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8]

第一卷??[8]
?? 對于文彌來說,要追上逃跑的兩名殺手輕而易舉。

?其中一人是受到(非致命)毒氣影響而無法自由行動的狀態,另一人一邊協助一邊逃走,所以即使不是文彌應該也不難追蹤。

?文彌在下樓途中,像是回想起來般操作CAD。

?選擇的魔法是以聲音為對象的「擴散」。魔法所及范圍是他所在的階梯以及上下兩層樓的走廊,定義為「未阻斷空間」的領域。這是將他阻擋到的聲音以及沒被阻擋就經過的聲音平均化,讓人無法區分的魔法。

?和疑似瞬間移動一樣,這也是雙胞胎姐姐亞夜子擅長的術式。雖然完成度比不上姐姐,但是平常就從旁觀看姐姐魔法的文彌,使用「擴散」的水準遠超過一般的戰斗魔法師。

?魔法發動之后,不可能聲音識別文彌。持續時間設定為三十秒。這段時間足以捕捉到先跑的暗殺者。即使持續時間設定為不必要的長度,也只會對自己造成多余的負擔。接下來要戰斗,所以應該避免浪費力氣。

?操作CAD完成魔法的短暫時間,文彌也沒停下腳步。他輕快跑下樓,二樓通往一樓的階梯中央轉角平臺,將中年男性扛在肩上的少女背影映入眼簾。雖然不知道那名男性的身份,但他是掉包達也椅子的工作服男性。

?有希再走幾階就抵達一樓走廊。即使她走到走廊,對于文彌來說也沒有不便之處,但是反過來說也沒有理由等待。他以握在右手的武裝演算裝置瞄準工作服男性。

?模仿袖珍手槍設計的演算裝置槍口射出兩寸(五·○八公分的針),刺中工作服男性腰部。

?男性放聲哀號,在有希肩上亂動。

?有希抓不住,男性從她肩膀摔落。

?文彌面無表情俯視這一幕,卻暗忖「失誤了」而板起臉。男性那么劇烈向后仰,超乎文彌的預料。不知道是痛楚造成的,還是電流造成肌肉收縮。無論如何都是文彌失算。

?文彌看見男性在摔落階梯的過程中,頸部不自然地扭曲。不必重新確認就知道那是致命傷。

?雖然沒慌張,但后悔念頭襲擊文彌。現在不是非殺不可的狀況,他也沒有致人于死的意思。文彌還沒達到殺人無感的境界。

?為了將注意力從后悔念頭分散出去,文彌裝出格外冰冷的態度。

?階梯下方,有希燃起憤怒與憎恨之火瞪著文彌。

?文彌告誡自己要冷靜,同時正面注視她的雙眼回應。

?武裝演算裝置朝向有希,并不是文彌刻意這么做。他只是自然擺出訓練時植入身體的戰斗姿勢,類似反射動作。

?「你是……什么人?」

?就有希的角度當然會這么問,不過文彌沒預料到她會在這個場面搭話。

?——該回答嗎?

?即使文彌已經變聲,聲音還是差不多高。喉結一點都不顯眼,反倒可以說「沒有」。即使出聲也幾乎不可能暴露真正的性別。

?更重要的問題在于「該回答什么」。或許「什么都不該回答」。

?若以需不需要來判斷,就不必回答有希的問題。要文彌表明真實身份是不可能的。

?不過——如果只是識別代號,告訴她也沒關系吧?與其完全保持神秘,有個稱呼或許更能造成對方的壓力。

?「應該不是不會講話吧!至少報上名字啊!」

?「Yami。」

?文彌以這兩個字回應「至少報上名字」的要求。

?◇ ◇ ◇

?少女以袖珍手槍大小的「短針槍」瞄準有希。有希和她互瞪,同時對抗內心強烈的慌張。

?她很擔心從肩膀摔落的Bobby狀態,但現在無暇確認。現在是槍口指著她的狀況。移開視線是自殺行為,但是在如此認知之前,她根本就害怕到不敢這么做。

?那個「少女」的「短針槍」不一定是造成致命傷的武器。因為針又尖又細,不會廣范圍破壞組織。雖然會因為電擊而灼傷,卻反而也有抑制出血的效果。有希昨天目擊Jack中槍的傷口得知這一點。

