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卷

0-3 轉折

?“……”

晚會的禮堂前,悠姬卻停下了腳步。

悠姬習慣性地以為,學校的活動,穿著校園內的服裝就可以了。不過三大學院每5年為當期畢業生進行慶祝的全學院參與的聯誼晚會,雖然是學校的活動,但它的本質仍然是個晚會。

于是悠姬望著陸陸續續來到已經裝點成巨大會場模樣的中心競技場的同學們都穿著或松軟可愛或精致華麗的各式禮服,呆呆地愣住了。感知敏銳的悠姬也注意到偶爾會有留意到自己的同學投來了略帶奇怪的目光。

“哈——”

悠姬只是短短地嘆口氣,便走出了這略顯窘迫的心境。

“反正與眾不同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這次也只是衣服有不同,不會遭遇比以前更糟的事了。”

悠姬暗暗對自己說。自己只要踏踏實實努力下去就好。

悠姬所在的絲緹小隊從同期賽冠軍開始便一鳴驚人。之后數年,不僅罕見地在學習3期中以最年輕的第一期隊伍的身份霸占著學習期冠軍,今天上午與畢業生的隊伍(也就是實習第三期隊伍)的表演賽中,在艱苦卓絕的對抗之后,也史無前例地完成下克上,頗有喧賓奪主的味道。

悠姬能夠感覺到,其他人對自己的偏見與冷漠在漸漸松動。況且自己現在有了可以信任的伙伴,以及一直關心著自己的瑞伊在,他人的看法并沒有那么重要,而這樣的困境也構不成什么問題。

橫下的心反而變得輕松,悠姬旁若無人地繼續向禮堂走去。

“竟然穿著這樣的衣服來晚會啊。”

“就是,因為贏了所以膨脹得旁人都能看出來。”

有些事情的改觀,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悠姬明白這一點,于是只是稍微瞟了一眼聲音來源的方向。

是學院里其他隊伍的一男一女。學院的安保工作一直由排名靠前的隊伍輪流執行,悠姬也有輪值過所以很熟悉。這次晚會由于是大型活動,就打亂了隊伍進行抽簽,不過由于悠姬她們有表演賽的任務所以并沒有參與。

“我們可是超重視這個晚會,但畢竟要尊重抽簽的決定,所以來做晚會的安保工作。但是你有這樣的機會卻這么輕視它,你真的配擁有這樣的機會嗎?”

“還穿著戰斗用的服裝,像嘲諷一樣。”

由于悠姬停了下來,所以兩個人更加變本加厲地把抽到了鬼簽的厄運遷怒于悠姬身上。

悠姬并不想說自己其實是并沒有禮服。在家里穿著女仆的服裝,在學院則穿著學院或戰斗服裝,悠姬狹窄的生活空間使她之前從未意識到自己有對華美衣裝的需求。但是如果這樣回應的話,又會被其他的方式嘲笑吧。

“雖然我并非守衛團的成員,但我也認為為學院服務是一種榮幸。”

“這樣的話說起來都容易,喚作是你你就說不出來了。”

“如果你認為這只是說說,我也不介意用行動證明。雖然,我認為這種信念的差別,也許正體現在我們水準上的差距。”

“……!”

不是隊友的優劣、家人的照顧、或是裁判的偏向,悠姬所在的絲緹小隊是憑借著實實在在的實力以及背后強大的信念而獲得勝利的,悠姬仿佛這樣宣言著。被意料之外的話語駁斥的兩人一時間憋紅了臉。

一瞬間,悠姬又覺得對方兩人有些可憐,運氣不好抽到了下簽,失去了參與期待與準備已久的晚會的機會,將怨氣發泄在自己身上又沒有成功。

她隱藏起自己的氣息,溜進了兩人意識的縫隙中,將兩人手上記錄著巡邏任務的表單取到了自己手中。

“我來代替你們吧。”

兩人愣住了,一時間區分不出悠姬是不是仍在批評他們。

“既然你們那樣重視這個晚會,事到如今不能參加也是遺憾。你們有為晚會做準備吧?現在也許還來得及?”

