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7]

第一卷??[7]
? 殺人結社「亞貿社」。無處宣泄的煩躁感折磨著社長兩角來馬。

?不久前,實戰部門的社員——也就是跟隨他的殺手之一,犯下任務現場被目擊的疏失。

?這件事本身不是很稀奇。當然,原則上要在沒人發現的狀況下完成工作。但即使做好萬全準備慎重行動,也無法消除偶發狀況介入的余地。封鎖獵殺現場再動手或許能防止目擊者的產生,可惜兩角的公司沒能力進行這種大規模管制。

?偶然被外人看見的可能性總是維持在某個程度。所以重點是后續的因應。

?具體來說是將目擊者滅口。

?最好是在目擊的當場解決。做不到也得盡快殺掉,而且這次真的不能被任何人看見。

?然而犯下這個疏失的社員榛有希,事隔五天依然讓目擊者活著。現在差不多是警方接觸活證人也不奇怪的時候了。

?榛有希身為殺手的本事絕對不差。雖然年輕,但是只論戰斗能力在亞貿社也是頂尖等級。

?兩角認為對于暗殺者來說,潛入能力與逃走能力比直接的戰斗力重要。有希這方面的技術也有相當高的水準。

?總歸來說,榛有希是公司無法輕易割舍的社員。

?在有希想解決目擊者卻束手無策時派人協助,也是基于這個判斷。

?此外,也考慮到要解決的對象是忍術使九重八云的相關人物,換句話說不是普通人。

?然而他挑選助陣的暗殺者,在今天遭到反擊。

?對于兩角來說,這是出乎意料的失算。

?而且將識別代號「Jack」逼到無法戰斗的不是目標對象的男國中生,是來路不明的少女。

?這名「少女」沒殺Jack。這代表著雖說是暗算,但對方擁有不殺就剝奪戰斗力的能力。「少女」不只是擊退Jack,也擊退有希。

?這名「少女」也是九重八云的相關人物嗎?

?不過據報「少女」使用發射細針的槍。

?九重八云討厭槍。這件事很有名。

?還是說,「討厭槍所以不使用」這個傳聞本身是九重八云的手法?

?或者說,「少女」的武器像是槍卻不是槍?

?昏迷的Jack,公司在路人發現之前回收了。從他右肩與雙腳所取出五·○八公分的針單純是鐵。沒有內藏電源或回路的普通鐵針。沒有無線電擊槍的功能。

?不過針插入的周圍組織,看得見推測是電擊造成的灼傷。

?其實原本和輸入電流的電線連結嗎?還是以無線送電進行電擊的新技術?

?抑或是——魔法造成的?

?Jack與有希都說那名「少女」是突然出現的。

?和「少女」交戰的有希說,和她戰斗的時候,「少女」好像沒使用疑似魔法的招式。

?說不定是只擁有電擊操控異能的忍者?

?不知道的事太多了。

?唯一確定的就是今天也沒解決目擊者。

?兩角沒有喝酒的習慣。但他今晚特別想喝酒。

?◇ ◇ ◇

?出乎意料的幫手闖入,暗殺司波達也再度失敗的隔天。

?有希又穿上國中制服。

?目標對象和其妹妹所就讀私立國中的水手制服。

?只是和先前不同的地方,在于她比司波達也早到校。

?「早安。」

?親切打招呼,穿過校門。無線進行的ID檢查也萬無一失。這個ID原本的主人今天預定缺席。只要攜帶ID卡就不會核對長相。而且除非發生特殊事件,否則校內不會檢視防盜監視器或是追蹤ID卡,這部分已經調查確定。

?(真是感謝這個保護隱私的制度。)

