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卷

0-1 恩人

被瑞伊從奴隸販子手中救出后,再次醒來時,悠姬發現自己已經被換上了干凈的衣裳,身體也被清洗過。雖然有略有僵硬與不適感的地方,但是自己身上的新舊傷病已經奇跡般地好轉了。


雖然因為疲勞與饑餓,精力稱不上有多充沛,不過悠姬依然感到如獲新生。


悠姬在確認完身體狀況后呆滯了半晌后,環視一周。她身處一間裝潢精致的房間。床鋪是沒見過的絲滑材料,柔軟舒適而又恰到好處地帶有韌性。窗外似乎是白天,陽光滲過白綢般的窗簾彌散在靜謐的房間里。


一瞬間,悠姬覺得自己身處夢境。


不過,她的腦海中更加強烈地烙印著,那個拯救自己的青年的聲音。


悠姬跳到地上,冰涼地板的刺激卻令她感覺清爽。撥開窗簾向外望,能看到白瓷般顏色的高矮建筑與綠植參差林立,綿延不止,仿佛一座城市大小的桃源。而悠姬的房間似乎位于這間宅邸的二層。悠姬帶著一半不安與一半好奇,打開了房門,光著腳丫踏入了走廊之中。


走廊的墻壁光滑亮潔,幾乎可以映照出悠姬的身形,白色的基底中綻放著深灰色的大理石紋路。而腳下的地面鋪著以紅色的為主色調的充滿華麗花紋與精致刺繡的地毯。比起剛剛涼涼的地面,更加令人感到舒適。


悠姬走過了兩件緊閉著房門的房間,來到了二樓的大廳。大廳的對側似乎是一條與這邊對稱分布的走廊,而另外兩側則分別是露臺與樓梯。從樓梯下傳來了幾個人談話的聲音,悠姬之前的經歷使她對于外界的聲音以及聲音中包含的情緒很敏感,而悠姬在第一時間就捕捉到了瑞伊的聲音。


激動,推搡著悠姬向樓下邁步,而忐忑,則讓她的步子充滿猶豫。從拐角探出頭來的她在一樓的大廳中找出了瑞伊之時,激動的心跳沖頂著她的喉嚨,使她不由得倒吸一口氣。


“——哈”


這一聲輕嘆,卻讓廳中本來進行專注討論的眾人都注意到了她,這令她驚慌不已。如果不是用手扶著欄桿,悠姬可能已經一屁股跌坐在地面上了。


一位身著黑色服裝的中年女性了立刻黑著臉走上樓梯。她的連衣長裙莊嚴肅穆,對悠姬來說,跟之前鞭打管教過她的人氣場有些許相似,被嚇得一動一不敢動。


“大人還有重要的事情,這里不是你可以出場的地方。”


“啊,蘭姨,沒關系的,我沒想到她會這么快就醒來了,我送她回房間就好。”


瑞伊見到悠姬醒來,首先洋溢著的是喜悅,只是因為時機不合適,又只好沖著廳里其他人尷尬地笑笑。


“沒關系,我們也不是在進行什么正式的會議,中斷一下討論也無妨。”


“不過瑞伊大人,雖然像這樣的出于善心把這位可憐的小姑娘撿回來之類的事情,我們不會過多干涉,但是您還是要清楚您的身份馬上——或者說已經不一樣了,還請大人對自己的身份與場合有所自覺。”


雖然用著恭敬的語氣,但仍然十分具有壓迫感的,另一個中年人的聲音。


“恩,牢記于心,荷魯西長老。”


“瑞伊大人,那位妹妹就是你在任務中救助的黑龍部族的孩子嗎?”


大廳中,除了瑞伊,與作為仆人或者說管家的蘭寧之外,還有四位中年男子,以及發出詢問的少女。


少女站在一位中年男子的身邊,是男子的女兒。她穿著精致的禮裙,潔白的紗裙搭配著美麗的花邊顯得甚為高貴。而她的膚色甚至更勝一籌,活力的淺粉色藏在雪白的肌膚下含苞待放,碧色的眼睛如同凝結成寶石的天空般閃閃發亮,金色的長發扎成花辮盤在后側仿佛藝術品。她拈起自己的裙擺,后撤一步,玉足足尖輕輕點地,雖顯夸張但又十足優雅地向瑞伊行了個禮。


“是這樣的。”