兩人面面相覷,悠姬平和的聲音終于使他們相信悠姬的語言是出自好意,他們猶豫又緩慢地點了下頭。

“會代替你們巡邏的,說話算話。你們去吧。”

“悠姬同學……”

“我們剛才……”

悠姬只是輕輕聳肩,擺了擺手。

在兩人離去的時候,悠姬看到,其中一個人回身給她鞠了一躬。

這并不是說悠姬有多么喜歡以德報怨,只是比起穿著尷尬的服裝去參加一個自己并不太需求的晚會,還是做自己熟悉的事情更令她感到舒服。

會場內傳來高漲的歡呼聲與多彩的音樂聲。想必畢業生們正享受與分享著他們在學院的最后時光。

而對于悠姬來說,則只是當成普普通通的一天去度過就好。

當傳來的音樂變成舒緩的舞曲時,悠姬方才思索起晚會的內容。

“下次還是來參加比較好呢。不然連晚會上有什么內容都不知道。下次要買一件合適的衣服。現在播放的應該是跳舞的曲子吧?到時候我也會跟什么人去跳舞嗎?”

腦海中浮現的第一個人便是瑞伊。

“瑞伊并不是學生,而且,還有萊茵姐在……”

悠姬自然早已不是原先的懵懂少女,她感受得到萊茵對于瑞伊的喜愛,也能從瑞伊時而提起萊茵時的表情看出兩人關系的緊密。除此之外,瑞伊是綠洲之城實際上的城主,白龍之魂的持有者,而萊茵則是綠洲之城十位行使著執政權的,地位僅于瑞伊之下的長老中其中一位的女兒。他們不僅是天造地設,門當戶對,他們若能結為一對,對尚顯年輕的瑞伊來說亦是很大的幫助。

無論是出于自卑,還是對瑞伊的全心全意,悠姬始終隱藏著對瑞伊的別樣情愫。

雖然伴著如今的情景,還是不禁幻想起,在社交課程中學習的社交舞步,以及,與瑞伊跳舞的自己。

“你在這里呀。”

“~~”

悠姬不禁哼起音樂的曲調,以至于在有人搭話時,仍然沒有反應過來。

“為什么你在外面,還一副如此開心的樣子。”

一只寬大的手搭在了悠姬的肩膀上。

“哦,誒?誒誒誒誒誒?瑞伊??!!”

悠姬回視看到了對方的樣貌,驚叫起來。

“你為什么會在這?”

從驚訝中緩過神的悠姬詫異地問道。

瑞伊放下了因悠姬的驚叫而捂住耳朵的手:“我也是學院的原學生啊。作為學院界規模最大的晚會,無論是從哪種身份來考慮,我都應該出場啦。”

“原來這個晚會,這么重大啊……”

“所以,”瑞伊忽然給悠姬鞠了個躬,“對不起啊最近太忙碌了,忘記了沒有給你買禮服的事情。正好是蘭姨的孩子出的意外,我也忘記吩咐其他的仆人這件事了。”

“這是干什么,別這樣啦!”悠姬趕緊扶直瑞伊的身子,“你作為城主可不能這個樣子,這事其實沒什么大不了的。”

“我是作為家人感到非常愧疚,如果悠姬不原諒的話,我就不起身了。”

“哎呀呀,原諒了原諒了!”

瑞伊這才笑呵呵地又直起了身子。

“而且說起來我本來也沒有生氣什么的。”

“我在會場里沒有看見你,意識到你可能因為生氣了所以根本沒進來。”

“所·以·說,沒有生氣啦,我在你眼里有這么小氣啊?”

悠姬故意努起嘴。

兩人對視了一會,又很默契地笑了。

“感覺,好久都沒有這樣交流過了。”

“是啊,最近我周末回去的時候,你一直都不在。”

“因為確實很忙,這雖然是無法避免的,但忽略了對家人的關心,我始終還是需要賠罪的。”

“所·以·說,悠姬不是小孩子了,不用這樣輕拿輕放啦。”

“那……我們要重新回會場么?如果你不會因為衣著而感到尷尬的話。上午表現那么精彩的主角,此時卻不在會場。”

“我還有巡邏的任務要完成。”

悠姬展示了一下手中的兩張單子。瑞伊發現了是記錄著巡邏任務的單子后想要仔細觀察時,又被游戲迅速地收回去了。

“所以這身衣服蠻合適的。”悠姬接著說。

“你不是有表演賽的任務所以……你從哪搞來的啊?”

“就是跟其他因為簽運不好而遺憾不能參加晚會的人交換了一下而已。倒是瑞伊,你的身份,這樣偷跑出來可以嗎?”

