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卷

0-2 朋友

時光飛逝——


轉眼間已是八年之后。


雖然悠姬自己已經滿足于在宅邸做些雜事的女仆生活,但在她20歲這一年,還是被瑞伊強行送到了面向年輕龍人們的學校去進修知識與技能。


綠洲之城有三大學院,分別是守衛學院,生產學院與商貿學院,顧名思義,三所學院在基礎的文化與知識之外各自有所側重,悠姬依從自己的喜好選擇了守衛學院,守衛學院的入學年齡便為20歲左右,在經歷15年的學習期與另外15年的實習期后即可畢業,它的畢業生的主要去向便是綠洲城的軍事與保衛部門:守衛團。當然,學生的學院變更也是常有之事。龍人長達數百年的生命使得他們有充足的時間去思考與變更自己想要從事的領域。


悠姬的根源雖然來自于黑龍,但有著瑞伊的和萊茵的指導,加上悠姬自己的認知變化,由于魔法為精神的外在表現,所以在悠姬身上發生了小小的奇跡:當她把自己當作瑞伊去模仿瑞伊的魔法時,她就可以如同其他白龍人一樣,迅速而又高效地發動白龍一族的特有魔法。


充足的練習使得她能夠通過守衛學院的學業與測試。


但是悠姬仍然面臨著其他的問題。其他的白龍人們會天然地排斥不屬于這個族群的悠姬。雖然悠姬屬于科迪納家的人這點讓她回避了可能出現的身體上的欺凌,但在學院之中她仍然是被孤立與疏遠的。守衛學院每5年便會進行一次非常重要的組隊活動,參照守衛團的編制機制,5年來的所有新生都將組入一個以5人為單位的小隊之中各司其職,發揮出遠超個體的團隊能力。


此時作為2年級生的悠姬,并沒有任何朋友。學院的課程學習是比較靈活與開放的,大家都是各自選擇課程去學習,并沒有班級的存在。悠姬一直是獨自選擇課程安排,沒有朋友的她也因此連熟人都沒有。


當然,悠姬之外,也并非所有的人都能夠組成隊伍。主動申報之后遺留下來的學生們會由教師進行調劑,最年輕的不足5人的學生會延留到下一次組隊活動去。


作為2年生的悠姬,心里早已抱定被調劑或者被延留的結果,在其他的學生們熱熱鬧鬧地討論與奔走之時,她仿佛一個沒有歸宿的影子,只是上課下課,然后靜靜地從每個人身邊掠過,直到——


“嘿,我說你,你是2年級的悠姬對吧。”


一個爽朗的聲音闖進了悠姬的意識。


悠姬將常時低下的頭抬了起來,打量著在自己離開教室時堵在門口的人。


是一個面相頗有活力的與自己年紀相仿的女性。


帶著一點自然卷的金色頭發剛剛垂過耳朵,碧色的雙眸洋溢著自信——包括端正的五官在內,這是白龍人的經典外貌。而這位少女則具有更加爽朗的特質,眉端是氣宇軒昂的直線型,面龐也是整潔中透露著一點點銳氣的干練。


“你是……”


“我叫絲緹,也是2年級生,哦不過你不知道我也是很正常的,因為我的主要方向是‘守衛者’,我們這學年選擇的課程大概有一半都不一樣,上到同一堂課的幾率就更低了。”


悠姬心想其實都一樣,本來她也幾乎一個人也不認識。


“不過我對你還是有一定了解的,這次來找你是希望你作為游擊者加入我的隊伍。”


“誒?我……嗎?”


悠姬驚訝于兩件事,其一就是沒有朋友的自己竟然會被別人邀請加入隊伍,另外就是竟然會有人留意著自己竟然知道自己的學習方向。


一瞬間的小欣喜之后,悠姬馬上整理了心情,以不想讓自己被討厭的態度恭敬地回應道。


“我、我是悠姬,也是2年級生,主要學習方向是游擊者,不過包括守衛者在內的其他課程也學習著,所以如果有需要的話我也可以……啊,我沒有冒犯的想搶位置的意思!”


“沒有沒有,就如同我所說的,我就是希望悠姬以游擊者的身份加入我的隊伍,你看,悠姬做游擊,聽起來就很合適,哈哈。”


比起悠姬的緊張,眼前爽朗的少女則絲毫沒有介意的意思。絲緹的聲音如同清澈的溪流,既有著女性的純潔與靈氣,又有著如同少年一般的能量與活力。


“哈……”


“你這笑話太冷了,人家回應不了都尬住了。”聽到聲音,悠姬才發現在另一旁還有一位身材魁梧的男性。男性比悠姬和絲緹高了足有一頭多,想來大概有兩米多的身高。他的短發金色偏灰,顴骨稍高從而眼睛略顯深邃。他的面龐與他的聲音一樣,如同湖泊般深沉而又帶一點溫柔的感覺,即使是在吐槽絲緹,也并不會感到語氣中有任何不耐煩。


“有嗎?”