?有希在心中竊笑,前往保健室。校醫今天「會」遲到。她「借用」ID卡的學生也「預定」缺席。只要在床上裝睡應該就沒人發現。

?到了上課時間,校舍里除了教室等同于沒人,要接近目標對象也很容易。這次一定能在有人妨礙之前解決吧——不,非解決不可。

?為此,現在只能等。

?有希立刻決定將被子蓋到幾乎遮住臉裝睡。

?◇ ◇ ◇

?文彌在空中俯視達也就讀的國中。恰巧有宣傳用的飛船在這片空域飛行,文彌就拿來用了。

?「很可惜,從空中果然看不到里面的狀況。」

?一名黑衣人這么說,文彌一臉不悅地聆聽。

?「……黑川,你那邊呢?」

?「隱藏真正殺意的有兩人,其中一人是昨天那名少女。」

?「她嗎……記得叫做榛有希?」

?「在組織里好像大多以『Nut』這個識別代號稱呼。不過被數百名學生散發的氣息妨礙,沒辦法確認她在校舍的哪里……」

?黑川說到這里暫時停頓,朝文彌投以愧疚的視線。

?「看來您還是需要潛入校內了——暗『大小姐』。」

?「唔……」

?文彌穿著達也所就讀國中的制服。女用水手制服。

?「為什么要打扮成女學生潛入……」

?「因為可能遭遇昨天的殺手……大小姐不想被誤以為其實是喜歡穿女裝的男性吧?」

?「我是男的!這不是誤解!」

?「是的,屬下明白。」

?黑川溫柔的眼神使得文彌咬唇。

?雖然嘴里抱怨當成最后的掙扎,但文彌其實也知道必須這么做。否則他不會換上水手制服。

?「……我出發了。」

?「請小心。」

?文彌認命走向吊艙的艙門。

?文彌降落在校舍樓頂。當然沒做出跳傘的顯眼舉動。或許無須多說,但他使用了疑似瞬間移動魔法。

?瞬間移動魔法無論是水平方向還是垂直方向都沒有差別。水平飛行一公里與垂直下降一千公尺的難度相同。以魔法下降時,重力也有產生作用,但基于術式性質是以幾乎靜止的狀態著地。

?從樓頂入侵校舍之前,文彌試著使用「照陰鏡」。雖然不如黑川高明,但文彌的技術也達到實用等級。

?他認為靠近一點或許能得到詳細情報才這么嘗試,但學生散發的氣息果然太強,只抓得到大致的位置。青少年洋溢能量。他們下意識散發的精氣,對于解讀氣息的技術來說等同于干擾波。

?(兩人都在一樓……昨天的少女在校舍正中央區域,另一人在邊角嗎?)

?文彌先鎖定不是有希的另一人,開始移動。

?這棟國中校舍是四層樓建筑。文彌以中等速度下樓以免引人注目。

?他來到三樓的時候,學生們開始魚貫進入教室。大概是上課時間快到了。

?原本擅長潛入的是雙胞胎姐姐亞夜子,文彌的魔法適合戰斗。憑亞夜子的本事,應該可以站在房間一角不被師生察覺吧。她的魔法能讓自己變得近乎透明。

?文彌無法選擇混入教室,只能在如今無人的走廊到處走。

?雖然這么說,但她也是四葉家諜報部門——黑羽家的長子,也是在精神干涉系魔法具備優秀天分的魔法師,擁有幾種掩飾己身存在的手段。

?文彌隔著衣服操作藏在水手制服袖子里的CAD。為了進行諜報活動,他在魔法教育之外還習得這種小技巧。

?文彌在水手制服底下讀取啟動式,發動魔法。

?表面看起來沒有變化。但文彌滿意點頭,從階梯平臺走向通往二樓的階梯。

?早早就在這里遇見教師。

?終端機學習系統也已經在國中普及,但是各科目一定有老師在教室監視學生,回答問題或是指導落后的學生,這是國中普遍的上課光景。國中會定期舉行辯論會,辯論會的企劃與實行也成為教師的工作。