“需要我登場宣講的流程已經結束了。這段由我自由支配的時間,就讓我補償一下家人把。既然有兩張單子,分我一份正好。”

悠姬因為突然到來的瑞伊的陪伴,感到了心跳的加速。于是趕緊把發熱的臉扭到了另一側。

“恩……不愿意嗎。”

“那倒沒有啦……”

拒絕,自然是不可能的。

悠姬想起自己被拯救時,瑞伊將它描述成“挺過了之前劫難的命運的獎勵”。當下的狀況,可以說是對她的善意的又一次獎賞吧。

“蘭寧阿姨的孩子還沒有找到嗎?有點難以想象。”

“這次的對手看來不是強盜之流,估計有更深的背景。最近正是忙著調查與收集、分析情報。”

“聽起來,很令人擔心,沒問題嗎?”

“沒問題的,放心吧,已經讓精銳的小隊閑下來專門處理這件事了。”

“我指的是,擔心你過度操勞啦。”

畢竟龍人在亞人領具有絕對的力量優勢,悠姬并不擔心事情解決不了。

瑞伊露出了恍然的表情,微笑著把手輕輕放在悠姬頭上,撫摸起來。

就這樣,兩人度過了一段久違的閑談交流的時光。

優美的音樂聲仍悠然地從會場中傳出,使得悠姬愈來愈有想做一件事情的氣氛。

“瑞伊。”

“恩?”

沉默。

想跳一支舞。

只是想跟瑞伊跳一支舞而已。

沒有不自律,不會耽誤瑞伊的時間,不會對不起萊茵。

“怎么了,悠姬?”

地面是平坦的,沒有其他的人,沒有一定要忍耐的理由。

轉身面對瑞伊,深吸一口氣,在呼吸出來之前。

“我想……”

“!”

“!”

——有人

幾乎同時,悠姬與瑞伊盯向了同一個方向。他們察覺到了相同的東西。

而后,在悠姬反應過來之前,瑞伊猛地推開悠姬。

“呀!”

悠姬迅速找回了平衡,與瑞伊相對跳開,他們兩人剛剛所處的位置已被幾束銀白色的光束穿過。

“竟然躲開了?我還以為是個相當好的時機。”

三個灰袍人從不遠處低矮的灌木叢中鉆了出來。其中領頭的人用作為男性很怪異的細高音調調侃著自己的失敗,但卻并沒有懊悔的情緒。

“在攻擊之前竟然沒有發覺!”

作為隊伍中負責隱秘與偵測的游擊手,悠姬本能地感覺到對方來者不善。心里懊悔著的同時,迅速進入了作戰狀態。

對于悠姬來說無法置信的事并不是有人可以如此完美地潛伏,而是這三個人竟然可以通過包圍著綠洲之城的魔法屏障,并且在沒有引起警報的情況下穿越了半個城市來到這個幾乎位于城市中心的學院之中。

“竟然可以通過‘屏障’來到這里,我對你們的疑問可是相當的多啊。”瑞伊拔出了自己的佩劍,一股不可見的凜冽之氣便縈繞在瑞伊的身邊。

“你說的是那個傻了吧唧的魔力屏障嗎?真是奢侈浪費的魔力用法啊,嘻~,說到這里真~的忍不住笑出來啊,竟然用那~么龐大的魔力去做這樣浪費的事,做這件事的人真的是豬腦吧。不過~呢,也確實是到達這里最大的麻煩啦。不過~呢,因為做這件事的人是豬腦,那么自然沒有本天才破解不了的道理,嘻嘻嘻嘻嘻~”

領頭的灰袍人一邊繪聲繪色地做著略顯癲狂的動作,一邊發出令人惡心的笑聲。

悠姬趁機暗暗瞄準了安放在學院各處的類似魔法符文的警報裝置,突然抬手就在手中匯集魔力產生了一柄袖珍的光槍。

站在兩側的灰袍無視了仍在癲狂的他們的領頭,與其說是默契,不如說是統一標準般一齊詠唱起魔法,在悠姬丟出光槍的同時,兩發閃電般的射線便擊向了悠姬。

“呔!喝!”

正處于破綻中的悠姬來不及反應,瑞伊卻沖了過來,一邊用長劍擋下了其中一發攻擊,一邊推著悠姬脫離了另外一發的攻擊范圍。

“正確的判斷,悠姬,對方看來并非等閑之輩。”

伴隨著用于警戒的符文破裂,銳耳的警報聲遠遠蓋過了原先的音樂聲。幾分鐘內,入侵的這三個人就會被守衛團以及頗具戰斗力的眾多學生們包圍起來吧。

“哦喲喲喲,真是錯誤的舉動喲,你這樣子,不是連愉快的休閑時間都沒有了嘛!”