“有喔。”

“但我講起來覺得挺開心的呀。”

“那是因為你本來就是開心的吧。”

“對哦!畢竟距離我理想中的無敵隊伍只差一步了!”

“人家還沒有答應你。”


男性轉過身來,與悠姬打招呼般點了下頭:“我是歐斯卡,3年級,跟絲緹算是老朋友了,不過如你所見絲緹就是這么個不太靠譜的隊長,想要拒絕的話千萬不要礙于情面,我非常理解的。”


“啊哈哈……沒有沒有。“


“喂!你這家伙是個叛徒嗎!當心咱開除你!”


絲緹個子并不高,比悠姬還稍矮一點點,但是她憑爆發力猛地躍起,一下子就用胳膊夾住了歐斯卡的脖子拖到跟自己一般高。


“如果你不爽這個破壞者的話,我開除他也是可以的。”


“沒有沒有!能得到邀請我很高興!只是……你們確認,要我這樣的人加入隊伍嗎?我因為沒有一起學習的伙伴,所以實技課程都是自己來的,團隊配合也沒有實踐過……”悠姬一方面喜悅,而另一方面擔心這只是一個玩笑而感到不安,說著說著就不經意吧目光瞟到一邊去了。


“游擊者有很強的自主能力是優勢哦。至于團隊配合,我們還有十年以上的時間慢慢練習呢。”


絲緹松開了剛剛還在教訓歐斯卡的手,伸向了悠姬。十年之約,仿佛絲緹已經認定了悠姬就是以后的隊友,不會改變一樣。


“那可以說定了嗎,加入隊伍的事?”

“謝謝,我愿意。”


悠姬也將手伸了出去。


“喂,絲緹,繼支援系的吊車尾之后,你又拉攏一個離群者進隊伍啊。輸的很慘不要緊,有話題性就好嗎?”


從門口經過的人中似乎有認識絲緹的,略帶風涼話的語氣對絲緹說。


“當心被這么有話題性的隊伍揍扁的時候,你也會變得很有話題性哦。”


絲緹倒是滿不在乎地回應回去,順便做了一個屈臂展示肌肉的動作。


“吊車尾是……?”


“埃米可不是吊車尾哦,可是我親自挑選的支援者中的瑰寶。這個隊伍已經萬無一失了!”


悠姬依稀想到,自己在游擊者之外的課程中,因為相性不好,所以實技測試的結果基本都是倒數第一,而在志愿者的課程中不是。搶了自己倒數第一位置的人的名字,好像就叫埃米。悠姬突然間就對這個隊伍的前景產生了擔憂。比自己使用白龍魔法還要笨拙的人去做支援者嗎……


“萬無一失啥的,明明還差一個攻擊者沒選呢。”歐斯卡已經掙脫了絲緹的鉗制,開始對絲緹吐槽。


“攻擊者隨便選個火力很猛的人就好啦,不像悠姬與埃米,還有我自己這樣的只有唯一選項。”


“先不問為什么我被排除在外了,凡是你覺得火力很猛的人估計都看不上我們吧,就算不是唯一選項也一樣哦。”


“放心啦,我已經有目標了。從‘調劑者’里選一個就是了。”


“我記得‘調劑者’是指,沒有組隊的遺留下來的人?”悠姬略顯遲疑地發表了疑問。


歐斯卡抬了下眉毛,發出了一聲幾乎無法察覺的“嚯”的輕嘆聲:“我之前還感覺你不是會去了解這些的人。”


“哎……因、因為我本來就做好了無隊可組的準備所以專門去了解過會怎樣。”


歐斯卡一副原來如此地點點頭


“悠姬的說法并不能說是錯誤,不過調劑者中也有自己主動選擇不組隊而等待調劑的哦。”絲緹解釋道。


“主動選擇被調劑?為什么這樣做呢?”


“嘿嘿,一會你就知道啦,”絲緹露出了狡黠的笑容,眨著一側的眼睛比劃著食指,一副保持著什么秘密的樣子,“不過一會我說的話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在我心中,你們都是最棒的隊友,除了歐斯卡。哦對了歐斯卡,你把埃米也找過來集合吧,我們在老師辦公室見。”


“請你不要一邊貶低人一邊使喚人哦。”

“嘿嘿,這不正是展現你在隊伍中價值的時候。”


悠姬看著兩個人開玩笑般的斗嘴,心中涌現了一小股復雜的感情。


“人與人之間原來可以如此信賴……”


————

——


“不行。絲緹,你得明白這是規則。”


“有什么關系嘛,早晚的事而已啦。”