?所以學生進入教室之后,像這樣和教師擦身而過是在預料范圍之內。

?只是擦身而過。只在瞬間四目相對,教師沒警告文彌,甚至一副「不想有所牽扯」般別過臉離開。

?精神干涉系魔法「兇眼」。透過視線讓對方感到敬而遠之的魔法。

?若是以最高強度使用,這個魔法可以引發恐慌,逼對方在這種恐慌狀態自殺,不過現在只要讓對方認為他是「一旦有所牽扯會很棘手的學生」這種程度就夠了。

?設定成威力較低,持續時間相對較長的「兇眼」。文彌讓雙眼隱含這種目光,走向他偵測到的殺氣位置。

?◇ ◇ ◇

?上課的鐘聲響了。

?再等約五分鐘之后,有希鉆出保健室的床,開始行動。

?ID卡放在床上。向警備系統告知自己現在位置的ID卡,接下來反而會礙事。

?(那個男生的班級是……)

?有希從記憶里抽出搭檔查到的情報,前往中央階梯。

?在這所學校,三年級的教室在四樓。移動距離長,被發現的風險也跟著增加。為了以速度抵銷風險,有希沿著階梯一口氣沖到最上層。

?雖然沒發出腳步聲,但裙子難免變得稍微不檢點。反正沒人看……都已經十七歲了,還在身穿國中制服的狀態被人看見裙底風光,即使不是有希或許也有點想死吧。

?總之感覺不到路上被別人目擊。從事前的情報就知道,在還沒發生事件的狀況下,監視器是可以忽略的。

?(換句話說就是一次決勝負。)

?錄影檔案沒辦法動手腳。然而只要不是即時監視,就可以引發事件。

?將煙霧兼瓦斯彈扔進司波達也的教室,趁亂以第一招解決。這就是有希的計劃。

?使用的瓦斯效果是酩酊。沒有強烈到立刻剝奪意識。即使被批為偽善,他也不希望無辜國中生受到后遺癥的折磨。

?幸好四樓走廊沒有人影。也感覺不到礙事者的氣息。

?話雖這么說,但是昨天的「少女」可是毫無征兆就突然出現。即使現在她的知覺沒感應到任何動靜,也不保證那個「少女」不在附近。基于各種意義都不能拖下去。

?有希壓低姿勢,移動到目標教室的門前。

?里面安靜無聲。

?不,甚至感覺不到人的氣息。

?(……?)

?覺得可疑的有希,悄悄稍微打開門,從門縫窺視教室內部。

?(……嗄?)

?教室里沒有任何人。有希在這個時間點終于察覺沒有氣息的原因。

?(換教室?還是體育課……?)

?現在剛好是沒在班級教室上課的時段。

?因為撲了個空,所以難免松懈。

?她察覺剛才自己來到這里使用的階梯有人上樓時,成功逃到走廊另一端的可能性只剩五成。

?猶豫只在一瞬間。

?有希逃進教室,以不發出聲音的范圍盡快關門,再躲到講桌底下。

?◇ ◇ ◇

?文彌來到的是打掃業者的準備室。和工友室或值日室不太一樣。這所國中沒有打掃時間。這是為了避免學生笨拙的打掃造成環境不衛生,便請專業的打掃業者進駐。備品的更換或簡單的修理也由打掃業者一起承包。

?如今在私立學校,這種形式的業務委托沒什么好稀奇的。

?這個房間是出入業者的更衣室兼工作用具的暫存庫。可以說和福利社并列為外人易于進入的場所。

?(身份查核肯定也相對嚴格……不對。)

?文彌將這個出自先入為主觀念的疑問趕出腦海。他感覺到這附近有人蘊含殺氣,前方又是方便外人入侵的房間。認定兩者無關才是錯的。

?房間里沒人。如果那個殺氣來源是暗殺者,那么那家伙已經開始行動——

?(——!我還在這里悠哉什么!)

?文彌匆忙回到階梯處。

?達也的班級正在上體育課,所以教室沒人。若要設置炸彈之類的東西,現在是絕佳機會。

?(才剛開始上課。)

?即使已經設置完成,時間也還足以拆除。文彌壓抑焦急的心情快步上樓。

?◇ ◇ ◇

?(——居然進來了。)

?開門聲以及接近的腳步聲,使得躲在講桌下的有希屏息在內心咒罵。

?腳步聲是一人份。像是抱著頗大物體的走路方式。

?從走路步調推測,對方沒在警戒。或者是沒露出警戒的模樣。

?有希悄悄從講桌側邊探頭。

?視線追上腳步聲之后,立刻將頭縮回去。

?(那家伙是——!)

