但黑川再度要向文彌搭話。

?「明明是我粗心受的傷,卻扔給達也哥哥……」

?幸好文彌主動開始告白,大概是承受不了自責的念頭吧。

?「當時達也大人用魔法治好您吧?屬下明白勞煩他害您過意不去,卻也認為當成一種互助,率直接受照顧就好……」

?就算么說,黑川也無法理解文彌的自我厭惡。

?「不是這種次元的問題!」

?「這樣啊……」

?達也治療別人傷勢的魔法機制,在四葉家內部也沒什么人知道。即使知道他的「重組」無論是多重的傷都能瞬間完全回復,也幾乎只知道本質上和一般的治療魔法不同。

?「為了治療別人的傷,達也大人得付出某些代價嗎?」

?要得到某些東西,就必須失去某些東西。付出代價才會有成果,這個原則在這個世界大致成立,但是在使用魔法的時候不太注意到這一點。

?過度使用魔法的話,魔法師本人會產生折壽或是魔法技能受損的嚴重影響。但是正常使用就沒有這種明顯的代價。

?現在使用的魔法,雖然不能無視于質量守恒法則,卻是「看起來」沒被能量守恒法則束縛的技術。如果達也的「治療魔法」需要明確的代價,或許會成為重新審視現代魔法理論的契機。黑川藏不住好奇心也是在所難免。

?「……有代價。」

?文彌露出「糟了」的表情之后,不情不愿地點頭。

?「但是要付出什么代價,我不能說。」

?「知道了。屬下不會問。」

?識相的黑川明確表示不會繼續追問。

?原本有點賭氣的文彌平復心情了。不,他沒有再度抱頭,所以應該說「變冷靜了」。

?「問題不是達也哥哥付出的代價。」

?「問題是付出代價的原因……嗎?」

?文彌點頭回應黑川這句話。

?「不能繼續為達也哥哥添麻煩。雖然距離當家大人定的期限還有充裕的時間……可是對方甚至想使用炸彈。四葉家也不樂見騷動愈來愈嚴重,這個事件該做個了結了。」

?「您的意思是說,要由這邊解決盯上達也大人的殺手?還是要解決組織那邊?」

?「除掉殺手個人也不會結束。」

?「那么,要對亞貿社……?」

?「沒錯。麻煩事要斬草除根。」

?文彌強勢斷言之后,黑川像是看見危險物體般看向他。

?「不請求支援嗎?雖說是民間的職業暗殺結社,但成員是干練的忍者。」

?「不是忍術使吧?」

?雖然文彌沒意識到,但他這番話是自然認為非魔法師的戰斗力比魔法師低一階。

?「殺人不需要魔法。無法使用魔法卻強悍的對手比比皆是。亞貿社的殺手更不用說,即使沒有一般定義的魔法師,也已經確認有十人以上的BS魔法師隸屬于那里。」

?文彌沒忽視黑川的警告。

?「先天的特異能力者嗎……」

?BS魔法師,先天特異能力者,先天特異魔法技能者。或者大多簡稱為「異能者」。不想把他們或是自己歸類為魔法師的人,喜歡使用「異能者」這個稱呼。

?BS〈Born Specialized〉魔法師的嚴謹定義,是專精于技術上難以轉換為魔法之異能的超能力者。不過,即使某些能力能以魔法重現,若是術士的造詣特別高超,也傾向于歸類為BS魔法師。

?老實說,榛有希的異能也包含在「技術上難以轉換為魔法之異能」。肌力增幅,反應速度強化,身體強韌度與柔軟度提升,五感變得敏銳,現階段還沒有魔法能一次實現上述所有效果。

?自我加速魔法只加速動作,肉體硬化魔法是讓外部給予沖擊或摩擦造成的影響無效,兩者都沒有身體強化異能這么方便。與其使用魔法,使用藥物或是植入能給予大腦與神經電流刺激的電子機器更能實現身體強化這種能力——此外,以基因改造強化身體能力的人,比起藥物強化的效果僅停留在低階水準。