教師的辦公室里,負責編隊的一名中年男教師一臉不耐煩地抗拒著絲緹的糾纏。


從絲緹剛進房間尚未開口,這位教師就一副胃疼的表情來看,悠姬察覺到,絲緹或許一直不是個省油的燈。


“像你這樣的隊長,你應該知道也不只你一個。我可不會給你搞特殊的。”


“我跟他們可不一樣啊,你看我的隊伍,組成這個樣子已經很勉強了哦,實在找不到最后一個人了,截止日期到了以后就會變成4個‘調劑者’,老師你今年的數據會變得更難看。當然我們4個就算變成‘調劑者’估計也會馬上在一起組隊,然后還是馬上從其他‘調劑者’里面挑一個‘攻擊者’出來。你看你看,跟我們現在挑一個‘調劑者’出來跟我們組隊,唯一的區別就只有老師你的數據變得難看而已哦。”

教師很不甘心地看著在場的絲緹4人組。


“歐斯卡,你……”


“我跟絲緹是孽緣啦,不會找別的隊伍的。有個人能在絲緹旁邊遏制下她的隨性而為可能對老師們來說更好。


悠姬從歐斯卡淡淡的口吻中聽出了一點點恐嚇的味道。


教師的目光又在悠姬與埃米身上游離了很久,終于放棄了什么似的嘆了口氣。


“成為‘調劑者’是她的個人意愿,她是作為利克長老家的人,幫助未能組隊者組成隊伍,是美德的體現,作為教師,我并不能左右他人的意志。”


教師很正經地回應著絲緹。


“當然當然,無論是老師你的還是萊茵她的我都不會左右啦,我只是需要老師您提前把‘調劑者’的組隊單給我……”


————

——


“萊茵前輩!請加入我們的隊伍吧!”


走廊上,絲緹一邊將身子躬成九十度行禮,一邊將已經填好了的只差一位攻擊者簽名的組隊單雙手遞向萊茵。


“不必如此客氣,我們同屬一個五年期應該算是同期,不過,”萊茵接過了組隊單,因為看到了預料之外的東西而露出了一點驚訝的表情,“竟然是‘調劑者’的組隊單啊。難道我記錯了,組隊截至期是還有兩天吧?你們應該還可以繼續努力一下……”


“時間上雖然有富余,但是組隊情況其實是大局已定了。對于個別已經幾乎詢問過所有隊伍的人來說,即使有努力的時間也沒有努力的對象。把剩下的時間一直用來吃閉門羹對于我們來說也有些殘忍。”


“……說的也是,所以老師才會……”


“是的!老師出于對我們的關懷,允許我們提前組隊了。”


“恩……”萊茵一時想不到什么拒絕的理由,但仍舊沒有消除疑慮的樣子。


“有萊茵前輩幫攜著絲緹,老師也會更安心吧,這個由剩下的人組成的隊伍也能得到幫助,這也是萊茵前輩作為調劑者的目的吧。”歐斯卡在一旁助攻。


“恩……歐斯卡啊,我知道你,你在‘破壞者’的課程里也算是位居前列的,為什么也會成為‘調劑者’呢。”


“跟萊茵前輩一樣,幫助他人始終美德。而絲緹這么個不靠譜的人,需要的幫助可比其他人還要大。”


“唔唔唔……”


為了在萊茵面前演戲,絲緹憋著沒有反駁歐斯卡。


“那么……悠姬你呢?有沒有刻苦學習不辜負科迪那家的姓氏,而不是淪為無隊可組的‘調劑者’?”


突然可能成為絲緹計劃中的突破口,悠姬緊張得說不出話來。


“你的樣子……難道說是因為4年多沒見了,所以忘記了我么?”


萊茵進入學院進修之后,由于學院平日是封閉管理,所以沒有了早上來到瑞伊的宅邸晨練的時間,而一直呆在宅邸的悠姬便失去了與萊茵的接觸點。此時,萊茵正是5年級生。


“沒有沒有!我一直記得前輩的指導,瑞伊也時而還會提起你的事,只是我……”悠姬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


“哎呀哎呀,這樣呀。”萊茵聽到一半就顯得有些高興,似乎不介意悠姬之后說什么了。


“看來我是恭敬不如從命了呢。既然教師那里都通過了,我也沒有拒絕的理由。那么以后請多包涵咯,隊友們。”


萊茵的表情經歷幾輪變化,此刻終究是歸于平和,在單子屬上了包含自己魔力的名字。藍色的晶瑩魔力隨著特制的魔力筆跳動著,絲緹的眼睛與嘴也因成功的喜悅而愈加張開。在萊茵完成簽名的一剎,絲緹如同猛獸撲向獵物般奪走了組隊單。仿佛剛開始的恭敬與禮貌沒有存在過。


“嗚呼!搞定!”


隨后一溜煙地消失在走廊里。


“啊……”


萊茵一時愣住,沒有理解眼前的狀況。


“這就是絲緹啦,你會習慣的。”歐斯卡聳聳肩。


…………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