?不過再怎么輕微的傷,打中要害還是會出人命。而且即使沒被槍殺,要是被抓就不知道后來會如何。Jack昨天中槍之后就這么被扔著,但今天不一定相同。

?「少女」如同人偶面無表情,也不發一語。

?這個態度激發有希的恐懼。

?有希對于害怕的自己感到火大,無法沉默下去。

?她詢問「少女」的名字。

?「少女」只回答「Yami」。

?(「Yami」?「彌美」、「彌實」、「矢美」……不對,是「暗」嗎……?)

?感覺這名字和「少女」可愛的臉蛋不搭。

?但同時也感覺和年齡不符的穩重舉止很適合「暗」這個名字。

?聲音偏低配不上長相,卻不到成熟的程度。不過從這句簡短回應完全感覺不到逞強或緊張。

?不只是裝備,精神上也做好戰斗的準備。有希有這種感覺。

?「……你想怎么處置我?」

?有希說出口之后,覺得這是多余的問題。雖然不知道最后想怎么做,但她很清楚對方打算先怎么做。

?有希依照直覺跳向側邊。

?深色的針貫穿她的殘影。

?有希雙手雙腳撐在墻壁「著地」,沿著墻壁一口氣往下沖到階梯盡頭。

?暗的槍口瞄準墻上的有希。

?有希先伸出雙手再伸直雙腿,跳到對側墻壁。

?單手抓住墻角減輕跳躍的力道,降落在一樓走廊。

?有希的身影從階梯消失。

?◇ ◇ ◇

?追丟有希的文彌沖下階梯。

?要是在這里放過她,可能會殃及這所學校的學生。有希看起來不是隨便增加犧牲者的類型,但終究是職業罪犯。在陷入絕境的狀況不保證會尊重他人的生命。

?有希消失在文彌所見的階梯左側。

?文彌沿著左側墻壁下樓。

?工作服男性的尸體倒在階梯右側是原因之一,不過面對左側的敵人,沿著左側墻壁移動比較不容易被發現,文彌這么做是下意識依照這個守則的結果。但是這么做的同時也意味著難以找到藏身的對手。

?文彌在最后一階停下腳步,從墻角悄悄觀察走廊。

?蹲在墻壁另一側的有希舉刀刺向文彌。

?文彌向后仰,躲開鎖定胸口的刀尖。

?(原來沒逃走!)

?完全被將計就計的文彌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階梯。

?有希改成反握刀子,踩著階梯要襲擊文彌。

?文彌確實以雙眼捕捉有希的動作。

?文彌舉起武裝演算裝置的槍口。雖然是袖珍手槍大小,但針比子彈細得多。由于是以魔法發射,所以也不必火藥。

?針的裝填數是六根。還剩四根。文彌毫不猶豫扣下扳機兩次。

?目標是雙肩。他的計算是對方無論往左還是往右躲,都有一槍會命中。

?不過有希這時候的動作也超過文彌的預測。

?她只以踩在階梯上的單腳使力,就跳過文彌的身體。

?兩根針都只擦過有希的裙子。

?她以像是前滾翻的姿勢,將左手撐在上方階梯,只以一條手臂支撐自己的重量,俐落并攏雙腿,順著伸腿的力道在上一階著地。

?此時有希的裙子整個往上翻,不過說來可惜,跌坐在階梯上的文彌視線追不上——沒看見她裙底藏了什么東西。

?有希往上跑到轉角平臺。

?文彌槍口朝向她的背,但有希像是看見自己被瞄準,往平臺右邊撲過去。階梯是向右轉。從一樓到轉角平臺的兩側都是墻壁,轉角平臺到二樓則是胸口高度的扶手。不過扶手是水泥材質,一樣成為瞄準的盲點。