“瑞伊大人跟各位叔叔的討論也很重要,蘭寧阿姨照顧瑞伊大人,照顧這位女孩的事由我這個年齡最接近的人來說最合適了,請放心吧。”


櫻唇緩動,沒有人能拒絕如此可愛的少女的提議。


“恩……那有勞了。”


“瑞伊大人客氣什么。”


又一次優雅地行禮,少女帶著迷人的微笑便走上樓去。


“利克的女兒還真是驚為天人,明明沒有使用魔法,卻有一種在‘魅惑’的感覺。”


“長老家的孩子,有這樣程度的能力不足為奇。”


另一邊,少女牽著悠姬的手,踏著輕柔的步子回到了樓上。手中柔軟的觸感稍稍化解了悠姬的緊張感。


“按照瑞伊大人的習慣,如果沒猜錯的話,應該會把你的房間安排在這邊的那里。”


少女所指,正是悠姬醒來的房間。悠姬點點頭。


少女對自己判斷的正確顯得極為高興,揚起頭不由的“哼哼~”了出來。比起在樓下眾人面前時的禮貌,脫離大家的視野時,顯得更活潑調皮一點。


“那么你是否知道是瑞伊大人解救了你,也就是說,他是你的救命恩人這件事呢?”


“是……的。”


一邊帶著悠姬回房間,一邊用不經意的語氣問道。


“那么對于恩人,不要去給他無謂的打擾或者招惹麻煩,這樣的事,你有學習過或者有了解嘛?”


悠姬拼命點頭。她對于剛才可能給瑞伊帶來了不必要的麻煩這件事有一定的自覺,被這樣詢問時顯得更加畏縮。畢竟以前悠姬過得是無論是否有緣由都可能會受到傷害的日子,難得得到了夢幻般的對待,不好好珍惜是不行的。


“真是乖孩子,既然你認同這個,那我們就可以算是同胞啦。這個房間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你可以隨意一點,不用緊張。我叫萊茵,是瑞伊大人的捉隨者。既然瑞伊大人選擇了保護你,那么瑞伊大人的選擇就是我的選擇。”


“萊茵大人,對瑞伊大人很熟悉?”


“你的問題很問得到點子上呢。雖然不知道你會呆在這里多久,不過在瑞伊大人身邊,可要清楚自己的立場,我告訴你……”


直到作為仆人總管的蘭寧上來招呼萊茵下樓,萊茵都滔滔不絕地講著與瑞伊有關的事。


“我會定時自己或者派人送來食品以及聽你的其他需求,所以請你不要亂跑,呆在房間里好好休息,”蘭寧用聽不出情緒的語氣說道,頓了頓,“這也是瑞伊大人的意思。”


悠姬擅長做乖孩子,雖然她已經被解救出來,有些事情改變了,有些沒有。


并沒有什么其他事可做的悠姬就守在床邊,躲在窗簾后,看著瑞伊與其他人離開宅邸,看到外面不時路過一些身著各式衣裝的男男女女,看到夜色中城市里的璀璨燈光,看到深夜里略帶疲色但仍然步履輕快的瑞伊返回宅邸。


悠姬偷偷開了條門縫,瑞伊徑直返回了他自己的房間,或許是認為悠姬已經睡下了,也或許是由于工作的疲憊使他除了好好休息之外無暇其他。


房間里的掛鐘指著接近午夜的時間,而返回床上的悠姬無法入眠。今天并沒能夠跟瑞伊好好交談,他給自己的印象那樣深刻但又多了點虛幻,連今天所經歷的現實也跟著動搖,仿佛下一次醒來時就會變為夢境,等待著自己的仍是無休止的欺凌與痛苦。


想到這里,悠姬不禁如同被針刺般猛地蜷縮起身體。


她跳下床,拿著自己的枕頭。


在漫長的奴隸生活中悠姬學習到,最好的回避欺凌的方法就是,讓自己變得不那么顯眼。黑龍血統的魔力本質是“破滅”,如今雖然它已經稀薄,但仍然能夠輔助悠姬消除因自己的存在對環境造成的影響,幫助她挺過了許多傷及性命的懲罰、或者被販賣到危險買家的危機。


她謹小慎微地隱藏著自己,到達瑞伊房間門口,她的努力與緊張已使她在短短十幾步的路程中流下了汗水。


想要與瑞伊交談。

想要呆在他身邊。

想要時刻能夠感受到他來確保這如同夢境般的現實不會被粉碎。


“瑞伊大人是我們部族以后的領導人。”

“他身上的責任與壓力想必是很大的,所以瑞伊大人也是很自律的人。”

“作為他的追隨者,在他身邊自然要為他分擔解憂而不是更添麻煩,要像瑞伊大人那樣自律。”


而與萊茵的談話內容,讓悠姬顫抖的想要敲門的手,停了下來。


悠姬也在思考這樣一個問題。


作為奴隸的自己被解救了,還受到了如此不可思議的對待。在這份無與倫比的幸運帶來的喜悅之潮緩緩褪去之后留下的,是不安與羞愧。


自己要如何配得上這份饋贈呢?