?雖然只看到背影,但肯定沒錯。入侵教室的男性是她的同事——炸彈魔「Bobby」。

?Bobby穿著連身工作服。腰上有個大腰包,以帶子繞過背后固定。雖然只有一瞬間,但也確認得到像是打掃業者商標的東西。

?(嘖……早知道我也那樣比較好。)

?她沒想到可以扮成清潔員進入學校。

?(Croco,為什么沒和Bobby使用一樣的方法……不,原來如此。)

?正要向搭檔亂發脾氣時,有希察覺自己的怒火不合理。

?Bobby擅長的手法是炸死目標。

?要炸死人,就必須設置炸彈。

?入侵目標對象的生活圈是必備的前提條件。

?為了完成殺手的工作,Bobby肯定平常就開拓、確保各式各樣的潛入手段。

?(就算這么說,我也不想尊敬他。)

?有希也認為這份專業意識了不起。不過到頭來,Bobby是自己待在安全場所,必須無謂殃及許多人才殺得掉目標對象的炸彈魔。至少不是能在街上執行任務的殺手。

?(……你去把軍事設施或恐怖分子的巢穴當成目標好嗎?)

?有希無論如何都忍不住這么想。

?即使在內心盡情貶低同僚,有希也沒泄漏氣息。父母傳授的忍者修行以不完整的形式結束,但是植入她身體的隱身技術是一級水準。

?身穿工作服的炸彈魔Bobby沒察覺有希的視線,移動到靠窗座位。

?雖然從剛才就看見他雙手抱著某個東西,但有希終于成功確認了。

?Bobby拿的是學生使用的同款椅子。座面是樹脂材質,椅背是固定的,但是四根椅腳內建高度調節機能可以同步升降。國中使用這種椅子可不便宜,在公立學校肯定撥不出預算,可以說是私立學校才有的備品。

?(換椅子……?原來是這樣嗎?)

?有希自認已經看透Bobby的企圖。依照她的推理,Bobby要將目標對象坐的椅子換成暗藏炸彈的椅子。是以感壓開關或時限開關炸死目標的計劃。

?(只要炸死坐椅子的對象就好,所以威力不必大到炸毀整間教室……殃及的人數大概是五到六人吧。)

?如果Bobby企圖設置殃及幾十人的機關,她就打算妨礙。正因為是為自己的疏失善后,所以不想坐視違反己身主義的殺戮。

?(如果是五到六人的程度……)

?但如果只有這種程度的犧牲者就別阻止吧。有希如此心想。其實別說五到六人,即使是二到三人,不,即使只有一人,她也不想害死無關的孩子(國中生和她比起來無疑是「孩子」)。不過Bobby是公司叫他來協助有希的工作。

?暗殺那個男國中生,其實是必須由有希獨自解決的善后工作。她妨礙Bobby做事可說是毫無道理可言。

?而且若要說無關,司波達也本身也只不過是看見殺人現場的人。

?對方確實不是外行人,比起犧牲普通的國中生,罪惡感比較少,但同樣是有希為求自己方便而想取他性命。說起來殺手不該懷抱罪惡感,有希也理解自己的「主義」只是偽善。

?雖然早已理解,但是否能發自真心接受就另當別論。

?有希在內心咂嘴。

?(……別拖拖拉拉的,快點做完吧。)

?在講桌下,有希向同僚發泄不成聲的情緒。

?有希想盡快離開這里。她沒自信能夠一直旁觀同僚設置炸彈。

?即使讓同僚炸彈魔看見,有希也沒有不便之處。雖然沒聯手而是各自行動,但彼此是相同組織的成員,目的也一樣。

?既然工作風格不同,也不必強迫幫忙。

?只要從狹小的講桌底下鉆出來簡單打個招呼,有希就能離開這間教室。

?但她不惜強忍拘束的感覺繼續躲著。

?或許是不愿意被認為自己贊成炸死的手法。

?也或許只是錯過時機。

?不只是理由,連這時候沒露面是不是正確的做法,事后的她也不曉得。

?大概是炸彈設置完畢,Bobby抱著原本放在該處的椅子轉身。

?就在這個時候,教室的后門開啟。

?Bobby泄漏出慌張的氣息。

?有希無法責備他粗心大意。因為雖然有希沒泄漏氣息,但她同樣冷不防嚇了一跳。

?(沒能捕捉到她的氣息?)