?文彌從階梯左側往上跑。以剛才的偷襲為教訓,為了盡早視認死角所以繞外圈。

?爬上階梯也沒有偷襲。

?文彌在平臺轉彎,抬頭看向二樓。

?有希在那里等待。

?右手架著袖珍手槍。

?有希帶槍在文彌的預料之外。直到現在都沒使用,所以斷定她沒帶槍。

?文彌反射性地踏向右側邊,讓身體躲開射線。

?◇ ◇ ◇

?有希三階并兩階,一口氣從轉角平臺沖上二樓。

?在通往三樓的第一階蹲下,以扶手當成掩蔽物。

?此時她掀起水手制服裙擺,從綁在大腿的小槍套抽出袖珍手槍。

?上下雙管雙動的擊錘內藏式。不是模仿袖珍手槍的演算裝置,是真正的實彈槍。

?就這么逃走也是一個方法,但有希選擇交戰。

?有希沒有遠距離攻擊的手段。她的主武器是刀子。右手握的袖珍手槍,雖然不到該類型手槍代名詞的戴林格那種程度,但有效射程距離極短。

?如果一直逃到視野開闊的場所,可以預見單方面遭受攻擊的事態。還不如以近戰打傷對手再逃跑,成功逃走的可能性應該比較高。

?而且如果只是逃走沒給對方一點顏色瞧瞧,總覺得不是滋味。有希內心確實也有這種想法。

?插圖p195

?有希只在瞬間躊躇,就從藏身的扶手沖出來。

?幸好暗還沒爬上階梯。

?有希舉起袖珍手槍。

?暗剛好在這個時候出現在轉角平臺。

?這是最佳時機。

?認出有希的暗,反射性地要沿著原路后退。

?從階梯上方往下方使用這把槍,無法期待子彈命中。不只是有效射程距離本身太短,有希講客套話也不擅長用槍。

?但是暗應該不知道有希的用槍技術,「命中率差」也等于「可能偶然命中」的意思。在無風的室內不能忽略歪打正著的可能性。

?暗的閃躲雖然是反射動作卻合理。

?有希計算過暗會采取合理的戰斗行動。

?這個預測命中了。那么,這邊也按照預定采取行動。

?有希含著袖珍手槍,使勁朝階梯下方一撲。

?途中伸手撐兩次,維持比扶手低的高度跳向轉角平臺。

?右手撐在平臺,擺動雙腿將身體扭向左側。

?左手握著剛才含在嘴里的槍。

?有希一邊在平臺地面翻滾,一邊在旋轉的視野朝暗舉槍扣下扳機。

?不期待命中。

?迅速旋轉的有希站起來之后,就這么順勢蹬地。

?身體到處都在痛,但是現在無視。

?她的身體強化雖然不會給予無敵的身體,但強化過的肌力產生近乎無敵的強度。

?有希順著落下的力道加上強化的腿力,跑上轉角平臺的墻壁。

?暗躲避槍擊,在下方階梯壓低身體。

?在那一瞬間不只蹲下還移動一步,光是這樣就是了不起的身體能力,但暗明顯沒看見有希。

?有希在墻上橫向奔跑,在天花板附近撲向暗。

?暗之所以驚覺不對往上看,大概是對水手制服領巾與裙擺翻動的聲音起反應。有希在同一時間降落在暗眼前。

?有希在空中反握的刀子以右手揮下。

?暗以左前臂架住有希的右手腕,擋下這一刀。

?有希的左手扣下袖珍手槍的扳機。

?暗的右手扣下「短針槍」的扳機。

?袖珍手槍射出的子彈,貫穿暗的裙子陷入右腿。

?晚一瞬間發射的針刺中有希的左臂。

?電擊竄過有希左臂。

?在灼傷的痛楚來臨之前,有希截斷左臂的知覺。這是身體強化的應用。

?袖珍手槍從有希左手滑落,但反正是二連發式。兩槍都開了,也沒有裝彈的余力。

?有希背對暗,跑下階梯。

?途中,她受到強烈的危機感襲擊。

?有希反射性地往上跳。

?右手撐在傾斜的天花板,右腳蹬墻往左跳。

?以左腳蹬向左側墻壁,這次是往前跳。

?有希在最下層的階梯著地,沒違抗力道往前翻。

?活用力道起身之后,這次真的一溜煙跑走。

?◇ ◇ ◇

?中槍的右腿在喊痛。文彌額頭冒出冷汗,不出聲忍受著劇痛。

?可以用魔法掩蓋痛楚。但是現在應該更優先做另一件事。

?文彌放開右手的武裝演算裝置。雖然還有一根針,但是為了操作戴在左腕的CAD非得空出右手。

?文彌身體靠墻,操作藏在袖子底下的CAD。

?手鐲形態卻是特化型的這臺CAD,儲存文彌王牌魔法的啟動式。

?魔法名為「直結痛楚」。

?直接朝對方精神給予痛楚的魔法。

?痛苦的種類包括文彌所知的一切。

?強度自由調整。

?文彌要向逃跑的有希使用的魔法是給予觸電痛楚,強度足以令人昏迷的魔法。