如果不珍惜與感恩,即使被拋棄了也是活該。


一道晶瑩的銀光劃過了她臉的一側,既不是悲傷也并非感動,僅僅是由于強烈的愿望與極大的克制之間激猛地碰撞,引發了身體的反應,所以悠姬甚至沒有注意到它。


悠姬的情感冷卻與冷靜下來,她緩緩放下了自己的手,平緩地踏出無聲的腳步返回了自己的房間,比她過來時更如同不可捕捉的幽靈。


這一夜,悠姬睡得異常安穩。至于是憑借透支美夢的氣勢,還是戰勝了欲望的克制,就不得而知了。


翌日清晨。


干凈的衣裳,舒適的床鋪,精致的房間,以及更加充沛的精力。悠姬確認著,看來昨天的一切并非夢境。


她爬下床望向窗外,窗外依舊是那個桃源般的城市,以及,在庭院的一側,發現了穿著寬松常服的瑞伊。


悠姬撥開了窗簾仔細觀察,瑞伊正在口中呢喃著什么,他的手中出現了一小柄閃耀著十字銀輝的小光槍。這個迷你版本的魔法雖然沒有原版那樣鋒利凌厲,但在壓制了功率的情況下沒有瑕疵與浪費,銀色的魔力美麗地環繞著瑞伊的手部,最終全部凝結在一起。瑞伊猛地甩手,小光槍便立刻化作一束光芒,不偏不倚正中放置于庭院墻邊的靶子的中心。


迅猛的動作之后,瑞伊馬上恢復了平時呼吸的韻律。感知敏銳的他察覺到了正在觀察著自己的悠姬。


帶著一點點輕快的助跑,瑞伊踏著墻面直接飛躍到二層處悠姬的窗口,他一只手抓著窗框的上沿,另一只手輕輕地敲擊著窗戶。悠姬慌手慌腳地趕快把窗戶打開。


“呦,你的氣色恢復得真快。現在感覺怎么樣了?”


“非、非常好!”


被用預料之外的方式突如其來地打了招呼,悠姬因驚異與緊張以及一點點羞澀而在臉上泛起紅潮。


“因為之前你看起來還蠻虛弱的,沒想到你這么快醒來。昨天的安排比較繁忙,沒有時間跟你交談,不好意思。”


“我是承蒙恩澤的一方,請、清不必如此在意我……”


悠姬心中憋了許多想說的話,一時間卻不知道從哪里說起。


“總、總而言之,非常感謝救命之恩,悠姬無以為報。”


悠姬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但因為太過慌張,頭磕到了窗子的下沿。


看到哼了一聲便因為疼動跪倒在地的悠姬,一直擺著一副禮貌的標準微笑的瑞伊也忍俊不禁了。


“我沒事!不、不用在意我……”


聽到了瑞伊呵呵的笑聲,悠姬一邊扶著額頭一邊爬了起來。


“這里不太是說話的地方,你身體無礙的話,我們可以到院子里交談?”


“哎?啊……沒問題。”


瑞伊便探身進來,將手從悠姬腋下攬過背部,悠姬沒什么料的輕盈身體便靠在了瑞伊身上。瑞伊的力量對于悠姬來說奇大無比,直接就被輕輕提出了窗口。瑞伊放開了抓著床沿的另一只手,從悠姬的膝蓋后攬過,伴著失重感,兩人一起落向地面。


“噫——”


悠姬緊咬著嘴唇讓自己不驚叫出來。


在墜地前的瞬間,兩人又如同羽毛般減慢了速度。一股怡人的魔力縈繞著瑞伊,他略伸腳尖輕踮地面降落,仿佛這是稱不上表演的常規操作一般保持著平靜。而他懷中,此刻正被公主抱著的悠姬則還沒有搞清楚狀況般暈頭轉向。


“哎呀,嚇到了?”