?「從肉體層面來看,我們魔法師和非魔法師沒什么兩樣。」

?「我知道。」

?文彌以重新繃緊神經的表情回應。

?「剛才說對方不是忍術使,是我過于輕率。不過雖說要找人支援,你要找誰?拜托本家也不會派援軍喔。因為這是命令我完成的工作。」

?「委托貢大人就好吧?雖然好像和前面說的矛盾,但是只要我們認真起來,即使沒有本家的協助,大部分的事情也都做得來啊?」

?黑川說的「我們」是黑羽家。如果外人……例如四葉家以外的十師族魔法師聽到他這么說,肯定會覺得他大發豪語而不悅。

?但即使多少夸大其詞,卻不是吹牛。

?約三十年前發生的事件,使得當時的四葉家失去約半數的實戰等級魔法師,至今也沒從這個重創回復——四葉的魔法師是精銳,卻只有少數。

?不過這句話的意思,并不是四葉家能動員的魔法師人數很少。

?四葉家有七個分家。椎葉、真柴、新發田、黑羽、武倉、津久葉、靜等七家。四葉家以本家與七個分家組成。

?其中被稱為「四葉的魔法師」的只有本家血緣、本家直屬以及分家血緣的魔法師。分家旗下的魔法師,即使是從小培育也不會稱為「四葉的魔法師」。「四葉的魔法師是少數精銳」這句話的「少數」不包含他們。

?如果不堅持必須來自第四研,四葉家的戰力絕對不是少數。而且從「質」的層面來看,分家從外部吸收的魔法師或是自己培育的魔法師,都不會比其他十師族差太多。若是以含數家系的百家當成比較對象,不只是毫不遜色,水準甚至可以說凌駕于他們。

?四葉家的各分家,各自擁有不下十師族的戰斗力。如果其中一個分家傾盡全力,即使是聚集何等高手的忍者集團,只要不是由九重八云這種程度的大師率領就不會是強敵。

?「不可能。」

?但是文彌的回答很悲觀。

?「父親不想讓我和達也哥哥有交集。要是我說喪氣話,他一定會叫我收手。」

?不是對于黑羽家的實力,是對于獲得援軍的可能性感到悲觀。

?「不過屬下認為,為求確實獲勝提出的增援委托,和喪氣話不一樣。」

?「我也這么認為。但父親不這么認為。」

?黑川至此停止反駁。

?「……總之,請給屬下兩天準備。」

?「……知道了。這邊會在三天后行動。」

?雖然很想說「立刻行動」,但文彌強忍這個想法點點頭。

?這次支援文彌的黑羽魔法師是十一人。合計十二人想擊垮成員超過百人的暗殺結社。結社成員應該不會都是戰斗要員,但是再怎么少,預估也要對付一倍以上的人。包括武器調度在內需要萬全的準備,文彌無須重新聽人說明也知道這一點。