?但是在魔法即將發動時,有希消失了。

?找不到有希的人影。

?現在的文彌,無法以不確定位于何處的事物為對象發動魔法。

?即使沒有直接目視,只要知道位于何處,就能以魔法干涉。然而一旦追丟就無法施加魔法。

?他還沒學會只以事象伴隨的情報進行魔法瞄準的技術。沒掌握到訣竅。

?踢墻壁的聲音引得文彌看過去。

?但是有希的身影已經不在那里。

?眼睛追不上她特技般的動作。

?文彌最后看見有希的身影,是她從階梯邊緣往走廊消失的腳。

?文彌就這么背靠墻壁,慢慢滑落坐下。

?腿好痛。

?不過更重要是必須想辦法處理倒在階梯的工作服男性尸體。

?這種東西被人看見會天翻地覆。

?文彌忍著痛苦,以左手操作右腕的CAD。

?先打開階梯轉角平臺的莊戶。

?接著以疑似瞬間移動將男性尸體扔上天空。

?雖然沒有聯絡討論,但飛船上的黑川他們肯定會幫忙處理。

?墻壁留著彈孔,不過這種程度應該只會當成「案件」了事。

?腳邊的武裝演算裝置收回裙子口袋,有希的袖珍手槍塞進另一邊口袋,善后工作算是告一段落。

?文彌放松力氣靠在墻邊。

?他放空內心約數十秒。

?說來冒失,他是察覺有人接近的氣息才回神。

?文彌連忙要起身,卻因為劇痛再度蹲下。

?子彈穿透防彈防塵纖維的制服與褲襪,射入大腿外側。

?沖擊不是很強烈,所以應該不是以火藥的威力打穿。

?看子彈形狀,應該是提升貫穿力的金屬包覆尖頭彈。如果不是防彈纖維,腿恐怕會被射穿。以中槍部位來說,這樣或許比較好。

?總之得離開這里。文彌慌張心想。

?「怎么了?」

?階梯下方傳來的聲音令他僵住。

?熟悉的聲音。不可能聽錯。

?「……司波同學,那個女生是不是不舒服……」

?「你們先走吧。我帶她去保健室。」

?「你一個人沒問題嗎?」

?「沒問題。」

?像是同班同學的三名男生,乖乖聽從達也這番話。

?看來達也在這所學校也讓人另眼相看。文彌這么想就莫名開心。不過浮現在他嘴角的笑容立刻因為腿部的疼痛消失。

?文彌抬起頭。

?穿運動服的達也單腳跪在他身旁。

?「暗,果然是你。」

?「達也哥哥……我,那個……」

?達也以眼神制止文彌解釋。

?左手蓋在文彌的槍傷。

?響起清脆的聲音,小小的子彈落在階梯。

?文彌的傷瞬間消失。

?達也也將左手朝向墻壁的彈孔。

?墻壁復原,子彈掉落。

?「這個你拿走吧。」

?達也撿起兩顆子彈交給文彌。

?「謝謝……我好丟臉,放她逃走了。」

?「看來并不是『直結痛楚』不管用。」

?「……是的。」

?文彌點點頭。腦海甚至沒浮現想要蒙騙的念頭。

?剛才如果以直結痛楚攻擊,就不會放那個少女暗殺者逃走。如果沒將武裝演算裝置藏起來當王牌,而是一開始就使用直結痛楚,或許就免于這樣出丑。

?文彌如此心想,咬住嘴唇。

?「閃躲動作太快,沒能瞄準嗎?」

?達也看著墻壁留下的小小腳印低語。

?推理很正確,文彌低頭說不出話。

?「看來不能像是拳擊那樣。」

?不過達也不經意的這句話,使得文彌吃驚抬頭。

?「達也哥哥,這是什么意思……?」

?「嗯?沒什么,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拳擊是預測對方的閃躲再出拳吧?」

?個頭小的文彌不擅長籃球或排球這種身高明顯影響優劣的競賽。與其說不擅長,應該說討厭。

?相對的,他擅長近代之后采用體重階級制的格斗技。尤其是業余拳擊,他的實力好到如果參加少年大賽可以高機率奪冠。

?「說得……也是。」

?「哎,因為格斗技偏重于依賴肉體的知覺啊。」

?達也像是對自己這番話傻眼般露出苦笑。

?「不,我受益良多!」

?文彌對此露出愉快的笑容回應。

?「這樣啊。」

?這股氣勢,達也好像有點招架不住。

?「不提這個,你最好在第一堂課結束之前離開。」

?大概是要掩飾剛才不由得被嚇到,達也改變話題。

?「這么說來,現在還在上課對吧……?」

?這句話使得文彌想起忘記至今的疑問。

?上課時間肯定還有一半左右。達也和他的同班同學為什么會經過這里?