低頭看著捂著嘴的悠姬,瑞伊關切道。


悠姬并不敢點頭。


“要向蘭阿姨保密哦,蘭阿姨可是不準從窗口出入的。”


這次悠姬很果斷地點了三次頭。


“那個……我可以自己走。”


在瑞伊懷中甚是害羞的悠姬說著,并不敢直視瑞伊。


“哦、哦、失禮了。”


瑞伊將悠姬輕輕方向,領著她來到幾十米見方的庭院另一側,一座由雪白石材搭建的小廳,以及同樣雪白的桌椅。兩人相對而坐。


“雖然你可能已經從其他人那里聽說了,不過還是來一次正式的自我介紹吧。我是瑞伊·科迪納,這個宅邸的主人,在白龍一族中也算是有一定的權力與責任。


“我叫……悠姬。”


“沒有姓氏嗎?”


悠姬搖搖頭。


“我……從有記憶開始,就沒有見過父母。名字是誰取的也并不知道。”


“不過仍然是個很好聽的名字,不過如果這個名字讓你感到痛苦,換成新的名字也是可以。”


“瑞伊大人覺得好聽的話……就這樣吧。至于痛苦什么的……其實也習慣了,如今得到這樣的對待,我已經感覺十分幸福了。”


“瑞伊大人剛剛是在練習魔法?”悠姬繼續問。


“哦,是的,由于與我們的本源相近,所以是我們的基礎魔法,也是構建更強魔法的基石。”


“我……可以學習一下嗎?我想在外面能有一點護身的力量……”


“你這個年紀的孩子,守護你們的責任應該交給我們大人。說起來,你是認為在你恢復之后,會被送離?”瑞伊突然意識到了什么的樣子。


“畢竟……得到這樣幫助,實在是難以報答,我……”


“我已經決定讓你加入我的家族,正式成為這個‘綠洲之城’的一員了……雖然這樣說,但如果這違背了你的意志的話也不會強迫你。”


“不會的!但是……為什么?明明我只是一個沒有什么用處、長處的,連身體都……從身上什么都獲得不到的渺小的人。”


或許就是你的這份認真的倔強吧。瑞伊心想,并沒有說出來。


一般的人在的到這樣的幸運的時候也許早就感恩戴德,而悠姬卻還倔強著這件事情之中的合理性。白龍一族的子民對于瑞伊來說如同繁星閃耀,十分美麗,但是,深淵中仍然沒有破滅的光亮,更加彌足珍貴,吸引住了瑞伊。雖然對悠姬來說這是件匪夷所思的事,但對瑞伊來說,這只是守護這珍貴之光的舉手之勞罷了。


“我們都是遠離了龍境大陸,在這個魔力濃度稀疏的大陸放棄了近乎永恒的生命,化身為人,用傳代的方式延續族群的龍人一族。雖然我們歸屬的部族不同,不過龍族們從上古時間就是共同守護著這個世界機理的兄弟與戰友,所以現在幫助你也是理所應當的。


悠姬似乎對自己的種族與身世了解不多,聽著瑞伊的話只能發愣。


“哈哈,當然這只是冠冕堂皇的話而已啦。你就把這個當作,你挺過了之前劫難的,命運的獎勵好了。”


“謝謝……悠姬會傾盡一切報答您的,瑞伊大人……嗚……”


突如其來的驚喜與歸屬感,讓悠姬泣不成聲,本能使得她離開了座位,跪了下來——當然,被瑞伊扶住了。


“你過你接受了作為同族家人的事,那么就不要做這養的事啦,而且也不要叫我大人。”


瑞伊的聲音充滿溫柔。


他稍微覺察到了,在沒有得到自己的告知之前,悠姬的內心里還是充滿著不安的。這個決定,應該快點散播出去,瑞伊心里決定了。


在瑞伊公布了自己的決定之后,十大長老里面只有利克和作為長老中最德高望重的荷魯西面露難色,但終究沒有說什么為難瑞伊的話。萊茵也在一開始露出了吃人般的表情,不過回過神后又向悠姬強調著“那你現在名義上是瑞伊大人的妹妹了,認清自己的身份,不要給瑞伊大人丟臉”、“記得是妹妹”、“不可以不倫”等越來越聽不懂的話。被瑞伊拜托了教導悠姬使用魔法后,又回到了溫柔體貼又一臉幸福的狀態。


…………



夏小汐墨夜霆全文免费阅读小说