?「……啊,既然這樣,我想拜托一件事。」

?調度裝備的這個念頭讓文彌聯想起一件事。他想對自己的CAD做個嘗試。

?「什么事?」

?「可以幫我稍微改造特化型CAD嗎?我想把直結痛楚的快捷鍵設計在手套里。」

?「這種程度的話可以立刻完成……不過要設計在手套的哪里?」

?「可以麻煩改造成方便在握拳的狀態開啟嗎?」

?「……既然這樣,就把按鍵裝在食指第一與第二關節之間吧。」

?「說得也是,就這樣拜托了。」

?「好的……不過,為什么要這么做?」

?「我獲得了提示。像是拳擊那樣或許不錯。」

?「這樣啊……」

?黑川無法理解文彌不完整的說明。

?但如果只是稍微改造DAD,就不必打破砂鍋問到底。

?「知道了。會在后天早上完成。」

?文彌大概有某種想法吧。黑川決定這么解釋。

?◇ ◇ ◇

?星期四。潛入目標對象少年所就讀國中的兩天后夜晚。

?有希與鱷冢這對搭檔,正在跟蹤司波達也搭乘的自動車。

?他剛送妹妹到禮儀學校。上周六他送完妹妹就前往附近的餐廳。雖然這次不一定也去同一間店,但應該一樣會在附近的店家打發時間。有希……應該說組織是這么預測的。

?「目標對象進入咖啡廳了。」

?確認司波達也進入和先前不同的店家之后,鱷冢向通訊機發話。他在向公司報告。今天不同于以往,是依照社長擬定的作戰行動,不容許擅自搶攻。

?『按照預定,車停在停車場之后,Croco進店里。Nut在車上待命。』

?「收到。」

?鱷冢依照指示,將廂型車開進停車場。

?「Croco,小心喔。」

?有希在后座對握住車門門把的鱷冢說。

?「我的長相應該已經曝光,所以想小心也沒得小心就是了。」

?鱷冢以帶著死心的苦澀語氣回應,走出廂型車。

?◇ ◇ ◇

?反擊亞貿社的預定日期是明天,但是在準備的這段期間,敵方并不會等待。

?昨天與今天,文彌都在監視那些鎖定達也的殺手動向——絕對不是當達也的跟蹤狂。

?不知道是否該說幸好,他的監視沒有白費力氣。

?「大小姐,那名少女出現在達也大人附近了。」

?在本次任務成為文彌「貼身侍從」的黑川,在駕駛座以后照鏡和后座的文彌視線相對,告知暗殺者的動向。

?「是榛有希?」

?「是的。好像是躲在停車場。」

?「和上次一樣嗎……」

?喬裝成「暗」的文彌這句感想,透露出「沒創意」的言外之意。

?「這邊不必配合他們重現先前的狀況。」

?文彌沒花太多時間思考,將方針告知黑川。

?「由這邊主動出擊,抓住她吧。」

?「支援怎么辦?」

?「可以立刻叫來嗎?」

?遭到文彌反駁,黑川露出不情愿的表情。

?「只要給屬下五分鐘左右……」

?「好吧。」

?文彌的回應出乎黑川意料。

?「請派兩人跟著我,其他人封鎖逃走的路徑。你在有必要的時候負責追蹤。」

?「遵命。」

?原本預測會收到「不等支援」這個回應的黑川,沒能對文彌命令的分工提出異議。

?◇ ◇ ◇

?『Nut,聽得到嗎?』

?不同于車載通訊機,以行動通訊機發話的不是鱷冢,是公司的女職員。

?「聽得到,請說。」

?通訊機另一頭透露失笑的氣息,大概是有希的「請說」戳中笑點吧。組織內部的通訊不必加上「請說」兩個字,有希至今被提醒很多次,但明明沒這個意思還是會不小心說出口。

?有希也想改掉,不過一旦沒注意就會說出來,算是一種習慣。

?因為自己也意識到要改掉這個習慣,所以脫口而出之后被他人指摘會不好意思。有希現在也裝作不在乎,嘴角卻微微抽搐。

?『敵方行動了。』

?不過,接下來從通訊機傳來的這句話,使她無暇在意這種事。

?「敵方?『暗』的那班人馬嗎?」

?『還沒確認,但可能性很高。正在包圍你所在的停車場。』

?如同文彌監視有希的動向,亞貿社也在不知道黑羽底細的現狀注意他們。讓有希先出動順便當誘餌,在遠處盯著妨礙她的集團何時出現。

?『作戰改成第二方案。』

?「收到。也幫我告知Croco。」

?『好的。Nut, good luck。』

?有希在通訊結束的同時下車。和上周六有希下手失敗的停車場不同,這里是露天的平面停車場。從道路看得見有希,相對的,有希也知道停車場外面的樣子。

?有希下車數秒后,大型房車在停車場旁邊緊急煞車。

?以護目鏡遮住半張臉的鮑伯頭少女從后座現身。

?(出現了,暗!)

?今晚的暗不是穿水手制服,是藍色高領毛衣與同色的無袖連身裙。

?在這種時候也穿裙子?有希在內心吐槽。她自己穿的是看似牛仔褲的防割布料長褲以及相同布料的牛仔外套。相較于有希重視輕便的服裝,「暗」的穿著確實不適合戰斗。

?只不過有希不是在擔心敵人「暗」,是對于打扮得比自己可愛的她感到嫉妒,進而結晶為反感的形式罷了。

?即使心懷這種不看時間與場合,某方面來說很悠哉的雜念,有希的身體依然毫無窒礙行動。

?往停車場出入口的反方向跑。

?受到不明的危機感襲擊,有希維持速度直角轉彎。

?穿梭在停放的車輛縫隙之間,縱身跳躍。

?跑上水泥圍墻,站在上方。有希在圍墻上跑到停車場角落,跳到民宅屋頂。

?◇ ◇ ◇

?有希是在文彌他們的包圍網即將完成時采取行動。

?「被發現了?」

?「不會吧?」

?黑川反射性地回應文彌這句話。

?但黑川也憑著直覺得知,榛有希下車不是為了襲擊達也,是為了逃離包圍。

?「把車子停在停車場旁邊!」

?「收到。」

?載著文彌的房車,至今一直在咖啡廳所在的區塊繞圈。剛好來到通往店家前面的道路時,目擊有希下車。

?文彌在車輛停止的同時從后座沖下車。他戴的大護目鏡不只是進一步隱藏扮裝過的臉,同時也是顯示感應器反應訊號或資料鏈所傳送情報的AR螢幕。但是不需要機械輔助,文彌只以零星照明就清楚捕捉到有希的身影。

?停放的車輛成為妨礙,無法使用武裝演算裝置。

?文彌使用剛改造過的CAD要使用直結痛楚。

?然而——

?(唔,錯過時機了!)