領頭灰袍的惡心聲音增添了幾分兇惡,一邊說著,一邊詭異卻又迅猛地逼近二人。他掏出了自己的武器,擊向瑞伊。

“竟然是鏈枷!”

怪異聲音的灰袍的武器也是怪異的。用鐵鏈拴在短棍一段的狼牙錘在空中劃著迅猛而致命的軌跡,與瑞伊的長劍在數秒鐘就已碰撞數次。

“材料并不普通……即使給劍充盈起魔力也不能將它切斷!”

對于鏈枷并不熟悉的瑞伊,面對著常以詭異角度攻擊過來的致命攻擊,又要提防著被鎖鏈纏住武器的風險。作為城主沒有舍身選項的瑞伊在經常發起舍身突擊的灰袍面前,在接下來的幾次交鋒之中迅速處于劣勢,只有招架之力了。

悠姬自然不能旁觀下去,她將魔力纏繞在雙拳之上,鉆著灰袍揮舞武器的空檔向他突進過去。

怎料灰袍猛地旋轉了身體,一邊利用鐵錘強勁的勢能暫時砸退了瑞伊,一邊飛起一腳踹中了悠姬的側腹。

“什……!”

遭遇意料之外打擊的悠姬瞬間失去平衡,但動作連貫的灰袍早已將蓄足能量的鐵錘迎面砸向了悠姬。悠姬只能緊急鼓起全部的魔力集中于雙臂架在身前,劇烈的撞擊震得悠姬雙臂在劇痛之下幾乎失去知覺,翻滾著跌爬到數米之外,如果不是用魔力保護著,估計早就連同自己的頭骨一起被擊碎了。

與訓練時所使用或遭遇的技能的分量完全不在一個檔次,悠姬在這瞬間意識到,對方的技巧不僅是歷經凝練的殺人之技,它里面所隱隱蘊含的覺悟也遠超自己。

“竟敢……!”

因為悠姬被打倒的憤怒,瑞伊反而從之前的束手束腳中解放了出來,凌厲的劍鋒如同風暴猛烈而快速地襲擊者灰袍的死處,但灰袍精巧地活用著鏈枷的錘、鏈、棍三部,看似兇險實則密不透風地化解了瑞伊的攻擊。數秒之中,瑞伊攻勢將竭,在露出破綻之前,瑞伊趕忙拉開了二人的距離,擺起架勢守在悠姬身邊。

“我……沒事!”

擔心自己會讓瑞伊分心,悠姬克服著手臂的劇痛與全身的鈍痛,掙扎著爬了起來。

“作為躲在罩子里養尊處優的墮落龍族來說,還算是看得過去的戰斗。不過你們自己削減了剩下的生存時間,我也只好速戰速決來發大的了結你們了。”

灰袍嬉笑著收起鏈枷,在雙手指尖夾出了許多灰色的球體,涌動起貨真價實的不祥魔力。他的兩個同伴也配合著一起做出類似的攻擊動作。

在短暫的交鋒之后,瑞伊與悠姬一樣深刻了解了對方在技巧上遠勝自己,不可以與對方博巧,必須展現全部的力量徹底壓制對方。

于是,長達數米的銀白色的龍之雙翼在瑞伊兩側猛然張開,環抱著自己作為抵御攻擊的屏障,并且在雙翼之間涌動起在量級上遠超對方的龐大魔力。

這一瞬間,悠姬看到了對方在斗篷之下,那如同得逞般邪魅上翹的嘴角。

“光滅之鍥!!!”

“光之——”

灰袍三人激發出的數十道白光射線疊加起來,將四周照耀仿佛白晝,向瑞伊的龍翼傾瀉。但,龍翼卻仿佛薄霧一般任憑射線穿透,仿佛它們不處于同一個維度。

“怎么可……”

在瑞伊與悠姬能夠做出完整的心理反應之前,他們便被轟擊過來的射線引發的連環爆炸覆蓋了。

“呃啊啊啊!”

在爆炸外周的悠姬被轟飛到十數米之外。如同自由落體一般毫無防護地摔落在地面上。

“不……瑞伊……”

在悠姬的意識消失之前看到的最后畫面是,手執散發著冰冷光芒的柱狀物的灰袍,刺向已經匍匐在地的瑞伊的瞬間。

…………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