?「嗯。總之,我蹺掉了。」

?「蹺課……嗎?」

?「因為比賽剛結束,我又口渴,就溜出來了。」

?「這樣啊……」

?沒繼續觀戰不會被罵嗎?文彌有點擔心。

?同時也冒出「不拘小節的達也哥哥也好迷人」這種像是戀愛少女的思考。

?◇ ◇ ◇

?有希背靠校舍后方的墻壁,終于得以喘口氣。這里成為一種死角,幾乎沒人接近,可以暫時當成安全區使用。這是有希聽鱷冢說的。

?有希卷起水手制服左袖。手肘上面一點的肌膚,一根深色的針露出約五毫米的針頭。

?有希以右手拇指與食指捏住針頭,一口氣抽出來。

?同時解除左手的痛覺隔絕。差點發出來的叫聲,她硬是吞回喉嚨深處。

?痛苦經過之后,她吐出壓抑至今的一口氣。

?「各方面都不太妙……」

?一邊調整呼吸,一邊發著自嘲的牢騷。

?任務今天也執行失敗。明明不惜打扮成國中生冒著風險潛入,卻連目標對象都沒接觸成功。

?沒能救出同僚。甚至沒能將倒下的同伴帶回去。

?手槍留在現場成為證物。雖然沒有冒失到會被采集指紋,但在日本原本就很難取得槍,肯定會被調查入手管道。

?「就算被開除,我也沒辦法抱怨了……」

?被亞貿社開除。不同于被正派公司解雇,不只是丟掉工作這么簡單。

?不可能這樣就了事。

?「但我當然不會乖乖就范。」

?被公司開除是在所難免。

?但是可不會交出項上人頭。有希對自己這么說,為自己打氣。

?◇ ◇ ◇

?和達也分開的文彌來到樓頂。他試著使用「照陰鏡」搜尋殺氣,卻沒有找到。總之他判斷除了那兩人之外沒有殺手潛入,然后聽從達也的忠告撤退。

?槍傷已經不痛,因為達也幫他消除了。分開之后,文彌才察覺達也代替他承受痛楚,受到非常愧疚的心情襲擊,但是為時已晚。現在就心懷感謝,將達也這份好意當成人情債吧。

?「這里是暗。」

?文彌開啟一直戴在耳際的通訊機發話。

?『這里是黑川。收訊良好,請說。』

?即使突然發話,回應也沒有延遲。

?「我先回去一趟。」

?『收到。需要協助嗎?』

?黑川這么問的意思,在于是否要在空中將文彌拉進吊艙。

?「先幫我開門就好。」

?文彌當然不會甘于被當成貨物對待。

?看得見飛船。雖然不是連吊艙細節都看得見,但文彌依照自己的記憶,將門的位置設定為疑似瞬間移動的終點。

?魔法發動。下一瞬間,文彌位于開著的門前。

?被重力捕捉之前,文彌再度發動魔法,進入吊艙。

?「大小姐,歡迎回來。」

?不是黑川的另一名黑衣人,以稍微夸張的用詞迎接文彌。

?文彌會抗拒部下過度將他當成大小姐看待,但他現在對這句話充耳不聞。

?「我剛才送了尸體過來,成功回收了嗎?」

?「是的。不過下次請事先告知。」

?黑川回答文彌的問題。

?文彌無視于他的怨言,確認工作服殺手的尸體倒在地上。

?「頸骨折斷。這應該是直接的死因。」