?瞄準完畢的時候,有希突然直角轉彎。

?她肯定不是魔法師,大概是以直覺嗅到緊急的危機吧。

?加上照明剛好中斷的不利條件,文彌的雙眼追丟有希。

?但他的意識掌握對方的去向。

?文彌按下CAD的開關。

?不過在展開啟動式到發動魔法的零點一秒延遲,使得文彌追丟瞄準的目標。

?(還以為直接上場就能順利,是我想得太美嗎?)

?他在傍晚才收到改造完畢的CAD,比預定慢了半天。

?因此,沒能訓練自己將改造后的CAD使用到熟練的程度。

?他現在就像是對方甩頭想躲開拳頭時改為刺拳攻擊,以這種感覺使出直結痛楚。

?在揮拳的時間點按下CAD開關。

?然而啟動式的展開、讀取、魔法式的建構等等,魔法發動程序所需的時間,比揮出一記刺拳的時間長了一點點。

?文彌以往不曾為魔法的發動速度所苦。不曾因為發動所需的時間延遲導致魔法失敗。

?利用拳擊感覺的構想或許正確。但是正如他本人的認知,出任務到一半,突然就在正式上場時嘗試這種做法,這也想得太美了。

?「大小姐!」

?黑川打開副駕駛座車窗大喊。

?「你開車去追!叫其他人追蹤我的訊號!」

?即使在這種時候,文彌也沒忘記配合展現配合扮裝的演技,對黑川下達指示——說不定他不知不覺完全融入這個角色。

?接著,文彌自己朝路面一蹬,飛上夜空。

?他搭配「跳躍」與「自我加速」的魔法,開始獨自追捕有希。

?◇ ◇ ◇

?依照預定,有希打算配合對方追過來的速度逃跑。因為依照社長給的作戰第二方案,她不可以徹底甩掉「暗」逃走。

?正如預料,追有希的對手是那名少女。但有希逃跑時沒放水。

?她將「身體強化」發揮到極限,以最高速飛奔而去。

?要是沒這么做,就會被追上。

?剛開始想一邊斷續讓對方看見身影一邊逃,但她很快就打消念頭。因為她露出身影的瞬間就受到近乎絕望的危機感襲擊。

?有希一直避開暗的視線行動。她有自信不會被看見。如果在短短幾秒的時間被對方視認,自己大概已經倒下了。她有這樣的預感。

?即使如此,暗依然毫不猶豫跟在她身后。

?雖然緩慢,卻逐漸拉近距離。

?有希承受著毛骨悚然的壓力,拼命跑向作戰所指示的大樓。

?◇ ◇ ◇

?文彌剛開始打算一邊追有希,一邊以直結痛楚狙擊。

?但有希巧妙利用散落在街上的障礙物,讓文彌無法視認她。

?追蹤時只要沿著她殘留的想子(大概是伴隨身體強化出現的)就好,所以不會追丟去向。但如果以字面上的意思來說,文彌一開始就追丟有希。

?打開護目鏡擴展視野范圍的想法瞬間掠過意識。但文彌戴的護目鏡在隱藏長相的同時也盡到夾住假發的職責。今晚他以護目鏡有固定帶為理由減少假發的扣具。要是取下護目鏡,在動作激烈的時候,假發會有脫落的危險。

?文彌決定先專心捕捉有希的身影。攻擊是之后的事,總之要接近到肉眼看得見的距離,接下來再制服她。

?若是單純比速度,使用「身體強化」奔馳的有希,比「跳躍」與「自我加速」并用的文彌還快。有希身體強化的水準就是這么高。

?但有希是一邊隱藏身影一邊逃。

?無法筆直前進。

?因此,文彌確實朝著有希的背后接近。

?然后文彌終于將有希逼入四下無人的商業大樓。

?圍繞建地的圍欄掛著預定施工的看板。看起來沒有店家進駐,大概是已經為了改建退租吧。

?文彌要踏入大樓時停下腳步。他猶豫是否要等支援抵達。

?但是有希逃進大樓之后,文彌就追不到她的氣息了。殘留想子也在大樓門廳中斷。推測是解除身體強化,使用了隱身技術。

?她應該不是毫無計劃跑進這里,肯定是朝著這棟大樓逃過來。既然這樣,應該認定她在這里準備了成功逃離的手段。

?文彌如此推理之后,跨越了躊躇。

?文彌從纏在裙底的腿掛帶取出袖珍手槍的武裝演算裝置握在右手,左手架起附指虎的刀子,入侵還幾乎沒有損傷的廢棄大樓。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