?有希從講桌暗處窺視,出現在視線前方的是身穿這所學校制服的女學生。

?(蹺課?忘記拿東西?不對,不是這種原因!)

?普通國中生不可能那么完美消除氣息。

?「……怎么了?忘記拿東西?」

?Bobby向女學生搭話。他大概也覺得那名少女不是普通人所以出言試探吧。

?(笨蛋!)

?然而這個行為只會刺激這名不可能是普通人的少女。

?「少女」內部的斗志動了。雖然沒有強到稱得上殺氣,卻是近似殺氣的攻擊征兆。

?(是昨天的女生嗎?)

?這股意志的波動,使得有希察覺這名女學生是昨天打倒Jack的「少女」。

?這時,她的身體動得比思考速度快。

?少女從裙子口袋取出有希眼熟的「短針槍」。

?但是有希比她早一點點扔出高爾夫球大小的瓦斯手榴彈。

?手榴彈爆炸。

?酩酊效果的灰色煙霧迅速擴散。

?「少女」捂嘴蹲下。

?不是煙霧生效。有希憑著直覺得知對方只是做出防御毒氣攻擊的姿勢。Bobby將椅子摔到地上,刺耳的噪音和灰色煙霧一起充斥在室內。

?有希跑到Bobby身旁,不發一語粗魯抓住他的袖子。

?就這么默默以不容分說的力道猛拉。

?受到酩酊毒氣影響而站不穩的殺手同伙,由有希像是拖行般帶離教室。

?◇ ◇ ◇

?灰色毒氣遮蔽視野的教室里,文彌以聲音與氣息察知一男一女從前門離開。

?文彌隨手開窗,毒氣像是被吸出去般向戶外流動。不必擔心底牌被看見的現在,文彌使用魔法排出毒氣。

?「……這邊先嗎?」

?文彌追蹤的殺氣源頭,應該是剛才的兩人。他們肯定就是鎖定達也的暗殺者。

?但現在文彌好奇那個工作服男性原本想做什么。

?(最好別碰吧。)

?那名男性摔落的椅子,應該是達也原本坐的椅子。放在達也桌子前面的,是那個殺手掉包的東西。直接思考就覺得這張椅子設置某些機關。像是坐下去就會射出毒針,或是體重壓下去就會引爆炸彈。