?黑川將文彌的視線解釋為詢問,先追加這段回答。

?「身上有什么?」

?「腰包是可塑性炸藥約一公斤與工具,工作服口袋是各種小型引爆裝置。看來是專門炸死人的暗殺者。」

?「炸彈魔嗎?這么一來,剛才送來的椅子也是?」

?「是的。暗藏了炸藥。朝座面施壓就會引爆的構造。」

?「坐下去就轟隆是吧……」

?真的是「屁股著火」。文彌想到這個和身上衣妝不搭的低級形容方式。

?「要是爆炸,損害范圍會超過半徑十公尺吧。您立了大功,大小姐。」

?黑川說的最后三個字令文彌內心不悅,但是考慮到還沒解除扮裝就沒抱怨。

?「不,稱不上立功。另一人逃走了。」

?「叫做榛有希的少女嗎?」

?「是的。」

?文彌回答的語氣平穩,臉上卻瞬間掠過不甘心的表情。

?黑川假裝沒發現。

?「看來那個異能者很難對付。」

?黑川這句話應該是安慰。

?「下次會解決。」

?對此,文彌回以逞強的話語。

?◇ ◇ ◇

?壓低呼吸消除氣息藏身的有希,在第二堂課開始之后跳過圍墻逃離學校。這是按照預定計劃的行動。

?跳下圍墻的前方停著一輛灰色廂型車。有希迅速坐進后座。

?「失敗了。」

?對于有希這句話,鱷冢沒有反問什么,立刻開動廂型車。

?有希不在意鱷冢的視線脫起制服。穿水手制服的少女在平日閑晃會無謂引人注目,開車的鱷冢恐怕會被臨檢。

?她穿上牛仔短褲,套上作業員風格的外套。以發圈束起頭發,頭帶綁在劉海底下,服裝輕便的勞動少女就完成了。

?「話說Nut,應該還有Bobby才對……」

?鱷冢聽聲音判斷換裝完畢之后,以有點躊躇的語氣對有希說。

?「你早就知道了?」

?有希以兇狠語氣回應。

?鱷冢從中嗅出「為什么沒事先告訴我」的責難,連忙回話否定。

?「不!我是快要出發來接你的時候才知道Bobby出動。因為公司指示我也要一起接Bobby。」

?此時鱷冢擔心蹙眉。

?「所以……你沒見到Bobby?」

?「那家伙被打倒了。」

?有希板著臉做出有點離題的回應。大概連她自己都不知道這是不是故意的。

?「被打倒了?」

?「中了之前那種針。不知道有沒有被抓。」

?「那個少女這次也出現了?」

?「嗯。名字好像叫做『暗』。反正應該是識別代號吧。」

?有希以酸溜溜的語氣說完,像是辯解般補充。

?「我左手臂也中招。不過也賞了對方一槍。」

?「這樣啊……所以這次算是因傷停賽了。」

?「照我自己的判斷就這么算吧。」

?短暫的沉默經過廂型車內。

?「……要回公司真是憂郁啊。」

?「總不能不報告吧?如果決定閃人就另當別論。」

?「忍者脫逃唯有一死。」

?「哈……!」

?鱷冢半開玩笑的這句話,有希哼笑置之。

?但她其實知道,這句慣用語無法只當成玩笑話帶過。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