?文彌以左手撥起假發,打開左耳的通訊機。

?『我是黑川。發生什么事嗎?』

?立刻傳來回應。雖然是小型通訊機,但收訊很清楚。

?「我現在把暗殺者留下來的椅子送過去。」

?教室里沒人,但文彌以符合外表的語氣說話。除非相當松懈,否則他的「扮裝」近乎完美。

?『達也大人的座位被安裝炸彈嗎?』

?「有這個可能性。」

?所以不能扔著不管。不必說得這么詳細,黑川也理解文彌的意圖。

?『知道了……請。』

?對話出現空白,應該是打開吊艙門所需的時間吧。

?「要過去了。」

?文彌如此解釋之后,接連行使三個魔法。

?讓椅子浮空移動到窗外。

?在椅子周圍架設反物資護盾。用意在于即使中途爆炸,碎片也不會飛散。然后以疑似瞬間移動將椅子朝著飛船發射升空。

?『收到了。』

?發射沒多久就收到回應。從魔法性質來看是理所當然,但幾乎沒花費時間。

?「別忘記放護盾。」

?『屬下明白。』

?「我繼續追蹤。」

?『要派處理班過去嗎?』

?他說的「處理班」不是炸彈處理班,是將無戰力敵人搬走的小隊。因為大多要「處理尸體」所以叫做「處理班」。

?文彌在內心檢討黑川的提案約半秒。

?「讓他們在學校外面待命。可以進來的話,我會打暗號。」

?『遵命。』

?文彌一邊走一邊關閉通訊機。來到走廊豎耳聆聽,凝神注視。他的能力不足以將刻在世界的事象紀錄當成閱讀眼前書本般自在讀取,但如果是追蹤人類移動的痕跡就不難。

?文彌的固有魔法是直接對人類精神賦予痛楚。這個魔法必須能認知具備痛覺的精神個體才能成立。感應精神外泄的波動是文彌擅長的領域。

?文彌以不輸跑步的速度,無聲無息開始行走。

?◇ ◇ ◇

?有希在她快要走到二樓通往一樓的階梯時察覺追蹤者。

?沒有腳步聲。但是五感也和肌力一起強化的有希耳朵,捕捉到各教室隱約漏出的雜音連續被阻斷。

?個頭嬌小的某人正在接近。有希從經驗理解這一點。

?「……正在追過來?」

?還走不穩的Bobby,以終于變得流利的語氣詢問有希。看來他從有希的舉止察覺追蹤者。

?Bobby還沒完全擺脫毒氣的影響,因此逃走速度快不起來,但使用毒氣的是有希自己。雖說在那個狀況需要那么做,但她不好意思拋棄Bobby,所以現在也像這樣扶著Bobby。

?「嗯。」

?「很近嗎?」

?「……嗯。」

?不過,這樣下去逃不掉。回答Bobby的問題之后,有希明確意識到這一點。

?「Nut,把我留下。」

?Bobby意外提出打破僵局的方法。他停下腳步,放開當成拐杖支撐身體的有希肩膀。

?有希停下腳步,一臉不耐煩般看向Bobby。

?「你是傻子嗎?」

?「你說什么?」

?「啊,說錯了。不準講這種傻話。」

?「……你真的是說錯?」

?「不擅長近戰的你,對付不了剛才那個女的。」

?有希無視于Bobby的吐槽。現在不是拌嘴的狀況。

?「那就更該把我留下。既然是那么難纏的對手,這樣下去我們會同歸于盡。以我的能耐好歹可以爭取時間。」

?「不準講這種你自己都不相信的話。而且不會同歸于盡。因為我必要的時候會拋棄你。」

?有希回答完就壓低身體扛起Bobby。不是背他,是腳向前,頭向后,當成水泥袋扛在肩上。

?「喂?」

?「這樣比較快。」

?如有希所說,她以更勝于剛才的速度開始下樓。

?「Nut,你為什么做到這種程度……」

?「吵死了,閉嘴。小心咬到舌頭。」

?Bobby說的沒錯,有希沒理由非得救他到這種程度。

?老實說,有希也自問「我這是在做什么」。可惜不是「自問自答」,因為沒得出答案。

?有希原本討厭Bobby。現在也以現在進行式討厭他。不是容貌或個性怎么樣,是不喜歡他炸死人的作風。「拋棄你」這句狠話肯定忠實表現有希的心情,所以有希無法說明自己為何不惜扛著也要帶他走。

?這份迷惘影響腳步的可能性恐怕不是零。不過爭吵造成的延宕更是決定性的要素。

?「咕呀!」

?Bobby突然哀號,在有希肩上劇烈顫抖。他的體重對于身體強化中的肌力不是太大的負擔,但是比有希大兩輪以上的體格亂動,有希也終究支撐不住,失手將Bobby摔落。

?Bobby滾下階梯時,深色的針從他的腰部探頭。

?對這種針有印象的有希,甚至忘記抓住Bobby的身體,連忙轉身。

?她驚愕睜大雙眼。

?有希知道對方在追她。

?但肯定還有一層樓的距離。

?空氣流動聲。

?但是再怎么在內心否定,她的雙眼也傳來無情的現實。

?那里是身穿水手制服與黑褲襪的鮑伯頭美少女。

?右手所握袖珍手槍大小的短針槍槍口朝向這里。

?以冰冷的雙眼俯視有希。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